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薄櫻鬼(薄桜鬼)~剎那、絢麗、如櫻之鬼(土方歲三路線)

c0073742_2294257.jpg
相關文章:カズキヨネ原畫新作 「薄櫻鬼~新選組奇譚」

謝謝我家沖田還特地借我主機玩(合掌摩拜)

我只能說,結合歷史人物的角色果然是我的大死穴(遠目)薄櫻鬼的土方歲三在一天內馬上榮登心愛的後宮(慎重擺放)當初看到カズキヨネ老師所繪的圖,就被豔色所為之幈息,那淡霧般飄散的淺紫光影配上黑色洋服多麼俊雅...但實際玩到遊戲後,老實說曾有一度夢想破滅感,因為配土方的是三木...而且他是用比較活潑的痞子語氣...立刻與冷酷帥氣的外表產生微妙差異感,但進行到後期劇情後,反而理解為何是讓三木配他。

三木的聲線很適合大將,統領全局、率領全軍的總大將,那種使人不禁想要跟隨的魅力,就跟他在遙三裡配的是平家還內府將臣一樣,讓人認同、為他犧牲,而在開朗的口氣裡卻有不容小覷的魄力,經歷過他的故事後,我認為,三木是不二人選────搭配這個人稱「鬼副長」、「源義經再世」以及「最後之武士」之名的土方歲三────

土方路線其實就是新選組的興亡史,幾乎可以說是代表著「誠字旗幟」的他,以副長身份光耀著新選組精神直至箱館戰爭後才步下歷史舞台,就算是在混入鬼、羅剎的異色故事中,他的一生還是無法忽視的存在,與其說在玩虛構的遊戲,不如說是在看著真實歷史中的土方歲三。

在薄櫻鬼的設定中,新選組受幕府命令實驗所謂的「變若水」,但此藥卻會使人化為所謂的羅剎,褪色的髮,鮮紅的眼,那正是銀髮赤目的非人,超越普通人的腕力、速度,以及令人驚厄的痊癒能力,那不是奇蹟的力量,只是將人類體內原本要積存數十年的精力在一瞬間釋放────削減了壽命止只為剎那間的綻放,以及代償────全身無一倖免的深刻痛楚,想要吸血液的強烈欲望。

而奉命製造折著個藥的正是女主角千鶴的父親,他是個被幕府召去京都的蘭方醫(西醫)...但他的失蹤也肇使千鶴前往京都尋找父親,進而寄住在新選組屯所接受保護,在早期就揭露千鶴所流著的是鬼族之血,而鬼血,則能使羅剎化的非人在被足以磨滅掉理性的痛苦中恢復意識。
c0073742_084385.jpg
雖然這應該是戀愛遊戲,而且吸血的畫面非常色氣讓人害羞,不過土方路線中可以說很少有甜蜜的場景,因為他真的是個勞碌命。說到新選組馬上可以叫出土方副長的名號,只見遊戲裡他日日夜夜為了新選組的存續而奔走,在那個變動的幕末時期,不要說武士,連地方大名都有可能隨時滅亡,即至後來德川幕府將政權歸還,舊幕府軍與新政府軍的對抗,土方不停地為新選組、為近藤設想,土方歲三不能倒下,因為他就代表了新選組的「義之道標」,在紛亂的時代裡,唯有他嚴以律己,彰顯著早以殞滅的武士精神,多麼堅強的人、承擔了多少責任的人啊。

就算去除掉羅剎這設定,他還是不失光采,以遍體鱗傷的身體屹立在轉變的時代,遊戲從池田屋事變開始,從他們還身披著淺蔥色羽織的年代開始,中間經歷鳥羽伏見之戰、甲州勝沼之戰、奧羽越列藩同盟、宮古灣海戰直至最終的箱館戰爭,女主角千鶴見證的是他的人生,所以攻略的要點就是緊緊跟隨他(無誤)打從看到土方歲三為了世局以及新選組焚膏繼軌以來,她就下定了決心,要留在這個人身邊,既然他為新選組奉獻了一切,那麼自己至少可以做為左右手幫上忙,減輕他的負擔,她自願扮男裝成為土方歲三的小姓(侍從)在旁伴隨著這個被人稱為鬼的新選組副長。

遊戲裡很讓我動容的是近藤自願被補之後,土方痛心疾首的那幕,他化為羅剎痛下殺手將在場新政府軍化為血海,並以沉痛的聲音命令千鶴離開,背對的身影反應出從不露出軟弱一面的他的的悲痛「為了...什麼...究竟為了什麼...我要來到這裡,在這邊將近藤拱手讓給敵人...到頭來我跟背棄了我們的德川幕府一樣,都背棄了那個人!當初讓我懷抱著理念與希望的那個人!」三木以著幾不成聲的泣音將這段配得極有味道!真的可以深刻感受到失去了近藤局長的土方的絕望與自責,為了怕羅剎化的土方想要幫助自己殺出重圍,近藤明知自己親赴敵陣被擄的下場就是死,他還是為了保護土方前去,即算最後連身為武士的最後尊嚴────切腹都不允許,以像罪人一樣的被斬首而死,也不後悔,這就是他們的情義。
c0073742_0383440.jpg
雖然有人說女主角千鶴跟隨著土方有點牽強,所做的也只是獻血與奉茶,但我不這樣認為,就跟土方曾苦笑說著「果然人家說不可得罪江戶之女啊」以及金打立誓的事件一樣,土方是將千鶴當作對等的堅強伙伴來看待,甚至可以說在他漫長的路線(土方路線是遊戲中最~長的路線,長達九章,又多歷史事件)到了很後面才將千鶴當作戀人看待。

在甲州勝沼之戰,土方因必須要離開近藤,原本希望千鶴能夠回去江戶避難,但千鶴堅持就算自己不懂刀術,但至少可以己身作為近藤的盾(鬼的血統讓她傷口能很快速痊癒)辯不過她的土方於是下令────以新選組的一員受令────成為保護近藤的貼身侍衛,並要千鶴拿出隨身帶著的小太刀,以自己的愛刀和泉守兼定,互相交叉輕輕撞擊,那清脆澄澈的聲音,正是代表了武士彼此之間立誓的儀式,雖然土方自嘲自己並不是真正的武士身份(他為平民之子)而千鶴也是女性,但卻是最全心信任的托付。

而隨著故事演進,新選組的成員如史實般一一於歷史洪流中殞命,不是喪於戰爭,就是化為羅剎力盡而死,沖田總司、近藤勇、山崎烝、籐堂平助...失去了昔日共同奮戰的同伴,見證著與他們的生離死別,千鶴在不知不覺中也繼承了遺志,幫著他們守著土方、看著土方────直到最後都要完成新選組的使命,這是她身為女性卻承接了武士的高潔意志。

失去了近藤後,土方可謂化為不畏懼死亡的, 在面對難攻不落的宇都宮城, 他斬殺臨陣脫逃的士兵,以身作則的在最前線揮舞著刀, 那沾染著鮮紅之血的身軀宛如鬼神般震攝住敵人────雖然是如此悲傷又美麗的鬼神,但卻有效地激勵了己方的士氣,在半日內創下不可能的戰蹟攻下原本有極大兵力之差的宇都宮城,可這樣的他卻被鬼族首領風間千景以童子切安綱(源賴光在丹波大江山砍死酒吞童子的刀)斬成重傷,休養了數月之久。
c0073742_142588.jpg
他們最終敗逃至偏僻寒冷的蝦夷之地(北海道)成立蝦夷共和國繼續對抗新政府軍,在這邊面對追著他而來的千鶴,土方終於擁抱了她,在什麼都不剩的極寒之地,只有千鶴帶著過去同伴的思念來到,是她為了自己而忍受著痛苦被吸吮血液,也曾因思念他而拒絕了回歸鬼族之列,羅剎之道是自己所選擇的路,但不管再怎麼希望她逃離戰爭,她還是倔強地一再回到自己身邊「真是拿妳沒辦法...」全心為著新選組而活著的土方,本想在一切結束後,在沒有了繼續生存的理由後結束掉生命,但現在,他有了想要活著的理由,一直盡著責任的他,終於能注視到身邊默默陪著他的人。

看到這邊我也很感動!因為前面很少有土方回應感情的時候啊雖然他不是冷徹的人,應該說相當情深的人,會主動守護千鶴,也會暗地安排人去保護她,但因為作為副長實在太忙了!他的目光最主要還是看著新選組啊!土方吸血的位置是在脖頸後側,所以每次吸血都會微微拉開千鶴的衣襟,環抱著她舔舐...多看幾次描述感覺好害羞...畢竟這是很煽情的表現...

與歷史相同,遊戲也安排箱館戰爭總攻擊,弁天台場被新政府軍包圍陷入孤立後,土方欲前往救援卻在騎馬途中被槍所傷,而千鶴載著他來到櫻花盛開的北國平原(此時為五月十五日,北海道的櫻花於五月綻放)他宿命的對手鬼族首領風間千景正在此等著他,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風間已少了將羅剎視為低等畜生的歧視。

他靜靜地注視著拼盡全力在亂世中開出一條道路的土方,隨之開口贈予了鬼之名────薄櫻鬼────剎那、絢麗、如櫻之鬼,風一吹即散落的脆弱無力,但又肆意不屈地怒放,是薄倖又堅韌的象徵,以著過人的意志走著這無人所及的艱困道路,忍受化為羅剎的劇烈痛苦,土方歲三,這樣的男人讓他承認了作為對手的價值,不是貶低與懼怕的鬼之意,而是高潔孤獨的鬼之名。

在決一死戰的勝負之後,終於恢復平民之身的土方與千鶴在北國之地渡日,但已過度使用羅剎之力縮短了生命的他,究竟還有多少日子可活?他們僅餘的日子如櫻花盛開的短暫時光一樣,華麗無比卻又稍縱而逝,珍惜著每一天相處的時光,心意相通的無比幸福,在最後的最後,他仍與櫻如此相似────

玩完真的快哭出來了,或許真的是有跟著新選組走過一遭的感覺吧,而且遊戲名稱「薄櫻鬼」也是出自土方路線,多麼虛幻美麗的櫻散場景,而他又承受多麼負重的擔子,劇本寫的真是不錯...雖然其他人路線還沒進行,不過我想我本命不會換了XD衝擊太大了XD
c0073742_132263.jpg

薄櫻鬼 新選組奇譚OP曲『はらり』(非常好聽!大推!)

土方MAD相關劇情剪輯

by abeyasuaki | 2009-03-02 02:31 | 遊戲日記

<< 薄櫻鬼二三事 都市溫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