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久遠《罌籠葬》──那來世,我還是會來見你的

外站相關文章:凹凹─ [ Fascinating ] 罌。籠。葬
c0073742_23541976.jpg
「孟婆。」我輕聲說。

或許是太久沒聽到這個稱謂,我的孟婆苦痛般地皺起了眉間,卻沒否認我的呼喚。

「食下神的肉身雖可不衰不老,卻也得同時忍受永不間斷的焚身之苦,作為褻瀆之罰。...何苦?」

「.....這是我欠您的。」孟婆痛苦閉起了雙眼「進血榭時,我曾誓死陪上自己的姓命守護您。但在最後關頭,我卻只能眼睜睜地自己應該要保護的對象在我面前被分屍...這筆債,我永生輪迴都無法還清。」


「第一屆台灣角川輕小說大賞」的金賞作品,之前星山就一直推薦我看,說這部小說絕對合我的味口,這陣子總算找時間將他看完了,果然是很我喜歡的類型啊!星山謝謝妳啦!後來去查《罌籠葬》的相關感想,發現果然有個部份大家是褒貶不一,這部小說相當的美,用詞相當精緻,但反過來說則會給人閱讀上的障礙,措詞過多反而沒法流暢看完──但這只是一開始的狀況而已,到了中後期則這問題減輕非常多,甚至沒有意識到詞藻還是有特別經營。

不過對我而言,這部小說還是個好作品,因為不論架構、用詞或是什麼旁支末節,我最重視的就是一段文字是否能強烈地將場景與情感強烈又鮮明的呈現在閱讀者的眼前,這也是為什麼京極夏彥的作品裡,我最愛的還是較為生澀、設定比較不嚴謹的《姑獲鳥之夏》,而這本《罌籠葬》辦到了,幾個關鍵性的場景不僅感情深刻纖細,甚至連人物所處的環境都活生生地出現在面前,真得是非常愛這種感覺吶!不管經歷幾次,我愛這種文字帶來如同電流貫穿全身般的微顫感...!

簡單介紹一下劇情,這個故事有幾個關鍵字──「罌粟花」、「冥府」、「血」以及「銜接生與死的輪迴」。初始,眾神歸天僅留一神在人間,她創造了生與死的規範,死者透過輪迴機制可再度回到世間,但人們誤會了死亡是神設下的限制,是囚禁他們的方式,害怕死亡、想要回至愛的人們決定誅殺神,他們激昂的情緒以殘忍的方法殺害了神,並屠殺她的居城,血流成河。

從未體會過死亡的神在臨死前留下了預言,這些殺害她並沾染其血的人,將會被天地所不容,而染血之人死絕的一天,神就會再次的復活。神死後,人們發現死亡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輪迴機制喪失,沒法安寧的死魂被神的恨意所控制墮落,追殺著帶血之人,短短十年內,染上神之血的人僅餘一人。
c0073742_0535323.jpg
害怕憤怒的神降臨的人們想盡辦法保護唯一的染血者,當初弒神時成功主因之一是神的五屬神的叛變,人們便從五屬神的人類子孫中推派出代表,由他們去承受染血者的生老病死與感情波動,藉此讓染血者不老不死,但獻出生命力的使者們則往往很年輕就衰弱至死,這個機制就這樣維持了四百年...

女主角塚幽冥出生於五族之一,但因其兄懼怕被染血者侵蝕掉生命而舉兵叛變,在被鎮壓的途中,她因為過於強烈的衝擊失去了記憶,可為了贖族的罪,這次換她成為了使者...

接下來是劇情大洩露,想保留忍著看樂趣的人趕快跳開吧

不寫劇情沒法說出我對某角色的愛好啊!其實看到一半時,就猜出全身漆黑打扮的判官黔潤絕對是有身份上的問題,因為他說的有些話都意味長遠,他又是當年叛亂時將幽冥斬成重傷的關鍵人物,果然看到最後面才現出真身,是跟從著神的孟婆啊!(類似神的秘書?因為這部都以冥府中專有名詞命名,孟婆是人轉生前的最後一關,喝下孟婆湯忘記前世記憶,所以又為遺忘之神)

幽冥碰見了黔潤,因而失去了記憶,這還真是與他的真身呼應啊,不過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守護著幽冥的關係,真正的幽冥早已在戰場上被黔潤所殺死,但陰錯陽差下黔潤隨身保存著神元魂的珠子碎裂,神藉由幽冥的肉體借屍還魂,只是染血者沒死、肉身又不完全的狀況下她什麼都想不起。

這也是我喜歡黔潤的原因,《罌籠葬》之所以會發生人弒神的慘劇、還有人們持續以使者當消耗品、甚至是神發下的詛咒都一樣────無一不是懼怕著死亡。但只有黔潤突破了這個心理上的恐懼,只因為他的全心全靈都獻給了他的神,染血者「羔戮」繭是在得到四百年不老不死的生命後,才察覺到神也有無奈與死亡的必須性,但與銀白的繭相對,漆黑的黔潤則是早置之生死於度外────還不完的。妳在我身上種下的債,是我窮盡一輩子也償還不了的...所以,我會誓死試還一部份。
c0073742_1322886.jpg
在所有人還在怕死的迴圈裡打轉,不管是試圖突破這個不合理制度而設下層層陷阱,進行一個豪賭的曹畔、害怕說破已無法戰鬥會被逐出絕對安全的城外的拂梢、還是不甘於生命倒數計時而發動族人叛亂的臥季,他們每一個人都因死亡的恐怖而被支配著行為,黔潤因為忠心與自責早已不把死當一回事,他甚至為了能保護神的元魂而自願吃下神的肉,縱使這代價是如此痛苦不堪,繭的不老不死是流失了知覺,漸漸忘去了重要的記憶,是活著卻逐漸步向死亡。黔潤的不老不死卻得忍受著高熱炙燒,就像已死亡卻被痛覺提醒著尚生尤存

倆人都只為了再見神一面,所以等待了四百年。

當神在幽冥體內甦醒,叫著「我的孟婆」時,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了黔潤的百感交集

唯一獻上忠誠的主君在數百年歲月後再度喚著自己的名,而且當時還親眼目睹了殘殺的現場

身為人類的他沒有跟其他人一樣逃走,唯有他在暴民群中試圖阻止這一切


幽冥曾經試圖用催眠術喚醒自己的記憶,在眾人歡欣瘋狂一刀刀砍殺著她的肉體時,唯一一個哀慟的聲音請求人們饒過她,那是哀痛至極的黔潤的哭泣聲,無力的只能反覆扯開喉嚨嘶吼,卻還是眼睜睜地失去,這感情悠久而不變,直至他走至她面前。

黔潤平常的個性有些散漫且吊兒琅噹,因為年紀長於幽冥他們,還會開一些不視場合的玩笑(←又一個痞子...),帶著成年人的從容不迫與優雅,但在關鍵時刻卻流露出鋒利卻冰冷的一面。────我只是作出不講破會比較明智的判斷而已,但東方姑娘卻既然無意息事寧人,我也只好把話說開,我,從以前到現在,全心全靈,忠城的對象只有一個,至死不渝。當他冷酷的拒絕高傲的東方晴時,還真是替晴掬一把同情眼淚...誰不喜歡偏偏喜歡上已經認主的忠犬,而且還當面跟妳承認之前的遲鈍全是裝的!失戀還順便失面子...=A=|||雖然他在神面前就很受...不過看插圖,神是美豔女王型嘛!女王攻與下僕受這種感覺也不錯

罌粟其色如血,其柔嫩的花瓣如脆弱的生命,生命虛幻卻又能每年都花開原野,確實很合這本的意境吶!推薦有機會可以閱讀《罌籠葬》,適應一下前面的文風,後面就變得非常精彩...而且我這篇還沒介紹到銀白小正太繭的萌點吶(笑)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凹凹的感想

by abeyasuaki | 2009-08-24 23:54 | 閱書日記

<< [戰國BASARA] 3代官網... CLAMP《東京巴比倫》──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