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柴田亞美《引魂師》(カミヨミ)──異色的日本黃泉神話

──────通過黃泉比良坂 打開千引石 降臨在天源根國 不知時的緋緋色金啊──────

如花朵般盛開、然後散落,我美麗的、我摯愛的妻啊…

想再一次、再一次地,與妳相見………

日本神話的最初,由伊邪那歧神伊邪那美神所創造的『生國神話』,原為兄妹的兩神為了在虛空中誕生出生命而交合,隨後由伊邪那美生下了世間的一切,石頭、泥土、砂、河、海、水、山、樹….原本空無一物的世界漸漸日益繁茂起來,但伊邪那美卻在生下火神迦具土時因燒傷而死去,進入了死亡的國度──『黃泉』。註:在東亞文化中,認為人死後會前往很深很深的地底,而在挖掘渠井時,深處的地下水因土壤的混合而呈現黃色,所以將死後居住的世界稱為『黃泉』。

伊邪那歧深愛著妻子兼妹妹的伊邪那美,突然的別離讓他沒法承受這個打擊,他望著妻子張開口好像還想說些什麼的死狀,沉吟了一會後決定違反了天地開創以來的禁忌──以活人之身進如了地底的黃泉──因為說什麼,也想再與愛妻見上一面,說到一句話…那她還沒來得及說出就辭世的言語,讓伊邪那歧懸在心頭、始終無法斷念。

當他踏入了那片陌生的荒蕪之地,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摸索走了好一陣子,終於藉著與妻子之間血緣的感應找到了伊邪那美在黃泉的居所,他欣喜地請求著妻子『我與妳所共同創造的這個國家還沒有完畢,請再次回到我身邊,請讓我們再一同攜手吧,就跟以前一樣』但一反常態地,伊邪那美卻拒絕了他『我心愛的夫君,你來遲了一步!我已經吃了經由黃泉之火所烹煮的食物,肉身已經完全屬於這裡了…』
伊邪那美的話聲未落,就見到伊邪那歧絕望的神情,畢竟是夫妻多年,伊邪那美也動了不捨的感情『我也非常想要回到你的身邊,但這事不是我所能決定了..我將與黃泉之神進行商議,請你靜待我的消息吧!』殿舍內傳來伊邪那美轉身的衣物磨擦聲,但她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叮嚀了一句話──但是,在這段期間你千萬不能窺視────

聽到伊邪那美可能可以歸來,狂喜的伊邪那歧當然立刻應允了妻子的要求,可是接下來的等待卻漫長到讓他焦急不已,是黃泉之神不允許妻子回到自己身邊嗎?還是伊邪那美碰見了什麼困難?經歷了那麼多辛苦的旅程才到達黃泉,朝思暮想的妻子就近在眼前,卻連一面都還沒見到,伊邪那歧終於忍受不住被煎熬的心情,打破了約定偷偷潛入殿內想探一下狀況…

在晦暗無光的殿內的深處,伊邪那歧尋著唯一隱約洩出的藍色光線找到了伊邪那美,但那卻是令他無法致信的景像──妻子原本柔順的黑髮已盡數脫落,只留下乾枯的腦袋,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如今已長滿不斷扭動的蛆蟲,甚至還發出了腐臭的味道,而且全身各處還纏繞著醜陋無比的八雷神,神聖美麗的妻子,現在看起來卻是如此地可佈,這個樣子讓伊邪那歧無法與生前的伊邪那美連想在一起。

『妳…. 』伊邪那歧完全忘記了來到此的目的,恐懼與厭惡支配著他,他狼狽又匆促地轉身就拔腿跑走,想要遠離這不祥的黃泉世界,想要擺脫眼前所看見的醜陋肉塊,想要拋棄那個曾與他一塊創世的心愛妻子…
深感被丈夫羞辱與背叛的伊邪那美,在狂怒之下派出了黃泉醜女追殺伊邪那歧,意圖將他也脫入死後世界裡,但伊邪那歧卻藉由拋下綁髮的藤蔓、髮梳與桃子來吸引醜女們的注意,千均一髮下終於逃跑至黃泉與現世的交界『黃泉比良坂』,這時伊邪那美已親自追來,伊邪那歧緊急中發揮了身為神的驚人力氣,搬來巨大的石塊『千引之石』堵住了比良坂的通道,更以此明正宣誓斷絕夫妻之緣。

在石後暴跳如雷卻束手無策的伊邪那美罵道:『吾夫!你不顧夫妻的情義竟做至如此地步!我將成為黃泉之神,每日奪去你國度裡千個生命!』而已經豁出去的伊邪那歧也不甘示弱的回到:『如果妳會殺害千個生命,那我就會生下一千五百個生命!』就此,曾經親密無比的兩神正式劃開了生與死的領域,而通往死亡國度的比良坂,也因為千引之石而就此封印住…

曾經以詼諧搞笑手法連載過《南國少年奇小邪》與《PAPUWA奇幻島》的柴田亞美,這次卻以日本神話做為衍伸創作《引魂師》的故事,雖然一開始很難相信擅長爆笑漫畫的她要如何經營正經嚴肅的神話改編,但只要一翻開《引魂師》,就會立刻打消這個懷疑,偶爾還是有柴田式的笑點出現,可是整體那種飄蕩著不安與獵奇的氣氛,讓這部作品成為一部異色的現代神話。
柴田亞美曾經在《引魂師》的第一頁封面側封上寫上『我愛櫻花,雖然也愛那恣意盛開的模樣,卻也覺得經風吹拂,飛舞飄散的花辦,更是美麗至極』這句話充份表現出《引魂師》的感覺,這是部不斷交疊著出現生與死的作品。時續是日本明治期間,才剛開始西化的日本為了能追上西方諸國的強大軍力,無所不用其極的運用各種力量,而『引魂姬』就是深受國家保護的重要資產。

──通過黃泉比良坂 打開千引石

引魂師可以藉由殷紅如血的絲線纏繞著留有強烈思念的遺物,呼喚早已前往黃泉之國的死者,連結現世與黃泉的紅線,連結生者與死者的使者,那就是代代由女性繼承的巫女一族『引魂師』所奉行的使命。而這一代擁有施行引魂術能力的,卻不單單是一個人,而是一對雙胞胎──帝月與菊理

在伊邪那歧逃離伊邪那美的那段故事裡,其實還隱藏了一個常為人所忽略的小橋段,那就是當伊邪那歧搬來千引之石封住黃泉通道後,在漆黑的通道中出現了一名神秘女子,她名喚菊理媛,由於她身穿黑色衣裝,所以在闇淡的洞窟通道中伊邪那歧一開始也沒有發現她,菊理媛貼近了伊邪那歧輕聲耳語,那聲音輕到只有他們倆才聽得見,這在任何書刊上都沒有記載的秘密話語,卻讓伊邪那歧非常贊同,隨後轉身回到了生者的光明國度,留下菊理媛隻身待在黃泉通道中…

因為伊邪那歧早已封住了死亡國度,他厭惡將不潔的事物帶到世上,所以出現在通道這頭的菊理媛理當不是死者,但她似乎熟知黃泉的事物,且最後也沒跟隨伊邪那歧回到現世,所以她的真實身份究竟是?非生者、非死者,出現在連結現世冥界的女子,那正是神秘的菊理媛
柴田亞美明顯將神話中這名女子借代成為故事中的『菊理』,引魂師的使命也與待在黃泉通道裡的菊理媛相同,為了消除留在現世人們的遺憾,或是為了解決非人之物所產生的怪異事情,她們將持有的靈力盡數消耗於此,以美麗的紅線將千引之石移開一條細縫,從中讓亡者短暫地回到現世。

這代的引魂姬菊理,是個與『雪白』貼切相符的女子,如皓雪般的短髮,缺乏血色略帶蒼白的肌膚,還有以大紅腰帶纏繞著的潔白和服,在她身上似乎找不到一絲沾染塵世的地方。擁有莫大靈力的她是國家所保護的珍寶,而因為引魂師的血脈是如此地彌足珍貴,所以年紀尚輕的她早已訂下婚約,未婚夫日明天馬是陸軍機密部隊零武隊大佐日明蘭的兒子,其母雖是女性卻異常強悍,在第一集初登場時就抓著兒子天馬大罵『都十四歲了…還怕血嗎?你是從你老母的胎裡,渾身是血生出來的,就連擦掉濺在自己身上的血滴都沒膽!真沒用!』

這一席話讓她存在感異常強烈,而且也是讓兒子與部下都懼怕不已的母夜叉,但不強悍怎能成為零武隊的領導者?零武隊是直屬天皇的特殊部隊,專門處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也可以說是善後大隊,只要是非人者所幹下的詭事也全數交給零武隊,所以引魂師也置於其的保護之下,雖然是基於一些政治因素所訂下的婚約,但早在之前就已相識的菊理與天馬卻是真心相愛,直到悲劇發生拆散了他們…
零武隊接到了一個任務,前往山口縣赤關間(下關市)調察一夜之間讓全村殲滅的案件,這案件不尋常的地方在於68名村民在一夜之間被殘殺至死,而且兇手似乎具有莫大的力量,非常俐落地像砍柴一樣劈開了身體,而且手法相當一致,所以不數人所為而是一個人犯下的…軍方特意請來的靈媒師,也在接觸了這些村民屍首後暴斃而死,沒有辦法下,零武隊只好請出引魂姬來查清線索…

但同一時間,負責照顧帝月與菊理的帝都(東京)近圓寺家中卻闖入一名男子,該名男子是為了求助於引魂姬而來,因為其村莊發生了孩童遭人擄走後被吃掉的慘事,而有人看見,犯人是在源平之戰中敗北的平家武士亡靈,這理當在千年之前就死去的冤魂,是為什麼又再度出現於現世?為了村民的生命所以他遠從山口縣跑來找精通冥界事物的引魂姬求救。

可是菊理早被零武隊給帶走,那男子所見到美若天仙的引魂姬又是誰?「她」的真實身份是菊理的雙生哥哥帝月(與柴田亞美另一作品《封魔天馬》中帝月長相與姓名相同,但個性完全不同,這邊只是借用其形像的不同人物)與雪白的菊理相對,帝月雖左看右看都不似個襯其年齡的男子,但卻是與『烏黑』這詞吻合的人,如深夜般的髮色,再加上短至露出雙腿的純黑和服,好似菊理身上所缺少的色彩都移轉到他身上一般。
──如果菊理的紅線是鎮住魂魄的菩薩之線,那麼我的就是粗暴拖出靈魂的夜叉之鍊

與穩重又溫柔的菊理性格不同,生下來就具有「禁忌之子」身份的帝月(引魂師一族只有女性才能擁有引魂術力量,若男性有繼承到力量則為禁忌)卻是既任性又嬌縱,還非常愛惡作劇。初登場時就對天馬說著『別再說了,誰想當你的大舅子啊?你可以不用跟她結婚,因為,你是我的走夠。』雖然嘴裡這樣說,但帝月卻是非常重視著天馬,幾乎不聽從任何人命令而行動的他,只有在天馬受到傷害時才會認真起來。帝月的身邊還跟隨著一名隨從名為「琉璃男」,擁有高超劍術與驚人跳躍力的他卻對帝月忠心耿耿,只是以帝月下僕為榮的他對於天馬常產生競爭意識…

因為男子的錯認,原本心情不佳的帝月突然覺得這很「有趣」,他決定接受請託前往山口縣赤間關──這個地點,正巧與零武隊與菊理的目的地相同…在那邊帝月他們看見這小村落自古以來的祭典,由於此地臨近源平之戰發生地壇之浦,為了能鎮壓與安撫無數沉入海底的平家軍隊,所以歷年來都會舉辦模仿當年會戰的場景,而其中最主要的主角,是年僅八歲就跳海而亡的安德天皇。

歷史上安德天皇的死亡是一場悲劇,年幼的他不知己軍戰敗,仍天真的問著祖母二位尼說『尼啊,我們要前往何處呢?』嘗盡一切滄桑的清盛之妻二位尼露出哀淒的微笑安慰著小天皇『我們要到海底去,波濤之下亦有都城』隨後抱著安德縱身入海,跟著天皇一起沉入海的還有代表著天孫(天照大神的血脈)的三神器──八尺瓊勾玉、八咫鏡與神劍「草薙」,其中由源軍打撈上來的只有勾玉與鏡,而從八歧大蛇尾中取出的草薙劍,卻永遠地失去了蹤影──這只是表面上的說法。
在祭典舉行到一半發生的大地震是一切的開端,波濤吞噬了所有參與演出的人們,包括飾演安德帝的幼兒,其母平良土歧子因喪子之痛而悲傷不已,某夜她讓靈媒喚出愛子的靈魂,跟隨著靈魂的哀號,她在海邊見到捧著自己孩子頭顱的平家亡魂,從那晚後,這個海邊的偏僻村子就不斷傳來孩童被平家殺害的傳聞…覺得自己孩子其實是被亡靈殺害的土歧子決心請帝月進行引魂,找出幕後的兇手並鎮壓他們,所以才派了家中僕人前往請求引魂姬…根據她的所言,帝月與天馬展開了調查,但卻發現這背後的一切似乎都繞著沉入海中的神劍「草薙」而轉…

柴田亞美厲害的地方在於將神話非常成功地融入故事中,從序章的「赤間關篇」(以平家為主)二章的「天狗神隱篇」(以源氏為主)到後期的「女郎蜘蛛篇」與「將門首級篇」在明治初開化的時空背下重新架構了古神話與歷史上懸案的真相,加上強烈的人物色彩,黑白對映的雙生引魂姬,一往情深的天馬與菊里,英氣不輸男人的零武隊日明蘭,主僕關係引人注目的帝月與琉璃男,還有人妖的警察總監八俣八雲,在這些人物搞笑調劑下,整部故事的快速節奏令人不禁一直想知道後面的劇情發展。

而且在第二集的末尾,柴田亞美就投入了震撼彈,作為女主角的菊理身亡前往黃泉國度,這呼應了神話中與伊邪那歧死別的伊邪那美,難以接受菊理死亡的天馬,淚流不止地呼喚著未婚妻的名字,但在懷中的早已是隨櫻花凋零而冰冷的身軀,花瓣落在菊里沾滿血卻安詳的臉上,在那個瞬間,伊邪那歧喪妻的絕望心情與天馬重疊了

──好想見妳,好想見妳,即使妳已成為黃泉之人,還是好想再次見到妳──

面對與伊邪那歧一樣的選擇關頭,天馬會作出什麼樣的抉擇?是前往黃泉迎回菊理?是否會跟伊邪那歧一樣犯下偷看了亡妻的錯誤?還是就算菊里已化為醜陋的肉塊也不會如伊邪那歧一樣逃跑?亦或是...謹守著與菊理的誓言,在現世恣意綻放著活著?引魂師、藉由著紅線連結生者與死者。神劍「草薙」、曾經由素盞嗚尊所持有的蛇之刀,千引之石、區分了黃泉與現世的界線,圍繞著生國神話的這部異色作品,將見證著天馬與菊理、以及帝月等人的選擇。

《引魂師》曾改編為Drama CD,配音員的配置為

日明天馬:入野自由

菊理:名塚佳織

帝月:皆川純子

相馬瑠璃男:遊佐浩二

八俣八雲:緑川光

日明蘭:榊原良子

by abeyasuaki | 2010-11-21 17:22 | 漫畫日記

<< [引魂師カミヨミ] 恣意綻放 再訪PPAP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