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男女逆轉「大奧」──女將軍與她的後宮三千美男

凡進入大奧服侍者,必須立下誓詞,並捺血手印,在大奧所見所聞,皆不得對外洩露,父母手足亦是。取自 大奧法度

───────將軍大人,駕到───────

那或許只能以人間地獄來形容了,當被稱為「赤面痘瘡」的怪病襲捲日本全土時,百姓的性命也一一輕易地被奪走,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爆發的這個疾病,會讓患者長滿紅疹、終至皮膚潰爛喪失水份而死,更可怕的是死時連人形都不能保有,皮膚凹凸不平再也看不出五官。就像成了個赤色的鬼一樣,不像個人的死法。

所有醫生都束手無策,就算什麼藥方或預防法都用上了也仍然沒有發揮功用,但奇妙的是這個殘忍的絕症卻從未染上女性,只有年輕的男子才會罹患,就在任何人都無力阻止的局面下,短短的數十年,男性的人口數激減到女性的四分之一,在路邊隨意被拋棄的屍體數量,甚至遠超過了不久之前才結束的戰國亂世,江戶幕府,德川三代將軍家光的治世,就在這樣詭異的狀況下展開了───

作品《西洋骨董洋菓子店》曾改編為日劇而為人所熟知的吉永史,現在除了延續喜好料理的傳統在モーニング上連載的《昨日的美食》外,最受人注目的就是在月刊メロディ上連載的《大奧》,這部作品在去年2009年還獲得了13屆手塚治虫文化獎的漫畫大獎(第13回手塚治虫文化賞 マンガ大賞) ,並在今年上映了由柴崎幸、二宮和也、玉木宏所主演的真人版電影《大奧─水野‧吉宗 編》,電影由金子文紀監督,改編自原作漫畫的第一集,而原作目前則至第六集。到底是什麼樣的故事,能夠在短時間內聚集起這樣的光芒?

《大奧》,奧,意即「房間的最深最深之處」,在江戶德川幕府執權之際,大奧所指為千百個女人所匯集的深宮後苑,江戶城被分為表城與裏院,大奧即為裏院裡的最深處,清一色只允許女性起居的這個地區,唯一能進去的男性唯有君臨天下的將軍大人而已,女性一旦進入就是個宛如深海的世界,終生不出,而大奧所見所聞,皆不得對外洩露,是個極富神秘色彩的存在。
雖然關於《大奧》這個題材其實已經有許多改編,包括很受歡迎的富士電視台日劇《大奧~華之亂》,但吉永史原作的《大奧》不同於一般描述歷史的作品,既不是讓個女孩來作為敘述觀點,也不是讓個貌美如花的少年男扮女裝潛入這個男性禁地,而是更徹底的、極為顛覆的將男女給逆轉了!在大奧的入口『御鈴廊』,每日每夜迎接著江戶城主人的不再是身穿華麗衣飾、跪拜蜷伏的女子們,而是花枝招展、費心打扮的美男子們。統領天下的將軍,也不是梳著月代頭的武家男人,而是英姿凜凜披掛和服的女性,一切都不同於你我的認知…

這並不單單只是引起話題的設定,《大奧》之所以能一舉拿下手塚治虫文化獎,在於將男女逆轉的局面與真實歷史完美的結合,不僅在男女立場顛倒的前提下重新詮識了江戶時代各個著名的歷史事件,還有在《大奧》這個制度下生存人們的悲哀。催動這一切的是不治之症赤面痘瘡,因為社會上男女人數不成比例,讓各階層之間起了劇烈的轉變,由於五個男孩子中平均只有一人不受赤面痘瘡荼毒存活下來,男人成為奇貨可居的一種商品,婚姻制度崩解,所有行業都由女性一肩擔起,各式家產也由母傳女、姊傳妹,貧窮的女性只能到花街買春借種或靠人施捨一夜情,而小有家產的則招婿來傳宗接代。健康活著的男性在飽受保護的狀況下,卻也常有因為家境窮困而被父母安排陪著許多女人渡過夜晚來換取金錢。

原本為男性將軍輔育繼承人的大奧,一反成為女性將軍的後宮「據說有三千美男聚集在一起,專為了服侍握有天下的將軍大人。」街坊百姓望著尊貴不可侵的江戶城,竊竊私語地議論著神秘的大奧,是了,在農地裡耕種的早已全是女性,商家裡掌櫃的是女性,崇尚著武士精神的武家嫡子也不例外皆為女性,女性取代了以往男性的傳統地位還有工作,而與此相對的是各地俊美秀逸的男子被網羅到大奧中,被養在這個華麗的金魚缸中。普通平民要能與男子睡上一晚都得耗費大量金錢,因此一人獨享這麼多男子,奢侈地將其作為服侍僕役,這正是昭顯將軍地位的象徵。

電影《惡女花魁》與日劇《仁醫》都曾將在吉原賣藝又賣身的花魁比喻為養在玻璃缸裡的金魚,那隨水擺動的漂亮大尾巴吸引了人們的目光,但魚兒離不開玻璃缸,也離不開水面,不論外表多麼地受人讚嘆,終究是被困在不自由的地方,而在《大奧》中則也以金魚缸對映那被圈養在大奧中的男人們,受到權傾天下的將軍的寵愛,可以每天吃著美味食物,穿著精心設計的衣物,但追根究底卻也只是為人所準備的道具。

這是在大奧中生活的男性的悲哀。
目前《大奧》連載進度到中文第五集(日文則已出第六集),第一集的開頭以出身於江戶武家的男子──水野祐之進為視點,祐之進為了替已沒落的家族掙點活口的錢,自願進入大奧工作,但在這光鮮令人稱羨的後宮中他所見到的卻是諸多不合理的制度。被關在大奧中無法正常戀愛的男人們,彼此在暗地裡爭風吃醋,實行著男色之實,且就算幕府財政已相當吃緊,為了能吸引將軍的青眼,還是浪費地以金線銀線織在織錦上爭奇鬥豔,與世隔離的這個地方,是個匯集了許多扭曲心態的病灶。

如與大奧總管(御年寄)藤波有著男色關係的松島,就是為了能夠成為將軍之父而用盡心機,電影裡松島由玉木宏特別演出,因《交響情人夢》的千秋王子而大受歡迎的玉木宏,演出松島時極富誘惑的魅力,不僅讓他常穿著柔美的淺紫和服,甚至還有輕撫臉龐的媚惑動作,松島警告祐之進洩露大奧的事情就會死於非命,玉木宏拿出懷中的扇子輕巧地轉了一圈後往脖子一抹,那性感卻又具有威脅性的肢體動作,讓他充滿了魔性般的破戒美。在眼波流轉中充份展現男妾的色氣,可以看到他與認真的千秋王子之間非常不同的一面,很推薦喜歡他的粉絲一看!

當祐之進擊敗大奧中劍術極為高強的對手鶴岡時,過足了劍道癮的祐之進開心又滿足地向對方道謝,因為好久沒有碰到如此棋逢對手的戰鬥了,卻未料被鶴岡猛力拍開手「什麼劍客…在這個大奧中,劍術再強也沒有用!這兒最重要的是俊美外表與八面玲瓏的交際手腕,而我,遠比你美麗多了!」

滿懷惡意的眼光讓祐之進說不出任何回答,確實,嚴密保護的金魚缸中不需要以性命搏鬥的刀劍,真正拿來戰鬥的是床第間的細言軟語,雖然名義上所有在大奧中的男人都是守護將軍的武士,但那份尊嚴,總已隨著惡意的漩渦而早已被忘卻,此時距離創立了「大奧」的三代將軍家光與春日局,已有數十年的時光…
電影裡祐之進由嵐的二宮和也扮演,原本以為外貌稚嫩的二宮來演帶點粗曠的祐之進不太適合,但二宮將祐之進大膽直言的作風、不拘小節但其實在暗地裡體貼的個性詮識的很不錯,不帶什麼目的,想到就做的直帥風格,就像在乾爽冬日的陽光般令人舒服。電影中加入被擊敗的鶴岡對他的偷襲,祐之進就算生命受到威脅也不願抽出真刀反擊,因為這刀該是保護將軍的刀,不是拿來私鬥的兇器,這是進入大奧後祐之進仍不願放棄的武士堅持,或許是他正直的心終於喚醒了鶴岡的忠義,羞愧的鶴岡採取了武士的決斷方法以切腹自殺了,這段劇情雖然是原作漫畫所沒有的,但卻展現了被關在大奧中可悲男性的一絲光芒,二宮將祐之進看盡一切黑暗的複雜心思呈現的相當好。

祐之進所在的時代,是著名的八代將軍德川吉宗在位,被稱為中興將軍的她是個堅毅、睿智極有自我主張的豪邁將軍,由於原本是不會繼承藩主之位的三女,所以思考邏輯也不受到拘泥,她本身非常節檢僕實,就算登上了將軍之位仍只穿著棉衣,拒絕繡上繁複裝飾的錦緞。電影裡吉宗由柴崎幸來扮演,據說這是作者吉永史的要求,柴崎幸的吉宗相當具有中性美,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都不是嬌媚的公主,而是透露著強烈個性的積極女子,具有一國之主的度量與氣勢,確實是真人版的不二人選,也難怪吉永史指定希望她來詮識。

繼任將軍的吉宗漸漸發現了大奧的諸多陋習,雖然裡面養滿了美麗的金魚,但就像一潭不會流動的死水般,發出了令人掩鼻的臭味。祐之進獲選為吉宗的初證之方(未婚將軍在大奧中的第一個對象)照規定要被處死,這不合常理的沿習卻是大奧建立以來的鐵律,種種扭曲現像讓吉宗決定造訪長年記載大奧事誌的「御右筆」村瀨,她想要查清這一切的源頭,但這卻讓她看到了沉澱在大奧深處、被掩蓋起來的人心,一個又一個加諸在歷任女將軍身上,遍體鱗傷的哀傷故事。

這是在大奧中生活的女性的悲傷。
──所謂的將軍啊,是比在風化場所出賣肉體還要卑踐的女人啊,

呵呵呵,你知道為了取悅年輕的男人,我在床第之間學了多少東西嗎?


從第二集起時光往前追溯,吉宗見到了屬於先祖三代將軍「德川家光」與五代將軍「德川綱吉」的故事,墊定大奧開端的家光、使大奧為之瘋狂扭曲的綱吉,那是在她之前的兩個女人,為了不讓世間再次陷入戰亂,她們只得一再成為「母親」,眾多孩子的「母親」,來自數不清男人的血脈。在幼兒夭折率很高的戰國時代,大名為了確保擁有延續血統的子嗣,總是娶了許多妻妾來散布血脈,男人們在外爭戰,而妻子們則在家養育小孩,但當這一切發生在男女立場逆轉的世界?

能夠生產的是女人,流著這世上碩果僅存、神君家康之血的也僅有女人。原先的「德川家光」是貨真價實的男性,但他因赤面痘瘡悽慘地死去,如果被人得知將軍家後繼無人,那好不容易脫離戰國的日本又會再次陷入混亂的時代。作為乳母的春日局抱來了家光的女兒,名喚「千惠」的公主,雖然這個名字在這一天就永遠地喪失了──她繼承了父親「家光」之名,被剪去長髮,被迫穿上男裝,被抹消了存在,作為父親的影武者躲藏地活著,直到從她身體中誕生出擁有德川家血緣的男子為止。

────我是為了德川之名續存而誕生,名為將軍的人柱

如果不幸男子人數繼續減少,此世將亡的話,我也無法倖免!對於我身為女將軍,誰有異議!?


或許她原本只能選擇被關在大奧裡,聽從春日局的安排隱瞞著自己生為女性的真實,但她遇見了阿萬(萬小路有功),這個被迫還俗進入大奧成為「家光」側室的男人,喚醒了家光內心被踐踏到無以復加的女性的心。扼殺了自我,「德川之女」,日復一日地被男人們玩弄身子,只以產下世嗣為生存目的。這是多麼諷刺的事,不管是男女逆轉的大奧也好,真實歷史中的大奧也好,女性的悲哀一點兒都沒有改變,那唯一的、重要的目的,就算是立場互換了,仍舊是一模一樣──

──好啊...這次要我跟那男人生孩子,我就生,這世上很多女人都是這樣活過來的,沒道理只有我不能忍受...

我無法忍受,是因為遇到了你這個深深吸引我的男人。


她跟有功就有如一般恩愛的夫妻,但位在權力最高點的將軍最終連這點自由都喪失了,因為有功一直無法讓她產下孩子,作為大奧中的「男人」他喪失了資格,這又將他們活生生地推入了地獄,作為「家光將軍」,她只能接受繼續擁抱其他男人,有功雖以極強的自制力忍耐住一切,但殘酷現實深刻地在他們心中刨下了難以抹滅的傷痕,這個嬌傲的少女,就像暴燥的貓咪失去避身之所後更加歪斜地活著。

──頭抬得太高了!別搞錯了!不是你抱我,是我抱你。

除了有功以外,其他的男人不過是德川治世的「道具」,除了有功以外,其他男人只是地位低下的「子民」而已,少女唯有這麼想著才能讓自己不崩潰。而就在春日局死去之後,日本社會也來到了決擇的路口,男性人口減少到已無法繼承多數位置,當大多數家庭都喪失了男性嗣子,再硬要維持以往的制度已失去意義。那一天,在新年碩日朝見將軍的慶儀上,在眾人面前出現的是──盤著秀髮、擦抹胭脂的美麗女子──而她自稱「德川家光」,自這一天起,女將軍誕生。男女逆轉公開在世人面前,上至諸侯下至百姓,從此皆以女性為繼承人。

──之後立女將軍時,初夜對象由將軍親自在大奧之中挑選,而該名對象必將秘密被處於死刑,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這男人傷害了將軍的身體,我是不可能…不可能會原諒的!


家光在不斷地生產與流產後以年輕的年齡死去,一生將身體奉獻給德川家、被迫在自己心愛人面前與其他男人交歡,那是作下許多明智政策決定的將軍,唯一留下宛如詛咒的大奧規定
家光的故事吉永史花了兩本的篇幅來描述「這是兩隻凍傷的雛雞,因身體彼此依偎而展開的戀情。」阿萬與家光的戀情既無奈又哀傷,但卻非常地真切又美麗,私心還蠻希望這段故事也能改編為電影版,無懈可擊、俊美穩重、不管男女都深受其吸引的阿萬很適合玉木宏的氣質,故事震撼力也更勝《水野‧吉宗 編》(這篇故事比較像導章)

在家光之後的第四集至第六集,吉永史安排的是德川家最有名的將軍──五代將軍 德川綱吉,這個史上著稱的「犬公方」將軍。綱吉是德川家中最為人所知的傳奇將軍,沒有一位是如他這般毀譽參半的評價,他遍讀經書鼓勵文化,明察秋毫的同時又恣意妄為。在綱吉的治世之中,世局趨於安樂,社會也恢復了富裕的狀況,而為了讓被困在大奧中的人們得到撫慰,不管是大手筆的置裝還是日夜笙歌的宴會,綱吉都不曾手軟,這也是大奧最為奢華的時期。

──所有在大奧裡的人,都愛慕著將軍大人您吶。大家都深深愛著您啊

不知是母親強烈的意念還是命運的玩笑,繼承家光血脈的綱吉擁有無人可擋的魔性之美,四代將軍家綱終身未生,作為其妹的綱吉因而繼承了將軍之位,就此揭開了大奧瘋狂又失序的章節。尚是青春肉體的綱吉展現出她要什麼就要得到什麼的任性,就算在大奧中早已有著無數為她所聚集的男子,但厭惡房事一舉一動都得受到監視的綱吉(為了將軍在床第之間的安危,都會指定數人以上輪班待命)離開江戶城來到屬下牧野成貞的家,對於成貞為她專程找來的眾多美男子不削一顧,卻指名要成貞的丈夫阿久里陪寢──那個她在尚未就任將軍時就中意的男子。就算已經是別人的丈夫又如何?貴為權傾天下的將軍有什麼要不著?

──我說啊…貞安,我似乎對你的父親作了很不好的事

所以我想,差不多該放過阿久里了…貞安…你跟你父親長得真像呢


雪白近乎剔透的細嫩肌膚,幾乎無人能反抗綱吉的誘惑,就算多次尋歡的結果是毀壞了許多人的家庭與一生,這個欠缺了某些善惡常識的將軍依舊無法罷手,但她的一生在喪失了幼女松公主後,啟動了崩壞的契機。綜觀綱吉這位難以評價的將軍,唯一不能否認的是她看透一切的聰慧,表面上看來喜好奢華玩樂,但骨子裡卻是以著不成形的悲慘樣子反抗身為將軍的命運。

──為什麼──為什麼──松公主妳為什麼丟下母親先自己走了

──好了…吉保,幫我再重新上妝吧,我得再跟男人生孩子才行啊


在綱吉一生中,影響她最大的就是陪臣柳澤吉保(在吉永史版的《大奧》中為女性)以及父親桂昌院,桂昌院玉榮是阿萬年輕時的侍從,因為只有阿萬願意牽起當時病重的他的手,玉榮從此下定決心跟隨著位他在現世碰到的活菩薩,甚至願意代主與家光產下孩子──這集結了阿萬與玉榮悲願的孩子就是綱吉。所以玉榮不願其他分家來作綱吉的養子,那些羞辱過他與阿萬「將軍的男人們」,但不論怎麼祈願,綱吉都沒有懷孕的跡象,百般焦急之下求救於僧人隆光的占卜,就此,史上有名的惡法「生類憐憫令」造就了荒繆的世局。

所謂的「生類憐憫令」原本是對動物慈悲的法令,禁止人們拿狗或動物出氣、屠殺玩弄他們,並建造狗舍等讓流浪犬們居住。但在末期這個立意良好的法令卻失控了,狗與其他動物的生命凌駕於人們之上,人們必須要將自己的糧食繳出來供「犬大人」們吃、在路上擋到動物的路就會被施以杖刑、打死一隻蟲也可能流放孤島,於是,就算看到手無寸鐵的老弱婦孺被動物們撕咬,人們也再也不敢出手阻止了..

──來吧,今晚不要顧忌,盡情歡樂吧

被百姓痛恨且戲稱為「犬公方」的綱吉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她日夜在大奧召開荒唐的宴會,讓年輕男人騎馬打仗,或是赤身裸體地補抓鯉魚,完全不理外頭已化為煉獄的民間,就在她聲望日漸敗落的當頭,又發生了史上有名的事件「赤穗四十七浪士」這事件的導火線在於淺野與吉良兩人不合,淺野最後持刀砍傷了吉良,綱吉決定處死淺野,但江戶幕府時代採取的法律應為「喧嘩兩成敗」,也就是吵架的雙方都要問罪,吉永史在此巧妙運用了男女原本就不合的嫌隙,重新詮識了這個歷史事件,年輕的男子淺野因為抱持傳統觀念,不甘在年老女子吉良手下聽令,最後精神壓力過大而終於動刀,在這種情況下同為女性的綱吉理所當然是偏袒手無縛雞之力吉良,但對綱吉總已不滿的社會觀感卻不這麼認為。為了替主人淺野報仇,被解散的四十七位家臣們忍辱偷生了一年後闖入仇家裡為主雪恨,這壯烈的情操又使幕府威望再次地一落千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太可憐了,父親大人從年輕時就一直被關在大奧裡所以不了解女人的身體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月事,早已不會來了。


宛如懷抱著虛幻的水泡,綱吉就算到了晚年還是為了滿足父親而不停地寵幸男人,她的悲慘只有自己知道,為了能順利完成房事,就算貴為將軍卻得不停取悅年輕男子,就算身體…早已超過了孕育孩子的年紀,她還是一直機械式地待在大奧中,她一生深受父親妄念的糾纏,當到了晚年好不容易與大奧總管右衛門佐心意相通,卻又很快地面對他的死亡。這位身懷魔性美、卻有著清純臉龐的女子就像花枝招展的蝴蝶般,身陷孤寂又扭曲的蛛網,最後掙脫時卻也是翅膀剝落的時刻。

她在摯友柳澤吉保的手中逝去。在病重的綱吉身邊,陪伴了一生的吉保將沾溼的布輕巧地蓋上了她的臉,然後滿懷愛意地緊緊擁抱這個她寸步不離的將軍「誰也不讓…我的將軍,不讓給任何人、不讓給任何男人,啊啊,我可愛的將軍…」

──所有在大奧裡的人,都愛慕著將軍大人您吶。大家都深深愛著您啊

輕輕悄悄響起的,是迴盪在大奧裡的間斷傾訴。

不只是男人為之瘋狂,就連女人,也在大奧中瘋狂了。

初證之方必須處死的規定,大奧中奢華背離現實的風氣,吉宗一頁又一頁地翻過了禁忌的過往,而時間,開始朝七代將軍家繼前進,那震撼了全國,日本江戶時代最大冤獄事件「繪島生島事件」(大奧御年寄繪島與歌舞伎藝人生島新五郎私通,最後遭流放至孤島,此事有政治勢力天英院與月光院鬥爭的介入,真相不明)又將在男女逆轉的《大奧》中上演什麼樣的故事?吉永史將幕府性別逆轉的設定,卻又可以如此吻合地與真實歷史呼應,每位將軍心中深深的悲傷,每個女性深受折磨的心…《大奧》的劇情性極強,只要一看下去就難以自拔,非常推薦這部作品!

相關文章:吉永史《大奧》男女顛倒的江戶之城
相關文章:吉永史 《大奧》第三卷‧女將軍家光誕生

by abeyasuaki | 2010-12-26 18:18 | 電影日劇

<< 最近喜歡的東西 歷史秘話──使用謎之咒術、真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