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龍騎士07《暮蟬鳴泣時》──慘劇迷宮

昭和58年的6月,迎面拂來的風由微涼逐漸轉為帶有暑氣的悶熱,嘈雜的蟬鳴聲不間斷地在耳邊響起,眼前落下的夕陽火紅如火──熟知的故鄉景色,再熟悉不過的夏季,這一看再看怎麼也不會變的景色,究竟經過幾次?這不是個正常的世界,這是個在箱中永遠常青的庭院,而我在這樣美麗的世界中,總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人所殺害,而後又一次又一次地復活

──我在這令人生厭的輪迴中不斷試圖「挑戰慘劇」,想要打破這箱庭,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那漫長到無法細數的歲月裡,唯有在心中默念這個願望來支持著自己….但….吵得幾近忍受不了的暮蟬聲,卻干擾了思考,第一次誕生了名為「懷疑」念頭

請告訴我,你在打開的箱中,看到了什麼…

請告訴我,箱中的我究竟是活著的,還是早已死去?

────這一切,是否是早已死去的我所滋養出來的妄想?



如果說到龍騎士07所參與的同人社團07th Expansion的作品,除了近期正熱門的《海貓鳴泣時》(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海貓是海鷗的一種,叫聲特別),那必然會想到成名作《暮蟬鳴泣時》(ひぐらしのなく頃に),兩部作品上雖然不能說是系列作,但卻在角色、作品型態、以及名稱上有所共通,《海貓鳴泣時》剛推出時還造成很多人的誤會,以為是《暮蟬鳴泣時》的續作或是同人作品,後來才知道是由龍騎士07所推出完全不同的新作。

《暮蟬鳴泣時》 描寫在偏僻的小鄉村所發生的連續慘死事件,《海貓鳴泣時》則描寫在海中孤島上親族十八人大量被殺害的事件,但發行的型態都很相似,在每半年一次的Comic Market(Comike,日本最大型的同人誌販售會)發行一個篇章的「電子小說」型態的遊戲(無法進行選項,直線型閱讀),總共則為八篇章,每一篇章都是「平行世界」,不斷以各種形態與手法重演著慘案(正確來講不能說是平行世界,但可以視為聚集了同一批人、在同一個場所下所能擁有的各種可能性)

《暮蟬鳴泣時》「謎題篇」總共有四篇(以下以中文譯名為主)《鬼隱篇》《流綿篇》《祟殺篇》《潰暇篇》,而與其對應的「解謎篇」同樣也有四篇《贖罪篇》《揭曉篇》《皆殺篇》《祭囃篇》,其他則有輔助性質的外傳《渡夜篇》《賽殺篇》《晝壞篇》…等。在遊戲受歡迎後則是由多人一同改編為漫畫,各篇由不同作畫者來負責(鈴羅木かりん、方條ゆとり、鈴木次郎、外海良基、桃山ひなせ),雖然風格各異,但都很擅長表達氣氛,目前八篇除了最後的《祭囃篇》都已出版完畢,建議可以照著《鬼隱篇》→《流綿篇》→《祟殺篇》→《潰暇篇》→《贖罪篇》→《揭曉篇》→《皆殺篇》→《祭囃篇》的順序來觀看,會發現劇情漸進演變的巧妙伏筆喔。
前四篇為「謎題篇」,藉由不同立場與角度將作品的背景與氣氛帶出,並做為向讀者的挑戰信,後四篇則為「解謎篇」將前篇的謎題以翻盤的手法重新說明,不過在流暢度與完整度上《暮蟬鳴泣時》做得比《海貓鳴泣時》好,謎篇與解篇也有所呼應,譬如說若在謎篇是以A殺害B的前提下,那麼解篇就是以A為第一人稱敘述他為何執行兇案,或是根本反過來是B殺害了A,謎篇與解篇就跟鏡子一般,互相映照出對應的影像,看似相反,但本質上卻是相同的東西。

一次又一次看似不同的案件(兇手不同),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其中有所重疊的部份,而那就是事件的「真實」或稱為「徵結」。只要能解開最為關鍵的徵結,就可以完美地避開慘案。所謂最佳的結局,並不是糾出幕後的兇手(雖然每一篇的兇手不盡相同,有些兇手還是複數之上,但都會共通有一個隱藏的幕後人,而他的殺意是最強的,甚至可以說是因他的意志引發了所有慘劇,讓兇案的發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九)而是迴避了所有讓狀況惡化的條件,讓事件從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沒有兇手,避免慘劇,這就是《暮蟬鳴泣時》不斷重覆的世界裡所追求的理想未來。

《暮蟬鳴泣時》故事所發生的村落名為雛見澤,是個非常典型的日本鄉村部落。受到自然山野的包圍,空氣與居住品質相當的良好,但因為沒什麼物資與娛樂設施,所以村子裡人口稀少,不僅是村中成員很清楚彼此的生活,連學校都因為學生過少而將所有年級集中在一起上課。這樣看似平淡的雛見澤,卻因為政府下令要在此建立水壩而投下了激蕩水面的石子。這等於是要將村落淹沒並廢村,村人們立刻團結起來反抗這個命令,為了能跟政府對抗,不管是言語還是行動上村民們都與官員都爆發了激烈衝突,而且也分裂為守護村落、接受政府提議遷村、不表態中庸等派別,一切的因緣就此展開…
雖然最後村民們的抗爭得到了勝利,但就在眾人沉醉於勝利的當頭,卻爆發了血腥的兇殺事故,當初受命要建築水壩的工頭與部下發生了爭執,而慘遭分屍,雖然參與兇案的工人們一一落網,但是遺體之一的右手卻被主犯逃走時給帶跑了,這名主犯…直到最後都沒有被逮補,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消失於世間,這樣不詳的事件在村民口耳相傳中,漸漸形成了「這一定是御社神對於村子要被淹沒,震怒而所降下的作祟」的結論。

原本以為神的怒氣就此平息,但第二年時支持水壩的夫妻開車墜崖而下,屍體只找到一具….第三年則是當初沒有積極反對建水壩的神主暴斃,其妻哀傷過度投入沼澤,屍體一直無法尋獲…第四年死去的是支持水壩派的弟媳,她被人殘暴地棒打而死,而這對夫妻的長子則消失無蹤…神的怒氣似乎無窮止盡,一而再,再而三 「一人死亡、一人失蹤成為活祭品」這似乎成為村民們不敢說出口的私下認知。所有的意外全部發生在祭祀神的祭典「流棉祭」當晚,氣候即將邁入夏季的六月底,似乎配合著令人煩燥與不安的炎熱氣溫,所有村民都懷抱著膽顫心驚的畏懼,迎接第五年的到來…

御社神,是從以前就守護著村落的神明,對於雛見澤村的村民而言,他的存在與祖先沒什麼兩樣。在古早之前這村子飽受從沼澤裡爬出的鬼所困擾,那些鬼在饑餓時會抓人來分食,村子裡因此有著許多犧牲者失去了生命,存亡之際御社神自天庭降臨,它賜予異形的鬼人類的外表,並恢復他們的神智、壓抑對血的渴望,讓沼澤的鬼族可以與人類一同生活。漸漸地人類也接受了他們,村中甚至出現了鬼與人混血的後代,雖然是個看似美滿的結局,但御社神卻在返回天庭前留下神諭「這個村子的居民不准離開此地,而外地的人也不準進來這個村子」因為神的旨意,雛見澤村從歷史上消失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文明開化後才跟外界有所往來,而因為與來自沼澤中的鬼有血緣上的關係,所以雛見澤村又被稱為「鬼之淵(沼澤)」
其實很多日本作品中都會以純樸卻又封閉的鄉村作為背景舞台,或許是因為這類型的村子是個非常好發揮的題材,日本的地形屬於多山地區,又以農業立國,足以形成長期不與外界來往、但得以自給自足的區域,加上日本人認真又認命的個性,能將祖業與祖產幾個世代的傳承下去,到最後整個村子幾乎都有血緣關係,長年的固守讓他們產生了排他性,對於外地來的人總是另眼相看。而這樣的人際關係很容易扭曲變形,正是故事得以發芽之處。御社神與帶有特殊函義的「流棉祭」(用鋤頭將冬天的綿被扒開,象徵冬天已過去),在擁有八百萬神明(意指相當多數的神明,日本常以自然為神)的日本境內,則可塑造成每個地方特有的風土神。

加上一些隱情,這就是典型「日本充滿詭異傳說的鄉野」。

一個完美的封鎖箱庭,只要沒有意外的話。


《暮蟬鳴泣時》中的雛見澤村雖然在日本地圖上是找不到的,不過它原形正是北陸的飛驒地區白川鄉,這個地區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它被稱為「合掌造」的屋頂特殊型態。原先以茅草鋪成如人手掌合十的樣子是為了抵擋大雪壓垮屋頂,不過因為保留了原始的鄉村風貌而成為現今觀光的名盛之地。在遊戲中雛見澤村的景色都可從白川鄉找到對應的樣子,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在前往北陸時來到這個村子一探究竟喔。
一開始《暮蟬鳴泣時》是以推理作品為主打的宣傳,甚至在第一篇章《鬼隱篇》裡以本篇為「正解率1%」來挑起讀者的興趣,但建議可以跳脫正統推理的範疇來享受作品,畢竟線索太過主觀且有「非人」的存在。就算幕後確實是人類,引起一連串事件也是「人類的心理」所造成的不幸,一切都可以「人類的手法」來做解釋,但要光從「謎題篇」就能正確進行推理,那就看日本著名小說家京極夏彥的《京極堂》系列要找出兇手一樣需要想像力。某方面而言,《暮蟬鳴泣時》跟《京極堂》系列有些相似,都是加入了神怪成份的推理小說,而且會提示「敘述者」的觀點不是全然正確,讀者必須自行去分辨此時發生的情節的「真實性」或是靠之後篇章類似事件來交叉比對出「真正的狀況」,其實還挺有趣的,也形成讀者成立討論群去各自推理出真相,這也算是一種新型態的作品,所以就捨棄「這一點也不合理嘛」的想法,盡情去享受故事的氣氛與人物之間的細膩感情吧。

本作的手法與變數直到「解謎篇」的倒數第二篇《皆殺篇》完全解開,如果說每一篇章都是為了邁向那完全沒有犧牲者與兇手的理想未來的話,那麼《皆殺篇》就是達成了95%,卻在最後功虧一匱的遺憾篇幅。龍騎士07將《暮蟬鳴泣時》每一個扭曲的事件簡化為X+Y+Z的公式,X代表為「因為疑心而殺害他人的兇手」,Y代表為「在第五年流綿祭時必定死去的兩個人」,Z則是「所有人都懷疑或深信村中事件都是由名門園崎家所暗中策劃的」,三個條件互相影響,甚至會互相影發,而只要都發生時,最終結果就是御社神的巫女──古手梨花被幕後的另一位兇手殺害,進而引發滅村的更大悲劇。

雖然《暮蟬鳴泣時》原先是以無法選擇的「電子小說」來發行,沒法控制裡面角色的思考邏輯或行動,但其實全部八篇看下來,這也算是另一種「可進行選擇的冒險遊戲」呢,背景同樣在雛見澤村、相關的人員也都一樣、只是中間大家面對事件的反應不同。之所以循序漸進的分為「謎題四篇」與「解謎四篇」,正是像大家玩遊戲時前幾輪因為不明所以,都選到較不好的行動而導致BAD ENDING,多玩幾次後記取教訓,想起當初「要是我能這麼做就好了…就不會留下遺憾了」的心情而得以躲避掉陷阱,最後邁向TRUE ENDING。只是作者強制讓讀者把所有選項可能引發的可能性都體會過一次而已。

《暮蟬鳴泣時》的世界就像是個用同樣因子亂數所產生的迷宮。
最為人津津樂道之處也正在此,它的特色在於多次重複進行的劇情,初看時會覺得好像在跳針,每篇的最後都是不同兇手引發殘殺→全滅,然後下一篇時又全部洗牌重來,可是若照順序看下去,卻會發現每篇的氣氛產生很細微、卻又很重要的變化,在「謎題篇」時大家都處於一種被不明其真面目的物體(御社神)跟隨在後的恐懼(後面明明沒人卻傳來腳步聲、睡覺時似乎有人站在枕邊),加上身旁朋友的可疑舉動。

到最後承受不了壓力時,就會有如受傷的野獸般不分清紅皂白地反噬亂咬,然後犯下了兇案,將整個情勢導向無可收拾的悲劇。(作品中將其稱為「雛見澤」症候群)這所帶來的感覺是很哀傷的,因為篇章開頭時明明跟其他同伴那樣的要好、親密與沒有煩惱,卻因為各種陰錯陽差而引發了殺意,對比與落差給人深深的無力感,明明就有其他道路可以選擇,但因為沒法信任終究走向了最糟的結果。

可以說,「謎題篇」得關鍵字正是「疑心」。

懷疑有人私藏了秘密、懷疑別人意圖謀害自己、懷疑大家連手欺騙了自己

疑心使人化為了鬼,吃掉了身為「人的部份」。
相對的經過了「謎題篇」的四個悲劇後,「解謎篇」的氣氛為之一變,雖然還是有人起了疑心,但是卻對困住自己的絕境進行了掙扎,開始尋求「同伴」,試圖將自己的不安傳達給他人知道,而不再只是自己一個人鑽牛角尖、在自我的城堡裡恐懼地防衛。但光只是信任仍不足夠,再真切的心意都要能傳達給別人知道才具有意義,龍騎士07在「解謎篇」所埋下的信念正是「如果碰到困難、如果遇見困擾的狀況時,找別人商量吧!」「不要預設立場別人不會相信你,而要相信別人並且敢去嘗試溝通」

在「解謎篇」中,身為一切事件中心的古手梨花曾這麼說道,要讓一切不失控,就跟投骰子每次都擲出最大的第六點一樣是需要很好的運氣的,並且機率也非常低。如果把主要角色的六人都比為骰子的點數的話,那麼只要擲到正巧失控的那一點就會引發慘劇,但要是所有的點數全部都為相信自己的同伴呢?那麼不管怎麼擲都能通往美好的未來吧。

且正如前面所提過的,《暮蟬鳴泣時》基本上是一個又一個重覆的平行世界,除了古手梨花是跨越時光而不斷在體驗這些的世界外,其他角色基本上是無法察知其他世界的存在,但是越到「解謎篇」的後期,卻出現了「奇蹟」──他們回想起了自己在以前世界犯下的罪。

雖然是模糊的,雖然是像作夢一樣的不切實際,但他們終究是想起來了。
就因為是無法選擇的「電子小說」,所以與經歷過一切的梨花處於相同立場的讀者,也是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的發生,沒法介入去影響他們,但沒有想到的是裡面的角色竟然自己喚醒了記憶。而之所以能夠繼承這份記憶,卻是另一個世界(也就是「謎題篇」)深深的悔恨、強烈的意念影響到了其他世界的自己,而知道了「這次該如何去做正確的選擇」(看到這邊,可以理解為何筆者奉勸不要太過認真地將其看待為推理小說了吧,雖然說「意念可以超越一切」這樣的情節很令人熱血沸騰,但這是實際上不可能發生的事…雖然說陪著梨花看過無數的慘劇後,總是要有個激發人心、吹起反擊號角的轉變,但這其實算作弊偷看到考卷的正確解法了XD)

不管怎麼說,「解謎篇」的關鍵字是「溝通」與「團結」。

不是自己埋頭苦幹、不是獨自猜測、更不是一人行動。

只要有一顆相信的心,只要有大家的力量,就能引發奇蹟。

如果碰到有難題擋在眼前,不知道該如何跨越時,不是窮極思考後採取偏激或最壞的手段,而是找同伴商量討論,一個人的力量或許不夠,沒法讓慘劇不發生,但六個人、甚至七個人呢?骰子的點數如果不管擲到那點都能想法子,那麼會發生兇案的可能性就是「不可能」了吧,「解謎篇」的人們抵抗著慘劇,試圖讓其不要發生,而他們努力的最終成果,就是最後篇章的《祭囃篇》。

百年來一直困在「昭和58年6月」的梨花,終於聚集了大家的力量,遠離了所有會引發慘劇的因子,進而發現到幕後主使一切的人,將X、Y、Z的三個條件全部打破,當她說著「我要長大…我要脫離小孩子的身體」還有最終擺脫詛咒、撕開邁入七月的月曆時,相信讀者們也如同一起經歷了熱血的戰鬥,不僅大喊暢快,並露出會心的微笑吧。

《暮蟬鳴泣時》的劇情其實偏向獵奇向(裡面的人死法很殘忍,有大量的血液潑濺,而且又會出現詭異又扭曲的表情、眼神與語氣)但是裡面對於人與人之間該如何建立關係的方法卻很能引起人的共鳴,算是正向激勵的作品(看完「解謎篇」的後味不會差)在人際關係日漸冷陌的現代,如何不透過手機、電腦以及一切遠距離連絡工具,面對面真實地傳達出自己的心意呢?這是一個挑戰的課題,也是戰鬥的目標。建議讀者有機會的話也一口氣看完八個篇章的漫畫,那真的是非常過癮的享受!

by abeyasuaki | 2011-04-17 01:05 | 漫畫日記

<< 龍騎士07《暮蟬鳴泣時》──慘... 戰國魂文庫版家紋書套─『京銀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