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絹田村子《上帝神佛一家親》── 所謂的三方牽制 寺X神社X教會

神啊 讓我虔誠的向您祈求 無論如何讓春天降臨到我的身上吧

…..可是春天現在正在離我遠去!!!
さんすくみ採訪特集

說這段話的是正值思春期的男大學生,但同時,卻也是最為講究身心潔淨的神主(日本神道教裡的職位,簡單說就是在神社裡侍奉著神的人們)雖然說穿著乾淨又筆直的袍子、在神社裡執行儀式的他們讓人很有距離感,但私底下也是活生生的人類,有各式各樣煩惱,當然也有可愛的蠢事!

《上帝神佛一家親》是由新人漫畫家絹田村子在淑女誌《Flowers》上連載的作品,說真的原以為這只是部趁著《聖哥傳》(耶穌與佛陀下凡到東京共同生活)風潮的故事,沒想到卻見到不亞於《愛心動物醫生》的幽默笑工!懦弱老是抽到大兇的神社接班人恭太郎、個性認真卻神經質又怕鬼的佛寺繼承人孝仁、還有雖然為教會第二代卻特別喜愛血肉橫飛獵奇電影的阿工…這三個分屬不同宗教勢力,卻又是好朋友的大學男生,有怎麼樣的成長之路等著他們呢?

日本是個多宗教混合的國家,不僅有原生於日本、擁有八百萬神靈的神道教,還有從中國傳來卻後來居上的佛教,近代更是基督教與天主教的勢力逐漸上揚,但在這種三分天下的局面中,日本人卻巧妙地融合了三者,若是婚嫁找神社、去世時則是找寺廟,然後在耶誕節時又是唱著聖歌,正月再去廟裡或神社參拜,這種在不同場合找不同神明的習慣,也讓日本的宗教產生了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偏向職業化。

在日本多數的和尚是可以娶妻生子、帶髮修行,甚至有部份也能不忌葷酒,不管是寺廟或是神社都是父傳子的家庭事業,也因此那些年輕的僧人與神官可不是看破紅塵才開始修行的,他們多半是因為家族就是相關的宗教機構才進入神道學科與佛學科就讀的,且跟亞洲其他地區的佛教「遠離俗世修行」不同的是,日本的和尚多半很入世,因為和尚成為一種職業,所以除了在家擔任住持外,另外持有其他職業或技能的和尚相當多(可以開公司也有薪資與休假保障)

主角三人正是處於接班地位的青澀狀況,都還無法獨當一面所以常鬧出許多糗事,不要看進行儀式時是那麼莊嚴神聖,為了能練就不看稿就背出詞(頌文)還有那些複雜的步驟不出錯,大家都是繃緊神經硬著頭皮上的!孝仁在頌經時就算敲木魚的棒槌頭掉了,還是得泰山崩於前都不動聲色的繼續敲、恭太郎則思考著是否要請參拜者將假髮摘下(在神前要摘下帽子表示尊敬)或是不小心在聖餐會中給了信徒含有酒精飲料的阿工,絹田村子把這三個少根筋的青年表現得活靈活現的,也讓讀者可以一窺這些宗教工作者的日常生活,就跟你我一樣,他們也是努力過個日子喔。

另外雖然作品中沒有點明,不過作者很明顯以位在日本關西的古都奈良作為舞台背景,不管是以鹿作為神的使者,在路上就有大量鹿群在散步的景象,恭太郎家那影設以賞櫻有名「氷室(冰室)神社」的「永室神社」,還有繼承寺廟的孝仁每年都要忙碌的牡丹花祭(暗示為有「花之御寺」之稱的「長谷寺」)另外三人總是聚會聊天的場所則是被湖水圍繞、以六角型頂為名的浮見堂。

註:不過在漫畫作品中,恭太郎有提及自己家的神社奉拜的是 布留御魂大神,但此神在奈良縣奉祭的神社則是在天理市的石上神宮,冰室神社的祭神則為掌管製冰業與冷凍業的守護神 闘鶏稲置大山主命,應該是作者為趣味性所以調動的設定(也因此故意不講名幾位主角家反映到現實是那個宗教單位)不過冰室神社的官網可是有把《上帝神佛一家親》的圖室放上作為宣傳喔(笑)

現由東立出版兩集(未完)的《上帝神佛一家親》,在台灣曾由長鴻出版前傳《花美男的煩惱》不過因為《上帝神佛一家親》的故事性質是短篇故事組成,加上主角三人相同,所以就算沒看過《花美男的煩惱》也沒有閱讀上的困難,只是還是很推薦找來一看,因為可以看到三個大男生的戀愛失敗故事,這也是他們為什麼積極尋找戀愛的遠因啊!為了主持儀式而難以分身的恭太郎,作為和尚卻喜歡上開自己罰單的女警,還有去鬼屋探險而遺失了十字架的美女,她對尚未具有牧師資格的阿工的告白是…!?原來身為「宗教第二代」的特殊身份是如此難以追尋春天,也難怪這幾個尚年輕氣盛的年輕人總是哀聲嘆氣的。

雖為神社接班人 卻是零感(毫無通靈能力)又愛吃甜食的大兇雨男恭太郎

「我 我絕對不行的啦 畢竟我只是個新手 而且又是個懦弱的神主 雖然這樣說自己很怪…」


《上帝神佛一家親》最醍醐味的一點就在於每個主角與其家人們的互動,不僅主角群很有特色,連其家人的反應也很逗趣,譬如說身為標準草食男的恭太郎,個性溫吞總是被人牽著鼻子走,但這樣的他家裡卻有個強勢的母親,同樣也擁有神職人員身份的母親靜子在嫁進神社之後,總是以強悍作風管理著神社,譬如說神社最困擾的就是有人跑進神境來釘稻草人。因為這會降低神社的評價,周圍的居民也會對神社產生不好的印象,但三更半夜到神社古木上用五寸釘釘稻草人又是日式詛咒的規矩,所以也總是讓管理神社的神官們傷透腦筋。

靜子為了要找出未經許可就擅入神社的詛咒者,竟半夜帶著鬼面手持掃把來驅趕,中途恭太郎不幸被母親發現帶著朋友來湊熱鬧而被大罵一頓加勞動處罰(神社最重視的就是清淨,身為神官的每日課題就是打掃境內讓其一塵不染,但境內土地廣闊加上神社內都會栽種許多樹木,若是冬天就更是苦差事)

作為宮司(最高位神官)的父親則跟恭太郎如同一個模子中印出來的,個性溫和兼少根筋,在某次出門前將朱印寫好要交給恭太郎,卻又粗心地放在外頭,這些由紙做成的朱印立刻化為鹿群肚子裡的美食,恭太郎只好拜託明明是和尚的孝仁寫朱印(這其實是不可以的行為…(笑)所以恭太郎只好用「你是神官的朋友!神明會原諒你的!」來說服孝仁)

註:朱印──主要目的是參拜紀念,也就是去神社或寺廟中晉見過神明後,神官或住持會寫給參拜者的一種記念,以書法構成的主體畫面裡,還有該社的印章與日期等,現在形成一股收集風潮

日本的神社每間所祭拜的神明不同,所以各自擅長的事物(靈驗)的也不盡相同,恭太郎家奉祭的神明是保佑延年益壽的,正值思春期恭太郎羨慕鄰鎮保佑戀愛順利的神社,因為那邊有很多的年輕女孩去參拜(這點真得是非常現實XD)神社的「客群」不同,受歡迎的程度也不一樣,這直接影響到神社的收入,每次去日本都很佩服他們的神社為了宣傳自身特色,總是會出現一些很特別的祭典或是販售物(御守或是手機吊飾)如果有機會到日本神社一遊的話可以仔細觀察該神社神明的專長,很有意思的喔!

看似穩重 實則膽小又神經質怕鬼兼戀妹的和尚孝仁

「我不是怕墳墓 是怕墓園的住人!」


每次到日本總是會看到被墓碑所環繞的寺廟(因為在日本,面臨死亡時多半都採取佛教儀式,會請寺廟替往生者取法號,也興盛以土葬,所以許多寺廟光是讓土地提供喪儀相關就足以謀生了)有時會心想,雖然寺裡供奉的神佛,住這裡生活真得不怕嗎?果然這點疑惑完美地由孝仁所詮釋了,雖然平常是個獨當一面的和尚,唸經寫神主牌還有書法字樣樣行,可卻對靈異鬼怪等怕得要死,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嚇到尖叫或昏倒,但是偏偏「那些東西」卻特別愛親近他,因而導致一連串的故事。

舉例來說,被母親吩咐到夜晚墓園裡取回香客忘記的東西,結果遇見剛往生的鄰居老奶奶,或是救了掉進洞裡的母鹿,結果被神鹿報恩送環乾淨的袈裟,雖然本人極度不樂意但大家都愛找上門來…且相對於有強悍母親與軟弱父親的恭太郎,孝仁這邊可是有更精彩多了,身為住持的父親平日道貌案然但私底下卻會偷偷跟他說「你知道嗎?藝妓真得很美哩…」「遲個幾分鐘敲鐘又不會怎樣,太小氣了的男人不受歡迎喔~」「你幹嘛在山裡脫下法衣?是想要做什麼讓人想入非非的事嗎?」活脫是個不良和尚。而自世家嫁來的母親又是千金大小姐,因為鑽研茶道而常會買一些索價可觀的茶具,至於吾家有女初長成的妹妹七緒…更是進入對哥哥的反抗期,不僅瞞著孝仁請阿工當他家教,在不得已讓孝仁代替家長前往教會學校(沒錯,寺廟的女兒卻就讀由修女授課的女子高校,這種混合的感覺更是《上帝神佛一家親》的樂趣之一)更是再三叮嚀、哥哥不可丟臉。

身為三人中最認真的常識派,往往收拾善後的也是孝仁,要拉住總是衝過頭的阿工,或是推動遲鈍的恭太郎採取行動,難怪老是胃痛到睡不得。其實平心靜氣來說,孝仁應該是三人最適合嫁的好丈夫,不過他愛上的總是有困難度,不是豪爽的女警,不然就是由神鹿幻化成的憂鬱美女,真是想替他求個好姻緣。

喜歡血腥獵奇電影 連鹿都俯首稱臣的最強牧師阿工

「啊 我有聽眾了 好充實的感覺 我第一次了解了傳道的喜悅」

三人行中唯一的西洋宗教派,也是最少吃鱉與吃虧的強者,天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雖然家中是莊嚴的教會環境,但他的嗜好就是收集血肉橫飛的西洋電影,還會強迫兩位好友觀看(慘叫昏倒的總是孝仁)長相是三人最吃香的,卻因這個異常的興趣而嚇跑許多女孩子。明明應該是個西洋教派的信眾,可是對於墳地探險或是神社裡的詛咒人型卻比誰都好奇,甚至在恭太郎神社發生有人來釘稻草人時,還忍不住跳出來糾正詛咒的正確方法。「那位小姐!你的穿著完全不對!首先是頭!你得戴著插上三根熊野蠟蠋的五德!」

這樣的個性卻讓鹿群與親弟弟透不敢得罪於他,奈良的鹿群攻擊力很強是很有名的(如果你手中沒拿東西,它並不會理睬你,但若你手中持有鹿餅,那會迅速地圍住並搶食)阿工卻有辦法威脅他們說不鞠躬就沒得吃喔,讓鹿群乖乖聽話。與弟弟的惡劣關係則源於小時候,因為父親忙於教會事務(這也是許多經營宗教組織的家人感覺,因為不管是寺廟還是神社都不會有公休日這個東西,沒有固定假日就很難陪伴家人)倆兄弟抱著小小的反抗心態,決定研究黑魔術藉由「反教會」來讓父親頭疼(從這邊就已經種下了阿工對各種鬼怪事物感興趣的萌芽…)

某天,透拾來了一隻被拋棄的小鳥,卻被阿工說這正好可成為魔術的祭品,隔日透就見到小鳥已冰冷的屍體,這讓透一直覺得哥哥非常可怕,總是笑著觸犯禁忌(其實也沒說錯…)不過事實卻是阿工看出小鳥在被遺棄時就已受了傷,大概活不久了才對弟弟說謊並送去獸醫那,但就算誤會解開,弟弟還是沒法輕易地接受這常做意外之舉的哥哥。

雖然阿工常出現在孝仁或恭太郎為主的故事裡(他是專司搞破壞的)但以他為主的教會故事卻比較少,現在常描述的反而是他就讀的基督教大學,希望能多增加點他主持儀式時的趣事啊!
神啊!請保佑我們姻緣順利吧!

雖然三人在故事裡常常哀嘆因為家裡環境的關係沒法輕易交到女朋友(宗教團體都會有固定的早課與晚課,限制也比普通人多,會給予女孩子嫁進去困難度比較高、又會很保守的印像)但事實上近幾年嫁入神社或寺廟,對於日本女孩子來說變成越來越受歡迎的選項了,因為日本社會的高度發展相對的也使男女交往變得很複雜,女生在戀愛時不僅要注意是否與對方來電,還有其背景是否單純。

將來必須繼承祖業的和尚還是神官,都要接受很嚴格的訓練與遵守紀律,且為了配合執行儀式要學習許多傳統技能培養氣質,譬如說恭太郎就有學笙(神社的祭神儀式多會奉獻雅樂,雅樂成為了神職人員必學的技能)孝仁家裡也為了招待來參加法會的客人,都會以茶道款待。在這樣的環境薰陶下成長的男孩行為舉止都比普通男孩更在水準之上。加上經濟條件普遍不差(佛寺有為信徒們定期的法會,及供養墓塔的收入,神社除了賽錢、祈禱、外祭、販售御守外有些還有將土地兼營幼稚園與停車場,且宗教法人所需繳納的稅比營利法人低很多,收入幾乎不需繳給國家)這樣看來,他們的春天也離得不遠了!雖然在作品中還是徵求女友的狀態,但在現實中,可是金龜婿的象徵。也因為吹起這股風潮,所以越來越多少女漫畫開始描寫這塊過去較為神秘的地帶(成為寺廟的媳婦)譬如同屬小學館的《朝5晚9》(日文原名:5時から9時まで)就是描寫英文老師潤子嫁給和尚高嶺的故事,只是比起認真乖寶寶的孝仁,高嶺實在可怕多了(抖),為了獲得美人心竟然還監禁未婚妻,真的是恐怖和尚啊。

作為上帝、神明與佛祖在凡間的代理人,除了愛情外在宗教路上還有很多有待三位菜鳥學習的地方,加油吧!也希望絹田老師能承現更多的趣事,畢竟這些原本都是嚴肅不可造次的宗教場所,如今卻加入了這些可愛的角色,實在能讓人會心一笑!

PS.目前《上帝神佛一家親》(日文原名:さんすくみ)在日本出版到第四集。

by abeyasuaki | 2012-07-21 23:56 | 漫畫日記 | Trackback | Comments(1)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 http://abeyasuaki.exblog.jp/tb/18199210
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会員専用) [ヘルプ]
Commented by matsuri0729 at 2012-08-08 23:37
霜影您好:)
關於神社的漫畫我推薦落合小夜里的"銀狐"
裡面除了描述神使銀太郎、神社女兒真琴和周遭人們的日常生活之外,對於宗教儀式、祭典上的解說也很詳細,會讓人很想來趟神社古寺巡禮^^
日常生活描寫的部分看完也讓人覺得心暖暖的,而且作者把銀太郎的毛畫的看起來好蓬鬆柔軟,很想像真琴一樣撲上去抱住牠
名前 :
URL :
※このブログはコメント承認制を適用しています。ブログの持ち主が承認するまでコメントは表示されません。
削除用パスワード 

<< 新iPhone殼 [MF] Welcome 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