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刺青之聲《雨下》

c0073742_14341849.jpg
外面正下著雨。

驟雨落在院中的池形成漣漪,水的聲音不間斷地傳來

──與那晚再相似不過的景象──


屋內陰沉沉地沒有一絲光線
而我...究竟是醒著還是睡著...漸漸地已經分不清楚了
周身劇痛不已,但那疼痛卻似乎令我陷入更深的沉睡
在更深更深更深之處,有人呼喚著...

聽不見她的聲音。
但她確實看著我,微微地向我伸出手
略經遲疑,我也伸出了手
該是碰到了,但是,終究還是沒有碰到。

為什麼呢?

沒有灼傷,血管卻如搽上藍墨般浮現
陷入肌膚內,那纏繞周身的深藍紋路...如同緊緊擁抱著我的這個、深沉的夢...

c0073742_14403178.jpg

眾人忍受不了而流放的思念之痛,刻滿了每一寸皮膚,周身遍布著青紫的「柊」之紋。
各式各樣絕望的心情竄入夢中,我無力去反抗
做為承滿「苦痛」的巫女,只能不闔目的睜眼見著無數人的死去
啊啊,但是,但是在這之中、這之中有著無比鮮明又銳利的存在

──那是屬於我的疼痛,是不容任何人奪走的東西...


我就是「容器」、「終點」,所以沒有人能代替我容納那思念、那個痛。
只屬於我的柊、只屬於我的痛、刻印在看不見的地方
想再見到、那個人、最後一次就好...

──掌心漸漸被貫穿──


泊泊淌出來不是青,而是紅,這代表終究無法斷念...嗎?

我歡愉地笑了。

c0073742_14362321.jpg
沒法忘記灼燒在眼前的景象...

四肢緊綑麻繩的女性,數不清的鮮紅鳥居,以及緩緩走向她的...

── 哥哥 ──

「請不要走」「請帶我走」「請不要走」「請帶我走」...

當時我什麼話都沒說出口
...而我也因此原諒不了自己

夢中,身纏數重裂繩的女性
在瞬間被撕碎,被扯斷,被引裂,她們堆積如山的手臂與腿肢就在我身旁

身體只微顫
繩索就一寸寸、一寸又一寸地勒緊、旋地勒出血痕
肉體的痛楚卻比不上更幽暗之處的渴望,近似乾涸的濃烈渴望

「...快睡吧...」稚嫩的女童聲音輕輕哼著謠曲

哥哥,這‧次‧請‧帶‧我‧一‧起‧走‧吧
不管是到那兒,我願在永‧眠‧中也與你同在...

c0073742_14435599.jpg
四四方方 小小巧巧 的房間
我日日夜夜敲著細細尖尖的槌子 敲在泥上、敲在牆上、敲在草上

這樣似乎還不夠呢 還少了些什麼呢

因為將來是要 釘在手心、釘在腳背、釘在肉窩 的
要是戳不進去 巫女姊姊會哭的 會睡不著的 會難過的

──但從什麼時候開始 大家都不在了 ──

只剩我一個人了 只留我一個人了
安靜的氣氛 好舒服
黑暗的感覺 好自在

可以盡情地敲啊敲啊,當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坑坑洞洞時 ,就用自己的身體來練習吧
被釘的話,很痛吧。
死掉的話,也很好吧。

在這四四方方小小巧巧 沒有出口入口的房間裡
不停地揮著我那細細尖尖、尖銳無比的槌子,一直,一直...

好高興喔。呵呵。
c0073742_1447053.jpg
今天又是獨自面對著鏡子。
梳著那個人最喜歡的 我既黑又長的頭髮。畫著那個人所讚美的 我既紅又軟的嘴唇。

那個人沒有回來。隨水飄走的這個孩子也沒有回來。
如那個人一般俊美的這個孩子。以及不得不對這個孩子鬆手的我。

...他們都沒有回來。

總是,這樣子的呢。被拋下的我只能等待。

就算再怎麼焦慮煩悶地以梳子梳著頭髮,卻沒有人回到我身邊。
陪伴著的是面前的鏡子。唯獨鏡中的自己而已。

由‧上‧而‧下,木梳緩緩滑過髮際,一絲一絲又一絲地散開。
真寂寞。

但,有一天的,對吧...?

吶......?


c0073742_212828.jpg

澪不想醒來,這件事我是知道的。
自從繭失蹤後,她沒有一刻神智是清醒的,在短暫不處於昏睡的日子
她喃喃訴說著 追進 雪  大宅 是我 姊姊 約定好 對不起  對不起...

幾近不成話語的破碎句子。

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夢而已。
這只不過是夢而已......

但現在自己也陷於那終年降著雪、奇妙氛圍的古老大宅裡,在之中每夜追尋著澪的身影
沒有死的澪  但卻持續往深處移動
往繭所在之處...前進嗎?

要阻止她,唯有這個是我清楚該做的。

夢...漸漸擴大了。

by abeyasuaki | 2006-07-03 21:50 | Cos日記

<< 遙久時空3~「雪明」(銀x望美... 潮水。夕陽。與少年少女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