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幸福的反相

相關文章:[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相關文章:[Codegeass] 黑暗深淵
相關文章:[CodeGeass] 魔王與墮天使

c0073742_2245050.jpg

從這個世界所有人手中、從樞木朱雀手中、從帝國的皇帝手中

是我在與全世界為敵在守護著哥哥,只有我這麼做、也唯獨我才能做到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執著於血緣、執著於什麼也做不到的妹妹?

只要有我在,不就很安全了嗎?不就很幸福了嗎?究竟是為了什麼...


實在沒想到在還沒完結前就又要寫關於洛洛的長文,曾有想過寫關於「獨佔欲」的文章,但留到13話看完後再寫是正確的,只見動畫才剛播完就一陣抹布去死的罵聲四起...

之前R2剛出小說第一集時就有描寫到關於洛洛的心態,在魯魯修為了劫持作為11區總督的娜娜莉而離開校園時,被單獨留在學校負責控制機情局狀況的洛洛,就已經為了哥哥重操殺手之業殺了人。

兩個剛從本國派遣過來、未經過Geass調整、對於不斷重覆播放舊監視影片的機情局狀況感到強烈懷疑的成員,而這樣的他們闖入魯魯修房間,獲得事實後立刻就被洛洛結束了生命。在這滿布血泊、充斥著強烈血腥味的房間裡,洛洛是在思考些什麼?自幼將暗殺作為習以為常行為的他,對於這種抬手之舉沒有任何感覺,就跟人不吃飯就會失去生命一般──是的,這不過是沒有意義的機械動作而已。

就算所處環境是如此的異常,他卻第一次地對於慘殺現場產生了反應,不是基於殺害生命的罪惡感趨使,而是對於違背了與哥哥的約定──「不再做這種事」而狼狽慌張不已,沒有遵守魯魯修的話,自己還是動手殺了人──但這是、為了哥哥啊、在哥哥不在的現在,若是讓他們走漏了消息,那麼毀去的將是魯魯修的未來。

是哥哥說他需要我、不會對我說謊、要給予從沒人關心過的希望...啊啊,如果是為了他,那麼能力的使用是有「意義」的,為了「守護」而使用的滿足感,是沒有目的「殺戮」所比不上的。

雖然殺害夏莉的兇手目前不確定,以畫面運轉來看是洛洛的可能性最高,但只單為了「獨佔欲」嗎?引用學姊對於洛洛的感想「感覺他的人生已經成了正常人的負片 幸福的形狀一樣 但黑白完全顛倒了」這就是作為殺手的洛洛的單純、也正是他的悲哀,只能以這種方式表達的無垢感情。

夏莉說了什麼?「你也喜歡魯魯嗎?太好了...是同伴,讓我們、讓我們一起守護魯魯,將妹妹娜娜莉一起帶回來...!」在那瞬間洛洛的臉色就沉了下去,娜娜莉是關鍵字嗎?洛洛害怕於真正的妹妹取代自己這個偽弟的想法是不容質疑的,因為他無路可退、因為他唯一擁有的東西就只是個脆弱到不堪一擊、就算是利用也好的關係。

如果放棄掉他還能重回以前毫無感覺的殺戮嗎?在他明瞭奉獻忠誠所帶來的充實感覺後?

他也是個人類啊,只是從來沒有人教導過他這樣的感情、也沒有人能與他建立這樣的關係,所以他當然會對未曾謀面的娜娜莉感到嫉妒。但真正起作用的是「妹妹」這個詞吧,在被替換掉記憶的校園眾人認知裡,魯魯修是只有「弟弟」,沒有「妹妹」的。

所以說出「妹妹」的瞬間,洛洛立刻確定了夏莉記憶的恢復,她擁有了正常的記憶,但這同時也意味著魯魯修將曝露的風險,還有洛洛想要守護,「平常校園生活」的崩解。

魯魯修為了守護娜娜莉,願意成為魔王發動戰爭屠殺帝國的士兵,朱雀為了能夠改善日本人的生活,自願背負賣國者之臭名,踏上無人理解的理想道路。甚至就連V.V與皇帝這對雙子也為了擺脫神的控制,而進行了諸多隱而未現的殘酷實驗(洛洛這個殺手的誕生就是個好例子)

那麼,洛洛不能守護著什麼而戰嗎?只有他需要為了染滿血跡的雙手遭到鄙視嗎?

夏莉一開始也是懷疑洛洛的,所以她緊握著從倒下警察手裡拿到的槍,魯魯沒有弟弟,所以這個人從何而來?是為了監視、傷害魯魯而來嗎?她問道「你喜歡魯魯嗎?」洛洛回答「是的我喜歡,因為他是我唯一的哥哥(我唯一可以理直氣狀、驕傲說著的哥哥,因為哥哥他是這樣告訴我的...)」看著他認真的眼神,夏莉放鬆了警戒,但這反而是使洛洛警戒起她。

直升機尚未落地,洛洛就跳越而下,因為他擔心的巴不得早一刻跑到哥哥身邊守護他安危,維蕾塔詢問他「你為什麼需要背叛?你跟我又不一樣」他連思考的短暫都不需要「這個問題是為了離間我與哥哥嗎?」他也期盼幸福,他也有重要的人,只是從小的經驗讓他已失去正常管道──完全反相的黑白──為了守護住秘密不洩露,為了魯魯修的安全,他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不管對方是誰。

曾有其他作品提到──人一生中只能殺掉「一個人」。

因為只有初次殺人才會帶來的駭人恐懼與哀傷,之後就再也不需殺人者的重擔,只有那一個人會被視為「人」被殺死,其他的不過是結束掉「物品」的生命而已。洛洛在未能擁有選擇權力下,已經被迫喪失了人人理所當然的「重要感情」。

殺死她,就是為了哥哥,這是他唯一懂得表達感情的方法。若是單獨只為了獨佔欲,在丘比特日宣告夏莉與魯魯成為戀人的瞬間,他就可以動手殺人了,但不一樣,他只為了魯魯修的安全為優先考慮事項,不是為了自己的心痛,而是為了守護魯魯修,雖然諷刺地粉碎了魯魯修曾經描繪、玻璃般虛幻易碎的未來風景,但正因為他的無垢,所以他只會這樣思考而行動。

宛如白紙,只能接受信賴的「他」所告知的話語,他是如此努力的只是需要目光注視。

他是如此拼盡全力的希望守護自己耗盡十數年時間才得到的東西。

───沒有人能夠與我渡過同樣的時間 そう、誰も僕と同じ時間は生きられない ──

c0073742_23133943.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06 22:46 | 動畫日記

<< [CodeGeass] 哀傷的終末 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二章「殺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