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カテゴリ:SEED日記( 27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守護石」與「指輪」一 守護石

c0073742_019654.jpg


隱藏在衣襟下,深紅石子似乎提醒著生命的重量。

「你啊、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所以,這個就送給你吧,它會守護著你的。

會在危險時刻守護你的,阿斯蘭..............



「──為什麼要殺了他!?你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卡嘉莉不可置信地抓著阿斯蘭的衣領,她的雙手顫抖,眼前哭泣的少年在知曉敵機乘坐的是幼年好友後,仍以同歸於盡的方法殺害了對方「──為什麼!?──」無處宣洩的苦澀在腦海中奔流,她不斷地詢問著表情已近乎扭曲的阿斯蘭。

淚水不斷湧出的阿斯蘭沒法回答她的問題,萬般痛苦似地蜷縮著身子。

看著哭到氣若游絲的阿斯蘭,卡嘉莉不禁愕然,他承受著比她想像更為巨大的痛楚,那種親手屠殺了至親的錐心之痛。只要她想,她現在就可以替Kira報仇,少年已失去抵抗能力,深至心底的嚎哭完全遮斷了他的意識,只要她想...她現在就可以開槍。

但她決定選擇不要憎恨他。就算他是奪去Kira性命的兇手,戰爭所造成的梅比烏斯之環總必須在某個地方斬斷,不斷地憎恨,就不斷地失去...

不斷地失去珍惜的事物。

「...你這樣做好嗎?我可是殺死Kira的仇人唷。」看著擔心自己、為自己帶上哈梅亞守護石的卡嘉莉,阿斯蘭彷彿自嘲般地低聲說著「我已經...不希望再看見任何人死去了!」只見她猛然抬起頭來直視著阿斯蘭,金色的大眼睛充滿堅毅,正直真誠的眼神讓阿斯蘭瞬間愣住,是啊,自己在做什麼呢?

阿斯蘭因縱情慟哭而恍惚的空白意識倏地扯回至眼前視界「我剛剛是在做什麼?...為殺死了Nicole的敵人而難過...?不──他...Kira、不是"敵人"、我們一直是"朋友"──我、我殺死了那個總是愛哭的Kira...對他起了殺意...這怎麼可能..............這就是我想要的嗎.................我想要、殺了Kira嗎..............」

他直盯著那顆深紅色的石子出神,因為過度哀傷而混亂的思緒一下湧入腦海,一股深至心底的寒意升起「我想要、殺了他嗎...」就這樣反覆地低聲自問著,但一直都沒有回答...

自己親手殺死自己所珍惜的人,只為了替另一個珍惜的朋友報仇,到頭來卻什麼都沒了...

總是犧牲自己、背負贖罪意識、眉頭深鎖的阿斯蘭─是「正義」的殉道者,「自由」之路無法定義好與壞,但含有無限寬廣的可能性,「正義」之道卻總是筆直向前,並帶著尖銳的殺傷力。

戰爭起源於夾帶著力量的「正義」,調整者的「正義」,是為開拓自身可能性與守護住被無情攻擊的故鄉;自然人的「正義」,是為消弭先天造成的不公平與未變質的世界;更多人的「正義」,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當阿斯蘭決意回PLANT去詢問父親發動戰爭的真義、及最後衝進創世紀意圖以Justice自爆結束一切,生死交接的關頭,他撫著衣領下的紅色守護石,卡嘉莉的那聲「你不能死!」似乎穿過腦海直接傳至耳邊,不因憎恨或自責就輕易地結束生命,就算是為了被自己抹殺的許多條人命,不能死,不能死,要活下來。

卡嘉莉送給阿斯蘭的守護石代表著"珍惜"的意思,珍惜自己的生命...

by abeyasuaki | 2006-03-24 14:00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NewType - 彩種插話最終回

c0073742_0445577.jpg
それは二つの輝石の物語。

人は移ろう。人の想いもまたそれに随う。


永久(とわ)を誓った刻もやがては緩やかな時の流れに委ねられていく。
だから人は変わらぬモノにその儚い想いを託すのかもしれない。

友情、恋、愛、哀。始まりはどれだったのか。少女の故郷の神の名を冠せられた小さな石。
伝説(いいつたえ)の始まりは遠い何時(いつ)か、
想い人との惜別に名も知れぬ女が贈った足元の小さな薄紅色の欠片に添えられた彩
(いろどり)からであろうか?

二度目の別れの日。
少年へと手渡された、今は物語を持つ秘石は、やがて彼の魂を救うことになる。


一人のカリスマの台頭により再び回り始めた世界の歯車。
それに抗い難い運命の流れを感じた時、少年はそれを求めたのだろうか。

逡巡しながら行き着いた路地裏の小さな宝石店。
不器用な彼が贈った最初で最期のまっとうなプレゼントは、誕生石ではなく、
約束の指に押し込めてしまったように、やはり何処か微妙にズレていた。
少年はその意志が酸化アルミニウムの天然結晶だという事は知っていても、
そこに込められた「熱情、仁愛、威厳」という言葉を知っていただろうか? 

再度焼かれた国を背負い、歯を食いしばり、硬く握られた少女の拳には紅玉があった。
淡く真摯な心と贈られた言葉。ずっと忘れない。
片雲の風が戦の終わりを告げたとき、二つの輝石は二つの瞬く運命をその輝きに刻み込んだ。

 「愛別離苦」

抗えない流れがある。笑顔で言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さよなら」もある。
だけど時間は流れてこそ変わらない過去になる。想いではやがて未来を導く。
幼い「男」と「女」の手に握り絞められた「約束の容(かたち)」は必ずその標(しるべ)
になるはずだ。

いつか再び巡り会う日の。

====================

翻譯轉自:Junius 7 感謝ekliptiko san同意轉載


這是兩顆輝石的故事。

人會轉變,人的思想也會隨之改變。誓言永遠的時刻,不久後也會隨著徐緩的時間之流而去。或許就是如此,人們將虛幻的思念寄託在不變的事物上。

友情、戀慕、愛情、傷悲。冠以少女的故鄉之神名的礫石,剛開始是哪一種呢?

傳說的起點,是遙遠的古代,不知名的少女與思念之人惜別時,以腳邊的小小薄紅色碎片相贈而增添了色彩的嗎? 第二度離別之日,被轉移到少年之手,現在擁有故事的秘石,不久後拯救了他的靈魂。

世界的齒輪,因為一個超凡領袖的抬頭而再度轉動。少年是在感受到這是難以抵抗的命運之流時,出門去尋找的嗎。徘徊逡巡,最後走進了小巷深處的小小寶石店。訥拙的他所贈最初也是最後的像樣禮物,不是她的誕生石。如同強自將它套進約誓之指之舉,就是存在微妙的誤差。就算少年知道這顆寶石是氧化鋁的天然結晶,他知道它所象徵的「熱情、仁愛、威嚴」這些話語嗎? 背負再度遭受戰火摧殘的國家,咬緊牙關,少女緊握的拳頭上鑲著紅玉。隱約而真摯的心意與所贈的話語,她一直沒有忘記。

流雲之風帶來終戰的消息之時,兩顆輝石將兩人閃動的命運嵌入了它們的光輝中。

「愛別離苦」

有無法抵抗的潮流,也有必須笑著說的再見。但就是時間流逝,這些才會成為不變的過去,而思念總有一天會引導未來。年幼的男與女緊握在手中的「約定的形式」,一定會成為指引吧。未來重逢的那一天的。

文章是主觀的日記風格時,不談多餘的事比較好收尾,但這是最後一回了所以致謝一下。RGB的成功,受惠於插畫家小笠原智史不小。跟編輯M氏談單元的企畫時,是從選插畫家開始的。不,仔細一想覺得好像是連文章由誰來寫都還沒決定。現在回顧初期的話,會有這是很謹慎的資訊單元的感覺吧。情況在煌與阿斯蘭的寫真集附近開始變色,在Destiny開始之前完全化為暴走特急列車(有很明顯只在篇尾有提到鋼彈的),大家竟能耐心陪我走到現在。Newtype的最後一頁迄今一直是由知名之士負責撰寫的,能接在角木肇先生之後連載這麼久,完全是託SEED這部作品與Fans各位的福。

彩種插話的連載就在此暫時落幕,但第二本單行本中預定會有比第一本更多的新增內容。最重要的是SEED似乎還會有什麼動靜,那時(如果有需求的話)請讓我再度登場。

「勸君金屈卮 滿酌不須辭 花發多風雨 人生足別離」

這是井伏鱒二所譯,于武陵的「勸酒」。因悲傷而美麗的賦別詩。雖然不很相稱,但我早在很久以前就決定最後要用這首詩。還有請大家原諒我不是用自己的話來道別。謝謝各位,後會有期。

by abeyasuaki | 2006-02-15 18:45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愛別離苦」

c0073742_1553312.jpg
Newtype 彩種插話最終回裡頭提到「愛別離苦」

「愛別離苦」是一種不可言喻的痛,不是由不愛所帶來的痛,而是由深愛所帶來的苦。礙於現實的狀況、礙於生命的限度,就算是摯愛也必須面對別離,這是佛家無常八苦中的第五苦。

前面四苦各為生、老、病、死等身體上所受之苦,接下來四苦則皆為精神上之苦「愛別離苦、所求不得苦、怨憎會合苦與憂悲苦惱」其中令人痛至心邃之最苦者就為「愛別離苦」。

就算再相愛的情侶、就算再約定相守的朋友、就算再親密的家人,總有因緣滅之時或是被悲劇所拆散,無論如何不捨的呼喚、無論流下多少淚水,還是需要吞下「生分」的苦果。

「愛別離苦」,如同無數銳利的針刺著心,有苦說不出,只能默默流淚,只能笑著說再見。

世界的情勢風起雲湧,身為領袖的少女肩任起一切,眼見著不可抵抗的潮流,少年能夠挽住些什麼嗎?想阻止水的流動,但那冰涼的感覺卻從指縫間毫不保留的流失。

少年因此想要為那無形的感情套上有形的誓言,不擅言詞、總是顧慮他人心情的少年在大街小巷裡穿梭,想要找到那份誓言的具體物,不是自己親手做的,但卻能讓少女感受他心意的東西「我喜歡著妳啊」少年很想大聲地告訴少女,但這卻是他身份所不允許的事。

能為她做的事是什麼?只能默默的在幕後守護著她,然而卻眼見少女被其他人所擁抱。

「不要讓我之外的人觸碰妳!」

規律己甚嚴、重理性的少年長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卻也終於受不了心愛少女被國家、被世界、被他人所瓜分,將在小小寶石店所買的戒指兀自套進少女纖細的手指裡,沒有經過她的同意。

這是少年唯一一次的任性。

將他的真心強送給少女。

他知道她高興之餘也會造成些許的為難,但佔有慾與嫉妒心也早已把他的自制所啃蝕光,更何況自己現在必須放手離開,離開她去做自己必須做的事。這象徵著熱情的紅色寶石在少女的誓約之指上閃閃發亮,少年想要留住她的愛。

然而再一次的,少女犧牲了他們之間的愛,戒指沒有被褪去,但少年的心卻確實是冷了。「有些事情...雖然能理解卻無法接受」背叛的刀割著心,淌著血卻無法癒合的痛,每走一步就痛到撕心裂身,那是不斷盤踞在體內的失落感。

少年回到少女身邊時,身體已傷的支離破碎,無力的躺在床上守著他的是落淚的少女,看著她,他回想起他們分離已有多久?那恍如前世的守護還有自己一時氣極敗壞而離去的黃昏,她還是他心中最為呵護的少女。

大戰前夕,少女卻取下了戒指。

他看不見它在那裡?也沒法詢問少女。

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著他們來處理,少女並不聰明,無法兼顧著所有重要的事情,上次是他放手,這次是她放手,「愛別離苦」,與所愛之人分離的痛苦,她認為是自己自做自受,因為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刻意無視少年的鬱悶,所以遲早失去他的愛。

他們四目相接時,彼此凝視。

少年與少女都明白要離別了。

下一次再這樣注視對方、是要什麼時候呢?

是會在生命中的什麼時候?

沒有人會知道,卻必須笑著說再見「夢想是一樣的。」

少年忘不了最初遇見少女的悸動,緊緊地抱住她。

就算她曾讓自己默默承受那麼多戀愛的痛苦,但愛是不會因此消失的。

「我會等你。」

輕如耳語

但卻是少年堅定的聲音。

「不管多久,我會等你。」那份心情,不是騙人的,少年對於未來只知道這件事。

人生充滿了分離。

by abeyasuaki | 2006-02-15 17:26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無人島的一夜

過年時候玩了這款遊戲,也看到幾段屬於PS2版的獨創動畫,遊戲一開始能選擇以Kira為主角(視點)或阿斯蘭為主角,目前只玩了以阿斯蘭篇,Kira篇稍後再補。

其實動作方面我給的評價比想像中高(?)因為起初玩時沒搞清楚可以挑助拳角色(同伴,過程中能發揮特殊能力)也沒摸清宇宙空間中3D向的移動方式,所以打的頗驚險,尤其是與Kira、因為Nicole的死而在奧布的死鬥那段,真得是纏鬥...裝甲PS能源不足,Strike的攻擊力又高,就眼見兩架機體在草地裡打滾互砍(汗)挺有搏死相拼的臨場感。
c0073742_1433247.jpg
關於新加的卡嘉莉為阿斯蘭包紮片段,其實蠻短的,不過挺喜歡那種感覺,內容大概是

(包紮腹部擦傷)
卡嘉莉:真得不要緊嗎...不會痛嗎?
阿斯蘭:咦...啊啊不會...

(包紮完畢,倆人無言地望著火堆)
卡嘉莉:...非常對不起...
阿斯蘭:(稍微訝異地轉向她)
卡嘉莉:........抱歉

後面還有一段是阿斯蘭被救回永恆號,並進而到大天使號的事件,穿著奧布橘外套的他來到用餐室,和賽伊與米莉雅莉雅打了照面並做自我介紹,賽伊並友善的伸出手和阿斯蘭握手。

這段其實感覺蠻深的,因為阿斯蘭是調整者的身份且過去追殺過大天使號,又殺害托魯...但賽伊與米莉雅莉雅歡迎他的笑容卻是真誠的。這應前一段被父親槍擊肩膀的父子對峙的陰沉氣調,真得令阿斯蘭有「容身之處」的感受吧。

特別任務中有一項是卡嘉莉駕著嫣紅Gundam在「創世紀」通道裡去追準備自爆犧牲的阿斯蘭,雖然動畫裡看起來好像只飛短時間就到,不過電玩裡感覺還頗長的...XD這一關中同伴理所當然是阿斯蘭,而同伴除了以特殊能力相助外,在每關的結算成績時還會發表感想,像每次都只能拿到Level C(差強人意的程度)的我,就會被同伴打氣

卡嘉莉(同伴)對阿斯蘭(主角):喂喂~振作些~再加油點吧
阿斯蘭(同伴)對卡嘉莉(主角):沒關係的,再努力吧^_^

===========================================

遠方連結海面的天空被烏雲所遮蔽,這在靠近赤道的汪洋中並不稀奇。
雨水激打著海平面,不斷地畫著毫無間隙的圈圈漣漪。
整個島宛如被大雨所隔離的孤土。

滂沱大雨中,他好奇地看著這被雨水淋濕卻歡欣不已的女孩。

「啊~感覺真是舒暢~」

女孩全身因沾粘了許多污泥而變成鼠灰色,但頭髮在水花的沖洗下透出淡淡金色。「果真是個奇怪的傢伙...」霎那間的一閃神,腳底就這麼不自覺打了個滑。

「我果然還不習慣大氣層內。」阿斯蘭苦笑著。

凹凹凸凸的軟土地面因吸飽了雨水而鬆軟,讓人更加難以行走。每踩一步,大量的濕氣就從腳底竄出,強烈地襲入喉內,這就是孕育了數千年生命的地球,被地心引力所緊緊擁抱的大地。

c0073742_14261949.jpg
只是想記錄很無聊的事情...在PTT版上看到版友整理的CE年表記事

CE71年3月8日 阿斯蘭和卡佳里在無人島上共處一夜

3月初是初春的季節啊....XD(跑走)
(初春=初次的春天=春天的開始=春天的腳步聲響起)
就算是位於印度洋、靠近赤道位置的海中孤島,晝夜溫差應該也蠻大的吧(笑)

by abeyasuaki | 2006-02-08 12:20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平淡的幸福與生命的欠片

前陣子看到的文章,講到有關Final Plus最後美玲跟著阿斯蘭走的橋段,是個可以解釋得比較淺也可以比較深,玩味的畫面。美玲屬於默默付出的女孩,安靜的跟在受傷的阿斯蘭身邊照顧他、看著他因為與Shin理念不合吵架而擔憂、怕他太寂寞主動要幫他連絡拉克絲(米雅)、為了幫助阿斯蘭逃走而鼓起勇氣採取牽連到自己的行動...她是個安靜、俏皮、天真的女孩,凡事不會想太多,也因此沒有(如同阿斯蘭常自尋煩惱般)受創的殘破心靈,從Drama的對話中可知,她的想法與舉例對阿斯蘭來講也是一種突發奇想?

<引用自PTT板akanokuruma sama翻譯>
阿斯蘭:人多多少少都沒辦法完全了解自己或是別人吧?就算是親人也一樣

美玲:?

阿斯蘭:不了解自己的人一定是有的...

美玲:嗯...是啊..我啊,我去餐廳吃飯的時候看著菜單好猶豫啊,無法決定,終於下決
定了,可是吃的時候又覺得自己不是最想吃這個,想著「應該不是這道才對..」


因為這才是一般這個年紀女孩子會有的想法(拉克絲是個心靈超齡的政治家、卡嘉莉則是在沙漠裡打滾的武鬥派)面臨繼承阿斯哈意志、承受莫大壓力與責任的卡嘉莉,或許美玲才是能常伴在阿斯蘭身邊、給予他平淡幸福的對象。

所以就某方面來講,我並沒有那麼排斥AM的配對,因為一個對阿斯蘭抱持著單純好感的女孩子是不會帶給他不幸的,而我當然希望他能幸福。

但是...每當重看SEED與Destiny的劇情時,還是無條件的選擇阿斯蘭與卡嘉莉的配對。因為以個人解讀來講,阿斯蘭自從被迫面對追殺Kira、手刃好友與眼見父親的死亡後內心破了一個大洞,他迷惘、迷惘於不知怎麼做才是正確的、他害怕、害怕於力量用於錯誤之處,這樣的他卻由卡嘉莉的正直與堅強所填滿。

卡嘉莉點醒了他許多思考的盲點,不管是隨意捨棄生命的輕率、互相殘殺復仇的愚蠢、獨自思考的狹隘、還是敵我的真實定義,老是煩東煩西、想些有的沒的把事情嚴重化的阿斯蘭總是被她醍醐灌頂,也因此把那句「因為被殺而殺人,又因為殺了人而被殺,這樣真得會帶來和平嗎!!??」牢牢記到在議長面前也提出疑問。

這樣的她,能理解阿斯蘭的思考,更進而會刺激他找出方向。直腸子的卡嘉莉配上思考老繞圈的阿斯蘭,或許就是所謂互補的生命欠片。

當他們從嫣紅Gundam中脫出,看著怖滿機體殘骸的這個殘敗戰場與閃爍於其中的繁星,倆人相擁而泣,因為他們明白由於力量的誤用而造成的不可挽回錯誤已呈現在眼前,痛苦、不甘與後悔讓他們緊擁對方、感受著對方體溫而放聲哭泣,這份痛楚是共享的...沒法言傳的。

只能說,平淡的幸福與生命的欠片,我選擇的是生命的欠片。

因為那種深入心邃的共同戰鬥回憶(與大局的奮戰、與自我的搏鬥),就算是苦悶,也甘之如貽,那正是心動的感覺,一種深刻的印象。

我追尋著深刻的感動。

by abeyasuaki | 2006-01-25 02:03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少年與海、 遙遠的往昔過去

c0073742_1463713.jpg
c0073742_147899.jpg

■SEED CluB mobile 下村日記 採種挿話最終回について
出處:http://char.2log.net/

先日新宿のホームグランドであるバーに飲みに行ったらSEEDファンのお客さんが大勢こられた。
たまたまバーデンダーが録画してたデスティニーを見ていたので
一緒に見ながら(天空のキラからアカツキ登場あたりまで)
何気なくみなさんの会話に聞き耳を立てさせてもらった。
ごめんね、でも、フリーダム登場やウズミの遺言シーンなど良い感想が聞けました。
採種挿話の最終回のネタを模索している最中だったので何かの足しになればと思ったのだ。
嬉しいよね、終わってからも愛してもらえる番組って。
何人かはコスプレイベントだったらしく、
そのプリクラを回していたりしたので一寸見せてもらったりもした。
シン・ステラとアスラン・カガリ。
こちらの思ってるよりもアスランとカガリは人気がある。アスカガかぁ。

原則本誌のネタは発売までは明かさないのだが、最後ということで予告します。
ニュータイプ2/10発売の採種挿話はアスランとカガリです。
まだテキストは書いてないけど小笠原さんのイラストはきっといつも以上に素敵でしょう。
乞うご期待。

次のページ

さて、そのカガリに転機が訪れるのが14話。誘拐されます。
花嫁衣装で。卒業である。
当時身内で言っていたのはあそこでさらいに来るのは当然彼氏でなくてはいけないのに、
来たのは弟。
そこにアスランの悲劇性というか喜劇性がある。

でも強奪されたり強奪したり、牛追い掛け回したり、
洗濯したりとい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はあったが
嫁さらいは初めてだろうし、
今後も(ある意味で)コレを越えるガンダムの使い回しはないだろうなぁ。

がんばれ、次代のガンダムクリエーター。
でもこういうのって富野監督や福田監督が思いついちゃうんだよなぁ。
後、20年は2人にもがんばってもらいましょう。

・ユウナの話
・オーブの公用語は日本語と判明
・手紙は数少ない女性陣でオーディションをやったが、結局進藤さんが書くことになった
・下村はラブレターかなんかで相手にバラ50本を送って引かれた(しかも職場かどっかで再会)

by abeyasuaki | 2006-01-25 00:00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EDGE Phase 11 ─好友─

久織老師的漫畫版終於也進展到關鍵的動畫28話─阿斯蘭的Savior機體被Kira徹底破壞

當初動畫演到這邊時只有在盛怒下寫著對Shin的不滿之言,至於阿斯蘭(機體)被解體這件事...實在蠻不想回憶的,一來雖然說老開他被虐的玩笑,但看到喜歡的角色被打成這樣窩囊感覺真不好受。

二來他之所以會被毀得那麼慘,還不是因為他阻撓Kira去救正碰上危機的卡嘉莉...這邊應該是所有AC fan都很想忽視的地方,因為再怎麼說他沒看到卡嘉莉的險況,可是滿腦子都是纏著KIRA還是很囧

久織漫畫版把這邊修改得...大家看的都會很甜吧(笑)而且因為久織漫畫版是以強調為阿斯蘭視點出發的官方版,消了不少當初看動畫的怨氣。

其中最大變更處在於當KIRA對他大吼『卡嘉莉她正在哭啊!』,阿斯蘭並不是語塞的呆住,而是腦海中立刻想到卡嘉莉哭泣的臉龐。

......你說卡嘉莉正在哭?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


不只是現在,她總是在哭著...

明明有理想,自己的能力卻不夠,即使如此,依然奮鬥而受傷,就像現在一樣哭著!

我當然想幫上她的忙,當然想在她身邊支持她、保護她!!

──就算是現在也──!!

可是...

我不可能跟你(Kira)一樣胡來!

c0073742_2149667.jpg
而就在被Kira以Freedom強力擊墜的同時,阿斯蘭眼角餘光瞄到遭受攻擊的嫣紅Gundam...

──可惡──!!

喪失了行動能力,沉在深海中的阿斯蘭,只能藉著些微的聲響判斷海面上戰鬥的狀況。

戰鬥...........還沒結束嗎?

還聽得到爆炸聲...密涅瓦號現在怎麼了 ?

嫣紅Gundam被擊中了........沒關係.......在那個距離下,Kira救得了她的.......

..................................................

...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很喜歡,加畫的這一段呢,動畫沒有描寫被擊墜的阿斯蘭的心情,是憤怒?是委曲?是不解?是難過?在寂靜無聲的海底,聽著自己所無法掌握的戰爭炮彈聲,這是阿斯蘭自從24話與雙子海邊黃昏會後內心思考轉變的關鍵點。

從深信議長的理念與作為,到因為從Kira那邊聽到拉克絲險被暗殺的事件,和Kira加入戰場混戰的舉動,原本為了保護卡嘉莉與Kira而回歸到ZAFT的阿斯蘭,在無聲的海底裡、無法動彈的機體中,思索著混亂至極的現況。

──卡嘉莉被攻擊,自己本該保護她的,卻總是在她需要時無能為力。

──Kira發動攻擊,本不想讓因戰爭而心靈受創的Kira再上戰場,如今他卻無法諒解自己。

──回歸密涅瓦號,為了議長的理念而努力,現在就只能束手無策地猜測它安危。

──到底,自己在做什麼.........

迷惘的他,摸索正確的道路『不可以弄錯保護人的手段』小心翼翼地提醒著自己,被Kira所擊墜的阿斯蘭心中除了悔恨外更必須面對自我的反覆問答『是地球軍先攻擊的吧?那就只能迎戰了...不,或許不管對象是誰,這種為了守護而戰的手段,或許也是開啟戰爭無限輪迴的原因之一...到底要怎麼做,才不會重覆過去的錯誤呢?...該怎麼做...』

他不斷地自問自答,不停地為解決方法而認真思考。
c0073742_21504972.jpg

那晚,他做了個夢。

是小時候的他問著媽媽父親去那兒了?『阿斯蘭,爸爸在很遠的地方為了全世界的人而努力工作喔,為了你們的幸福,所以要體諒他喔...阿斯蘭...』溫柔的母親撫摸著幼小的他的臉龐輕聲說道。

謹記著母親的叮嚀,長大後的阿斯蘭加入ZAFT軍隊成為首席的精英駕駛員,獲准穿上象徵著傑出能力的紅色制服,他只是為了能夠協助父親...一起為殖民地的和平而努力...

──父親?

阿斯蘭,不要妨礙我。

─父親───?

持著槍的右手,緩緩地舉起,直指他的胸口。

────父親────?

夢醒了。曾遭擊傷的肩口卻隱約作痛著。
c0073742_21565663.jpg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23:51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EED‧獨白


被深幽冰冷的海水所包圍,妳寂寞嗎…
天空飄落的雨滴,一絲又一絲,在湖面結成美麗雪花
仍能跳著喜愛的舞嗎?
在妳所深愛的碧色大海裡
我沒法…再擁抱著妳。
『會保護著妳,所以…』
不要害怕。
這是我曾許下的諾言。我說過的。
守護妳,不用再戰鬥的『明日』。
只屬於妳的明天。


曾經依存的體溫,淡淡地,依舊在手心中
那個時候…彼此的牽繫不是輕易可以解開的。
靠著我、依著妳
血色的制服,忠誠者的象徵…這是…分離的意思嗎?
不變的眼瞳,不變的意志,不變的夢想
是為了保護才離去─這很像謊言吧?
或許什麼都不明白,這才是離去的理由。


曾經並肩而戰的你與我
如今選擇的道路卻不盡相同,所看見的,是否一如往昔?
期待著回歸平靜的日子,這難道只是我一個人的願望?
不想再度失去重要的人,手指輕微地、輕微地觸碰著你的髮梢
不想失去你──

不知不覺地,脫離了混亂了螺旋
從來沒有後悔當時的決擇,雖然因此封鎖了回憶
吶,請幫我…去看看那個孩子吧。那個擁有一頭金髮的孩子。


今天的演唱會爆滿呢,要是能鼓舞到大家的心情就好了★
如何呢?歌聲、像不像拉克絲小姐呢
吶吶、阿斯蘭與拉克斯小姐是未婚夫妻嘛★
如何,我們相似嗎?不能被發現喔、要一絲不差地的相同喔
告訴我嘛★想要再多知道一些…關於她的事★告訴我嘛


還搞不清楚狀況嗎?你那擺著不用的力量。
難道還要不停地迷惘嗎?明明,路就在眼前,在害怕什麼!
話也不是這麼說的,這種事本來就難以定義。
或許已經沒有勸人的資格…
不過他可是很希望你回來的。

囉嗦!

Z‧A‧F‧T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02:51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Final Plus]再度綻放的花

c0073742_172653.jpg
Fields of hope。

在Junius 7落下與最終決戰時所響起的歌聲,到底帶來的是希望還是絕望?無可抗拒的,Junius7時地球失去了無以記數的生命、最終決戰時,許多生命的光點在宇宙中殞滅。經歷一場又一場苦悶的戰爭,他們在戰爭中尋找答案 。

阿斯蘭與Shin迷惘於「力量」而戰鬥、Kira與雷受制於「命運」而戰鬥、拉克絲與卡嘉莉為了達成「責任」而戰鬥,無法終止的戰鬥擦撞出星火之花,人類是好戰的 。

Shin與阿斯蘭同樣在戰火中失去家人,因而陷於沒有保護他們「力量」的自責中,最後都決定加入軍隊,成為駕駛。在與Stella相遇後,Shin一心想要實現自己過去未曾實現的諾言「保護妳、我會守護著妳!」他如此地相信著擁有力量的自己不會再次失去,但又再次在無力的狀況中失去了她「我要更強、強過那號稱無敵的Freedom!」──那麼我就將能守護住一切。

Shin與Kira初次的交手時,Freedom斬去了Impuse持槍的手,那壓倒性的力量讓Shin為之扼然,而戰爭也在Freedom的介入下莫名其妙的強迫中止了。這使他始終有種觀念"擁有強大力量的才是王者、才能隨心所欲、才能達到期望的願望"。

在擊敗Freedom後,他渴望於擁有力量的心願看似實現了,所以他堅信自己這次能保護露娜、守護著世界(=擊毀戰亂之源LOGOS),所以他奮力戰鬥。但是持有超越水準之上的力量後他也開始迷惘了、正如在Destiny中不斷尋找「正確(義)之路」的阿斯蘭般。

強大的力量讓他可以輕易地斬壞背叛的阿斯蘭與美玲機體,也讓他能對於曾經害死家人的奧布施以復仇之劍,更進而幫助議長實現命運計劃...但是他卻因阿斯蘭與美玲的死而開始作惡夢,為了讓自己能攻擊奧布而不斷地催促「奧布幫助LOGOS、他們是萬惡之首!」,對於議長投入實現美好明日的計畫也無法立刻下定決心。

過去勇猛如鬼神的急先鋒如今也開始查覺到自己手上的「力量」是多麼的銳利。

最終決戰時他與阿斯蘭對峙,面對這個曾經尊敬(?)與信任的前輩,如今不僅叛變到奧布甚至還攻擊露娜,他憤怒到怒不可抑的爆種「要懲罰這無可救藥的人,我是有力量的」但查覺到他對於戰爭的目的──毀滅奧布只是單純仇恨的露娜終於介入他們的戰鬥中,希望阻止Shin「不對,這樣是不對的,改變世界不是用毀滅什麼來達成的!不是用仇恨當種子!」這是露娜聽到Shin說「所以世界才必須改變、所以奧布才必須毀滅!!」後臉色大變地闖入兩機中的原因。

但看到露娜闖入後的Shin卻陷入混亂中,過去保護的對象妹妹瑪由與Stella一一在目
"這次終於擁有「力量」了,我一定可以守護住, 擋在面前的敵人都要予以殲滅!"
"那...那是露娜,那是我承諾要保護的人...!"


「快住手!」無法阻止自己的攻勢,這次他終於以「失控的力量」攻擊了自己想要守護的對象,阿斯蘭緊急時的回擊避免了悲劇的發生,Destiny大破墜落於小行星上。

昏迷中,Stella的幻影來到,興奮地告訴他自己得到了昨日(以懷有記憶的人類身份死去),並即將迎接明日(新的生命)的到來,並做了再會的約定。醒來時,Shin眼裡映著是擔心他不已的露娜瑪莉亞──他差點因為力量而錯殺的、心愛的人。

倆人相擁而泣,在炫目不已的炮火與殘破機體環圍下,失去「力量」的他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仍持續在戰鬥的戰場?這是第一次...他以戰敗者的姿態,觀察者的姿態看著戰爭,曾經使用自身力量肆虐的戰場。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的世界與力量嗎!?仔細回想一下!Shin!!」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嗎?

回頭看著已毀壞的Destiny機體,Shin腦海中響起阿斯蘭對他的怒吼「我想要的...是守護的力量...」力量已失控,將他拖往殺紅了眼的瘋狂境界,不能因仇恨而揮舞著劍,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對於前來迎接他的阿斯蘭,Shin掩蓋不住訝異之意,對於他來講,戰爭就是與仇恨對象的搏鬥,更徨論戰鬥結束之後的救援行動。

"阿斯蘭他...並不是懷抱著憎惡或復仇之心來與我作戰的,那麼..."

──戰爭不僅僅是(仇恨)力量的纏鬥嗎?──
c0073742_15452448.jpg
同樣迷惘於「力量」,阿斯蘭卻經歷過上一次的雅金度維之戰。

唯有擁有過力量的人才知道力量的恐懼之處。

為此KIRA隱居海邊安靜渡日兩年、為此阿斯蘭改姓埋名放棄駕駛員的身份,就只因他們曾經擁有過驚人的力量,並知道力量失控時的可怖。當卡嘉莉與議長爭論著保有力量的必要性時,阿斯蘭心裡所想的是與卡嘉莉相同「意圖將力量控制在自己之下是多麼傲慢啊,可是沒有力量又卻是不行...什麼也...做不到...」

阿斯蘭與KIRA不同的就是那強烈的責任感與企圖心,積極地想為自己力量而喪生的生命做補償,所以當戰爭局面因Junius7而即將掀起時,他為伊札克的話「你擁有力量、卻擺著不用嗎!?」而決心歸還ZAFT成為Faith。

「我信任議長,認為他的方向是正確的,那麼,力量只要跟從正確就不會誤用了吧。」

許多人說阿斯蘭總是跟隨者,而非主導者,那或許是因為他那小心翼翼的個性使然,總是再三思量行為是否有誤,總是同時看著事情好與壞的兩面,反而讓他在戰鬥與行事時裹足不前。已經體會過父親所造成、大型毀滅兵器殘忍的他,當再次搭乘上Savior時已無法使用力量進行殲滅戰。

「將敵人屠殺殆盡又能獲得些什麼?想要的是,戰爭的平息,尋找的是,終止戰爭的方法。當尋找到時,那才是該予之戰鬥的對象。」

力量衰退的阿斯蘭,或許在Destiny中看來是如此吧,不過這卻是他成長後限制住自己力量的證明,當一切事情都沒有明朗,當所有的狀況還未能得到結論時就使盡全力壓倒局面,那得到的只是荒無一物的殘破結果。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察覺到不對勁時將無法收手。

在KIRA強力介入將ZAFT與奧布軍皆繳械時,阿斯蘭非常不諒解好友的行為「你們讓戰場混亂,卻仍阻止不了下一場戰鬥的開打」沒有找到正確方法前不該以力服人,該治的是本源而不是眼前解決就好。

因為母親的死,讓他渴望於強大的力量。
因為父親的罪,讓他看清力量所造成的過失。

由於擁有著同樣渴望力量的過去,所以他不斷地勸導Shin力量的兩面性
"是劍,所以兩面都鋒利,力量就是如此的東西"
"當你擁有了力量的同時,你也可能就是悲劇的製造者"


在沙漠中的戰役,Shin讓居民們從地聯非人道的奴役下獲得了解放,但是在他們離去時,阿斯蘭卻看見成為俘虜的地聯士兵被居民們圍毆及槍殺,他知道,他們只是「終止」了這場戰鬥,卻不是「平息」了戰爭,另一場的循環又將展開。

與拉克絲的對話是促使他再次坐上Infinite Justice的關鍵。

「連妳...也認為我只是個戰士嗎?」
「你或許確實是個戰士,但是阿斯蘭仍是阿斯蘭。絕對...是這樣的。」

──再次擁有強大的力量或許很可怕,但你是個了解力量可怕之處的人不是嗎?──

Destiny裡,阿斯蘭一開始拒絕力量,到重掌力量後的迷惘,再到信任自己的心路歷程,他從父親所給予的陰影下走出來,成為「阿斯蘭」,而不是「薩拉之子」,或「雅金度維的英雄」。

Final Plus的開頭,與卡嘉莉暫別的大天使號成員分別擁抱著她,走到阿斯蘭面前時,卡嘉莉卻靜靜看著他微笑,這是他們在奧布分離後,首次好好端詳對方的機會。阿斯蘭已不再迷惘,信任自己重新掌握著力量、卡嘉莉也不再慌亂,下定決心重建國家。

當阿斯蘭傷重地躺在病床上時,卡嘉莉曾為自己擅自做下結婚的行為道歉,阿斯蘭則表示了解她是為了奧布,他沒有責怪她,但他們仍還是戀人的關係嗎?連卡嘉莉自己都不確定,心直爽快的她認為自己曾一度為了國家離棄過阿斯蘭,那麼應該也沒有了要求這段戀情持續的立場,而國家又是如此殘破的局面,那麼,脫下戒指算是還給他一個公平吧。

「自由地去做想要做的事」看著憑藉自己意志重新選擇Infinite Justice的阿斯蘭,卡嘉莉微笑了,卻算捨棄了戀人的身份,他們也還是同伴。深解卡嘉莉個性的阿斯蘭,看見凝視著他的卡嘉莉,不禁閉上眼「她...還是沒變啊」

他主動且疼惜地擁抱了她。

一個無言的動作卻代表了無數的言語。

不擅言語的阿斯蘭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心意"就算脫下了戒指,我仍是信任妳。所以妳也要信任我,相信我的心意"多少時間以來,他們曾是彼此無助下的唯一依靠,這個溫柔的懷抱,是卡嘉莉所熟悉的,在驚訝過後,她也無法在隱藏地流露出重擔下脆弱的一面,欲哭又百感交集地回抱住阿斯蘭。

體溫將他們緊密地連繫在一起。阿斯蘭輕輕將手闔上伸向他的卡嘉莉的手,這次,他將不再背對她而行,他們是戰友也是戀人,在戰火下的相戀所以才更加信任彼此。
c0073742_20164487.jpg
「當人類吃下這果實,就會眼睛明亮,如同上帝一樣知曉所有罪惡與知惠」

為了創造出能夠獲得更多知識的頭腦、為了得到能發揮更多效能的身體,先天基因調整的「調整者」誕生於世上,其中做為最高作品的就是身為超級調整者的KIRA,

by abeyasuaki | 2005-12-28 15:45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等了一年,就等這個

千言萬語都不足以表達看到幕的欣喜,我真得等的就只是這個。(等看到實片後再補感想)
c0073742_19441731.jpg
特別篇增加45話卡嘉莉送AA眾人上太空時的新畫面,卡嘉莉分別擁抱KIRA與拉克絲表明暫別之意,等輪到阿斯蘭面前時卻沒有任何動作,阿斯蘭反而主動走上前溫柔(衝動?)地擁抱她。

被他的突然嚇到的卡嘉莉(卡嘉莉老是被阿斯蘭嚇到...Kiss、第一次的擁抱、送戒指、歸隊ZAFT、負傷歸來AA)在訝異後也若有所思地依偎在他胸前,拉克絲與KIRA等人在旁微笑地注視著。

這是...他們自從在奧布別離後,歷經漫長時間與多變事態後,久違的戀人擁抱吧。

...好感動啊Q_Q...

by abeyasuaki | 2005-12-25 19:44 | SEED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