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4年 11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nnocence

Innocence,無罪。
指的是遵從被植入的Ghost而發動暴亂的人偶,
還是被迫進行Ghost劣化複製的少女們?

救救我…

這是被巴特破壞的人偶最後發出的聲音,
是少女們值入向外界呼叫的訊號,
還是身不由己的人偶所發出的唯一自主之聲?

漫畫版的設定人偶的一切行動皆為少女們值入的求救訊號,
但在導演狎井守的畫面詮釋下,卻又帶有不同的可能性

人們悲鳥之血,卻無視魚之傷,
有聲音的東西是幸福的,
如果人偶們也有聲音,大概會大叫不想變成人類吧。


素子在聽到被巴特責難的少女大叫時

但是我…不想變成人偶啊!

這樣地有感而發,人偶於人,到底是怎麼樣的象徵?
如果說擁有自我意識、可以自主決定行動的才稱為人類的話,
那麼界於這之間模糊地帶的兒童難道不是類於人偶的存在?

人依照自己外表創造了人偶,就像傳說中神創造了人般。
模仿的動作不斷地在重覆著,終歸有一天人偶也終將產生”Ghost”…?

在讚為觀止的畫面流動與哲學式的句子充塞下,
接觸著這微妙的議題。

If your ghost doesn’t in the shell…And then?

推薦下列三篇藍祖尉先生所寫的電影筆記
電影筆記1110─攻殼靈魂
電影筆記1111─怪胎導演
電影筆記1104─未來夏娃

by abeyasuaki | 2004-11-16 14:19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紅蝶 ~ XBOX版 - 第四終局‧約束

c0073742_145194.jpg
穿越重重朱色鳥居道,通往陰世黃泉之虛窟

澪眼前所見,是一步步蹣跚步向虛的繭。

…那時丟下我了…
…你沒有回來…
明明約好了….要永遠在一起…
直到最後…我都一直等著…


姊姊!

害怕繭就這樣墜下虛的澪放聲大喊,
像是用盡所有力氣般地穿越那朱色鳥居─
就在那時,另一個身影從澪的身影中分離而出,

身著白和服、繫著血紅腰繩
一模一樣的裝扮
一模一樣的臉龐,八重。

不知是對著澪的叫喚聲、還是感應到八重的歸來
繭與重疊在其身影中的紗重回過頭,
虛之前的時間凝滯在陽祭的那一天。
澪訝異地看著與紗重面對面的八重,
同時同刻誕生、卻長久分離的這對雙生姊妹
終於藉著澪與繭再次相見了。

…紗重…
你果然…回來了…

低著頭,八重似是無法正視紗重。

真的…對不起…我們明明約好要在一起的…
那個時候…

我知道。
我知道的。


虛之前的刑人,默然地對著姊妹指了指虛之深處,
紗重與八重,也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倆人一同走到虛的邊崖。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這是我們的約定。

就在倆人緊緊互握住雙手的那一刻,
原本分別繫在倆人腰間的紅色繩帶,
又再度相連為一條血紅的繫繩,
就如同未至陽世前,在母胎中連繫著倆人的繫帶。

這兒…我們一起走吧。

眼看著微晃就要墜落的紗重八重,
澪趕緊衝上前去抱住即將與紗重脫離的繭。
而落下虛深處的紗重與八重,身影逐漸變小…
最後倆人影子變得如蝶之雙翼,紅之蝶。

吶…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虛之崖上僅留抱著繭喜極而泣的澪,和尚在失神狀態的繭。

姊姊…姊姊…這真是太好了…

紗重八重幻化的紅蝶自虛之底飛出,在姊妹倆的身旁徘徊。

…謝謝…
…謝謝…

跟隨著紅蝶飛出的是過往在虛之前犧牲的雙生巫子們,
遍天紅蝶佈滿著闇空,但他們的靈魂似乎也隨之解放,
枉死的真澄和美也子、立花家三兄妹,
和所有在皆神村慘死遭拘的靈魂,
都目睹著咒詛散去的一刻、那漫天飛舞的紅蝶。

在村入口的廣場,澪牽著繭也看著這一幕。

我…
…一直在想…
如果那時候,我沒有放開妳的手…
姊姊也不會….



我對於和澪分離的事感到很害怕
對於我們同時出生卻會分別死亡的事感到很害怕…
…但是…
現在和澪一起在這兒,我們一起在這裡。


似乎心有靈犀,倆人一起握緊了對方的手。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朝陽升起於已曠久埋於黑暗中的皆神村,
深深糾纏的痛苦,都隨之散去…

by abeyasuaki | 2004-11-11 14:22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