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05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曉之車

c0073742_206785.jpg
c0073742_2061910.jpg

by abeyasuaki | 2005-05-30 20:06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8話「残る命散る命」- 狂戰士

「只認為自己是對的,不順眼的,不想承認的就都是錯的」

「但是你真的思考過嗎?如果那個時候有力量,能夠得到力量的話...」

「我想每個人都會有感到無力而哭泣的事情..」

「不過,一但得到那力量,希望你不要再成為悲劇的製造者」

「我們又會馬上再回到戰場上,如果你忘記這點的話,
只為了自己的正義和主張而使用力量的話,就只是個破壞者罷了。你不是這樣的吧?」

這是阿斯蘭在17話第「戦士の条件」,西沉夕陽下 語重心長告誡真的話語。

老實說28話中飛鳥真如此惹人厭的觀感,不在於他執行軍人的勤務─徹底清除戰場上的敵軍。就算是救生艇已放出、看起來快棄艦的建御雷艦,畢竟也是敵艦,把它劈爆除了有人道上的爭議外,以"戰爭本身就是不合理、殘忍"的出發點來看,他這樣做也並未嚴重違反軍人本職。

不過問題就在這裡了...相信這不是編劇描寫的問題,而是他真的是這樣想。沒有見到他如SEED中為了守護同伴而被迫殺人、因而痛苦落淚的Kira,或是SEED-D中攻擊奧布軍、因而皺眉的阿斯蘭,甚至連SEED中的伊扎克看到ZAFT軍屠殺無用的地球軍伏虜時厭惡的表現都沒有,他只是亢奮地睜大那憎恨的瞳孔對著自己的敵人進行殲滅,屠殺的過程中不見他有一絲的猶豫與退縮,也全無後悔的心情,那就是他令人為之喪膽的表現─沒有人性的狂戰士。

而在28話的開頭,當他看到奧魯的深淵機,因而連想到對方駕駛可能就是當初他救Stella回來後接她的倆人之一,還期待了一下是否可導致他思考戰場上殺人的意義...真是太天真了,對於Stella,他就算違反軍令也硬帶她回艦,保護心愛的少女讓人動容。不過就算在地球人強化研究所中,了解到奧魯也是地球軍改造下的犧牲品,他還是毫不動搖地一槍解決了對方XD

歷代的英雄、戰場上的勝利者、還有各個故事的主角,有那個不是雙手沾滿血腥?不管他們是自願還是被迫,但我們都能見到他們痛苦掙扎的人類心理,但到目前為止實在不見飛鳥真痛定思痛的徵兆,雖然他很厭惡卡嘉莉的理念(到底他是在憤恨那一部份已經不得而知,痛恨她天真地要求開戰雙方停戰 ? 痛恨她無力量卻想要中立 ? ),但卻不見他有任何想要改變現況的念頭或理想(人們能重回和平世界-拉克絲、保護奧布的子民-卡嘉莉、守護身邊的人-Kira、改變ZAFT與地球的失衡狀況-阿斯蘭),有的只是滅掉讓他不爽的敵軍的快感而已。

當初阿斯蘭也為地球軍對U7發動核彈的事件受害者,就不見他加入軍校是懷著如此地憎惡的心態,最多是想盡己一份力量去消弭戰爭,減少像自己一樣的受害者。

見他每次爆種就開始全面封殺,如果說堅強的理念能促使SEED萌發,那飛鳥真的種子就是無人可比的憎惡之心,還有他促成了更多的、滿懷報復之心、未來的"飛鳥真"的誕生。這樣的角色描寫,不要說他因為無理念而被路人化,就算被反派化也不意外,目前故事的導向是讓他與Stella的戀情走向悲戀─戰場中不得面對的宿敵,殺人如麻的飛鳥真唯一無法下手的對象,卻如他對待其他敵人一般、失去記憶的Stella將兇狠地猛咬住他不放,這是報應嗎?

戰爭是瘋狂的,正因為如此所以需要憐憫之心,但在失去心愛妹妹的飛鳥真心中已無憐憫被他屠殺的敵人的空間。

少女與少年的相會,性情激烈充滿仇恨之心的飛鳥真,說出了與SEED兩位男主角都曾說過的話語─「我會守護著妳的」是的,再怎樣殘忍的軍人的心中,都有著想要守護的對象,在他手下喪命的無數敵人,他並沒有去想過他們的後面有著什麼,連皺眉都沒有一下的哀憐。

期許他有一天會思考。

by abeyasuaki | 2005-05-02 13:39 | SEED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