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07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英雄-貳

『慢!』

『你不能走。』

『為何不能?』

『十里之內,歸我管轄。』




【英雄】中的戰鬥很玄,常是以意念相搏的方式來較量。

棋館中的無名與長空之戰、湖上的無名與殘劍都曾以意念交戰。他們在沒有動一絲一毫的剎那間,其實已於雙方交流建構的『意念』中經歷過無數場戰鬥,這或許是必須在”英雄惜英雄”的狀況才能達到的境界吧?認同對方的實力,就算未動拳腳,也能臆測對方的攻勢與自身的反擊,方才能成立一場『無戰之戰』的戰局。

無名與長空的棋館之戰,是伴著撫琴的瞎眼老樂師之樂聲而行,英雄中的戰鬥,多融入了『琴棋書畫』的元素在內。棋館之戰,有『琴』、『棋』,而殘劍領悟使劍之道也是從『書畫』中所生,也許是因為戰鬥是融入了文化的氣息在內吧?較為不同的一點在於,武藝高低與戰鬥激烈程度不同等於周遭物品的破壞程度…(沒有砍柱子,也沒有拆房子,無名為表現快劍拆書庫算例外,況且那段也不算對戰)

甚至可以說是相當重視『禮』。

琴、棋、書、畫,在中國的文化中其實也是『戰爭』的一環,只是這戰當然不僅只是戰,也並無要到拼個你死我活的撕咬地步,就是點到為止,維持著『君子之戰』。

琴宮七大高手跟長空過招前會先出聲請戰,待明白實力不如人後也會拱手致意,覺得這樣處理的很好,比較有高手過招的感覺?至少有『俠』的氣魄在,不然刺客終歸也只是殺手。

棋館一戰,無名提到這場『意念之戰』,與中國音律中的『大音希聲』道理相通。
此為中國古代的一種美學觀念,語出老子《道德經》:

“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老子追求的是一種崇尚自然天成﹑不事雕鑿的最高藝術境界。正如意念想像中進行的『無戰之戰』般,此景該是『無聲勝有聲』,是『無』的表現。濛濛細雨不斷滴落的青瓦漏天亭,除了以雨水所帶來的透明感,代表這倆人戰鬥的『純粹』外,雨聲不也若天所奏的一曲妙音?沒有參入刻意地繁複變化,雨聲自成淡雅的致美樂音。

長空與無名之戰,也是在【英雄】數場戰鬥中感受較深的。後面無名與飛雪之戰,多是無名已告知飛雪他戰鬥的目的,飛雪就算抱著犧牲心態,也早處在心知肚明的狀況下,但長空不同。雖然電影中的秦王認為兩人早已相識,但看在長空個性的塑造上,實不認為當他聽到無名叫住他時的表情是假裝出來的。

小說中的描述,則是倆人在這之前為素不相識的。長空在與無名的戰鬥中,體會到其用心與志向,因而自願獻出一臂(小說中的長空將矛頭直接套在拳頭上,以手臂作矛桿,所以壞其武器就必須斷其臂),以使無名欺進秦王身邊。這樣的決心,算不算瀟灑?

武器斷了折了,是武人的尊嚴與自信受損。獻出一臂,卻是斷了武人的性命。交戰中的敵人卻在瞬間成為知交。若不是知交,會有人願獻出自己的生命交予他人嗎?

這樣的詮釋是如此地令人心痛,無名受到長空莫大的信任,而他們只是經歷過一戰,長空就必須被迫退隱江湖、無法親手結束秦王性命。無名對於他的心意,沒法說個:『謝』。

但他們已為知交。

英雄惜英雄。

by abeyasuaki | 2005-07-30 01:57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英雄-壹

沒有名字的無名。

無人不知的始皇嬴政。

沒有人知道無名為何人。

沒有人知道始皇是怎樣的人。

他們都未曾擁有過『名字』。


『無名』




『印象』

這是在看完電影後最直接的感想。一段故事的原貌可能有很多面相,在經由不同的角度的訴說後更是無法預期其變化,【英雄】或許就是這樣的故事。

整片從無名被迎進秦城展開。無名沒有名,更無人知曉他有何能耐竟可連取三名知名刺客的性命。一個被謎團所包圍的人,帶出了充滿懸疑的晦黑起頭,緊接著激情冶豔的紅色片段、豁達犧牲的藍色片段、深藏不露的綠色片段、無奈現實的白色片段一一切入…最終歸於沉重的玄黑終局,無解的結局裏。

與其說是在敘說歷史上的『刺秦』事件,與其說是在描述秦始皇的天下志向,我還寧可相信這部電影是為給觀眾留下強烈的『印象』而做,不用當成是在闡釋歷史上的秦始皇與荊軻。

不合常理的飛空武打畫面,沒有任何立足點與反彈處仍可平行移動地飛躍?以袖代劍、以水作珠、以劍氣就捲起滿天風沙的攻擊招式,加上強烈到令人無法移開目光的色彩美學,所有的元素都在在顯示這是不『真實』的。不是故事本身不真實,也不是人物刻劃地不真實,而是導演是以『不真實』的表現手法來傳達他的想法。

因為能感覺到這並不真實,所以看完後通常只會留下對劇中角色所抱持信念的『印象』與綺美色彩轉變的『印象』而已。或許這就是導演最初目的之一?

近似於藝術舞台劇的演出,盡可能簡短化的劇情,反倒把一些干擾的因素去除,讓觀眾只注意到對想法的印象、對色彩的印象、對人物的印象。至少對我而言,胡揚林中那滿林金燦隨風飛舞、湖中亭青藍水光所倒映的糾纏激戰、與柔綠長幔飄逤鼓盪的秦宮深地,是忘也忘不了的畫面。

這樣的劇情,既不薄弱,也不過份強烈,因為留下來的『印象』是如此地深刻。

by abeyasuaki | 2005-07-30 01:55 | 電影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