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08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倆人的戰爭-阿斯蘭與卡嘉莉

c0073742_2143457.jpg

他們初次的相遇是在大海中的無人島。

暁の車を見送って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る今も何処か
いつか見た安らかな夜明けを もう一度手にするまで
消さないで灯 火車輪は廻るよ


曉之車,SEED時期24話的插入曲,是阿斯蘭與卡嘉莉在篝火旁對峙的背景音樂。對於卡嘉莉而言,與阿斯蘭的相識是意義非凡的經驗,以往在光明沙漠與ZAFT軍對抗時,她所面對的都是鋼鐵所包覆的強大敵人,敵方機械殘殺武力微弱的己方、甚而放火燒城,是絕對黑暗的威脅。

在擊落阿斯蘭搭乘的運輸機、進而倆人在島上進行一對一的「戰爭」後,望著在燃燒篝火另一邊熟睡無防備的阿斯蘭,卡嘉莉第一次查覺到原來敵方的駕駛員也是"肉身"的人類,也會累...「戰爭」並不單單只是以火藥對抗鋼鐵的機械,而是同種人類間的互相殘害。

「我是卡嘉莉!你的名字呢?」「咦?」「名字啦名字~」「...阿斯蘭(笑)」

「倆人的戰爭」,身處荒島,雙方的通訊設備都因雜訊干擾而失效,被隔離的狀況下,一直想藉由武力保護國家的卡嘉莉終於發現戰爭的無意義性,當只剩下彼此時,就非因是敵人而至對方於死地嗎...?

他們的再次見面是帶著殘破的心靈對話。


第二次他與她的見面仍在潮水拍打的海岸,以自爆機體為手段殺掉Kira的阿斯蘭陷入喪神的狀態,看著這樣的他,卡嘉莉再次驚覺戰爭的殘酷性,「戰爭」並不單單只是與陌生敵人之間的纏鬥,就算是從小相識的知心好友,也因戰爭的立場對立而被迫拼個你死我活,只因雙方都有珍惜的東西、只因雙方都有放不下的堅持。

「因為敵人傷害了你、你就去傷害敵人、這樣戰爭真得會這樣結束嗎?笨蛋!」痛失朋友的卡嘉莉,眼看著親手殺害好友Kira進而瀕臨崩潰邊緣的阿斯蘭,確認了這場毫無止盡、調整者與自然人戰爭的愚蠢。

在靛藍的宇宙空間裡互相許諾守護的話語。

而後...他捨棄了他的名字只為守護她。


阿斯蘭與卡嘉莉在Destiny中的發展是令人鬱悶的,因為他們所碰到的一切阻礙是那麼地現實與真實,Co(調整者)與Na(自然人)之間那近似平行線的生態,他們卻跨越了那條線相戀。國家元首與元ZAFT精英軍官的對立立場,就算再互相需要、攙扶支持著對方,卻飽受世人眼光的不諒解。

「倆人的戰爭」,他們只有以彼此為唯一戰友的奮戰,卡嘉莉飽受奧布五大氏族的操控,在近似傀儡政權的僵局下為了守護父親的理念而戰鬥,她面對著是千萬相信自己的子民,奧布雄獅之女卻無法為人民搏得光明的未來。隱姓埋名的阿斯蘭在寄人籬下的局面也只能柔聲安慰疲憊不堪的她,無力的感覺在倆人之間揮之不去。

在U7落下事件發生後,阿斯蘭從SEED時期一直鬱抑的心結完全爆發出來,對他而言,發動創世紀進而造成許多人傷亡甚至差點地球毀滅的父親,是自己理應背負的原罪,就算當初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卡嘉莉從創世紀中罵醒救出,阿斯蘭仍認為自己這條性命需要用來為世界做補償,但他迷惘於從何著手,也因此再次信任"力量"的存在,別上了Faith徽章...

他(她)拼命思考著為世界與國家做些什麼,所以他(她)們的道路走來是這麼地坎坷...沒法把眼前歪斜的事物視而不見,無法只為追求自己幸福而活,正直到令人心疼的倆人...

面對卡嘉莉的呼喚,阿斯蘭仍選擇回到了ZAFT。

面對阿斯蘭的戒指,卡嘉莉仍選擇了政治婚姻。


漸行漸遠的戀人關係令人心碎心疼,為什麼沒有一點讓他們喘息的空間呢?
就像急速旋轉的脫序螺旋,旁人只能無力地看著他們的關係日益崩解,
那顆深紅的哈梅亞守護石這次有守護著這對命運乖戾的戀人嗎?

「倆人的戰爭」,黃昏下再會的雙方持著的是同為"反戰"的正義,兩種相同目的卻相反立場的正義,「正義」對「正義」的交鋒,雙方只能無奈地不歡而散「實際上不只奧布,因為戰爭,所有逝去的東西都再也回不來了。」「別說的好像自己多明白...這麼般漂亮的話!!」「你手上可是奪走許多條人命、染上多少人的鮮血啊!!」阿斯蘭殘酷的言語撕裂雙方的傷口,戰爭所造成的傷口只是結痂,並未癒合。

不斷尋求著希望道路的倆人。


誤以為AA被擊沉及目睹Freedom大破的阿斯蘭,進而查覺到議長所安排、不可動搖的棋盤,終於下定決心脫離ZAFT,只因不想再重導覆轍淪為只是名為「戰士」的工具,但卻在脫離的途中被Destiny擊潰,身受重傷地被送回AA艦艇。

看著言語不清重傷狀態的阿斯蘭、及被進行威喝攻擊的奧布國土,卡嘉莉的心就像被撕裂一般的痛,多少奧布將士因自己當初簽下那紙協約而被迫喪命於異國海洋,自己手中所提終於不再是衝鋒陷陣的烏茲槍,而是沉重的元首權位及責任。

在阿斯蘭病榻旁,卡嘉莉向他對自己背叛戒指的約定致歉,但阿斯蘭卻輕聲且溫柔地回答她「妳是為了奧布吧?」他對於自己的諒解與理解,其實已經奠定卡嘉莉脫下戒指的伏筆。

過去,捨棄了薩拉之名,化名為Alex的阿斯蘭,一心想實現輔佐卡嘉莉的心願,但看在卡嘉莉的眼裡,卻是感覺自己奪去了阿斯蘭的一切,地位、自由、還有代表著個人的姓名...

她認為由於自己的立場,而束縛住了阿斯蘭,讓他沒法回到生長的故鄉,因此在議長有意地點出「名字是個人的表徵,如果連名字都是偽名的話...你不這麼認為嗎?阿斯蘭‧薩拉?」,卡嘉莉內心的歉疚感再度隱隱刺痛...

為了要保護自己,為了要守護自己的立場,一次次地奪去阿斯蘭周遭的東西。所以該是放對方自由的時候了,充斥著歉疚與束縛的愛情不能持久,惟有以信任取代,取下信物不是分手的意思,而是不逃避應該面對的責任。卡嘉莉一向最叱責阿斯蘭不該「逃避」許多事情的,不是嗎?

而看在阿斯蘭眼裡,過去莽撞的卡嘉莉,現在已不會在他懷中痛哭、也不再需求他的安撫,成長後的卡嘉莉已能獨當一面承擔國家大責,可以鎮定地指揮村雨與奧布部隊重整戰線,雖然令人有些失落,但他們已不是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故事,而是女王與騎士的現在進行式。

「倆人的戰爭」,卡嘉莉與阿斯蘭祈望國家與世界和平的夢是一樣,所以他們必須為了尋求夢想實現的希望之道而戰鬥,卡嘉莉信任阿斯蘭理解她,並且不希望耽誤阿斯蘭的幸福,但心底愛情的部份仍讓她期望阿斯蘭能夠等待她,心意與決定的矛盾仍是止不住打轉的淚水。

然而,阿斯蘭微笑了不是嗎?幾乎是他在Destiny裡唯一一次打從心底無陰霾的笑容
這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就算分離遠行,相信他們的心同在,因為他們共同經歷了多少生死與共的「戰爭」

篝火永遠映著金色與碧色的率真眼眸...

c0073742_21464362.jpg

by abeyasuaki | 2005-08-29 13:18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45話‧你與我相似


君姿僕似 泣胸響

你的身姿與我何其相似,如同靜靜的哭泣般回蕩在我心中

c0073742_21173085.jpg


SEED-Destiny的ED4歌曲,也是象徵兩代主角飛鳥真與Kira的歌(雖然內容歌詞現在看是阿斯蘭對Kira的心聲吧...)但在看完45話後,覺得這段歌詞也是相當適合阿斯蘭與卡嘉莉。

45話裡卡嘉莉褪下了阿斯蘭送給她的戒指,查覺後稍事訝異的阿斯蘭面對Kira與拉克斯的關心時微笑著回答「沒關係,現在這樣就好。不用著急,因為夢想是一樣的。」卡嘉莉在對即將上月面基地的AA眾人宣示奧布理念後,離開途中碰到換回ZAFT制服的美玲,她柔聲地問候她,並輕輕地說出「那傢伙...就拜託你了...因為我不能一起去」轉身離去的卡嘉莉眼眶含著淚,帶著不捨的心意。

這的確是SEED-Destiny中AC(Athrun&Cagalli)的完結式,因為他們邁向另一個開始。在SEED中阿斯蘭向卡嘉莉告白時說出「妳由我來守護...」,而在Destiny的開頭他也遵守著自己的承諾,即便捨棄了自己的真名仍守護在卡嘉莉身邊,守護著"卡嘉莉公主"。

那段時期,對於卡嘉莉擁有門當戶對的婚約對象-尤那,這份不安讓阿斯蘭在離去前往PLANT前贈送卡嘉莉"戒指",套用友人感想中的一句話,戒指,是約定、也是束縛。黃昏的克列里島之約,赭紅夕陽映著海面,卡嘉莉戴上戒指來赴約,對於曾經違反自己心意的下嫁似乎是一種無言的辯解。

「我仍思念著你」


不明瞭Kira與卡嘉莉亂入戰場的決定,惱怒的阿斯蘭看到戒指時也感覺到「她仍在乎我」而沉默。他們彼此都透過戒指在確認對方的心意,就算歷經過雅金度維一役的生死與共及兩年來在奧布的並肩作戰,倆人的心底仍無法無條件地信任對方對自己的感情,經由有形之物再確認著無形之心。

摘下戒指、卡嘉莉想表示著並不是對阿斯蘭不再存有戀愛的感覺,而是希望放手讓心愛的人去追尋他的道路「我會做好一國元首應做的事,而你也可以自由地去做你認為正確的事。」「不用再隱藏在我身後做為保鑣保護我,而是恢復為阿斯蘭‧薩拉去完成夢想」

卡嘉莉是了解阿斯蘭的心的,她也深知捨棄了薩拉之名的阿斯蘭無奈與無力之處,甚至是阿斯蘭自己在捨棄真名的當時也無法徹底下定決心,所以才在議長的點撥下動搖了心意,懷著滿腔的鬱悶重歸ZAFT軍隊。

捨棄與束縛。

為了維繫著愛情,重責任感的倆人背負著許許多多的東西,這一切都在45話時卸下了,阿斯蘭對卡嘉莉的不安消失,不再那麼急燥地想向卡嘉莉確認自己的重要性與獨特性,而是相信著她、等待著她「她想守護著奧布,不過這不代表她捨棄了我」「夢想是一樣的,所以總有一天會在終點再次相遇。」

卡嘉莉則是擺脫了對阿斯蘭的依賴,經歷Destiny中不斷的挫敗與打擊,也體會到空喊口號所召來的悲劇,現在的她是個襯職的元首、奧布的女王,所以她將曉托付給穆、並托美玲照顧阿斯蘭,「曉」等同於父親的象徵存在,阿斯蘭則是深愛不已的伴侶,這兩者於她都是無可取代的存在,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為了重整奧布與救助災情,她了解到自己必須暫時將這兩者放下。

"放下",不是"放棄"。

她與他是相似的,卡嘉莉為了國家而願意犧牲個人幸福與過去的奔放自由,阿斯蘭為了和平而想犧牲自我性命與背負著叛國的罪命,他們一樣都沒有將苦楚表露出來,只在內心靜靜地哭泣。如今的兩人,是守護著相同夢想的伙伴,雖然背對背地遠離,但正因為不再存有懷疑而未曾回頭。

雖然不能長久相聚在一起,但只要一想起對方也同自己一般為了責任與夢想的守護而不斷奮戰著,這不也是一種幸福嗎?不需要告白的言語與約定的戒指,他們的手已緊緊地牽在一起了。

『沙漠之花會在黎明時分盛開嗎?』


當然會的,因為花朵正日益堅強茁壯,而破曉陽光又是那麼地暖和。

by abeyasuaki | 2005-08-28 21:04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荊棘的希望之道

c0073742_23165278.jpg


***紅字翻譯出處:PTT Gundam版版友亞流San,感謝:)***


卡嘉莉

她已經不是獅子的女兒了,而是一頭獅子。
她變強了。在無法依賴阿斯蘭的境遇中,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比他還堅強的人。


阿斯蘭

自願成為卡嘉莉的輔佐官,但是她已經獨立。她需要的是一位夥伴。
他們從現在開始第一次成為一對戀人。



他們初次的相遇是在大海中的無人島。

他們的再次見面是帶著殘破的心靈對話。

在靛藍的宇宙空間裡互相許諾守護的話語。

而後...他捨棄了他的名字只為守護她

然而,她卻為了國家捨棄掉一切...包括他...


阿斯蘭與卡嘉莉在Destiny中的發展是令人鬱悶的,因為他們所碰到的一切阻礙是那麼地現實與真實,Co與Na之間那近似平行線的生態,他們卻跨越了那條線相戀。國家元首與元ZAFT精英軍官的對立立場,就算再互相需要,卻飽受世人眼光的不諒解。

阿斯蘭在Destiny中的迷惘之途依舊,他背負著父之亡靈的原罪,想要為受創的世界做一些補償;卡嘉莉在Destiny中的無力讓人心疼不已,她面對著是千萬相信自己的子民,奧布雄獅之女卻無法為人民搏得光明的未來,所以他(她)拼命思考,所以他(她)們的道路走來是這麼地坎坷...

沒法把眼前歪斜的事物視而不見,無法只為追求自己幸福而活。

尋求著希望道路的倆人。

阿斯蘭在前次大戰結束後,兩年來盡力想輔佐卡嘉莉扶起奧布,卡嘉莉也只將國家事務放在第一位,這樣的他們維持著不平衡的戀愛天平,阿斯蘭並沒有認定卡嘉莉的能力,只能焦急著看著她;卡嘉莉也沒有體察到阿斯蘭的憂愁,沒有及時解開他鬱抑已久的心結,所以他(她)們漸行漸遠...

面對卡嘉莉的呼喚,阿斯蘭仍選擇回到了ZAFT。
面對阿斯蘭的戒指,卡嘉莉仍選擇了政治婚姻。

這樣的戀人關係令人心碎心疼,為什麼沒有一點讓他們喘息的空間呢?
就像急速旋轉的脫序螺旋,旁人只能無力地看著他們的關係日益崩解,
那顆深紅的守護石這次有守護著這對命運乖戾的戀人嗎?

亡父烏茲米遺留給卡嘉莉的「曉」,象徵著卡嘉莉身為元首的成長,也象徵著奧布的希望之光,是否...也象徵著那破曉的黎明之空(Athrun)呢?

就算分離遠行,相信他們的心永遠同在,篝火永遠映著金色與碧色的率真眼眸...

by abeyasuaki | 2005-08-09 23:0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陰陽道的源流

十里大道,枯槁荻草,腥熱風塵沙沙地作響


聳立於墨山綠水間,朱色的城樓門


西元十世紀的日本,平安時代,一個曾與盛唐隔海相對的國度及年代


它孕育了後世讚譽,無比華麗的文化,卻也同時隱藏著不為人所知的黑暗


光鮮織錦、裊裊薰香、檜扇輕搖,貴族們極盡所能地行風雅之道


但,紅梅褂衣仍掩蔽不住森白骷骨的悲歎。


鬼神、妖魔、怨靈,駐留在當時每個人們的心中,存在於世上


漂浮在平安京內部,翳黑、不為人知的陰暗面


在陰與陽的彼與此之端,有人靜靜地觀看著天象變化、衡度著地理消長


陰陽師



藉由解讀森羅萬象占卜著吉兇,屬於他們的故事也因此展開…


『陰陽師』, 這個在日本故事與戲劇中常出現的名詞,可謂是日本歷史黑暗面的操控者。難以解釋的事物是不論在任何時代都存在著,在遠古時代,自然環境的不確定性威脅著人類的日常生活。水患、旱災、寒禍,不斷地有生命在災害中受盡痛苦夭折死去,由於情況過於淒慘,人們認為那些不幸的往生者,會留連於世,敬畏著他們,並為其冠上「妖魔」、「怨靈」之名。

為了免去災厄的降臨,希望事先得知天地異動的冀望變成迫切的需求,古代的中國因此發展了一套以陰陽五行說來解析、說明萬物變動的思想。早在西元六世紀時,陰陽五行說就經由朝鮮半島傳入了日本,並混合了道教咒術與密教占術,漸漸地滲透進日本文化,形成了陰陽道的神秘思想。

推古天皇時,位於朝鮮半島的百濟向日本朝廷獻上天文、遁甲、方術書等書籍,對日本社會造成影響。當時篤信佛教的聖德太子在制定「冠位十二階」及服裝顏色時也都曾考慮到陰陽五行的配合。

由於陰陽道深植人心的威力,在奈良初期後,天皇就決定以陰陽道能預測天地的能力做為統治人民的手段之一,將陰陽道相關的技術與人材收編為國家管理,並近距離監視其發展。待留學於唐朝的學者吉備真備將秘本《簠簋內傳金烏玉免集》帶回日本,原本由咒禁師率領的「典藥寮」被廢止,陰陽道被採用。

天武天皇時,陰陽寮正式設立。

by abeyasuaki | 2005-08-04 14:10 | 歷史相關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FFX。Watermark

==2001年FFX短篇創作===


『對不起……來晚了。』



扇睫垂下,停駐在視線中的是一具具斑剝的柩,豔姿的花。

西沉餘輝蘊蘊漫燒著紅燦水鏡,炫得目不能視,水連天,天連水,淨是奼紫嫣紅。

颯爽的海風,撲面而來拂髮而去,鹹腥裡卻混著絲絲濃烈嗆人的血味。

『…至少…』



悲傷環顧也喚不回什麼。

緩緩,緩緩,泱泱水色映上絳紫裙擺。

揮開雙臂,輕點水,踩入漣漪鋪成的道路,泫然欲泣的神情瞬間轉為堅定。


『請安心沉眠。』



低聲呢喃,對著永遠也來不及綻放的花兒。

緩緩,緩緩,抬起曾深深埋入哀慟的懷頸,白晰手腕轉動。

一蹙眉,一舉額,一揚髮,一仰腰,赭金色鈴鐺在鬱藍的海面飛舞。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細微地哭聲傳來,緊緊縛著叮叮作響的鈴鳴,霞光如流。


『走吧。走吧。請與我一塊走吧。』



背影側俯,弧線優雅地滑過無波水面,旋轉,旋轉,復旋轉。

深埋於幽闇的黝黑石棺,簇著詭紅椿萱浮浮沉沉,晃著,蕩著,在冰冷流水間迴旋碰撞。

緩緩,緩緩,皚白螢光倏地湧出,盤踞著殷紅浪尖,如蝶振翅。

螢蝶伸著那透明冰涼的翅,於櫻色衣畔竄飛繞舞,勾勒出一幅悽愴婉麗的景。

陣風狂亂地抽打,朱紅燄華霎然化為青色縷火,粼粼螢光迫出魅姿,悄悄,悄悄。


『睡吧。睡吧。靜靜地沉睡吧。』



素白衫袖襯著斜飄的天青帶子,翩翩舞著,輕巧躍著,踏著鑄下的步伐,俯仰自如。


水花四濺,霑著衣裳蒙上點點晶瑩剔透的深色珠卉。

漫天丹霞中泊來一聲沉謐的籟音,繽紛流螢頃刻焚燒為灰燼,隨風而逝。


『靜靜地睡唷….』



側耳傾聽,闔上碧綠靛藍的雙眸,伏跪下身,一一拾掇著散落的花辦。

承載亡者的希望,生者邁往悠悠彼方。

遠眺,沒有路可行。

by abeyasuaki | 2005-08-01 22:3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CO。走吧。

c0073742_22341088.jpg

過來吧。

跟我走吧。

我絕不會放開,妳的手。

來。

我們一塊走吧........

...那是一種羈絆吧?不過,卻是他與她相遇的命運。被雲天與霧海所包圍的高聳古堡。

主角伊寇,因為天生長著異於常人的一雙角,根據村子裡的傳統必須在十三歲那年被奉獻給海彼端的無人城堡。而就在他被關進祭品房間內的石像內後,卻因為意外的一場震動被摔出石像外,甦醒時,等著他的是一座偌大空闊的險峻城堡,這或許是離奇,也許是夢幻,但眼前要緊的是如何逃出這個地方。

隨著探險的腳步,少年在螺旋迴廊中發現,雪白衣裳的神秘少女。她被關在懸空鳥籠中,無助、孤單...那是一種與自己相同的感覺,少年決心要帶著少女一起逃離這惡夢般的城堡,雖然,他們還要面對太多的未知...
c0073742_262017.jpg
如詩如畫般的壯闊場景,唯美細緻的古堡建築,那真不是用賞心悅目所能形容的美...枝葉搖曳,流光直將灰樸的磚牆調上一股絢目的金。層層疊築的迴廊,讓原本已立於峭崖的堡壘更是益加驚險。那虹彩所橫越的日耀瀑布,所帶來的清涼水氣,倏地讓人心頭一震,風車就這樣靜靜地在水面上轉著...

ICO,挾帶著奇異作風的解謎動作遊戲,主角伊寇一路帶著女主角優爾妲逃離禁錮住他們的這座無人之城,搭配著剔透的樂聲和充滿強烈光影對照的畫面,命運的齒輪,轉動。

貫徹遊戲的重點之一就是『牽手』,伊寇在挑戰這充滿機關與陷阱的迷霧古城時,需要善用各類武器、道具來解決謎題闢開通路。但為配合少女的能力,伊寇有時必須拉著少女的手,攜手共渡各式斷橋、峽谷、高梯...並適時地呼喚著她,帶著她,離開這兒。

c0073742_27033.jpg
而與少年言語並不通的少女,卻是身賦神秘的魔力,能夠開啟原本密合的石雕門,邁向另一個新場景,為什麼,她會有如此地能力呢?又是誰將她關在籠中?遊戲中的敵人─黑色的人影,總是只針對著她、補抓她,那是,城堡主人的命令?

如夢似幻,暖和地金色陽光使人慵懶,冷徹地深藍監牢令人寒慄。

這是款能體驗到感動的好遊戲,因為,他們之間那彼此信賴的牽絆。

不會放開...妳的手

...嗯,走吧。

我們一塊走。

ICO......
c0073742_2223918.jpg

by abeyasuaki | 2005-08-01 22:15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