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10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月圓之時─再看【遙久時空】安倍泰明

超舊文XD...4年前感想,不過他是我永遠的主人(笑)常用暱稱就是abe(安倍)yasuaki(泰明)

c0073742_20382661.jpg

「這虛假的身軀,總有一天會消逝,會毀壞…對我而言什麼人的心、人的幸福都沒有必要……」

進行和泰明的心之碎片事件時,並不知道究竟為了什麼,泰明的言談中總是透露強烈的不安感,與他初見面時給人的冷淡感完全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當掩飾的羽衣脫去,我們所能見到的他卻是個恐懼著什麼都抓不到的稚兒。

或許是擔心著對於週遭事物的不解,與好奇心相對是那份沒有熟悉感包容的危機感,但和神子的互動間,那態度又是如此地消極。他曾想成為人類,想讓內心漸萌的思念放縱瘋狂,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斷地對自己催眠只是個非人者的己身是不可能成為人類的,從未有的情愫又是如何地蠻橫地奪去五行之力。

他不明瞭,他不了解,所以只好讓思考維持在一種危險的矛盾上,第三顆心碎片時,神子的幾句問候擔憂之情卻讓這危危欲墜的平衡給催毀了,突如其來的未知變化讓他不得不選擇逃跑這條路,這是八葉裡面唯一有對於情感是如此恐慌的反應,就算是矜持慎行的鷹通,最多只是拍掉神子的手,還沒有到落慌而逃的地步,從這裡可以看出泰明對於感情的態度,甚至一度認為那是骯髒的,因為不了解,所以害怕。

「泰明是個不知幸福為何物的人。」

「不知幸福為何物……為什麼?」

「因為他把幸福用『理解』的方式來學。」


泰明對於是被創造出來的這點相當在意,從許多與八葉及神子的言談中可以得知,他把自己訂位於『次等的』,也就是根本沒把自己當成人看,充其量是個執行任務的道具,是只能狩鬼的非人者,所有人可以享有的快樂與經驗,他都不打算擁有,或許該說"不允許自己"擁有。

「沒有特別困擾。無法成為人類之身,本來就會有所欠缺的吧。」

整齣故事裡,沒有任何一個八葉不把泰明當同伴看,要說的話,只有他本身認定自己不是人,這就是最強也最無法解的咒語。真正封印住半邊臉,時時提醒旁人自己是異常身驅的,並不是晴明,而是泰明自己,緊緊地束縛靈魂。

創造泰明的安倍晴明,則因其自身稀世的力量,導致陰氣在體內不斷留滯累積無法消逝,而使晴明的肉體狀態一直維持在二十一歲的狀態,持續著這詭異的身體。

臥於病榻的晴明妻子在憂心之餘希望在自己死時,晴明能把體內陰氣移轉到她遺體上。為了遵循妻子的遺言,晴明拜託北山的天狗將力量借給他,並把陰氣移到亡妻的體內,但由於這股力量實在太強,陰氣變本加厲地更加膨脹,幾近不能控制的地步。無法可想的晴明只好造出人偶…

這是泰明被創造的因緣,以晴明亡妻的肉體揉合陰陽術造出人偶,雖非自母體內懷胎十月所生卻也非無生命者可比擬。移轉了晴明多餘陰氣,必須靠己身產生陽氣以之抗衡,那是未出生即背負的宿命和任務。

從悲觀的想法中,可以明白他雖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但卻對於晴明亡妻囑託的遺言一無所知,無法猜測晴明為何不告訴泰明,或許是他也是拙於言辭者,也可能是他認為就算讓泰明誤會,才能跌跌撞撞地步上正確的路,學習著一個人類該如何地活,抱著從不間斷,自我存在的懷疑。

「思念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停止?這個幾近瘋狂的某種東西,奪去了五行之力,把我掏空了。讓力量消失的原因,就是這個比什麼都跟我不相稱的 願望!」

看輕自己的悲喊。一個孩子自幼到長到成人,那是二十年歲月的淬鍊才得以形成的。泰明沒有童年,他的生命是從二十一歲開始,跨過了一般人可能早嚐過的親情友情愛情,那點點滴滴都足以讓人傷透心的情緒,於短短兩年內壓縮到體內,是無從想像的恐懼吧,若是被如此強力的感情給攫住,說不定連意識都會消失掉,或是變得不像自己所認識的自我,那才是他真正懼怕的。

「…我應該,只當神子的道具就好了……。無法成為人類之身……,我在期待什麼……」

扭曲常理的身軀總有歸於塵土的一天、『不可能變成人』的信念支配著他,讓泰明的精神更害怕於『意念的改變』,所以他對於責任感比起其他八葉更加強烈,在遊戲後期四神之力被鬼之一族利用使大地為之乾旱,他自責頗深。

怪陰陽師的自己沒有事先從異常的氣象、軌變的星相之發現鬼族的詭計。才出生兩年,除了自出生起就被灌入體內稀世的陰陽道知識和靈力,他能懂得了多少其他的事情?

他無論如何死守住的,緊緊抓著的,是肇始於孩童在紛紛人群中的孤寂感。

「神子真是不可思議的人啊!妳的心能夠看穿非人之物的苦惱……。而且,認真地看待非人的我……」

第四顆心碎片事件,神子對於泰明無助跑走時,自己什麼都沒做的自責、生氣,進而心疼泰明地怒叱,反而輕啟了他心扉。正因為泰明什麼都不懂,如一張純白的紙絹,他才得以看破了常被世俗遮蔽住的一個道理『生氣有時也是擔心的一種表現』。

以往,不滿於他的流言毀謗都是針對能力、或是泰明受晴明特殊垂愛而嫉妒,所碰到的人們沒有一個人把他當成獨立的個體來對待,對於神子的這份心意,他感到珍貴。

『相識、分離、記憶、忘卻...跟隨著因而心動─這就是感情啊』

晴明送給前去現代的泰明,最後的話語,這對於不斷地考索著存在問題的泰明來說,將是最受用並將繼續思考的一句話。在他心於是否非人的疑慮中擺蕩、困惑之時,那已是化為人的轉生蓮華。

非人者的定義又是什麼呢?那正如問『愛』為何物是同樣的道理啊。

無解中自有其解。

by abeyasuaki | 2005-10-25 20:33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Harry Potter Vol5

第六集完食(呆)...先說主要感想:我覺得石內卜還是鄧不利多的人!!(細節後談)
先貼當初第五集的。
===================================================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10-13 23:58 | 閱書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遠的拂曉

c0073742_0391136.jpg

遙曉,這對我而言是有著特殊意義的一套衣服。

當然主要是設計的很好看,ACKL四個人搭在一起整體性很強,全身黑衣的Kira正好與白銀為主調的阿斯蘭成對比。卡嘉莉的柔綠與拉克絲的淡粉則是紅與綠的互補。

阿斯蘭很適合穿白色,能將他貴公子的氣質表露無疑,帶有「破曉」之意的名字,是象徵著那打破夜空的一線白晢曙光。白黑相襯雖然俐落,不過白銀對比更顯脫塵。而簡單去除繁複的設計,讓這套白衣有軍裝的英挺感。

卡嘉莉的禮服則是她常穿的蘋果嫩綠色系,半透明薄紗狀的裙擺、襯著細頸與金色流瀉而下的髮絲,這是她穿來最為柔美的一套衣服。橘紅花飾和常在大自然中奔跑的她很配,顯得生氣澎勃。

拉克絲的服裝少有金屬飾品,遙曉禮服依舊如此,飄逸的彩帶隨著風展現不同的姿態,淺粉紅是最溫柔的顏色、也是最為母性的顏色。優雅的花瓣裙擺是歌姬身份的象徵,她總是唱著安撫人心的歌聲。

Kira當初一反印象的全身黑衣配上皮帶扣環讓不少人訝異,但或許這象徵著他想束縛自己力量、讓過於強大的自己隱藏在黑暗中安眠吧。不想開戰的他,選擇最為闇淡的顏色。深夜是萬物休養的時分、流星劃過夜空的聲音是重獲生機的前奏。

這套衣服象徵著在戰火下相戀的他們,所契求的和平時分。穿透雲彩的落日光暈染紅了寧靜海面,命運邂逅、相知互信、墜入戀河、無奈分離,在那遙遠的彼方互相凝望。

遙曉。與 相戀的他們。
c0073742_04137.jpg

by abeyasuaki | 2005-10-12 00:42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刺青之聲雜談

賀!全破!\Q_Q/

在打正經感想之前先來提些雜感...

‧天倉螢是三主角中唯一的男性,而這次刺青之聲的背景─久室之家,又是個只准女生生存的家族(生下男嬰的話會在四歲時把他們溺死,不過大約數十年久室家會從外地招待男賓...來幫她們生)所以滿屋子的鬼以女生居多(男鬼小貓兩三隻)

雖然螢的靈力很弱、攻擊力也非常低,可是就因為靈感弱,受到攻擊時損血比較少,而且他的特殊能力是「躲藏」(就是找個櫃子或暗角落蹲下=D=),很多人覺得他沒路用又不強,可是我很愛用Q3Q...原因就在女鬼們都對他特別好,有些女鬼在對深紅時攻擊很兇悍,可是碰到螢時...會呆呆站著不動給照,應該是太久沒看到男人看呆了吧=Q=

‧在這棟宅第裡,不管是小蘿莉還是人妻鬼,通常攻擊螢時都會從背後撲抱這個位置↓
c0073742_13394911.jpg
在零系列主角受到攻擊時,可以以不停搖動手把讓他們掙扎好讓損血量變少...但是,因為抱的位置和掙扎的動作,讓整體看起來變得很不潔Q3Q...(他是個受...)

‧四個會釘你(妳)的小羅莉鎮女,會呀呀呀叫和呵呵呵笑,從左邊開始→雨音、水面、時雨、冰雨(雨音是唯一沒為敵的、水面最愛笑、時雨笑聲最萌、冰雨最年長)小羅莉們抱到大哥哥或大姊姊胸部時還會呵呵呵地笑的很開心,趁亂騷擾不太好啊...
c0073742_14392954.jpg
c0073742_1344551.jpg

‧拍照時拍到正面的臉對靈的損傷最大,但是後來玩一玩發現...拍這個地方損傷也很大啊!!是精神損失吧(對女生而言)
c0073742_13474298.jpg

‧最終決戰時的場景非常美,首先從刻宮順著螺絲石梯蜿蜒進入深至地底的終之淵,橫擺的朱色鳥居、彎曲的地下水路,還有盞盞在水面忽明忽暗的水燈...以及無邊無際的黃泉海,很淒美的感覺
c0073742_140204.jpg
所謂的關巫女的浮獄(弔牢)零華身穿白衣青跨躺在裡面時很美vvv↓
c0073742_1443491.jpg
‧最後頭目零華很難打,其中一個原因是主角分三個,結果每個人相機能力都沒法練滿,而且分三條路線有些強力底片撿不到。最後只好用一四式撐著頭皮硬打零華。她出場的畫面是歷代頭目最氣派的,感覺整個畫面都被強力的瘴氣所撼動。

這次沒像一代時的霧繪會限定只能集滿氣才有紅圈可拍作有效攻擊,也沒像二代的紗重有血霧包圍呈無敵狀態...不過有黑白模式(惡夢狀態)

當發動時畫面成一片黑白,除了主角四周其他地方都看不太到,然後零華會從暗處衝出來抓人,如果被碰到就是一擊必殺,在這樣狀態她是無敵的,所以拍也沒用

惡夢狀態氣氛滿點,背景畫面都是扭曲的而且一直有刺耳的雜音傳出,加上又有零華緊緊追趕在後,真有種在惡夢夢境中逃命的感覺,而且跑一跑碰到邊緣的牆壁或水流被擋住就好玩了...只是我逃太多次後,閉著眼睛都知道大概距離邊緣多遠,快碰到了就繞圓弧形跑=D=b

扭曲歪斜的背景偶爾還能分析出一些畫面,應該是零華所承受的「思念」吧。
只是那個聲音重覆唸著"摸摸西摸摸西..."不懂意思啊...
c0073742_14205496.jpg

by abeyasuaki | 2005-10-11 13:36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NaNa in 2005。

飛快倒轉的十三刻鐘。

2001年10月10號,新宿傍晚7點,現在、偶爾地、與他們相遇。

喝彩聲、漫罵聲,至今仍在耳邊迴響,震耳欲聾。

狂放的歌聲響徹燈火通明的城市之海。

「嘿、娜娜、那個煙火燦爛的夏天直到現在還在這兒。」

大家在多摩川的707室等著妳,一起看著在盛夏夜空綻放的花朵。

妳比任何人都期盼的夏天。現在就在這裡。

奈奈的物語裡,娜娜永遠是主角,也就是非常、非常帥氣的妳!

「我的英雄只有妳」

現在是──

永遠都是──

嘿、娜娜,關於妳的回憶永遠都不落幕。

c0073742_16255773.jpg

─ Room 707 ─

NaNa(日文NaNa意為「七」,含有「幸運」的象徵,故事的兩位主角名字發音皆為NaNa),讓日本女孩奉為圭臬的漫畫故事,隨著電影的上映也更為人所知。

東京街頭無不充斥著模仿NaNa中角色打扮的衣著風格,為什麼會如此地深植人心?或許是每個女孩都從娜娜與奈奈的身上看到正拼命追尋、屬於自己的夢想吧。

娜娜與奈奈,兩個毫不相似的女孩,就像是被777大魔王操控一般,於前往東京的遹時火車上相識,那是宛如命運的邂逅。坐在相鄰的位置、擁有相近的名字、挑到同樣的房間、讓她們決定成為室友的關係分享生活空間,並且意外地契合。

愛作夢的奈奈,愛唱歌的娜娜,從此成為彼此人生物語中不可或缺的主角。

擁有傲人音樂才能的娜娜是奈奈的偶像。任性、愛哭又愛撒嬌,在隨波逐流過著日子的奈奈眼中,娜娜是再耀眼不過的存在,追逐著音樂、追逐著蓮…那份癡心的思念促使娜娜勇敢向前,而總是害怕傷痛、膽小地逃避的奈奈也被她這份堅強的光采所吸引,崇拜著這個再親密不過的室友。

自幼被母親遺棄、總是與人保持距離的娜娜,卻也在不知不覺中依存著擁有燦爛笑容、毫無心防單純的奈奈。這份依戀隨著時間增長,卻化為心中最脆弱、不容許人觸摸的角落,擁有了就更加害怕失去,幼時被拋棄的回憶造成內心永遠也無法被填滿的破洞,焦慮、恐懼壓迫著神經,娜娜正一寸寸崩解…她想要緊緊握著奈奈的手。

「嘿、娜娜,如果我們是一對戀人,
之間的距離是不是只要一個擁抱就能填滿呢?」

「我不是想獨占妳,而是希望能被妳重視。」

─ Love for NaNa ─

NaNa的作者矢澤愛早在『芳鄰同盟會』、『天國之吻』時期,將已經服裝設計師、走台模特兒等流行界做為背景帶入故事,如今在NaNa中的娜娜,則是以新進龐克樂團主唱的身份進軍流行音樂界,從故事開頭的業餘樂團、歷經音樂公司的挖角到目前劇情中展現的與當紅樂團TRAPNEST同台競爭的局勢,甚至可說是已經創造出了跳脫只存在於漫畫、活躍於現實世界的虛擬樂團。

站上舞台的BLAST以疾風般強烈的音樂風格帶動氣氛,娜娜略帶沙啞的嗓音毫不留情地砰擊著樂迷的心,舉辦演唱會的空間瞬間被轉化成為無人可入的結界,整個會場凝聚成瘋狂的歡呼聲不停迴蕩,主唱、貝斯手、吉他手與鼓手,BLAST,總是如怒濤般的旋律襲捲歌迷,究竟能有什麼樣的曲子能呈現他們的那股奔放呢?

就在2005年,為了響應風行於少年少女之間的NaNa風潮,日本音樂界召集了數位知名歌手,西川貴教、大塚愛、彩虹樂團、大無限樂團、布袋寅泰…共同創作向NaNa這部作品致敬的專輯【Love for NaNa】,收錄的13首曲子是歌手們化身故事中角色,為其心情所下的詮釋與註解,同時也是對於NaNa她們熱愛音樂所表達的感謝。

女王娜娜所領導的風格強烈的BLAST。
歌姬REIRA為首醉人心絃的TRAPNEST。

這是只屬於NaNa的音樂。

─ Real Film ─

現實中的中島美嘉與宮崎葵,電影中的娜娜與奈奈。

刷上純白的油漆,那間她們共同生活的707室就這樣呈現在眼前。格子窗外,多摩川水面在太陽照射下波光潾潾,她們手牽著手,感受著對方的溫度在河邊漫步著,為了夢想而歌唱的娜娜,為了夢想而戀愛的奈奈,她們現在就在這裡,真實地,站在這裡。

為了化身並貼近這位BLAST女主唱的氣質,中島美嘉將自己絮留已久的長髮剪成與娜娜同樣長度的短髮。主題曲「GLAMOROUS SKY」則由日本知名樂團L'Arc~en~Ciel的主唱Hyde譜曲,並交由NaNa原作者矢澤愛做填詞的工作,中島美嘉發行此張單曲以代表‧娜娜‧的出道。

劇中另一樂團TRAPNES的歌姬REIRA則由夏威夷出身的新人歌手伊藤由奈飾演,並以「REIRA starring YUNAITO」名義出片,曲名「ENDLESS STORY」是電影的劇中歌。

電影開播時所迴響的好評也促使目前第二集的製作,預計將於2007年1月在日本公開。屆時,必定再度引起NaNa的風潮。而目前即將在台灣上映的第一集,那個命運的時間是…

2005年11月4日。

─ 3rd NaNa ─

如果我也能成為他們之中的一份子…該有多好?

NaNa獨樹一幟的風格與深具魅力的角色個性讓它迅速地竄紅,女孩們嚮往能夠成為這個世界的一員,這樣的願望在2005年藉由PS2的NaNa遊戲實現了。那是讓你(妳)成為第三個NaNa的神奇魔法。

扮演著同樣名為NaNa的女孩住進與娜娜她們相鄰的708號房,選擇喜好的時尚界職業,造型師、歌手、攝影師、藝術家、服裝設計師、自由業…還能選擇以花嫁修行(新娘訓練)為努力目標,在陌生的東京,第三個NaNa為了追求多彩多姿的未來而打拼。

在遊戲進行途中能以現代的通訊工具─手機與E-mail與NaNa故事中的角色培養感情並產生互動,阿泰、娜娜、阿真、伸夫、TAKUMI…許許多多熟悉的角色就在及手可觸的生活範圍內,與他們一起打工、參加樂團Live、在Jackson Hole來個招牌漢堡、或在專賣【天國之吻】品牌的服飾店添購衣物,搭配出既流行又符合對方喜好的打扮。在這樣的世界中,什麼樣的夢想都是可能的。

伸手去摘屬於妳的星星吧,NaNa。

─ 13 o’clock ─

NANA中BLAST樂團的成員們酷愛穿著時髦品牌Vivienne Westwood的衣飾,娜娜的招牌紅心外套配上硬骨短蓬裙,阿真龐克風的撕裂邊緣T桖、緊身束縛長褲,還有娜娜與美里足下總踩著的搖滾木馬鞋,皆是出自英國時尚大師Vivienne的設計。

最近於台北市立美術館所展出的Vivienne Westwood的時尚生涯展,甫進入展場就看到天花板上方懸掛著以逆時針快轉的十三刻鐘,這似乎象徵了Vivienne喜好打破既有形體重新架構的風格。

展示的作品中含跨了她其早期至近期的所有代表作品,初期「搖滾吧」輕狂性感的龐克衣裝、中期注入歷史風華的「海盜」系列,以及將傳統馬甲重生為時髦的造型、還有近期偏向柔美典雅的「肖像」系列,她以令人難以想像的創造力將這些風格截然相異的服裝編織在她個人設計生涯中,連成一個完整的環。

而以皇冠及環狀行星為設計塑型的著名標誌,化身為耳環、項鍊、扭扣及打火機,銀白的冷冽質感,如同Vivien Westwood一向的風格般,前衛流行但又不失細膩典雅。

在NaNa的故事中,矢澤愛則不僅讓許多角色身穿著這位設計大師標新的服飾,更進而巧妙地將Vivienne的設計理念鑲進NaNa的故事中「我不是要標新立異,我是試著用不同的方式來做同一件事。」NaNa並不是反叛世俗的故事,而是女孩們各自用著屬於自己的方式跳出拘限框框的故事。

─ Twice Wedding ─ 

成對的草梅杯子,映著奈奈憧憬娜娜的感情,但這份信任卻隨著玻璃杯的碎裂而產生了裂痕,奈奈懷有孩子的突發衝擊著她與娜娜。距離,瞬間化為無可估量的長度。

總是在愛情之間搖擺、三心二意的奈奈,卻在此時為了孩子果斷地選擇與TAKUMI的婚姻,做為母親的自覺讓她擺脫了之前自憐自艾軟弱個性,但也讓她遠離了與娜娜共居的生活圈、搬離了那間讓她們”巧合”相遇的707室。

失去主人、空蕩蕩的房間,是奈奈的寂寞、也是娜娜的孤獨。

臂上的鮮紅蓮花,刻著娜娜心中對於感情的饑渴,為了『蓮』,更是為了自己,
她刺下這朵蓮之花、豔姿的紅花象徵了她內心靜靜燃燒的熱情。

在BLAST正式向流行音樂界進軍之時,卻發生了蓮遠行與奈奈離去的事件,極度渴求蓮陪伴,但無法如願以償的娜娜、藉由伸夫想緊緊抓著奈奈不放,連她自己都畏懼著這種歪斜的執著,可仍無力去抵抗心中深層的欲望。就在這個時點,同樣也被不安逼到邊緣的蓮卻向她求婚了。

娜娜手上戴的是,與TAKUMI送給奈奈同樣款式的戒指。

快要斷掉的紅線,藉由同樣的戒指似乎再度銜接起來…

「嘿、奈奈」

「希望總是喜新厭舊又善變的妳」

「唯獨不會厭倦這枚戒指。」

…我現在仍不斷地呼喚著妳的名字

不管有多麼痛、

我會持續下去直到妳回應我為止

一遍…又一遍

直到現在仍持續呼喚著妳。

by abeyasuaki | 2005-10-10 12:29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摸小獅子=3=////(不怕被咬的人)

舊照。只是剛剛翻到,感嘆於這幾天如洗三溫暖的心情...
c0073742_233252.jpg
瑪瑙的卡嘉莉好可愛Q3Q///(我好想拍AC啊嗚嗚...)

by abeyasuaki | 2005-10-10 02:33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A.I。Atrifical intelligence?(1)

什麼是A.I?

A.I是Artifical Intelligence的縮寫。

A.I是能模擬人類推理、學習及自我改進等頭腦機能的電腦能力。


付予A.I『愛』的程式吧。

讓A.I去『愛』人。

這將是永不會背叛的『愛』。沒有任何謊言的『愛』。真實無欺騙的『愛』。

「那麼,要是人『不愛』A.I呢?」

古老的問題。創世之時,神製造了人,並讓人『愛』神。

但,神,『愛』人嗎?

「…所以我們只是模仿而已,這就是神教人類的。」

讓A.I去『愛』人。

帶著點醒思的意味,這是部讓人類重新審思自身定義的電影。經由史蒂芬史匹柏的執導,將已逝名導史丹利庫柏力克的想法躍於大螢幕上,一個永遠會『愛』自己父母親的機械男孩就此誕生,他的名字是──『大衛』。

在利用機械人充當勞力已普及的近未來,Cybertronics公司首次以科學技術踏入『神』的領域、人性的範疇。他們創造了第一個具備『愛』功能的機械男孩。

以往的機械人,總是缺乏著某些的東西,他們沒有夢想,沒有欲望,不會追求無法計算出來的事,不會從事資料庫裡沒有的行動,最重要的是,他們的程式裡都沒有『愛』的存在,只有數不清的變數和判斷,及日復一日的迴圈。

如今,這個堪稱『有情感』的機械男孩被Cybertronics員工亨利夫婦所收養,由於其子馬可身患絕症昏迷不醒,為了不讓愛妻莫妮卡深陷悲傷不可自拔,亨利將大衛帶回家,送給莫妮卡當做禮物。

大衛初出場的鏡頭另人印象深刻,與稚兒無異的白嫩腳踝輕巧地踩著步子,一身的素白衣裳似乎在彰顯他代表『天使』般無垢心靈的形象,鏡頭由他模糊的影像拉到清楚的身影,在在預告虛構已轉為真實,有『愛』的機械人走入人類的生活。

但由於『愛』程式尚未啟動(啟動『愛』的程式就是收養他,而方法就是要按著他的後頸,並依序唸出認證的生字。而一定啟動後的機械人,將不能再次回收出售,若是收養他的家庭不要他,後果只有…銷毀。)

大衛行為仍是與一般機械人沒有兩樣,在餐桌上看著莫妮卡吃義大利麵時放聲大笑,那笑,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笑也是可以如此地不自然。不能說那是虛偽的笑,因為要是假的笑,是無法令人產生如此地心痛,那只是,空洞的聲音。

一切在莫妮卡決定認養大衛後就變了。啟動了程式的大衛,脫口而出的一句『媽媽』,親切的聲音立刻打破了莫妮卡的心房,她疼愛大衛,並將以前兒子最愛的玩具──超級玩具泰迪熊送給大衛做伴,事情似乎是如此地美好,有『愛』的機械人成功地成為人類的子女,融入了生活。

奇蹟,卻總是在不恰當的時候發生。

亨利夫婦的獨生子馬可,在這關頭卻是靠醫學的支持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回來。

潘朵拉的盒子被打開了,程式所設定的『愛』能贏得人類相對的『愛』嗎?還是在真正的血緣親情前不堪一擊呢?

對於突然出現的機械弟弟,馬可抱持略帶競爭意識的嫉妒,他故意激得本不能進時任何食物的大衛大口大口地吞食菠菜,導致他燒壞電路板,而他融化扭曲的人造皮膚流下來時,也點醒了莫妮卡,打破了假像,大衛,就算他行為再像人,他終究是個機械人,不是真人。

再次,馬可又煽動大衛去剪莫妮卡的頭髮,就像童話中的公主,擁有了王子的罘髮就能得到王子的愛。

馬可讓大衛相信這樣能使莫妮卡更愛他,但手持利刃的大衛雖然成功地割下了頭髮,卻嚇壞了莫妮卡和亨利,以為他要傷害她。

又因為馬可朋友們的作弄,啟動了自我防衛程式的大衛,不小心抱著馬可摔入泳池中,看著被其他大人救上岸的馬可,這裡電影採用特殊的視角,讓大衛自水中看著水面所發生的一切。

相信有游泳的人都會知道,水底的世界,是幾近無聲的世界,景像變得沒有地上清楚,而明明包圍著自己的水是如此地溫柔,卻是感到無限的孤寂,一如在母胎中,每個人都只能擁有自己而已。大衛,靜靜地張開四肢躺在水中,導演讓觀眾發覺,他已經人類的世界所遺棄了。

經歷過幾次的事故,莫妮卡被迫在兩個兒子中擇一留下,理所當然地,大衛將是被送回去的那一個,當莫妮卡邀他倆人一起單獨去兜風時,大衛臉上流露的高興是如此地真,你不會相信,那只不過是程式運轉出來的結果。

但在送回Cybertronics公司的路上,莫妮卡還是後悔了,她雖無法『愛』大衛,卻也無法狠下心讓如此『愛』她的人就此被銷毀,於是她將車開入樹林,遺棄了大衛,面對哭喊著『媽媽,是我錯了,對不起我不是真的小孩』的大衛,莫妮卡盡了做為母親的『義務』,『聽著,不要靠近人類,不要過去那裡,你要跟同樣是機械人的同類在一起才安全。』甩開苦苦哀求的大衛,莫妮卡離去。

『對不起。我沒有事先告訴你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

這是,她對他,最後也是最初,真心的道歉。

by abeyasuaki | 2005-10-09 12:02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柴門「欺騙我的男人」

『你是好孩子呢?還是壞孩子呢?』

『我?我是…』

一把尖銳的刀。

刀子沒有好壞之分。



漫畫版「東京愛情故事」的柴門「欺騙我的男人」,為四回完結的短篇作。


職業為小兒外科醫生的海原新也,外貌俊逸、幽默風氣、氣質出眾,除此之外,他更是典型的天才人物,不論是課業運動還是與女性的交往,都能在短時間內抓到竅門,因此,在年紀尚輕的二十九歲就登上主任醫師的寶座。

專門布置設計觀景植物擺設,以綠意減輕病人痛苦壓力的綠化設計師,淺木久美子,擁有個被派駐海外的未婚夫。這樣的她卻因為工作需要與海原新也邂逅,也將她捲入了無法控制的漩渦中。剛開始,由於海原突如其來對久美子的熱情追求,使得一向慣於與未婚夫之間溫和互動的她微微地動了心。

「我只是貪心地想製造點快樂回憶而已,這點小心願應該不至於遭到天譴吧?」

──這是遊戲。

一場最單純不過的戀愛遊戲。她這麼地自我催眠,開始與海原的交往──抱著未來畫上期限的心情,偷偷地尋求甜蜜的刺激。但在海原越來越異樣的佔有行為中,久美子也發現了事態的不正常。此時,屬同一家醫院的精神科櫻川醫生主動與久美子會面。

『他的心智停留在十二歲那年』

『他的父親是名嚴厲的大學教授,卻對妻兒不時動粗,海原的母親因此受不了而離家出走。不久之後他又娶了一名年輕貌美的太太。可能是因為年紀相差不大再加上疼愛的關係吧,海原與後母相當親近,到了產生愛慕的情愫…但因此他父親在嫉妒之下又對妻子拳腳相向。』

『海原為救母親,情急之下以棍棒重擊父親,受了此傷的殘暴父親雖未死亡,但也從此成了未曾醒來的植物人…而為了將此次恐怖的回憶封在黑箱子中,海原他選擇了將心智停止成長,雖然外表與一般人無異,但真實的他只有十二歲…』

『他的腦力有大學程度,但心智只有十二歲…直到遇見妳,將他心中的黑箱再度開啟,妳知道嗎?他的後母名字也叫久美子…』

『救他的方法只有兩個…一是放棄自己的人生,以母親的身份,五年,十年地守著他讓他時間開始轉動…妳有這耐心嗎?』


困惑的久美子,看著不時露出如孩子般頑皮動作的海原,腦海中響起的是櫻川醫師令人錯愕的話。但不久,她又得知櫻川醫師對海原其實有意思,那邊是真實,那邊是謊言?當事人看不清理不斷,更是旁觀者難以插手的僵局,讓久美子相信的,還是海原那清澈的眼。

而當久美子的未婚夫來找她時,海原稚氣地怒氣暴發了,他將久美子的裸照貼滿她家,並寄去給她未婚夫。此次,久美子作下了決定,頭一此以母親的語氣狠狠地罵了海原,就當他是個孩子般地管教,而非是二十九歲的男人。

然後,展開了兩人共同的生活。

成熟的男人與女人的生活。

也是孩子與母親的生活。


雖然被雙親斷絕關係,久美子卻還是感到甘之如飴,只因海原灼熱的注視。但幸運之神卻仍未降臨,與久美子一同生活的海原,並未如櫻川預料一樣地時間開始往前邁進,相反地,卻倒退了。從十二歲到十歲,從十歲到八歲,他漸漸地連蛋殼也不會剝、衣服也不會自己扣、甚至連簡單的漢字也寫錯…

某日晚上,海原帶著不安的久美子,以腳踏車承風而行,經過數不清地路,呈現在眼前的是廣闊河面映著夜晚的霓紅燈,正如開滿金鳳花的草原,在這裡,海原舉行了當初承諾久美子,只屬於倆人的婚禮…

隔日一早,從甜美夢境醒來的久美子卻見不到海原的身影,桌上的書信似乎應證著她日日所思,不祥的預感。因為不停壓抑自己的心智,使得海原發生「想不起自己做過什麼事」的狀況日漸嚴重,並連手術該怎麼做都忘了,這樣下去腦袋會就此報銷,因此他決定與櫻川一起去面對當初櫻川提起的第二個方法──去見後母…去見母親。

走之前,男孩希望實現的最後心願是──緩緩滑下綻滿金鳳花的小山丘,綿延不斷的金鳳花天堂,徜徉在一片花海中,與戀人的大聲歡笑。如果此心願能實現,就算成廢人也甘願…──這是青澀少年的「Melody of little love」。

尋求著自己內心深處潛伏的真實希望──能被父親所原諒。海原離開了久美子。

當她再度找到他和櫻川時,海原已經退化回嬰兒的心智,並陷入了沉眠,一如他
父親,就此昏睡不醒。但久美子還是保留著對他的愛。

『一個母親不會因為孩子不說不笑而不愛他呀。』

她微笑折回答向她詢問的櫻川,兩個都曾愛著海原的女人,卻只有一個尋著了真愛。久美子自此植著盞盞金鳳花,希望花香有一天,能夠鼓舞著海原的甦醒…

by abeyasuaki | 2005-10-07 20:30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EED Destiny - The EDGE-

c0073742_153067.jpg

目前在Gundam ACE上連載的SEED Destiny漫畫(有中文版雜誌,連載與Gundam相關的漫畫),SEED Destiny目前有三個版本的漫畫,這個以阿斯蘭為主要視點、畫風又纖細的The EDGE當然無庸置疑成為最愛。

作畫的是久織老師
官網:俳唐画帖(Link Free,Thanks)
久織老師的畫風非常美型,她筆下的阿斯蘭看起來成熟許多(是男子漢不是少女星星眼啊QoQ~)而卡嘉莉與Kira...非常有女孩子味,眼睛很大很像洋娃娃xD。

漫畫進展蠻快的,因為是以阿斯蘭為唯一視點,所以他沒看見或他不可能知道的事件就不會畫出來或快速帶過(例.Shin與Stella落水事件、Lacus被暗殺事件、大天使號出航...但唯有卡嘉莉被搶婚事件似乎是被讀者強烈要求,在單行本第二集後面以特別篇的型式登場...看得都掉淚了Q_Q)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而是久織版的阿斯蘭對於卡嘉莉態度實在比動畫好上十萬八千倍!

包含有

‧在密涅瓦艦上,Shin在吼了卡嘉莉撞開她後,阿斯蘭在心裡想著「如果我身上現在穿著軍服的話,早就揍他了。」

‧卡嘉莉在因為U7事件吼Shin他們時沒講出最不顧阿斯蘭心情的,千夫萬指的那句台詞「你們這些ZAFT--!!」

‧於Kira的海邊長談,阿斯蘭決定前往Plant找議長,阿斯蘭對Kira說「我不在的時候卡嘉莉就麻煩你照顧了」(Kira果然很有兄弟道義,你都這樣拜託了他當然要幫你搶婚xD)

‧從露娜聽到卡嘉莉結婚的消息後,除了動畫既有的摔行李箱外,回房間又摔了一次而且坐在床邊鬱足(笑)後來在調查大天使號行蹤時,心裡想著:「Kira那傢伙真是亂來,竟然劫走國家元首,而且在婚禮中...(沉默)..."婚禮中"(怒)」自己說話氣到自己xD

‧對於米亞態度比動畫中更想迴避她。首先在地球議長官邸見到,米亞撞開露娜飛撲向他時快速將她推開(動畫沒有,就只是扶開她而已)之後晚餐後被米亞死纏要到他房間時,很果斷地找海涅去喝酒已甩開米亞(不過因為喝酒造成當晚沒查覺米亞潛入臥房,嗯,喝個爛醉比動畫中只是熟睡卻沒發現合理吧)並在米亞要求吻別時回答「...別太得寸進尺了」

‧米亞演唱會時沒有摟美玲的腰,沒有姊妹爭風吃醋,露娜只是看到米亞想起阿斯蘭該是這個人(拉克絲)的未婚夫(我比較喜歡這樣沒有妒心的露娜|||)。

‧看到亂入戰場喊話的卡嘉莉,相當地擔心她的安危,一直試圖呼叫她。與雙子黃昏下再會,吼完他們離開時表情相當難過。
c0073742_1653381.jpg

阿斯蘭對於戰爭方面的想法也比動畫中來的清晰。

‧加入Shin教地球難民營的小孩拿槍事件。

當Shin頂撞阿斯蘭說他也不過是因為殺了很多人才能站在這裡時,阿斯蘭揪著他的領子激動地說「...沒有錯,所以我才知道!攻擊與被攻擊的力量有多麼可怕,我知道得比你更清楚!」被失控的阿斯蘭嚇到的Shin一時無法回嘴,似乎腦袋也思考了一下...

‧海涅的戲份與個性較動畫中多元,也比較看的出他對阿斯蘭的影響。

包括充當阿斯蘭與Shin之間的潤滑劑,提醒阿斯蘭「他所說的,其實你也不是不能理解吧?他經歷與你不同,當然沒法那麼快溝通清楚囉」「把你想說的告訴他,而不是找他吵架吧?」與阿斯蘭飲酒時也透露上次作戰時眼看著自己部下死去,雖然明白軍人就是要向前看達成任務,但真不想習慣那種感覺...

‧跟露娜對談時,覺得她現在還能如此開朗無陰霾,是因為沒有體會到戰爭是在做互相殘殺的事。對這些年輕的新兵來講,是不用去思考敵艦裡存在著什麼人,是獲勝就可獲勳、帶點危險的生存遊戲。(不過阿斯蘭你這樣想不適合當軍人耶XD...還是去當瘋狂科學家吧)

‧海涅的死法不若動畫中那麼蠢。而且的確是Kira間接造成的,當Kira去勦戰場上所有機體的械時,把向Freedom衝來的古夫給打的兵器盡落並迫使它強力墜下,然後在地面的Stella就順勢補上致命的一刀...(汗)

目前中文版是連載到Freedom開始亂入戰場,單行本尚未發行,日文版則是到阿斯蘭與Shin他們前往探索強化人研究所並帶回Stella,單行本出到Vol2,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看~

by abeyasuaki | 2005-10-06 20:06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給史黛拉的「明日」

既然導演到後面都沒說清楚,那就自己猜吧(不然就等小說補完好了內心戲幾乎都要等文字補完這什麼說故事手法,尤其重看後覺得前面的品質多高啊,這動畫什麼時候崩壞的呢...)
c0073742_145983.jpg

被Infinte Justice大破的Destiny、伴隨著受到強烈衝擊的是身為駕駛者的Shin,在恍惚的精神狀態下他見到了早已安眠於冰冷湖中的史黛拉。


史黛拉...妳來這邊做什麼?妳不可以來這裡的。
(指戰場吧,Shin一直希望能讓她遠離只能戰鬥的命運)

嗯,我知道,不過明天見

明天?

嗯,明天,史黛拉得到了昨天
所以知道的、所以很高興、所以明天見

史黛拉?

明天哦 明天見...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10-03 14:06 | SEED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