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11月 ( 1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Apocripha/0外傳Happiness Cage~Call my name

c0073742_0461823.jpg

『只要…留下這個名字就好…』

『為了我…這個你喜歡的"我"…』

『你將只是個,無名者,無名的存在……祈禱啊!向你最喜歡的神祈求啊!』

…為了我,墮天吧。



Apocripha/0外傳第二段以Sapphirus過去為中心的故事『Called my name』

過去,在天界,尚是潔白羽翼的Sapphirus,因為神的安排而『喜歡』著他的伴侶,那是位擁有著纖長四肢,柔美外表的女天使。沒有感情的開始,素不相識的第一次見面,就必須相互許下誓言,成為對方永遠的『另一半』。

如此制式的注定,讓女天使無法去相信Sapphirus對她是真心的『喜歡』,而只是機械化地遵守著七天使的命令。老實說,在他們成為一對的當時,女天使會伸手撥下Sapphi的頭髮,並說出『我在忍受著...』等字眼,不是代表她無法接受,甚至覺得女天使其實有嘗試過…去喜歡Sapphirus。

但是Sapphi口口聲聲說著的『喜歡』,聽起來實在不像『喜歡』,太冷靜了。

她曾有對他大聲疾呼,懷疑在初次見面,還沒有任何感覺的情況下就要肌膚相親
是件奇怪的事。並且不斷地、多次地、重覆地詢問Sapphi是否喜歡她(正如繃緊的弦,她是在尋找有人能同意,證明自己的想法並不怪異,只要Sapphi說一聲他也這樣認為,或許之後就不會發生悲劇…

不過,當時的Sapphi還太單純。

曾以為在天上的他是被教育成機械化般的思想,等到實際玩過之後才知道錯了…那不是在服從命令,也不是在遵守規矩,他真得是太純潔了…有如一張白紙。無父無母的他,從小由掌權的七天使扶養長大,與其說被養得太過天真,還不若說是被關在象牙塔中成長,所以不懂得人情事故,以及『戀愛』其實是什麼樣的心情…

他還無法體會、了解什麼是『戀愛』與『喜歡』之間微妙的差別。

墜入奈落時分,Sapphi完全無法反應對方為何要這麼做,不是乖乖順從地因而墮天,根本是在無法理解的狀況下被硬推下去的。更不寒而慄的是,對方奪去的不只是Sapphi的翅膀,還有他的名字…那代表著一個『個體』存在的…重要咒語。

『等…等等…』

『什麼事?無‧名‧者……』

『…!…』

『向你最喜歡的神祈禱!求他救你啊…笨蛋!』


略帶著笑謔的語氣,那個瞬間,她已經瘋了…Sapphirus的存在、那份所謂的『喜歡』,束縛著她。但她無法討厭面對著詢問仍一臉天真無邪的Sapphi,更不能強迫對其產生反感…

只好,以恨他來取代,恨他的無邪,在那純潔的笑容下映照出來的不堪與迷惘,於己身…因而諷刺地要他為了遵守喜歡自己的諾言墮入奈落…不是『死』,而是『消失』…….根本就沒有那個所謂取代Sapphirus名字的另一位天使?這只不過她為了自己瘋狂的行為所找的理由。

曾試著要讓自己愛上你,為了不成為天界異端思想者,因而"愛"上你…

但你的喜歡並不是"愛"…你喜歡的是<神>…你相信的是<神>…不是我…

不要一直維持著這虛假的"喜歡"…單方面的"相愛"是不夠的…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摧毀吧…

為了我,墮天吧。

by abeyasuaki | 2005-11-24 01:16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ing-along with you

經由基因所挑選出來的配對伴侶

在濃郁的玫瑰香氣簇擁下 是你我的第一次會面

碧眼藍髮的少年 仍是不脫稚氣的臉龐卻襯著象徵精英的紅色軍裝

我曾經下定決心想要

... Sing-along with you(與你一同詠唱)...

c0073742_1232517.jpg

by abeyasuaki | 2005-11-23 01:23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GBA~友君戰場

c0073742_0232052.jpg

GBA的SEED老遊戲,因為在拍賣上看到先標下來收藏,如果有機會借到GBA或NDS就好了...不過光看它的攻略本也發現許多本傳所沒有的有趣小插曲v

稍微列一下事件

‧如果沒有將拉克絲偷偷送回ZAFT艦的話,此時阿斯蘭會執行潛入作戰將拉克絲帶回

‧穆覺得Kira體能太差,因而幫他實行特訓,包括跑甲板及舉重...
...而當Kira被操累得氣喘噓噓時,卡嘉莉正輕鬆地兩手各一個啞鈴健身中(?)
 
可以看到穆當魔鬼教練的模樣?

‧Kira等人在大天使號上吃飯時,因艦內的緊急停電而導致周圍突然變黑
卡嘉莉卻突然大叫,原來有人偷摸她的屁股,此時旁邊的男生有托爾、穆、諾伊曼
犯人是誰呢...大家都猜得出來吧?

不用懷疑就是剛剛那位教練啦=.=

‧最後三艦合流後,卡嘉莉與老虎又因為沾醬喜好的問題而發生爭執
倆人吵到連主持派對的瑪流都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永恆號上都只有起司醬的配置
而沒有辣椒醬的存在(笑)

老虎其實也有小孩子的一面,還跟公主吵得那麼難看XD

‧大家發現嚴厲如娜塔爾也有疲倦的時候...她似乎一直在熬夜的樣子
而此時穆的軍服卻離奇失蹤,負責分發衣物的芙蕾遭到責怪,Kira只好幫她尋找軍服的下落,最後卻發現軍服憑空歸還給穆,娜塔爾的雙手手指卻傷痕累累!?

她在做自己不擅長的針線活啦XD因為看到心儀的穆少校衣服破了啊~

其實寫這篇還有一個重點...XD
就是在三艦離開奧布後,這段時期會以Kira為主要視點,此時可以選擇引發"安慰阿斯蘭"或是"安慰卡嘉莉"兩個事件其中之一,不過不要誤會是Kira去安慰他們:P

而是阿斯蘭安慰喪父的卡嘉莉、或卡嘉莉安慰被父親擊傷的阿斯蘭,"安慰卡嘉莉"就是之前放在WD相簿的製作小老鼠寵物機器事件。並意外得知,之所以那隻老鼠會一直被卡嘉莉踩毀,其實原兇是因為Kira建議阿斯蘭把它造的有在腳邊磨蹭撒嬌的機能!?

卡嘉莉安慰阿斯蘭的則能看到她令人意外的一面?為了幫沒有精神的阿斯蘭打氣,卡嘉莉在詢問過與阿斯蘭穿同一條開擋褲長大的Kira意見,做了...類似高麗菜捲的"東西"(高麗菜捲 Drama中提到阿斯蘭最喜歡吃的料理)...被拉來負責解決的Kira與阿斯蘭只能互看一眼,但味道卻是驚人的美味!?(教訓:不能光看外表,卡嘉莉廚藝很不錯)

米莉的廚藝反倒是出名的可怕?
c0073742_23211131.jpg

by abeyasuaki | 2005-11-23 00:23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逃亡

c0073742_2215843.jpg


失去了多少東西呢?

你這個叛徒!

什麼才是正確的道路?

無法再度輕信............你說的每一句話

by abeyasuaki | 2005-11-14 22:04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EED - Impressions

c0073742_23155642.jpg

我們...仍活著

c0073742_1464921.jpg

命運的邂逅。

c0073742_1531071.jpg

幸福,曾經擁有。

c0073742_13155755.jpg

一直,喜歡著你。

by abeyasuaki | 2005-11-07 12:45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1~夢蝶─泰明與蘭

超舊文之貳...遙久的都4年前寫的...
c0073742_127161.jpg


莊周夢蝶,不知周之夢為蝶,亦或蝶之夢為周與?


談談遙久中曾認為很相似的倆人,蘭和泰明。

蘭被鬼族所召喚是在茜來京都的前兩年,因為具有讓龍神降臨的神子資格,就這樣硬生生地被拉回千年前的世界,獨自面對人生地不熟的古都,沒有八葉的迎接,沒有藤姬的引導,失去兄長和父母的溫情照顧,仰目第一眼瞧見的卻是──金髮流洩,冰藍眸子的鬼之一族。

蘭事實上是沒被白龍所選上的神子,無法讓龍神降臨的她,被鬼族冷落在一旁,沒有人陪伴,甚至連個說話的對象都沒有,藏在冷瑟的山野中。如此的心境,致使她耐不住孤單,在內心暗地呼喚沒能回應她的白龍,但這次,應著微弱聲音而來的卻是黑龍。

為瘴氣集結而成的黑龍,是與白龍合著構成太極圖雙邊的陰龍,司管破壞與死亡。它猛烈地侵蝕她的意識,在強大的衝擊影響下,更讓她喪失了記憶…

鬼族將這樣的她施加法術,繼續地利用那身為可承受黑龍的身體,把她當成個容器,並命令她驅使惡靈。蘭和泰明一樣,都是把自己當成是『他人的道具』,那跟『服從』又是不同的東西,『服從』尚有自我的自覺,『道具』卻是毀損了也不重要的一種存在。

這可悲的想法支配著他們倆,『道具』的認知。

『我只是個物品。』

無感情,是他們給人一致的第一印象,但只要劇情路續地進行下去,就會發現他們其實是所有人中懷著最深寂寞感的角色,雖然自我認定是『道具』,但那身為人類的心又害怕著異於常人的孤獨,如泡沫般,消逝卻無人知,那是,很難受的感覺。

同樣地,他們也都認為自己的存在是『污穢』的,泰明自責於自己對著神子抱持思念之心正是導致五行不正的原兇,因為非人者的他沒資格獨佔茜。

蘭則甩開茜的小手,快步奔過一條戾橋,那畫分人與鬼、陰陽兩界的奈何橋『因為,黑暗是無法待在光明身邊的』不再回頭,殷紅的蝴蝶隨著她的韻動而在粉衣上飛舞著,再接近之前,就先否定了自己…

『神子,當妳真正的力量覺醒時,就會毀滅了我,我們是光與闇,黑暗是無法待在光明身邊的。』

漸漸地,當八葉與神子解開了四神的封印後,蘭也隨著鬼族法術力量的減弱而讓記憶自封印中點點滴滴復甦,而天真看見她時的悲切呼喊,更使她不明白為什麼他為自己要如此做?

只是,劇痛難忍如針刺般,混亂的意識和不完全的法術互相衝突下又帶給她更大的痛苦。

或許在冥冥中泰明也感覺到了自己與蘭的相似處吧。對於除鬼斬妖不遺餘力,向
來最為盡心的他,竟在地之篇的玄武解封北山事件中放過了蘭,讓伊克塔迪爾帶
著不知自己處何處的蘭回到鬼族,沒有追擊,沒有反對,他只是靜靜地轉過身,
因為明白,這個纖弱的少女是被鬼族法術壓制著自我,那是,同病相憐的心理。

『神子,雖然是天真的妹妹,但她現在是鬼,敵人就是敵人。』

仍堅持一貫作法的泰明,面對著法術減弱的蘭依舊是冷冷的語氣,但他的行動卻與所說的話相反,更甚者,急展開事件時他更會自覺到,蘭,這個鬼族中人,卻引發了他矛盾的自覺

『我不該放走她,他們是危害京城的鬼族,而我是守衛京都的八葉…』而當神子認為因為那為守護重要的人忠誠,才讓泰明幫助他們時,他卻不解地說『幫助?我?對鬼?』他不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正是人性的一面,心之牽引。

化為蝶,莊周就是蝶,蝶就是莊周…

by abeyasuaki | 2005-11-07 01:14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那雙灰色的美麗眼睛...

c0073742_23592136.jpg

今天跑去看朋友之前揀到、暫時送到獸醫那邊的小棄貓,還是兩週大的牠瑟縮在箱子的一角打著盹,好可愛,但卻不敢去伸手摸牠,因為才剛睡吧?

本來抱著只能看到牠毛球狀就離開的遺憾,卻在臨走前第二次偷看時,牠睡醒了*
灰濛的眼睛真得好美,配上黑色的毛皮不禁令人撫摸著牠柔軟的耳朵,小聲地咪嗚咪嗚似乎正在撒嬌著,是啊,該是肚子餓的時候了呢

第一次對動物一見鐘情呢(笑)好喜歡那對還無法集中目光的灰色眼珠、好想就這樣帶牠回家,不過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除非那天能一個人住時,對於動物我很不擅長、雖然很喜歡,不知該怎麼與牠們相處才不會傷害到牠們,一方面是因為手腳粗魯,另一方面也是母親有潔癖,從小幾乎被禁止與動物們接近。

...真得好想擁有一隻小貓咪,最想養的就是貓了,如果有那一天能夠疼愛牠們就好了。

你要幸福喔*

by abeyasuaki | 2005-11-06 00:34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有關零的腐話...

因為三代故事中有提的三位男性角色──雛咲真冬(深紅哥哥)、麻生優雨(黑澤伶未婚夫)、天倉螢(天倉澪舅舅)設定裡寫他們於公於私都很要好,真冬是記者,優雨是民俗學家,螢是寫實作家,工作上都有互相搭配的時候,而他們要好的程度到真冬將深紅托孤給優雨照顧、螢也把家傳古董相機寄在優雨那兒(因為澪看到會回想到慘痛回憶而害怕)。

以下是三人長相
‧麻生優雨
c0073742_1254830.jpg

‧雛咲真冬
c0073742_1265530.jpg

‧天倉螢
c0073742_1285720.jpg

所以腐女們想像他們以前共同工作時...的交情一定很好。

(攻) 麻生優雨 > 雛咲真冬 > 天倉螢 (受)

我想排螢是總受應該沒人有意見...他擺明就是那種憨直但猛領好人卡的類型,而且才幾歲的青年就已經很充滿父愛...當他在夢中看見澪被困在土牢中喃喃自語著叫著繭時,這位好舅舅溫柔地安慰失神的姪女兒:「澪...!已經不要緊了,我在這兒啊」

然後又很衰地被誤認成零華的戀人要而被拖到惡夢中,會進入眠之家的人基本上都必須具備兩個條件:1.非常思念死者 2.對於死者的死懷有強烈歉疚感 ,螢完全沒相關...xD但卻老在夢中被眾女鬼們以胸部撞壓(?)...果然是受

基本上零中的男性都蠻衰的,歷代主角與魔頭都是女的(一代→深紅、霧繪)(二代→澪、紗重)(三代→伶、零華)而男性之所以被扯入都是因為──長相。

真冬長得像霧繪的戀人、螢長得像零華的戀人...如果能讓他們開會討論最近的遭遇,對話內容應該是

「唉,最近啊又被一個女鬼看上,說我的臉像○○○...不由分說就把我...」

「我也是啊,她說我有如她戀人再世就附上我身...」

「...真巧啊...這陣子作夢也有人來跟我這麼說...」

「唉──她們都只愛我們的"身體"(臉)啊!心也很重要啊,心!」(三人一眾嘆氣)

=============
(11/02)新增MSN對話
=============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11-02 01:26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刺青之聲─澪

c0073742_20404112.jpg

在不是夢的空間裡。

她呼喚著姊姊。

被無數紅蝶守護、澪那失去焦點的視線卻似到達遙遠的彼方,只求能夠補捉到姊姊熟悉的身影。她喃喃自語的行為不停重覆著,幾經安撫卻仍是瑟縮著身子。

妳在那裡?
我在這裡

妳在那裡?
我在這裡

妳在那裡...?
我在這裡...

紅蝶拍打翅膀的聲音似乎在回應著她的細語,澪卻無心去傾聽,不、不可能的,還殘留在指尖那屍體冰冷的觸感、不、不可能的,姊姊還活著的,她還等著我的,在朱色鳥居前蹣跚前進的不就是姊姊嗎?

不對,澪,那不是我,我在你身邊,你殺了我。
我在你身邊。

心中響起鈍物敲擊的聲響,燒烙在視網膜上的影像揮之不去,那雙蒼白的手腕無力的垂下,我跨坐在姊姊纖弱的身軀上,滿是乾枯血跡的手心扭緊了她細嫩的脖子,一下、兩下、三下...姊姊的臉上出現痛苦的表情,但她卻笑了...我這樣做是對的嗎?姊姊?一次次地加重了力道,氣息消失了。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那真的是真實嗎?

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淹沒了我,不禁害怕地起身後退了好幾步,姊姊那失去血色的肉體就這麼呈現在眼前,與我一模一樣的她,與她一模一樣的我,躺在那裡的究竟是我還是她?不、不可能的,那微溫的女屍不會是姊姊的、我不會親手殺了姊姊的,說好要永遠保護著她的...那個因為我而孱弱不已的姊姊。

我曾許願要永遠守護妳的...為什麼...不...不會的...

澪,我在這兒呀,我在妳體內、我在你身旁啊,快看看我,快跟我說話,快...

女屍被扭轉成不自然的姿勢丟進了那個深不見底的虛窟...沒有聽到重物落地的聲音,那到底是通到那裡的穴道呢?沒有著地的聲響,這是不可能的,明明有重量的"東西",所以這不是現實吧?又是再一次地,我看到了這村子中所遺留的記憶碎片嗎?

姊姊妳在那裡?

不管妳在那兒,我一定要找到妳,保護好妳,是我的錯讓姊姊失去行走的自由,所以請讓我永遠待在妳身邊,姊姊妳在那裡?為什麼不回答我呢...

澪,已經不要緊了,不要緊了,我在你身旁啊

...誰?誰在對我說話?溫厚的聲音,似曾相識的感覺。

...不可能有誰的吧...這裡只有我與姊姊,姊姊正攙扶著牆壁走向那門的深處呢...要趕緊追上她,沒有我不行的,姊姊。老是看著她的背影是不可以的,要追上她、要陪著她、要永遠在一起,這是我們的約定,等等我...姊姊...

澪,請看看我啊,澪...

by abeyasuaki | 2005-11-01 20:4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骨灰級遊戲

今天與KCC聊天偶爾聊到...其實我當初是從PC 美式冒險遊戲出身的玩家(冒險遊戲=解謎遊戲)不過時至今日談到這些老到不行的遊戲已經幾乎沒人知道了...286~386時代嘛=_=;又都是磁碟片...可是當初迷到一種境界...到現在還會拿出來重打(去骨灰集散地下載的XD)好想買國外的合集光碟喔Q_Q...但因這類遊戲市場小,目前已經很少公司在製作類似遊戲了...最喜歡的LucasArts現在只一直弄星際大戰的3D射擊遊戲Q_q,所以只好投奔到PS2的懷抱裡

列表記錄一下喜歡且有破關的冒險遊戲:

§ 猴島小英雄1、2、3、4
§ 印弟安那瓊斯~亞特蘭提斯之謎
§ 福爾摩斯探案
§ 狩魔獵人1、2、3
§ The Dig
§ Sam and Max
§ 瘋狂時代
§ Broken Sword 1、2、3
§ 凱蘭迪亞傳奇2、3
§ 國王密使 5、6、7
§ Syberia 1、2
§ Runaway

以下PS2類玩過的冒險(解謎)遊戲

§ ICO
§ 恐怖驚魂夜 1、2
§ 弟切草
§ 我的暑假 1、2
§ Blood(沒錯,就是秋番TV動畫那個的系列作)

LucasArts出品 - 印弟安那瓊斯~亞特蘭提斯之謎
c0073742_1451768.jpg

『印第‧安那瓊斯之亞特蘭提斯之謎』雖然以今日看是在1992年出版的骨灰遊戲、386 run的簡單畫面,可是劇情有趣到現在仍愛不釋手:)~

多重路線、複數結局加上融入柏拉圖對話錄的史料,使得劇情緊湊之餘,還能看到許多關於亞特蘭提斯傳說的臆測與詮釋。

背景大約在西元1939年,二次大戰的前夕之時,Indy從位於紐約的學院地下室尋獲據聞是出土自亞特蘭提斯古文明的雕像和金珠orichalcum數顆。(orichalcum,擁有火燄般光芒的神秘物質,可使亞特蘭提斯的各種機械中產生運作的未知能量,是一股驚人的力量)

但當他帶著雕像回到自己的研究室時,卻發現助手之一是德國納粹派來的間諜,並持槍奪走了雕像...在他離開前,Indy不甘線索被搶而與其發生扭打,但最終雕像和orichalcum還是被前來接應的德國軍方所劫走。

遊戲由此開始,Indy前往紐約尋找已改行的靈媒老友Sophia,希望能了解納粹對亞特蘭提斯如此感興趣的原因...卻發現Sophia也擁有一條傳承自祖母那兒、外型古怪的人面圖樣項鍊,上面的紋飾似曾相似,且若將金珠orichalcum放入項鍊的缺口,那瞬間竟可爆發出詭異的閃光,這難道也是亞特蘭提斯的遺產?

主線故事是邊尋找傳說能開啟亞特蘭提斯之門的三隻鑰匙--上面刻著Sun、Moon、World意象的古老圓形石盤和邊調查納粹隱藏在幕後的計劃為主軸,遊戲中期可依喜好的手法選擇三條路線。(這遊戲是初期單一路線,中期三條路線,結局兩種)

team路線、唯一與與Sophia同行的路線,在蒙特羅、北非沙漠、克里特島迷宮等地點找尋線索冒險。Sophia時而提供訊息,時而出槌等Indy援救,必須解決Indy與Sophia絆嘴的狀況,讓Sophia與自己合作,偶而還能扮演Sophia解除困境。(如,色誘XP)

wits路線、只會在一些小過場會碰上Sophia,單純交待她也在同步進行冒險並碰到什麼事,並不會直接提供Indy什麼幫助,因此要完全靠自己了,一般來說難度最高,道具都必須自己想辦法弄進手,是需要靠智力的路線。

fists路線、雖是號稱以武力解決的路線,但很多時候其實也是可以憑道具或言語解決。而且每個難以撂倒的強敵其實都可以用不正面衝突的方式解決。譬如扳動機關讓巨石壓扁壯漢...

而在進入沉於海底的亞特蘭提斯城後,終線劇情會併為一條。Sophia被納粹抓走,Indy必須在海底的亞特蘭提斯迷宮城忙碌地奔走想辦法解救她。最終由於項鍊的影響,Sophia會被亞特蘭提斯最後的君王靈魂附身,Indy要想辦法把鬼魂驅走,否則Sophia將跟著亡靈和亞特蘭提斯海底遺跡一起毀滅,出現只有Indy逃出的結局。

國小六年級的回憶=w=a...

by abeyasuaki | 2005-11-01 01:00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