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5年 12月 ( 1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世界唯一綻放的花

c0073742_2483789.jpg

由火燄所鑄造的美麗花朵 在朝陽下閃爍著初生的金色光芒

那還需要什麼理由

只要這股心痛與不捨無法割棄 我就離不開妳

一句話 也說不出...

靜靜地 守護著妳


...世界唯一綻放的花...

c0073742_2544489.jpg

by abeyasuaki | 2005-12-30 02:48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Final Plus]再度綻放的花

c0073742_172653.jpg
Fields of hope。

在Junius 7落下與最終決戰時所響起的歌聲,到底帶來的是希望還是絕望?無可抗拒的,Junius7時地球失去了無以記數的生命、最終決戰時,許多生命的光點在宇宙中殞滅。經歷一場又一場苦悶的戰爭,他們在戰爭中尋找答案 。

阿斯蘭與Shin迷惘於「力量」而戰鬥、Kira與雷受制於「命運」而戰鬥、拉克絲與卡嘉莉為了達成「責任」而戰鬥,無法終止的戰鬥擦撞出星火之花,人類是好戰的 。

Shin與阿斯蘭同樣在戰火中失去家人,因而陷於沒有保護他們「力量」的自責中,最後都決定加入軍隊,成為駕駛。在與Stella相遇後,Shin一心想要實現自己過去未曾實現的諾言「保護妳、我會守護著妳!」他如此地相信著擁有力量的自己不會再次失去,但又再次在無力的狀況中失去了她「我要更強、強過那號稱無敵的Freedom!」──那麼我就將能守護住一切。

Shin與Kira初次的交手時,Freedom斬去了Impuse持槍的手,那壓倒性的力量讓Shin為之扼然,而戰爭也在Freedom的介入下莫名其妙的強迫中止了。這使他始終有種觀念"擁有強大力量的才是王者、才能隨心所欲、才能達到期望的願望"。

在擊敗Freedom後,他渴望於擁有力量的心願看似實現了,所以他堅信自己這次能保護露娜、守護著世界(=擊毀戰亂之源LOGOS),所以他奮力戰鬥。但是持有超越水準之上的力量後他也開始迷惘了、正如在Destiny中不斷尋找「正確(義)之路」的阿斯蘭般。

強大的力量讓他可以輕易地斬壞背叛的阿斯蘭與美玲機體,也讓他能對於曾經害死家人的奧布施以復仇之劍,更進而幫助議長實現命運計劃...但是他卻因阿斯蘭與美玲的死而開始作惡夢,為了讓自己能攻擊奧布而不斷地催促「奧布幫助LOGOS、他們是萬惡之首!」,對於議長投入實現美好明日的計畫也無法立刻下定決心。

過去勇猛如鬼神的急先鋒如今也開始查覺到自己手上的「力量」是多麼的銳利。

最終決戰時他與阿斯蘭對峙,面對這個曾經尊敬(?)與信任的前輩,如今不僅叛變到奧布甚至還攻擊露娜,他憤怒到怒不可抑的爆種「要懲罰這無可救藥的人,我是有力量的」但查覺到他對於戰爭的目的──毀滅奧布只是單純仇恨的露娜終於介入他們的戰鬥中,希望阻止Shin「不對,這樣是不對的,改變世界不是用毀滅什麼來達成的!不是用仇恨當種子!」這是露娜聽到Shin說「所以世界才必須改變、所以奧布才必須毀滅!!」後臉色大變地闖入兩機中的原因。

但看到露娜闖入後的Shin卻陷入混亂中,過去保護的對象妹妹瑪由與Stella一一在目
"這次終於擁有「力量」了,我一定可以守護住, 擋在面前的敵人都要予以殲滅!"
"那...那是露娜,那是我承諾要保護的人...!"


「快住手!」無法阻止自己的攻勢,這次他終於以「失控的力量」攻擊了自己想要守護的對象,阿斯蘭緊急時的回擊避免了悲劇的發生,Destiny大破墜落於小行星上。

昏迷中,Stella的幻影來到,興奮地告訴他自己得到了昨日(以懷有記憶的人類身份死去),並即將迎接明日(新的生命)的到來,並做了再會的約定。醒來時,Shin眼裡映著是擔心他不已的露娜瑪莉亞──他差點因為力量而錯殺的、心愛的人。

倆人相擁而泣,在炫目不已的炮火與殘破機體環圍下,失去「力量」的他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仍持續在戰鬥的戰場?這是第一次...他以戰敗者的姿態,觀察者的姿態看著戰爭,曾經使用自身力量肆虐的戰場。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的世界與力量嗎!?仔細回想一下!Shin!!」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嗎?

回頭看著已毀壞的Destiny機體,Shin腦海中響起阿斯蘭對他的怒吼「我想要的...是守護的力量...」力量已失控,將他拖往殺紅了眼的瘋狂境界,不能因仇恨而揮舞著劍,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對於前來迎接他的阿斯蘭,Shin掩蓋不住訝異之意,對於他來講,戰爭就是與仇恨對象的搏鬥,更徨論戰鬥結束之後的救援行動。

"阿斯蘭他...並不是懷抱著憎惡或復仇之心來與我作戰的,那麼..."

──戰爭不僅僅是(仇恨)力量的纏鬥嗎?──
c0073742_15452448.jpg
同樣迷惘於「力量」,阿斯蘭卻經歷過上一次的雅金度維之戰。

唯有擁有過力量的人才知道力量的恐懼之處。

為此KIRA隱居海邊安靜渡日兩年、為此阿斯蘭改姓埋名放棄駕駛員的身份,就只因他們曾經擁有過驚人的力量,並知道力量失控時的可怖。當卡嘉莉與議長爭論著保有力量的必要性時,阿斯蘭心裡所想的是與卡嘉莉相同「意圖將力量控制在自己之下是多麼傲慢啊,可是沒有力量又卻是不行...什麼也...做不到...」

阿斯蘭與KIRA不同的就是那強烈的責任感與企圖心,積極地想為自己力量而喪生的生命做補償,所以當戰爭局面因Junius7而即將掀起時,他為伊札克的話「你擁有力量、卻擺著不用嗎!?」而決心歸還ZAFT成為Faith。

「我信任議長,認為他的方向是正確的,那麼,力量只要跟從正確就不會誤用了吧。」

許多人說阿斯蘭總是跟隨者,而非主導者,那或許是因為他那小心翼翼的個性使然,總是再三思量行為是否有誤,總是同時看著事情好與壞的兩面,反而讓他在戰鬥與行事時裹足不前。已經體會過父親所造成、大型毀滅兵器殘忍的他,當再次搭乘上Savior時已無法使用力量進行殲滅戰。

「將敵人屠殺殆盡又能獲得些什麼?想要的是,戰爭的平息,尋找的是,終止戰爭的方法。當尋找到時,那才是該予之戰鬥的對象。」

力量衰退的阿斯蘭,或許在Destiny中看來是如此吧,不過這卻是他成長後限制住自己力量的證明,當一切事情都沒有明朗,當所有的狀況還未能得到結論時就使盡全力壓倒局面,那得到的只是荒無一物的殘破結果。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察覺到不對勁時將無法收手。

在KIRA強力介入將ZAFT與奧布軍皆繳械時,阿斯蘭非常不諒解好友的行為「你們讓戰場混亂,卻仍阻止不了下一場戰鬥的開打」沒有找到正確方法前不該以力服人,該治的是本源而不是眼前解決就好。

因為母親的死,讓他渴望於強大的力量。
因為父親的罪,讓他看清力量所造成的過失。

由於擁有著同樣渴望力量的過去,所以他不斷地勸導Shin力量的兩面性
"是劍,所以兩面都鋒利,力量就是如此的東西"
"當你擁有了力量的同時,你也可能就是悲劇的製造者"


在沙漠中的戰役,Shin讓居民們從地聯非人道的奴役下獲得了解放,但是在他們離去時,阿斯蘭卻看見成為俘虜的地聯士兵被居民們圍毆及槍殺,他知道,他們只是「終止」了這場戰鬥,卻不是「平息」了戰爭,另一場的循環又將展開。

與拉克絲的對話是促使他再次坐上Infinite Justice的關鍵。

「連妳...也認為我只是個戰士嗎?」
「你或許確實是個戰士,但是阿斯蘭仍是阿斯蘭。絕對...是這樣的。」

──再次擁有強大的力量或許很可怕,但你是個了解力量可怕之處的人不是嗎?──

Destiny裡,阿斯蘭一開始拒絕力量,到重掌力量後的迷惘,再到信任自己的心路歷程,他從父親所給予的陰影下走出來,成為「阿斯蘭」,而不是「薩拉之子」,或「雅金度維的英雄」。

Final Plus的開頭,與卡嘉莉暫別的大天使號成員分別擁抱著她,走到阿斯蘭面前時,卡嘉莉卻靜靜看著他微笑,這是他們在奧布分離後,首次好好端詳對方的機會。阿斯蘭已不再迷惘,信任自己重新掌握著力量、卡嘉莉也不再慌亂,下定決心重建國家。

當阿斯蘭傷重地躺在病床上時,卡嘉莉曾為自己擅自做下結婚的行為道歉,阿斯蘭則表示了解她是為了奧布,他沒有責怪她,但他們仍還是戀人的關係嗎?連卡嘉莉自己都不確定,心直爽快的她認為自己曾一度為了國家離棄過阿斯蘭,那麼應該也沒有了要求這段戀情持續的立場,而國家又是如此殘破的局面,那麼,脫下戒指算是還給他一個公平吧。

「自由地去做想要做的事」看著憑藉自己意志重新選擇Infinite Justice的阿斯蘭,卡嘉莉微笑了,卻算捨棄了戀人的身份,他們也還是同伴。深解卡嘉莉個性的阿斯蘭,看見凝視著他的卡嘉莉,不禁閉上眼「她...還是沒變啊」

他主動且疼惜地擁抱了她。

一個無言的動作卻代表了無數的言語。

不擅言語的阿斯蘭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心意"就算脫下了戒指,我仍是信任妳。所以妳也要信任我,相信我的心意"多少時間以來,他們曾是彼此無助下的唯一依靠,這個溫柔的懷抱,是卡嘉莉所熟悉的,在驚訝過後,她也無法在隱藏地流露出重擔下脆弱的一面,欲哭又百感交集地回抱住阿斯蘭。

體溫將他們緊密地連繫在一起。阿斯蘭輕輕將手闔上伸向他的卡嘉莉的手,這次,他將不再背對她而行,他們是戰友也是戀人,在戰火下的相戀所以才更加信任彼此。
c0073742_20164487.jpg
「當人類吃下這果實,就會眼睛明亮,如同上帝一樣知曉所有罪惡與知惠」

為了創造出能夠獲得更多知識的頭腦、為了得到能發揮更多效能的身體,先天基因調整的「調整者」誕生於世上,其中做為最高作品的就是身為超級調整者的KIRA,

by abeyasuaki | 2005-12-28 15:45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等了一年,就等這個

千言萬語都不足以表達看到幕的欣喜,我真得等的就只是這個。(等看到實片後再補感想)
c0073742_19441731.jpg
特別篇增加45話卡嘉莉送AA眾人上太空時的新畫面,卡嘉莉分別擁抱KIRA與拉克絲表明暫別之意,等輪到阿斯蘭面前時卻沒有任何動作,阿斯蘭反而主動走上前溫柔(衝動?)地擁抱她。

被他的突然嚇到的卡嘉莉(卡嘉莉老是被阿斯蘭嚇到...Kiss、第一次的擁抱、送戒指、歸隊ZAFT、負傷歸來AA)在訝異後也若有所思地依偎在他胸前,拉克絲與KIRA等人在旁微笑地注視著。

這是...他們自從在奧布別離後,歷經漫長時間與多變事態後,久違的戀人擁抱吧。

...好感動啊Q_Q...

by abeyasuaki | 2005-12-25 19:44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Monday Rainbow across 101

c0073742_1781025.jpg
飄著細雨又金光燦燦的週一午後,出現了豔麗絕倫的半圓虹
外層另一道淺色虹依稀可見,形成了對映的雙圈彩虹,而101正好就位於正中間
同事們爭相搶著拍照...並想趁好采頭搶買摃龜七期的大樂透:P
(結果開獎中了400元回本=w=a)

by abeyasuaki | 2005-12-20 17:25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守護石的迷思?

SEED DESTINY Photo Collection Cell DX 3~ Treasure
本次主題是Treasure(每個人的寶物)
c0073742_2257398.jpg
...其實這篇上提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很多人都認為阿斯蘭胸口的那條項鍊並不是守護石,當然進而引起許多揣測,甚至有"She"指的是女難成員之一的可能性。當初看到也認為這是畫的既變形又偏色的守護石,勉強安慰自己說他圖中也沒其他東西了,就當是那條項鍊是他的「寶物」吧。

不過近來在整理圖片,發現那的確是「守護石」本尊沒錯,沒有變形。

一般對於卡嘉莉送給阿斯蘭的守護石,印象都是棕色皮繩綁著鮮紅的哈梅尼亞礦石,小說中也是這麼描寫的。但在動畫中所呈現卻不是這樣...

● 這是Treasure卡片上所繪的項鍊,白皮繩綁著粉紅色的石子
c0073742_2242529.jpg

● 動畫32話卡嘉莉在送走阿斯蘭時,替他戴上的守護石
c0073742_22445425.jpg

...不是一樣的嗎?再來看看開頭動畫裡捧著守護石沉思的阿斯蘭
c0073742_22474372.jpg

Destiny播放中幾近沒出現的守護石,只有在周邊商品明顯出現過
c0073742_224834100.jpg

以及第一季的片尾
c0073742_0304923.jpg

白皮繩、淺粉紅色礦石,阿斯蘭內心最珍惜的Treasure確確實實是卡嘉莉贈予的守護石。

PS.本篇歡迎廣為宣傳、無斷轉載(笑)

by abeyasuaki | 2005-12-15 23:24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友情接力問卷-潔茗回傳篇

感謝潔茗同意轉載
======================================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12-15 14:09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友情接力問卷-遙遙回傳篇

感謝遙遙同意轉載
======================================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12-15 14:01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魔偶馬戲團~機械仕掛神 第71幕Pieta

Pieta,義大利文,意謂為

聖母懷抱著殉道而死的耶穌之憂傷圖或雕塑。
c0073742_1412382.jpg


老實說很想扁藤田|||就這麼讓奇死去了...Orz

為了幫助小勝等人的脫逃,奇一人獨自面對3000多具的傀儡兵團,加上之前所受的創傷與逐漸流失失去效力的白銀之血,他緩慢地投向死神的懷抱...

奮力血戰的途中,奇回想起出發前所見到,艾蕾諾與鳴海並肩而站的畫面。很久以前,在雲遊各國的破壞傀儡之旅途中,他見到有個傳統的小教堂裡正在舉行著婚禮。幸福、噙著淚水即將邁向新生活的新娘被父親握著手,身穿代表純潔的白色婚紗、步上紅色絨毯所鋪成的道路,道路的終點...新郎正等待著她。

新娘的父親鬆開手,將自己的寶貝女兒交給新郎...她的人生伴侶。父親微笑著,注視羞紅著臉的女兒,那個小小的手即將離開,但這就是自己的任務,很幸福呢,擁有著家庭的幸福。

自九十年前就看著艾蕾諾的誕生,為她清洗白嫩的身軀,教導她各種應俱的知識,幾近無目的的流浪之旅,融化了人偶佛蘭西奴與冰冷的白銀‧奇的這個幼小女孩,終於也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媽媽,我現在就過去...這次,要溫柔地抱住我喔」
c0073742_2104867.jpg

by abeyasuaki | 2005-12-15 01:39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友情接力問卷-瑪瑙篇

2.跟他/她是在怎樣的情況下認識的?
知道瑪瑙其實是很早之前的事情,那時候友人與她一塊去拍D‧N‧Angel與Utena,回來後借看照片,當時覺得這輯Utena照片是看過最傳神的,所以就已經有印象了。

接下來是水之館的真子。非常地訝異與驚喜有人出這部作品,還以為玩偶遊戲在台灣很冷門,而且是齣戲中戲,但光看作者竟讓它獨立出來成單行本就知很多人希望知道這齣戲中戲的細節,真子的冷淡與溫柔,以及那停留住時光的水與影的詭異空間,發現到原來Cos也能拍得很有劇情。

第一次合照是活動中扮該隱時與她的宴會版露琪亞(與很多人的合照都是那次吧...XD扮該隱時不知勾搭了多少女孩),那次的該隱算半自創?將漫畫的黑白扉頁訂為酒紅系西裝,然後跟學姊借了鳥籠,裡面放著金色毒藥,雖然自己頭髮不合格,不過當年標準沒那麼高...好玩就好:)。與瑪瑙露琪亞合照的那張...今天回頭看實在蠻有趣的,當時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攻氣魔王...眼神跟氣勢都很邪惡XD

後來迷戀十二國記,很喜歡茶茶與她們去拍的照片,痞子延主從與可愛的泰麒(心)並於那次後知道她有接作Cos服裝,不過好幾次都沒搭上檔期,所以都沒訂到。

今年初一月時被千邀約去拍SEED,拉麵提到會找瑪瑙的卡嘉莉,可惜當天她因為發燒而無法前來,但就此記住她喜歡卡嘉莉的事。到了約莫四月初,那時Destiny劇情正好演到24~25話ACK黃昏之約,也是阿斯蘭與卡嘉莉之間最為苦悶、女難鬧最兇時,我竟在那時開始大萌AC...(遠目)

但身邊沒有人很愛這對(淚)所以鬱悶到自己跑去扮卡嘉莉找阿斯蘭...不過事後證明我只能扮熟女系...四月中時,善良的千終於看不下去我的頹樣陪我扮了AC,不過千的卡嘉莉...真是充滿了母性光輝...XD雖然非常感動於她體貼我的心情,可是心中一角好像還在企求些什麼。

那天移師到自來水博物館,恰巧瑪瑙與朋友們扮遙曉版卡嘉莉,正在我眼睛一亮時,她穿著禮服踹了朋友一腳..............................就是這個!卡嘉莉的粗暴率性(電到~)

厚著臉皮請她與我合照,她捉著我的袖口站在身後...覺得自己是不是對抓袖口縮身後這個動作很沒抵抗力啊?之前In雁這樣抓我時也立刻心中爆出狂喜Orz

唔...之後就不必多說了,總之那次後就尋覓到了心目中的卡嘉莉。

3.認識多久了?
半年,起算應該是五月

4.她/他有什麼別閒於一般人的特點嗎?
非常地獨立與堅強。

很難想像自己在這個年紀還在閒晃什麼...但她卻已經立定了目標,並嚴格地督促自己一步步邁向下一個階段...而且還是獨自一人之力。這種自制力與意志常常碰到玩樂會瓦解,但她卻做得讓我佩服,抗壓力很強,會向她看齊的(笑)製作衣服時有身為職人專家的堅持,不過也是因此她的衣服有口皆碑、效果很好。

對於認定是朋友之人會很熱心,並不會太懷疑對方或耍手段,但心中自有一衡量的尺度,與千一樣是屬於秉持公正的態度,就算因此受到委屈也往往把苦往肚裡吞,事情過了就算,不追究。

對於動物很有愛心,也擅於跟牠們相處,以生理反應懼狗的我而言這點令人羨慕Q_Q...

意外地很怕痛與藥...記憶猶新的是上次三芝外拍,當到海邊拍軍服版阿斯蘭與野戰版卡卡,瑪瑙帥氣地將鞋子一脫,也不顧褲子會被弄溼地在海裡奔跑(沒脫軍靴的阿斯蘭在珊瑚礁石之間行走幫她拿衣服...),在又濕又滑的地面蹦蹦跳跳想當然爾後來就摔倒了,銳利的瑚石在她腳掌上劃了好幾道傷痕...

...回去後雖然我已經累癱在一旁,不過還是把優碘棉棒遞給朋友幫她擦腳底......掙扎與慘叫了好一陣子...之前被針刺穿手指頭也沒有擦藥...=3=

5.在你心目中她是怎樣的人?
夢寐以求的卡嘉莉...(羞)

今年因為喜歡上阿斯蘭,我想靈魂中的某部份真得有投入的感覺吧,會去揣摩如果是他會怎麼想怎麼行動,還有他會在意的女孩是怎樣的人?這個疑問在認識瑪瑙後就已經得到了答案,那份努力意志與率直自然的動作,活脫脫就是卡嘉莉的真實翻版。

喜歡燄之扉中所描繪的卡嘉莉形象,堅強地邁向戰鬥艱苦的夢想之道,那如同穿越火燄門扉的舉動需要多少勇氣?但她畢竟只是個18歲的少女,敬佩的同時也不免心疼。擅於體貼人家心意的卡嘉莉,卻很少人窺見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苦楚。

正直的女孩。

謝謝妳,真得很謝謝,半年中因為我也讓妳受了不少委屈,卻還是幫助我圓了這燒到骨子裡阿斯蘭與卡嘉莉的夢,妳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卡嘉莉:D!
c0073742_1844069.jpg

by abeyasuaki | 2005-12-11 12:43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アスラン與キラ

c0073742_0303576.jpg
前陣子重看了在大天使號被擊墜後,到阿斯蘭重新坐上Justice的片斷,雖然許多人都對於這次的叛逃行為嗤之以鼻或反諷他是個キラ笨蛋,這樣解釋當然也行得通...但還是對他在Destiny中所採取的行動背後存疑,配上福田本月訪談所說「アスランキラ関係友情依存。意味、アスランキラ嫌...」或許能理解到一些想法。

Destiny的故事裡,三個主角構成了三種處世態度,Kira的「避世」、阿斯蘭的「入世」、飛鳥真的「反世」。

Kira歷經上次大戰,在眼前痛失了心中視為《保護》象徵的芙蕾後,心如止水地在奧布隱居了兩年之久,這次的再次參戰也只為保護險被暗殺的拉克絲與姊姊卡嘉莉的心願,直到最後,面對著議長的命運計劃,Kira的態度一直是不希望人為地「改變」這個世界。

或許是因為身為超級調整者的這個原罪,他對於人類希望"進化"或是"達成完美"而去運用各種手段與技術這方面一直沒有好感,所以基本上與拉克絲的論點相似,每個人都握有"選擇的權利"才是健全的世界,不管這個選擇將會導向好的方向還是毀滅一途,也都是自願的。

這點很微妙的,Kira所期望的世界是灰色的,不管黑與白都能並存於世,這其實也是目前現有的世界,所以他並不期待被命運計劃所引領的「世界進化」,而是獨善其身的守護住身邊重要的人就足夠了。

世界並不需要人們的積極投入也仍舊東升西落地運轉,所以他選擇了「避世」。

相對於Kira,阿斯蘭則是相當現實派的「入世」者,在現有的條件限制下,他能看出最符合常理與效率的一條路。有人說Kira比較能縱觀全局,所以著眼點較小的阿斯蘭ZAFT之行最終以失敗告終,與其這麼解釋還不若說是因為大局實在不是一個人所能去掌控的,積極採取行動去控制失控局面的阿斯蘭,所必須面對的就是更為眾多的「變數」。

福田所說的阿斯蘭在某種意味來說是討厭Kira的,或許也是源於此,阿斯蘭並不同意Kira獨善其身的想法,這點在黃昏之約時就可見一班。他與卡嘉莉都是無法看著世界腐敗黑色部份的正直人種,所以都會想設法去做些什麼來補救或「轉變」,但Kira專心守護身邊的人及放手讓局面自由發展的作法卻又獲得多數同伴的支持(及信任),希望引領世界往正確方面演進的阿斯蘭反而走的是孤獨之道(因為對伙伴不夠窩心),這點偶爾想來當然會有些彆扭與無法認同。(而且他很希望Kira與他能並肩為世界而努力吧)

回到ZAFT重新成為FAITH的那時刻起,就連在米涅瓦號上都無法完整地傳達他的想法、沒法確實地影響到他人,Kira與卡嘉莉也無法理解他的復隊與拒絕歸來,阿斯蘭想藉由議長的力量與奧布堅持的信念,雙管齊下盡快整頓好已屆混亂的世界,不是單方面的由奧布獨力撐著,而能以多重力量讓失控的天平回復穩定,這需爭取時間的行動不能只由奧布進行。

這也是他在黃昏之約時對卡嘉莉態度欠佳的原因,在心底某處,卡嘉莉不僅曾差點與他人結婚,也浪費了他當初前往ZAFT的用心──沒在國內穩定局面,而是出來在戰場前線冒險。這應該有種被戰友背叛共同行動的失望感吧。

阿斯蘭又是個面對自己想保護對象很霸道的人,因此內心不滿的氣話也就對著擔心他安危的雙子豪無顧忌的吼出來。

「入世」讓他沒法只顧到身邊人的心情,尋找正確(正義)、最佳的方向是一直努力的目標,但卻沒有人能定義這黑與白的界線,所以他時常會迷惘與困擾,因為在不同時期所得到的情報不盡相同,但一旦定義錯誤又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大錯,他在Destiny中的優柔寡斷由來與此。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投身改善世界的他註定傷得遍體鱗傷卻仍無法得大最大效益。

脫逃的行為與其說是背叛,還不如說是在那時點,阿斯蘭已經發現了諸多關於議長行動的矛盾,議長的「白」方只是自己定義的西洋旗,卻不是所有人的希望,這種抹殺反對聲音的強制手段令他無法認同,而正如當初在SEED中他被自己父親逮捕時所想的一樣「我還不能就這樣束手就擒,我還能做些什麼!(還想對世界盡自己的力量)」所以當雷他們派遣情報部對他追補時阿斯蘭決定歸還至大天使方。

什麼也好──只要能做些什麼!這樣的性格決定他勞苦一輩子也不得安寧的命運。

飛鳥真的「反世」...這個應該不用多說。說不定是Destiny中傳達最成功的部份,但重看後卻能理解阿斯蘭為什麼一直不放棄地勸阻他不可攻擊奧布,與其說阿斯蘭重視奧布,還不如說他了解"奧布"在飛鳥真心中是最後的底線。

對於毀滅奧布這件事,真的心裡其實還存有著猶豫,但他卻強將家人慘死的回憶與奧布是萬惡LOGOS溫床的罪名安上,讓自己能貫徹攻擊的命令。這樣發展下去的後果就是倘若奧布被他施以毀滅性的一擊,那真將會被憤怒與怨恨所吞沒,以後再也沒什麼事情能令他在下手時感到猶豫。

正因為奧布對於他是個"弔詭"的微妙存在,所以希望他不要一味地仇恨現有世界的阿斯蘭,會盡全力在每次戰鬥中都極力提醒他「不要放棄!」「反世」容易造成極端,過份的偏斜只會走向滅亡,真在最後聽到露娜告之奧布並沒有被創世紀II轟擊後所流下的淚,是懊悔還是慶幸?應該是兩者兼之吧,「反世」的他心中仍有一條線繫著他。

阿斯蘭與Kira兩人共有的夢想是什麼?正義與自由兼之的夢吧。

所有人能自主地選擇正確的道路,這的確是一條夢之道。


PS.福田提到在他心中定義,卡嘉莉是「地之女神」,拉克絲是「天之女神」,一天一地難怪最近她們老成雙成對:P

by abeyasuaki | 2005-12-10 00:31 | SEED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