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6年 01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平淡的幸福與生命的欠片

前陣子看到的文章,講到有關Final Plus最後美玲跟著阿斯蘭走的橋段,是個可以解釋得比較淺也可以比較深,玩味的畫面。美玲屬於默默付出的女孩,安靜的跟在受傷的阿斯蘭身邊照顧他、看著他因為與Shin理念不合吵架而擔憂、怕他太寂寞主動要幫他連絡拉克絲(米雅)、為了幫助阿斯蘭逃走而鼓起勇氣採取牽連到自己的行動...她是個安靜、俏皮、天真的女孩,凡事不會想太多,也因此沒有(如同阿斯蘭常自尋煩惱般)受創的殘破心靈,從Drama的對話中可知,她的想法與舉例對阿斯蘭來講也是一種突發奇想?

<引用自PTT板akanokuruma sama翻譯>
阿斯蘭:人多多少少都沒辦法完全了解自己或是別人吧?就算是親人也一樣

美玲:?

阿斯蘭:不了解自己的人一定是有的...

美玲:嗯...是啊..我啊,我去餐廳吃飯的時候看著菜單好猶豫啊,無法決定,終於下決
定了,可是吃的時候又覺得自己不是最想吃這個,想著「應該不是這道才對..」


因為這才是一般這個年紀女孩子會有的想法(拉克絲是個心靈超齡的政治家、卡嘉莉則是在沙漠裡打滾的武鬥派)面臨繼承阿斯哈意志、承受莫大壓力與責任的卡嘉莉,或許美玲才是能常伴在阿斯蘭身邊、給予他平淡幸福的對象。

所以就某方面來講,我並沒有那麼排斥AM的配對,因為一個對阿斯蘭抱持著單純好感的女孩子是不會帶給他不幸的,而我當然希望他能幸福。

但是...每當重看SEED與Destiny的劇情時,還是無條件的選擇阿斯蘭與卡嘉莉的配對。因為以個人解讀來講,阿斯蘭自從被迫面對追殺Kira、手刃好友與眼見父親的死亡後內心破了一個大洞,他迷惘、迷惘於不知怎麼做才是正確的、他害怕、害怕於力量用於錯誤之處,這樣的他卻由卡嘉莉的正直與堅強所填滿。

卡嘉莉點醒了他許多思考的盲點,不管是隨意捨棄生命的輕率、互相殘殺復仇的愚蠢、獨自思考的狹隘、還是敵我的真實定義,老是煩東煩西、想些有的沒的把事情嚴重化的阿斯蘭總是被她醍醐灌頂,也因此把那句「因為被殺而殺人,又因為殺了人而被殺,這樣真得會帶來和平嗎!!??」牢牢記到在議長面前也提出疑問。

這樣的她,能理解阿斯蘭的思考,更進而會刺激他找出方向。直腸子的卡嘉莉配上思考老繞圈的阿斯蘭,或許就是所謂互補的生命欠片。

當他們從嫣紅Gundam中脫出,看著怖滿機體殘骸的這個殘敗戰場與閃爍於其中的繁星,倆人相擁而泣,因為他們明白由於力量的誤用而造成的不可挽回錯誤已呈現在眼前,痛苦、不甘與後悔讓他們緊擁對方、感受著對方體溫而放聲哭泣,這份痛楚是共享的...沒法言傳的。

只能說,平淡的幸福與生命的欠片,我選擇的是生命的欠片。

因為那種深入心邃的共同戰鬥回憶(與大局的奮戰、與自我的搏鬥),就算是苦悶,也甘之如貽,那正是心動的感覺,一種深刻的印象。

我追尋著深刻的感動。

by abeyasuaki | 2006-01-25 02:03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少年與海、 遙遠的往昔過去

c0073742_1463713.jpg
c0073742_147899.jpg

■SEED CluB mobile 下村日記 採種挿話最終回について
出處:http://char.2log.net/

先日新宿のホームグランドであるバーに飲みに行ったらSEEDファンのお客さんが大勢こられた。
たまたまバーデンダーが録画してたデスティニーを見ていたので
一緒に見ながら(天空のキラからアカツキ登場あたりまで)
何気なくみなさんの会話に聞き耳を立てさせてもらった。
ごめんね、でも、フリーダム登場やウズミの遺言シーンなど良い感想が聞けました。
採種挿話の最終回のネタを模索している最中だったので何かの足しになればと思ったのだ。
嬉しいよね、終わってからも愛してもらえる番組って。
何人かはコスプレイベントだったらしく、
そのプリクラを回していたりしたので一寸見せてもらったりもした。
シン・ステラとアスラン・カガリ。
こちらの思ってるよりもアスランとカガリは人気がある。アスカガかぁ。

原則本誌のネタは発売までは明かさないのだが、最後ということで予告します。
ニュータイプ2/10発売の採種挿話はアスランとカガリです。
まだテキストは書いてないけど小笠原さんのイラストはきっといつも以上に素敵でしょう。
乞うご期待。

次のページ

さて、そのカガリに転機が訪れるのが14話。誘拐されます。
花嫁衣装で。卒業である。
当時身内で言っていたのはあそこでさらいに来るのは当然彼氏でなくてはいけないのに、
来たのは弟。
そこにアスランの悲劇性というか喜劇性がある。

でも強奪されたり強奪したり、牛追い掛け回したり、
洗濯したりというシチュエーションはあったが
嫁さらいは初めてだろうし、
今後も(ある意味で)コレを越えるガンダムの使い回しはないだろうなぁ。

がんばれ、次代のガンダムクリエーター。
でもこういうのって富野監督や福田監督が思いついちゃうんだよなぁ。
後、20年は2人にもがんばってもらいましょう。

・ユウナの話
・オーブの公用語は日本語と判明
・手紙は数少ない女性陣でオーディションをやったが、結局進藤さんが書くことになった
・下村はラブレターかなんかで相手にバラ50本を送って引かれた(しかも職場かどっかで再会)

by abeyasuaki | 2006-01-25 00:00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樂譜的記號

c0073742_1484636.jpg
他還只有十五歲而已啊!

喜歡音樂、總是彈著溫柔的曲子

.......為什麼........他必須死............


為什麼、

為什麼 、

為什麼、是他.................................


c0073742_0333559.jpg
c0073742_0343567.jpg

更新完成 請至天空相本樂譜的記號觀看

by abeyasuaki | 2006-01-23 00:1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宮部美幸/《魔術的耳語》

感謝采薇學姊同意轉載
======================================

宮部美幸雖然被視為「社會派推理作家」,然而就內容而論,往往只有社會事件而缺乏偵探推理,說是「很棒的社會小說」當然無庸置疑,但說是「優秀的推理作品」總覺得文不對題。

這本《魔術的耳語》則是宮部大神少見的、開頭看起來比較像偵探小說的本格推理,以三位年輕貌美的女子接連自殺為始,雖然恐怖氣氛的營造不及新本格派,但要讓采薇手不釋卷地看完也綽綽有餘。

不過等高中生主角日下守出場後,劇情就往「少年成長物語」直線前進,果然宮部大神最擅長的不是詭計而是人心啊!(笑)

如果說宮部筆下的孩童可愛得令人想拐回家養,宮部所寫的少年則是早熟、孤獨卻堅強,讓人想抱在懷中好好疼憐:父親侵占公款後失蹤,自幼便嚐盡大人的歧視冷眼、與同學惡意欺辱的日下守,在母親過逝後由幾乎沒見過的阿姨一家領養。

即使遭遇不幸,守仍然長成一個乖巧認真的好孩子,這點特別獲得年紀較長者的好感:從製鎖爺爺一路封殺下來,那位蒐集「日下守成長全紀錄」的仁兄不提,連兇手都欣賞他的聰明勇敢,什麼「我喜歡你」、「我們一定能彼此了解」、「真想快點和你見面」的電話騷擾自也不在話下──如果不是早知道兇手的年齡,采薇險些開起了一朵接一朵璀璨的鼻血之花....(死)

采薇對宮部大神最敬佩的是,她對人的溫柔關懷雨露均霑,遍及「加害者」與「受害者」,但既不是鄉愿地為「加害者」找理由(「都是社會的錯」、「處在他的立場也會作同樣的事」),或是義憤填膺地要為「受害者」尋求公道,而是替活生生的「人」找出路,不管這個人是站在哪個位置。

劇情後半兇手揭曉,日下守的試煉卻才開始:無法寬恕、卻又狠不下心執行「血債血償」的正義法則,精神崩潰的守在電話亭中失聲痛哭──確實他已無法分辨對錯是非,明知姑息犯罪也沒有勇氣制裁,但也正是這樣的日下守讓人心疼不已,很想跑進去抱著他說:做
不到也沒關係,因為你是善良的好孩子....就算選擇錯誤也無所謂,這是最棒的失敗了....

兇手給日下守最後的禮物,以「魔術師的幻想」總結終局,算是「情」與「理」的折衷,與其說是「相互了解」,不如說是兩個不同抉擇的人的共同希望吧?如果一開始當事人就能作出這樣選擇,便可以阻止之後發生的無數悲劇;但若悲劇還是發生了,那麼面對悲劇的人就要好好思考,作出不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而感謝宮部大神的是,日下守出現在《魔術的耳語》而非《模仿犯》裡,否則還不知道會被丟到哪一層地獄去....(笑)

by abeyasuaki | 2006-01-09 01:10 | 閱書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EDGE Phase 11 ─好友─

久織老師的漫畫版終於也進展到關鍵的動畫28話─阿斯蘭的Savior機體被Kira徹底破壞

當初動畫演到這邊時只有在盛怒下寫著對Shin的不滿之言,至於阿斯蘭(機體)被解體這件事...實在蠻不想回憶的,一來雖然說老開他被虐的玩笑,但看到喜歡的角色被打成這樣窩囊感覺真不好受。

二來他之所以會被毀得那麼慘,還不是因為他阻撓Kira去救正碰上危機的卡嘉莉...這邊應該是所有AC fan都很想忽視的地方,因為再怎麼說他沒看到卡嘉莉的險況,可是滿腦子都是纏著KIRA還是很囧

久織漫畫版把這邊修改得...大家看的都會很甜吧(笑)而且因為久織漫畫版是以強調為阿斯蘭視點出發的官方版,消了不少當初看動畫的怨氣。

其中最大變更處在於當KIRA對他大吼『卡嘉莉她正在哭啊!』,阿斯蘭並不是語塞的呆住,而是腦海中立刻想到卡嘉莉哭泣的臉龐。

......你說卡嘉莉正在哭?

這種事...我當然知道!!


不只是現在,她總是在哭著...

明明有理想,自己的能力卻不夠,即使如此,依然奮鬥而受傷,就像現在一樣哭著!

我當然想幫上她的忙,當然想在她身邊支持她、保護她!!

──就算是現在也──!!

可是...

我不可能跟你(Kira)一樣胡來!

c0073742_2149667.jpg
而就在被Kira以Freedom強力擊墜的同時,阿斯蘭眼角餘光瞄到遭受攻擊的嫣紅Gundam...

──可惡──!!

喪失了行動能力,沉在深海中的阿斯蘭,只能藉著些微的聲響判斷海面上戰鬥的狀況。

戰鬥...........還沒結束嗎?

還聽得到爆炸聲...密涅瓦號現在怎麼了 ?

嫣紅Gundam被擊中了........沒關係.......在那個距離下,Kira救得了她的.......

..................................................

...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很喜歡,加畫的這一段呢,動畫沒有描寫被擊墜的阿斯蘭的心情,是憤怒?是委曲?是不解?是難過?在寂靜無聲的海底,聽著自己所無法掌握的戰爭炮彈聲,這是阿斯蘭自從24話與雙子海邊黃昏會後內心思考轉變的關鍵點。

從深信議長的理念與作為,到因為從Kira那邊聽到拉克絲險被暗殺的事件,和Kira加入戰場混戰的舉動,原本為了保護卡嘉莉與Kira而回歸到ZAFT的阿斯蘭,在無聲的海底裡、無法動彈的機體中,思索著混亂至極的現況。

──卡嘉莉被攻擊,自己本該保護她的,卻總是在她需要時無能為力。

──Kira發動攻擊,本不想讓因戰爭而心靈受創的Kira再上戰場,如今他卻無法諒解自己。

──回歸密涅瓦號,為了議長的理念而努力,現在就只能束手無策地猜測它安危。

──到底,自己在做什麼.........

迷惘的他,摸索正確的道路『不可以弄錯保護人的手段』小心翼翼地提醒著自己,被Kira所擊墜的阿斯蘭心中除了悔恨外更必須面對自我的反覆問答『是地球軍先攻擊的吧?那就只能迎戰了...不,或許不管對象是誰,這種為了守護而戰的手段,或許也是開啟戰爭無限輪迴的原因之一...到底要怎麼做,才不會重覆過去的錯誤呢?...該怎麼做...』

他不斷地自問自答,不停地為解決方法而認真思考。
c0073742_21504972.jpg

那晚,他做了個夢。

是小時候的他問著媽媽父親去那兒了?『阿斯蘭,爸爸在很遠的地方為了全世界的人而努力工作喔,為了你們的幸福,所以要體諒他喔...阿斯蘭...』溫柔的母親撫摸著幼小的他的臉龐輕聲說道。

謹記著母親的叮嚀,長大後的阿斯蘭加入ZAFT軍隊成為首席的精英駕駛員,獲准穿上象徵著傑出能力的紅色制服,他只是為了能夠協助父親...一起為殖民地的和平而努力...

──父親?

阿斯蘭,不要妨礙我。

─父親───?

持著槍的右手,緩緩地舉起,直指他的胸口。

────父親────?

夢醒了。曾遭擊傷的肩口卻隱約作痛著。
c0073742_21565663.jpg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23:51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1~花非花(一)

五年前的老文...主角當然是安倍泰明(abeyasuaki)不過我忘了自己設定的結局謎底是啥...XD要補寫嗎

沒有人聲,沒有人影,漫長而魅惑的夜,紫黑天幕挾帶著瑰金色月影涵蓋住寂靜無聲的十里大道。雜亂叢生在道路兩側的枯槁荻草被陣腥熱風塵吹得沙沙作響,奏著孤寂的獨奏。進入七月盛暑的京都,異常地悶熱,如旱魃降臨般,雨,總是落不下來。

乾渴到龜裂的泥土地面,透露著災荒即將來到的先兆。

經歷過去年的暖冬、寒夏,已使得百姓的生際問題面臨著很大的考驗。天災無法預測,人禍又總是那麼地難防,怨聲載道也解決不了事態。瘟疫復發的人間煉獄,摧殘著百姓們僅存的些微希望,更將他們推落無力的深淵中,只要為了活下去,什麼皆可,就算那換來得是生不如死的歲月。

而在災害中受盡痛苦、掙扎死去的不幸人們,不甘心往生者,即化為魔物怨靈留連於世。慘劇創造出新的悲劇,悲劇再帶來無法抵抗的慘劇,環環相扣的輪迴…平安王朝數百年的繁華歷史就是在上演著如此的戲碼。

命運的齒輪重複於同一個地方不停劃過的結果,是在人們身上刻下了觸目驚心的累累傷痕,和如同烙印般的記憶。


無雲,無星,殘缺的上勾月漸成朔圓。

桂川畔,長滿苔蘚、瀝青色的碎石林上立著一名少女。

她的身影單薄地令人憐惜,彷彿風兒一吹就倒。

少女並不美,但幽幽地眼神卻恰似兩潭黑黝淵水,目若秋波地動人流轉。

那是種讓人不得不多看她一眼的魔力。

可少女似乎是被世人所遺忘般,孤單一人蹲坐在岩石上。

或坐或立,這兩個動作不知交替重覆了多久,可能數年,可能數十年,也可能數百年…

半透明幾近消失的手臂透露著她早已是不屬於這個塵世的人。

但她仍舊守著石,守著川,等待一個連自己都忘記為何的約定。

是期待戀人的歸來?是盼著與父親的相聚?還是…?

少女不知道。剩下的只有留在這兒的最後一絲意念。

這是約定。

留在這裡的約定。

留在這兒。

More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22:25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EED‧獨白


被深幽冰冷的海水所包圍,妳寂寞嗎…
天空飄落的雨滴,一絲又一絲,在湖面結成美麗雪花
仍能跳著喜愛的舞嗎?
在妳所深愛的碧色大海裡
我沒法…再擁抱著妳。
『會保護著妳,所以…』
不要害怕。
這是我曾許下的諾言。我說過的。
守護妳,不用再戰鬥的『明日』。
只屬於妳的明天。


曾經依存的體溫,淡淡地,依舊在手心中
那個時候…彼此的牽繫不是輕易可以解開的。
靠著我、依著妳
血色的制服,忠誠者的象徵…這是…分離的意思嗎?
不變的眼瞳,不變的意志,不變的夢想
是為了保護才離去─這很像謊言吧?
或許什麼都不明白,這才是離去的理由。


曾經並肩而戰的你與我
如今選擇的道路卻不盡相同,所看見的,是否一如往昔?
期待著回歸平靜的日子,這難道只是我一個人的願望?
不想再度失去重要的人,手指輕微地、輕微地觸碰著你的髮梢
不想失去你──

不知不覺地,脫離了混亂了螺旋
從來沒有後悔當時的決擇,雖然因此封鎖了回憶
吶,請幫我…去看看那個孩子吧。那個擁有一頭金髮的孩子。


今天的演唱會爆滿呢,要是能鼓舞到大家的心情就好了★
如何呢?歌聲、像不像拉克絲小姐呢
吶吶、阿斯蘭與拉克斯小姐是未婚夫妻嘛★
如何,我們相似嗎?不能被發現喔、要一絲不差地的相同喔
告訴我嘛★想要再多知道一些…關於她的事★告訴我嘛


還搞不清楚狀況嗎?你那擺著不用的力量。
難道還要不停地迷惘嗎?明明,路就在眼前,在害怕什麼!
話也不是這麼說的,這種事本來就難以定義。
或許已經沒有勸人的資格…
不過他可是很希望你回來的。

囉嗦!

Z‧A‧F‧T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02:51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NaNa‧獨白


嘿,娜娜,妳聽我說嘛
今天的演唱會我哭了喔,聽著聽著淚就滑了下來
那裡面一定包含了許多妳的心情吧?好喜歡,娜娜的歌聲。
要是能被妳收在口袋裡就好了,那樣的話,我就可以一直聽著妳的歌聲。
要怎麼傳達給妳呢?這份心情。
該給妳一個大大的擁抱?
還是甜蜜的微笑?
請告訴我,在夢裡告訴我,這個問題的答案,嘿,娜娜。


以前並不知道歌唱是怎麼的感覺,直到…遇見了蓮
或許是不願輸給他吧?全身細胞都在血脈噴張地撕吼著
如同溢滿出來的水,毫無節制地,刺痛著我
看著螢幕上的你,總令我想發笑
不管再怎麼裝模作樣,蓮還是蓮,那個任性又自我的傢伙
看著吧,這次輪到我打敗你,你可要洗淨脖子等著
就由,娜娜我。


童話裡,總是有王子來喚醒公主,可是我…寧可深陷在那不醒沉睡中…
荊棘監禁了高塔上的公主,沒有人知道…其實這是公主的心願。
就算永遠也沒關係,夢不會醒,因為你會注視著…沉睡中的我。
懷抱著無法實現的心願,我歌唱著。
歌詠著永不甦醒的夢

遇見你,我才聽得見…內心低低呢喃的歌聲…


我的願望是做個幸福的新娘,要披著白紗的那種喔,喂,你有在聽嗎?
你會空出時間來吧?我們一家三口在遊樂園裡瘋狂玩著的約定。
啊,那時我會穿著最喜歡的那件衣服。
陪著你,一整天。


沒有退路,我們已經走到了這兒。
濃嗆的煙味迷漫在你胸前,我早已,
下定了決心。

BLAST


這裡不是夢想的城堡,只能戰鬥著。
牽著妳的手,過來吧,我的公主。
過來吧。

TRAPNEST


離開了那個白色的故鄉
離開了原本正規的道路
離開了破碎的方寸之地
離開了溫暖的棲身之所

而妳迎接著
如今的我,也能說回家了嗎?


強烈地擄獲眾人陶醉的聆聽
如同玻璃般剔透卻又高亢的籠鳥之聲。
──撼動著身體易碎、敏感、而又興奮的肌膚。
一直以來只是跟隨著那個霸道的君主
世界。聽著我們的歌聲。摒息而待。


PS.
這不是原作詞句喔XD|||
在弄一個東西..希望感覺讀起來順@@a

by abeyasuaki | 2006-01-03 02:12 | 漫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