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6年 03月 ( 14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源平之選擇

霜影 說 :
好像真的蠻多人喜歡迷宮中「幻影」這個角色的,如何光榮,再出一款來補完吧

楓影 說 :
乾脆出個遙三平家版吧,出平家版我就認命再敗限定版下去orz

楓影 說 :
是說我記得銀一百問裡有個「平家神子跟源氏神子,你會選擇成為哪一個」,不知為何我沒想過這問題XD;;不管是將臣敦盛還是重衡,正因為神子是源氏神子所以才淒美啊...=v=

霜影 說 :
我會選當源氏神子-口-
總覺得重衡有喜歡危險之戀的傾向,所以選當源家神子

楓影 說 :
...=w=;;;果然是跟知盛是兄弟....

霜影 說 :
而且要欲擒故縱,就像月亮一樣馬上隱沒不見,才能讓他想上三年
(先讓他跟月亮說話培養感情)

楓影 說 :
這有困難(舉手)若不是因為逆麟我總覺得會在十六夜逢瀨就陷落....

霜影 說 :
如果當場就給他吃了,醒來只會留白薔薇一朵


楓影 說 :
...!原來如此!!

楓影 說 :
為了長治久安要忍耐一時才能成大事

霜影 說 :
=w=(點頭)

by abeyasuaki | 2006-03-28 18:51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聖誕夜的白薔薇(命運迷宮)

===全文轉載感謝 楓影===
原出處網站:十六夜
c0073742_2331356.jpg

c0073742_23185896.jpg

「王子在尋找玻璃鞋的主人。」


看到聖誕夜事件時其實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畢竟望美是「白龍的神子」,但卻在聖誕夜時想到前往教堂,明明她身邊有個「神」(笑)

但後來仔細想想,或許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前往教堂吧,因為白龍對她而言是同伴(而且還是很會對她撒嬌的同伴),不太有「神」的感覺。

她是白龍的神子,龍神只為實現她的希望而存在,但那時她的希望連龍神也無能為力。

在下著雪的聖誕夜,她與八葉們一同渡過,她最想見的人卻不在。

縱使她能回溯時空改變命運,即使她已經盡了最大限度的努力盡可能地拯救了最多的人,實現了最多的願望,但依然有她無法改變的事。

那個人不記得她,那個人不在這裡。她即使能扭轉命運也無法改變人心。

所以她沒有選擇八葉與白龍,只是獨自一人前往彌撒已經結束的教堂,去見沒有實體、存在無法捉摸的「神」,只因她的希望原本就是人力所不能及。正如即使是白龍也無法改變將臣的意志,無法阻止景時的背叛。

但是在那裡,她遇到了奇蹟。就如灰姑娘的魔法般的奇蹟。



「你是銀嗎?」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不管再怎麼詢問,灰姑娘也不會告訴王子姓名,因為灰姑娘不是公主。

聖誕夜的銀看來不像是銀,也不像是重衡,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認識神子。
他看來反而比較像是現代人(畢竟現代人也不是都知道伯利恆三星)


「我一直想見妳。」


以他對神子說的話來看,讓人懷疑他可能是「抱著遺憾的重衡的轉生」。

他隱約記得那位「十六夜之君」,前世的記憶卻朦朧而不真切。他雖然追求著某些東西,自己卻不太明白那究竟是什麼(這也能解釋他為何一進門就對素不相識的神子展開熱烈攻勢的原因,這位先生你會不會太誇張……orz)

也因此,無論神子怎麼詢問,他始終不曾透露自己的身分,因為神子問的是「銀」,而即使他擁有重衡的記憶,他也不是平重衡,更不是銀。

灰姑娘不是公主,她沒有華麗的衣裳與高貴的地位,只擁有一到十二點便會消失的魔法,奇蹟之夜過後,她只留下一只玻璃鞋。

聖誕夜的銀,除了一朵白色薔薇外什麼也沒有留下。


王子在尋找著玻璃鞋的主人,而神子,該到哪裡去尋找曇花一現的他?

by abeyasuaki | 2006-03-27 23:19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聖夜的奇蹟(命運迷宮)

之前看到隱藏角色有銀...其實是憂喜參半,因為「命運之迷宮」劇情是接著望美成功促成源平和議,但因為意外(?)把八葉全部都帶回現代的後宮結局。在這樣的劇情前提下,望美最多經歷過十六月夜的邂逅,但因為源氏沒有打敗平家,所以也不會有逃亡平泉的故事,重衡也不會受詛咒變為銀,那這樣要怎麼接他也來到現代...?

本來預測最老套的劇情是,望美會斷斷續續聽到呼喚「十六夜之君」、從夜空中傳來的聲音,然後在聖誕夜...前往教堂後發動逆鱗與思念之力,穿越時空把重衡抓(?)來現代...不過遊戲中連這段都省了Orz

之前看到同好們的攻略是要到迷宮底層的花園去拿關於他們的「時之結晶」,再回到第二章在聖誕派對後選擇「...八葉都是我重要的伙伴...沒法從中選擇一人」後到教堂才能見到平家兄弟倆,但實際玩時發現只要在第二章開頭有到教堂拿到許願銀幣(?),根本不用走迷宮去拿「時之結晶」就可以開到事件了...由於開太快嚇了一跳...

而且這根本是平安時代十六月夜的現代版...只是由十六月夜改成聖誕夜,並無法確認他到底是「銀」還是沒有銀記憶的「重衡」(雖然從語氣上看來應該是重衡...),沒有交待他為什麼來到(出現在)現代,還有到底認不認得神子,知盛那邊至少望美有回憶起與他在平安朝交手的經歷,銀這邊完全沒有...

「...因為心中莫名的悸動,所以來到這人煙稀少的教堂的我是幸運的...這一定就是星星的指引吧,就像指引東方三賢者的伯利恆之星...讓我們相會...」而當神子問他是否是銀時?也故左右而言他地說「非常的抱歉...但我害怕回答您之後,您就會像天女一樣返回仙境...這聖夜的奇蹟也將消失...」總之什麼都沒說明(默默默)

知盛那段由於有配上聖誕十二時的鐘聲與在聖夜飄落的細雪,挺有教堂中靜謐的感覺,不過兩兄弟一樣都沒說明是怎麼來到現代...當這聖夜的奇蹟,隨著隔日的陽光而隱褪時,望美枕邊只遺留有白(紅)薔薇一朵,就像淡雪一樣悄聲地融化了...故事後期也再也沒出現他們(默默默)

這根本是曇花一現的露水姻緣(泣)

不過如果在回答銀時說「...我也是為見你而來...」他會感動高興地語氣變激動,很可愛(心)「一直,一直想要見到妳。」其實這是當初平安朝的他想對十六夜之君所說的話吧?重衡最想見到的,是十六夜之君的微笑,因為那晚的她是那麼的悲傷...就算到了現代這個疑似是他投胎轉世(?)的銀,也還是盼望看到望美溫柔的笑容。

只是這樣幽會,然後早上醒來後發現徒留花朵在枕邊,實在蠻像平安朝的男女約會模式,男方要在天未明前摸黑離開,然後將訴說情意的短詩綁在有代表意涵的花上,贈予給女方,不過這樣好逮也有後續...

因為不死心決定不追任何人開到終章,果然是沒有銀與知盛的結局...(打落谷底)只好以其他人的發言當精神補給,之前在「十六夜記」與知盛在熊野共舞時他就講過以一門來講自己並不是最擅長跳舞的,重衡與惟盛才是舞藝佼佼者。

而這次在「命運之迷宮」中敦盛的絆之關「異國之音」裡也有提及,以前,平家很喜好舉辦宴會,經正彈琵琶...自己則吹笛子,重衡與惟盛則跳著風雅之舞,能與櫻梅少將齊名的舞姿...想必是妙曼吧?可惜遊戲中都沒有出現平家以往盛況的圖...

好吧,就把迷宮中出現這位當成是重衡轉世、還殘留有前世記憶的現代人吧Orz
c0073742_21284756.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26 21:2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我的暑假2~海之冒險篇~

『那年的暑假,你在做什麼呢…?』
c0073742_1412423.jpg

九歲的少年,因為母親臨盆在即,在長達一個月的暑假中,被送到伊豆半島鄉下的姑姑家,居住於他們所經營的旅舍『茜屋』。

那是一個濱海小鎮,擁有著深藍色澄靜的海,散著潮香的枝枒隨風微微地顫動,被隨處可見的美麗空色所包圍,緊緊地擁抱,悠閒、安逸,難忘的夏天回憶…

在島上自由地採集昆蟲、釣魚、看海、遊泳、欣賞螢火虫,並且擁有著樹上的秘密基地…小時候都曾想過的夢想,就算是現在也仍懷抱著的美好計畫,在《我的暑假2─海之冒險篇》體驗回味。

漫走在島的每一處,白天騎著腳踏車探險,探索無人發現的沙灘、為沒有名字的小溪命名;夕陽時在海港欣賞橙色太陽沒入海中,所灑下的壯麗光景,耳邊不時傳來海潮拍打岸邊的聲音與遠方歸來漁船的鳴笛

晚間洗過放鬆全身的溫泉後,相約去河邊,螢火虫一閃一閃如晶瑩的星光,伴著蟬鳴,去公園裡盪鞦韆吧…

靖子姊姊以迷你天文台改造的房間裡,夜間總是不時傳來悅耳鋼琴聲,撲鼻而來的花香總讓人以為那是個小小溫室;黃昏時姑姑在櫃台廚房裡烹調著鮮嫩的魚,一旁的房客芳花大姊姊也順著心情,哼著歌、彈著吉他,大家安靜地迎接傍晚的到來。

很舒服的呀,在這個充滿奇妙景致的濱海小島上渡假,讓人會心一笑,因為忙碌所造成的疲累與傷口也漸漸癒合…一切是那麼地理所當然:)

我的暑假2~海之冒險篇~

by abeyasuaki | 2006-03-25 14:0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刺青之聲~魂

c0073742_16585381.jpg
夢裡
...and in dreams...
雪被篝火所吞噬的細聲從遠方傳來
the flicker sound passing from a distance place is made from snow when it's eaten by fire
埋沒在白色視野中的古老大宅、青炎圍繞著門徑
blue flame circles a ruinous old mansion that is barried in the white.
伸手觸碰 沒有任何溫度的火焰
touch the cold fire with my fingertips...
沒有灼傷 血管卻如搽上藍墨般浮現
and the snakes wonder on my skin without leaving wounds
纏繞著周身的深藍紋路、陷入肌膚內 如同緊緊擁抱著...
the deep blue pattern of sorrow etchs on me,
and who knows, it sometimes embraces me so tight that i might lose my breath.

──黑澤怜
kurosawa rei

c0073742_1659887.jpg

無法書寫的悲傷迴蕩在這裡
unwritten grief vibrated in this room
一句一句地叮叮作響
and every single word was tinkling aloud,
彷彿被打落於闇
as if being hammering down to the abyss.

是我將你引領至死之彼岸的嗎?
was i the one who send you to the shore of death?
難道從此我將再也無法歡欣吟唱?
was i doomed to be incapable to sing joyfully any more?
我只知道 破碎耳飾的碎片刺穿掌心
i was only aware of my bare hands, piercing by the pieces of a broken earing

然後我落下,然後我的心不再疼痛
and i fell, my heart stopped from aching....

──久世雨音
Kuze Amene

c0073742_16592235.jpg
雪,落在髮上
snow fell on my hair
寧靜環繞
twirled in silence, and
化為水珠散落
melted into raindrops and then fell again


擴散的朦朧之中,
in the swelling blur
沉寂 取代搖籃曲
the lullaby was replaced by a dead-silence
孤獨的足音 我步上永眠的階梯
with lonely footfalls, i walked on the stairway to final sleep

這樣就好了,
and it'll be great
陷於狹間中的最後職責已經完成,
my last duty in the crack was fulfilled.
凜冽的水痕滑過手中的木槌,
curel water threaded over, stained my precious hammer
咎 打 鎮 魂.
and the last time, to hammer down, to pacify the spirit

我也隱沒於闇吧.
so it'll be great...
that i, too, vanished in sweet darkness.

──久世 氷雨
Kuze Hisame

c0073742_16593366.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24 15:00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守護石」與「指輪」一 守護石

c0073742_019654.jpg


隱藏在衣襟下,深紅石子似乎提醒著生命的重量。

「你啊、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所以,這個就送給你吧,它會守護著你的。

會在危險時刻守護你的,阿斯蘭..............



「──為什麼要殺了他!?你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卡嘉莉不可置信地抓著阿斯蘭的衣領,她的雙手顫抖,眼前哭泣的少年在知曉敵機乘坐的是幼年好友後,仍以同歸於盡的方法殺害了對方「──為什麼!?──」無處宣洩的苦澀在腦海中奔流,她不斷地詢問著表情已近乎扭曲的阿斯蘭。

淚水不斷湧出的阿斯蘭沒法回答她的問題,萬般痛苦似地蜷縮著身子。

看著哭到氣若游絲的阿斯蘭,卡嘉莉不禁愕然,他承受著比她想像更為巨大的痛楚,那種親手屠殺了至親的錐心之痛。只要她想,她現在就可以替Kira報仇,少年已失去抵抗能力,深至心底的嚎哭完全遮斷了他的意識,只要她想...她現在就可以開槍。

但她決定選擇不要憎恨他。就算他是奪去Kira性命的兇手,戰爭所造成的梅比烏斯之環總必須在某個地方斬斷,不斷地憎恨,就不斷地失去...

不斷地失去珍惜的事物。

「...你這樣做好嗎?我可是殺死Kira的仇人唷。」看著擔心自己、為自己帶上哈梅亞守護石的卡嘉莉,阿斯蘭彷彿自嘲般地低聲說著「我已經...不希望再看見任何人死去了!」只見她猛然抬起頭來直視著阿斯蘭,金色的大眼睛充滿堅毅,正直真誠的眼神讓阿斯蘭瞬間愣住,是啊,自己在做什麼呢?

阿斯蘭因縱情慟哭而恍惚的空白意識倏地扯回至眼前視界「我剛剛是在做什麼?...為殺死了Nicole的敵人而難過...?不──他...Kira、不是"敵人"、我們一直是"朋友"──我、我殺死了那個總是愛哭的Kira...對他起了殺意...這怎麼可能..............這就是我想要的嗎.................我想要、殺了Kira嗎..............」

他直盯著那顆深紅色的石子出神,因為過度哀傷而混亂的思緒一下湧入腦海,一股深至心底的寒意升起「我想要、殺了他嗎...」就這樣反覆地低聲自問著,但一直都沒有回答...

自己親手殺死自己所珍惜的人,只為了替另一個珍惜的朋友報仇,到頭來卻什麼都沒了...

總是犧牲自己、背負贖罪意識、眉頭深鎖的阿斯蘭─是「正義」的殉道者,「自由」之路無法定義好與壞,但含有無限寬廣的可能性,「正義」之道卻總是筆直向前,並帶著尖銳的殺傷力。

戰爭起源於夾帶著力量的「正義」,調整者的「正義」,是為開拓自身可能性與守護住被無情攻擊的故鄉;自然人的「正義」,是為消弭先天造成的不公平與未變質的世界;更多人的「正義」,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當阿斯蘭決意回PLANT去詢問父親發動戰爭的真義、及最後衝進創世紀意圖以Justice自爆結束一切,生死交接的關頭,他撫著衣領下的紅色守護石,卡嘉莉的那聲「你不能死!」似乎穿過腦海直接傳至耳邊,不因憎恨或自責就輕易地結束生命,就算是為了被自己抹殺的許多條人命,不能死,不能死,要活下來。

卡嘉莉送給阿斯蘭的守護石代表著"珍惜"的意思,珍惜自己的生命...

by abeyasuaki | 2006-03-24 14:00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明月堂~關東/ 關西風櫻餅

日本賞櫻情報真希望那天在櫻花林下吃櫻餅(心)
c0073742_1234823.jpg
左邊是關東風櫻餅、右邊是關西風櫻餅,這是明月堂本月的應景菓子,台北明月堂的本店就位於天母棒球場與新光三越旁邊,因為阿姨家就在附近,之前一直經過但都沒機會進入品嘗,第一次體驗就能嘗到夢想已久的櫻餅真是幸運(心)

關東風的櫻餅是以餅皮夾著紅豆餡、關西風的櫻餅則是米料內混著櫻花調味,以口感來講我是比較喜歡關西風味...吃進嘴巴裡的感覺滿是驚喜,整個滿滿是櫻花料酸甜的汁液,配上濃厚綠抹茶的話想必讓人想一嘗再嘗。

那天點的主餐是烤大福,內包紅豆餡與黑豆的大福用火烤後不再過於甜膩,配上熱茶可說是剛剛好,另外也嘗了包柚的淡黃色羽二重,下次也蠻想嘗嘗灑了白色糖粉的吹雪(心)在明月堂喝下午茶心情非常寧靜...天母是個好地方呢。
c0073742_1242141.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22 00:00 | 美食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月之詠歌

c0073742_13263182.jpg
雨晴れて 清く照りたる この月夜 また更にして 雲なたなびき
雨後天晴 月光普照 望雲稍待 別再遮掩


——『萬葉集』大伴家持

待月之君,平重衡。

雖然喚望美為十六夜之君的是他,但似月更多幾分的卻是他。

重衡對神子的愛慕是單戀,至少在身為「銀」的他與神子相逢之前是如此,就像月有陰晴圓缺,無法預期何時可再見月一般,在那個十六滿月的夜晚邂逅後,他沒與突然降臨的天女約定下一次的相會,而望美也...無法...因為不知曉他的身份與名字。

垂簾隔離開他們所處的空間,也遮掩住本該颯然灑入室內的暈黃月光,她沒見著「月」的真實面貌,涼風雖捲起了櫻木的碎落花瓣卻未掀開垂簾一角。不真實的時空,沒有任何約定的夜晚,就跟水中漣漪所繪成的弧月一樣虛幻。

兩方都惦念著彼此,但卻又都不知再會之期為何、及該到何處尋找......在楓紅的吉野之里,被追殺的她受到他的蔽護,但已經失去記憶的他就像是被雲藏匿的月兒般...「不抱持惡意...但也不抱持著善意」白龍如此的評論著銀對待神子的態度。

僅只是遵守著主人泰衡的命令,並不參雜有個人的好惡...「月」雖已升起掛於天際,但仍見不到月色的風采,被「咒」所掩蓋竄改的記憶,失去了身為重衡時對神子的思念,雲掩著月,所以見不著月。

「銀」會回復「重衡」的記憶令人玩味。在雪夜裏,他為被關在塗籠中、禁閉數日的神子送來保溫的衣物及取暖的懷爐,卻仍無法承諾她、背叛主人以取回望美被奪去的逆鱗,夾在忠誠與感情之間搖擺的他,心情鬱抑地望向與白色雪地互相輝映的朔圓明月。

「............銀──不要忘了,這次絕對...我絕對會幫助你的!不要忘了──在那即將來臨的未來,我們會見面的──銀──重衡......!」皎潔月下,混沌不明的眾多回憶裡,只有少女如翠鈴般的聲音是清晰的。他回想起了少女痛徹的叫喊。

在經歷過了那個為了她自願封住靈魂──封住詛咒──毀掉心智、銀的悲哀終結之後,望美借由逆鱗之力回到了那個十六月夜,這次她不再錯認這個月下對談的青年為「知盛」,但她喚他為「銀」的後果,卻又讓三年前的重衡認為天女思慕的是另一個名為「銀」的男子。

重衡羨慕著「銀」,覺得要是被天女如此苦苦追尋的男子要是自己有多好,雖然言談中仍帶著挑戲之味,但卻透著更多的無奈──被誤認為兄長知盛、被誤認為名為「銀」的男子──都不是「重衡」、都不是自己。

惟盛無意間的叫喚,卻讓望美知道的銀的本名「重衡」。在被逆鱗又拉回原本時空前,她拼盡全力的對重衡喊出前次未能救回他的遺憾「我們會見面的──銀──"重衡"......!」那是她深沉的心痛。

從銀自回想到這句話才恢復了身為「重衡」時的記憶,或許可知望美當初這聲呼喚對於他的重要性,她叫出他的本名,「重衡」,不是誤認也並未錯過,她所思念她所追尋她所盼望她所痛心的正是自己而不是別人,雖然在叫喊後望美隨著輝光而消失,但那瞬間似乎讓「重衡」只能對月亮訴說的單戀化為相思的依戀。

不再是誰的代替品,思念不已的十六夜之君尋找的是自己──是平重衡。待月待雲開,待月待風掀簾,待月待闇明,就算被咒術鎖住了靈魂,但記憶深處卻忘不了這份思念得到回應時的感動,所以他回想起了眼前正是那名擔憂自己勝過任何人的少女,也想起了還是平重衡時的過去...與罪......

三日月逐漸由細彎勾勒為滿,雲霞漸漸地霧散褪去...冬雪淹漫著白霧銀光。

輝月之君,一定是有如光源氏再世般的人吧。

by abeyasuaki | 2006-03-16 13:19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十六前夜

c0073742_16281056.jpg
破關順序:
銀->將臣->敦盛->九郎->讓->老師->朔->弁慶->景時->Hinoe->白龍->大團圓->知盛

明日是陰曆十六,終於在十六的前夜把八葉+朔+白龍+銀的結局全破,拿到大團圓結局\QDQ/(淚)可以朝知盛邁進了(笑)感覺十六夜記是來加強平家方面的劇情厚度啊,多加了知盛、將臣與望美在熊野的故事(裏熊野組?)然後還有浪漫的平重衡戀曲...雖然源氏方的故事也很有意思,可是我還是平家組的(笑)

經正+敦盛、知盛+重衡、重盛+知盛、清盛+忠度,平家的兄弟組都好有趣~大團圓結局前夜去聽所有人馬的對話時有所感觸,在看過那麼多悲劇的劇情後,如果在此時順利簽下和解之約...那就是如此平和幸福的景象吧。沒有朋友的背叛、沒有手足的殘殺、沒有戀人的對立、也沒有父子的反目...

這代的遙久劇情方面真是太令人讚賞了,玩得愛不釋手,而且明明只是一小段的插曲...卻還是會讓人落淚,與敦盛一起買小土鈴時,他回憶起之前...平家還不像現在一樣歪斜時,他因為打破土鈴而難過掉淚,伯父清盛安慰他說那下次就做個打不破的鈴給他、哥哥經正苦笑說這樣以後失去更重要的東西可怎麼辦、惟盛則是採下枝上的櫻花說把這當土鈴的代替品吧...這樣的日常回憶,他當初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看著變質的親人...又是經過多少掙扎對他們刀劍相向呢?

清盛被封印時,將臣小聲著說著:「...雖然我已經沒有資格這樣叫了...不過...再見了...父親......」對著三年前揀到來自異世界的自己、又視如己出、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對待的清盛封印...在寒夜抱著望美希望天明永遠不要來臨的掙扎...卻還是為了守護平家而放手...遙3成功之處就是劇情不僅只是八葉與神子間的戀情,這次對於家族、朋友...甚至是反派都描寫的很細膩。

身陷土牢中的九郎(義經)握著望美的手不忍放開時、被兄長賴朝所捨棄污蔑成叛亂一黨時、還有以不可置信的口氣對著擄走望美的弁慶時...雖然義經非常的易怒,但真是個容易害羞又正直的大男孩(心)擔心同伴、崇拜兄長、尊重師傅リズヴァーン,跟著他一起實行一之谷作戰時感覺不愧是被稱為一軍之首,好有氣魄。

弁慶的腹黑...其實那段沒什麼在跟他戀愛的感覺...因為不太確定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而且有時還只是禮貌性的話(汗)倒是他與九郎的對手戲...真是疼愛九郎啊,有種在看弁x九路線的錯覺,對九郎的衝勁與急燥沒辦法,但盡可能微笑著幫他處理掉許多見不得人的後續...還比較令人心跳,遙3如果要BL配我主配這對...XD

懦弱與能力不足的景時卻意外的貼心,所有人中只有他會提點望美若與龍神相戀的可悲之處(雖然是因為有看過妹妹朔的悲戀之故),也會不時提醒九郎不要做出惹惱賴朝會招人嫌語的舉動,雖然說不明顯,可是我確覺得景時是八葉中最擔心同伴的人,正因為處於一群強勢又能力強的團隊中,更需要像普通人的他吧,在被命令必須舉槍面對伙伴時,又有誰聽出他的無奈呢?

ヒノエ的劇情太陽光...爽快XD最後那個連喊三聲「頭目萬歲!白龍神子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簡直是讚極了(炸)那種去當海賊壓寨夫人的感覺很豪邁(?)リズヴァーン的永劫輪迴很可怕(抖抖)不過沒對先生開到小花,果然我比較喜歡會說甜言蜜語的?(基本上對於說話速度慢的沒奈何,還是因為他是兄貴大叔啊...)

有川弟,讓,雖然處處為望美著想,不過被他的告白給嚇到了...這真是種熟悉的責怪經驗啊(遠目)得不到的愛在爆發後轉化成對方的壓力,雖然長久壓抑的讓很可憐,但真是希望沒被他暗戀上(汗)

白龍因為聲音關係...(長那麼大隻還甜甜地叫著神子,剛開始很大汗...)本來只是想打來湊數,不過卻在他重新選定神子之儀式那邊被感動到了...他真得,很喜歡望美呢,對於他而言什麼是選新的"神子"呢?神子就是神子,沒有其他人了,他只願聽從她的心願。

所有人的劇情走過一輪後,就連當過最終頭目的平清盛、北条政子與藤原泰衡都不再是完全的惡人,清盛是為了自己一手建起的平氏一族...還有愛妻時子與孫兒安德帝,北条政子(荼吉尼天)則是心情與被流放的賴朝同病相憐、繼而守護著他,泰衡雖然意圖暗殺掉自己父親,但最終還是為了保護奧州的安全,大家...都有想要珍惜的東西吶
c0073742_2191218.jpg
在大團圓結局前夜選擇掛心於知盛的話會看到重衡與知盛兄弟的對話(心)沒有想到那邊他會出場,看到的時候心臟猛然一跳,還有、還有他果然很會用彬彬有禮的談話勾引女性(笑)望美才從樹叢裡探出身來,重衡就已經開始用話語展開攻勢了,就是要人家上來陪他說話嘛,連他哥知盛都糗他很習慣這樣做吧?他以前絕絕對對是很受歡迎、很會寫情書的殿上人。

要是能做個沒有失憶過,從頭開始的平重衡結局有多好?大團圓前夜選擇掛心對象的連二位之尼與安德帝都有,竟然沒有重衡專屬的...!再怎麼說當時時空的望美也碰過十六月夜的重衡了,應該也會在意他吧...Orz不過知盛走掉後就是重衡陪著望美說話,還留在平家過夜,有許多的想像空間(心)

接下來目標是平家四公子 平知盛,雖然他的結局很"野獸派"(只憑本能的大型肉食動物?笑)但望美同他跳柳花苑那邊真是美極了......要是有平家兄弟共舞的新圖就好了:P

現在對遙3的愛已經超過遙1了,遙1只喜歡泰明與蘭...遙3可以說每個角色都很喜歡(雖然最萌銀)因為時代設定在源平戰爭,光是可探討的衝擊劇情就多了不少...又與真實歷史有所部份結合,劇情深度厚實多了,能玩到這樣的遊戲,真是感謝(合掌)

by abeyasuaki | 2006-03-14 20:2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梶原朔 終章和歌

c0073742_19102033.jpg
「いにしへは つきにたとへし 君なれど
そのひかりなき 深山辺の里」
「昔居宮闕如皓月,今處深山闇無光」


往昔在繁華的宮廷內被譽為如同明月般的存在,如今身處深山僻野過著寂寞的闇淡日子。

――『平家物語』灌頂卷 女院死去


遙久遊戲劇情裡設定有在壇浦之戰跳海身亡的平清盛之妻──二位之尼與平清盛之孫──年幼的安德帝,卻沒有出現清盛之女──帝的母后建禮門院德子(平重衡之妹),在平家於壇浦之役敗亡時也一同跳海欲葬身的她,卻被即時趕到的源氏武者給救起,最後在大原的寂光院出家為尼。

或許身為這代黑龍神子的朔就是影射建禮門院的生平。被黑龍遴選為神子的她,陷入與自己侍奉的龍神的戀情,但龍神卻因力量衰微而遭平清盛所拘,並不是完全消滅於世間,只是受制於清盛的咒縛,以逆麟的形態存在,而他在不斷被迫提供陰氣製造怨靈的過程裡,也漸漸的失去了理智...

...朔並不知曉自己的戀人仍活著,龍神的突然消失、氣息的忽然消散,她能屍體都尋不著,也無從去詢問,那過往所留下相愛的回憶就像虛假一般,頓失所愛、痛不欲生的她便出家為尼。與朔的絆之關事件中,難以面對悲傷進而強烈否定思念心情的她,在源平屋島開戰之際來到大原的寂光院潛心修佛。

望美親自前往鼓勵她、被好友勸出的朔決定積極的尋找戀人失蹤的線索,在平家重鎮嚴島神社被不計其數的敵軍包圍,卻仍勇敢的隻身走都質問平清盛,她也終於得知她一直所希望得知戀人的消息──黑龍的下落,被清盛持於手的逆鱗。

清盛以黑龍逆鱗作為誘惑,要朔以攻擊望美等人來宣誓她的忠誠,見到依舊堅信自己的好友,朔毅然的拒絕了清盛那滿盛甜美毒液的惑言,而在此同時黑龍逆麟也因神子的接近而不停的發出共鳴之聲,極其不穩定的氣之流動及大量被攫取陰氣的雙重影響下,黑龍發了狂,轉而攻擊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神子。

不得已反擊的朔,只盼能在攻擊的間隙間找出解開咒縛的時機,她成功了,清盛也因那瞬間無法克制的陰氣崩潰而毀滅了形體,接著黑龍自逆鱗之姿恢復了人形......原本以為再也無法於世間尋找到的戀人,如今以往昔那春、夏、秋、冬都再熟悉不過的姿態擁溫柔抱著她,朔的眼淚如泉湧一般,衣袖也揩試不盡,她簡直無法置信、無法置信的喜悅撼動著她的身子。

...正如曇花一現

黑龍所受的咒縛尚未完全解除,長期的供給清盛陰氣已使龍脈受損,人形姿態再度回復成逆鱗是無法避免的情勢...黑龍希望藉由朔...他所最珍貴的神子...他所最愛憐的戀人之手敲破逆鱗,付予龍之完全毀滅即可造使「再生」的命運。

毀滅至不留一塵就能再度孕生出新的「黑龍」。

但新的「黑龍」將沒有任何前代的記憶...也會忘了朔,忘了自己曾有過的這段戀情,這殘忍的要求卻是黑龍最後的請求...她答應了...雙手握劍...顫抖不已...終是無法以劍尖擊碎閃著烏黑光澤的逆鱗...她肯求摯友望美握住她的手...然後...

...喪失心愛之人、無處可發洩的悲痛蠶食著身體不吃不喝,到最後只能捨棄一切過往出家,成為卸掉繁華的尼僧。朔與建禮門院的心境呼應著...但她堅強的重新找到生命意義,為了守護著新生的小小生命茁壯而幸福的笑著。她的餘生就養育著新生的小黑龍,過著簡樸卻滿足的日子。

那個人曾說過不論思念,記憶... 全部都會忘記

可是,那是錯的

現在重生的"那個人"

還記得我的事情

追逐著我身影的眼瞳

盼望著我聲音的神情

看得出這是以往的思戀...

我是這樣認為的 不要笑我啊

吾友,現在,妳幸福嗎?

我......很幸福喔 。
c0073742_15272198.jpg

歷史上的建禮門院

身為平家棟樑平清盛之女的德子,曾是當時宮筵內最華美的女眷,作為高倉天皇的中宮(皇后)在生下安德天皇後,可謂是將平家的繁華推上至極點,使得過往曾被譏笑的平氏一族融入皇族的血統。若天皇為耀眼的烈陽(天照)的存在,那中宮就是溫婉的明月(月讀),日月圍繞著宮闕,是最尊貴的象徵。

但在平家被源氏給殲滅,幸免於滅頂之禍的她連同獲救的四十餘名女眷被送往京都,眼見族人不是已死於戰亂不然就是被斬首示眾,她也終於決定落髮出家,以青燈常伴來為已死的親族祈求冥福。

她的前半生光采雲集,後半輩子卻如同流放一般過著隱居貧瘠的孤寂生活,沒法陪著疼愛的幼子在淒冷的海底作伴,被源氏硬拖回京城後求死不得只能茍活,那被紅梅薄紫萌黃所簇擁的往日已如雲煙般消失令人不禁為她欷噓。

後白河院法皇曾在戰後前來探視她,回憶起過往的女院不禁悲從中來的落下淚來,面對頓失所有、哀痛的女院,跟隨法皇行幸的德大寺左大臣實定公在庵室的柱子上寫下和歌覆映她的心情,此便為「いにしへは つきにたとへし 君なれどそのひかりなき 深山辺の里」之由來。


前次深冬京都之旅也有至京都東北山區的大原參觀,位居山深之處的寂光院相當狹小,沒有其他佛寺的壯闊與精美,只是一間簡樸的庵室。在邁上爬坡的長梯後,一口池、一座鐘、一株松、一間室,過於單薄的庭園透著落寞的氛圍,平家僅存的悲劇之女就在這偏遠的鄉間渡過哀歎孤單的餘生,最後溘然而逝。

幸與不幸。
c0073742_1913032.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12 17:48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