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6年 06月 ( 1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潮水。夕陽。與少年少女們

── Kingdom Hearts外拍速報 ──

The letter form the king!!

c0073742_27447.jpg

My summer vacation...


c0073742_0504327.jpg

KAIRI。

c0073742_0594017.jpg

RIKU。

c0073742_059825.jpg

SORA。

c0073742_12484028.jpg

...It's my promise──

c0073742_1293362.jpg

──We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 forever...

c0073742_1355410.jpg


Regardless of challenge


c0073742_2194641.jpg


Right?


c0073742_2393899.jpg

by abeyasuaki | 2006-06-25 12:3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比翼鳥

c0073742_1554917.jpg
「神子殿下,請將您的手交給我...」

聽見他的呼喚,我轉頭凝視 那雙被銀色髮絲遮掩 以男子而言過於綺麗的紫眸

適才辟護我、右肩還微微滲著血,卻仍一如往常將身體稍傾,恭敬地遞伸出手

像是在徵詢首肯般,他的動作沒有一絲多餘,屬於武人特有的氣質表露無遺

那個曾為我所失去的靈魂,現在在這裡。

冰封住感情的心,正在他胸膛溫熱地鼓動著。

「嗯」我微笑。

將手滑入寬大結實的手掌中。

握得緊緊的。

by abeyasuaki | 2006-06-22 01:55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願望

c0073742_20505652.jpg
在火光環繞的京之城,他緩緩地取下脖頸那片閃著奇異光芒的鱗片

遞在我掌心,並輕闔上我的手

「只願妳...能達成妳的願望,除此之外,我別無所求。」

望著被逆鱗之力瞬間帶離火場的我

他露出滿足的落寞微笑,身影卻宛如融入火燄般地漸漸搖晃淡去

「不、...不要啊───!」沒有人聽見我的聲音

只有我,遠離了那個命運

命運如湍急川水般傾瀉而下,無法止息

揣著捨命交予的逆鱗,那是,我的龍,托付給我的希望

不論重覆幾次、不論尋找多久 都無所謂,一一去改變川流的源頭

直到替換曾紡出那個悲劇的命運為止,不停穿梭踏訪在無人所知的時光裡

我的心願是───

by abeyasuaki | 2006-06-20 20:4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鈴鐺

c0073742_13322968.jpg

曾經,大家對因為打破陶鈴而哭泣、幼時的我這麼說著


「將這花瓣當作鈴鐺的代替品吧?」惟盛他優雅撈起隨風飄散的櫻花

「別哭,敦盛,再買一個給你就是了」清盛伯父豪爽地笑出聲

「欸,為了個鈴鐺就哭成淚人,你可是武門之子啊」經正兄上莫可奈何地苦笑,摸著我頭

「敦盛你瞧,破碎的鈴鐺依舊還能發出美麗的音色呢」搖了搖鈴,那是溫柔的重衡殿

「...」不發一語,遠處的知盛殿注視著我們

沒法忘記,此時鈴鐺搖動的細小聲響,以及大家的笑容

一切都尚未詭變扭曲的那段日子,流逝到那邊去了呢...消失到那邊去了呢......

............

...是我,開啟了傾滅的源頭......

是我、造成的......

c0073742_13591046.jpg

by abeyasuaki | 2006-06-17 13:3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溫度

c0073742_1632478.jpg
柔軟、白嫩、纖細

輕輕碰著

我那珍愛的懷中之月

美麗又哀傷 櫻霞渲染著她低垂的臉頰

熱度透過觸摸的指尖一點一點 緩緩地流入掌心...無可自抑、難以自拔

請原諒......如此貪婪的我吧...

by abeyasuaki | 2006-06-16 14:31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京都五日 - 幕府之日

第五日:晴明神社→二條城→大阪
c0073742_23554818.jpg
今日是在京都的最後一天,所以都安排靠近旅館附近的景點──做為陰陽師迷不可不去的安倍晴明社與江戶幕府將軍德川家康在京都的居館──二条城。

一早,仍延續昨日寒冷的氣溫降著細雪,搭著不過數站的公車前往晴明神社。

雖然錯過了去年2005年9月的晴明千年誕辰祭,但我終究還是來到了這裡,這個平安朝大陰陽師安倍晴明的住所。

安倍晴明(西元921年~西元1005年),乍現於鬼怪橫行的平安王朝中期,連出生都圍繞著迷霧的這名男子,替詭美的平安京劃上一筆最為神秘的歷史。
c0073742_18404670.jpg
他最為人所知的出生傳說,是人狐相戀的異種婚嫁。晴明的父親─大膳大夫安倍益材,自惡右衛門手中救出了一隻白狐,這白狐是森林中已有修行的狐仙「葛葉」。

她幻化為人,來到益材身邊,之後兩人漸漸情愫暗生,產下了晴明。晴明五歲時,意外地見到母親狐狸的原貌,分離的時刻於是到來,葛葉拋下哭泣不已的幼子回到森林中。

『如果思念的話,就來尋找吧…和泉最深處信太森林,葛之葉…』

反覆覆頌的和歌謠,那是母親送給孩子的最後話語。晴明日後依循此歌的指示,得以再至森林隱秘處見母親一面,並繼承強大的靈力。

少年時期的晴明就已顯出不凡的才華。夜裡,侍奉著師傅座車前進時,就以未修行之身發現被視為禁忌的百鬼夜行,並立刻通知師傅賀茂忠行,讓一行人安然躲過此次災厄。

優秀的咒術師能力使得幼小的他能看見鬼物的存在,這也使得忠行後來將陰陽道的深奧道理傾囊相授地傳授給晴明。

騰蛇、朱雀、六和、勾陳、青龍、貴人、天后、大陰、玄武、白虎、天空。

則為晴明所使喚的十二神將。

聽從陰陽師命令的式神,完全服從地保護其主人,但因相傳晴明的妻子害怕鬼神的形貌,晴明遂將這些式神隱藏在宅第附近的一條戾橋之下。
c0073742_18455263.jpg
不過現在京都的一條戾橋已不是當初的位置,惟留有遺址放置在神社門口。

一踏入境內,象徵陰陽道五行,又被稱做晴明桔梗紋的五芒星處處可見,水井、鬼瓦、燈籠、藏門,其實就算行駛京都室內的公車窗戶上也貼有保護交通安全的紅色五芒星,這個具有封魔效力的咒印相當受到歡迎呢。

神社休息所內掛的繪馬排是熱門參觀點之一,原因不外乎許多曾以陰陽師為創作題材的作者們都來此貢奉繪馬牌,夢枕貘(小說陰陽師)、岡野玲子(漫畫陰陽師)、平井摩利(漫畫火宵之月)、野村萬齋(飾演安倍晴明)、伊藤英明(飾演源博雅)、京極夏彥(小說姑獲鳥之夏),他們的親手跡皆掛在廊上。

此時細雪漸漸堆積在神社灰樸的石燈籠上,撲了層淡淡的白。

雖然晴明神社佔地很小、古物也不若其他神社般具有價值,但站在這裡,還是有說不出的感動,因為透過許多作品鮮活的描寫與呈現,他早已是個不陌生的歷史人物,更是眾多傳奇裡的主角,感覺非常地親近。
c0073742_18464294.jpg
接下來延著街道徒步走回二条城,相較於風雅細緻的平安文化,代表著武家風格的二条城就顯得非常厚重有威儀。

不僅以白石為牆垣,並有壯觀的護城河道,走入庭園後更有雕刻細膩的唐門,上面刻著的不再是風花雪月而是雲龍、竹虎與牡丹獅,再再表徵著幕府的強勢。
c0073742_18575980.jpg
主館二之丸御殿是桃山文化的代表建築,漆得漆黑的屋瓦上處處包著金箔與華麗的裝飾。殿內必須脫鞋而行,但每走一步都可以聽到宛如鶯囀的鳥鳴聲,據說是以前幕府將軍害怕暗殺者潛伏在居所內所設計的機關,這樣就能防止有人默不出聲的靠近。
c0073742_23565683.jpg
殿內有許多由紙門與屏風所構成的許多廣闊房間,並擺上蠟像仿製出當初各地向幕府將軍晉見時的畫面,可說是氣魄十足威風堂堂的行頭,也難怪在二之丸御殿屋頂上,幕府敢將象徵德川幕府的葵紋擺設在象徵天皇的菊紋之上(或並置),的確是握有高高在上的權力。
c0073742_185513.jpg
二之丸庭園內因為正值深冬,無法欣賞到櫻花繁開的美景,許多植物也因害怕寒氣而被包上乾燥的稻草保護,只能欣賞已凍結池中的蓬萊島、鶴島與龜島等造景。

二条城的庭園比想像中來的廣大,並且地面皆鋪以碎石和細土,說真的走久了腳會很痛,因為必須一直在凹凹凸凸的地面上磨擦,也因時間有限,在攀爬通天閣遺址、眺望過洛中一帶的風景後就匆匆地步出城池,回旅館整理行李轉往大阪。
c0073742_18554887.jpg
在搭乘前往大阪的特急火車上,選了第一節車廂,因為可以透過大片的透明玻璃看到火車前進時不斷飛逝而過的景色,車掌因應燈號而彬彬有禮、守秩序地指出手勢,這才有了離開京都的實感,我正在前往另一個大都市,而將在那的機場搭乘飛機回到台灣。

就這樣五日的京都之行即將結束,到訪京都,是圓了一個夢。

長久以來盼望不已的夢,喜歡平安朝的風雅文化,喜歡四季為人稱道的美景,那數也數不清富有特色的祭典,也或許是我來訪的時間是深冬,觀光客沒那麼眾多,少了人潮的紛擾,京都的氣氛是悠閒的。

是鄉間、也是都市,京都介於都市的繁華與鄉間的僕實之中。

我想,我是喜歡著這個都市的,因為她就像個多樣風情的柔美女性,每當看到其他人的遊記,由於季節的不同就有著不一樣的感受與難以預料的驚喜,這就是他之所以能吸引這麼多旅行者前往的原因吧?只因那內斂與寧靜的美。

在飛機上享用襯著金紙,鵝黃色的和菓子,下次,希望能在楓紅之際再度來訪。

還有,謝謝,這次旅途中一直陪伴著我的你:)
c0073742_18593885.jpg

by abeyasuaki | 2006-06-12 02:18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陰陽寮的設置

c0073742_015189.jpg
藉由秘儀秘法,操控著闇之力量的陰陽道。

而深諳其中奧秘的陰陽師,在奈良、平安時代以國家專屬的占術師身份活躍於歷史舞台上,自由地使喚著鬼神的他們總是被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於異形的世界與現實的世界往來、交錯,構成了獨特的族群。

在古代的律令體制下,陰陽師所隸屬的機關為中務省之下的陰陽寮。

陰陽寮中除有實行占卜、咒術的「陰陽師‧陰陽博士」外,
另包含有觀察天體異動,並判斷異動對未來所造成影響的「天文博士」、
將天體運行製作為曆法的「曆博士」、
記錄以滴水計時的「漏刻博士」。

陰陽寮職責主為掌控計算天文、氣象、曆法、占卜,可支配人員計有八十九名。

但在平安中期後,所有由陰陽寮出身者都被稱為「陰陽師」。

他們除了執行規定的任務外,還常需奉行天皇或有力貴族們私下的請託,如除靈、占卜或是施行咒術以拱固權力等要求。

由於長期接觸政治鬥爭的黑幕,使得陰陽師們雖然官階並不高(只能算得上是下級官吏),但卻多受權臣貴族的丈養,如著名的藤原道長就相當重視安倍晴明,屢次拜託他解決棘手的事件。

至此,陰陽寮已成為一個凌駕於眾多官僚之上的特殊機構。

正如天界星辰的變動會反映到地上人間的安危一般,政治複雜的利益鬥爭也牽連到禁忌的虛幻世界,平安時代因陰陽道空前的發達,迷信也自然而然的廣泛流行。

陰陽師因應貴人們的請求進行各式咒術的施法,許多當時未解的暗殺事件背後似乎都藏有未知的闇影。

人們猜測,但卻不敢明言,被咒殺的謠言四起,將陰陽師更推向另類的崇高地位,當權者莫不想將他們的能力納為己用,以排除異己,並保護自身安危。

在這樣的環境中,擅長遁甲之術的滋岳川人(~西元八六八年)、以占卜靈驗有名的弓削是雄(生卒年不詳)等名輩倍出,於歷史洪流中開拓出不可思議的傳說故事。

西元十世紀,醍醐天皇在位,當時位居陰陽師實力第一把交椅的賀茂忠行(生卒年不詳),在世人訝異的注目下,收了一個面目清秀的年幼童子為徒。

這名俊雅的靈犀少年,就是後來頂頂大名的陰陽道宗師──安倍晴明。

by abeyasuaki | 2006-06-12 00:11 | 歷史相關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絆」的設定

===全文轉載感謝 楓影===
原出處網站:十六夜
c0073742_2331356.jpg
c0073742_2244399.jpg
其實遙三關於「絆」的設定讓時空跳躍的性質顯得更奇妙,我曾看過有人認為時空跳躍其實並不是將命運重新改寫,而只是神子靠著逆麟的力量「跳」到了不同命運的世界(所以是多重宇宙的感覺?)

不過這個說法似乎無法解釋之前累積的「絆」會留下的理由。

在這一代,望美將曾經經歷過的事件重新改寫後,那些事件並不是就此「消失」,而會以彼此間的「絆」的形式留下來。

所以才會在二章的京對神子說「我是不是曾經見過你?」

而且在大團圓結局裡,神子之所以能夠促成源平和議,一方面是因為她知曉所有人的秘密,一方面也是因為她與八葉之間、以及八葉彼此之間在過去無數消失的時空中,累積了不可動搖的信賴。

所以八葉才能在一至四章這短短的時間內(仔細算算恐怕不到半年)建立起如此深厚的信任與感情,也才能在這和議的關鍵拋開成見與立場,彼此協力合作(否則光是要那怕賴朝怕到死的景時偷偷背叛,就已經是大工程了吧……而要一根腸子通到底的九郎別相信哥哥相信還內府,他應該會翻桌給你看)。

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雖然不少人認為銀的感情基礎薄弱,但我卻不這麼覺得。

一則御簾戀愛原本就是平安朝殿上人特有的戀愛模式,連對方的臉都看不清,甚至連聲音都沒聽過而僅有數封和歌往來,憑著感覺和誤會(爆)浪漫多情的貴族們就能談出纏綿悱惻的戀情。

源氏物語中的柏木僅匆匆一瞥女三宮容貌,便念念不忘甚至甘心犯險,不惜霸王硬上弓就是個好例子。

而在那十六夜的月色之下,隨著突如其來的光芒忽然出現,言談中毫不矯飾地直指出平家滅亡命運的少女,會在重衡心中留下難以抹滅的衝擊是可以想見的。

(這一點在選項選擇「言」時更加明顯,責備他的厭世與消極,又能包容他的軟弱的,十六夜之君……)


重衡的這份思慕或許是起因於新鮮感(笑)、或許是他自己心中的幻想,但無論起因為何,這份感情在他心裡悄悄滋長發芽的事實卻不會改變。

而當他成為「銀」,迎接神子一行到平泉之後,他幾乎是每日都陪在神子身邊,平泉路線縱使不走他劇情,淨化平泉的過程也必定有他隨侍在側,而走他路線時,這兩人更是形影不離到銀一天沒到高館,八葉都會感到疑惑的地步。

再加上不知是否因為身為平家人,他也與敦盛一般,對擁有能淨化怨靈之力的神子——那將為平家帶來毀滅與安息的神子——抱持著一份敬畏與憧憬。

在春夜朦朧月色下,他們的初次相會在彼此心中激起漣漪,在楓紅似火的黃金平泉,他們之間的羈絆更形強烈,這段日子裡,銀心中所累積的感情濃烈、真摯,並且深刻到足以掙脫茶吉尼天的束縛。

在那個結局裡,銀初次表現出想活下去的「意志」。


但可悲的是,讓他想活下去的動力,同時就是他非死不可的理由。因為他的這份感情已經深植在他的靈魂,不藉著「死亡」,他無法捨棄。

而這一切在銀成為無心的人偶之後並沒有歸零,銀抱持著這份愛慕,神子抱持著難以承受的悲痛與遺憾,他們再度回到那個朦朧月下。

他們在怒濤般的戰亂之世,邊正視著自己非盡不可的責任,邊渴望地追求著彼此的身影。

逆麟可以讓一切重新來過,可以將一切都歸零,但逆麟也有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存在。

那就是人心。

by abeyasuaki | 2006-06-11 22:45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配對

看到學妹寫...突然也想寫,就是自己比較喜歡的幾對配對吧。
1.SEED──阿斯蘭 x 卡嘉莉
其實以前對配對從來沒那麼堅持過,甚至不理解為配對逆不可筆戰的心理,不過在喜歡上這對後一切都改變了...

一來太過喜歡阿斯蘭與卡嘉莉互補及命運的感覺,二來因為後來出現的女難眾人都描寫不夠深入...感覺只是因為表面而去追求阿斯蘭(妳們,他可是個老頭個性的傳統大男人啊)

再來也是因為編劇的影響吧...讓人無可自拔地喜歡上這配對後,又被凌遲了一年都沒見到任何甜蜜(可供想像)場景...(更慘,還會見到阿斯蘭被眾女飛撲吃豆腐)

最後又用回馬槍否定掉曖昧,真是讓人心有不甘。

這也是第一次願意為配對而筆戰群雄(笑)

2.遙久──銀 x 望美
因為被同人影響,重衡x知盛這對也頗為注意,表面穩重的重衡,卻對面貌相似的兄長有異常的激烈,很讓人臉紅心跳v

知盛 x 望美,其實很新鮮有趣(好像18禁的少女遊戲),但十六夜官方的設定會導致 銀 →望美→知盛  這種三角單戀...不能接受把銀當知盛代替品的模式啊!

本篇中泰衡 x 望美的偽結局(?)是在銀摔落山崖、泰衡把望美擄到大社後,若選擇與泰衡一同攜手使用逆鱗來攻落鐮倉時發生...這樣好像遺忘了為神子自願拋棄生命、生死不明的銀一樣...(遊戲中應該歸類為銀的Bad Ending)

若許該說銀的嫉妒心很強,所以若走會遇見他的平泉路線就不想讓望美配其他人吧。

3.十二國記──驍宗 x 嵩里
這對不知該不該說成是配對...其實只是想幫泰麒找個好爸爸(保護者)而已?

但就算在麒麟無條件效忠王的十二國記中,戴主從也是很特別的一對,泰騎從開始懼怕、但又不受克制地被驍宗所吸引,到後來會天真純情地說想"餵飽"驍宗肚子

最後在現世記憶甦醒後,那份麒麟對王的濃厚孺慕之情,讓他就算已經失去一切還是義無反顧地深入已是妖魔肆虐的戴國領土尋找失蹤的驍宗,比起說是配對的愛情,還不如說連繫著他們的是有如半身的羈絆吧?

對誰都看的很精準、也相當自信的驍宗也只有面對稚嫩的泰麒才會露出傻爸爸(?)的一面,小野主上拜託繼續寫下去吧...我相信驍宗沒死、等著他與泰麒團圓的那一天啊。

4.FF7──Cloud x Aerith
喜歡頑皮小姊姊對彆扭小弟弟的感覺。(笑)

雖然Aerith一度透過Cloud尋找Zack的影子、雖然Tifa對Cloud是一直真心照顧與關懷,但在FF7中只能接受這對男女Couple配對,喜歡Aerith逗著Cloud玩(喂)、喜歡Cloud只對Aerith敞開內心、喜歡結局時她溫柔地伸出手的感覺...

在忘卻之都Aerith被Sephiroth一刀刺死,就此脫離隊伍。曾因此痛惡Sephiroth拆散他們,不過後來在同人洗腦下,我也很接受Sephiroth x Cloud ... XD(鬼畜攻好啊)

不過不管是與Aerith還是與Sephiroth配的Cloud,Zack都是領好人卡的份?

5.EVA──薰 x 真嗣
因為真嗣捏爆了薰的頭所以一見鐘情。

老實說EVA在連續那麼多集衝擊、狂亂,又死了一堆角色後,實在讓劇情氣氛陷入低迷。這時在夕陽海邊出現,輕快哼著快樂頌的薰在真嗣眼中看來是多麼不可思議,而且又是第一次有人說話能溫柔地體查到他內心的孤寂。

洗澡、訓練、睡覺,不管做什麼都在一起,也很難不讓他對薰產生依賴與眷戀吧?

真相揭顯時,配著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雄壯音樂、垂直降入Lilith面前、要求真嗣親手殺死自己的薰,那時的他是顯得多麼神秘與富有魅力,若說使徒以天使為名,那麼他就是最似天使的那一個吧。

漫畫版薰與真嗣的關係倒是完全倒轉過來...不過也挺引人暇想的,可是還是動畫版一氣呵成、瞬間恍惚的感覺最是經典。

這也是喜歡石田彰的起點。

6.封神演義──普賢 x 太公望
自從普賢自爆後就有一搭沒一搭的看完,因為十二仙幾乎全滅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是閃電般出現的角色但也很快就被作者秒殺掉,會喜歡這對主要因素──原來還有人能把那欠扁的太公望吃得死死的,真是太奇妙(痛快)了...感覺普賢手上握有不少師叔的把柄?

外表溫和,處心仁慈,還會為敵人掉淚,但在某些意外地方也有微微的腹黑感...(餵太公望吃麻藥啦)行事相當果決,為了擊敗實力懸殊的太師聞仲而決定用自爆攻擊時讓人既震驚又心痛(當初還寫了長篇文揣測他沒死的證據)

當他後期出現在太公望夢中時,就知道八九不離十是不會有復活戲碼,雖然一向很不喜歡作品為讀者取向而演出狗血式的復歸,不過這是難得的期盼啊啊啊...

彩稿公布時服裝是詭異的紫色,配在他身上有點太沉重感,最近新出的封神演義完全版則改為輕飄飄的水藍色v...現在重看封神也蠻喜歡紂王 x 妲己這對的。

7.銀河英雄傳說──萊因哈特 x 吉爾菲艾斯
讓萊因哈特變成戀物癖的原兇就是吉爾菲艾斯...

從小追隨著安妮羅潔與萊因哈特這對耀眼的姊弟,吉爾菲艾斯到最後連自己的命都獻上了,就連殺人無數的作者田中大神也認為讓他太早於劇情中死去。(舊版小說15集,吉爾菲艾斯在第2集尾就過逝)

讓原本為奪回姊姊復仇的萊因哈特,後期一統帝國與同盟的動力已經變為對亡友的獻花,也造成他感情層面的幼兒化,金髮獅子的內裏藏著對紅髮摯友的無比歉意。

不過若是當時他沒為護主而死,那結果又為是如何?恐怕也是逐漸冷卻、遠離的友情。

萊因哈特採用義眼參謀冷酷但實際的計謀,這卻無法見容於行事正直的吉爾菲艾斯。為了剝奪特別待遇,免除吉爾菲艾斯軍議時可持槍的特權,後果就是他被暗殺者貫穿喉頭血流不止的死去。

雖說吉爾菲艾斯應該愛著安妮羅潔,不過弟弟萊因哈特對他執著比姊姊更深?而能朝著同一個目標拼命地努力前進、晉升為掌握重兵的權力階級,安妮羅潔反而無法介入他們之中成為共同奮鬥的伙伴。

8.女神異聞錄Persona罪與罰──周防達哉 x 黑須淳
這應該比較少人知道的作品...也蠻早期的了,不過設定相當有意思,Persona,心理學上的「外在性格」,意指一個人為了讓自己或他人相信而表現出來的行為模式,達哉等人也是藉由Persona的特殊能力將內心引藏的感情以古代神明或惡魔的形體投影出來戰鬥。

而面對的敵人unconscious(集體潛意識,遊戲中更與佛教中第八感「阿賴耶識」的觀念連結在一起),在這奇妙力量籠照下,所有謠言流語都會成真,所有傳聞都有"可能性"的一面。

潛藏在達哉與淳心中,幼時為了挽留喜歡的大姊姊舞耶不要轉學,而造成她被關在失火神社中的罪之意識,讓他們的人生產生了莫大的影響。

尤其是有如光與影一般互補的達哉與淳(淳還曾送給達哉定情物──他父親心愛的打火機)過於纖細的淳為了逃避壓力,竄改了自我記憶,認定達哉是殺害舞耶的兇手,遂對他進行報復。

淳在前期化藉由Persona發動化身為Joker,蘊育中破壞力驚人的怪物,處處阻礙著達哉等人的調查。但到後期喚回他真正的記憶後...若再選擇"我只看著淳"選項,可以看到很多"相親相愛"的畫面與對話...

Joker曾留給達哉的紫苑,花語為『忘不了你』。

Persona3今夏會發售,期待:P

9.幻想水滸傳3──路克 x 雪拉
「比起一百萬人的生命,我選擇了您...而這是不被饒恕的...」

雪拉對倒在她懷中的路克這麼說著,然後靜靜地斷了氣...

由於在幻想水滸傳3,路克篇是四個主角之後的隱藏章節,所以當初是開朋友玩的記錄,被萌到在地上打滾(原來我從那時就開始會邊開小花邊滾...)

透過真之紋章──風之紋章之力,路克見到了自己出生的真實秘密與世界終結的悲慘景象,因為「秩序」之力壓倒了「混沌」之力而造成了崩毀,完全沒有生命的世界...

為了打破這個既定的結局,路克搜集真之紋章會打破秩序進行殲滅戰,雪拉則忠誠地為了愛情而跟隨著他。

從小被視為異常能力者被關起來進行無人道訓練,是路克解放了她,雖然他的年歲一直沒有增長,但雪拉沒法忘記這個救命恩人,就算身染以百萬人當祭品的鮮血、就算親手殺害尚在襁褓的嬰孩、就算成為不被饒恕的罪人,她還是為了他而義無反顧。

這份癡情最後也溫暖了即將斷氣的路克,使不是真正人類的他,靈魂得到了依歸。

雖然前兩代纖細又彆扭的妹妹頭美少年造型不錯,不過到3代化身為因絕望而走向魔王之路的他也相當有魅力v有空想再重玩幻想水滸傳。

by abeyasuaki | 2006-06-09 13:24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祇園精舍

c0073742_2314621.jpg



祇園精舍之鐘聲


乃諸行無常之聲


沙羅雙樹之花色


皆盛者必衰之理




『平家物語』祇園精舍之段



原尺寸

盛極者必衰,再美麗的花朵都會凋零,再繁華一時的勢力都會煙飛雲散,就算位居極高之位也沒有例外,這也正是曾貴為太政大臣的平清盛──其身後平氏一族的寫照。

幾乎所有族中男子都為殿上人(可以直接覲見天皇的上層官吏),甚至誇口非平家人者皆不為人,作為安德天皇最親的眷族,最後卻被賴朝與義經追殺到不是戰死、斬首就是投水自盡,短短三年內一族全滅。

「沒有永遠繁盛的事物」

末世思想也影響著飽受天災所苦的平安朝末期民眾,世界正一寸寸地歪斜崩解,既然沒有人能逃過滅絕的命運,那又何不在死亡前夕來曲風雅的歌舞呢?

平家奏笛,譜琴,詠歌,在閃爍不定的火光中翩翩起舞,重衡更是其中翹首者。他雖為武藝秀麗之將,卻又不失風流雅致,所以被世人稱為牡丹之君,花中之王。

當望美隨著逆麟光采落在重衡的身後時,她這麼說著:「這邊是六波羅(平家宅第聚集之地)!?不是已遭焚燬了嗎?」

對掌權的平家公子口出不祥之言,其實在當時是會直接打落大牢的,但重衡非但沒有生氣還輕笑著:「燒毀了?這個六波羅之地?今夜真是個不可思議之夜啊...平家滅亡的預言,從您這樣可愛的姬君口中道出呢...」

望美:「...你不吃驚嗎?」
重衡:「為了什麼呢?」

望美:「突然聽到身處之地已經被焚燬...普通不是無法相信嗎...」
重衡:「沒有懷疑的理由呀。」御廉後的他用著極其溫柔的聲音說著

重衡:「再柔美的花也有枯謝的一天...平家這朵花散落的時間也到了呢...」
望美:「(這個人...真的,相信我說的話?)」

重衡:「如果...我們也像花一般散落了,妳會為我們悲傷嗎?」
望美:「咦、什、什麼」眼前的男子話鋒一轉,讓她反應不及

重衡:「重盛兄長也死去了...(註:重盛死於1179年夏,此時為1181年春)如果平家滅亡了,那麼我也將不會獨活吧,連櫻花都有憐惜它散落的愛花者,然而,會有人為我悲嘆嗎?」

隨櫻嵐而降的十六夜姬君,翠鈴般悅耳的聲音,卻用著悲傷的語調紡出破滅的預言,這對當時正因自身罪惡感(1180年冬,重衡火燒南都,死傷數千)而保受折磨的他而言,不外乎是等待已久的解脫,既是要亡,那有如此美麗的姬君做見證該有多好?

被譽為一族棟樑的重盛也就這樣如枯木般死去,並眼睜睜看著無數人類被火燒死的慘況,讓重衡了解到世間繁華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族人因權勢而在京都城內囂張橫行,這樣過於肥大膨脹的家族遲早會走向衰敗,所以他在等著徵兆、等著預言、等著審判,而最終見到他的姬君,春夜的十六夜之君。

重衡跟知盛實則相似,他們都有著自我毀滅傾向,但知盛尋找滿足的死亡之道,而重衡則盼著在絕望境地裡,挽住他的一絲留戀,就算是哀憐逝去的悲傷也好,那即是對「生」的執著。




「...平家這朵花散落的時間也到了呢...」語調中帶著些許自諷。




所以他忘不了她。




所以他戀著她。

by abeyasuaki | 2006-06-01 23:14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