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6年 12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琉以的婚禮

↓這是新娘的腳。(哈哈妳果然是沒變啊,婚紗下穿馬靴踢桌子!還有歡迎妳降臨地球:P)
c0073742_2143171.jpg
c0073742_2323311.jpg
台灣女婿與英國媳婦。(你們的下一代混血兒一定很優...XD可不可以預定...XD)
c0073742_2191657.jpg

by abeyasuaki | 2006-12-19 02:19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餘火 速報

春日望美 CN 娑羅/知盛 CN 霜影/Photo by 千羽
c0073742_2210253.jpg
c0073742_2217284.jpg


更多速報在此↓

by abeyasuaki | 2006-12-12 22:10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牡丹之旅‧第二日(上)平泉鄉土館→中尊寺

c0073742_2039226.jpg
這是第二天的行程圖。位於岩手縣的平泉並不是一個大都市(岩手縣面積佔本島最大縣,但人口卻是倒數第一),平泉的總人口才一萬,幾乎以務農為主,所以雖然偶爾有些公車經過,不過由於總範圍並不大,所以今天的行程完全以徒步進行。
c0073742_022145.jpg
一大早六點就聽到宿院的師父的掃地聲,只能說太了不起了,這麼冷他們還能穿著很薄的外衣在掃落葉...早餐是需先預定的,630圓(這價錢便宜啊!600圓在東京只能吃咖啡飯或便當)很有家庭的感覺,因為是寺廟所以是全素,但有一大鍋熱騰騰的湯與剛煮好的白飯隨便吃,還有沏好的熱茶,在平泉的兩天完全靠早餐撐了大半時間。納豆因為以前吃過不是很能領教他的味道所以擺著沒動,但後來才了解到納豆真正的妙用應該是拌著白飯吃才對,下次再嘗試吧。
c0073742_2101126.jpg
在此稍微介紹一下平泉的背景,它的極盛時期是西元11~12世紀(平安末期)也是藤原三代父子當政期,當時的平泉是陸奧(奧州)的首都(東北的舊稱,今福島、宮城、岩手、青森4縣),由於挖掘出黃金及產名馬,所以財力漸漸茁壯到甚至可與京城(今京都)相比的規模,也誕生出華麗的黃金文化。

從毛越寺出去後,就順著連結毛越寺與中尊寺的「鈴懸之道」前進,途中經過目前只遺湖跡的「觀自在王院」,平泉的空氣因車輛稀少而相當清澈,加上整治的很美觀的街景,形成一種介在都市與鄉村之間的奇妙感覺。

觀自在王院的舞鶴之池↓當時天空相當美麗!
c0073742_21471411.jpg
第一站是平泉鄉土館,今天之內幾乎把所有平泉相關的資料館全逛遍了,不過這建築物遠看還真不知道到底開館了沒有^^b冷冷清清的,連我們靠近時,辦公室裡的館員似乎都有吃驚的反應(笑)

平泉鄉土館主要介紹從平泉出土的所有文物,並敘及因地理位置與自然景觀之故,在平安朝時這兒被認為是「淨土之地」(淨土,佛教中的極樂淨土,平安朝因戰亂天災不斷,到後期人們都很期盼淨土在現世的出現,而平泉富有繁榮、安靜無禍、又擁有廣闊的天空與大地)

所以當權者藤原三世(清衡、基衡、秀衡),所建設的建築物全是以「淨土在現世的成像」為基礎,如中尊寺全以黃金及螺鈿(夜光貝)做裝飾的金色堂、毛越寺那為展現西方靜海的大泉池、無量光院在日出日落時巧妙的角度,在在都是為了表露人們渴望的極樂淨土。

↓平泉鄉土館的紀念章,這是藤原秀衡的居所─伽羅御所 出土的銅鏡上面的繪樣
c0073742_21513847.jpg
走了約莫十分鐘後到達位在中尊寺門口的弁慶之墓,這個只要喜歡源義經就會知道的歷史人物,就在衣川畔為了守護主人義經而壯烈的犧牲了(立往生=站著被亂箭射死),中尊寺的僧侶因為可憐他的悲壯,而將遺骨移葬於此。現在位於馬路交叉路口,大松柏守護下的弁慶之墓,仔細看原來還栽有紫陽花的花種呢(原來遙久中弁慶的代表花卉不是亂配的)
c0073742_22143361.jpg
接著就是爬上中尊寺的表參道「月見坂」(賞月坡),可在爬著陡峭的坡道往上而去之時...不禁開始懷疑...遙久中銀為了病弱的望美,帶她出外透氣來此的意圖...這根本不是病弱的人爬得上去的坡度,擺明要人叫他背嘛
c0073742_0121721.jpg
不管怎樣還是得上去...(後來發現遊覽車都會從另一條路上去,再讓遊客從月見坂走下來)月見坂陡雖陡,但延途筆直蓊鬱的杉樹林卻讓整個氛圍清冽了起來,也見到些豔紅的楓葉,雖然賞楓的興奮之情未減,但為了主要目的金色堂還是加快了腳步。
c0073742_2230426.jpg
華麗的無可匹敵的金色堂(室內禁止攝影,所以這是掃描書籍),這是歷經了後三年合戰統治平泉的初代藤原領主──藤原清衡心中的理想淨土──散發著無上璀璨光芒的佛堂。當進入館中那一剎那,其實真是有種感動到想落淚的衝動,這是古代多麼美好的遺產啊,無以量計的黃金與南方出產的夜光貝(光是一根柱子就動用了2040個夜光貝,全體則動用2萬7084個),完全以精密手工鑲製成了金色的殿堂,而且未遭戰火所焚燬或敵人的掠奪!

這可堪稱是歷史的奇蹟,據聞毀滅了奧州藤原氏的坂東武士(源賴朝)的士兵衝進中尊寺看到金色堂也不禁驚嘆不已,而無人敢動手去鑿金塊或螺鈿,這也難怪,金色堂擁有讓人止息的美與壯觀,配上慈祥面相的佛像,實在無法下手毀了他。
c0073742_22435371.jpg
胸口扑咚扑咚,洋溢著難以壓抑的陶醉,這個貴重的足以匹國的藝術品保存了近八百年的時間流傳下來了,全名金色阿彌陀堂的佛堂正如其名「阿彌陀」─ 無窮無盡的光之完美世界,極目所盡皆是塗或壓上金箔的裝飾,配上揮發充斥滿堂的關山金色香(主調偏穩重的沉香),真得令人很難以離開它的跟前。

向來深愛著東方文物,但由於歷史背景,中國這類價值連城的文物很難以流傳至後世,多半在改朝換代時遭到焚燬或熔鑄掉,而現世只能藉由記載想像當時的壯闊,不過看到金色堂,讓人能體驗到當時集權統治下才能刻劃的宗教創作。(藤原共四代的遺體最初也供奉在金色堂之內)
c0073742_2393994.jpg
不知不覺中,買了白檀的身守代(可抵檔災厄的替身符)、金色香、海報、護身鈴鐺...金色堂的紀念品蠻精緻的,比起京都一些過於商業化的地方這兒有更多東西想讓人收藏,但買著買著才看到這邊有讓人預約抄寫紺紙金字經...(鬼火)

紺紙金字經的由來,是藤原清衡為了在爭權戰亂中死亡的靈魂弔慰,而以紺紙(深靛藍紙)為底、金色與銀色油墨汁字交替抄寫而成的「紺紙金銀交書一切經」,因為其特殊性,所以也被人稱為「中尊寺經」(原有5300卷,現多數藏於高野山),寺中藏寶也可見以金字描繪堆疊而成的佛塔圖。只要在一週前預約就能作紺紙金字經的體驗...不過不管如何也不可能Orz|||只是這個遺憾到了最後一天都還在哀...
c0073742_23303213.jpg
大概在金色堂流連忘返太久,看守的伯伯開始問是否要放中文說明,原本搖手說不用(因為已經把這邊的歷史倒背如流了),但最後他還是放了。沿著金色堂的外道可到達擁有中尊寺全寺最火紅的楓之所在,配上經藏,非常之雅。也在這邊把帶去的兩把紅、紫舞扇擺到鋪滿地面、宛如鮮紅毯子的落楓上,這代表兄上與我共舞,許多要帶回去做成壓花的紅楓都在這邊揀選,因為都未經人的踩踏(京都的可是每一片都有被踩的痕跡...太多人了)形狀保存的相當完好。

揀完紅葉,又想回頭再去重看一次金色堂了...不過當時已經踏出參拜範圍外一步,不太好意思回頭走...只好悻悻然走了Q_Q午餐在中尊寺內吃蕎麥麵與豆皮壽司,雖然索價不低,但能臨窗賞月見坂的杉林非常閒興。
c0073742_21421025.jpg

by abeyasuaki | 2006-12-02 20:39 | 旅行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