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7年 01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袋中小白金

c0073742_22125347.jpg
c0073742_22141726.jpg
c0073742_2216263.jpg
感謝羅兩天的費心招待,玩得很開心vvv天氣冷果然弄個薑母鴨火鍋來吃很讚,身體整個暖起來^^好久沒有參加過朋友圍爐的聚會了:D也感謝千推薦的蛋糕店,昨天一吃真是驚豔!好喜歡咖啡夾層配上冰凍糖霜過的蘋果內餡~

這樣吃吃喝喝打電動看DVD感覺好悠閒...感謝義經的特典播映!因為我拿到的是沒有特典版的,所以之前就一直很想看看特典裡面是收了些什麼...果然是物超所值的東西,光是聽到音樂就很感動了,義經對我而言是有特別意義的一齣戲,對平安朝的喜愛、對源平的著迷、還有戰爭的撼動,瀧澤是個相當認真盡責的好演員,雖然有人批評他演技不夠成熟,但看完義經,會感覺到他很努力地投入這個角色,隨著劇中義經喜怒哀樂,變得非常喜歡他XD

因為義經,以後每年都會收看大河劇吧,不管是什麼題材,或加入偶像演員,還是可以感覺到NHK製作的用心:)

這兩天也不斷在打擾羅家的女兒小白金,從第一天她不肯坐我大腿不願嚐我手,到第二天一大早窩在身邊睡覺 、讓人搔弄她小肚子、興奮地後腳猛踢大口猛啃爪猛抓,睜著無辜大眼睛瞧著我,真得很高興啊...(羞)

昨夜弄得很晚,本來今天打算跟公主她們睡到自然醒,不過一早小白金就在枕頭旁繞來繞去,一腳沒踩穩就直踏右眼窩叫醒了我,接著在極近距離下用鬍鬚戳戳臉,翻身躺在我胸口,好個小美人Q口Q///

但她似乎特別喜好袋子。這兩天從多拿滋紙袋到7-11塑膠袋她都給窩過了,整個塞進去的感覺好像可以提著帶走...五個月的小白金健健康康地,真好v

by abeyasuaki | 2007-01-28 22:23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花歸葬雜感

感謝楓影學妹同意轉載
======================================
c0073742_0384087.jpg

世界如何君償?
(這個世界,要如何才能補償你呢?)

一輪結束,我只能說花白說的話我全部同意..._| ̄|● 這個遊戲明明是操縱玄冬選選項,我在玩的時候卻總是覺得我是站在花白的角度追求玄冬(毆)

在他們被關進牢裡的時候,不明究裡的玄冬問花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花白「因為我的養父要抓我回去。...他要我殺人。」

玄冬「真了不起。」

花白「...咦?」

玄冬「即使是養育你的人的命令,你也不願意殺人吧?這不是很了不起嗎?」


看到這邊,雖然其實還不明白花歸葬的全部設定,我卻幾乎要跟著花白一起掉下眼淚。

在這個時候,我以為花白的淚水是由於失去記憶之前,不斷要求花白殺死自己的玄冬,肯定了他不願意殺死玄冬的心情。但是看到最後,我才明白花白之所以哭泣的真正理由。

這個世界被人殺死的人太多的話,玄冬就會出生,然後世界慢慢被雪所掩蓋。不斷累積計算,若在玄冬死之前到達定量,世界便會被雪所凍結。

但由於人被殺太多世界就會滅亡,萬一玄冬被殺時成為壓死駱駝最後一根稻草,那結果便毫無意義,因此研究者當初創造這個系統時,設定玄冬的肉體會無限再生,只有救世主(花白)能夠殺死他。

而救世主,便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殺人不會被計算在內的人。

因此從小開始,花白最大的工作就是殺人,唯有殺死他人,才能得到養育他的白梟的肯定。

「我不殺人也可以嗎?...我這麼做是正確的嗎?」

不只是玄冬,而是所有的人。

by abeyasuaki | 2007-01-23 00:4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花歸葬的世界觀

感謝楓影學妹同意轉載
======================================
c0073742_1725290.jpg

死花、風花白夜墮、終焉野歌

世界被如羽毛般輕柔的白雪所覆蓋,傳說那雪會將世界帶往毀滅,而解除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死會將世界帶往毀滅的「玄冬」。

那是一個研究者所創造的世界,他在創造世界時,將這個世界設定為「如果人殺死了太多人便會毀滅」。而當人殺死了太多人時,身為毀滅世界媒介的「玄冬」便會誕生,世界會被雪所覆蓋而滅亡;但同時,「救世主」也會誕生,世界上唯有救世主能夠殺死玄冬,讓世界重新恢復生機。

研究者除了世界以外,還創造了兩隻鳥。

漆黑的黑鷹,雪白的白梟。


黑鷹原本是研究者藉以解悶的鳥,卻由於厭煩了繼續看著研究者不斷創造又毀滅世界,而自願成為這個世界的"鳥",與這個世界同進退。白梟則是研究者創造出,專為守護這個世界的鳥。

白梟的職責是養育救世主,黑鷹則是養育玄冬。

但有一天,研究者突然消失了,只留下惶惑不安,只一心想著要好好守護世界以等待研究者回來的白梟,和默默在一旁守望的黑鷹。

人殺死太多人的時候很快便來臨,七國戰爭勃發,世界開始為白雪所覆蓋……

初代玄冬是某部族族長的長子,卻因遭爭奪族長地位的兄弟們陷害,背負莫須有的叛國罪而遭流放。初代玄冬原本無法接受黑鷹所說自己是「玄冬」的事實,但在流亡過程中,目睹聯合軍的非人道行為,而決心組織各部族,協力對抗聯合軍。

初代救世主為戰爭孤兒,為了報復奪走自己親人的聯合軍而奔走,還曾在不知情下與初代玄冬攜手合作。

直到戰爭結束,諸國聯合會議上,初代玄冬默默扮演魔王的角色,毫不抵抗地死於初代救世主劍下。

而第二代的「玄冬」與「救世主」,正是本作主角。

第二代玄冬出生不久便立刻被抓,他的母親當時因此而死,後來他由黑鷹扶養長大成人,被取名為「玄冬」。由於從小便被不斷被提醒將來的命運,因此玄冬對與外界接觸相當消極,只默默居住在無人的山中,等待著有一天救世主來殺死自己。

第二代救世主,花白。從小被白梟養大,雖然仰慕白梟,卻對殺人的自己感到厭惡,也因此想反抗周遭的一切而出奔。

在偶然下,花白找到了玄冬。

花白在玄冬身上找到了救贖,玄冬則在花白身上找到了對生命的執著。


因為厭惡殺人的自己而離開的花白,卻由於想守護玄冬而放棄了救世主的身份,選擇與世界為敵。原本已經死心接受命運的玄冬,卻因為注定該殺死的自己的救世主而想活下去。

世界如何君償?
(這個世界,要如何才能補償你呢?)


看到最後,我真的也只有這句話想說。這個遊戲裡沒有所謂的幸福美滿結局,沒有不犧牲就能得到的事物。犧牲花白?犧牲玄冬?或者是犧牲兩隻鳥兒?……更或者是犧牲世界。

附錄裡,遙遠的未來中有著小小的玄冬與小小的花白,他們牽著手在花園中散步,在那裡他們不再為那研究者造出的箱庭所束縛,和鳥兒們靜靜地生活著。

我想,這個附錄大概是製作者們所給予的,最大限度的完美結局。

花歸葬官網@2003 HaccaWorks AVG game

by abeyasuaki | 2007-01-21 17:23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ound Horizon-4]各首歌時間軸與infinite loop

c0073742_0314868.jpg
依照我的感覺(這片CD其實也很多種解釋方法)

Elysion ~樂園幻想物語組曲 各首歌時間順序應該是

No5.エルの肖像
(年輕時的Abyss看見【8歲Alice的畫像】)

No13.エルの絵本【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
(Abyss開始尋找心目中的【Alice】,也暗喻尋找樂園這悲劇的開始)

No2.Ark + No4.Baroque + No6. Yield + No8.Sacrifice + No10.StarDust
(這5個心中帶有傷痕(=>都殺害了心愛的人)少女追隨著Abyss去尋找永遠到不了的樂園)

No.3エルの絵本【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Abyss找到了Lafrente,並讓她生下自己的孩子Elysion)

No7.エルの天秤
(Abyss為了治療體弱的Elysion挺而走險,遇刺受重傷,淌著血拼死爬回家)

No44.隱藏音軌
(Abyss用最後的力氣打開家門,見到Elysion後就死了)

No1.エルの楽園[→ side:E →]
(Elysion拿起爸爸送她的8歲生日禮物繪本開始看著)

No.エルの楽園[→ side:A →]
(Elysion發現到樂園的真相,因此希望能永眠(=死亡))

???No5.エルの肖像

...之所以會認為再接回第五首,是因為歌詞中有提及那畫像是【摯愛的女兒Alice的8歲生日】,Abyss為了Elysion留下畫像不無可能,是「摯愛的女兒」&「8歲生日」,而且Abyss與Elysion的家(房間)似乎是在結滿冰霜的森林(樹氷の並木道 深い森の廃屋)之中的小屋子(薄汚い部屋),所以...

下一個打開門的少年,見到了Abyss為Elysion所繪的畫像,那又是另一個「Abyss」的誕生了...

@エルの肖像 歌詞完整翻譯 From七色霧

因而歌詞寫到

楽園を失った原罪を 永遠に繰り返す……
自樂園迷失的原罪 永遠重複著……

始まりの扉と 終わりの扉の狭間で
在起點與 終點的門扉狹縫之間
惹かれ合う『E』(EL)と『A』(ABYSS)──愛憎の肖像
相互吸引的『E』(EL)與『A』(ABYSS) ──愛憎的肖像

禁断に手を染め 幾度も恋に堕ちてゆく
被禁止的心願 屢次陷入的戀情

時の荒野を彷徨う罪人達は 其処にどんな楽園を築くのだろうか?
徬徨於時之荒野的罪人們 在那裡將築起怎麼樣的樂園呢?

──幾度となく『E』(Elysion)が魅せる幻影 それは失ったはずの『E』(Eden)の面影
──屢次媚惑於『E』(Elysion)的幻影 那應該迷失了的『E』(Eden)的面貌


這片CD所述說的故事其實不斷不斷在輪迴...

嗚呼…そのパレードは何処までも続いてゆく…
啊啊…那遊行的隊伍將永遠持續下去…

そのパレードは何処へ向かってゆくのだろうか…
那遊行的的隊伍究竟會前往何方呢…

by abeyasuaki | 2007-01-19 00:28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ound Horizon-4] Elysion 44th track

c0073742_019857.jpg
「ただいま…エル…」
「我回來了…EL…」
「お帰りなさい…お父様(パパ)…」
「歡迎回來…父親(爸爸)…」


隱藏的第44音軌,是Elysion迎接Abyss的場景描寫,詭異的是當氣若游思的Abyss抵達家門時,Elysion竟是用令人起寒意的輕聲微笑來面對他。對照第一首Abyss開頭所說的

私は…生涯彼女を愛する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我…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愛著她…
しかし…彼女という存在は…私にとって特別な意味を孕むだろう…
可是…她的存在…對我而言是具有特別意義的吧…


在Abyss心中,真正的「理想」與「戀人」還是那幅【8歲的Alice】吧?畫中的女孩雖然永遠不會是現實,但卻才是他「真正的對象」,就連Elysion也都只是戀人的投影,所以不會愛著她、但她的存在卻是具有特別意義(=戀人在現世的投影)。

當Elysion超過女孩的年齡之時,她就會失去「戀人」的資格,而要永遠保留這個資格的方法,除了自己一直保持著年幼的軀體外,就是Abyss的「死亡」,當Abyss死亡時,他的時間就永恆地被停止在Elysion 8歲之時,而Elysion也不會被拋棄。(所以她看到Abyss重傷的樣子,覺得自己的心願快實現了很高興,因此是笑著的)

Abyss擁有的是「永恆的奈落」(=「烙印在死前眼瞳內,永恆8歲的Elysion」)

Elysion擁有的是「瞬間的樂園」(=「父親Abyss臨死前,瞬間但不變的愛」)

Elysion也知道父親Abyss愛的並不是真正的自己,所以在第十一首エルの楽園 [→ Side:E →]時她唱道

楽園で泣くはずないわ(そうよ泣かないでね)
在樂園應該不會哭泣 (是啊不該再哭了呀)
だって楽園なんだもの(楽園だからこそ)
因為樂園是這樣的東西 (樂園是這樣的東西)

本当はね…知っているの…
其實呢…知道的喲…
(誰かがね…泣いているの…)
(是誰呢…在哭泣著…)


此時待在Abyss屍體身邊的Elysion已經擁有了她原本認知的「樂園」,獨佔父親愛的「樂園」,但小聲的獨白與哭泣聲還是表露她其實知道現在狀況有點自我欺騙的意味。

父親愛的根本不是「自己」。

エルは生まれ エルは痛み エルは望みの果て
EL誕生 EL痛苦 EL期望的盡頭
安らぎの眠りを求め 笑顔で堕ちてゆく…
乞求安樂的永眠 帶著笑容而隕落…

エルは倦まれ エルは悼み エルは望みの涯(はて)
EL厭倦 EL哀悼 EL期望的終結
安らぎの眠りを求め 笑顔で堕ちてゆく…
乞求安樂的永眠 帶著笑容而隕落…


兩個段落重覆兩次的歌詞,"盡頭"與"終結"都在在表示Elysion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存,自己的出生是男人帶著的歪斜妄想所造成的,如果他無法滿足,那會有無數的【Alice】因此產生吧?

その男の妄念が 永遠を孕ませるならば
那個男人的妄想 假如永遠不消失
物語という歴史は 幾度でも繰り返されるだろう
這個故事的歷史 也將許多次的重複下去吧


已經夠了。

所以。

將寄託於方舟的那些願望(諾亞方舟載的是生命,或許該說未誕生的生命)
將互相索求的歪曲之戀心(Abyss與Elysion互相纏繞交錯的感情)
邊期盼邊等待著理想的收穫(期待著Elysion長大到8歲的Abyss)
持續付出著盲目而巨大的犧牲(Abyss為了Elysion出外從事危險工作)
終於向群星伸出了手(Elysion最後的希望是安靜地永眠)

痛みを抱く為に生まれてくる 哀しみ
為了擁抱苦痛而誕生的 悲傷
幾度となく開かれる扉 第四の地平線──
屢次被開啟的門扉 第四地平線──
その楽園の名は『ELYSION』またの名を『ABYSS』──
那個樂園的名字是『ELYSION』又稱為『ABYSS』──

by abeyasuaki | 2007-01-18 13:52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ound Horizon-4] Elysion & Abyss我流解釋

c0073742_0262269.jpg
私は…生涯彼女を愛することはないだろう…
我…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愛著她…
しかし…彼女という存在は…私にとって特別な意味を孕むだろう…
可是…她的存在…對我而言是具有特別意義的吧…
何故なら…生まれてくる娘の名は…遠い昔にもう決めてあるのだから…
原因是…這個誕生的女孩的名字…是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決定的…


之前跟朋友在聊天,發現我的解釋跟她原本想像的不太一樣(不過我說服她了XD),乾脆寫出來大家一起討論好了。樂園組曲的起頭應該是在第五首【エルの肖像】,有著黑色瞳孔的男孩(也就是Abyss的少年時代),進入蕭瑟的結霜森林深處,在那邊,他發現了一個廢屋,屋中空無一切廢棄已久,唯牆上掛著一幅少女的畫筆,那即是【Alice的畫像】。

『彼』は病的に白い 『彼女』に恋をしてしまった…
『他』對有如病容般蒼白的『她』墜入愛河

幼い筆跡の署名(Sign) 妙に歪な題名(Title)は
年幼的筆跡簽名(Sign) 歪曲的美妙標題(Title)
【最愛の娘エリスの八つの誕生日に…】
【摯愛的女兒Alice的8歲生日…】


從此之後,有著雪白美麗肌膚的少女就成為男孩的《理想》(idea"L"),他開始窮極一生追尋著畫中佳人,歌詞中的 「少年尋覓著他的《鍵穴》(keyho"L"e)、《樂園》(e"L"ysion)、《少女》(gir"L")」,其實都有尋找著「伴侶」的意思。

少年出現在五名少女的面前("Ark"、"Baroque"、"Yield"、"Sacrifice"、"StarDust"
五個故事),但因為這些女孩都不是他的【Alice】(每首歌開頭都有「彼女こそ…私のエリスなのだろうか…」「她就是…我的Alice嗎…」)

不符合的條件除了外表外,年齡也是很大的因素...Abyss愛上的是那個【8歲的Alice】。

接著時間點接到第三首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Abyss終於找到了容貌相仿(或就是)的Lafrente,銀色的頭髮 、緋紅的瞳孔、像雪一般白皙的肌膚(Lafrente可能就是畫像的模特兒,因為她幼時就被魔女撿走了)

可她已經不是8歲的小女孩...而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了。

尋找著【Alice】的Abyss因此決定要讓【Alice】誕生,他誘惑了Lafrente讓她身懷身孕,而正是Elysion(EL)。

整首歌原本是歌頌Lafrente守護著冥界與生界之間的封印,但換個說法,冥界也可說是未出生時的那個世界,所以窩在冥界哭泣的女孩(背叛Lafrente的男人的戀人),其實就等於是未出世的靈魂(=Elysion)。

(くやしい…出してくれ…助けてくれ…)
(悔恨哪…放我出來…救救我…)


而男人為了要救(放)戀人(=Elysion)出冥界(=要讓她出生),就必須破壞Lafrente的純潔(=誘惑她讓她失去處子之身),讓她生出Elysion。

彼は手探りで闇に繋がれた 獣の檻を外して
他摸索著黑暗中的關鍵 解開野獸的牢籠
少女の胎内(なか)に繋がれた 冥府の底へ堕りてゆく……
連接於少女的胎中 墜入冥府的深淵……


冥界=黑暗=子宮=未出世的世界
喪失純潔=封印破掉=冥界與生界相通=出的來
關鍵=封印=處女的象徵

Abyss讓Lafrente懷孕只為讓Elysion(女兒=戀人)從黑暗中出來,發現被利用且背叛的Lafrente憤怒地吐著詛咒之歌,希望Abyss就像希臘神話中的Orpheus中一樣,從冥府救出妻子Eurydice後,因為欣喜若狂而在未回到生界前就轉頭看了妻子,讓Eurydice又再度墜入無窮的黑暗之中。

Lafrente的詛咒發揮了功效,Elysion似乎相當體弱且患有絕症(=很快就會回到冥府,出去只是一時),這讓Abyss必須為了她的藥而出外賺取傭金

少女が小さく 咳をする度 胸の痛みが 春を遠ざける
少女每次輕輕的咳著 胸口的疼痛 春天逐漸遠去


但Lafrente的心也因此瘋狂化為魔女。

「Lafrente」死去,「魔女」誕生。

因此歌詞唱道
魔女がラフレンツェを生んだのか…ラフレンツェが魔女を生んだのか…
是魔女孕育了Lafrente…還是Lafrente孕育了魔女呢…


雖是森林的魔女養育了Lafrente,但Lafrente也成為了魔女...

也因此第五首唱道
やがて少年は♂(オトコ)の為に自らを殺し 少女は♀(オンナ)の為に自らを殺す
不久 少年為了別的男性而犧牲 不久 少女為了別的女性而犧牲


少年(=Abyss)為了女兒Elysion的藥費籌錢而挺而走險,最後身受重傷(別的男性=與貴族小姐一起私奔的男傭=Abyss接受貴族主人殺了男傭,但自己卻為貴族小姐所刺殺)的回到家裡,在Elysion跟前死去。(第七首エルの天秤)

少女(=Lafrente)為了Elysion而犧牲,但並未死去,只是化為魔女,但以另一層意義來說她也已經「死」了。

最後時間點第一首エルの楽園 [→ Side:E →]

夢幻の果てが 手を招く様に 扉は開かれた
夢幻的盡頭 如同在招手一般 門扉被開啟了

──そして…彼女の現実は砕け散る……
──接著…她的現實破碎四散……


由於有提到門扉被開啟了,所以應該是被刺傷的Abyss歸來了。而

虚ろな月明かり 白い吐息 薄汚い部屋 痩せた膝の少女
虛幻的月光 白色的吐息 稍髒的房間 瘦弱的少女

幾度となく繰り返される問い掛け 尽きることのない『楽園』への興味
一次又一次不斷的詢問 對『樂園』有著無盡的興趣
嗚呼…少女にはもう見えていないのだ 傍らに横たわるその屍体が…
啊啊…少女已經再也見不到了吧 那躺臥在一旁的屍體是…


可見在看見Elysion後Abyss已經斷氣躺臥在她身邊成為屍體,但之後卻有一串Elysion與Abyss的對答

「世界で一番可愛い女の子の誕生日」
「全世界最可愛的女孩的生日啊」
「…私、お誕生日プレゼントは絵本がいいと思うわ…」
「…我呢、覺得繪本是很好的生日禮物喔…」


所以之後的第三首エルの絵本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與第九首エルの絵本 [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應該都是Elysion在已經死去的父親Abyss身邊讀著繪本...(寒)

ねぇ…お父様(パパ) その楽園では体はもう痛くないの?
吶…父親(爸爸) 到了樂園身體就不會痛了嗎?
ねぇ…お父様(パパ) その楽園ではずっと一緒にいられるの?
吶…父親(爸爸) 到了樂園就能永遠在一起了嗎?


小小的呢喃聲,Elysion似乎很快地追尋父親一起邁向黑暗冰冷的死亡深處....

男の楽園は永遠の奈落となり
男人的樂園化為永恆的奈落
少女の奈落は束の間の楽園となる
少女的奈落化為瞬間的樂園


Abyss(=男人)的樂園就是擁有Elysion,但在擁有她後卻墜入死亡的地府,永遠無法返回,Elysion的奈落(地獄=殘破的身體&寒冷的屋子)卻在父親Abyss的屍體永遠陪伴下化為瞬間的極樂(願望,Elysion希望永遠跟父親在一起,死亡也是一種方法)。

──そして…幾度目かの楽園の扉が開かれる……
──接著…樂園之扉屢次被開啟了……

by abeyasuaki | 2007-01-17 20:01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ound Horizon-4] Elysion ~[Sacrifice]~

c0073742_139254.jpg

"Ark"
箱舟に托された願いたちは…(被寄託於方舟的那些願望…)

"Baroque"
歪んだ恋心のままに求め合い…(互相索求的歪曲之戀心…)

"Yield"
理想の収穫を待ち望みながらも…(邊期盼邊等待著理想的收穫…)

"Sacrifice"
多大な犠牲を盲目のうちに払い続け…(持續付出著盲目而巨大的犧牲…)

"StarDust"
ついには星屑にも手を伸ばすだろう…(終於向群星伸出了手…)

"ABYSS"(奈落=地獄之意)

「彼女こそ…私のエリスなのだろうか…」
「她就是…我的Alice嗎…」


[Sacrifice]是講述疼愛妹妹的姊姊在失去她後所呈現的瘋狂。妹妹的笑容總是天真無邪,就宛如天使般地純潔,她喜愛拉著人衣角撒嬌,實在無法令人不疼愛她,但這卻讓做姊姊的自形慚愧,甚至萌生希望妹妹就此死去的願望。

妹妹如她所願地發了高燒,姊姊眼見妹妹在床榻上掙扎痛苦,後悔地向神禱告自己只是一時氣話,請神不要奪走可愛的妹妹。神聽從了她的願望,將這純白的天使歸回給她,作為代價取走的卻是她們母親的生命。

從這邊的歌詞開始,讓我懷疑妹妹如此純潔是因為她智能可能有缺憾,所以才能一直保持著不受污染,並且

1.母親死前的遺言「──妹(あの子)は他人とは違うから、お姉ちゃん(あなた)が助けてあげてね…」(「──妹妹(那個孩子)與一般人是不同的、作為姊姊(妳)要照顧她…」)

2.一人では何も...(一個人就什麼都做不到的...)

3.↓

在母親死後,姊姊擔起所有家計扶養妹妹,在忙碌之餘她無法再顧到妹妹的日常作息,漸漸地...她發現村裡的男人都相當和善,可女人們都用微妙的眼光瞧著她們,這樣的弔詭在不久之後就揭露了答案────村裡的男人們輪流玩弄了妹妹,她懷了父不詳的身孕。

「嗚呼…悪魔とはお前達のことだ!」
「啊啊…妳們這些惡魔!」


村裡的女人們以惡毒的話攻擊著姊妹倆...災禍的孽種、惡魔的娼婦,狠狠地打著妹妹耳光,力道之大讓她嘴角流血沾紅了地面,而最終,她們將她吊在火刑場的木柱之上──

妹妹就這樣連腹內的胎兒一起被活生生地燒死了。
最後的最後。她留下的話語是:「謝謝...」柔和微笑的她就這樣被從腳至頭都燒至焦黑。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比誰都和善的她,原諒了一切,甚至連死去的一瞬間都沒怨恨過
對著曾經在心中暗許她死去的姊姊說了「謝謝...」

「でも、私は絶対赦さないからね…」
「但是、我是絕對不會饒恕的…」

「この世は所詮、楽園の代用品でしかないのなら、
「反正這個世界、如果只是做為樂園的代用品、
罪深きモノは全て、等しく灰に帰るが良い!」
所有罪孽深重的人啊、一起化為灰燼吧!」


裸足的女子,露出令人為之凍結的可怖笑容,手持火把將整個村莊化為紅蓮地獄
在搖曳的火燄之中,她的身影隔外鮮紅──

@[Sacrifice]完整歌詞翻譯 From 七色霧

by abeyasuaki | 2007-01-17 01:41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ound Horizon-4] Elysion ~樂園幻想物語組曲~

c0073742_21273735.jpg
Elysion~楽園幻想物語組曲~

01. エルの楽園[→ side:E →]
02. Ark
03. エルの絵本【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
04. Baroque
05. エルの肖像
06. Yield
07. エルの天秤
08. Sacrifice
09. エルの絵本【笛吹き男とパレード】
10. StarDust
11. エルの楽園[→ side:A →]

Sound Horizon使用樂曲來說奇幻故事的同人團體,現在已被商業公司所網羅,許多朋友都推薦我這片[楽園幻想物語組曲],當中最喜歡的就是[Ark]エルの絵本【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非常冰冷銳利的歌詞,宛如碎落滿地的水色玻璃片般,也像咕嚕咕嚕隨即破裂的水泡聲,Sound Horizon就是那樣的風格...

Ark是禁忌的兄妹之戀「さぁ…楽園へ還りましょう、お兄様…」(「來吧...回到樂園去吧、哥哥...」) 少女柔嫩的歌聲呼喚著曾經一度交歡、卻終而背叛自己的哥哥,隨即揮刀殺害了他。

被驗體#1096 通稱『妹』(Soror) 以及
被驗體#1076 通稱『兄』(Frater)被殺害

「ねぇ…何故変わってしまったの? あんなにも愛し合っていたのに」
(「吶...為什麼 改變了呢? 明明、是那麼相愛的啊!」)


歸去的「樂園」是什麼?未出世之前共處一室的母親子宮嗎?

@[Ark]完整歌詞翻譯 From 七色霧
*****************************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被王國所放逐的獨眼魔女 ─ 深紅之魔女所撿起的棄嬰Lafrente,逐漸長成只要見一眼、就令人背脊為之凍結的美麗少女,白髮赤瞳,少女的美是破戒的美,銀色的髮絲在風中飄散,小小櫻唇吐著是安撫亡靈的鎮魂歌,少女跟著魔女看守分隔生界與死界的冥府之河,朝朝夕夕...

「ラフレンツェや…忘れてはいけないよ…(Lafrente啊...不可以忘記唷...)
お前は冥府に巣喰う、亡者どもの手から、(妳是自冥府的巢穴、亡者們的手中)
この世界を守る為の、最後の黄泉の番人、(為了保護這個世界、黃泉最後的守門人)
純潔の結界を、破らせてはいけないよ…(純潔的結界、不可以破壞唷...)」


但在魔女死後,出現在少女面前的卻是帶著悲傷眼神的青年,他奏著豎琴,一步步接近少女,輕輕地疊上了她的手,將深情的眼神望向她。

瞬間,愛欲襲上少女的內心,她周身顫抖,初次體會了戀愛的歡愉,也將魔女的囑咐拋之腦後,漆黑的情欲之火燒毀了純潔的花瓣,生與死的鎖結也鬆掉了...

「ラフレンツェや…忘れてはいけないよ…(Lafrente啊...不可以忘記唷...)」

開啟的冥府之門,青年拉起深藏於地底暗處、本已沉眠的戀人靈魂逃亡,誘惑少女只不過是為了解開這個阻礙他們的枷鎖,被背叛的少女唱起了詛咒之歌,在未返生界之前,青年情不自禁地轉頭注視那尚未從黑暗還魂的戀人......

啊啊,被開啟的樂園之扉,釋放的將會是什麼呢?

魔女がラフレンツェを生んだのか…ラフレンツェが魔女を生んだのか…
(是魔女孕育了Lafrente...還是Lafrente孕育了魔女呢...)


少女化為了魔女了嗎...?

到底是魔女扶養了少女 還是少女心中沉睡著魔女?

@【魔女とラフレンツェ】完整歌詞翻譯 From 七色霧

by abeyasuaki | 2007-01-16 21:27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配對─銀望同人介紹「月と薔薇のうた 上巻」


c0073742_20324968.jpg
關於這對我已經寫太多了XD
就先寫這次冬comike新刊有很喜歡的同人創作漫畫吧:)

故事其實都與迷宮銀那只出現一晚的謎之事件有關,因為遊戲中沒交待那個給白薔薇的「銀」到底是誰,所以喜歡他的人都很想自己編故事來作解釋吧?

「月と薔薇のうた 上巻」是接續著迷宮的普通結局,終於打倒荼吉尼天,即將要返回古代京城的八葉聚在鶴岡八幡宮的廣場上,而望美與讓、將臣來歡送他們,只見滿臉通紅的九郎捧著玫瑰花束草草塞給望美,接著困窘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弁慶小聲說著選錯代表人選了...並一邊向望美表示,長久下來讓她擔當神子的重任,終於可以在今天卸下了──真得,非常謝謝她。

望美感動的將臉埋入花束,眼框泛著淚光,看著這些曾與她同生共死的好伙伴們,白龍則訴說回到原本的世界之後,他將會捨棄人身恢復成為龍形,但神子將永遠是它的神子,不管它身在何處都會聽到她的聲音與她內心深處最真切的願望。

「那麼,妳的願望是...?」

望著懷中滿含大家心意的花束,望美心中閃過聖夜那晚,曇花一現與銀的相會,還有他所遺留下的那朵純白薔薇...

「嗯嗯,沒有...這些花就已經足夠了,我不會忘記大家的...」就在此時,刺眼的光從白龍身上流洩而出,他淡淡地笑著,望美等人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捲入了光之洪水中...

當她再度睜開眼睛,是將臣穿著古代戰袍的身影,並訝異地發現自己又換回了原本的那套裝扮...將臣回答她此處是流經京城的宇治川,一夥人又被逆鱗送回了古代,但唯獨白龍不見了蹤跡,亂了手腳的眾人開始猜測造成現在狀況的原因,九郎與弁慶認為當初望美會被召喚到古代是因為京發生了危機,那麼現在可能也是...?

聽見九郎等人的推測,望美心中卻暗暗興起了另一個可能性...

"那麼,神子妳的願望是...?"白龍的聲音猶如在耳

我...我的願望是?

她拾起了孤單躺在腳邊,那瑩如雪的白薔薇花。

該不會...

************************

當晚六波羅的宅第,重衡作了一個夢。

夢裡的景色如異國之鄉,沒有見過的建築物,不曾聽過的音弦
五彩繽紛的光采透過尖型的窗縫斜漏進來,映在朝思暮想的十六夜之君的背影上。

少女轉過身來,柔嫩的指尖挾著一朵白色的花朵、不知 其名之花。

謝謝、謝謝你...「銀」...

少女綻放了燦然微笑。

************************

...「銀」...

那是...誰呢


重衡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著.....

接續...↓

by abeyasuaki | 2007-01-14 20:33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配對─重知

※對配對敏感者請勿入內(另外這非遊戲公式設定配對)
c0073742_23362919.jpg


有關重知

by abeyasuaki | 2007-01-14 15:26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