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7年 02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牡丹之旅‧第二日(下)平泉文化史館→高館→柳之御所→夢館

如果說平泉鄉土館的資料保存的多以「出土的文物」為主的話,那平泉文化史館就是以「奧州史事」記錄為主(最後一站的夢館則是以「奧州人物」作一系列的呈現),我們並未在此多做停留,因為下午的主要行程之一是去看義經最終地──高館。平泉的路橋形狀故意做成平安時代的拱橋,也算是把當地特色融入,而且這是第一次看到有天橋做成拱型的。
c0073742_0541115.jpg
由於高館位於山上,所以挺害怕等走找到路時,已經天黑了就糟了(平泉晚上路燈非常少,到了晚上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史館的外面還貼了一張2005大河劇義經的瀧澤海報,有了日劇的宣傳,加上藤原之鄉的建設(類似中影文化城,只是他保留的是平安時期的奧州建築,大河劇義經、陰陽師、風林火山都有在此拍攝),看樣子這幾年的平泉應該比較熱鬧吧?
c0073742_0545771.jpg
參觀史館的目的之一是為了問路,不過當櫃台小姐帶我們去窗邊遙指高館時...真是抖了一下,高館位在看起來不矮的丘陵之上...這代表待會可是有一段不近的山路要走?
c0073742_0552033.jpg
史館外面還立有松尾芭蕉的行走歷跡碑,這位日本詩聖雖曾以極快的步伐行走各地,並留下歌頌當地的詩歌集《奧之細道》,但也有傳說他可能奉德川家康之令巡查各地。在平泉他所留下的 歌,是哀嘆數百年前曾經光輝一時的奧州文化,如今卻徒遺隨夏風搖晃的荒草之原。
c0073742_0554121.jpg
遙久中望美等人被泰橫所安排居住的就是高館,俗稱判官館(因義經的官職曾為判官,所以有此稱)看見那坡度不淺的階梯,本以為還得耗上好一番工夫才能登上,結果沒想到一下就到了...?看說明牌解釋近年來北上川不斷地侵蝕著丘陵,所以讓此處已降低不少高度。高館內祭奉著十七世紀塑成義經的木像,但參訪的人潮相當稀少,除去我們只有兩名香客,可能畢竟是要登山吧?也可能是因為小小的一間並沒有什麼可看之物,所以觀光團都沒有帶來這邊。

↓高館,義經在此被泰衡逼到絕路,先斬殺了自己的妻女後再切腹自盡
c0073742_056072.jpg
高館的方位正好可以眺望流經平泉的北上川與束稻山,平泉的地形多屬一望無際的平原,古時與外國(中國宋)貿易繁盛之時,盛產許多健壯的馬匹,也因此在此成長的義經練就了一身的馬術,在日後衝下一之谷時突襲時展現極佳的操馬技巧。雖然我們到訪的時間已是東北入冬之時,所以枝葉都開始飄落,也無花可賞,光突突的草原顯得有些突兀,但整齊的農地配上東方山水特有的感覺,就算眼前美景不是獨一無二,卻也足以讓人凝視許久。
c0073742_172630.jpg
接下來的行程就是最困難的「遺址尋訪」...簡單講就是原有位置上已無建築物也沒任何地標了,最多只立塊碑而已。我們目標是「柳之御所」、「伽羅御所」與「無量光院」,「柳之御所」看地圖似乎在步下高館後順著北上川就應可找到,所以跟學妹倆人非常悠閒地沿著河堤走,邊走還邊開玩笑說這是在計算銀每天上班的路線(他每天應從柳之御所騎馬到高館陪伴神子,也就是說他可以邊騎邊仰望著位於高處的高館)

不過走到一半倆人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走錯地方...因為真是太荒涼了,都是田,而且沒看到指路的方向牌(日本觀光做得很好,會將各觀光點的路程所需時間都標上)但中途也沒岔路,堅持走下去的後果是正確的,果然看到了「柳之御所」的遺碑與「柳之御所資料館」
c0073742_17581686.jpg
令人興奮的是「柳之御所」正在整修,不知到時是否會仿當時的建築樣式,重新建起「柳之御所」呢?「柳之御所資料館」中陳列的則為遺址發現時所挖出的眾多古物,本來為了北上川的水利工程,是要將遺址這一塊拓寬為河道,但就因掘出了大量宴客用的陶盤(柳之御所為當時辦公的行政中心,所以若需宴請外賓也在此舉行)
c0073742_1851474.jpg
所以地方政府決定保存這個遺址並努力將其復元,其實看過資料館內所陳列的古物與平泉努力復元觀光的記錄後,會覺得這個鄉下地方雖因人口流失與水患頻繁,而逐漸沒落,但這邊的人們相當努力且盡心的美化街道景觀與復元古跡,雖然蕭條,但又帶著不可忽略的活力。

眾多保存良好的古物,多半是當時宴客留下來的物品,不過其中最讓我慶幸自己身為現代人的...是如廁後的處置方法。古代當然沒有衛生紙這種東西,所以在遠在草紙普級化,拿來當衛生紙的祖先之前──是用削好的薄木片天啊=口=用這種東西磨擦屁股不會痛死嗎...?這時由衷感謝現代科技的發達...而以柳之御所發現的薄木片數量之多,也證明當時那裡人口眾多,是個人來人往的公眾場所,也有很多賓客(需要上廁所) 囧

↓柳之御所跡,希望下次來訪時能看到整地完成的遺址
c0073742_17342959.jpg
本來下一站是要去藤原秀衡的居所「伽羅御所」,但是連觀光地圖上都沒標這個遺址到底在那了...雖然以古地圖來講,「伽羅御所」與「柳之御所」 只隔個「貓間之淵」,但我們不可能只憑古地圖去找啊!

問了在「柳之御所資料館」群聚閒聊的老人們,當他們看到「伽羅御所」的概略位置時,面露難色的回我們我:「嗯...嗯嗯,這個...妳們真得要去嗎?只有農田了唷,連碑都沒有的...」並一副怎麼會有觀光客會想看這個的囧表情望著我們。嗯嗯,人家都這樣講了我們也只能放棄了(汗)一方面也怕自己根本認不出到底是那塊農田是「伽羅御所」...

↓無量光院的中島之跡,無量光院大概以三個島所構成,每島之間有拱橋連接,最後一島上有建築物。
c0073742_1654391.jpg
接下來的無量光院可就好找多了,有非常明確的指示,其實,這說不定是最希望看到其復元的古跡。三代秀衡建立無量光院的目的是取其巧妙的方位,讓太陽能在夕陽與日出時都灑在其上,莊嚴的感覺有如西方淨土般神聖,是建築採光配景的藝術。

↓無量光院的復元CG圖
c0073742_1824423.jpg
雖然現在無量光院已無留任何殘骸,不過若是去京都南方的宇治平等院鳳凰堂倒是可以一觀其相貌,因為無量光院就是仿其所建,有人說這是秀衡向京城的平清盛表示自己對於東北地方的支配權與財力的象徵。在當場看到考古人員在進行地跡的採樣與丈量,應是為日後復元作準備吧,想當初我也非常想從事這個職業...
c0073742_1740497.jpg
繞完平泉一圈後,在去泡溫泉之前,我們決定去「夢館」逛逛,這也是今天門票最貴的地方(1000日圓,雖然後來到京都後發現這價錢根本不算什麼...)

陳列奧州人物蠟像的「夢館」,意料地物超所值,裡面的蠟像栩栩如生,蠟像所使用的眼睛與牙齒都是用真人使用的義眼假牙,而毛孔也忠實呈現與真人雷同,當場看就已經很逼真了,拍回來的照片有幾張自己看都以假亂真...更不用提很多人以為我去看了時代表演。
c0073742_18563148.jpg
這邊將奧州的歷史做了相當清楚的陳述,每一個隔間中的人物都在演出奧州統治者的過去。在「黃金的藤原三代」之前,奧州曾經經歷過兩場較大型的戰爭,「前九年之役」與接續其後的「後三年之役」,原本奧州(陸奧國)是由安倍一族所治理,但其鄰近、統治出羽國的清原一族卻垂涎於這片廣大的領土,因而發兵意圖殲滅安倍氏。

此時藤原經清因娶了安倍一族之女,而以安倍氏的身份出戰,但反而被擊敗斬首,「前九年之役」就在安倍氏不敵清原氏中落幕。獲勝的清原氏不僅取得奧州的統治權,連以美貌著稱的經清之妻都強奪過去為妻,經清之妻無法拒絕,只好身不由己的帶著經清的遺腹子──藤原清衡改嫁至清原家。當時清原武貞家裡已有與前妻生的長男真衡,加上經清之妻帶過去的清衡為次男,後來又與其生了三男家衡,在這樣複雜的家庭環境中,清衡還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存活下來了。

但在長男真衡越來越跋扈的情況下,局面開始惡化,清衡決定與異父弟家衡連手對付大哥,「後三年之役」於此掀幕,但在戰爭開始沒多久,長男真衡就病死,原本戰火應該就此停止,卻未料三男家衡與清衡翻臉爭權。
c0073742_18554410.jpg
無可耐何下,清衡決定向陸奧守源義家求救,就此平定奧州,並成為黃金時期的第一任藤原氏。夢館裡並展示當時日本男子的身高,大概平均只有150左右(也就是說我在當時會被看成女巨人=口=|||)

在跳過黃金三代藤原氏後,對於奧州影響最大的當然是源義經。從他少年逃出鞍馬寺,前往平泉被藤原秀衡所收容,到後來他在源平之役中的英勇表現,都一一生動的呈現(包括壇浦之役也有),最後被兄長賴朝所不信任又逃回奧州的義經,由於泰衡的出賣而被逼死在高館,但泰衡也因賴朝的大軍壓境而逃往北方,途中被部下給亂槍刺死。至此,奧州歷史走向沒落。

走完夢館一遭真的很佩服日本人的用心,就算原本不了解他們歷史,看著栩栩如生的蠟像演出也牢牢記住了,在二樓休息間瞭望平泉的景物,這個現今是小鄉下的地方,八百年前該是多麼的繁榮?

↓弁慶著名的立往生,為了保護在高館的義經,弁慶抵死站在山下擋住追兵,就算被無數亂箭所射,甚至到死了都不願閉上眼睛、倒下身體,就這樣站著死去了。
c0073742_1905990.jpg
最後結束這完美一天的是──泡湯!東北一帶蠻多溫泉的,我們選擇最靠近住宿地毛越寺的悠久之湯,裡面不僅寬敞、乾淨、挑高設計,而且還相當便宜喔!兩個小時才500日圓,台灣都沒這麼便宜^^;;
(唯一可惜的不是賞景的戶外溫泉:P下次有機會再去找那種的好了:)
c0073742_1735980.jpg
c0073742_1740840.jpg
泡完之後就心滿意足的準備回房間,中途本來要到武藏坊飯店用餐,但當天已經被觀光團佔滿客滿了,只好摸黑(走路10分鐘只碰到兩盞路燈)回毛越寺,然後在飯廳吃住宿師父提供的愛心泡麵(一晚250日圓,真得是給自助旅行者的愛心Orz因為太累一人吃兩碗...)結束了充實的一天。
c0073742_1505254.jpg

by abeyasuaki | 2007-02-26 22:36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NaNa2‧Movie

相關文章 - NaNa in 2005。
相關文章 - NaNa in 2003。
c0073742_237540.jpg
趁著電影版第一集的龐大氣勢與迴響,日本製作了關於NaNa電影第二集的拍攝計劃,並於今年年初一月底在台上映。

除了主角娜娜仍有中島美嘉飾演外,這次新加入不少演員,首先是第一集頗受好評宮崎葵的奈奈改由市川由衣飾演,曾經參與過『咒怨』等劇演出的她,比起宮崎葵身形更為嬌小、氣質也比較偏向成熟。

或許正因少了分稚氣,在片頭開始,奈奈聆聽Blast樂團在新宿街頭的Live演唱會時,令人有些驚愕,怎麼在第一集中笑顏燦爛、稚嫩可愛的奈奈到了第二集卻變為穩重老練的上班族女郎?

這或許也是連貫劇情的電影續集,卻做了更換角色所帶來的缺憾。

下文↓

by abeyasuaki | 2007-02-25 23:11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Eureka seven 阿妮莫蓮的告白

相關文章 - 交響詩篇~銀蓮花
相關文章 - 交響詩篇~空中告白
c0073742_20112026.jpg
如果我有頭腦可以思考,一定聽得到花與雨在說話

若非我的頭塞滿稻草,充滿內心的痛苦就必定會消失

假設,我不是一個稻草人,那就可以每天快樂地跳舞


漫畫版的阿妮莫蓮的內心戲表現的比動畫版來得有跡可尋,甚至在星球深處見到艾蕾卡時也坦率的跟她表示,自己當初沒有將她給吃(吞噬、融合)真是太好了,因為要是殺了她就無法像現在面對面的交談與見到她了。

這邊也解釋了阿妮莫蓮為何喜歡蛋糕的原因,被灌輸自己是艾蕾卡複製品、冒牌貨,阿妮莫蓮認為只要在這個空殼中塞入些什麼,就能變得跟對方一樣,所以吃下蛋糕就會變得一樣甜美,吃下艾蕾卡就可以變成「真正的艾蕾卡」不再只是個仿造成人的稻草人...

劇中阿妮莫蓮將自己比喻為稻草人,那是因為被注入身為人型珊瑚機質「艾蕾卡」複製血液的她,想讓自己不去思考身為人類的尊嚴及自我,這樣在面對一次又一次不人道的實驗與劇痛之時,能說服自己
"這些我是不會痛的"、"這些我是不會去在乎的"

因為無法逃避只好催眠自己,當個展示用的稻草人。

但是打破這個說謊的假像的是,那個新來的、那個負責照顧她的,一個幼小的男孩、尚不到軍官年齡的男孩...

男孩不迴避地與她開朗攀談,除了食物、除了維生的複製血液外,送給了她在這世上除了無機質的白與血液的紅外,第一個堪稱美麗的東西──深紫混著濃紅的、名為阿妮莫蓮的花,雖然男孩將花兒偷偷藏在口袋裡帶進來因而有點凋零,但其香味卻不減優雅,男孩並開心的,將花兒的名字送給她...所以,自己是「阿妮莫蓮」了,不是艾蕾卡的複製品...

當她睜開雙眼時,那個長大的男孩就在眼前,帶著傷痕累累的身體,真誠地望著自己

如果稻草人能變成人類,會有人約她跳舞嗎?

這個自己曾經問過,不期待有答案的問題

少年羞澀臉紅的遲疑問道

我可不可以...成為這個稻草人的舞伴呢? 

第一次,有人向「自己」提出邀約

稻草人不再是束在舞廳角落,假裝為人類的擺設,她也能起舞了!

阿妮莫蓮...是真正的花啊。

但她很快的就失去了少年的溫柔笑容與暖和的體溫,只留下他送給她的名字

讓稻草人變為人類的,這個名字

「阿妮莫蓮」

by abeyasuaki | 2007-02-24 19:46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現在 只想愛你」Heavenly Forest

非常喜歡的一部電影「現在,很想見你」
那個令人止不住淚水,在雨天發生的奇蹟故事

澪的日記預言死去的自己將在雨季開始之際,會回到深愛著她的丈夫阿巧與懷念母親的兒子佑司身邊,而當雨水滴落在碧藍湖面,如同宣告了雨季開始時,忘記了早已死去的事實、失去了記憶的澪,出現在森林中散步的阿巧與佑司身邊...但隨著雨季的終結,這個奇蹟的魔法也將消失嗎...?
c0073742_1919025.jpg
這部曾在電影看到痛哭不已的電影,它的原作者市川拓司另一部作品「戀愛寫真」改編為「現在 只想愛你」(Heavenly Forest 天國森)將於3月16號上映,而男女主角分別由交響情人夢的玉木宏與NaNa的宮崎葵演出!
c0073742_19203224.jpg
自從這次一口氣看完交響情人夢後,馬上就成為玉木宏的Fans,他的憂鬱高貴氣質滿點,但在搞笑時又非常自然XD不愧是演出千秋王子的不二人選,而宮崎葵則是將NaNa中難以詮釋的奈奈演得非常可愛又不做作,也因此NaNa2中奈奈換角時造成很多人不滿新的演出者,他們倆人的合作加上市川拓司的劇情,這部將在白色情人節上映的電影說實話非常期待啊!
c0073742_19295953.jpg
關於「現在 只想愛你」的劇情簡介
「現在 只想愛你」台灣官網

by abeyasuaki | 2007-02-24 19:19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小白金玩花繩

春假時去朋友家打擾,但卻還發燒重感冒倒下添了麻煩Orz

看到持續健康成長的小白金很開心!總算見識沒有發燒感冒的她有多麼活潑與調皮,不聽話地一直跳上餐桌與浴室,越是禁止她去的地方就越是想去...但是在廚房洗碗時卻會很撒嬌地在腳邊繞來繞去還抬頭睜著無辜的大眼睛喵喵叫,可以體會家裡有養貓的人是多麼寵愛自己的貓兒...希望她能做個聽話的乖小孩,別再挑戰不可以去做的遊戲了:P
c0073742_15112282.jpg
c0073742_1512665.jpg
c0073742_15123492.jpg

by abeyasuaki | 2007-02-23 15:14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交響情人夢《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

交響情人夢日劇官網
c0073742_133166.jpg
感謝公主介紹的片子vv之前就有注意到其有漫畫及動畫,但倒沒想到去找日劇來看,不過一看之下發現說不定真人演出的日劇是三者之中最有趣的(笑)那些誇張的表情及氣勢澎湃的管弦樂團合奏畫面,果然還是真人最能表現出來!
c0073742_13163185.jpg
開頭是非常正經的介紹古典音樂,原本來在想這部片搞笑到底在那裡...沒想到惡趣味就這樣漸漸的冒出來,由於被世界指揮家大師揀到自己的電子雞、而被收為徒弟的男主角千秋真一(通稱:千秋王子~),立志之後再回布拉革精研指揮,卻未料因歸國時接連發生的飛機迫降、溺水意外使他無法再搭乘交通工具前往國外...
c0073742_13331733.jpg
意志消沉的他只好在日本的桃之丘音樂大學中轉而學習鋼琴科,某日恰巧聽到獨自練習的女主角野田惠(通稱:野田妹~)的琴聲而驚豔,但這位女主角不僅家裡弄得像垃圾堆、不常洗澡(因為太窮被斷瓦斯與水)、喜歡偷人家便當吃、嗜愛轉蛋玩偶、連未來志願都不是當個演奏家而是幼稚園老師!

劇情從因為課程而被迫與野田妹鋼琴合奏的千秋王子視點開始,因為跟這個隨興所致的學妹合作,追求完美主義的王子不得不負起他勞碌命的宿願──開始照顧起有如自己寵物的女主角。

不僅得幫她打掃家裡、每天作飯給她吃、還得逼她洗頭,在演奏時也必須時時盯著她不要照自己心情自行改曲、要看譜,就在千秋王子嘴角不斷抽搐的慘況中他們還是迎來了互相理解的一天(?)
c0073742_13413126.jpg
而緊接著,視男主角指揮家師父為仇敵的另一位世界級指揮家大師來日,但他的真面目卻是好色喜歡偷拍女生裙下風光的色老頭!?

在他(偷拍)的篩選下組織了S樂團,但成員幾乎全是校內各科系的最後一名或落後者,也因此喜愛將古典樂以搖滾方式呈現的首席小提琴峰龍太郎(通稱:阿峰)、髮型是爆炸頭、超級崇拜千秋王子的定音鼓手奧山真澄,嬌小可愛卻因為父親不良購買欲而身負巨額負債的大提琴美少女佐久櫻(通稱:小櫻)

這些形形色色的魅力人物進入了千秋王子的人生(?),在不明狀況下被這個色大叔收為徒弟的千秋,面臨著師父不負責任將指揮棒丟給他的困境,雖然早就一心成為指揮家,卻得在毫無經驗下整合這些烏合之眾,認真的王子眉間的皺紋又更加加深了...
c0073742_13513640.jpg
「古典音樂,原來可以這麼有趣!」

這就是看完本劇的最深感想,劇中配樂全部採用古典樂,除去令人感動落淚的S樂團團結一心的演奏會外,幾乎全部拿來作搞笑用途,男主角瘋狂地幫女主角大掃除房間時配上貝多芬的交響樂,劇中角色煞到對方時莫札特粉紅色(?)的曲目就跑出來,原本看似生澀的古典樂曲子被應用在奇妙的地方,卻讓全劇生動了起來。

而各角色之間的強烈連結也是賣點之一,不僅僅是男女主角,包括倉皇成軍的S樂團與後期精英無數卻缺乏向心力的R☆S樂團,成員之間的賭氣彆扭、一盤散沙與到後來彼此為對方著想、努力想為這個團體貢獻力量的感覺真得很好,與其說這部戲是在描寫愛情,還不如說是在呈現友情!

全劇最意外的是樂評家佐久間學竟是由及川光博所演出,而且完全是個替他量身訂作的角色XDD只要一點點詩情畫意的詞就可以引發他閃亮亮發光的作詩欲望,還幫千秋王子拍攝了拉頁大海報放在古典樂介紹雜誌中,讓王子在古典樂界一炮而紅,那個在評論時沉醉在自己文字中的佐久間學,真得活脫脫是及川光博本人(笑)
c0073742_1482974.jpg
在觀賞過程中也不自覺的成為千秋王子的Fans,玉木宏所飾演的千秋真是既帥氣又俊美(而且有勞碌命認真臉)每每當演奏會他身穿挺拔合身的黑色燕尾服時,那份氣質真是忍不住讓人尖叫!

除了11回播映完畢的日劇外,現在動畫也正在播映中,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找看唷(心)
c0073742_14125433.jpg
另外在澀谷也開設了「Cafe de のだめ」以交響情人夢為主題的咖啡店!內部裝潢重現野田妹如垃圾山堆般的房間與千秋王子充滿愛心的手作料理,還真蠻想去瞧瞧的:P
c0073742_14305680.jpg

by abeyasuaki | 2007-02-23 13:05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義經──五条大橋的義經與弁慶

c0073742_135558.jpg
傳說義經與弁慶的初次見面是在京都的五条大橋,當時已被比叡山所放逐的弁慶,以野和尚的身份在京都五条大橋上進行「千刀狩」,只要見到武士身上攜帶太刀(大刀),就會要求對方強迫決鬥,輸的人必須留下刀。

但他一身的怪力,所以幾乎無人能搏倒弁慶,就在收集到999把刀時,身披薄絹,喬裝成女子的義經來到了五条大橋前。因為全京城都是平家的眼線,從鞍馬山溜下來的義經不得已才扮成女子樣,但由於身攜太刀,還是被弁慶發現並以薙刀猛然橫砍。

而一陣混亂中,母親常盤御前唯一留給義經的笛子就這樣應聲入水,被激怒的義經因此決定要給弁慶一點教訓,雖然力量不如怪力的弁慶,但義經仍以短刀及鞍馬山天狗所教的武術,身輕如燕地躍上橋頭、甚至是薙刀之上,混淆弁慶的視線 。

夜櫻散亂,月光也被烏雲所遮,橋上陷入一片黑暗,義經趁機砍傷了弁慶的腳踝,使他無法再應戰,望著離去的義經背影,弁慶決心找出這位年紀尚輕卻武藝超群的少年,並,奉他為主人。

這就是著名的五条大橋之會。

===
好想去京都看夜櫻QDQ

by abeyasuaki | 2007-02-20 01:49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拍照的魔王定番

因為朋友都整理出拍照時的慣性角度...覺得還挺有趣的就翻了翻自己的照片...發現也有定番,只是...跟躺下比較沒關係...「單手抬人家臉」這個調戲動作出現的頻率好高啊!

由右至左 由上至下
知盛與望美、渚薰與真嗣
阿斯蘭與卡嘉莉、該隱與露琪亞
銀與望美、重衡與知盛

難怪最近拍照拍到有既視感了,原來真得是擺了很多次類似角度|||
接下來的角色可以用這個定番的大概有九尾、亞連與銀吧
c0073742_22272224.jpg

by abeyasuaki | 2007-02-08 22:2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這是強迫照

c0073742_034194.jpg
被強迫的美人 CN 小白金

「那明明就是鄉野惡霸強搶民女的畫面~」污點證人 柚子 談
c0073742_1584690.jpg

by abeyasuaki | 2007-02-03 00:35 | 生活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