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7年 03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舞一夜

c0073742_0503779.jpg

──在那個霧雨之中,妳找到了我──
燭火隨著略含濕氣的風而熄滅
雖是一片黝黑,但隔著竹簾,茜仍是聽見多季史那細微卻又哀痛的聲音

咦?

我失去生命...十年了,這個名字早已被城內所有人所遺忘了
像在訴說他人的事情般,他的眼神失去了焦點

在死去的第一年,我還深刻地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對我施以咒詛的兄長們因為法術的逆風而一一臥病於床、痛苦掙扎,他們口吐怨懟、他們深深懺悔、他們無比恐懼...但那個時候...『季史』是確確實實存續著...

接下來的一年,我的名字成為了忌諱,受詛咒的『齊陵王』之名、後代不斷死去的『多 』家之名,恐懼的人們,努力地想從腦海中將之抹除掉

──就算是這樣...我的名字仍是存在於人們的心中

多麼輕微的笑聲,這是你在自嘲嗎?茜難過的無法問出口

但是現在,這個名字已經被忘卻了

就像在雨中流逝的足跡一般...消失不見...我已經誰都不是了...

而到了最後

就連我自己都忘記了這個名字

什麼都想不起來...在那剩下的漫長歲月裡,就有如在無止境的黑闇中行走

沒有停止的一天,也不知該到何處停歇,身體墜入一片虛無...

終於變成了──『不存在的人』

闔上了眼,他的氣息宛如消失般

那個下雨的日子,妳接近我時,我感到很不可思議,但是,也非常的高興......

每當感覺妳在哭泣時,妳送我的這件衣裳總會帶領我找到妳

希望見到的...是妳展開笑容...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

所以,不想傷害到妳

請...將我淨化、消滅吧,在我將一切捲入之前...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3-27 00:53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多羅羅

c0073742_22314095.jpg
「多羅羅」,聽到片長是兩個半小時還頗驚訝的, 因為沒想到這類日本奇幻片是這種長度,但看完以後覺得恰到好處, 而且是部值得推薦進電影院的好片(笑)

多羅羅原作是手塚虫治的漫畫,故事敘述在戰國時期,地方武將醍醐景光因為戰敗被迫逃亡至邊境的廟宇,在那邊,他向四十八位魔神請求賜予能夠制霸天下的力量,而魔神們要求的代價是他懷胎數月的妻子...腹中的胎兒身體。

景光答應了魔神們的要求,願意讓他們取走即將出生的兒子身體的四十八個部位(器官)...

在那之後,沒有眼、沒有耳、沒有嘴、沒有內臟、沒有四肢的嬰兒誕生於世,景光原想刺死因自己的欲望而出生、有如肉球般的兒子,妻子百合痛苦的請求丈夫放過這條生命,最後讓他乘著木盆順水流走。

在河川中飄流的嬰兒被隱居的巫醫──壽海揀到,見到如肉塊般的這個孩子,壽海驚訝不已,但隨即發現即使處於如此悲慘的狀況下,這個生命還是頑強地希望活下去...壽海遂決定盡己所能為嬰兒做出他所缺的器官。

他在經過戰爭洗禮的眾多村莊裡收集因戰火死去的小孩遺骸,然後製作成合尺寸的義肢與各種器官為百鬼丸裝上,讓他始成人型,但壽海卻也發現嬰兒身邊很容易聚集各式希望奪取他新肉體的雜鬼們...那是因為他的肉身曾被親生父親獻於魔神,所以特別易吸引到希望取得肉體的鬼怪。

正當壽海困擾不已時,雲遊四海的盲眼琵琶樂師將可斬妖除魔的利刃「百鬼丸」送給壽海,為了這個孩子未來安危著想,壽海將百鬼丸裝入嬰兒左手,希望他能藉此保己安全...而嬰兒也被命為與刀同名的──「百鬼丸」(妻夫木聰/飾)...

百鬼丸長大成人之際,壽海因宿疾而吐血身亡,此時有個聲音指示百鬼丸,他那殘破的身體其實是被四十八個魔神所奪,如果想恢復正常人的肉身,那就出發去尋找那些魔神...並殲滅他們吧...每打敗一個魔神...他就可以奪回身上的一個器官。

聽從這個聲音,百鬼丸展開了旅途,在中途,他遇見了女扮男裝、活潑開朗的小偷多羅羅(柴崎幸/飾),與同父同母的第弟多寶丸...
c0073742_2314664.jpg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3-25 22:08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守護者之間的日常

c0073742_23582441.jpg
由於本傳每個人的篇幅都很長,這週乾脆先攻略輕薄短小的外傳與享受Drama,外傳好處就是不用看嚴肅劇情,可以看到每個守護者之間發生的趣事...

基本上這五(六?)個人之間的關係就是拓磨與真宏是闖禍哥倆好,不管是翹課打架泡妞都混在一起,也因此在學成績變得很「可觀」,拓磨興趣是看時代浪人劇,真宏則是夢想擁有重型摩托車,倆人時常在神社儀式需要幫忙時相約翹班摸魚,也因此對於每次都抓拿他們的大蛇卓沒辦法。

常到圖書館報到的祐一雖是優等生,但嗜吃豆皮壽司(稻荷壽司,因為是狐狸所以愛吃)與站著瞬間入睡的本領讓他也林立怪人之列,在闖禍二人組身邊擔任沒表情變化的吐嘈旁觀者,雖然平常不說話,不過一說出口時攻擊力很高...其實非常了解真宏?!(是玩具)(Drama廣播劇中,他還用幻術變出真宏最想要的夢幻限定稀有重型機車,讓他被抓住回去唸書)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3-22 23:35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オサキ狐

c0073742_19381581.jpg
緋色之欠片設定集(感謝翔講幫我入手v)中的偽(擬似)家族圖。

原本作者只打算畫おーちゃん與珠紀,在作畫途中不知不覺讓祐一學長亂入了...(笑)不愧同樣是狐狸的眷屬,這樣一點違合感都沒有。
c0073742_19393295.jpg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3-18 19:39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情人節篇&秋祭篇

c0073742_23221534.jpg
這個實在太犯規了所以要寫(笑)

情人節篇&秋祭篇都是在外傳一輪過後,才出現的special章節,情人節篇很簡單,終極目的就是送本命巧克力給喜歡的人,然後給其他人義理巧克力。中途歷經管狐的偷吃事件與珠紀自己忘記帶本命巧克力來學校的大災難...

(話說,就算給真宏或遼義理巧克力,他們自己會解釋成珠紀害羞不好意思,所以謊稱是義理XD|||事情往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釋,這點果然跟祐一差很多)

在圖書館第一次碰到祐一學長時,因為本命巧克力帶在身上(派管狐回家拿途中),所以必須跟他支開話題,意外的,祐一很喜歡甜食...而他躲來圖書館避難,只是不擅長應對那些很熱情、但他又不熟識的女性們的巧克力禮物攻勢(笑)

話題轉到這兒的圖書館在冬季下雪時會很寒冷,不過祐一回答他感覺還好,因為狐邑家祖先是白狐,而狐狸毛皮很厚...XD不過話沒說完祐一又站著睡著了,珠紀則趕快溜回教室等待本命巧克力快遞來學校。

在放學時好不容易拿到本命巧克力,也遇到一直在等珠紀放學要護送她回家的祐一,珠紀忐忑不安將巧克力送給祐一,並說明知祐一不習慣面對這樣的東西,卻還是硬送很抱歉...

「啊啊,我是不擅長處理這」

「不過若是心儀女性送的,那可是另當別論,我很高興的唷」

金色的眸子深情地望著珠紀,那優雅的笑容不禁令她羞得低下了臉 。

「嗯,果然很美味,裡面有妳溫暖的心意在」
祐一不顧害羞的珠紀阻止,很快地拆了包裝,將巧克力送入口內。並把部份遞給珠紀。

「...嘴邊還有殘留唷」不待珠紀反應過來,已被祐一抱住,她在感受暖和氣息的下一瞬間,祐一就舔了她嘴邊殘留的巧克力,珠紀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反應。

「不要動,這個巧克力就是妳的心意,就連小碎片也是...我要將全部──都收進身體裡」

「嗯恩,好了,嘴邊都已經乾淨了」


「啊...全部都...」珠紀恍神的重覆祐一說過的話。

「嗯,全部都,是我的東西」祐一低聲說著,雖然很輕柔,但卻非常堅定...

↑玩到這邊我已經被電的抽搐了...orz
不愧是狐狸 想當初妲己是怎麼滅國的,灑砂糖到一個恐怖境界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3-16 23:24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狐邑祐一路線

c0073742_0414817.jpg
あの空の下で是緋色之欠片的Fan disk(=外傳=番外篇=後續),短短的劇情但補足了不少妄想(笑)

因為本篇不管是走誰的路線都會揭露部份的真相(大家的故事相互補齊主線故事的一部份,譬如聖女アリア的出生源由、鬼為何發狂及其真身、慎司與美鶴的關係、美鶴所身負的秘密任務、典藥寮的存在意義)所以都很正經嚴肅,除了前期能在學校屋頂與笨蛋男子三人組(拓磨、真弘、祐一)互虧互損之外,其他劇情往往很緊張。

外傳的背景時間是戰鬥已經結束,鬼斬丸力量已被封印(或消滅)的狀況下,所以各配對之間的劇情都非常地──甜(笑)而且搞笑情節不少,氣氛相形之下輕鬆不少,背景畫面也由本傳印象──深秋楓林轉為寒冬白雪。

祐一路線是接續本傳結尾時,祐一與珠紀陪アリア回德國祭拜她雙親與退出秘密結社ロゴス,歷經三個月的漫長旅行,一行人又回到了這個熟悉村子,此時從祐一與祖母口中,珠紀得知自己還必須準備正式繼承玉依姬的儀式。

由於與祐一已經是公認的一對,所以大家對他們的態度也有開玩笑居多,不僅是フィーア,連美鶴都說期待珠紀與祐一的孩子出世的那天...在解開祐一本傳中那複雜心結後,他在外傳中對珠紀是毫不保留的溫柔:P

會在走雪道時伸手扶住珠紀免得她滑倒,陪她一起研讀關於玉依姬及儀式的書籍,還有輕輕撫摸她因唸書疲勞而小憩的睡顏(這個事件我很喜歡,一種很安心暖和的感覺)

珠紀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睡迷糊了在作夢,睡眼惺忪地跟學長撒嬌,後來驚醒這不是作夢,祐一真的在旁邊時,羞的滿臉通紅跳起來,不過祐一反問她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旅行中他們不是一直如此嗎(睡在旁邊xD)

「雖然不知道妳現在在想些什麼,不過我會一直陪在妳身旁的,所以安心吧」
c0073742_116019.jpg
後來在翻閱古籍時,珠紀發現沒有玉依姬結婚的記錄,而アリア在一旁說因為巫女是最接近神的存在,必須是純潔的,所以往往是遠離塵世,一生不婚。

珠紀聽到後整顆心都沉了下去,這豈不是代表將要繼承玉依姬的自己不能再與祐一學長在一起嗎?可是又不敢去直接問他這個問題,怕勾起祐一對於守護者與玉依姬之間戀愛的煩惱,這邊的選擇分為兩個,答案分別由祖母與美鶴,或是祐一告訴珠紀。

(我覺得選祖母那邊告知比較自然...如果是祐一告訴珠紀...那他本篇到底在煩惱什麼orz)

困擾到夜不沉眠的珠紀決定到神社去散散心,碰到恰巧在神社的祖母與美鶴,倆人發現她臉色有異而加以詢問,珠紀告知後祖母不禁露出微妙的笑容,她要珠紀仔細想想自己是誰所生?而她母親又是誰所生?

珠紀這才想到祖母是前代玉依姬,可是她不僅結婚並且產子了...那?美鶴在旁對珠紀解釋說玉依姬因為需要濃烈的血緣才能維持封印,所以是世襲制,代代相傳,而歷代的玉依姬都是跟守護者之一結婚(...沉默),之所以古籍上都沒記錄,是因為畢竟巫女一般要保持純潔,不能太公開,而且守護者其中之一是特別的存在也不太好...

(祐一的場合是他自己告訴珠紀,不過這樣會很想問,那你本篇再掙扎什麼...XD|||你可是有力新郎候選人之一啊,雖然說可以解釋成他太怕珠紀被束縛或失去她,不過每次拒絕她的表面理由,裡頭也有幾分是真正的想法吧)

(新郎往往是守護者,這除了維護血統的靈力純度外,也是這村子的傳統讓玉依姬根本不可能跟外人來往吧,加上祐一雖然一直自卑非人的身份,可是玉依姬其實也不算純人類的存在...有點類似犬夜叉的桔梗的感覺,這樣心很難與一般人靠近,珠紀是因為母親不願繼承玉依姬,搬到村外,所以才沒從小生長在村裡,觀念比較不太一樣)

(雖然選擇跑出去散心,會撞見因為擔心珠紀而跟著管狐跑來的祐一,再直接問的話可升好感,他會覺得妳把煩腦告訴他而覺得蠻高興的。不過換成是我也不敢直接問這個敏感問題,因為他本篇中是很纖細的人,不知道又會亂想些什麼,記憶尤新啊XD|||)
c0073742_1402337.jpg
當晚,在明月輝映下,遍滿白雪的玉依昆賣神社舉行了玉依姬繼承儀式。

珠紀在眾守護者的環繞下,跳著奉納給神的獻舞(這段音樂很好聽,的確很有日式和風的感覺)途中她想起不久之前,與祐一學長共同攜手渡過的許多難關與殊死戰鬥,在鬼斬丸壓倒性的力量之下,祐一還是努力的守護住她,不管那是需擔負多麼重的負荷...

所以,這隻舞也是獻給祐一的,充滿著珠紀的感謝心情。

結束儀式後,大家決定不要當電燈泡都先走了 祐一詢問珠紀繼任有何感想?珠紀說道雖然還沒有什麼實感...但她終於承擔了責任,可以跟祐一學長站在同一立場了。祐一輕輕微笑,說道她早已應了玉依姬的身份,而倆人不是一直這麼彼此相伴,相互支持著嗎?就在這時,小管狐與眾多白狐都簇擁過來向珠紀慶賀她的繼任。

(只有祐一路線招來這麼多動物...也對啦,其他人的動物過來有點可怕,不管是鴉還是蛇都不可愛...XD|||)

「瞧,妳並不是一個人,有這麼多人都願意關心著妳、幫助妳」

「妳將踞守這村子多年的鬼斬丸給封印、摧毀,大家都非常地感謝妳」

「而我...也非常感謝妳」

「如果不是遇見妳,我是無法認同我自己的...或許將會持續地困在那個殼中吧」

「守護妳的心情,絕不會改變」

「讓我們在未來也永遠一起攜手共進吧」


珠紀感覺的到,祐一此時平靜的語調中,卻是充滿著最為真誠的心意。她知道,這個人將會在餘生永遠陪在她的身邊...

by abeyasuaki | 2007-03-16 00:44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一波又三折的告白

c0073742_2316546.jpg
←因為戰鬥受創而虛弱的身體,在珠紀告白時不支倒下。

老實說,對學長表示心意真是一波又三折,他一直在否定自己、逃避對方的龜毛態度讓我想到遙三中的老師與遙一的泰明。

老師:「不行。神子...這是命運」
泰明:「不。我不是人類...只是個道具罷了」

祐一:「不可以的,我是野獸,妳是玉依姬...」
一次拒絕就算了,仔細算算被學長拒絕了三~四次,玩的途中實在很想把台詞改成

「學長=口= 不要讓我把同樣的話說那麼多次  你就是你 就算你是狐狸我也要帶回家養 我對你而言只是玉依姬嗎?就算是這樣 那也代表我已經對你進行了千年的逆光源氏計劃

哇,不要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好不好,不知道美人一笑可傾城嗎?我就不相信誰對你的笑容有抵抗力。由於他反反覆覆的若即若離態度,導致走他路線時所有人都是愛情好幫手,不是出來開解女主角的傷心或誤會,不然就是跑去質問祐一...完全沒情敵狀況。

因為他路線最大的障礙就是自己,再有人出來攪局應該沒法達成戀愛結局吧orz...真是典型的作繭自縛狀態...

不過學長的天然呆非常可愛,不僅是守護者之間有名特技!──無論在那裡都可以瞬間睡著(真宏目測記錄4.83秒),而且還是個很不會講話的鈍感男。

在本傳中,廚藝相當可怕的祐一為了要煮東西給珠紀吃,清晨跑去跟美鶴討教料理,還當著珠紀的面說美鶴以後一定會是個好新娘,倆人和樂融融的氣氛讓珠紀感覺好像看到新婚夫妻...

珠紀悶氣跑出去,沒想到追上來的是美鶴,她解釋學長是為了煮好吃的東西給珠紀吃才這麼努力做自己不擅長的事,而隨後追來的祐一卻絲毫沒想到現在是尷尬狀況──他只是要來說菜冒煙了該怎麼辦才好XD
c0073742_23491460.jpg
中途祐一與慎司為了隨身保護珠紀的安危而住進她家時,珠紀不巧(?)撞見學長與慎司在幫她的小寵物管狐洗澡,沒想到幾近裸體的學長看到珠紀還很平靜的問她要不要一起進來幫小管狐洗澡,反倒是在一旁的慎司臉紅的大叫學姊怎麼會進來XD

「嗯?妳也要來幫忙洗嗎?」

「不過浴室有點窄,三個人不太方便...」

「還是你要替代我跟慎司之一進來?」


(祐一你毛巾只披在腿上喔,站起來應該就掉下來了吧XD|||)

(結局當然是珠紀慌亂大羞的逃離現場)

時常在英雄救美戲碼時陷入兩人世界,而當珠紀回神,發現自己在大家面前與學長摟摟抱抱而害羞到推開他時,祐一往往不解不是早知有那麼多人了嗎?有什麼好緊張的?

在外傳中,與アリア她們一起去德國旅行歸來的祐一與珠紀,當看到久違三個月的村子時,珠紀說真是懷念,因為這邊是充滿了與學長共同的回憶的珍貴之地,祐一回答他也很開心,因為回到這裡就可以吃到村子限定的壽司...旁邊的フィーア向アリア解釋,這就是拼死製造浪漫氣氛的女性,以及不懂情調的鈍感男所發生的悲劇故事。

祐一覺醒後是四條尾巴的妖狐,而戰鬥中雖然都是正經描寫,可是偶爾寫到他遭受攻擊、珠紀在確認他安危時,是以有沒有看到尾巴晃動為基準...我知道他尾巴看起來很澎很舒服(>///<)可是這樣一寫會讓人在戰鬥中笑出來orz...太可愛了

雖然少說話、不會說甜言蜜語加一點天然的笨笨,不過我喜歡這樣可愛的學長XD

by abeyasuaki | 2007-03-14 23:20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封印解放

c0073742_0582211.jpg

「...我想起之前在圖書館看過的一本書,裡面故事很有意思。」突然地,祐一學長沉穩的聲音打破沉默。

──在冰天雪地的南極,有兩隻感情很好的企鵝,他們一直生活在一起,一塊覓獵、同時進食,在空無一物的冰原上,惟有他們而已。

但是,其中一隻企鵝很想離開這個枯寂之地,牠認為海的另一邊有更加美好的世界, 所以想去看看,牠希望另一隻企鵝能跟牠一起踏上旅途。

另外一隻企鵝沒有這樣的勇氣,持續的苦惱,苦惱......到了伴侶離開的那天,牠只能哀傷看著對方的離去...被留下的企鵝很難過,終日哭泣,但還是什麼都做不到。


「離開的企鵝沒有比較偉大,選擇留下的企鵝也不是無用...只是,選擇的生活方式不一樣而已,這個世界有很多種生活方式的。」平靜的語調卻帶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我只能靜靜地注視著他。

這個祐一告訴珠紀的故事,似乎恰巧比喻了他與珠紀,從小生長在村子裡,被家族教導傳承的一切,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獸之原型。透過守護者解放儀式的進行,珠紀也窺見了祐一內心沉睡的幼年記憶。

小時候的他為了救差點發生車碾過的朋友而身受重傷,雖然傷口很疼,但是祐一很開心,因為朋友一點擦傷也沒有,可是...朋友看著他的眼神卻是劇然的恐懼,沒有笑容的迎接,卻是害怕而扭曲的臉。

小祐一不了解為何是這樣的反應,只感覺到這樣的眼神讓自己周身發冷,好像...發生了什麼。他低頭看著自己原本血肉模糊的手與腳,已經,只剩下淺淺的肉色痕跡了。

「怪物...啊啊....」幾乎不成句的殘酷語句從獲救的朋友口中脫出,他落慌而逃。丟下,祐一一個人。

那件事他不敢忘記,也無法忘記。

從此之後他很少跟人來往,學校的朋友僅限於同為守護五家的伙伴,他顯眼的外表也招來嫉妒與傳言,對他而言,人類很可怕,人類也很怕他。

而珠紀,也是人類。

封印解放的祐一真身是淡金淺白的四尾妖狐,厭惡妖之血的他終究是為了守護珠紀而解放了力量,但原本就緊守玉依姬與守護者分際的他,由於妖狐之力的覺醒更加得將珠紀推得遠遠的,不是春日珠紀與狐邑祐一,而是玉依姬與守護者,這樣就好了,名為守護者就可以將妖的本性徹底解放,妖就是該殘忍醜惡沒有慈悲心。

──不用擔心我。

──我並不是人類,打從一開始,我的生命就屬於玉依姬,只為保護她而生。

──我存在意義僅限於此,所以,妳不必因捨棄我而有罪惡感。


前世的妖狐對自己身為守護者的身份高興,因為守護著仰慕的玉依姬──可以隨侍在她身邊。過去不論到那邊都遭人厭惡與追殺,玉依姬不僅是救起滿身是傷的牠,還給了牠一個安身、生存之地。

──所以那份情,不能再超過了,她有她身為神之女、守護的任務,而我的使命則是阻絕一切襲向她的災厄。

被義務與責任絆住的倆人沒有說出真正的心情,就這樣迎向了與發狂的「鬼」的戰爭。

前世的玉依姬對瀕死的妖狐伸出了手,現世的祐一卻撥開了珠紀的手。太過於溫柔體貼,所以拼死隱瞞住內心的灼熱,正如圍繞在他身旁、冰冷的青炎狐火,實則熾熱焚燒。

被關在制約的村子裡成長,他太了解那種無力反抗的莫可奈何,如果接受了她的感情,珠紀或許就會遭受同樣的命運,被無形的血緣深深栓住,沒法離開一步。也或許一如以往的人類般,她會厭惡自己那異端的原型。

一再地拒絕珠紀對自己的感情,祐一甚至故意說出傷害她的違心之論,被逼到轉身的珠紀卻在此時聽到關於「玉依姬的封印」的真相,五個封印寶具本質只為加強玉依姬靈力的法器,村子的結界也不過是困住守護者的防備之一,真正守住鬼斬丸,而不讓其力量為人誤用的封印──正是玉依姬本人的血。

玉依姬承受父神命令看守著存在於刀中的力量,但同時也是封印住刀的生贅(活祭品)。

若是封印力量減弱的年間,村子裡流有玉依姬之血的村民們就必須以自己的血作為奉獻,而傳承著玉依姬直系血液的珠紀,則是其中最為純粹、強力的生贅。

才剛被祐一拒絕的珠紀,聽到這個被傳說所隱藏的真相,不禁一陣天旋地轉,原來這就是祐一學長為何總以身體為自己屏障的原因,為了保存重要的祭品、因為需要她的血、玉依姬的血,所以他才不顧安危、拖著屢經激戰已殘破不堪的身軀保護她...

心灰意冷的她決定接受自己的任務,接受儀式成為贅,但聽到消息的祐一無法接受要以珠紀的死換來封印的完整,他把她帶到無人的楓林希望她能趁機逃走。

──只要拿走我的生命就可以了,妳不必為此而死。

珠紀頓時痛心疾首,失控地對他大喊「不要不要不要再這麼溫柔,學長所做的所有都是為守護者的職責不是嗎?會擔心、會觸碰我都是為了要讓我甘願承受巫女的責任、保持戰鬥的能力,所有的體貼都是欺騙我的,你明明這樣說過的!」為何要讓我了解到真實後,又要我逃避玉依姬的宿命離開?這一切明明都是騙人的...

──你對我的那份體貼,曾是支撐我走到現在的支柱...

「──不是這樣的!!」珠紀初次聽到祐一充滿著感情的怒吼聲,迴響在夕日西下的森林。

「的確,一開始我是在盡從小被教導、身為守護者的義務,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在妳為我落淚的那時起...」

「不管碰上什麼樣的危險與困境,妳總是全心信任著我,這樣的妳,非常堅強又美麗」

「溫柔的心,深深吸引了我...」

「一直認為,這樣的妳...總有一天會脫離束縛與枷鎖,離開這個村子去到外面吧」


珠紀想起那個夜晚,祐一曾經告訴她的兩隻企鵝的故事,當時她覺得心慌意亂的自己不足以擔當玉依姬的重責,而祐一則不論面對什麼都冷靜面不改色,這樣的學長非常強悍,所以珠紀原本以為那個故事是祐一為了安慰她說的...

但是不對,是相反的,在祐一心中,擁有勇氣離開的是她,而無法做出選擇留下來的則是祐一自己。

「如果...心靠近的話,妳或許有天會承受不了這些封印、這些咒縛...」

「所以我想不要待在妳身邊比較好」

「我沒辦法,失去妳」

「我不願看著妳變不幸...」

「....不想妳...因為我這個怪物...而心碎...所以...快逃..........」


那是狐邑祐一,哀傷壓抑的告白。

珠紀眼框含著淚,聽著祐一強忍著痛苦的聲音
再一次地告訴他,自己從未改變過的心意...那是希望永遠與他同在的戀慕。

繼承玉依姬之魂的珠紀,繼承妖狐之魂的祐一,千年前因為責任而無法結合的倆人,透過他們相通的心意而將靈魂重疊了...在這片,千年前玉依姬救了妖狐的火紅楓林中,淡淡且輕柔地融合在一起...
c0073742_2240470.jpg
「這個誓言,不論重覆幾次都可以,狐邑祐一的全部所有將奉獻給妳,珠紀」

祐一對珠紀再一次的起誓,滿是信賴與愛意,也不再是稱呼她為玉依姬。將與妳同在、將與妳並進、將在妳身旁共同奮戰、將與妳一塊活下去...──這是我的誓言,狐邑祐一對春日珠紀的約定。

暖和的感覺滿注在倆人的心中,他們攜手面對最後的戰局...毀去鬼斬丸、毀去已存活四百年的魔術師野心,然後約定,要一起離開村子,作只有倆人的旅行...

by abeyasuaki | 2007-03-14 01:0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音樂故事企劃

這是幫朋友自創的音樂寫的故事,她的目標是創作像SoundHorizon一樣,用音樂、用音符來寫出富含感情的故事,我也很喜歡這樣的想法,所以想一塊創作。她把她的Demo曲給我聽過後,在很短的時間內拼湊出來,我對她音樂的印象。清清淡淡的,但又飽含對初識這世界時的純粹感動,所以想到在被風所吹彿過的草原上,自在奔跑的動物們,而且是剛生下來的幼犢。

也或許是開闊、一覽無遺的天空上俯看這世界的溫柔。綜合星星與幼犢,所以這個故事是這樣的...《架構是我寫,但詞她有重新譜過,不過...這證明我也可以寫純真故事的!(噴氣)這故事也有破壞版喔XDD有興趣的再私底下跟我伸:P》

那是一個關於諾言的故事
如果你聽說過的話,每顆星星都是個緘默的守護者
從天上眷顧著地面上的生命

有一天一顆星星在天上看著小鹿出生,看著他橫衝直撞,甚至看著他受了傷
隨著季節的交替,鹿群遷徙的時候母親還是必須跟著鹿群走

受傷的弱者必須被拋下

還相當稚嫩的小鹿找不到水源,漸漸衰弱
星星從天上掉下來在水池裡發光引導他
小鹿找到了水池,於是得以存活

喝完水的小鹿抬頭看到夜空中星光點點
不過已經沒有一直看著他的那顆星星了
光芒漸弱的星星緩緩沉到水底



track01:A story of the Star

陌生的荒野 無聲的黑夜
模糊的視野 凝結在瞬間
你看見我的那天 我默默許下諾言
陪伴在你的身邊 守護你直到永遠


不久後,人們來到了這片原野,開始開墾這片土地
村落漸漸繁盛了起來,卻少有人發現沉在水底的星星
終於有一天,在村子裡打水的小女孩發現了星星
雖然無法撈起他,但發現星星會隨她講話閃爍
女孩於是將自己開心的事,難過的事 通通向星星訴說

一天,女孩拿著村外商人帶來的奇妙物品來到了星星跟前
興奮地向星星描述聽到外面的世界的樣貌
女孩拿著的是個用星砂製成的沙漏,
而她幻想著自己有一天能夠到海邊去看看海的樣子,聽聽海的聲音


track02: hourglass

陽光靜靜地睡在我身旁
天邊浪花也悄然綻放
記憶的形狀
綿延在沙灘上
走向遠方
沉澱成我的海洋

...旅程如此漫長
昨天的童話依然閃亮
歲月流淌
堆疊成了城牆
我們走向遠方
直到時間融化成海洋


星星閃爍的光芒稍稍暗了下來,因為星星哪裡也不能去
女孩長大變成少女,而她真的去到了海邊;
從少女再變成少婦 最後變成老婆婆時, 她回到了故鄉

再次到了水池邊的時候, 她沒有看見星星

"嗯嗯 你終於回到了天上了呢 太好了"老婆婆露出了微笑

但其實,星星仍然沉在水底,也許老婆婆自己深切的希望著吧,
老婆婆心中的星星,終究是回到了天上


時間繼續運轉著,村落也逐漸步向荒蕪
已經沒人與動物會來水池邊喝水了

水池旁邊長了一顆會開花的樹
每年就開一次花,幾近白色的粉色花瓣會佈滿枝枒
而星星也每隔此時發出久違的弱光

直到一年,暴風雨來到了這片原野,風吹折了樹的主幹
已經折毀的樹稍卻仍是奇蹟般地綻放了朵朵惹人愛憐的花
粉色的花瓣幾乎鋪滿了水池

這是為了星星而盛開,最後一次的花季了...
然後當星星從水底看著天空的時候,
另一個星星終於看見了她



track 03: a drop of memory

因為這份心願,所以願意付出光芒
因為篤信著幸福,所以能夠微笑能夠歌唱
因為感受到那份重視,所以可以恣意綻放

星星於是守護了新生 見證了生命 陪伴著死亡
守護著什麼,也被什麼守護著

而之後的每個瞬間,抬頭看著天空的時候,
會有多少個心願, 多少個緘默的守護者在那裡守候著呢?

by abeyasuaki | 2007-03-13 14:38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玉依姬之夢

c0073742_2359661.jpg
黑闇中,青色的火燄搖曳

透過玉依姬傳承的血,她在夜裡深深沉入如織網般的夢境裡

那是千年前的夢

那是擁有著毀滅力量的鬼存在於世的時空

青燄泛著冷光,卻顯得那麼悲傷、那麼溫柔

她觸碰火燄,不帶一絲恐懼,而火燄也輕輕聚在她身邊,她知道,它並不會傷害自己

在那瞬間,在明晦不定的火光之間記憶流洩了出來...

──玉依姬,我不希望妳死去。

「被力量所控制、狂暴的鬼將要來到這個村子,妳的生命將受到威脅」

「所以,請將我的力量拿去使用吧,解放封印以擊倒這隻鬼...」


暮裡,傳來了聲音,既深沉又非常柔和的聲音...

她知道,那是擁有強大妖力的那隻カミ所說的話語,因為那力量,牠長久以來被視為不祥的野獸、禁忌的存在

人們厭惡牠、畏懼牠,雖然獸很嫻靜優雅,不曾襲擊過接近牠的人們,卻一直一直被追趕到邊境之地...

牠變得憎恨人類

內心混雜著被傷害的痛苦與不信任,猜疑著靠近牠的所有人,漸漸地,牠學會隱藏起自己的身影,不讓任何人看見自己,只要沒有被察覺存在,就不會被傷害,異形的獸這樣決定

──赤紅的風景倏然浮現

在楓葉環繞的森林中,身影修長的女子悠然立於其中

──啊啊,我察覺到自己出現在牠的記憶之中

對著人類感到害怕、遍體鱗傷的牠,女子緩緩地伸出了手

她的手,既溫潤又白晢,暖和的溫度拯救了牠

不是為了生命獲得了存續而高興,性命什麼的,已經不是最要緊的了,重要的是,身為怪物的自己被接納了...在那麼漫長的旅途與逃亡中,怎麼都尋不到的東西現在已經找到了

從那之後,牠就留在那裡,留在半神的巫女──玉依姬的身旁........

「妳在絕望之地拯救了我。」

「...鬼如何發狂作亂都沒有關係,這個人世將會變成怎樣也沒關係,只是...」

──只是,我絕對無法忍受失去妳。

──只有失去妳的這件事無論如何無法承受。


玉依姬哀傷地看著獸,雖然想說些什麼卻仍是闔上了唇

「使用了刀,封印它也會變得相當艱難,你們將會...永遠永遠被鎖在這個地方,擔負著守護我與刀的使命...」

她纖長的睫毛垂下,眼底透著一絲寂寥

獸知道玉依姬為何哀傷,鬼的力量很強大,遠遠地超越過了自己,這場戰爭之中,自己大概會喪失掉生命吧。獸已經有了覺悟。

但是。牠是高興的,比起守在巫女身旁的另外兩隻カミ,牠厭惡著被人稱為妖的存在、厭惡受到嫌棄,只要能單純地為接納自己的玉依姬而戰,這樣就非常值得了。

這樣的自己也能為守護玉依姬而戰,很開心。

這樣的自己也能被允許待在她身邊,很開心。

──賭上我的命,守護妳──

作了決意的獸堅定的說著,而玉依姬只是靜靜地哀傷看著牠

那溫柔的獸,名為ゲントウカ。(妖狐)

千年來一直為了守護玉依姬而死、並持續為此轉生來到她身邊,不停...不停地反覆著,只為作為守護者保護她...

那是誓約未來,永遠為了她的守護者。

──夢就這樣醒了,意識離那個世界遠去,只是,清醒時的臉龐仍是淌著清晰的淚痕...

...賭上我的命,守護妳...

──然後再一次,喪失你的生命嗎?再一次,分離嗎........回答我,祐一學長........

聲音落入一片寂靜之中,沒有任何回音。
c0073742_122021.jpg

by abeyasuaki | 2007-03-12 23:59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