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7年 04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牡丹之旅‧第三日‧毛越寺→東京池袋

在平泉的第三天,由於中午就要離開東北搭新幹線前往東京,所以這天沒排什麼行程,就在毛越寺內悠閒地參觀

宿院位在毛越寺之內(在京都時住的知恩院則只算在「院屬土地」內),好處是不必付入場費就可以在入寺時間前享受無人的庭院。跟學妹倆人打從第一天開始就很想早點爬起來看日出...不過這個計劃總是在暖和的被窩與暖氣下宣告失敗...到了最後一天,再不這樣做就真得不用看了,發揮驚人意志力硬是在天還是黑時爬起來。
c0073742_1942334.jpg
...不過寒冷的空氣還是讓我們更衣緩慢,等到換完時天光其實已經出來了...也聽到宿院伯伯出來掃落葉的聲音,從二樓看到的伯伯仍是只著一件薄薄的運動外套就出來掃地,反觀花了快半小時穿得很厚的我們...果然是亞熱帶與溫帶的不同...

(後來到東京發現,其實東京人還蠻怕冷的,可能因為處處都有暖氣,他們不需要去適應冷空氣的關係吧,所以毛越寺伯伯可以在早上六七點就穿著那麼薄出來掃地只能說是鍛鍊有足)
c0073742_2151131.jpg
等到踏出宿院門往本堂方向前進時,才發現為何這幾天會凍成這樣,由於被一排樹擋住所以一直沒看到,宿院的對面就是大泉池...那麼大的水池在旁邊當然會冷啊!!(鼻水)還在想大雪都碰過了,怎麼沒下雪反而熬不住寒意...(此時氣溫大概3度,可是因為有經過大池面刮來的風...應該降溫不少)
c0073742_204330.jpg
在本堂燒了香就延著池畔繞過去,毛越寺佔地相當廣大,如果說中尊寺的路途是細長的(因為是山路)那麼毛越寺就是廣闊的,境內也有種值植物與稻米...所以我們這幾天吃的早餐都是親手栽培的?(驚)
c0073742_220970.jpg
在朝陽映照下的大池非常的美,偶來的微風會激起水波紋的迴蕩,但基本上就像面明亮潔淨的鏡子一般,很奇妙的,雖然似乎沒有活水流入,但它顯少有厚重的沉澱物或綠色的水藻,不會像個死水潭子一樣鬱悶。
c0073742_2039372.jpg
c0073742_20434348.jpg
大池冬天的景象也曾在宿院內的海報看過,那真是說不出來的極致之美。(不過應該也是說不出話來的極致之寒)
c0073742_216387.jpg
凍成片片薄冰的池面,與落滿池中立石之上的白霜,在冬陽照射下發出五采閃耀的光輝,難怪看到的人會認為這是極樂淨土,因為光是這池子的設計就擁有撼動人心的力量。

...好想來看冬天的平泉啊...還可以看到在古木舞台上跳的延年之舞(延年能,能劇),不過毛越寺宿院每年11月底就會閉鎖到來春,得另擇住處。
c0073742_21165654.jpg
繞到池的對面,接近小丘的地方是重要遺址「遣水」,這也是日本唯一真正保留的「古遣水」,京都城南宮雖然也有同樣的活動,不過流水設計就是後代挖的。

所謂的「遣水」,就是挖出蛇行的淺水水道,並以玉石鋪底在水邊種植與四季相映的花草,作出雖小巧但精緻的景觀來,並在其上舉辦「曲水之宴」。
c0073742_21174913.jpg
曲水的全名是「流觴曲水」(將酒杯(羽觴)放置在迂迴的水道中順流而下),是一種在日本奈良、平安時期盛行的歌遊活動。其實這起源是在中國,書法名家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就是在記述眾人集合在蘭亭中以流水飲酒作詩的情景。

曲水之宴的流程大致是出題者將題目放至羽觴中(主題與春天有關),然後由小童以竹杓取順流而下、羽觴上的題目,小童的主人(宴時男女皆作平安貴族正式打扮)必須根據題目立刻創作,詠出相應的短歌(此為一觴一詠)

小童會將羽觴承滿酒獻給主人,主人則將和歌交予小童收集成冊,最後將所有歌者的歌合成一冊,歌頌春的宴會就此結束。
c0073742_2214592.jpg
毛越寺在經年累積後遣水地型已經被埋在土之下,但後來在古蹟發掘與重建時,發現這河道非天然形成而是人為,仔細調查後才發現這是千年前造的「遣水」水道!

所以費盡苦心將其復原(我實在很喜歡日本人對待古物的態度),在每年五月的第四個週日仿造古代舉辦「曲水之宴」。要是以後有機會,很想去看這個活動,因為可說是古代風雅的代表之一。

另外遣水附近的紅楓也特別赤紅,本來在中尊寺就已經為其楓林所興奮,但這邊的赤紅可倒了讓人目瞪口呆的程度,就像是浸入染料般,豔麗的不像葉片。
c0073742_22131955.jpg
在平泉賞楓還有一個絕大的好處是它很少設有護欄,遣水旁邊與其上游甚至沒設,讓人可以登上去近距離觀賞楓葉──而且是一個人都沒有的狀況下。(這跟後來人擠人多到爆的京都可說是大相徑庭)

從遣水上遊眺望整個毛越寺與大池,並悠閒地躺在鋪滿地面的紅葉堆上,赤紅與黃澀的葉片交錯落在頭上,這時突然非常能理解以前的人為何能做出那麼多優美的詩歌來,大自然的美真的是人造的美所無法匹敵的吧,而那種悸動,只能唱出來,只能寫出來,但無法說出來。
c0073742_22285076.jpg
逛到這邊時已經快到早餐時間,所以我們就延原路逛回宿院,本想偷拍宿院伯伯(因為他很有型又慈祥,在空氣寒冷的平泉裡他顯得既友善又幽默),沒想到他遠距離就發現我在偷拍他...還比了個YA...=口=
c0073742_2236643.jpg
只好走過去請問他可不可以給我拍,人家當然大方地說可以(順便一提這就是我們住的宿院,二樓就是這幾天住的房間,因為是冬休閉鎖前兩天,所以都沒客人,才讓我們住到最好的套房)
c0073742_22363944.jpg
後來收拾完行李發現還有時間就參觀他們的寶物庫,發現裡面有播放曲水之宴的錄影帶時,倆人都很興奮的看了兩遍...不過這也導致後來差點趕不上電車時間...

從二樓猛拉下20kg重的行李(狠敲到木頭樓梯與我的腳!|||),在平泉的街頭奔跑(啊啊──這導致我沒跟伯伯當面說再見啊 好遺憾!)到了平泉車站發現要過對面,然後一樣沒電梯...是樓梯...總之最後克服了手的載重量,硬是把行李即時搬到電車上,就這樣離開了平泉,換車前往東京。

這中間車程大概是3小時,東京部份的遊記我就跳過,從第四天鐮倉開始寫,因為東京我就只是去池袋乙女路敗家....XD然後沒訂到執事咖啡廳所以也沒什麼好寫的,加上我果然是書控,金錢與精神力在K-BOOKs(別名 K光你的錢的書店)就被榨光了,所以其他家店都隨便晃晃而已。

平泉,一定會再度拜訪的,下次也想去藤原之鄉走走~

by abeyasuaki | 2007-04-28 12:30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渡瀨悠宇「櫻狩」

老實說對渡瀨悠宇的作品並沒有特別在追,而且不管是夢幻游戲還是玄武開傳都有讓我受不了的劇情安排,不過之前朋友推薦的夢幻天女這部倒是很不錯,發現渡瀨老師要描繪比較細膩的女性心情時也是很擅長的。

這部新作從預告刊頭一看就知是BL耽美劇情...其實我對於BL很少特別去找或注意(所以很少看BL漫畫/小說/Drama)只是普通作品中特定配對的曖昧對到胃口時,才會去找它的同人刊物。可要是劇情寫得很不錯、夠深入,不管是那個類別都想去嚐試。

不過光這張刊頭頁就吸引到注意力,細緻並有意境的作畫,故事背景在開化階段的日本大正時期,以考取東大為目標的少年,遠從鄉下前來東京,投靠擁有侯爵地位的華族(大正時代名稱,位在皇族之下,士族之上的社會階級,相當於日本的「貴族」,也有公、侯、伯、子、男的分別)──齋木家。

主要劇情大約是人性糾纏與貴族間的黑暗面....再怎麼說,雖然「櫻狩」在習慣上是被當成賞櫻之意,但櫻花那綺麗柔美、脆弱短暫的特徵,讓很多傳說故事裡,都謠傳櫻花樹下若埋有人類的屍體,讓櫻樹吸飽了暖和的鮮血那該當開得更加絢爛,這個作品就是基於這種印象來創作的吧,希望以後有機會發行單行本。
c0073742_12322435.jpg

by abeyasuaki | 2007-04-22 12:32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明日博物館

位在市民大道上,利用廢棄倉庫所改造成的「明日博物館」,是間24小時免費入場的展場,這個博物館將會是「暫時性」的,會在進行兩次展覽後移動(拆除遷移,不定點展出),而每次展覽也都以倒數計時的方法,提示參觀者這間博物館剩餘的存在時間。目前正在進行第二階段的展覽(Exhibition 02: Happy Living)(我漏看了第一階段),除了訪問各界設計師關於「理想中充滿幸福感的家」外,也將他們想法實體化後的作品展出。白色的外觀,晚上的話有打燈比白天漂亮很多,牆壁上隱隱透著的「27」代表此次展覽還剩27天(Date:2007/03/22~2007/05/17)
c0073742_21131364.jpg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4-21 21:14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2~翡翠の雫 人物設定&故事背景公布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中間報告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玉依姬之夢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封印解放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一波又三折的告白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狐邑祐一路線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情人節篇&秋祭篇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オサキ狐
相關文章 - 緋色之欠片~守護者之間的日常

c0073742_2259474.jpg
翡翠の雫把一代的設定全部都換掉了,其實光看背景介紹覺得還不錯,而且隱約覺得這好像是日本神話中那段的翻本...下面寫些介紹給大家

那是個被巒山與滄海所環繞,偏僻寂寥的小村落,其名為「綿津見」。高千穗珠洲,作為村中守護神的海神巫女血脈而日夜勤奮修行著,但是日災禍起,原本守護著村、性情溫和的海龍突然狂暴地作亂,珠洲的母親,也是現任的海神神社主人為了阻止龍而斷送了生命。

因為靈力高強而被收為養女,珠洲的義姊──八坂真緒,在龍發怒的海嘯之中為了庇護她而失去了蹤影。在一瞬間失去了仰慕的母親與姊姊,珠洲也只能強壓下哀傷,在弟弟高千穗陸的協助下,接任代表海神神社最高位巫女──「玉依姬」證明的勾玉。

是日,真緒毫髮無傷地返回,可模樣卻與之前有著極大的差異,原本散發著和善氣息的她,如今卻帶著周身的污穢歸來、她那異色的眼瞳裡滿斥著災禍的污氣。

她直走至珠洲面前,不帶感情地冷酷話語自朱唇中吐中「妳竟然繼任玉依姬了?這太可笑了,依順位、憑能力,都該是我繼承才是,把作為證明的勾玉交出來,這邊並不需要妳。」

真緒對著極為震驚的珠洲定下期限來取勾玉,不然將消去她的存在...到底發生異變的真緒是以往所認識的姊姊嗎?還是借屍還魂的禍姬?珠洲陷入了不知所措的處境...而此時,原本一直處於暗中觀察的國家管理神事組織「典藥寮」派遣了代表前來,伴隨著他們來到此地的尚有白髮的一對兄弟,他們的目的是...
c0073742_23432667.jpg
接下來是這代的男性角色,相較於一代的五名守護者,這次歷代的玉依姬守護者只有一名,那就是擔任護衛之任的重森之家,現任宗主則為晶。原本一代守護者的戰力在於以先祖流傳的妖之血統變身作戰,但這代的守護者的晶則是不能變身的人類,取而代之的是以薄刃的雙刀作為獠牙。

天野亮司,珠洲姊姊八坂真緒的元未婚夫,在八千穗姊弟重建災後的故鄉時提供了很多協助,他與豹變後的真緒的再會將會帶來複雜的局面?
c0073742_023924.jpg
突然轉學進來的兄弟組,三年級生的壬生克彥與弟弟壬生小太郎。
倆人來到綿津見的目的不明。

克彥外表承自於一代的祐一,也擁有宛如人偶般的絕美外表,但他與溫和少言的祐一不同,常喜歡說帶有諷刺與攻擊意味的話。小太郎被設定成「有後輩感覺的真宏學長」(嘴巴一樣壞,但是刀子口豆腐心),武器是夾在掌中射出的暗器,與兄長克彥雪白的外表相反,擁有健康黝黑的皮膚。
c0073742_0221293.jpg
高千穗陸,珠洲的弟弟(這代終於連親弟都可以攻略了嗎...|||)寡言沉默、不喜與人爭執的溫和個性,與姊姊珠洲感情好是眾所皆知的事,在靈力尚不成熟珠洲做玉依姬修行時全心輔佐她。

(製作小組把他當成忠誠的大型狼犬作為形象設計...有像到櫻蘭的崇學長)

賀茂保典(這名字應該跟陰陽師名家─賀茂保憲有關係?)典藥寮的使者,是律己嚴格的優等生,並有潔癖傾向...以監視繼任玉依姬的珠洲為名來到綿見津。
c0073742_0304872.jpg
加奈與沙那,原形為裂尾之雙子貓妖,作為侍奉玉依姬的式神存在(與一代的管狐式神作對應)姊姊加奈個性高傲,而妹妹沙那則生性膽小,不敢離開姊姊身邊。

發售日為今夏8月9號...其實也蠻快就到了,設定部份看起來都不錯,很有發揮空間,希望到時腳本劇情也能不馬虎,不過二代應該能改善一代的一些缺點,一代最為人詬病的就是女主角因遠離村子,長期居於都市,所以她歸回村子後有很長段的學校平和劇情,來介紹她的世界漸漸走入神怪的領域(因她沒相關知識,必須長篇幫她介紹知識)

二代女主角因為一直生長於村子中接受身為巫女的教育,而且故事開頭就遇見詭變的姊姊,所以應該可以很快拉入高潮,去掉攏長的敘述,這樣比較不會玩到睡著...總之,期待了!

by abeyasuaki | 2007-04-18 22:59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本來只是跟同事借著看,不過在看了幾期後就持續訂閱了一年,到現在也看了快兩年了。

這本雜誌我覺得不同於其他講「職場」雜誌的地方在於,他不僅僅是提供各產業的脈動與資訊,還寫出許多「如何做...的藝術」:如何快樂、積極、有技巧地面對每日的工作,做個「快樂的工作人」!最新一期正在講「挨罵的藝術」──是的,挨罵有時不只是代表著恥辱,如果能從其他面向去看,其實是有更多種意思的。

更多的時候,「Cheers」訪問了不少各行各業的成功人士說出他們的經驗與感想,以往看這種工作雜誌時總是感覺距離感很遠,因為他們訪談的總是頂尖人士,內容不是太嚴肅且對於我現在的階段來講也不怎麼實用....(跟他們之前成長階段的大環境來講也已經差很多了,他們的經驗不一定能引起我們的共鳴)

但「Cheers」比起找總經理等級的高階主管,更傾向於找主管級的中階層級,也就是不到50歲以上的年長者,反倒是更貼近我們的30~40歲就職者,這不只是描繪了一個不知怎麼到達的目標,而是提供更為實際的「職場成長道路」。

每每從他們的訪談中真得獲得許多,不只是工作上的缺失,更能補足自己規劃人生時的盲點,看著看著會認同他們的觀點,並調整自己的方向。最新一期中有訪問到訊連科技的總經理張華禎,她就有提到自己私下的興趣是電影。

因為她從小也有嘗試創作,很明白現在我們所欣賞的眾多作品,不管是小說、電影,都是很多人聚集起來的心血結晶,而觀眾只需花一些力氣就能品嘗到這些攪盡腦汁的創作,並體會到自己不一定能經歷的人生(或世界),這是多麼幸運並且很過癮的事啊。

我想,有曾經想過憑空創作些東西出來的人都能體會那種為作品拼盡全力的熱情,所以我非常感謝自己處於一個可以盡情吸收各類創意的世界,即使這是貪念,但我仍有如渴望吸保水份的土壤,持續地體會各種「故事」:)

這邊貼一篇工作人雜誌所刊載的宮崎吾朗訪問:我的人生是「中途半端」

by abeyasuaki | 2007-04-12 14:14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の欠片續作決定~翡翠の雫

c0073742_23363562.jpg
翡翠の雫官網

說是官網現在也只有這張首頁圖而已...看到這消息真是嚇了一跳,雖說這陣子的確有在想著要是能出續作就好了,不過倒沒料想到消息放得那麼快...目前當然是發售日未定的狀況。

從宣傳可以看到角色都換人了(默)...也是好啦,雖然緋色の欠片故事本身並未說得很完整,還有發揮的空間,不過硬要再掰出一段故事恐怕也是狗尾續貂。對應於前作充滿赤色紅楓的印象,這次則是碧綠,雫為水滴之意,所以是珀綠的雨絲?

感覺裡面男性角色好像是一代換了個髮色過去...XD|||不過敵方倒有魅力大姊一位,讓人連想到豔麗的蜘蛛精。對於這種充滿色彩印象的古代傳說故事真得沒抵抗力啊...只要跟古代扯上關係都會讓我比較想嘗試看看...(可以期待二代也有狐狸嗎?)

總之,非常期待///

by abeyasuaki | 2007-04-10 23:37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原來北極狐這麼可愛QoQ

c0073742_0234894.jpg
c0073742_2314013.jpg
自從迷上緋色之欠片的狐邑學長後,我就開始拼了命找狐狸的資料...

本來最愛的動物就是狐狸
但這次可讓原本就瘋狂的愛又更上層樓...狐狸在中國的觀念裡來講並不算吉祥的動物,不過在日本的傳統裡它可是稻荷神的使者,對於也是以農立國的日本來說,掌管五穀豐收、商業繁盛的稻荷神地位跟中國土地神/財神是差不多的(稻荷神也是掌管讓女性事業成功的神喔!上次應該多求一個事業順遂的御守才對)因此狐狸在日本多了一分神秘色彩,很多地方供奉他們。
c0073742_1294140.jpg
由於狐狸是溫帶/寒帶動物,台灣最多是木柵動物園的灰狐...為了見到純白的狐狸,念頭動到去北海道的「北見狐狸村」(北きつね牧場)...只是因為畢竟是人工放養,觀光客又多,裡面的狐狸有點像胖胖的狗...不過看很多人的感想,似乎裡面最害羞的就是白狐,老是不肯給人照正面。

by abeyasuaki | 2007-04-09 21:00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反逆的魯魯修 22 染血的尤菲、君主之勒命

c0073742_2337515.jpg
...妳對我而言,某種意義上是最糟的敵人呢...唉,是妳贏了
那麼,接下來就在行政特區存在的前提下考慮對策吧...不過,不是臣服在妳麾下喔


嗯!嘿嘿...不過,我真是沒有被你信任呢~
魯魯修,你難道認為我會因為被恐嚇一下就對你舉槍相向嗎?


啊、不是這意思,如果我真得認真下指示的話,誰都無法抗命的
對我開槍、趕走朱雀,不管是什麼樣的命令妳都會遵從


姆,真是的,老是開些奇怪的玩笑呢

是真的,譬如說,「殺了日本人」這類的...妳絕對會執行

!!......不.....我......
我...我不想殺他們....!不要......!!!────


難不成...!尤菲!忘記剛剛的話,尤菲!

────..................是呢,日本人不死不行呢

──尤菲!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4-02 23:50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反逆的魯魯修 23 至少與哀傷一起

c0073742_17222210.jpg
魯魯修,是我。
(顯示來電為已死的尤菲,魯魯修雖吃了一驚但同時查覺朱雀可能已得知真相)

朱雀嗎?怎麼了,在這個時間...

魯魯修,現在是在學校嗎?

不,不過就快回去了。
(魯魯修與C.C駕駛著高文, 從富士行政特區趕往東京租界,與柯內莉亞軍展開對峙,所以他說快「回去」學校=東京了)

是這樣啊...打電話給你是希望幫我傳話給在學校的大家。

什麼事,還專程地...

天空...不要往天空看。(朱雀的蘭斯洛特也加了飛行系統,因此他現在駕駛的機體也在天空之上,若往天空看就會看見他因憎恨而戰鬥的模樣,有隱喻的意思)
...魯魯修。你有憎恨到,想殺了他的人嗎?

..啊啊。有的。
(魯魯修指自己的皇帝父親與殺害母親的兇手,但朱雀這個問題其實也是想質問魯魯修為何這樣做,必是有出自難以忍受的仇恨所致)

我一直認為不可以讓自己這樣想。
不遵守規則來達成目的的話,那就只不過是殺人而已。

但是,現在,我被憎恨給支配著。準備為了殺人而戰鬥。
在大家所在的東京的天空上,要殺人。所以...


你隨自己的心,去恨吧。
這是為了尤菲。而且,我很早就下定決心了,沒有回頭的打算。


...為了娜娜莉?

啊啊。...我要掛斷電話了,時間...差不多了。

謝謝、魯魯修。

不用在意。我們是朋友吧?

從七年前就一直是。

啊啊。...再見了。

嗯,等會見。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4-01 17:36 | 動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