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7年 07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黃金山脈~九份

日落,夕陽時分從民宿27階二樓陽臺望出去的景象
c0073742_2342844.jpg
c0073742_22114777.jpg
c0073742_043824.jpg
白晝之月
c0073742_23395936.jpg
傍晚時群聚在岸的漁火
c0073742_23441290.jpg

夜晚閃爍美麗的山谷燈光
c0073742_224064.jpg
山城狹長的階梯上「越夜越美」的朱紅燈籠
c0073742_22515297.jpg
c0073742_2247636.jpg
日出東方,從海面升起的朝陽
九份,一個移動十數分鐘內就能將日出與日落盡收眼底的地方
c0073742_23511616.jpg
c0073742_23104181.jpg

by abeyasuaki | 2007-07-22 22:12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

相關文章 - Harry Potter Vol5閱書報告
官方網站(英)- Harry Potter -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
c0073742_23222539.jpg
《哈利波特5~鳳凰會的密令》...其實故事標題該改為《哈利波特5~DA的補習班》這集哈利在極短時間內教會同學們使用原本一直使不出的法術,甚至讓他們在數個月內每個人皆能使出「號稱很高深」的法術───護法召來。或許七集後畢業的哈利可以考慮去當魔法界補習班名師?這很賺的唷。P.S:DA=鄧不利多的軍隊的縮寫

原作的第五集相當地厚,電影則精簡了很多地方,以節奏來講抓得不錯不會讓人看得一頭霧水,關鍵橋段也大致上都有出現,只是很多細節如果沒看過原作的人不能感受到其中趣味,還挺可惜的(譬如說哈利提供一筆資金讓雙胞胎兄弟提早畢業出去開店、怎麼找到萬應室的、天狼星家因為是歷史悠久的純血所以怪角很歧視這些鳳凰會的客人、還有哈利他們怎麼混進魔法部的...電影裡如入無人之境啊!)

以下續文

by abeyasuaki | 2007-07-15 23:16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牡丹之旅‧第六日(下)奈良(春日大社)→木津(安福寺)→京都(隨心院)

c0073742_134152.jpg
離開東大寺,延著斜坡而上,就是以紫藤與鹿宛聞名的春日大社,在去年初曾經參加過「萬燈籠」會,看過夜晚的景色(詳情請見 京都三日 - 節分之日 ) 這次則是拜見了陽光下的春日大社。

奈良以鹿群眾多為名,但其實鹿群幾乎全是由春日大社所飼養的,因為春日大社所奉的藤原氏氏神──武甕槌命就是騎乘著白鹿從鹿島神社遠渡而來(鹿多半是集中在靠春日大社與其交接的奈良公園一帶,東大寺很靠近所以鹿群也會在其門口徘徊,但若注意看,鹿群不會進入寺境內)

每年10月還會有切鹿茸的表演,時間上我們是錯過了,只能偶爾逗弄路過身旁的小鹿,想起上次因為是夜間參拜,在高聳的原生林木中被數不清的鹿群所包圍...
c0073742_1503772.jpg
c0073742_13405362.jpg
白天的春日大社比起夜間是少了分神秘,不過卻能很仔細地觀看到古銅燈籠的雕花,比起京都的神社,奈良的神社保存了較多古物與傳統。
c0073742_044698.jpg
不僅可以看到十六夜記中重衡與望美初次見面時,他們之中所隔的御簾(古代於神域等神聖場所,認為人不可直接窺探=直接看見神之正體是失禮的,所以會用細長的竹子編成簾來遮蔽。不過到了後來,在宮中朝見天皇或身份高貴的女性時也會使用御簾。

因為無法直接看見對方面容,男性只能以聲音、簾內微微透出的身影或女性刻意擺出簾外的衣擺來評斷對方的個性與品味,這種充滿新鮮感與醍醐味的戀愛方法被戲稱為「御簾戀愛」

在皇宮中的御簾編織法採用八重あみ ,神社中的則多為一重あみ)
c0073742_0431499.jpg
還能看到去災用的人型撫物(用來袚褉淨身用的撫物自古就多用紙片作成簡略的人型,在上面寫上自己名字並吹一口氣,順著水流走,代表人偶代替自己與災難一起遠去,近代則是寫完放在神社中由宮司幫忙祈福。

在陰陽師等的作品中,陰陽師會用人型紙片化為式神,一種使役用的精靈或是自己的分身,來幫忙作事或驅趕妖怪)
之前雖然寫過繪馬,不過還沒用過撫物,這邊是第一次的經驗:P
c0073742_0421937.jpg
這次來訪,春日大社正好有推出新的御守──「德」御守,造型像個香包似的,設計靈感來自於十二單衣,由內到外層遞紅、草綠、紫色(這是被稱為「杜若」的色目),因為我有收集御守的習慣...所以一看到就迷上了,雖然它價錢足足比其他御守貴了兩倍,後來還是狠下心買了它>_<
c0073742_05842.jpg
當時一直猶豫是否要買,都沒看旁邊的說明牌,事後學妹告訴我時還是有點後悔...這個香包上織著金色的草書「德」字,是春日大社現任宮司所親筆提的字,他的用意是感於現代日本的年輕人已經淪喪了戰前的日本精神,所以以「德」字期許大家回想起當時的堅忍德性。

...不過這看在我這個中國人眼裡,還是有些微妙,雖然很喜歡日本的風土民俗,可是這並不能抹滅他們在戰時對中國人做的暴行,不會因此否定或仇恨現在的日本人,但期許回想起「戰前、戰時的日本精神」這...我只能說我不能領受。
c0073742_0444086.jpg
在登上春日大社的參道時就看到它們寶物殿正在展出「源平時代武具」,這當然不能錯過!離開本殿後就付了參觀費進去,而內容也非常不負所望,所藏的刀與盔甲都是國寶級的,就算歷經一千年(源平約十二世紀)那些刀具還是相當地優美。

而盔甲在那時也達到裝飾華美的頂尖(那之後為了實戰目的,漸漸地簡化僕素了)光是傳聞為義經所穿戴赤系威大鎧(就是門票上印的鎧甲)就十足彰顯了當代的風格,肩部以金雕刻成的猛虎棲於竹林中,頭部兩側以花、鳥構成的繁複雕刻...難怪當時落難武士會被人剝去盔甲拿去賣,這光是一付就價值連城了吧。
c0073742_113738.jpg
展場內也有展出義經親筆的書信,內容大致是他接到有農民的請願,指出地方官因為連年戰禍,所以徵收過高的稅額,讓農民們連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希望義經能為他們說情。

得知這個狀況的義經就寫信給地方官,請求(實則為命令)他降低稅額,此封書信令人驚訝之處是在於通篇皆是由漢字書寫而成(古代文學造詣越高者通曉越多漢字,代表與「唐」文化接觸較深),而且與其說是漢字,還不如說是繁體中文(現代日本採用簡體中文當作漢字)整篇看下來完全是中國的文言文,或許正因為當時漢字從中國傳去才沒多久,本質還沒演變是現在日文漢字的用法吧。

出來時學妹在紀念品處,遭我慫恿買了一本關於「舞樂」的書(裡面有蘭陵王與胡蝶舞的詳細穿戴物與圖片)結帳的婆婆很驚訝我們是從台灣來自助旅行,還說奈良很鄉下吧,真是不好意思。

我們則搖手說不會的,因為...因為我們去過更鄉下的地方(=平泉)啊,奈良比起京都只是舊了點,但還是稱得上是一個大都市的。
c0073742_1365750.jpg
走完興福寺、東大寺與春日大社後,正好已經約午後兩點,我們趕快搭上JR前往重衡墓所在的木津。木津正好位於奈良與京都之間,所以當初就先排去奈良,回程可以順道前往為重衡掃墓。

說真的,此行最大目的除了去平泉、賞楓外,就是去替重衡掃墓(迷歷史人物到這樣的我們真是笨蛋啊Orz我都還沒替周瑜這樣做過呢,赤壁就被水壩給淹了!)

沒多久就到達的木津完全是個非觀光都市,市容很單調,甚至連平泉都比它美,而且或許當時天色突然變得雲層很厚、很陰暗,整個城鎮氣氛不是讓人很舒服。路上往來的都是載木材與鋼鐵的大卡車,看得出這是個以工廠加工為主的小城市。
c0073742_1441464.jpg
雖然是這樣,但日本的觀光指南還是做的很好,剛到車站(話說,這邊的廁所竟然不是沖水式的!這是來日本頭一遭看到,就是那種接個管子直接通到下面的...)就看到有地圖指示重衡之墓的安福寺位置。

其實選擇來木津是個很冒險的舉動,因為不管是京都、奈良還是平泉,都是以觀光為指向的都市,所以交通與各種資源都能讓自助旅行者很方便,可是木津不是,所以如果在這邊迷路...就很糟了。

好在沿著河堤走一下就找到了安福寺,該怎麼說好呢...它跟我的想像──很相近,是個很安靜,很安靜,凝聚了無言哀傷的寺院。在重衡被解壓到木津川畔斬首後,哀慟於他的死的人們就為他建了個寺,所以有「哀堂」之稱。(重衡雖有火燒南都的罪名,但傳聞他對領地的居民很不錯,而其下的人也很仰慕他的風範)
c0073742_146477.jpg
安福寺所供養的御本尊是阿彌陀如來的坐像,這是與重衡有很深因緣的佛像。

重衡因火燒東大寺與興福寺,被無數憤怒的僧兵壓送到川邊斬首,但死前仍有哀憐他的和尚,偷偷從鄰近的古堂送來這個阿彌陀如來像,讓重衡握在手裡,代表他能被迎去淨土(=西方極樂世界)這尊目睹重衡死去瞬間的佛像,就是安福寺所供奉的本尊。
c0073742_1465199.jpg
一進寺內就看到象徵重衡墓的十三重石塔,其實到底這下面是否真埋著屍首還是個疑問,因為當年重衡被斬首後,他的妻子輔子就前來領走首級,至於身體部份是否就當地埋下,還是事後也被輔子帶走就不得為知了(不過身體被帶走,以常理來講有點困難,因為身為當時已被視為罪犯之妻的輔子,已很難找到人願意幫忙抬回剩下的身體)

石塔的後面就是鐵路,在我們祭拜的途中經過好幾次火車,聲音非常地大與刺耳,其實想來還蠻可悲的,重衡生前位極人臣(本三位中將,日本古官制最高的為一位太政大臣,五位以上可上朝參見皇帝)享盡風雅與榮貴,死後卻落得必須日日夜夜在這個吵鬧的環境下安眠,只能說繁華果然是轉眼雲煙吧。
c0073742_1492982.jpg
奉上早晨去東寺市集買的小白花,還添了香火錢(我差點想把千元日鈔塞進去...還好後來理智克制只投了500日元)我們默默地注視著石塔「啊,真的來到這裡了耶,好不可思議啊...之前萌生來幫他掃墓的念頭時,還覺得真是瘋狂...沒想到這趟歷史之旅就這樣成行了!我們現在就在這裡。」

倆人不禁笑著對望,並且在心中為重衡祈求冥福。雖然剛開始喜歡上的原點是因為遊戲,不過能變得如此加倍的喜歡,畢竟還是因為他是真實歷史人物,而我們又是歷史迷的關係吧。
c0073742_15021100.jpg
看著天色漸暗,倆人才從沉思中醒來,雖然很依依不捨,但我們還有另一個目的地──靠近京都南方,伏見與宇治中間的醍醐地區,因為輔子當年就是帶著重衡首級去那邊出家的,所以想再去那邊祭拜。

不過這次時間掌控不太好,搭上JR奈良線往醍醐地區出發時已經快四點半,而從清晨五點就出門的我們累得在火車上補眠,等張開眼睛出車站時,外面已經一遍黑了──

醍醐地區雖然不像木津那麼偏僻,可完全是個居住區,之前在台灣好不容易找到的相關地圖又太複雜,而且在這邊可以感受為什麼很多日劇電影或作品中有巷道殺人魔或變態,日本居住區的路燈真得很少、非常暗,在找路的途中幾乎只能靠自動販賣機的燈光來看地圖。

這樣的找法當然會迷了路,而且更糟的是我們心中清楚知道這邊的重衡墓所是在社區公園中間...這代表必須穿越羊腸的巷弄...到夜晚的公園中?終於在歷經半小時的折騰後爽快地放棄了這個行程,畢竟安全最重要,而且也已經達成到木津參拜的目的了,醍醐這邊也只好很遺憾地放棄了...
c0073742_2350481.jpg
今晚的預定是去以供有小野小町著稱的隨心院(比醍醐地區更靠近京都的山科地區),這個小野小町是平安朝著名的美女,而且她不僅姿色美,還相當具有才華,是當代36歌仙之一。

這樣的她卻越來越厭倦宮廷的虛偽,最後離開宮廷來到這偏遠的山科地區隱居,但愛慕著小町的貴族深草少將不放棄一親芳澤的機會,對她提出求歡的請求,已無心思在男女關係上的小町,為了讓他知難而退,便提出「如果能連續百日,不辭辛苦、不搭牛車地來訪,那就讓其得其所願」的條件,沒想到為愛昏頭的深草少將竟然答應了。

而他也真得就天天前往小町所在的地方與她吟詩對唱(深草少將宅遺址在京都伏見區墨染的欣淨寺,以男人腳程大約去程兩小時),但就在第一百天時,天下大雪,道路都被冰封了,小町心想這他總該放棄了吧?

癡情的深草少將竟還是出發了,而他也就這樣在途中凍死了...終究沒得到小町的以身相許。
c0073742_23504321.jpg
我們來到隨心院所在的山坡時,一直找不到入口,後來碰見恰巧來外面停車的寺方人員好心帶我們進去,這入內的道路直讓人愣住(又是個摸黑的囧)七歪八拐不說,中間還碰見有敞開的門,裡面有很多墓碑...晚上看到真得很...Orz

隨心院門口見到小町寫的歌碑 花の色は移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我が身世にふるながめせし間に
c0073742_2355531.jpg
隨心院最有名的是其美麗的梅園,我們來的不是時候,所以只能欣賞「苔庭」,說實話,隨心院的紅葉不怎麼精彩,但其連綿如絲毯的「大杉苔」卻非常驚豔,感覺很細緻,沒有想過青苔可以這麼美...像深綠色的絨毯。
c0073742_2357386.jpg
來參觀隨心院的人很少,除了我們就一對母女與情侶等六人,但也因此很清幽,可以悠閒地靠在庭院柱子上欣賞風景,今天一整天長途奔波...晚上不再需要擠來擠去真是舒服多了。

等休息完畢後,不能少作的事當然是──買紀念品!小野小町是不輸給楊貴妃的絕世美女(日本人不知為何很喜歡楊貴妃,常拿她當作美女的代名詞,當然我們都知道楊貴妃所在唐朝,美女的定義是又白又豐滿還有臉龐圓,所以平安朝美女的標準為何也不難想像...)加上身為歌仙的殊榮,這邊賣的東西都是保佑女性既擁有美貌又能有才幹。

而且妙的是,此行讓我發現觀光客越多的地方,反倒紀念品越粗糙、普通(可能因為做太多樣的關係)像隨心院或是平泉等相對來講參觀人數較少的景點,周邊產品卻很精美,這邊的御守是由粉紅漸層成朱紅,守護「美」的香包,非常漂亮vv
c0073742_1511818.jpg
最後還發生一件好玩的事情,這邊由於以讓女性更加美麗為寺院形象(?)所以化粧品公司也把其產品放到這兒擺著當宣傳,當天看到的「ICHIKAMI」就是以純和草製造為特色,它們打著古代日本的「一髮、二姿」(古代日本認為女子要擁有一頭烏溜秀長的頭髮為最美,所以貴族女性的頭髪可能自出生後就少為修剪,長拖至地)

化粧品公司認為古代女性用和草當洗料都能讓頭髮那麼滋養,所以現代人也該少用化學藥劑,多用傳統藥草,這點讓我們很感興趣,但詢問看守櫃台的兩位和尚,他們卻表示這邊只是展示,沒有販賣...
c0073742_23573592.jpg
當場我們表現出很失望的樣子,不知是否是因為這邊外國旅客很少(觀光團應該不可能帶來這邊)加上和尚們覺得不知上那去買還詢問的我們很好玩?

總之過了一會,他們突然叫住還在東摸西晃的我們,然後把一套三瓶的「ICHIKAMI」免費送給我們!這可真是意外的驚喜!開心之下我們不停地向他們道謝,和尚們也很爽朗地說不用客氣啦~(這中間又有個有型大叔,這次旅行怎麼老碰到很帥的和尚大叔啊!)

抱著意外的收獲,明天還要從旅館換到知恩院的宿院,我們趕快返回旅館準備休息...但,今晚經歷了第一次在外住宿時的火警警報,才收拾到一半,就聽見旅館全館廣播說有房間的火警警報響了,現在正在查證中。

...他們竟然完全用日文講,旅館裡住的很多是不懂日文的外國人啊,真出事了怎麼辦?還好後來是虛驚一場,有人吸煙觸動了警報器,可也因此當晚緊張的比較晚入睡...

by abeyasuaki | 2007-07-08 01:47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背德之法規篇

c0073742_22484755.jpg
因為寫到這個作品,突然興起去找了最新24期來看,雖然畫風差異非常大,不過劇情總算脫離20-23的惡魔/天使戰鬥的泥沼,往人類這方的狀況來發展...但是看到卡魯斯新的造型時,我還是囧到了,這,這,原本是短髮纖細的美青年,現在不僅失明破相,頭髮還在臉旁邊綁成兩根
c0073742_2391694.jpg
在D.S(又)失蹤的現在,卡魯成了證明救世主存在的「預言者」,而經於他與龍王子拉滋及席拉公主的統合,在大劫難後殘存下來的人類、矮人、哈比人、半獸、妖精,甚至與世隔絕的精靈族也派來皇女作為代表,組成汎人類同盟,為了解開「月之封印」而群聚在一起開會討論,那是身為D.S四天王之一、前十賢者的阿比蓋爾所提及的遠古秘辛。

卡魯更為了獲得擊退擾事的天使與惡魔的強大力量,隻身前往傳說中住有巨人族神祇的聖域,放心不下因為失去D.S而又開始不顧自己的卡魯斯,妮決定追著他一塊前往...這之中最勁爆的就是,當妮告知卡魯斯,D.S並沒有死並會馬上回到他們身邊這消息時,那個連跨三頁,卡魯斯回想自小被D.S揀到、與他相處的種種,還痛哭出來是怎麼回事...(女主角洋子都沒這麼多回想畫面啊!)

雖然在現在作品的流行趨勢裡,出現男性對男性的感情表現是一點也不稀奇的事,但因為D.S是那種「男性這種東西毀滅也沒關係,女性歸我所有就可以了」的個性,加上這部作品其實是相當熱血正統的少年漫畫,作者也是男性,所以當年年紀小時看到卡魯斯對D.S告白說「雖然對你來說是要我當半身,但或許這就是我的全部」D.S還輕輕摸著他的臉時,就已經被驚到了。
c0073742_2323053.jpg
但還是比不上現在看到卡魯斯為D.S喜極而泣的畫面...-v-|||(這種感覺就跟看到貞本義行的EVA,渚薰竟然吻了真嗣的衝擊一樣,這些不是偏男性向的作品嗎!?)極度愛好女性肉體的D.S當然沒有對卡魯斯出手過(雖然他外表的美可說是勝過女性)可這對微妙的父子/至友/主僕/師徒,卻是D.S難得與男性有比較親密的一段關係。
c0073742_23112457.jpg
卡魯斯內心長年懷有很重的「罪」與「罰」根深柢固的觀念,起先是弒母之罪,接著雖是被操控,但確實是自己親手將破壞神的封印解開,也造成了人類的耗劫,而且還多次無法守護住D.S(雖然他一點也不需要人來保護)讓他受到敵人迫害(被龍騎士封印進嬰兒體內、與天使/墮天使的大戰)

為了贖罪,卡魯斯常常奮不顧身地付出自己的所有,也不管流下多少血或拖著重傷的四肢,他只能盡己所能地戰鬥 ,即便那是搾光魔力與精神力也沒有絲毫遲疑。初次離開故鄉,在荒野上流浪遇見D.S時,他的眼神是一片闇淡,就像喪失了求生意志、宛如漆黑的洞穴,後來因D.S不拘小節的胡來個性,總算讓他漸漸打開了心房,恢復原本溫柔體貼的性情。
c0073742_23192992.jpg
由於在連載初期~中期看到的都是如同冰山一樣理智、冷酷的冰之至高王形象,當他脫離精神控制,心臟受創瀕死地與D.S對話時,那種近似於撒嬌的表現,讓我感覺冰山好像被火焰融到變滾水了...

同樣為D.S所扶養長大的雷帝妮,對於卡魯斯的感覺也很複雜。卡魯斯曾多次摸著她的頭髮,很疼愛她、也很保護她,所以他對妮的感情像是一塊長大的兄妹般。但以妮的立場來看,身兼D.S的女兒/情人,卡魯斯卻有如情敵一般的存在,雖然身為半精靈的自己非常努力,也花費數百年習得位於頂端的雷擊魔法,可D.S仍是將左右手(半身)的位置給了卡魯斯,就算沒有男女肉體關係的連繫,D.S對於卡魯斯的態度是特別的。

當因為冰短劍而造成卡魯斯全身凍結失去意識時,D.S憤怒地大吼著「你是我的所有物,我沒說可以你怎麼可以隨便離開了!?」妮那對長尖耳默默地垂下,作者好像想把「父子」關係置於「父女」關係之前...

現在重看一次還是相當喜歡這個角色,他就像一座冰雕,冷冽、潔靜、難以碰觸、內部由無數脆弱美麗的結晶所構成,但外表看起來卻是如此地堅固難摧,當D.S隱匿行蹤時,他往往取而代之成為眾人追隨的王者,可實際上領導著他的卻總是D.S的存在。
c0073742_23324712.jpg
...希望漫畫不要再偏題的趕快拉回描寫這些人類角色,還有再幫卡魯斯剪髮吧,他短髮比較好看的XD

by abeyasuaki | 2007-07-05 22:55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BASTARD !暗黑的破壞神~冰之至高王篇

c0073742_0472929.jpg
這陣子開始逛PTT的動漫吐槽板,發現不少好文章...看樣子陽沙沉了以後,總算又有一個聚集討論地?巴哈的綜合討論板比較偏向潮流(都在討論新番居多)反倒是這邊懷古風很盛,挺懷念的:)

看到有篇是吐嘈「暗黑的破壞神」這部漫畫,說真的...這部現在的走向可說是亂得可以,畫得既慢、劇情東跳西跳、甚至女性角色畫風還不能說是賞心悅目(胸部與臀部過大...像藍球Orz)但當初它可是我高中時的最愛之一,在中期加入了荻原一至的好友(損友?)菊池通隆(麻宮騎亞)、幡池裕行、伊東岳彥,在當時動畫界活躍的一行人的幫忙之下,《冰之至高王篇》可說是整部的精華所在。

集合了華麗的魔法、龍、劍術、古王國設定與鮮明的人物個性,會弄成這樣真是太可惜了...orz後期已經快變成不知所云的漫畫了吧?故事背景設定在幻想的國度、一個混雜著妖精、矮人、幻獸居住的世界,人們若具有異秉將可以使用魔法...但...這也只是少數而已。女主角洋子是王國神官之女,從小照顧著孤兒魯協,將他當親弟弟般看待。

但這稚嫩的孩童體內其實封印著數十年前、率領大軍侵襲王國的恐怖魔法師─D.S(達克.修耐達)的靈魂,而這個D.S...就是我們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地球的女人都是我的後宮 ...的男主角。

善使炎系魔法,實際年齡在三百歲以上,出身為謎,殘虐無道的他曾率領四天王─忍者王葛拉、雷帝妮、冰之至高王卡魯斯、冥界預言者阿比蓋爾,在廣闊的大陸展開血洗眾國的掠奪戰,但卻因王國中,有龍騎士美稱的王子捨身的同歸於盡攻擊,最後將他封印在名為魯協、無力反抗的嬰兒身上...
c0073742_1262875.jpg
而到了現在...失去了D.S的四天王卻各自因為不同的原因,再次結成同盟,對大陸的王國們發動戰爭,只因傳聞上古時代破壞神的封印是由眾王國所分別保管....故事有趣的地方在於D.S雖然是個無可救藥的色胚,但因為被封印在魯協體內多年,所以雖然嘴巴還是很不乾淨,但身體對洋子倒挺老實(?)的,無法反抗這個女孩說話的權威,像被嚴厲姊姊教訓的弟弟一樣,史上最強最壞最色的魔法師也只能任人驅使。XD

高中看這部時,非常喜歡冰之至高王卡魯斯,擁有一頭銀色秀髮的他(←我的銀髮控開端)是人與妖魔的混血。人類母親與妖魔父親真心相戀,但父親後來因不明原因卻離開了他們母子,回到人類村落的母親與年幼的卡魯斯相依為命,日子過得相當清苦。

但忍受不了村人長年的排擠,與隨著年歲增長、而顯露出父系血統,擁有強大魔力的卡魯斯,村人將這孩子關進寒冷的水牢中幽禁。卡魯斯每日等待著母親探望,就算那只是隔著巨岩,依稀能聽到的微弱聲音...但最後盼到的卻是至愛的母親,她所親手揮下的利刃...作為以武者身份為榮、重視名譽的村長之女,卡魯斯的母親因罪惡感的日夜折磨,竟決定向孩子痛下殺手。

就算頭顱插入了劍仍死不了,妖魔強韌的生命力在此刻卻諷刺地彰顯無遺,但絕望之下,那控制不了的血液卻使魔力暴走,撕碎了他原本日夜盼望見到的母親、她柔嫩的身軀,瞬間,血花飛濺。
c0073742_131923.jpg
犯下禁忌所產下的孩子、給一族帶來災禍的孩子、幽禁10年也不足為惜的孩子────不淨妖魔之子────

犯下弒母之罪後,他在荒野中做著沒有目的流浪,途中所遇見的正是當時已有高深魔力的D.S,D.S收養了卡魯斯將他帶在身邊,並教導關於魔法之事──卡魯斯所善長的是冰系魔法,而正如冰與火相悖卻又無法切離的關係,他們之間的關係亦師亦友亦父(仔細想想,這不就是B--嗎,當年太清純沒想到),此時尚缺乏人類感情的D.S命令卡魯斯作為他的半身,支援自己發動戰爭來尋找久遠之前就失落的東西。(這邊是關於後來核心謎題之一)

在D.S被封印後,卡魯斯卻因內心那無法填補的空洞而產生了縫隙,讓破壞神趁機深入對他作精神控制,曾應許幫助D.S爭服世界、尋找D.S出生即失落的另一半,曾發誓為了他而死...這些諾言在眼見D.S於眼前被封印住後,反而讓他自暴自棄地想發動戰爭取得世界,完成過去D.S共同的理想鄉。

這點被破壞神所利用,誘使他聯合四天王發動戰爭,並同時解開四百年來、束縛這上古怪物散布在各王國的咒術鎖鍊。這與已與魯協同化、現在站在洋子這邊,保護著她的D.S的目的相悖,冰與火,絕對零度與無限高溫正面衝突所刮起的風暴因此無人能阻止...魔法戰雖平分秋色,但卡魯斯在近身戰中抽出了冰短劍取得了勝利的先機,面對揮下的刀光,D.S卻平靜地閉上了眼睛,就如同往昔信任著這個至友一般...然後───
c0073742_1531262.jpg
雖然可能是個不怎麼新意的劇情,但當年來看卻是相當驚豔,細緻卻不失魄力的畫面,流暢如史詩般的敘述,電影一樣立體的分鏡,鮮明躍於紙上的人物──狂妄亂來的D.S卻總是被洋子剋得死死的,雷帝妮對D.S的深情與吃醋時的可愛,卡魯斯的孤寂與純粹纖細,還有忠於卡魯斯、一心護主的12魔戰將軍...《冰之至高王篇》很多橋段都處理的出人意表,而浮空島、破壞神甦醒、天使降臨、洋子發動聖之奇跡等大場面一點不馬虎,加上有很多內心衝突戲,很值得一看(後面就不必看了)

...現在想起來還是好懷念喔....去重溫《冰之至高王篇》的9~13集吧>_<

by abeyasuaki | 2007-07-05 00:54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轉載] 刺蝟飼養(四)生活習性

===全文轉載感謝 采薇學姊===

相關文章 ─ [轉載] 刺蝟飼養(三)居住環境
相關文章 ─ [轉載] 刺蝟飼養(二)飲食
相關文章 ─ [轉載] 刺蝟飼養(一)前言
相關文章 ─ 學姊家的刺蝟&河魨
c0073742_1302589.jpg
夜行性的刺蝟怕吵怕光,所以要選擇一個安靜的地方放飼養箱,而且采薇不建議和刺蝟同房,因為晚上睡覺時間正是牠的活動期間,雖然牠不會叫,不過牠喀喀地啃飼料、努力爬抓飼養箱準備逃跑的聲音也夠我受的了。

刺蝟一天要睡十小時以上,剛到新環境的小刺蝟成天都在睡覺,不過如果你把牠抓出飼養箱,牠還是會精力充沛地逃跑便是。

由於台灣目前似乎沒有賣刺蝟用滾輪,牠的運動量便成了問題--由於飼主多半給予營養豐富的貓狗食,加上在飼養箱內缺乏運動,刺蝟很容易像吹氣球一樣變胖,只能靠飼主三不五時放牠出來四處亂竄來消耗卡路里。

問題是刺蝟超愛鑽縫,平日無法打掃到的骯髒空隙都是牠的最愛,只要鑽過一次後就會樂此不疲,再加上如果衛生習慣不佳會四處便溺的話,飼主便得跟在小傢伙身後忙著搬移傢俱、清理善後,運動量遠超刺蝟本身。

有些飼主會給刺蝟一個運動房、或是用巧拼板隔成運動室,不過采薇家空間不足,目前正研究有什麼方法堵住桌底、櫃底及冰箱後的縫隙....

如果空間不足,也可以拿些玩具給刺蝟玩以消耗熱量,其中以紙捲最受刺蝟青睞--不管是衛生紙捲、保鮮膜捲或是類似的東西,刺蝟只要看到有洞就會去鑽,頭伸進去後才發現鑽不進去,然後才開始滿地亂滾地掙扎,的確是個消耗熱量的好方法。不過這只限於三個月以下的小刺蝟,大刺蝟來玩的話記得要把紙捲剪開,以免屆時真的拔不出來。

(休息一下,下集待續....)

by abeyasuaki | 2007-07-03 01:26 | 生活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