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1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千年等待

c0073742_2181965.jpg

關於下雪特效的處理方法(純參考用)

Step1.新增黑色底層>選用[柔邊]筆刷,大小決定雪花的感覺>在黑色層上點白點>將圖層混和選項選擇[濾色]
c0073742_21241717.jpg
Step2.複製圖層,再次選用[濾色]
降低其圖層不透明度,這能讓雪花邊緣出現星芒狀
c0073742_21263023.jpg
Step3.[濾鏡]>[雜訊]>[增加雜訊]>[一致]+[單色],總量稍微小一點,這是為增加下雪時的粉塵,雖然也有不加粉塵(只有大雪花)的下雪方法,不過覺得不夠真,降雪時其實小雪粒很多,視線不會那麼清楚,會霧濛濛的
c0073742_21265819.jpg
Step4.複製圖層>[濾鏡]>[模糊]>[動態模糊],製造出雪花與粉塵的方向>調整不透明度,修飾圖層不用透明度數值太高
c0073742_21273415.jpg
注意事項:可以多複製幾層,然後使用移動工具做出風雪飄散的感覺,若原本底色為偏紅與黃的照片,可能必須先 複製圖層>[調整]>[去除飽合度]>[色彩平衡]>將顏色偏青或偏藍>圖層混合選項[濾色],來做出雪天較為寒色的質感(如下,可與上方原圖比較)
c0073742_214194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1-30 21:08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狐嫁雨

c0073742_17201074.jpg

關於下雨特效的處理方法(純參考用)

詳細步驟

by abeyasuaki | 2008-01-29 15:4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6秋楓平家宴總集篇

c0073742_133257.jpg
旅行路經:平泉/東京/鐮倉/京都/奈良

已完成介紹
+ 牡丹之旅‧第一日‧仙台機場→仙台站→一之關站→平泉毛越寺
+ 牡丹之旅‧第二日(上)平泉鄉土館→中尊寺
+ 牡丹之旅‧第二日(下)平泉文化史館→高館→柳之御所→夢館
+ 牡丹之旅‧第三日‧平泉(毛越寺)→東京池袋
+ 牡丹之旅‧第四日‧北鐮倉→鐮倉
+ 牡丹之旅‧第五日‧東京→京都(東福寺、圓光寺、永觀堂)
+ 牡丹之旅‧第六日(上)京都(東寺)→奈良(興福寺、東大寺)
+ 牡丹之旅‧第六日(下)奈良(春日大社)→木津(安福寺)→京都(隨心院)
+ 牡丹之旅‧第七日(上)練香體驗→京都(大原三千院)
+ 牡丹之旅‧第七日(下)京都(大原寶泉院、青蓮院)
+ 牡丹之旅‧第八日(上)高雄(神護寺、西明寺)→京都(三十三間堂)

照片速報
+ 速報‧紅葉狩之旅 (東北平泉、東京、鐮倉、京都、奈良
+ 牡丹(重衡)之旅先行篇

相關文章
+ 大河劇義經中的平重衡
+ 遙久時空3~牡丹之君(平重衡)

by abeyasuaki | 2008-01-25 14:04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

c0073742_1524338.jpg
c0073742_222792.jpg
c0073742_1363927.jpg
c0073742_210357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1-24 01:3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ヒノエ間章&終章和歌

c0073742_1411936.jpg
「熟田津に、船乗りせむと、月待てば、潮もかなひぬ、今は漕ぎ出でな」
(原文: 熟田津尓 船乗世武登 月待者 潮毛可奈比沼 今者許藝乞菜)

——『萬葉集』額田王

這是飛鳥時代(此時政治中心在奈良,為日本文化萌芽的古代前期,較平安時期更為早)的著名的女性萬葉歌人──額田王(又稱為額田部姬王、額田姬、額田部皇女)的詩歌,其為日本飛鳥時代的皇族,身兼巫女、歌者、與天皇之愛人(因巫女不能正式成婚,所以她只以沒名份的方式,為大海人皇子(天智天皇)與中大兄皇子(天武天皇)產下後代)

此歌為她在日本軍出航前所詠的祈詩,正值齊明六年(西元660年),新羅聯合中國唐朝進攻百濟,基於盟約,日本決定派兵援助百濟(白江口之役),此時中大兄皇子請額田王在軍船上高詠祈求勝利的詩歌,就是這首「熟田津に、船乗りせむと、月待てば、潮もかなひぬ、今は漕ぎ出でな(乘著船隻、等著潮流、等著月開、那麼諸位,現在正是(出航、開戰)時機啊)」

對於一生爭戰不斷,擁有勇猛武才與深沈謀略的中大兄皇子而言,額田姬不僅僅是藏在深宮內柔弱的花朵,明晰的頭腦、姣好的才華、與不畏風霜的膽識,是在詩歌與政治的微妙角力中仍能取得平衡的奇女子,所以就連戰爭都帶著她一起出航。

這正如ヒノエ對望美的感覺
「對於我而言,女孩子就像花一般,可愛及優雅,吐放著盛放的馨香,能強烈吸引著我的心,並且取悅的美麗存在,自初次相遇以來,我就覺得妳是花中之花。

但是...我錯了,妳不是隨風而散的嬌弱花兒,而是能就此順著風飄向高處,隨船乘風破浪,任何地方都能一起去的女孩。到這裡來...我的新娘,伴隨心中無法止息的騷動與滿溢而出的思念,我會讓妳比這世上的所有人都來得幸福」


對於身負守護熊野三社一責的別當藤原湛增(ヒノエ)而言,能成為他的新娘所要求的不僅僅只是貌美如花的外表,更必須有敏捷的戰術思考與就算持劍站在前線守護眾人,仍能不屈服的氣概,不是攀折及落的花,是可一塊遠行的比翼之鳥。

不是等待守護的神子,而總是說著也想要守護八葉的望美,既堅強又可愛,這也是ヒノエ選擇她為伴侶的原因吧。
c0073742_14124315.jpg
「わが恋は よむともつきじ 荒磯海の浜の真砂は よみ尽くすとも」

——『古今和歌集』仮名序

by abeyasuaki | 2008-01-20 15:16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7年回顧-推薦的少女漫畫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2007年是少女漫畫繽紛演出的一年,比起少年漫畫的表現,以往總是低調的少女漫畫也展現了頭角,有許多作品改編為日劇、舞台劇、小說、印象音樂、遊戲等跨平台型式,這一改外界原本對於少女漫畫的刻板就是談情說愛。藉由多媒體的宣傳,少女漫畫融入特殊題材後的細膩表現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按著自己的步調走,不急不徐的慍火,正是蘊釀出精采作品的要素。

來自遠方冰川京子新作「如織似錦」、男女蹺蹺板津田雅美新作「毒舌小惡魔」、雙星奇緣成田美名子連載中「能劇少年」、螢火之森綠川幸「妖怪連絡簿」、公主新娘山內直實「琉璃公主大冒險 新婚篇」、原獸文書成島由利「鉄壹智」、西洋古董洋果子店吉永史「大奧」、輝夜姬清水玲子「最高機密2007」...2007年許多知名老將在舊作隔多年後又端出新作品,每部都是質量均優,相當值得一看。

在此介紹幾部在2007最為活躍的作品,她們皆由漫畫的原點出發,經過淬鍊成為另一種表現型態,並更廣為所知:


惡靈聖典

牠由深邃的海而來

擁有龍的力量與權威,以及承襲其的不死之身

肉體的印記是666,其名為「啟示錄之獸」...!

c0073742_2394256.jpg
曾經連載過知名「馬加洛物語」、「天國少女」、「OZ」、「獸王星」、「出雲傳奇」的樹夏實老師,其最新作「惡靈聖典」也於07年迎向終局,十數集的內容當中,樹夏實仍是展現了其難以取代的獨有特色──打從OZ的1019開始,到天國少女中的立人,以及出雲傳奇的巫覡 闇己,她筆下的男性角色極具魅力,甚至可以說擁有令人無法抗拒的豔麗魔性,緊緊抓住目光。

在眾多的少女漫畫中,樹夏實縝密劇情設定使人著迷,她擅長於營造出近未來的世界,並且將世界鋪陳的相當仔細,不僅僅是愛情,如設定第三次世界大戰後「核冬」覆蓋著地球,導致各大國間邊境紛爭不斷與傭兵制度的興起、到最後引發軍事用機器人與武裝衛星的出現...(《OZ》)

以石油挖掘而興起的南洋島國、跨國企業的總裁獨生女展開選婿遊戲、揭發隱藏於皇室多年的醜聞與爭奪(《天國少女》)到人們興建位於太空的殖民地、流放政治囚犯於遙遠的星球、生育率下降的真相等科幻設定(《獸王星》)

...這繁數難以載的題材都在其作品中呈現,而那些壯闊的場景也成為許多人的深刻回憶,如1019違反自己機器人的本性,救了武藤佯,使其以冬眠避過死亡,自己卻因為處在完全黑暗中喪失了動力...但日後在菲莉西亞眼裡看來,隨風搖擺的純淨麥金稻田,正如1019那淡金細緻的髮絲般閃耀...這個場景的描述與濃厚的情感,成為經典,也讓OZ於近年來搬上舞台採真人演出。

一如往例,惡靈聖典的設定也相當出色,這次懷有不可思議魅力的不再是人類,而是被稱為「惡靈」的傳說怪物,自古以來間斷出現在人們故事與古籍中的牠們,卻在不遠的未來蜂擁而至,闖入現實世界並與人們密切接觸...?

那或許是,人類所意識到的第一次...

不受污染的加拿大北境,來此旅行的禮奈夫妻見到了難得一見的翠綠極光,馳騁的光軌於空勾勒出夢幻圖樣,然而緊接著,從北方大地的盡頭出現大批奔馳的純白獨角獸。

這過去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優美幻獸,如今活生生地出現在禮奈的眼前,其閃閃發亮的鬃毛引得她忍不住伸手觸摸,就在那瞬間──獸被付予了形體,化身為俊美的白人男子。

吃驚不已的禮奈回頭呼喚丈夫,但卻再也見不到他的身影──「我們是擁有無止境生存時間的異種生物,一旦與你們有所接觸,將會擾亂生物法則...時間軸受到侵蝕,進而逆流至「不存在」之時──所以他們都消失了。」

「唯有妳...付予了我形體、語言與知識,妳就是我的「鎖」...」

在數十萬...或數百萬中唯有一人有此資質,能以無形的鎖栓住獸,使他們成為「這邊」的生物,就算碰觸也不會消失...禮奈即為第一個「接觸者」。

但遭此變故的禮奈卻因衝擊而精神混亂,被賦名為密卡的獨角獸,只好以自身的能力創造出不受人干擾的結界,撫養著禮奈與已在她腹中的雙胞胎女兒──毛奈與理奈成長。

隨後禮奈死去,密卡陷入沉睡,雙胞胎姊妹的記憶蒙上了如薄紗般地封印,送回人類的世界,被遠親忍所領養,但...就在她們14歲之時,姊姊理奈因在母親懷裡就接觸到異種生物,且未向妹妹毛奈般擁有「鎖」的資格,她的身形漸漸地幼化,眼見沒多少時間可以存活了...

密卡於長久的沉睡中甦醒,來到姊妹位於日本的家,他宣稱為了凍結住理奈的「時間逆流」現象,必須招喚更為高等的獸,然後由毛奈成為牠的鎖,但沒料到招來的卻是在聖經上約翰所見、從深海裡誕生的啟示錄之獸!

這隻五千歲之齡的幼獸,除了紅龍外再也沒有比牠還要高等,就此被命名為K2,並與毛奈所喜愛的偶像明星長相相同(獸會化身為在接觸當時,「鎖」心中最為強烈身影的外表)

然而這些傳說中的怪物與惡靈一一現身於地球,引發眾多人類的逆流以致消失的現象,也逐漸遭到重視,獨立於國家運作之上的特殊機關「SMIC」在各國首腦的默認下承立,專職對付惡靈與研發制伏牠們的方法。此時毛奈她們自密卡的口中得知,關於二十年前惡靈大量來到地球的原因...
c0073742_1551134.jpg
就算對永恆感到厭倦,感受到痛苦

也只能持續不斷地順應本能生存下去,無法死亡,不會受傷,不會生病的軀體

那即是毫無止盡的無奈與絕望...

此時能賦予我們「真正死亡」的只有三種──

被同類吃掉、吸取靈力的屈辱之死,多數的"我們"都是這麼死的...互相蠶食噬盡

再來是為了守護「鎖」、遵從他們意志而死亡...

最後是...鎖中更為特別的「聖典」

他們能給予惡靈們獨一無二的「恍惚之死」。


漫長到無法回想的歲月過去後...自然而然就得知的「死亡真實」


當悠然神往地迎接專屬於自己的「聖典」...

胸口必會充斥熱烈的喜悅、被昏眩的幸福感所包圍

若聖典將己視為最珍愛的對象,並化為言語說出時──

美妙的感覺將會充斥著意識,被允許獲得永眠...


獨自在不同次元尋找著鎖的密卡歷經了千憶年的孤單,隨他而來的惡靈們所追求的也只有一樣事物──那就是聖典的愛所賦予的恍惚之死──

但在沒有接觸的當下,誰都無法判定自己的聖典為何人,所以惡靈不斷地積極尋找人類,可也因逆流而被當成了宿敵般的存在...

尚為的幼獸的K2相當純真與難脫野性,但作為他的鎖的毛奈,將如何面對這具有深不可測力量的惡靈?而最高位的紅龍,在20年前於地球召喚密卡與同種來此後,就消失了蹤影,擁有漫長生存歲月與高傲自尊心的牠,是否已找到了聖典?亦或是在策劃些著什麼...?

交響情人夢
c0073742_1584353.jpg
垃圾堆中,響起優美的鋼琴奏鳴曲

capriccioso cantabile(奇幻如歌般)

這就是我和野田惠的邂逅


2007年不管在日本還是台灣香港,最為大放異彩的莫過於「交響情人夢」,挾帶漫畫原作與改編成日劇與動畫的火熱效應,台北愛樂交響樂團在07年8月舉行了《如歌般的盛夏~交響‧愛樂‧夢》以票選的交響情人夢曲目為主的音樂會,香港管弦樂團也於11月舉辦了《交響‧情人夢的音樂世界》

這股漫燒的氣氛使原本靜寂的古典樂界,注入了不少新血同好們「原來古典樂不是那麼嚴肅不可親的!還有更為幽默的詮釋方法,而且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優美啊...」

漫畫中重覆出現的經典曲子,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千秋第一次指揮的曲子)、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R☆S管弦樂團首次公演)、蓋希文藍色狂想曲(S管弦樂團學園祭演出,交響情人夢代表曲)其知名度更因日劇的播出而水漲船高,在日本手機鈴聲的下載次數驚人,也打開了古典樂原本看似嚴謹的大門。

之後只要是關於交響情人夢的音樂會演出,門票幾乎都是銷售一罄,日本富士電視台方面也因應不斷湧入的請求信件,決定於2008年的開春製作交響情人夢的日劇SP(特別映畫版),接續日劇沒有演到的漫畫歐洲篇來一滿喜愛者的渴望。

交響情人夢的成功並不是偶然,鮮明的人物個性與流暢的敘事使其顯得平易近人,擔綱起主要格局的就是男女主角──千秋王子(千秋真一)與野田妹(野田惠)。

作為音樂世家出身的千秋,於孕育出古典交響樂的維也納成長,並在聽了國際指揮大師維也拉(在日劇中由丹尼克·馬克爾(Zdeněk Mácal)客串演出,現任捷克愛樂音樂總監的他在07年12月來台演出,也特別安排了一晚是專由交響情人夢所組成的曲目)的精湛演出後,深深著迷,立定志向要拜其為師,朝樂團指揮的志向前進。

但好景不長,一次千秋所搭承的飛機發生迫降的意外,接連又船難溺水,他因受雙重心理障礙所累,再也無法前往嚮往的歐洲,被困在日本的桃丘音樂大學研習鋼琴,但其纖細、任勞、神經質的性格使其在樂團的人際關係中屢屢撞壁,就算擁有出眾的外貌與琴藝,是人人憧憬的對象,卻因為過於「嚴以待人」而無法在指揮上更進一層樓。

這樣的藩籬是野田妹幫助他打破,她與千秋的初次相會,是在她那如垃圾箱般的房間內,這個聽彈領悟力絕佳的鋼琴天才,可以隨興彈出極富有特色的琴聲,聽過的曲子也能以記憶力解析出曲調,但其個性卻又是無人可及的變態。

野田妹不僅家裡弄得像垃圾堆、不常洗澡(因為太窮被斷瓦斯與水)、喜歡偷人家便當吃、嗜愛轉蛋玩偶、連未來志願都不是當個演奏家而是幼稚園老師!...這個天真又令人無可奈何的女孩闖進了嚴肅王子千秋的生活當中,逐漸讓他們倆的未來都產生了變化...

不僅得幫她打掃家裡、每天作飯給她吃、還得逼她洗頭,在演奏時也必須時時盯著她不要照自己心情自行改曲、要看譜,就在千秋王子嘴角不斷抽搐的慘況中他們還是迎來了互相理解(?)的一天。

飾演野田惠的上野樹里接受採訪時,說到千秋王子與野田妹的關係不是「公主與王子」而是「帥哥與寵物」。這的確是最會心一笑的詮釋,雖然驚嘆於野田妹的過人才華,但面對這個隨興所致的學妹,諸多越界的變態行為,天生勞碌命的千秋在負起照顧的責任之餘,也常是毫不留情地揮下教訓的鞭子,懲戒卡油的行為。
c0073742_1941225.jpg
緊接著,視千秋所崇拜的指揮家維也拉為仇敵──另一位世界級指揮家大師法蘭茲·馮·休得列茲曼(Franz von Stresemann)偷溜來日本渡假,偶然在路邊「揀」到他的野田妹將其帶回千秋家,可指揮名人的真面目卻是好色喜歡偷拍女生裙下風光的色老頭!?在他提議下組織了校內樂團──S管弦樂團(全名休得列茲曼特別編成管弦樂團)。

但成員幾乎全是校內各科系的最後一名或落後者,喜愛將古典樂以搖滾方式呈現峰龍太郎(首席小提琴)、髮型是爆炸頭,超級崇拜千秋王子(定音鼓手)奧山真澄,嬌小可愛卻因為父親不良購買欲而身負巨額負債的大提琴美少女佐久櫻...這些形形色色的魅力人物進入了千秋王子的人生,他得在毫無經驗下整合這些烏合之眾成為不遜色的管弦樂團。

被休得列茲曼強迫收為徒弟的千秋,面臨著師父不負責任將指揮棒丟給他的困境,認真的王子眉間的皺紋又更加加深了...

各角色之間的強烈連結也是賣點之一,不僅僅是男女主角,包括倉皇成軍的S管弦樂團,與後期精英無數卻缺乏向心力的R☆S管弦樂團(全名Rising Star),成員之間的賭氣彆扭、一盤散沙與到後來彼此為對方著想、努力想為這個團體貢獻力量,作者二之宮知子老師,將音樂大學裡大家共事會碰到的難關,以幽默但貼切現實的手法呈現出來。

隨著日劇SP版的加溫後,漫畫版在歐洲篇的進展也邁向高峰,從校內樂團到業餘樂團,千秋終於在歷經磨練後前往歐洲發展,一路過關斬將地通過法國指揮大賽,成為法國盧馬列管弦樂團的常任指揮,不過...他的苦難才剛開始...

蜂蜜幸運草
c0073742_2159184.jpg
我一直在思考

無法順利、單方向的戀愛與思念 有什麼意義嗎

消失不見的事物

與一開始就不存在的事物是一樣的吧...

現在我明白了

是有意義的

就存在於這裡啊


筆觸溫暖、對白詩意、劇情細膩的羽海野千花老師的成名作「蜂蜜幸運草」在07年畫上了不捨的句點,新作「三月的獅子」讓老師的迷們不會有那麼強的失落感,並在接續06年改編的電影與動畫,07年末就公布日劇真人版的製作計劃,於08年1月就於富士電視台播出。

許多人喜歡蜂蜜幸運草,正在於富有哲學與童趣的頁白對話,而其中穿插的場景,又勾起似曾相似的懷念感「啊,是的,就是那種感覺,沒想到這種寂寥、甜蜜、苦澀或是連自己都說不出的感受...能夠化為文字輕輕淡淡地敘說出來...」這需要很細膩的觀察力,才能在每一個微妙的氛圍當下留住美麗的文字。

作者羽海野千花老師,給人的感覺像是個永遠也玩不膩的孩子,從她的箱子裡可以取出無數閃爍著晶瑩剔透、光采的玩具,時常為人帶來驚喜,但仔細一看,那些新奇的東西不過是我們日常也能接觸到的事物,但透過她的巧思,原來平凡裡也帶有那麼多的「特別」,如果不以厭倦或習以為常的眼光看待周遭,其實有很多有趣的失落拼圖的!

以美術大學為背景的這個故事,重心圍繞著在各領域學生的身上,雖是大學生卻擁有稚嫩嬌小身軀的花本育(油畫科)、對小育一見鐘情,生性單純直樸的竹本祐太(建築科)、擁有出眾的外表與傲人的美腿,卻陷於無法自拔單戀的亞弓(陶藝科)、以及被山田暗戀,但卻對理花死心塌地的真山(建築科)...

劇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萬年不畢業的森田忍,他那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豪放作風與源源不絕的創作能力,使得繪畫能力超群的小育也無法忽略他,天才與天才之間對於彼此才華的肯定,及強烈引力。這讓被「普通人」的鴻溝隔離在外的竹本,心疼卻又無能為力,這構成了第一個微妙平衡的「三角形」。

真山緊緊跟隨著理花,縱然她總是從他跟前逃走...理花不能原諒,造成丈夫原田死亡的自己,獲得幸福的感覺,對她而言似乎是一種背叛、也彷彿是一種贖罪,當有人跟她親近時,她就逃走,逃得...遠遠的。

但真山沒法眼睜睜放著這樣的她不管,也因為這份溫柔,所以山田一直注視著真山,苦守著沒有回應的感情。真山珍愛著山田,看著她就像看到鏡子中的自己,但卻因為不是愛情所以無法回應,這形成了第二個不斷追逐的「三角形」。

除去了矛盾的戀愛情愫,蜂蜜幸運草收納了許多年輕歲月裡,對於未來與自己的迷惘,作為平凡人的竹本、作為天才的小育與森田,他們的煩惱不盡相同。

──神啊,有人為了達不到目標而哭泣,有人為了找不到目標而哭泣,到底是那種人比較痛苦?
c0073742_0551380.jpg
...有一天,我騎著剛買的藍色腳踏車,騎著騎著突然決定不回頭

想要試試自己到底能騎多遠?

背脊傳來感覺,自己所熟悉、居住的小鎮似乎一點一點地遠去了...

腦海裡一片空白,只是猛踩著踏板,然後聽著自己心臟的聲音...

思緒卻一片空白,一直有奇怪的聲音在腦中迴盪

...這是什麼...啊...我明白了...

這是

空無一物的聲音。──


眼看著小育為了創作出更為理想的作品、以著嬌小的身軀在偌大的白色畫布前沒日沒夜地奮戰,竹本不禁反過來省視自己,沒有熱情的自己到底擁有著什麼?還是一直宛如行屍走肉般地逃避著生活?無能為力、無能為力、...不論問自己幾次都得到同樣的答案,那不僅僅是沒有天賦之才的自卑,更是一種見到"燃燒生命只為目標"的人們的慚愧...

所以他決定去追尋他唯一曾經湧起的渴望,孓然一身騎往北方,尋找極限的盡地。

──當你有預設目標時,便已失去自由作畫的能力──

「樂在其中」是非常美麗的句子

──可是,又是那麼難以做到啊...

...我想,打開人生全部的箱子

創作靈感是俯拾皆是,我想嘗試許許多多的事,但是──人類的生命過於短暫

不禁想著──啊,要是人類可以活上400年就好了────


通過小育的手在畫布上流洩出來的風景,是那麼不同於他人眼中的風景,「敏銳的感受性」「爆發地表現力」──這是上天贈予她的GIFT,可正因如此,她體會到就算體內蘊含的力量可以毫不間歇地供應著,限定的時間卻如沙般在指縫間迅速流逝,所有新奇的事物她想體會、吸收、在體內轉化、給予它們新的生命,可總有遺珠之憾,可永遠不甘心...

編織著如繪本般甜蜜又輕鬆的故事同時,卻又不留情地反應著現實人們的瓶頸,看著才華洋溢的她,看著迷惘不已的他,是否,身影重疊了呢?

接續著精彩的2007年,08年已經展開,請讓我們期待今年脫穎而出的黑馬,與眾老師們的嘔心瀝血之作吧!

by abeyasuaki | 2008-01-19 01:48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平泉之藤

奧州之統領 藤原泰衡 CN 鏡 / 藤原氏之郎黨 銀 CN 霜影
Photo by 醉

真白き鎧 纏うように
銀花を受ける 冬枯れの地平

我が主は 風の彼方へと歩いてゆく…

…見渡す限りの雪の地平に 不動の漆黒の一点
天花さえも降り積もることを許さない その装束
氷点下の空に挑む 孤高の黒き鷲
我が主の行く道を 私も行きましょう
この戦場の果てまで…
c0073742_1403886.jpg
c0073742_14557100.jpg
c0073742_153151.jpg
c0073742_1155879.jpg
c0073742_123423.jpg
c0073742_137683.jpg
c0073742_1541852.jpg
c0073742_1562440.jpg
c0073742_159084.jpg
c0073742_2025.jpg
c0073742_252027.jpg
c0073742_2112447.jpg
c0073742_242239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1-10 01:0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聖夜的奇蹟

望美 CN eririn / 銀 CN 霜影 / 知盛 CN 千羽
Photo by 野人


能夠去教堂拍到迷宮版的銀,對我而言的確是奇蹟,非常感謝那位願意耗自己時間來與我溝通的秘書,這個地點其實是不開放拍照的(所以請不要問這是什麼地方,為了避免打擾該地的清淨)但實在是太想實現能在教堂拍這段的願望...

所以就寫信與當面溝通來讓對方了解我的想法,包括故事的意境(被時光隔離的銀與望美,在聖夜這一晚透過奇蹟而在寧靜的教堂相見了,這也或許是望美在內心不斷且殷切的祈禱吧?)是否符合神聖教堂的氣氛,以及來此地的時段,以免打擾到祈禱的人們與參觀的教友,這中間歷經了四~五次的往返,真的很感激對方不厭其煩地聽取我的訴說...

等當天到了當場,感覺像是回到進入鐮倉的雪之下教堂時,那瞬間的感動,教堂真的讓人心情很寧靜...去年那時也是,淋了整天的雨,冰冷的身體,刺痛的頭部,都被教堂的管風琴聲給撫平了。

拍照的途中經過溝通同意被使用閃光燈,不過若遇有偶然進入的教友時,我們還是盡可能避到角落拍照,畢竟閃光燈絕對是會對方造成困擾的,謝謝Eririn、千與野人在那天時也非常配合地將交談降到最小聲,我們都非常小心亦亦(笑)因為不想讓教堂也對Cosplayer留下惡劣的印象,奇裝異服的人,也是有守禮貌...希望對方能這樣認為。

在短暫的時間結束了拍照,感謝野人深厚的攝影功力才能讓每張照片都沒有失敗也很有感覺,走出教堂時除了向秘書連聲道謝外,我真得好像有作夢的感覺,教堂很適合銀,因為他也總是在祈禱與懺悔,焚燬佛像與無數經典、以業火奪去千人性命、讓平家因此傾覆、與讓深愛的少女身負痛苦...在古時,他尋找讓心靈平靜的佛教之淨土,而跟隨望美來到現代時,他則在聖夜之時在潔白教堂持續地祈求...再一次地見到她。

真得非常開心,謝謝這次協助攝影與同我一塊拍照的妳們^^

其他照片會在編輯後放上相本,先加密給秘書瀏覽過意境符合教堂才開放給大家參觀,若以後有機會得到教堂許可去拍照(請不要偷偷溜去喔...教堂是宗教的聖地,比起在其他公開場會更加嚴重的形象破壞)請一定要保持尊敬、感謝及有禮貌的態度:)
c0073742_13138.jpg
c0073742_015579.jpg
c0073742_028363.jpg
c0073742_2511328.jpg
c0073742_252838.jpg
c0073742_253824.jpg

by abeyasuaki | 2008-01-03 04:53 | Cos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