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2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速報] Neo Angelique

Angelique CN YUKA/Rayne CN RINA
Photo by 霜影(這天只帶小相機T_T)
c0073742_2252666.jpg
c0073742_2263598.jpg
c0073742_2292760.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20 02:30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速報] 遙久時空3~他與她的體溫

知盛 CN RINA/望美 CN YUKA
Photo by 霜影

其他請見被拍攝者本人相本:)
c0073742_130149.jpg
c0073742_1455588.jpg
c0073742_1333317.jpg
c0073742_1371623.jpg
c0073742_13938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19 01:4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RINA與YUKA來台灣

c0073742_1492511.jpg
c0073742_13554427.jpg
c0073742_13585556.jpg
c0073742_14142113.jpg

c0073742_1418158.jpg
c0073742_14155926.jpg
c0073742_14293941.jpg
c0073742_14274571.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18 14:0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十二國記新篇決定《丕緒鳥》

消息來源:yom yom雜誌官網
c0073742_16186.jpg
在PTT十二國記板上看到的消息...真是有種作夢的感覺XD

畢竟小野老師停筆十二國記差不多有個7至8年了吧?等到大家都覺得這已經是絕響之作了...orz竟在這時丟出新番外篇的震撼彈消息,在二月底發售的新潮社「yom yom」雜誌上刊出約90頁的內容!

...不過感覺好像不會是戴國的故事,《黃昏岸》之後泰麒怎麼樣了我很關心啊QAQ!小野主上拜託交待一下泰王的下場吧...

《黃昏岸》最後面,已經是"失去了角"的少年嵩里,不依靠使令與他國兵力,與李齋獨自出發前往危險莫測、冰封的戴國,讓我覺得他變"強"了,是很堅毅,找到自己從屬之地的韌性...所以希望他能幸福,找回自己失去已久的誓言,與他的王之間所交換的誓言。

by abeyasuaki | 2008-02-16 01:09 | 閱書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愚蠢理由

感謝學妹費心整理(-v-)

楓影∥ 說:
我整理網站時看了一下自己迷網王的痕跡,那時候原來這麼蠢……..

(挖出自己以前寫的文章的遺跡)

楓影 說:
社長「小的時候聽說聖誕老公公只會送好孩子禮物,
所以心想一定是自己不是好孩子所以聖誕老公公才沒來,而覺得很難過。」

什麼!?社長不是好孩子那這世界上還有誰是好孩子!
像那種只住在北極智商甚至不如北極熊的老年痴呆老公公的評價不必在意啊!
只要有我們愛你就好了社長~~(←好像該抬到精神科去掛個門診)


楓影 說:
哇靠,真是蠢到一個……真不敢相信那是我自己寫的。

霜 說:
恩恩(點頭)

楓影∥ 說:
QvQ 可是因為對象是部長所以又有種那麼蠢也是沒辦法的….這種感覺

霜 說:
這就是蠢的原因

(後來霜學姊發起了重衡的花痴)

霜 說:
放心,我自知道重衡火化後送到高野山後,也打算日後必去掃一次墓+__+

楓影 說:
其實我覺得我們最愚蠢的不是掃墓,而是看著寺廟確認營運狀況怎樣,然後覺得
「ㄟ這是附近的宗教中心的樣子,那應該可以維持」然後安心


霜 說:
我們擔心沒人照料他嘛QQ

楓影∥ 說:
所以說蠢,原來我昨晚(發起幻水五王子的花痴)就是這樣蠢

霜 說:
…………

楓影∥ 說: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霜 說:
你知道我昨晚看你的感覺了吧

楓影∥ 說:
好蠢=口=。為了不輸給學姊,我去找王子

霜 說:
這種比賽比下去,我們會成為眾人笑柄…

楓影∥ 說:
為了貫徹愛,被嘲笑也要勇往直前!這不正是唐吉訶德的騎士道精神嗎!

霜 說:
你也知道是唐吉訶德嘛…

楓影∥ 說:
其實我曾經覺得唐吉訶德的浪漫真是蠢斃了……QwQ

霜 說:
我現在還是覺得唐吉訶德的浪漫蠢斃了…

by abeyasuaki | 2008-02-13 17:51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一樹之蔭

c0073742_1340759.jpg
「一樹の陰に宿りあひ 同じ流をむすぶも みな是先世のちぎり」
「同宿一樹之蔭,同掬一河之水,莫不是前世的緣分。 」

在這彷如臨時宿驛般的世間,我們依付在同一樹蔭下相會,並取用同一條河川的水流飲用,這無非不是前世的因緣所繫。


福原和議,這個起初由鐮倉陣營與後白河法皇所策動的陷阱,如盤絲般網住一心嚮往還都的平家,將戰鬥意志已經薄弱的他們逼向絕境,也讓望美等人的命運...自此之後如狂瀾般無從阻遏地傾瀉而下...

無數次在逆鱗光華間穿梭而過,體會到所有終將導向悲劇的選擇後,望美了然於心地站在紅白交錯的旌旗之間,促成了真正的和議...

平家沒有滅亡,源氏無法獨大...她所熟知的人們都存活了下來...包括那名為重衡的平家公卿子弟,和議前夕潛入平家邸的一席會面,是她所期待的結果...沒有經歷過恥辱的一之谷戰...沒有被縛、拖去遊街、種下詛咒的「重衡」...煞時間,望美露出了自己所不預期的微笑,那是帶著自嘲的笑意,她挽救了平家的重衡,卻同時失去了「銀」,「這個人」已經什麼地方都不曾存在過了...

之前看十六夜記的劇情時就覺得微妙,達成福原和議的結局,是在要所有路線都經歷過的狀況下才能走入,可以說是以主線來講最完美的路線,因為沒有人受傷或死亡,以世間來講也避開了家破人亡的戰爭。

但那些因逆鱗而流逝掉的時光怎麼樣了呢?

不同路線對應到不一樣伙伴的哀傷與死亡,「源氏之神子」為了避開傾滅的慘劇與開拓出新的生路,所以不停地在時光裡徘徊,被迫逃亡的景時、遭兄長賴朝追殺的九郎、被困在時光牢籠裏的老師、護主而亡的弁慶、在烈燄中消失的ヒノエ、代替自己被箭射殺的讓、失去本性狂亂的敦盛...以及不得不以源平兩方主將對峙的「還內府」之將臣...

她都能扭轉原本如溪澗般川流不止的命運,在黃泉口帶回他們的生命,看過眾人的死亡才能達成福原和議的劇情,卻因此促使他連一開始就「不曾存在」。

重衡沒有被關在鐮倉地牢裏、受到詛咒封住記憶,那麼就不會有「銀」這個人。

...恢復了記憶的「銀」是「重衡」,因為他擁有「重衡」的記憶...但「重衡」不是「銀」,他沒有他那如雪般的印象,是還沒有遭風霜侵襲的牡丹之華。雪融了,什麼也不會留下──那是銀對自己的感覺,什麼都想不起的不安、莫名隱隱作痛的周身、與空無一物的心──

在廣闊的平泉大地,奉命護衛的他,曾攜馬領著神子在川邊取用清水解渴,驟雨急降的狀況下相依於樹蔭處歇息一樹の陰に宿りあひ 同じ流をむすぶも

by abeyasuaki | 2008-02-12 13:41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しゃばけ(娑婆氣)

官方網站:娑婆氣

しゃばけ(娑婆氣),意為被俗世間名譽、利益得失等各種慾望所控制的心

廣受歡迎的「娑婆氣」小說(原作為畠中恵 所寫)改編為日劇,從Fiona那邊得來消息後就找來看,這齣改編的真不錯,很有原作的感覺。

小說原作為標準的日本志怪奇幻小說,描寫的背景是江戶文政時期,如果要打個比方來說的話,故事內容很像塞滿甜餡的充實豆沙包子,人物個性鮮明,劇情逗趣但又帶有感傷的地方,雖然是妖怪小說,卻不是以恐怖為主軸,反倒帶有讓人會心一笑的溫馨。

主角一太郎是繼承江戶大店鋪長崎船屋的獨生子,天生體弱多病,小時候多次與死神錯身而過,也因為過往如此,就算到了現在長大成人,仍是連吃完一碗粥都讓父母高興地手舞足蹈,雙親疼他疼到連放在眼睛裡都不嫌痛的程度,受到周遭人過保護。

不過本人是個聰明且堅強的少年,行動力很強,對於大家把他當五歲小孩看的過保護,由於體力不足無法積極反抗,只能無奈地被擺佈。

日劇由NEWS的手越祐也演出 ,他演得一太郎真是好適合啊,溫婉的笑容,柔弱的身軀和一雙透著堅定意志的大眼睛...可以理解為何眾人如此地過保護!
c0073742_18123370.jpg
體弱的一太郎雖然終日有大半時間都是躺在病榻上渡過,可身邊總是跟隨著兩名保護者,他們化為長崎船屋的伙計們,真身卻是修練了數百年的妖怪──白澤與犬神(右白澤左犬神)

他們自幼就跟在一太郎的身邊守護著他,對於虛弱的少主可以說是呵護備及,把他當個幼兒般看待,不僅僅是每日餵粥,還會搶著幫他洗澡,就像是團團圍著少主轉的兩個笨蛋保姆,超級可愛的~
c0073742_18371189.jpg
對於深受小妖怪們歡迎的一太郎來講,這倆人不像是部下,倒像是會嚴加管教,很囉嗦的兄長們...

而故事,就在某日一太郎偷偷瞞著船屋的眾人,出門夜遊歸來時發生了...從未在夜晚外出的一太郎,因為某緣故匆匆趕著夜路,不習慣走遠路的他在中途氣喘噓噓,汗流浹背地靠樹梢作歇息,然而僅靠著微弱的蒼藍月光,暗紅泊泊流出的鮮血赫然映在眼前!

竟然在夜歸之時碰到命案發生,驚慌的一太郎只得在暗處屏息以待,但原本激動不已的犯人,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似地停止了動作:「就...就是這香氣...給...給我藥!!」接著就猛撲向一太郎躲藏的地方

千鈞一髮下,在夜晚的江戶,徹夜搜索少主身影的白澤與犬神,終於趕上,施展法術喝退了對方,但...一太郎手持的「長崎屋」燈籠已被對方看到,犯人會尋這線索而來滅口嗎?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一太郎被白澤化身的仁吉與犬神化身的佐助給拎回家,逼問到底為何這麼晚還偷溜出門。

身子虛弱但個性倔強的一太郎不管怎麼被問都沒鬆口...自己是為了去看...那因為自己出生而被拋棄的哥哥,松之助,這個家族禁忌他怎麼樣也無法說出口,且又會害得這兩個守護神與雙親操心到胃痛了...
c0073742_18243982.jpg
飾演受到江戶女人們歡迎,原身白澤的仁吉的是谷原章介,曾經出演過花より男子的道明寺司的他穿起古裝好文雅,可以理解為何受到妖怪與人類女性的傾慕XD

不過劇中最讓人吃驚的就是飾演鈴彥姬(鈴鐺的付喪神,日本人認為器具若完好使用一百年,就會生出靈魂,成為有意志的付喪神)的早乙女太一,男兒身的他扮起美女精靈真是讓人驚豔,完全是絕色美人!
c0073742_18273679.jpg
這部片做的很細心,將當時江戶許多風情都一一融入,做船屋兼營藥鋪的長崎屋,店外的擺設與店內的小地方,還有江戶人傳遞消息用的畫報...以及喜歡的小玩意與甜食,全部都考據的很精緻,好像真的置身到了那個活力十足的江戶草創時代。
c0073742_18452939.jpg
從命案現場逃回後,江戶接連又發生了一連串匪疑所思的事件,被殺的共通點皆為藥鋪相關的人,但兇手清醒後都失去了行兇記憶,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動手。

某日,長崎船屋附屬的藥鋪(因為一太郎體弱多病,父母找了很多藥,到了最後乾脆開間藥鋪,並讓兒子能有些事做)進了非常稀有的人魚木乃伊...那是傳聞能醫百病,使人不老不死的珍貴藥引,聞風而來想購買的,卻是個行跡可疑之人...衣衫襤褸,卻懷著巨款指明要能療百病的藥...?

雖然極力否認沒有進這藥材,仍不肯離去的這位客人,最後被一太郎私下帶去取藥,可卻在地下室被對方持刀襲擊了!?他就是那晚的犯人嗎?

...這部結局真兇出籠時其實真是嚇了一跳,但與前面對照看來卻又是很合理,和總是出現妖怪傳說,但是真人犯下兇案的「京極堂」系列不同,這部是個妖怪存在的世界,所以兇手範圍更擴大了,但不因為如此就什麼都以"妖"來解釋,從發現線索到確認兇手非常之精采,答案就在章節中呼之欲出...!

兇手犯下慘案的動機,使我看到時眼角一溼,日劇配上音樂處理的很棒,所有的一切只因"執著"與"不甘"而生,就正巧呼應到了書名しゃばけ(娑婆氣)(被俗世間名譽、利益得失等各種慾望所控制的心)...

這部熱鬧非凡、但又可愛的妖怪小說目前出到第四集,日劇則是第一集,也有計畫將要改編為動畫作品~推薦大家找來看囉
c0073742_1941305.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11 18:19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義經 VS 宮尾版《平家物語》

相關文章:大河劇義經腐話 其之一
相關文章:大河劇義經腐話 其之二
相關文章:宮尾登美子《平家物語》
c0073742_0373227.jpg
老實說看完大河劇義經的原作宮尾版《平家物語》不禁讓我想吐嘈...啊,是重看大河劇,再怎麼說是加深人名的印象了吧,現在看來感覺想必更加不同 想當初聽到重衡兩字被叫出來就萌到內傷 我還真嚴重...

總之這篇是不正經感想,之後應該會重看義經寫感想

◎看完原作讓我徹底發現,原來義經比起其他齣大河劇來得腐,不是原作的錯!真的是改編劇本的問題...還有瀧澤的問題...=w=|||

其實原作裡很強調女性的團結合作(當然也有勾心鬥角)不過到了大河劇,畢竟名為義經,以他為主角當然周圍環繞的都是男人的武力鬥爭,平家女性雖然出現的也不少,不過多數還是遭刪除,而原作與史實中相當好色的義經(恩恩 他去京都就與24個女性發生關係,而且一開始逃亡時竟然還帶11個走...當然最疼的是靜沒錯啦)也變得很清純,只有靜一個與賴朝許配的妻子

所以主題就由歷史洪流中的堅強女性變成了多災多難的義經與扶持他的男性們...

瀧澤俊美秀麗的外表讓該劇添色不少,但也因他太帥,導致原本應該是粗魯甚至有點率直到可愛的義經(其實義經個性應該跟遙3中的九郎比較像)做什麼事都變得很溫文儒雅且憂鬱...=w=...人長太帥也是難演太粗獷的形象的...

◎原作中義經只出場在第四冊的後半(全書只有四冊)也就是戲份很少,與哥哥賴朝之間的關係也只限於一般解讀的:義經功高震主,接受了法皇的賞賜,違背賴朝的命令所以狡兔死走狗烹

不過大河劇主角是他,總得多刻畫多點內心戲,結果演變成賴朝因早年被平家軟禁,對人疑心很重,抱持著強烈的不安全感,所以總是什麼都不說,設下很多的關卡測試義經對他的感情有多深厚

...這不是戀愛中的女人嘛?

甚至還演到義經在腰越被拒入鐮倉,上書給哥哥他也不回,最後只好走人時,賴朝遠遠相送只是不能當面見他,免得自己心軟,而在下令殺死義經後,也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哀傷地不能處理政事。
c0073742_1374381.jpg
而平家這邊,為了能以義經的視點體現宮尾登美子所寫"平家是團結的大家族"的感覺,所以讓義經幼年跟重衡與知盛感情很好,玩在一塊,甚至幾次溜到平清盛乳兄弟盛國的宅第玩(原作有寫到清盛替義經作竹蜻蜓,不過沒寫到重衡與知盛)

這讓他們以源平雙方總大將身份相遇時,雙方第一句都是:想當初我們多快樂...然後一定是接孩童時裸體摔角那幕(這幕用了快五次吧)連在最終壇浦之戰時,知盛竟然還能看著渾身散著金粉義經飛舞的姿態(義經掉進船上所載的砂金堆裡,所以跳來跳去時就如同灑金粉...攝影專業名詞叫鑲金框)...仰頭看到呆 囧rz

大將,你這樣難怪會打輸啦!交戰中最忌被美色所誘啊!

@大河劇中沿用宮尾版設定,與史實差距最大的應該就是平時子假傳清盛的遺言:取下賴朝的頭顱以祭!(原本古版平家物語中,是清盛自己說的,宮尾版為了去除掉清盛「惡」的部份,所以變成是時子為團結清盛死後混亂的平家,所以憑空捏造的)

及安德帝和守貞親王其實是行了調包之術的這兩段關鍵,其他大致上則參考了義經的其他傳說,但淨化他很好色的那部份,變成對靜很純真癡情的男子(叫瀧澤演色男應該會遭到嚴重抗議吧...)

@原作中最有風流韻事的是重衡!(反過來最沒有的是知盛)光是第四冊單本,就已經有他與四個女人的韻事,而且在他被斬首之後,大家都為了他出家祈福(我非常~體會她們心情),首先是暗地裡勾走自己姪子──也就是大哥重盛之子清經的愛人,還很風雅地送了宣紙當離別留念

「哦...這是來自中國的宣紙啊?天皇的宣旨都是寫在這種紙上啊?你收下這麼多好嗎?」

「中國的紙,像一個榻榻米大小捲起來一百張叫作一反,本三位中將(重衡)說:這邊不及一反一半的尾數,就當作臨別的紀念」

「真是個多情種,希望他早日歸來,再度造訪我家」


...不僅奪走了女生的心,還順便收買了她的父母!相對地清經割下以示"不二心"的頭髮,還被女方退貨 說「送這不太恰當吧 先生」,這真讓平日黏著重衡親密的叫「叔父大人~」的清經 情何以堪(所以他後來跳水了)

再來是被補之後,想要見一眼以前在京都時寵愛的女房,本來身為囚禁之身是不被允許的,但拿給守衛看的情書寫得太動人,感動了他們結果偷偷帶重衡去見她,只是雙方只能隔著車簾緊緊握手,臉頰貼近,雖然淚水潸潸卻必須保持沉默...當然她之後也出了家

被送到鐮倉賴朝那後,就是著名的「千手前」美麗溫柔的千手前是賴朝想要安慰重衡所送去的女子,可重衡雖然以琵琶與歌聲與她合鳴了一夜,卻因快要被處斬的關係,連碰都沒有碰她,但就這一晚的見面,使得號稱鐮倉第一美女千手前傾心於他,之後出家為重衡祈冥福

最後還有重衡夫人輔子的感情如膠似漆...突然明白為何遙久時空3中的銀(重衡)會被設定的如此會說話,以及連平泉的女人們看到他都尖叫與為此瘋狂購物,這在史上就很有名的緋聞之牡丹之君嘛....

不過看完書,又想再重看大河劇義經了,這部歷史背景考據深刻,音樂壯闊,開頭還附有巖島陵王舞的戲劇實在是太有吸引力啦!

by abeyasuaki | 2008-02-11 00:34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野村萬齋與 狂言ござる乃座

相關報導:万作・狂言十八選在平泉中尊寺 白山神社能舞台演出的劇照
相關報導:万作・狂言十八選在島根出雲大社 御本殿前演出的劇照

這次因為二月底三月初要前去日本東京,想起之前就一直想在能樂堂看齣能劇或狂言,隨手翻了一下東京國立能樂堂的網站,先看與旅行日子有重疊到的演出,沒想到這麼巧,一年才兩回,由野村萬齋所屬的万作の会所主辦的狂言ござる乃座竟然出現在表演單中!

當下決定這麼難能可貴的機會絕對是要下手的啦~花了幾小時摸清楚日本狂言與能劇怎麼訂票(下次有想要訂的人可以問我了...如果是在大型的文化劇場演出,可以透過PIA系統查詢是否售票,這其實跟國內兩廳院的售票系統很像,只是你取票還是得到日本國內就是)然後就選了A席(S席賣光了!不然好想更靠近點看萬齋~)

喜歡上野村萬齋與初次聽見他名字,是從六七年前的「陰陽師」電影開始,當時「陰陽師」小說的原作者夢枕獏在觀看狂言時相中萬齋「如果不是野村來飾演安倍晴明,我就不要~」所以就這樣敲定邀請他來拍電影,沒想到一鳴驚人,驚豔所有觀眾...沒辦法,萬齋的狐狸眼實在太魅惑了。
c0073742_2311119.jpg
我原本就迷戀陰陽師這題材,更徨論是安倍晴明,所以電影是列入必看的清單,當然也就這麼成為萬齋的Fans,到了陰陽師電影第二部時,由於受歡迎程度驚人,他更是出了劇照寫真集,狐狸細眼斜瞥,加上嘴角單邊勾笑,與白色的狩衣裝,真是太美了啊啊QoQ///

在這邊說明一下狂言為何物,其實狂言與能合稱「能樂」,原本是合在一起的演出,因為能劇主題多為深沉或發人省思的悲劇(順便一提,知盛跳海等與源平相關的劇情常出現在能劇曲目裡,怨女劇情也挺多的)但太過沉重的戲劇也需讓觀眾喘口氣,所以中間串場會有所謂的「狂言方」登場(間狂言),以比較喜劇逗趣的演出讓觀眾切換一下心情。

後期由於受到歡迎,所以就由「能」中分家獨立出來成為「本狂言」單獨演出,以搏取笑容為主的喜劇,登場人物多半非歷史人物,而是自創的市井小民,並在能舞台上以各式豐富的道具來表現熱鬧氣氛。

野村萬齋就是繼承能與狂言家系的和泉流「狂言師」(這個家系也出了很多獲頒日本人間國寶的大師)近年來由於演出電影與時代劇(目前NHK開播的鞍馬天狗)所以讓狂言的聲名遠播到台灣。

這次狂言ござる乃座演出的曲目是
「内沙汰」野村萬斎
「因幡堂」野村万之介(野村萬齋之子)
「塗師平六」野村萬斎


在去之前先搜集是什麼樣的故事吧,到時去能樂堂也買些他的DVD回來看(心喜)

對野村萬齋或狂言有興趣的,可以去BBS中情局的萬齋專版查他最新動態與資料
bbs://cia.twbbs.org 在JPIchiban_(電擊日本藝能最前線)>JPMale_(流行時尚-男藝人專區)>NomuraMansai(狂言師.野村萬齋)
c0073742_22315591.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10 22:34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篤姬──初觀感與其中出現的香道一景

相關文章:2008年NHK大河劇 - 篤姬 - 玉木宏&宮崎葵 確定演出

看大河劇最享受的就是其精緻的背景與道具考據了Q3Q(流淚)每次在看時總是指著正式服裝或是器具大喊啊啊真是美啊,這次2008年的大河劇篤姬中演到香道一景,又讓人想到前年去京都練香的風雅回憶,說起來我並不喜歡西洋香水的味道,總覺得初聞很不錯,但只要一經久味道總是微妙的。

東洋用香木與藥材練的香,由於是古木所蘊含的香氣,往往不經加工,那氣味令人心曠神怡,放鬆身心,所以隨身攜帶著香包,可惜台灣溼氣太重不適合薰香,不然也想把衣服染上香氣呢。
c0073742_19344951.jpg
篤姬目前演到第五集,還停留在未嫁去江戶、甚至還沒被薩摩藩主收為養女(改名篤姬),是薩摩藩士今和泉島津之女 阿一的少女時代,宮崎葵的演技非常棒!看完篤姬應該會成為她的戲迷了,表情實在是太活靈活現,有疑問之處就提出,橫衝猛撞,不允許不公平之事的天真,還有體貼領民痛苦的溫情...真是個帥氣又耿直的女孩!

讓原本正經八百的大河劇添了分俏皮(瀧澤雖然也是以偶像明星入劇,但他演義經的關係,常是眉頭深鎖並且嚴謹,跟現在常闖禍的篤姬不同XD)瑛太則飾演篤姬的青梅竹馬 肝付尚五郎(之後被收為養子,改名小松帶刀)則被豬突猛進的篤姬拖著跑,倆人一搭一唱的很有趣v

這次在篤姬的戲後,也有詳細介紹劇中出現的歷史地點,現今的狀況與位置,這是我最喜歡的單元了,不僅能讓人有尋古彷幽的刺激,也能有縱古貫今的感觸,百年前,看似平靜的地方是多麼具有意義啊。

大力推薦2008年的大河劇篤姬!

↓因為主公邀請藩士們與其女眷進城,所以阿一之父忠剛陪女兒練習晉見主公的禮儀,但阿一的語氣實在是太過活潑,導致其父忍不住挑毛病說好歹也是妙齡女子吧,應該可以用更嬌氣含蓄的方法說,但示範由平日嚴謹的父親說出實在是怪極了,阿一大笑出聲。
c0073742_201197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2-10 19:35 | 電影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