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5月 ( 15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嵐之王者

Photo & 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23193387.jpg
陰霾的天氣,泥濘的小徑

她持劍的手高舉,濡濕的衣緊貼著單薄的身軀

就在我仍猶豫不知所措時,少女單手反劍斬斷了被勾裂的裙擺,比起無盡無終的逃亡之旅,她堅毅的眼神注視著早已不是眼前,少女的夢佔領了她的身心,那是關於焚燒的、悲哀的夢。

不斷深入體內的夢,重演了無數次的悲劇歷史,那是少女所背負的、沉重且苛刻的宿命

────想終結的戰爭、想誇耀的火燄、想守護的青嶺────

高潔凜然,黑髮黑瞳的少女低聲喃喃自語

幾不可聞的聲音,自步出國門後從未吐露懦弱之音,輕輕的,悲哀的顫抖

她睨視阻攔去路的追跡者們,染上乾涸血色的銀劍如流光般靈活飛轉

少女揮劍的姿態,宛如染紅蒼空的熾烈火光,那份氣勢無人敢輕易逼近
連風都能撕裂的劈刺,掀起土壤濕氣 潮息、與迎面襲來──令人窒息的血之雨

大風起作

轉瞬間,遮蔽天際的陰雲被驟風所吹散 消失,視野被染成一片蔚藍
無遠弗屆的異地之海...縱使那深色湛藍與懷念之地如此相似

即將展開的路程,難以臆測的詭譎局面

儘管如此...儘管如此...

────若您相信的是這永不熄滅的輝火,那麼我相信的就是您
因為,臣屬您的麾下────這是久遠前就早已決定好的事

不畏一切 黑髮黑瞳 美麗的少女

「沒有異議地聆聽您心願,沒有片刻願離開您身側」──── 當這麼說時,您燦然笑了

────啊,我的殿下,我的王。

────願創世以來從不停歇的風、滋潤這片大地的雨 永遠加護於我的王────


與學妹的後記對話

by abeyasuaki | 2008-05-30 23:24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Lost Colors 洛洛 殺傷結局

影片連結:NICO影片

c0073742_22382240.jpg
哦,之前就聽說CodeGeass的PS2 game<Lost Colors>洛洛作為神秘少年有登場,今天總算在nico上面看到有人節錄的影片了,這果然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影片啊,在神根島碰到這名身份不明的少年時,遊戲自創主角 感受到令他寒慄不已的殺氣與狂氣,雖然眼前的少年看似外表溫和,可是如動物面對獵食者,會有的本能反應一般,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警告他逃離這個少年!

但就算逃入森林中,若是在選擇決定對他使用Geass,就會看到洛洛露出一抹殘忍的邪笑,緊接著瞬移到自己眼前,揮下短刃!──被劃開的脖頸噴出大量鮮血,赤紅遮蔽了視線,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狀況下就被了結了生命...喔喔,這段洛洛的笑容真得好萌啊ww還有俐落的描準要害攻擊那邊也是...!我覺得近來自己有喜歡獵奇性的傾向...

============
采薇學姊的場合
============

采薇說:
託福看了Lost Colors的完整版洛洛影片,以前只看過他把主角幹掉那段
追人的那邊比殺人還要可怕,尤其主角一直無法逃開的恐懼....洛洛果然黑啊!
一定是間斷使用geass,一邊好整以暇地追殺

霜說:
被追的對象以為自己一直在逃,但其實是自己跑跑停停所以甩不掉嗎

采薇說:
沒錯啊!倒楣的主角還在想為什麼這人能氣也不喘地追上拼命奔跑的他?
可見洛洛有放時間讓他跑,真的好黑....一開始就把人殺掉也就算了,還這樣耍人家...(淚)逃跑距離一直無法拉開的恐懼,洛洛是壞孩子啊!

霜說:
我覺得魯魯如果背叛這個弟弟一定死很慘,而且是被追殺的那種折磨...
這真的好像被獵食者追殺

采薇說:
魯魯沒看過他使壞的模樣啊!
難怪玩過遊戲的人都在R2一開始就大聲呼籲:那傢伙裡面是黑的!

霜說:
他是會玩弄獵物的肉食性動物吧

采薇說:
魯魯OS:「哼 陷落了!」 洛洛OS:「哈 吃到了!」(怎麼看都是洛洛賺到)

霜說:
魯魯果然太嫩了,他只是會下棋戰啊!跟洛洛這種打野戰與心理壓迫戰的等級有差

采薇說:
說到下棋,我記得愛倫坡在莫爾格街兇殺案有個說法

他認為西洋棋的贏家並非分析能力強,強的是專注力,因為棋局規則變化非常複雜,贏是贏在對手的疏漏,但西洋棋又不及橋牌之類的紙牌遊戲,因為這需有記憶力、察言觀色的能力、影響他人的能力等等(年代久遠記憶力有點記不清了,不過看妳在部落格寫的留言又想起來這段西洋棋評論)


============
楓影學妹的場合
============

楓影 說:
是說西洋棋原來是那樣,這樣我就能理解為何幾年前美國的棋王輸給超級電腦「深藍」,因為要說到記規則沒人能記贏電腦

霜說:
因為電腦不會慌啊,他只會照rule繼續跑

楓影 說:
分析能力強的好像是圍棋,圍棋可以反應人的性格,固守城池或攻城掠地

精通棋藝棋理的黃憲,曾撰有《機論》,專門論述圍棋的虛實形勢。他所說的「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布局,那時黃憲已提出,布局要著重解決虛實問題,布局好,進可以攻,退可以守,才能取勝。這一理論為我國圍棋布局的戰略思想奠定了基礎。

霜說:
西洋棋重的是攻king,king本身就是key point

楓影 說:
可是圍棋沒有king,反而更像指揮作戰
糟糕,我們討論下來只證實了,魯魯你果然是紙上談兵的魔王.....(拭淚)

霜說:
因為圍棋沒有一個被攻下就定生死的指標吧

楓影 說:
而且我覺得圍棋的規則更反應這點──多的圍住少的就贏,這真的很像在打仗

by abeyasuaki | 2008-05-30 01:34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海之反側

Photo & 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0365924.jpg
微弱光暈灑落水面

那彌足珍貴的光滲入海之深處,折射出無色無形的璀璨之牆

將難以丈量的一,切分為二,牆分割了無垠的海洋,上與下、近與遠,皆失去了意義,只有兩側的分別...外側與內側,裏側與表側

褫奪了所有聲音,唯有水的海之世界
失去了一切形體,獨留聲的空之世界

人魚將身軀緊貼牆面,希望藉由冰冷的體溫留下痕跡,讓只有「聲音」的另一個自己尋著軌跡來相會,每晚每晚每晚,月下隔著牆的約會,那是在它們得知「彼此」之後的約定

「聲音」輕巧地以婉轉音調歌頌出在空中盤旋著的風
「人魚」靜默地以碧綠雙眸注視著在開心歡笑著的聲

沒法見著的面,無法訴說的聲,它們持續著從不間斷的夜之密會

人魚向前傾著身,它纖長的手指宛如敲著牆般,伴著「聲音」所流洩出的歌詠而輕擊

它們本是一體,在初次見面的驚愕之後殘留的盡是欣喜的感覺
縱使說不出話語,縱使看不著身形,終究是找回長久以來失散的半身
這無從解釋的感受,彌補了在廣大海洋中艱難生存──內心那如蟲囁食的痛苦疏離感

『果然是你呢』

人魚彎起了魅人的微笑,「聲音」發出了清脆的笑聲
它們再也無法失去對方

可隨著砂岸也被海潮浸蝕的時光過去

人魚越來越盼望能夠只聽著「聲音」為牠歌唱的曲子
牠嫉妒著總是成為曲中主角的「風」

「聲音」也越來越渴求人魚那隨水擺動的采鰭永遠停歇於此
牠憤恨起常圍繞在其身邊的魚兒

那道牆,是阻礙,是累贅,是讓自己無法獨佔對方的罪惡象徵
它們肆意破壞無色無形的光之牆,藉由手、藉由鰭、藉由聲音、藉由幾近瘋狂的懇求

『我想要屬於你......』

穿透的瞬間,那份難以置信的狂喜衝擊著雙方,它們感覺彼此緊緊相擁,相對互泣
縱使人魚沒有哭泣的聲音,縱使「聲音」沒有擁抱的身軀
但它們就是知道了...半身回歸的滿足感

空與海的交界,異質是不被允許的存在
做為穿越過牆的代價,它們付出了「所有」

人魚那如雪般的肌膚、如檀般的秀髮、如櫻般的勾唇,在短暫搖晃後喪失了形體
「聲音」曾經喚來風、喚來雨、喚來朝陽與落日,美妙無比的天籟,也漸緩漸弱

融合之處,誕生了剔透的晶鑽──在微光下映著虹采的「水泡」

在那之中,它們交換了「彼此」的所有
給予了人魚一直渴望的聲音,即便那是消逝前的破裂聲
緊緊相連的圓球體,治癒了「聲音」無力彰顯自己、無法安慰心愛人的絕望

稍縱即逝

但卻一點都不悲傷,再也無嫉妒的競爭、獨佔的索取、失落與空洞的難受
在水泡映射的幻影裡,它們歡欣鼓舞

忘情地引吭高歌的人魚,短暫卻如火花般絢爛異常的生命

────在永永遠遠屬於它們的空間若隱若現────

by abeyasuaki | 2008-05-29 00:37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推薦看此篇的留言,Clair解釋關於「C.C在西洋棋局中所代表的意義」相當的精彩
c0073742_1352090.jpg
是的,所殺的人數已經記不清了

就像沒人會去數至今已經刷了幾次牙、吃了幾頓飯一樣

────我的能力適合暗殺────聽其他人這麼說

所以我殺人

因為也沒別的地方可待......潛入工作?扮演弟弟?

...我能做得到嗎?從未見過父母親人的我...不 若這是命令

那麼我的哥哥就是魯魯修‧蘭佩洛奇


雖然一直打算等到播到中後期後才開始寫魯魯修的正經感想,不過看完第七話那驚死人的告白後,對於洛洛這個角色的好感急升,他集合了很多我喜歡的要素在身上,無親無故空洞的過去、作為殺手麻痺的良知、明知是虛偽的關係卻不由自主移情的孤寂、還有一旦決定後的執著與癡情。

純真的外表,與手染鮮血的強烈反差。作為暗殺者迅捷與不多餘的動作。

第七話他勸說魯魯修的話相當有意思「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現在還可以將一切付諸流水」這雖然是選擇<徹底逃避>的道路,捨下黑色騎士團的期望與身為其首領ZERO應付的義務,恢復成為一般身份,過普通人的生活,但這不正是第四話魯魯修說服他的呼應「你的任務前方有希望嗎?完成了任務,前方會有什麼等著你?維持現狀而已,一成不變罷了」魯魯修以洛洛任務的前方也只會有殺戮來說服他打開其他道路

──就要遵守任務嗎?為了嶄新的未來,這又有什麼不對?
──就要遵守義務嗎?為了平淡的幸福,這又有什麼不對?

只是為了追求幸福這個目的,這是錯誤的事嗎?洛洛自小就被利用成為殺手,抹滅了起伏的感情,甚至在接下潛入魯魯修身邊,扮演弟弟這個角色時,都還有儀器在記錄他的身體狀況,穩定、無任何變化,這就是他以往的心理狀態,就算是殺人時依舊如此。

有人會因為刷牙或進食這種日常行為而懷有罪惡感嗎?他並非生性殘虐要藉由殺人來得到快感,相反的,就像進食時不能去思考被宰殺動物或摘下植物的痛苦一般,若刀刃下割開的柔軟皮膚與溫熱血液是屬於「同類」的話,那種矛盾只會逼瘋了自己,所以他選擇「麻痺」,在揮刀的同時自我說服,那不過是目標的「物品」罷了。

魯魯修在說服他時,並不是以<眾人的幸福>的大義,而是以他<個人的幸福>為出發點,以往都無人曾為洛洛的未來著想過,只是把他當成徹底利用的一張底牌,但經過一年的臥底生活,與魯魯修倆人的偽兄弟生活,就算是虛偽的關係、不真實的感情,終究還是影響了這把宛如浸入了毒液的短刃。原本刀鋒不能有任何的鈍口的。

潛入監視與暗殺並不一樣,暗殺只要脖子抹刀就能立刻完成任務,殺手需要確認的只是目標所在地與逃脫路線,剩下就是暗殺手段,但監視卻必須偽裝不被人發現,且需將「真正的身份與心情」與「假裝的人格」分開,沒有受過這方面經驗的洛洛長時間下被影響是預期之內。

因為他體會到了一直以來所缺乏的東西
──從未見過面的血緣親人,就算是假的,但也是「唯一」。
就跟魯魯修送給他、初次的生日禮物一樣 「獨屬於他的祝福」

即便倆人假的兄弟關係已解開的現在,他沒有改變稱呼,不是魯魯修或ZERO,依舊是「哥哥」...若是互相利用的關係,那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正因為全心信賴、只因為他也是想要一個容身之處,而不是殺戮的每一天。

第七話魯魯修面對娜娜莉成為11區總督,喪失了創造出ZERO的意義而低落時,卡蓮以「你要負起<眾人的期待>到底啊」來激勵他,相反的洛洛則是<個人的安定>的觀點來解套,這兩個人採取了完全不同的安慰方法,的確<眾人>這種層面的話題對洛洛是沒有意義的吧,宰割他人生死的暗殺者,他所實行的只是命令而不是領導者所需的全盤思考。

如果將魯魯修比擬為西洋棋中的王(KING),那洛洛就像城堡(ROOK),西洋棋戰局的目的之一是要保護KING,但在棋戰途中仍不免會曝露出KING的軌跡,這時若KING與ROOK在同一水平線上,KING可瞬移至ROOK的內側,ROOK則成為保護王的一道牆。

這與現在於暗地裡保護魯魯修安全的洛洛相似,是保護王安全的最強一隻棋,第一部時跟在魯魯修身邊、知道他的秘密、看著他施展戰術的人是C.C,而在第二部這個位置則替換成洛洛。雖然魯魯修曾發表要將洛洛利用殆盡後當抹布丟掉的狠話宣言,但看他現在連戰術前置階段都與洛洛一同行動...畢竟在他喪志時,洛洛的不離不棄真的有被感動到了吧,應許洛洛會實現他們約定時的語氣也誠懇多了。

曾經在聽見機密情報局的同伴對自己有所不滿「他已經殺了幾個人了?跟死神在一起如何組隊??」卻嗤之以鼻的洛洛「同伴?有需要嗎?完成任務才是重點吧」卻在第八話時對魯魯修說「若是哥哥的事被知道了...那麼身為背叛者的我也完了...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呢」這是習慣單獨行動/暗殺的他,第一次對人產生連動感。

親耳聽見魯魯修在自己面前真情流露的大喊「娜娜莉───我愛你!」以及睡夢中的夢囈,洛洛很明白魯魯修真正珍愛的是親生妹妹,不是自己,雖然他答應要給自己一個嶄新的未來與安居之所,但卻失去了血緣的特殊羈絆,雖然如此他還是應許了永遠不背棄魯魯修「安心吧,唯有我不會離開(我會同意你所有的戰略與計謀,就算那表面看來難以理解真意也一樣)」

與其說是獨佔欲,這近似於忠誠,就算自己不是對方的NO1仍不改其意。只要一想到他所要壓抑的心痛與失落,就會忍不住為洛洛未來的命運祈禱,希望他能活下來(雖然幾乎所有人都預測他八成會幫魯魯修擋子彈...)

並且實現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心願,平靜的生活。

手染鮮紅血液仍不為所動的孩子,現在試圖去捕捉青鳥。

就算青鳥可能打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過,他仍是相信奇蹟的存在

就連那奇蹟的可能 來自於惡魔耳語,他仍是毫不遲疑的跟隨著「他」

少年的籠子裡,會有清脆鳥囀傳出的一天嗎?

那宛如玻璃般脆弱又虛假的一年,是他不忍放手的寶物

...也是他至今唯一的「真實」
c0073742_217282.jpg


以下兄弟名場面

by abeyasuaki | 2008-05-27 00:35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一章「俯瞰風景」

從高處俯視的風景相當壯觀,就連一無所有的景色都覺得是非常美麗的事物

可是

瞭望自己的世界時所感受到的並不是那種衝動,從俯瞰的視界中得到的衝動只有一種──

那就是 遙遠
c0073742_1812767.jpg
《Fate/Stay Night》原作者奈須的另一部小說《空之境界》原本是早期在網路上連載的同人誌型態小說,後由講談社集結成冊出版,從去年底更是發表將小說七章《俯瞰風景》、《殺人考察》、《痛覺殘留》、《伽藍之洞》、《矛盾螺旋》、《忘卻錄音》、《殺人考察後篇》全數都劇場版化的消息。

小說版的《空之境界》已有中文,在台灣是由傑克魔豆發行分為上下兩冊,奈須的文筆相當特別,如同剔透的美麗水晶,但又帶有火燄般的熱度,雖然不能稱為容易閱讀的作品,可充滿暗喻與哲學意味的文字具有很強的吸引力。

第一章「俯瞰風景」的動畫成果非常驚人!不僅是梶浦由紀特有的曲風,讓人整個陷落那幽玄的美感中,背景誨暗卻鮮豔的著色,將空境帶點淒然的世界架構了起來,跳樓死亡的女學生們泊泊流出的血之渠道、荒廢待拆除的舊高聳大樓,與雨中水窪所映出的乎紅乎綠指示燈光...高超的光影效果、寫實的積水反光與金屬的折射,畫質滿點。
c0073742_18223121.jpg
女主角兩儀式具有特殊能力「直死之魔眼」那個自她長期昏睡甦醒後獲得的能力,可以見到一切<生>的生物的<死之線>,不論多麼強勁的敵手,被利刃切入她眼中所見的死之線時,就會被消滅殆盡。

式的個性看似冷淡,對事物不怎麼關心,居住的房間從不鎖上,幾乎沒有任何家具,地板上隨意擺著唯一連絡用的電話,冰箱裡也總是只有幹也買來的礦泉水,俐落的齊肩黑髮配上淺蔥色和服與深紅的夾克外套,隨身武器則是鋒利的短刃,就如她嫌惡麻煩的個性般,直接且不拖泥帶水。

這樣的她唯一會去的場所,就是男主角黑桐幹也所工作的「伽藍之堂」工房,工房的主人名為蒼崎橙子,雖然表面是以人偶創作為主的藝術工作者,但其真身為望族蒼崎的一員,《魔術師》橙子。

橙子在劇中是為引導者的角色,所說出的話常常是繞了一大圈的理論,如果要打個比方來說,她就是京極夏彥作品中的<京極堂>最初就看出真相,但卻不定義真相的超然者,所謂《魔術師》的力量反倒在書中很少出現。
c0073742_18273530.jpg
事件的發端在巫条大樓,原本為都市景觀代表物的高樓,因年久失修而預定進行拆除作業,但卻接二連三的發生女學生從大樓頂層跳樓的意外,所有死者皆無關連性,唯一共通的特徵就是她們並未留下遺書。

如果說對世間已經沒有任何留戀的話,那甚至沒有必要讓世人知道自己的死

沒有留下遺書,就等於不發表任何意見,乾脆地消失赴死

相反的,她們卻自絕於人前,這種狀況本身就跟遺書是相同意義

但是,她們卻跳了下來,沒有任何遺言


也就是說?

其實她們並沒有尋死的念頭

──她們就像到家附近去買個東西,卻不走運的被捲入交通事故一樣──


前往事發現場的兩儀式,在居民皆已遷走、喪失了人氣的廢大樓面前,發現了又有新的女學生跳樓慘死,這段的處理手法讓人一震,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行走的兩儀式,唯一經過她身邊的是隻可愛的小狗,但它走過的足跡卻是沾著豔紅的血,那似乎是預告了即將顯現的殘酷現場。

《空之境界》的血刻畫的非常美,深淺不一的紅色與大量暈出的軌跡,太過逼近真實而有獵奇的瑰麗感。

慘白月色下,九名在高空飄浮的少女,除去中央那不似幽靈、有著秀麗黑色長髮與纖長四肢的少女,其餘的影子透明搖晃而缺乏了存在感,不幸的總數是八、飛行的人數是八人,式了解到慘案會持續的發生,直到跳樓自殺的人數到達八人。
c0073742_18374232.jpg
但初次的交鋒,式的左手義肢卻受到了飄浮少女霧繪的操控,差點將她自己推下樓去,在危急之刻斬斷手臂,卻連帶的喪失了戰鬥的優勢,只得尋求人偶師橙子的幫助,將義肢修復後,再次在夜半時分前往巫条大樓。

你的暗示沒用

本來我的心中就沒有那種憧憬,畢竟我連活著的實感也沒有

更不可能知道生命的痛苦

啊啊,實際上妳要怎麼做都與我無關

──但是我也不能這樣看著那小子被你帶走,畢竟他原先是待在我這邊的,給我還來


──為了將喪失意識的黑桐幹也──這個唯一敢靠近式的男子靈魂自霧繪處帶回,這就是式的戰鬥目的。此段戰鬥片段堪稱一絕,為了顯示於空飄浮的九名少女,所有畫面都採取超廣角運鏡,繞著少女們所在的大樓屋頂旋轉的視點,將章名「俯瞰風景」突顯,毫無障礙物的空間讓風景一望無際,但卻又因過於遼闊而感到陌生。

而當<直死之魔眼>睜開後,靛藍光澤所見唯有生與死的細縫,就連飄浮的幽靈都無法隱瞞可使其消失的<死線>,短刃沒有任何多餘動作的準確刺入,將她們一一消滅,刺穿的畫面表現讓人激賞,音樂也帶出高速感,為追逐霧繪,式甚至飛躍大樓之間的間隙,於積水上滑行著陸的動作,非常神似攻殼機動隊。
c0073742_2225325.jpg
她的刀貫穿最後一名白衣少女霧繪的瞬間,整個故事的主題與真相才浮現出來。

逃走有兩種,分為毫無目的的逃、和帶有目的的逃

一般來說前者稱為飄浮,後者稱為飛行

妳俯看風景的行為是屬於那一種,由妳自己決定


因為我無法飛行,所以只能單純地飄浮而已,她一開始就知道我會選擇那個結果吧

心臟被貫穿的那一瞬間所感受到的閃光,是壓倒性的死亡奔流與生命鼓動

如針刺 如劍砍 如雷劈般貫穿我身體,鮮明而強烈的死

原以為一無所有的自己,沒想到還殘留如此重要又單純的東西...


「雙重存在」

久病臥榻的巫条霧繪在長期只能望著病房外景色的絕境下,意識進入了<新的身體>,在巫条大樓的高處飄浮著,俯瞰下方再熟悉不過的視野──以一個意識控著著兩個身體,看似關在病房中日漸邁向死亡是被監禁的,而浮在空中可以鳥瞰廣闊世界是自由的,但諷刺的是,不管是那個她,腳都碰不到地,無法下床行走的她,與總是浮在空中的她。

──沒有踏在地上的雙腳,所以也無法擁有停下腳步的自由
c0073742_18383465.jpg
這邊點出兩個有意思的觀點,<飛行>/<飄浮>與<遠方景色>/<高處景色>

<飛行>與<飄浮>看似相同,但在意義上卻有所差距,飛行擁有所在位置的主控權,並能隨己意的移動,不僅限於固定位置,但飄浮卻是如同懸在空中的監禁一般,雖然脫離了普通人腳踏的地面,仍舊被限制在不變的範圍內。

雖然劇中橙子對霧繪所提出的問題,是<有目的的逃>與<無目的的逃>來區別兩者的不同,但延伸來講,不也正是由無意識的差別?霧繪具有古老專司詛咒家系的血脈力量,因此靈魂出竅後得到的是<有意識的飛行>可其他八名少女卻至多是因為夢遊症,而在睡夢中<無意識的飄浮>

因此<無意識飄浮>的少女們被<有意識飛行>的霧繪在飄浮中喚醒了意識,這也導致了她們以為飛行是理所當然的事,而在現實世界中也嘗試飛行,緊接著"理所當然"的墜樓,正因為無意識所以她們能夠飄浮,卻不是所有人都能進行有意識的飛行,飄浮的監禁解開的同時,卻無法飛翔。
c0073742_18385454.jpg
<遠方景色>/<高處景色>的對比也很有趣,長年生活的都市,所有景物都可稱為<熟識>但在同等的距離(遠方三十公尺)換成高處的視界時(高空三十公尺),一切就完全不同了,而且高處不同於遠方,它是無視野障礙的顧慮,這種不同於日常的衝擊會給人帶來不安感,缺乏了立足之地的穩定,讓人們常覺得的天空/高處是另一種異界。

懼高症與想要從高處往下跳的衝動就由此而來,這正好反應了兩種極端的反應,<害怕未知事物的恐懼>與<渴望嘗試未知的衝動>,不是很妙嗎?明明還是處於同一個都市中,甚至是在同一個位置,只是提升了高度,就好像來到了完全不同的地方。

「俯瞰風景」將這個平常很容易忽略到的盲點給點出作為主題,這正是《空之境界》引人入勝之處,原本就具深意又別樹一格的故事,配上精緻的作畫及梶浦的音樂,實在找不出什麼缺點,而且更興奮的是劇場真會把小說七章完全映畫化!最期待三章《痛覺殘留》那個無痛感少女的故事是原作裡最喜歡的。

自殺沒有理由,只是單純今天無法飛翔罷了。
c0073742_2345296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24 18:19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吉永史 《大奧》第三卷‧女將軍家光誕生

相關文章:吉永史《大奧》男女顛倒的江戶之城
c0073742_2313220.jpg

好啊...這次要我跟那男人生孩子,我就生

這世上很多女人都是這樣活過來的,沒道理只有我不能忍受

我無法忍受,是因為遇到了你這個深深吸引我的男人

所以我無法忍受跟你之外的男人同床,但是,有了孩子後,我疼愛孩子

也不再厭惡孩子的父親...於是,我發現,我好像忍過來了

因為我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後,對你的感情還是跟以前一樣

不管生下幾個其他男人的孩子,我心中還是只有你,有功。


吉永史的男女逆轉大奧第三集,老實說雖然在看第一二集時就已經對吉永史說故事的功力驚嘆不已,但到了第三集後...心態轉變的描寫之細膩,實在讓原本只對她BL作品有印象的我大大改觀。

沒錯,史實上的家光(男)並沒有跟愛妾阿萬(女)產下一子一女
戰國時代的諸大名為了能擁有延續血統的子嗣,都是娶了非常多的女子來遍布香火。
這種在歷史故事上看到都快麻痺的記載,似乎是沒有混入任何感情在內的。

但當這一切發生在男女立場逆轉的世界?
當一個女人無法產下自己真心相許的男人之子,但又非得得到一個擁有自己血統──也就是德川血統的孩子時怎麼辦?她只能一個又一個的接受安排而來的男子,懷孕的是她的身體,被撫弄的也是她的身體。

這集的開頭是甜蜜的,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礙相愛的千惠(家光)與有功(阿萬)終於能無旁騖的相守在一起,家光也恢復了女裝的打扮,雖然赤面痘瘡的病症仍在延續,且日本往後長達百年的鎖國政策也漸漸在成形,但在有了心愛人的全力支持後,家光充份的發揮了她天生的政治長才,以連大老們都驚愕的政治敏感度果決的制定了許多政策...但,在這個時點,知道現在掌權的是女性將軍的終究僅限於最上層接近權力核心的一些官員而已。

非常有趣的,在他人面前高傲不已、相當具有將軍氣勢的家光只有在有功面前,柔順的像可愛的小貓,就跟普通戀愛少女一樣,她也會害怕自己冷酷、充滿心機的政策決斷會讓有功討厭她,雖然這樣的擔憂反倒讓有功更加憐愛她...這樣的他們別無所求。

啊...多麼平靜的眼神,妳說你跟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其實,妳變了,變得更堅強、更美麗了

因為──妳是「母親」了

我沒有能力讓妳成為母親。


可經歷過一年半載仍未有懷孕跡象,春日局終於沉不住氣來實行殘忍的下一步棋,她將有功喚來斥責,並讓他直接去跟將軍傳達──即日起將再迎入更符合將軍地位的男子,以期繼承人的誕生。

初得知消息的家光是瘋狂的。

她緊緊的抓著有功憤恨的猛打,現在是怎麼了?原本以為在極近歪斜封閉的大奧內,她終於尋得了一絲屬於她的幸福,只要有功愛著自己、想著自己也就夠了,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心愛的人竟然要自己跟其他男人上床?被玷污的、受恥辱的總是自己!

但看著有功痛苦到扭曲的臉龐,她畢竟是知道了這並不是他所願,而延續德川之治世,也早已變成了自己的生存之道,絕望的倆人緊擁,約定若這樣仍產不出孩子,那麼,就一起攜手滅亡吧。

在新人來侍寢的那晚,不似總是蜷曲在有功身上的柔順姿態,家光以腳將對方踢倒

──頭抬得太高了!別搞錯了!不是你抱我,是我抱你。──

是的,因為其他的男人都不過是「孩子的父親」而已,是將軍與臣屬的關係、是有尊卑的關係,但不知是幸亦或是不幸,家光產下了一女,這證明了她具有生育能力,因此── 一個又一個男人被送進大奧,去作「孩子的父親」...

但就在赤面痘瘡與饑荒越鬧越嚴重之時,春日局病倒,有功 事必躬親的照顧這個 曾讓自己被迫還俗、又奪走「專屬於他的將軍」的年邁女人,而在政界,許多大名因為喪失了男性繼承人,不得不將自己女兒打扮成男子的裝扮,讓她們學習騎馬與戰術,讓她們偷偷繼承已無年輕男性的家系...

已病重但為實現諾言堅決不服藥的春日局將家光拖附給有功後,撒手人寰,掌權的大老們則覺得時機成熟,如果現在不公開實質的將軍其實也是女性,讓百姓與其他大名能正大光明的以女性繼承家名的話,那日本也差不多等於毀滅了,原本沒有繼承權的女性不能正式擁有土地,所以國家一天天荒蕪下去...既然男女人數如此懸殊,那麼,女性來主權的世代就必須到來吧。

在新年碩日朝見將軍的慶儀上,終於在眾人面前出現的是──盤著秀髮、擦抹胭脂的美麗女子──女將軍、「家光」誕生。不再是假裝父親「家光」仍存活的影子替身,如今的千惠已真正的被賜以「家光」之名,這個讓所有官員都目瞪口呆的景象,也決定了後來數百年匯集眾多美男子的「大奧」由來。

大奧,好好看啊!第四集希望還是家光的故事,我喜歡這對似互相取暖的雛鳥了。
c0073742_18397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18 01:01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金色波光

c0073742_0442988.jpg
c0073742_0564025.jpg
c0073742_1444573.jpg
c0073742_144443.jpg
c0073742_151859.jpg
c0073742_1181855.jpg
c0073742_1272051.jpg
c0073742_1404774.jpg
c0073742_141996.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14 00:44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攝影師的奧義

詳情請閱:光流老師教你輕鬆拍照~

拍照的時候,由於遭受景點空間的限制,攝影師們總是要捨身取角度,其實人類的身體就是最完美的腳架,只要不是倒掛著拍,願意在地上又滾又爬,基本上是什麼角度都能取的到...以下是範例:

(示範人員:霜影 光流)

為了搶好位置,只好採取上下分割爭奪制,這是善用空間的好例子之一
c0073742_2233110.jpg
絕佳角度往往只有一個,所以拍完後要很迅速的禮讓他人才禮貌,當趴在地上時最快速的移動方法就是滾走(光流屬性:滾動+1)
c0073742_2251545.jpg
自從換了望遠鏡頭,要取景帶人的美麗景深,常常得退到低處遠方的樹叢裡...有種在當狗仔記者的錯覺
c0073742_2241859.jpg
被人發現時,要以無辜燦爛的笑容打招呼「你好 今天天氣真好吶!」
c0073742_236355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11 22:04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通道

c0073742_1622322.jpg
這無盡的通道通往何處?

不可測的距離宛如吸食了光線 深黑色的盡頭

通道的另一端映著熬煮絲線的爐火 暗紅色的房間

房內的少女辛勤地進行一連串的織布作業 赤火映著她的臉龐格外嬌魅

採麻、剝麻、刮麻──搓紗、紡紗、絡紗──煮線、理經、織布

白晰皓首映襯著流瀉而下的烏黑秀髮

通往何處?

紡紗中的她笑而不答──搓紗中的她笑而不答──絡紗中的她笑而不答

通往何處?

「通道的盡頭」

喉頭深處空洞刺耳的聲音傳來 來自聲帶被灼傷的少女

「不正是這裡嗎」

搽著胭脂的朱唇嫣然燦笑

by abeyasuaki | 2008-05-07 16:02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0.0015話 完美的監視網

Create by 霜影
c0073742_1263444.jpg
c0073742_1265727.jpg
c0073742_1271628.jpg
c0073742_1273661.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06 01:27 | 動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