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7月 ( 20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4] 葛城忍人- 遠屆之聲

遙遠地...妳的聲音清楚傳來......

────這個王位是靠諸位的傾力才能再次回歸的,我在此致上深深的謝意。

千尋...妳...成為了王呢...真得實現了...

────我希望建立的是 眾人皆能盡情歡笑、富足且安樂的新國家...

這是...櫻花?

...無法倆人一同去賞櫻了...看來我打破了與妳的約定....


...再也不需為了戰爭流離失所,可以長伴在重要的人身邊,這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和平時刻...

「忍人...」頭戴青色花冠的少女輕輕觸碰著青年

那個曾經俊美端正的臉龐如今憔悴不已,因血所濡濕的衣衫,因傷而動彈不得的身體,不曾離身的金色利刃在倒地的瞬間直沒入地,與狼狽現場不相襯,潔淨刀身映出穿戴著華服的少女身影。

千尋....?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啊啊,這是夢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我正在做著幸福的夢啊...在漫天紛飛的落櫻中...妳在這裡


連伸出手回應少女的力量都已失去,青年僅僅只能注視著不斷落下的櫻瓣───還有在那之中,擁有柔和日光,淺金髮色的少女、那個青年獻上生命誓言忠誠的主君。

謝謝...雖然時間很短暫...但和妳渡過這段時間的我...很幸福...

和妳相遇後...與之前失去目標的茫然戰鬥不同...我本下定決心為妳而活著...為此而戰鬥的

...我想留在妳的身邊,現在...與以後...在妳的身旁...


紛如雨下的粉櫻因風而亂舞,少女悄悄將臉貼近,無墜飾裝點的臉頰透露出尚顯稚氣的個性───眼神卻堅毅無比。她將肩上薄紗溫柔地覆蓋住青年受盡創傷的肢體,痛楚剎時消逝了,但青年的意識也逐漸模糊...遠方依舊傳來少女明朗的聲音,那是她充滿著希望的話語,那是青年再熟悉不過的...

即使已無法告訴妳了...千尋...

我是愛著妳的..............................


春日微光中,一切歸於寂靜。

青年沾著血跡的臉龐淺淺勾起了微笑,靜靜地沉睡...
c0073742_1162730.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31 01:16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三章「痛覺殘留」

相關文章: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一章「俯瞰風景」
相關文章: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二章「殺人考察(前)」
站外閱讀:NEK 劇場版「空の境界」。第三章.痛覺殘留。

痛,好痛,真得好痛...再這樣痛下去的話...我會哭出來的

母親、藤乃...可以哭出來嗎?
c0073742_2335455.jpg
「痛覺殘留」是原作裡最喜歡的篇章,一直覺得空境的故事很像詩,描述的空間與時間跳躍的相當迅速,將感覺濃縮在短短數字之中,讓人餘味沉澱在心裡。「痛覺殘留」是裡面將角色脈絡交待的較為清楚的篇幅,淺上藤乃這角色實在太過強烈。

「痛覺殘留」講的是魔眼對魔眼、同為古老家系的兩儀與淺神之血的對抗,藤乃與式可以說被挑選出來做為對照,因意外而恢復痛覺的藤乃、自死亡邊緣蘇生的式,那份強大到足以說是無敵的能力都是在瞬間開花結果綻放的,但是對於隨著這份能力而湧出的「殺人衝動」,她們卻選擇了不同的道路來應對。

可扭曲任何物體、順應殺人衝動的藤乃,視見一切事物生死線、抗拒殺人衝動的式,她們的對決是可以預見的結果,因此橙子笑稱這是「近親相憎,果然這類人是毫不相容的」式也說「我們是同類,所以在相見的瞬間就會開始相互廝殺」

式深知藤乃的心中也緊鎖著一頭「獸」,只是被放出囚檻的時間早晚而已,因為同樣擁有著「異能」所以少女知道只能歪斜看著"正常"世界,接續會產生的破壞欲望。

對她們而言的"正常",就是對一般人的"異常",但所有人都希望能活在"正常"中,不是嗎?
c0073742_2505494.jpg
藤乃的配音找的是能登,只能說實在太適合這個角色了,患有「無痛症」的藤乃感受不到疼痛的感覺,換句話說她得不到任何來自外界的刺激,對物體的觸覺,對冷熱的反射都付之闕如,就和沒有身體是一樣的。

也因此她以往活得像個游魂,就算想去觸摸什麼東西,但卻得不到摸的實感,只能透過眼睛視覺去確認這個事實,就跟幽靈一樣,她連自己活著的真實感都難以獲得,腳隨己意在行走,但感覺不到是輕鬆還是疲累,連地面是堅硬還是柔軟也無從得知,視覺對她而言是最重要的,至少透過它,還能如看小說一樣描繪出虛構的知覺

所以「無痛症」的藤乃對事物都難以有感想,不想強求,更不會貪戀,因為對她而言這些都是一樣的,能登氣若游絲的聲線配起來剛剛好,把藤乃雖然存在於世但卻又虛無縹緲的印象表達的很貼切。
c0073742_2512172.jpg
只要以眼睛直視就足以扭曲物體,魔眼賦予了藤乃可以進行狩獵的實力,除了原本祖先淺神家的血統就蘊藏了莫大的能力外,還有兩個因素加乘了她成為怪物。

一是繼父懼怕著淺神的能力(不觸碰物體就可進行扭曲破壞)而讓醫生對原本已患有知覺麻痺的藤乃投下大量止痛藥劑,以人工造成她完全的「無痛症」,亦即以後天的方式封印住她的能力(沒有實感,就抓不到感覺如何進行扭轉扭曲)但就像在修行中以封印住五感來進行體內能量的提升與蓄積一樣,這長年的投藥反倒累積增強了她的能力。

二是開頭時那群小混混正在凌虐藤乃,但不管被他們毆打、侵犯亦或是強迫磕藥,沒有知覺的藤乃與其說正在受苦,不如說是她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看著自己受苦」,也因此她在被侵犯途中面無表情地說「停手吧,這樣感覺很不舒服」,不是身體受不了一次次的侵襲,而是對就算遍體鱗傷仍無法有任何知覺的自己感到絕望。

她長期受到侵犯,雖然因為「無痛症」而身體沒有受到障礙,但心卻受傷了。

但因為他們以金屬球棒重擊她的背部,脊椎受到了突如其來的衝擊而突破了藥物所給予的控制,淺上藤乃的痛覺恢復了,但這卻是殘忍的一瞬間,她就像被突然拉上舞台的演員,在此之前從未感受到痛覺,現在連這種難受的感覺到底是什麼都還分不清楚,就緊接著又被侵犯,慌張慌亂與第一次感受到的恐懼使被壓抑的能力爆發性成長,也讓怪物破胎而出──她的視線令少年們被殘無人道的方式扭斷了四肢。
c0073742_235689.jpg
淺上藤乃以一種歪斜的方式活著,但她仍渴望過正常的生活。

幼時的藤乃在玩家家酒時誤取真刀切菜,割的滿手是血,被心疼的母親哭著說「很痛對不對?」她雖不懂這句話的意思(「痛?」)卻也撲向母親痛哭出聲,她在學習與模仿普通人碰到痛覺的反應。

初次碰到幹也時也是一樣,在運動競賽中扭傷了腳的藤乃默默不出聲,她不想讓同學們發現自己的腳受傷了,不想聽見「妳痛嗎?妳不痛嗎?」這種她根本回答不出來的問題,她已經厭倦了以撒謊來掩飾自己沒痛覺的"異常"

但唯有幹也發現了她無聲的「傷痛」,與式相同,藤乃對幹也的第一印象都是厭惡,因為他總是如此溫柔地笑著,他可以很輕鬆地身處在正常的世界,不像自己必須歷經掙扎與擬態才能"正常"的活下去,他明明無從體會這種說不出來的苦悶,但卻總是一付很了解的柔和笑容,真讓人厭惡。

可是接下來幹也說出來的話卻讓藤乃驚訝了「你真傻,受傷不必忍耐,會痛就要喊疼,知道嗎?藤乃」既不是要她說出肯定或否定的話,喊疼的主控權被輕輕放回她手中,不是由他人定義、肢體上外顯的「痛」(你這樣不痛嗎?),而是自己意識、因沒有痛覺而在內心感覺被受排擠的「痛」....雖然幹也是誤打誤撞,可是他確實地看進了藤乃未曾被人察覺的痛苦。

與幹也在數年後重逢,她正處於殺掉小混混們,痛覺時好時壞的那個夜晚,在初次殺人的衝擊後卻與一直想再見面的學長相遇,藤乃提出多年前他詢問自己、自己卻沉默不語的問題。

「你的腹部還是在痛?」我又不自覺地問了一次剛才說過的話

「不會。」她否定之後就沉默不語

在短暫的沉默後又走了一會兒,她便搖搖頭地說:

──────是的,非常...非常的痛,痛到快哭出來了,我...可以哭嗎?


現在懂的「痛」為何物,但比起身體上那尚不熟悉的的傷痛,她內心的傷更是無法癒合。聽到幹也肯定的回答,藤乃露出了宛如被拯救、鬆一口氣的幸福笑容,啊啊,這個人沒有變,不僅僅是表面的傷痕,我那感受到痛楚的心也被容許喊疼嗎?我不必再孤獨地忍受這無人能體會的「痛」了...嗎?
c0073742_394891.jpg
恢復痛覺後,藤乃持續追殺著唯一倖免的少年,那對她而言是一種證明。

因為她的痛覺還是不太穩定,有時又會回到「無痛症」的狀況,而讓她恢復的契機是被球棒敲擊、被小刀刺殺,那一瞬間身體的本能反應,藤乃很珍惜這感受到痛覺的狀況,所以給予自己一個正當的藉口,去不斷重現與回憶「痛覺回復的當時狀況

她想永遠保存這種知覺,所以她需要一個理由。

藉由追殺躲藏起來的少年,藤乃以扭曲的能力不斷殘殺著他的朋友,看著他們痛不欲生的臉孔,那是提醒少女「疼痛的實感」是什麼的行為,同時也是封印的能力被解開後"異常"的她對正常世界湧現的破壞欲望──殺人衝動。

這樣一來....我終於能成為普通人了。

其實我是不想殺人的啊....


只有痛覺殘留下來的癒合傷口是不存在的,但藤乃的狀況卻是將「被凌辱卻無感」的記憶連結到「腹部被刺傷」的傷口。以往不知道痛為何物的藤乃對痛覺很陌生,她誤以為自己被少年們所刺傷,但其實只是沾到血,實際上使她痛苦的是盲腸炎引起的體內高熱。

每當「無痛症」解除,痛覺又恢復時,這劇痛使她既欣喜(是正常的人類)但又賦予她狩獵的實力(扭曲的能力)及理由─────以根本不存在的腹部傷口來說服自己─────這是被凌辱的復仇、這是兇手的自保,如果不殺害他們,犯下兇殺案的事實就會跟隨著自己,如果不殺害他們,自己又會回到那個無感地獄,空虛的活著,如果...

────────────這一切都是騙人的,是說謊────────────

──────妳只是在享受殺人的愉悅而已,啊啊,如果是現在的妳,我很樂意殺死
c0073742_2134950.jpg
式對藤乃的怒氣是可以預見的,太過相似,所以更加強烈憎惡對方毫無遲疑地走上自己曾經抗拒的道路,式為了要壓抑自己的殺人衝動,曾在體內不斷一次次地殺死另一個自己「織」,因為這無以數計的經驗,使得她雖然對於鮮血湧出的那恍惚瞬間有所渴求,但卻更懂得生命沉重,畢竟她體會過處於死亡邊際的難受。

式知曉生命之重量,藤乃卻是無從體會,這就是身為同類的她們卻互相廝殺的原因。

藤乃殺了快撞到她的貨車駕駛後就開始殘殺與少年無關係的人,以式的認知來講,她已經變成了知道血味的獸,這既不是復仇戰,也不是保衛戰,淺上藤乃僅僅只是濫用覺醒的力量肆無忌憚地進行慘殺,她放棄留在"正常"世界所需付出的代價,反而意圖以她的"正常"(異常)來重新塑造所處之地。

式與藤乃決戰的場所,暴風雨中的跨海大橋相當有氣勢,追蹤藤乃而來的式倆人在停車場內進行戰鬥,能登的「扭曲吧 扭曲吧 給我扭曲吧!!」使人寒毛束起,那種滿懷著悲憤、哀求、不可抗拒的聲音折斷了一根又一根的柱子,最後甚至將橋整個都毀了。

從崩塌的橋上墜落、拖著染血的重傷身體爬行,藤乃第一次對於身體的痛楚感到憎惡,強烈的疼痛佔據了她的思考「好痛。好痛。好痛。」幾近空白的意識裡渴望能繼續活著,能再多說一點話、再多一點時間思考、再留在這兒...體會了這份恐懼,她理解到自己犯下的罪,那些被她的能力扭斷四肢與身體成為肉片的犧牲者...死前所留下的不甘與渴求,化為無可抹滅的傷痕刻在她心上。

未曾擁有痛覺的她,也就是沒有體會過痛覺所帶來的訊息───接近死亡的警訊。當痛楚由欣喜轉為厭惡的那瞬間,她也從怪物蛻變為人,從"異常"返回了"正常",這也是為什麼式僅僅殺掉了她身上的"病痛"而未結束掉她的生命。

──────我對於被我殺死過一次的對象毫無興趣。

身為殺人鬼的淺上已死,剩下存活的是懷著痛覺而活的藤乃。
c0073742_2212172.jpg
式,你現在仍覺得淺上藤乃無法原諒嗎?

你又如何?不論出於什麼理由,殺人都不被允許的,不是嗎?

嗯,但我同情她...她一定不會選擇敷衍自己的罪行,而是全盤接受吧,懷抱著心裡的創傷,永遠痛苦下去...如同她的痛覺被殘留下來般,無痊癒之日...想到這,讓我很難過

老好人幹也依然不改其性,他擔憂著已經恢復為正常人的藤乃今後必須背負著罪之痛楚而活,「無痛少女」是受害者亦或是加害者?那已經沒有一個明確因果可循了吧。

但正如藤乃初次殺人後,看到不曾改變的"幹也學長"頓時放鬆般,式也在聽見他這番話後露出「果然就是你、就是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痛覺殘留」是早於一章「俯瞰風景」、但也是二章「殺人考察(前)」兩年後的故事,甦醒後失去了織、對於記憶還有些許空洞的式而言,幹也這種個性反而成為她現在活著的支柱。

我同時明白了一件事情,關於自己想要的東西...

雖然模糊難以捉摸,甚至有些危險,但現在的我除了它以外沒有其他東西可以依靠

不過,這個依靠並沒有先前想像的糟,這點令我有些開心。

一點點,只有一點點。

因你而生的,殺人衝動。


在清晨微黯的大雨中,非常燦爛、美麗的微笑,那就是獲得重生的兩儀式。

片尾曲傷跡也相當契合藤乃的心境,她真的是個可憐的女孩...

貴方が触れた胸に優しい傷が一つ 隠していた涙が紅に零れ落ちて
(你輕輕撫過的胸口 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 我隱藏已久的淚水 化作鮮紅血花灑落)

冷たい肌の上にやっと灯した花びら 私がここにいる さいわいを歌うよ
(冰冷的肌膚上終於因花瓣而點亮 我在這裡 歌頌著幸福)

c0073742_1915281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28 02:14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非時香果

相關文章:魔王與魔女
c0073742_22583319.jpg
我的願望即是死。將存在永劫終結。

為了死而活著,這就是世界的真理,有限之物才能稱之為「生命」

正因為有死亡,人才自覺到自己是「生存著」

...沒有死亡的日子一天天累積,那根本稱不上人生,只不過,是經驗而已

若你還有生存的理由,就殺了我吧


日本神話中使人可不老不死、閃著黃金光輝的果實,非時香果。擁有不可思議之香氣、這自常世之國摘下的果子,在咬食吞入體內的一瞬間就脫離了人世之軌,成為不滅的存在。那不滅不僅顯示壽命的長久,更能使肉體不論遭到任何傷害皆能復原,但相對來說,這也剝奪了選擇「終結」的這個選項。

不老不死的魔女C.C在這話中對魯魯修說出契約的「願望」,她希望自己毫無止盡的生命能夠被奪去,脫離永生之地獄,這邊也顯示出為何片名是取為「Code Geass」,締結契約者將依內心願望被授予不同型態的Geass,正如渴求獲得壓倒性強大力量來改變世界的魯魯修一樣,他得到的力量就是絕對命令。

至於契約主,則是持有給予人力量、並使契約主身體不老不死的Code,Code持有者無法放棄不滅的肉體,只能等待與自己訂定契約的Geass者力量日趨強大時,跟自己交換,將Code傳承給對方後才能恢復普通的身體與壽命。

這不就像是在小心翼翼培植著果實一般嗎?

多麼脆弱又稀有,經不起任何碰撞,聚集著所有希望的果實。

只是非時香果的效用是讓人不老不死,這個「果實」卻是使Code持有者能夠重回人世的輪迴,流盡鮮血而平凡地死去。依照目前劇情看來,Code持有者只能跟少數人訂定契約,只是以往Code持有者都將培養Geass當成「尋死」的途徑,但C.C與V.V或許是為了打破命運的約束,建立起嚮團研究Geass能力的賦予。

這讓我想起攻殼機動隊中,將「靈魂數據化並複製,但卻造成劣化」的現象,V.V的目的是弒神,雖然還不能確定他想弒的神指的是什麼,但必定是需要增強我方力量才能打倒的對象,但原本Geass無法同時跟多人訂定,而且需要有「不想死」與渴望著什麼的極大執著,因此能符合條件者不是那麼多,他們終究還是發現了方法,這也是現在洛洛等實驗者所擁有的次級Geass。
c0073742_0245353.jpg
洛洛所持有的Geass雖然沒有像魯魯修、毛、皇帝一樣會隨使用時間的增長而變得力量強大(成功的結果)、甚至是失去控制(失敗的結果)能力穩定可預測,但後遺症卻是出現在身體的反噬上,越使用就越造成對心臟的負擔,所以V.V才說他是失敗品,因為他的能力不會成長成「果實」,反倒在對身體造成一定傷害後耗盡死去,這就是Geass的劣化,用人工的方式強制植入,可以使相對多數的人得到能力,卻不是真正的力量。

C.C這話裡能力使用的初期,顯示Geass是在左眼,到後來慢慢發展成雙眼,之前朋友RainReader曾提出假說人工製造的Geass是在右眼,跟不死者訂定真正契約的則在左眼,這件事應該可以獲得證明?毛與皇帝雖然雙眼皆顯示,但也能代表他們都已進入「成熟期」只是毛的心智已失控,變成被力量所控制,所以無法達成C.C的期望。

身為逃亡的奴隸、過去不被當成人看待的C.C,在與不死者的修女訂定契約後,選擇她的力量為「被愛」,只要是被Geass看到的人都會愛上她,為了獲得自幼極度渴求的愛情,她使用力量,親切圍繞在身邊的所有人都不再冷漠,極盡所能的熱情與溫柔,只為了搏得她青睞的微笑。

可隨著時間過去,當力量再也不受控制,就跟現在的魯魯修一樣無法隨意識關閉後,身邊所有人不論C.C願意與否都愛上了她,世界變的很虛假,而她也漸漸了解到濫用Geass後的空虛與無聊,也因此她只願意相信給予她Geass的修女,因為這份強制的愛對她並沒有用,所以總是體貼叮嚀著自己的修女是「愛著我」的。
c0073742_0445683.jpg
但是到了最後的最後,她發現到自己也不過就是個讓修女畫上修止符的工具,自己就是那顆成熟可供摘取的甜美果實,是吃下就實現心願,了斷永劫生命的毒果。修女對她沒有愛,就算擁有了Geass,還是沒有得到真正想要的東西,而這也開始了她漫長而艱苦的時之旅行,數百...數千...以至於無從估計的亙古。

以前看手塚虫治的「火鳥」裡面有一篇很觸目驚心,傳說飲火鳥之血的人能永生不死,所以不知有多少人前撲後繼的去狩獵它,其中只有一位偶然間飲到了血,但當毀滅性的災難襲擊星球,所有生命都滅亡只有他還存活的那時開始,惡夢就永無止盡的找上門來,他瘋狂地想在備受污染的土地種植植物,卻無一倖存,就算饑餓、乾渴也死不了。在無法數計的時間過去後,連肉體都受不了極限的環境摧殘而消滅,但他仍舊還「活著」因為他的意識還存在著,這對應到C.C所說的「...沒有死亡的日子一天天累積,那根本稱不上人生,只不過,是經驗而已」更可以想像到若是得到永遠的生命的「絕望」。

C.C選擇將力量傳承給皇帝,因為她說魯魯修太過溫柔 ──無法殺死她。魯魯修的確沒法殺死她,對於擁有很強的領域觀念與潔癖的魯魯修而言,他所認定的人就是聖域,會用他全部的力量去保護對方,但相對來講,在那個領域之外的都是可以無情排除的對象(對,洛洛就是在領域之外的人,而且好死不死他又殺了在領域內的夏莉 囧)

回答我!C.C

為何沒有選擇我為替身,你恐懼的永生地獄本來可以推給我的

你是在同情我嗎!?C.C!

別帶著那副表情死去,最後至少要笑著啊!我一定會使你笑著的,所以...!

c0073742_1234995.jpg
這句話喚回了C.C的決定,原本噙著淚水被吸取力量的C.C推開了皇帝,做為魔女的自己、做為女人的自己,魯魯修在無意之間說出了她真正的心願,不是「使我死去」,而是「發自內心地愛著我」

他希望C.C是幸福的笑著,而不是帶著悲傷去執行因絕望而生的虛假願望,她讓魯魯修破壞了神殿──也就是囚禁著不死者記憶的箱盒,為了長久下來終於等待到的救贖,就算失去所有記憶,退回到只擁有被奴隸的人生也願意如此,在魔女與女人之間,她選擇了「女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請問您是那位?我的新主人嗎?

我會在廚房幫忙和掃除, 汲水,照顧牛羊,縫紉,會讀一點字,數可以數到二十

那個...收拾屍體也作過.........


看著喪失一切,並失去永恆生命的C.C,魯魯內心的衝擊可以想像,原本他的「伙伴」一直都只有這個不老不死的魔女,洛洛進不了他的內心世界,卡蓮不理解也無法接受他的黑暗面,夏莉與妹妹娜娜莉更是他保護在光面世界的象徵,在使盡欺騙與背叛的背後,唯一能沉默看著他背影的只有作為「共犯」的C.C而已,親手開槍結束尤菲生命的那天,C.C抱著痛哭的魯魯、靜靜不發一語地陪在他身邊,如今卻...

魔王真得要面對真正的「孤獨」了嗎?我希望魔女能歸來,她的心願不是捨下曾經渡過的時光而死去,而是經歷過一切卻仍能笑著得到所愛吧?

如果說你是魔女的話 那我成為魔王就可以了

我們是共犯 是各懷利益的同伴啊。
c0073742_21119100.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21 22:58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蒙曼說唐──武則天

c0073742_1843236.jpg
在書店隨手翻起的書,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好看!不出一個下午就愛不釋手的看完了,好久沒那麼暢快的啃書了,果然是既流暢又帶有趣味性的文筆!

作者蒙曼是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的副教授,主攻中國唐代歷史,這次將參與演講的「百家講壇」文稿匯成出書,內容綜觀中國史上唯一女皇帝武則天的一生──這個多數人都不陌生的傳奇人物,她所帶來的影響與作為。

雖然喜歡歷史不過倒不會很積極的去找歷史小說來看,因為小說為了劇情的高潮起伏,會加入過多的杜撰,甚至還會冒出架空的人物,總之就是彆扭了些。

這本<蒙曼說唐>則完全以史料為主,輔以說故事的型態來介紹武則天,在一些比較爭議或是眾說紛紜的關鍵點,則旁引新舊《唐書》、《資治通鑑》、《唐會要》的紀載,加以作者的看法詮釋,一點也不艱澀無聊。

最富有特色的,就是她分析武則天每一個所作所為背後所牽動的政治勢力。

以往若描寫武則天殘虐冷血,就往往只交待她誅殺了那位大臣,但<蒙曼說唐>則是先闡述了目的(逼退原本的王皇后、平定外廷、以皇后之姿封禪、以二聖的型態掌權、逼宮新皇帝、除去舊關隴貴族勢力)再看她為此訂定的一連串迅猛的手段,政治角力戰非常巧妙。

若說有什麼是比現今所有作品精彩的,那正是真實歷史,這些帝后之尊為了保大權,完全是處於每日都在鬥智的狀況,八卦與狗血腥羶程度當然也不讓,且看武則天外甥賀蘭敏之的誇張行逕,他被武后一狀告到高宗那邊的行逕可謂是嘆為觀止:

第一,挪用國家為榮國夫人(武后之母)辦喪的公款,並在居喪期間作樂奏樂,不守禮制

第二,誘姦準太子妃(武則天長子李弘之未婚妻)

第三,強姦太平公主(武則天最寵愛的小女兒)的隨行宮人(一說是太平公主本人)

第四,也是最髮指的,與外祖母榮國夫人楊氏通姦


前三項在歷史上常見(?)不過第四項真是可怕...竟然亂倫到祖母連同孫子,作風開放到難怪被後人說是髒唐臭漢(黑線)

至於智謀方面,由於長年進行勢力鬥爭與提倡科舉進士制度,她執政時不斷有新秀突起,但也有無數的新星殞落,宰相一直在更換,很多是初期拱她上后位與皇位的盟友, 但因不合意或是擁護了李唐政權,而逐漸被剪除羽翼、流放同黨,再一舉安上罪名全族滅除。

只有武則天晚年時上任的狄仁傑比較幸運,還獲得相當的尊重得享善終。這也是武則天在歷史上留下的雙重評價,她一方面多用小人造成冤獄不斷的酷吏制度,但也尊重君子,她當政時有許多硬骨子敢直言的忠臣。

楓影學妹熱情提供,焦恩俊在央視<日月凌空>中的賀蘭敏之扮相,<日月凌空>描寫的是武則天晚年,說真的比起看她早年鬥殺王皇后與用美色當上貴妃的戲,更想看她中晚年後用人之精、視人之明的政爭...所以我也很想看啊!央視快播吧
c0073742_22281660.jpg
楓影說:
場面很大,而且是拍少見的武則天晚年@@
全部裡我最喜歡他醉臥樹下那張,真的是女王受

是說這部幫賀蘭敏之翻案XD
演他其實是個癡情種(喜歡跟他在樹下比劍的那個)可是最後卻被心愛之人出賣而死,而且他是妹控(誤)疼愛妹妹,但妹妹被武則天毒死(因為賀蘭氏受高宗寵愛)

正史上其實也沒錯,因為妹妹被毒死後高宗很難過,問他「我早上上朝時你妹妹還好好的,怎麼下午回來就死了」

賀蘭敏之在高宗問起時伏地痛哭,武后聽說後就說「此兒怨我」因此疏遠他XD
(其實就是暗示是武后毒死他妹妹)加上後來因為他那些荒唐事就把他流放了


霜說:
我怎麼覺得最近接觸到一堆妹控故事

更多劇照

by abeyasuaki | 2008-07-19 18:54 | 閱書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對了,去京都吧」

c0073742_1143925.jpg
很久之前買的書,前陣子偶爾翻到其他京都書裡也介紹到這本,就想寫些感想推薦。

這本是日本JR新幹線東海道「對了!去京都吧」一系統企劃海報的總集,之前就日本時就感覺他們的海報美術設計非常強,擅長運用大張的圖片配上極少的文字就傳達出氣氛,宣傳的高招不就是這樣嗎?

首要就是能吸引人注意力,所以繁文不需要,只要簡字就能聚集住焦點。

京都是我在日本最喜歡的都市之一,除了數千年作為首都而蘊釀的文化氣息外,京都鮮明的四季變化也是讓人饒富興味,我去過秋天、冬天的京都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氣氛,秋天時雖然因為過多的觀光客而破壞了悠閒的感覺,但紅葉配上古蹟的獨樹一幟是別的地方比不上的。

冬天的京都...或許才是真正賞玩京味的時機,隆冬寒冷的氣氛讓觀光客很少,若是未碰上降雪也缺乏了點景色變化,都是枯枝殘幹,可是因為如此才能品嚐到所謂的「幽玄之美」,非常安靜。

同一個地方,能給人千變萬化的體驗,真是太奇妙了。

以前兩次去京都,同一處(大原三千院)所拍攝的照片↓
c0073742_1743217.jpg
這本「對了,去京都吧」中的巨幅廣告,主打由東京至京都──搭乘JR新幹線1號,只要2個小時又15分的交通時程,這對日本人而言甚至是請假一天都可當天往返的距離。

太田惠美如旅人口述般的短詞,與攝影家高崎勝二拍攝的觀光景點照片,使這系列的廣告十足勾引起人們去京都一遊的欲望。

裡面的照片都非常美,其呈現風格是──什麼季節、或說什麼場所就搭配上不同的空氣顏色,春天第一個被連想到的就是櫻花吧?

嵐山渡月橋四週有山櫻的地利,所以照片中呈現被粉色氳氣裊裊圍繞,而延著小河怒放著櫻的哲學之道,其被春天微光折射投影後,也是一片的粉色。

夏天的陽光強烈,但景物也因此變的清晰,忠實地承現原色,寶泉院與青蓮院的常青庭園,如綠毯般延展開來,而義經修行的鞍馬山區,則滿溢著山川作響的透明靈氣。

秋日京都的名產是紅楓,配上漸轉弱的日曬,是金與赤紅盡情揮灑的華麗季節,遍地朱紅落葉配上一碗深綠的抹茶,欣賞著精心維護的庭院,真是人生一大快事。秋天也是一年中京都氣候最穩定、少降雨又氣溫適中的遊季,也因為這樣,秋季有非常多的祭典,打扮成各時代英雄與重要人物的著名「時代祭」就在十月舉行。

但是比起任何美的事物,我最喜歡的還是雪,白色的降雪被日本人稱為「雪化妝」真是名不虛傳,任何古蹟配上雪景都多了分雅致,就跟美人上淡妝一樣更添姿色,雖然京都降雪機率比較低,但在二月時仍有機會見到。

「對了,去京都吧」物美精實,可以說翻過後就將京都著名的景點都以非常藝術的角度漫步過一遍,有機會的話,我還是很想再去京都,慢慢體會那隨著時間變化的醍醐味。

by abeyasuaki | 2008-07-19 01:17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Chat] 抹布的愛情魔法

采薇說:
最近正在努力和小關(註:學姊的寵物,可愛刺蝟一隻,因生性膽小得名關口)增進感情 不過成效不彰(昨天還被咬了)看寵物版說可以把自己穿過的舊衣服給寵物當窩,讓牠習慣味道,不過我捨不得放舊衣服,所以想拿毛巾代替,就把毛巾放到床上一起睡,後來又覺得用毛巾也很浪費,於是又把毛巾換成抹布,等到我和抹布一起睡了一個禮拜,我才發覺箇中含意

這完全是不自覺的,所以格外讓我感覺到我與洛洛之間的那條紅線


霜說:
!學姊我要效法妳...!今晚開始跟抹布睡覺

采薇說:
不行 我一個人做會被稱為專情,你也跟著做就變成笨蛋二人組啦
別再拖累我的名聲啦!(踩)


霜說:
人家只會覺得我是傳承衣缽,有樣學樣,發源真祖還是你,別擔心

采薇說:
不行,大家只會覺得「霜影『又』在做蠢事了」 連累我也變蠢了

如果有更正經的響應者 說不定會造成風潮呢!
然後就會有「把抹布放床上的話可使戀情成就」之類的傳言,雖然實際上只成就了正太控的戀情,然後真的照著做的人會發現,雖然有效地消滅了情敵,不過情人也不再愛他了,這是一種兩敗俱傷的愛情魔法


霜說:
...........................................
這樣這咒語有什麼意義嗎

采薇說:
如果你想跟情敵同歸於盡的話 非常有效(茶)


霜說:
這樣感覺是跟情敵一起殉情,不是跟情人

采薇說:
沒辦法,這個傳說的來由就是
從前有一位不幸的少年,在他掛了情敵後,他的情人也意圖把他掛了,是個悲傷的故事


霜說:
如果換成現實
就是你掛了抹布(情敵=因為小關喜歡抹布) 所以小關意圖掛了你(用刺刺你)

采薇說:
你把人際關係完全搞亂啦!以現實來說
應該是我跟抹布睡後,再讓抹布跟小關睡,以增進我和小關的感情(怎麼有點不堪?)


霜說:
替換過來就是
魯魯跟洛洛睡過,再讓洛洛再跟夏莉睡,然後增進了魯魯跟夏莉的感情?
你不覺得有點不通嗎?

采薇說:
不會啊!這是非常幸福的3P結局

by abeyasuaki | 2008-07-18 19:41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Chat] 設身處地

采薇說:
現在已經快全滅了,洛洛和紅鳥各自努力剿滅魯魯的女性後宮,魯魯斷了洛洛的後路,雖然確實是導致洛洛不安感和獨佔欲的主因,但以魯魯的立場而言,能做的他也都做了


霜說:
安慰寂寞的人最有效的不就是拿條白床單蓋著聊天嗎?
跟弟弟説我們來親密對談消除你的不安吧!

采薇說:
是粉紅床單


霜說:
以他而言,被個男人取代自己取妹妹那塊聖域很不可原諒吧,與妹妹的純潔回憶被玷污了,而且更不可原諒的是,畢竟相處了一年,自己身體已經有些習慣這個人了(請不要想歪)

采薇說:
「自己身體已經有些習慣這個人了(請不要想歪)」 這要如何不想歪?


霜說:
也就是身體已經習慣了洛洛,但腦子恢復了記憶,所以無法原諒自己的反應(請不要想歪)

采薇說:
連續兩個(請不要想歪)只會越描越黑
唔 我還以為你會認為魯魯是腹黑鬼畜攻,把弟弟欺負到


霜說:
我認為魯魯是內心罵髒話但身體仍會不由自主溫柔反應的類型
對他來講污辱應該很大,好像應該替妹妹保留的東西,都被一個不認識的敵人給奪走了,然後那個人現在還老對自己臉紅

你可以把洛洛替換成-->原本養的羅莉-->變成了個對你臉紅的大叔

采薇說:
拜託別再提這個比喻了!!!!!!!


霜說:
設身處地啊

采薇說:
我不需要那麼驚悚的設身處地!


霜說:
但是因為已經養了一年,所以大叔叫餓時你還是反射性的去煮菜給他吃
然後後來又射殺了你所喜愛的正太,我以這種心態來體會魯魯的憤怒

采薇說:
果然令人憤怒啊!


霜說:
你也會想把大叔當人體炸彈送去炸掉吧

采薇說:
沒錯,完全可以理解,雖然大叔控會覺得很過份


霜說:
你把人物換一下,就會覺得魯魯不過份

by abeyasuaki | 2008-07-17 13:50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停止的心跳

c0073742_22444873.jpg
那些痛苦的沉重負擔...都忘了吧

...黑騎士團........還有娜娜莉

這也是為了娜娜莉,如果ZERO消失的話,11區就會獲得和平,消弭戰火

而哥哥你也能恢復成普通學生,重新得到幸福生活...

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呢?不傷害到其他人、將現有的一切都放棄

沒關係的,只有我不會離去,永遠永遠在哥哥身邊....


正文前先說點感想...劇透果然全數命中,但洛洛最後因為柯內莉亞的炮擊而未被魯魯引爆炸彈成功,活了下來。

魯魯這集的作法使人連想到曹操為父亡而屠徐州,我雖然欣賞曹操,卻無法喜歡曹操,王者可以殘忍,可以孤獨,可以不擇手段,但帶有私人感情去對非戰鬥人員進行全面屠殺...比較是我感情面無法接受的事...再加上洛洛因為他的命令,拼盡全力即算機體大潰也要接近V.V,魯魯竟然在他受到電擊、痛苦異常時想按下引爆按鈕,啊啊,真得是很心疼。
c0073742_22551890.jpg
之前就有提到的伏筆,洛洛Geass的弱點揭曉,在使用Geass能力的途中,他的心跳是「停止的」。這也是為什麼他總是只能停止那短短的數秒,因為那限制,正是他生命的沙漏,多在靜止的時間中停留一秒,就越逼近死亡的境界。

知道這真相後回過頭來看,過去的一切似乎都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為了遵從任務的執行,他不斷在削減自己所剩無幾的生命,全心跟隨魯魯修後,他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為了哥哥的希望使用力量,在幾近喘不過氣、心跳停止的痛苦中,聽著魯魯修跟妹妹娜娜莉的那通電話?

──────娜娜莉、我愛你啊!

最愛的哥哥、唯一信賴的哥哥,在自己的眼前對著「真正的」妹妹流露真情,扳著手指倒數計時的他,心裡究竟是什麼感受?那個倒數計時,計算的是他的生命終結之時。但不會有任何人感謝他。一心一意追隨的哥哥自始至終都在利用著他。

之前揣測洛洛的心態變化───關於魯魯修恢復了記憶這事。確實在記憶改被改寫的一年中他是個完美無缺的哥哥,無所不致其及的呵護著弟弟。對於出身於實驗Geass的嚮團、從未體驗過親情的洛洛,是一度嚐到就沒法忘記的甘美滋味。

但這樣不是很空虛嗎?明明知道那個溫柔微笑的魯魯修,眼裡看到的根本不是自己,是穿透現在───只看見過去幸福時光中、所殘留的「妹妹虛像」

雖然他每天注視著是唯一的「弟弟」,但他對自己有多好,就代表了對娜娜莉有多好,這是最虛偽的關係,因為魯魯修眼睛裡面映著的根本不是洛洛───他根本沒有看見他

所以在知道魯魯修剛恢復記憶時,洛洛仍能冷靜的執行任務───殺了他。因為他知道魯魯修對己的好不過是受虛假記憶欺騙,他根本沒有真心、也不會有親情。自出生以來就沒有人發自內心關心過,而共渡一年生活、將自己放在掌心疼愛的「哥哥」,也不過就是個無法違反Geass力量的傀儡。
c0073742_22555659.jpg
也因此魯魯修在救出俘虜一戰時,為他擋住的那一槍意義才如此重大,正如他在慌亂狀況中詢問的「為什麼??要救我?明明說過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明明...卻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理當恢復了記憶的魯魯修,理當消逝的偽兄弟關係,理當結束的家族遊戲...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延續了下去,原本不抱期望的虛假關係卻被肯定,使他產生了極大的動搖───他終於見著了「我」...卻還是...為什麼...

總是結束人生命的殺手,卻未體會過他人捨棄生命的相助,這違反了長久下來的認知───人總是優先考慮自己。魯魯修送上有生以來第一個誕生祝福、也是第一個不惜捨身保護自己的對象,這終於使少年動了感情。

從初期的迷惘,接續的不安與寂寞,到近期近乎盲目的忠誠,在發現除去Geass控制後,魯魯修仍待己一如以往時,少年想要選擇再陌生不過的「相信」...

「吶,哥哥,我可以...相信你嗎?」

記憶回復前是偽造的關係,記憶回復後是虛假的心意。

洛洛會希望回到過去那個被竄改記憶的時光?那個一心只看著自己的哥哥、那個沒有娜娜莉的日子裡?從動了真情的時機點就知道選擇的答案為何,記憶回復前維繫著兄弟倆的理由是監視,記憶回復後還能留在其身邊的藉口是守護,也因此他終於無可忍受地殺了不自覺闖入的夏莉。

娜娜莉是有血緣牽絆的「妹妹」,但雙眼失明雙腳殘廢的她做不到守護兄長,唯一能從強敵環伺的苛刻環境中守護魯魯修的只有自己、只有同樣擁有Geass能力的自己,那怕是拿窒息的劇痛作為代價,這個「唯一守護」的殊榮實在太過誘人。

也因此無法與喊著「你也喜歡魯魯?太好了我們一起守護他吧...」的夏莉共享,那彷彿剝奪少年竭盡全力才換來的位置,懸崖邊無法再容納第二人的位置,夏莉見不著崖下那深不見底,宛如囁食掉所有光亮、駭人的黑暗。
c0073742_22562363.jpg
魯魯修打從一開始就不希望讓洛洛走出自己的布局太遠,刻意將他自戰場、國際舞台等會與較多人接觸的場合中隔開,掌控在暗處的機密情報局,一方面也是將其牽制在學園之內,幫助自己維持假象。

卻因悲痛夏莉之死,不僅將洛洛提攜到身邊,更讓其參與殲滅嚮團之戰,或許感情用事的遷怒有之,但更重要的理由是魯魯修的自尊遭到很嚴重的打擊──他自詡的棋局竟然亂成一團,那曾經描繪,玻璃般閃閃發亮的夢想,在少女泊泊流出的鮮紅血液裡浸蝕...破碎到甚至拼不出原貌───洛洛這隻棋子走出了棋局,執行了多餘的任務。他赫然發現這盤棋原來不單自己在下而已。

───王者的力量,只要一人就夠了,將Geass的力量自這世上抹消!

洛洛違反了自己的意志殺了夏莉,因為同樣擁有Geass力量才辦得到,棋局的「王」(棋手)只要一個就夠了,所以當C.C提及之前不是意圖利用嚮團,為何要這麼乾脆的滅了時,魯魯修才這麼回答。不能控制的力量就是多餘的力量,就是危險不能預測的力量,棋局的勝算之一就是要消滅不確定因子,與其收編再造成第二次的恥辱,不如早早除去。

魯魯修意圖獻上洛洛的生命為夏莉哀悼,但又有誰會為他哀慟落淚呢?在學園眾人心中的是個假象,在黑色騎士團認知裡只是搭救過ZERO的無名者,對魯魯修而言是玷污了娜娜莉位置的偽弟,在帝國與饗團眼裡是無可容涉的背叛者...

他為了哥哥抹消了所有知曉「Rolo」之名的人。

出身不明、姓名不詳、年齡無確認,這不僅僅是無名者,更甚是裝填著任務而變化的容器

足跡被湧出的鮮血所覆蓋,赤紅的世界裡,再也沒有人能辨別少年的身影

「吶,哥哥,我可以相信你嗎?」

棕髮少年生澀著說著連自己都無法信服的問句,而回應著他的...


「嗯,當然...我們是相依為命的兄弟啊」是惡魔再諂媚不已的溫柔呢喃。
c0073742_2424226.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17 00:57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原色占卜

是測試一個人本質個性的原色占卜

結果是覺得蠻準的,至少以對自己的特點認知來說都符合,雖然玩鬧時看似變態(-v-)

c0073742_037397.jpg紫.40.發揮型【Me原色組合】自覺靛色 + 潛質藍色 + 原生紫色

【發揮型‧Me原色組合色彩本質】
。自 覺 靛 色:沈 穩
。潛 質 藍 色:行動力
。原 生 紫 色:敏 銳





【發揮型】懂得掌握適當時機,完美發揮出自己能力的人。
善於與人交往,懂得把握時機的人,認為人一生中都有屬於自己成功的機會,但必須要懂得掌握,在機會來臨之前,自己要做好準備,觀察、接觸新事物充實自己的實力,等到時機出現,就可盡情發揮。

【發揮型的外顯行為】
具有高標準的道德理念,有時甚至刻意忽略情感層面而強調理法和道德,給人嚴格且不留餘地的印象。與生俱來冷靜、沈穩和理智的特質,加上未雨綢繆、凡事皆要做準備的性格,做什麼事情都有計畫,遇到突發狀況也能飛快地理出頭緒,快速完成。

懂得掌握新知且活在當下,深知時間不會倒流,若不把握生命中的重要時刻,造成遺憾很難彌補。

【發揮型的潛意識】
認為天地之間有公平正義真理的存在,是心胸開闊的人。相信世上任何的可能性,喜歡接觸新的人,在新的環境中可以輕易地融入,藉由新事物、新朋友甚至新環境來學習。

很好的協調者,能夠理性的分析狀況,並提出建議;在遭遇困難時,所給予的意見大多是「如何解決眼前的困境」這類具有實質幫助的建議,這是他們表現情感支持的方式。

【發揮型的靈能意識】
公平而客觀地面對生命和人生,享受生命的美好,對人生充滿信心和希望。喜歡給予別人精神方面的幫助,也很容易獲得別人的幫助。有強烈的內在覺醒和自己的主張,重視事件所帶來的啟發和警示。善於評估,對事物有自己主觀的意見,勇於面對問題,勇於挑戰困難。

真誠面對感情,是感情豐富且忠於自我感受的人,對人與人之間關係的變化非常敏感;面臨生命之中的感情挫折,會感到落寞、沮喪,但並不會因此而對感情不認真。嚮往人際關係的和諧穩定,能讓他回歸內在,聆聽內心的聲音,找出合理且理性的處事方法。

by abeyasuaki | 2008-07-14 00:34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四歷史MAINA對話──初代神子、魂之雙子

遙四由於時代背景擬似日本神話時代,因此有很多設定與神話比對起來變得很有意思,看似說的不夠完整,或是給人猜疑,但其實這就是日本神話的特色

在此推薦楓影學妹寫的幾篇遙四文章(遊戲劇情洩露有),她的考據深刻又精彩,讓人看完後不禁對遙四巧妙引用神話部份感到豁然開朗,這也是與歷史有關連的作品有趣的地方吧,很多地方都有隱喻或影射,真要討論可是說不完的話題

遙久時空四代‧遊戲雜感(楓影 文)
+ 異說――整體架構感想

遙久時空四代‧角色感想(楓影 文)
+ 葦原千尋――剣を捧げるに足りる王
c0073742_19493589.jpg

以下為討論到的一些神話相關點,那歧劇情線有

楓影說:
我在想......當年黑龍暴走會不會是因為人類利用龍脈。

然後其實犧牲的不只白龍神子,背後還有黑龍神子的犧牲,所以龍神才會為了人類「先利用龍脈搞得神明大怒,後來又犧牲"龍神的神子"來鎮壓神明」而更憤怒@@


霜說:
我也有個想法,當初八岐大蛇有一說是代表氾濫成災的河川(=水災),奇稻田姬則代表以前人類對自然的獻祭(以神話中來講她也是祭品)

而在遙四中,神子奉獻自己生命獲得力量打倒大蛇(黑龍)而死

也就是說
遙四中是把須佐之男(力量)的角色與奇稻田姬(奉獻)的角色合在神子身上
你文章中提到中津國舊勢力的狹井君一付希望王族就是奉獻的臉,也因此遙四中的王族──等於是地位高、血統貴、靈力高(力量)又混合了要犧牲小我(奉獻)的形象

以下對話那歧路線劇情洩露

by abeyasuaki | 2008-07-11 18:29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