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08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起司君

加班所以很晚才開始處理照片,後果:
c0073742_1445636.jpg
公主說:
那張棋盤中間字是不是打錯了?打成了CHEESE(原本:CHESS)
害我產生以下聯想

1.魯魯修要表揚C.C.對起司君的熱愛

2.魯魯修對C.C.說"我是起司喔 快吃我吧"

C.C.冷眼回應:"哼只有起司沒有用啦 還有番茄醬 火腿和餅皮呢?"

3.魯魯修對C.C.用媚惑眼神說"SAY CHEESE!"

C.C.冷眼回應"...好冷的笑話"


霜說:
............................
回家就改 女王對不起我錯了 囧

by abeyasuaki | 2008-08-26 13:25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速報] 契約

魯魯修 CN 霜影/C.C CN 公主
c0073742_254912.jpg
c0073742_1474798.jpg
c0073742_146529.jpg
c0073742_1455180.jpg
c0073742_2181061.jpg
c0073742_1594199.jpg
c0073742_1572913.jpg
c0073742_1593221.jpg
c0073742_245010.jpg
c0073742_2531100.jpg
c0073742_1422541.jpg
c0073742_148459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8-26 02:00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

相關文章:反逆的魯魯修 系列文章
站外文章:astral sphere 停滯的時光
站外文章:astral sphere Hourglass
c0073742_0115315.jpg
我...一直以來都是個道具,嚮團的...哥哥的 道具

或許我始終都是被利用的吧,但是 但是 那些日子、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這些回憶使我成為了「人」

所以 我已經不是個道具了,這是憑我的意志所決定做的事!


「僕は、鳥になる」是19話的新插入曲,也是魯魯修送給洛洛音樂盒吊飾的曲子,與輕柔呢喃歌聲相反,為了救出被所有人背叛、孤立無援的魯魯修,洛洛超出負荷地不斷使用停止時間的能力,即使付出的代價是使血液都為之凍結的痛苦,他還是為了最重要、滿口謊言、卻無法否認深愛的兄長竭盡所能。

從R2開始播出後就很喜歡洛洛這個角色,他堪稱是R2裡刻劃最為完整,不管是好是壞,都可以逐漸看到他的心態演變,從剛開始毫不遲疑的執行任務、到被魯魯修說服後的動搖、在魯魯修失落時確定自己的願望、直至想要獨佔哥哥的強烈執著,他的心思不是瞬息萬變,而是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從未接觸過正常外界的孩子的成長過程。

以前看過一句話『天使墮落的時候,比什麼都還要邪惡。』

為什麼會這樣說?天使是一種很純粹的象徵,他不需要思考其他可能性與抱持疑問,它唯一的生存意義就是侍奉神,就是傳遞神聲音的「道具」,所以當天使墮落時,他所象徵的純白將沒有混沌地反轉為黑,從未考量過「保留」為何物,「無疑」的同義就是「純粹」。所以他的愛是認定後就死心塌地的付出,只看著一方的執著。
c0073742_2111194.jpg
從第七話與魯魯約定要「守護平和的校園生活、給予倆人嶄新的未來」後,洛洛時常提醒著魯魯修「你沒忘記我們的約定吧?因為有想要守護之物,所以我幫助你」亦或是殺了夏莉要殲滅嚮團前,仍懷抱著罪惡感問魯魯修「我能...相信你嗎?哥哥...」他是試著想去相信以往從未考慮過的可能性,但從未選擇過與他人發生關連的他,只能靠著言語去平撫內心的不安。

但在19話裡,他已不再詢問這個問題了。

他體會到了所謂的信任是如何表達,不再需要主動詢問來得到答案,所謂真正的相信是什麼?這全是憑自己的意志所決定的東西,不再是作為道具的「單方面接收」,而是「我想要相信、我想要這麼做、不論你怎麼想,我所能做的就是相信你!」

對應著4話魯魯修說服洛洛時的話「你我所共渡的時間是真實的」洛洛在連呼吸都刺痛不已的時停之刻認清了自己的心「就算我是被利用的,但那些回憶是確實存在的」這時腦海中閃過的畫面已不是魯魯修被皇帝的Geass控制、視洛洛為親生弟弟的那段美好卻虛假的時光,而是──

──欺瞞朱雀的監視、利用他逃過機情局控制、殲滅教團的殺人工具,自Geass洗腦中脫離後的魯魯修已再也沒有一件事是真心為著洛洛而做,在睡夢中吐露的夢囈只呼喚著娜娜莉之名,洛洛也心知肚明所自己所處的立場只是個連假貨都稱不上的「道具」,但他仍視之為「真實」,因為不管魯魯修怎麼看待那些事,那些與哥哥共處既開心又複雜的心情是屬於自己的,也是那份喜悅與哀傷,讓他成為了「人」。

前陣子發售的CD裡面有洛洛的角色印象單曲,歌詞就是描寫他的心聲

ひとりきりで 何も感じず 生きて行ける そう思ってた
獨自一人 什麼都不必感受 什麼也不可以感受 只有這麼做才能活下去 我曾這麼相信...

ありったけの 優しさもらい せつなさ知るまでは
直到 溫柔與哀傷 從你那體會、瞭解到的感情

運命のアラベスク 暗闇に 光差し込まれて 僕は救い出された
自名為絕望的黑闇裏 自交錯緊縛的藤蔓中 那道光輝解救了我

守るから 今度は僕が 生きる意味なら ここにあるから 幸せという 心を僕に くれた人
這次將由我來守護 追尋已久的生命意義就在這裡 守護...給予我心盈滿幸福的那個人

...兄さん
...哥哥

c0073742_0132190.jpg
因為娜娜莉死亡而喪失求生意志的魯魯修,在看見過去被偽造的記憶欺騙、而送給洛洛的吊飾,終於忍不住大發雷霆的奪走,失控且扭曲地大吼「這是送給娜娜莉的、不是給你這個假貨的!」「差不多該發現了吧!?我討厭、最討厭你,幾次想殺了你都殺不成而已!」進而在狂怒下將這個洛洛不讓任何人碰觸、珍愛不已的禮物摔在地上,呈現兩瓣分開的吊飾,也是兄弟倆表面張力粉碎的瞬間。

曾因夏莉之死而對洛洛恨之入骨的魯魯修,更在經歷來不及搶救娜娜莉的絕望後,對這個「道具」已毫無心思去照顧,所以也省去了表面工夫,露骨地表現出嫌惡與憤怒,但又為什麼會在蜃氣樓機體上阻止洛洛的拼死一搏?

我認為他那擔心是真心的,因為魯魯修是個非常容易受到當場氣氛影響的人,簡單說他是個很感性的人,這從第一期演到現在可以觀察到,他可以在C.C略帶寂寞地訴說漫長歲月所帶來的孤獨與折磨時,立刻表示出「自己可以成為魔王陪伴她這個魔女」

原本打定主意破壞日本特區的計劃,卻在尤菲溫情勸說與過去回憶下打算收手,也在卡蓮被俘擄,不顧戰勢的不利而令軍隊調頭去救援。C.C失去記憶,因為打破盤子、手指流血時,這個只保有身為奴隸記憶的女孩說著「主人,這沒關係的只是小傷,啊...不過我喜歡比較冰冷的日子...因為這樣傷口很快就停止流血了呢」魯魯修邊聽邊握著她的手微微發抖。

也是魔王這個富有感情的一面,才讓他的計劃常在最後關頭受到情緒干擾而功虧一簣,這次在長久經營的黑色騎士團全部背叛、捨棄他之後,魯魯修雖然訝異但卻也不怎麼憤怒了,喪失娜娜莉後他所追求的目標已經失去了意義,而不管再發生什麼事都只是讓他體會到爾虞我詐與現實的冷酷。

...但在這時他卻發現到那個早已被拋棄的棋子,那個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的工具,在眾敵環繞下不顧一切的救他「哥哥由我來守護!」明明自己也都說算了、明明要突圍是多麼的沒有勝算,連臉色都發黑、連手指都顫抖,在喘不過氣的極限狀況下洛洛還是想要守護住自己。

「你的心臟會受不了的!快住手你不想活了嗎?我...」魯魯修是個感性、易受影響的人,他不可能在眼看著身邊的人為了自己而痛苦時還不動情,更何況早已習慣活在謊言中的他,更是驚訝於洛洛的「純粹」
c0073742_0142152.jpg
蓊綠森林裏,純淨溫暖的光線照拂著隱藏在樹叢中的機體,虛弱到連移動手指也不行, 少年以最後一絲力氣看著屈跪在跟前的兄長

...為什麼...要救我...我...對你
這個洛洛也曾經問過他的話,現在從魯魯修口中以不敢置信的語氣說出,為什麼,你要為了我捨棄了生命?我...是想殺了你的。

因為...哥哥你又說謊了呢,說什麼討厭我、想要殺了我,都是 騙我的吧...
────怎麼會不知道呢?昔日在阿修弗德校園,那是我最熟悉不過的惡作劇,哥哥你常故意不理睬我、刻意隱藏起來,然後欣賞我慌亂不已的神情不是嗎?所以...這次一定也是...哥哥你總是如此呢...

.........是嗎...瞞不過你呢
短暫的驚訝與沉默,魯魯修注視著眼前呼吸已漸微的洛洛

────真不愧是我弟弟
那是鼓勵的笑容、那是驕傲的笑容、
那是屬於魯魯修‧蘭佩爾吉對弟弟洛洛‧蘭佩爾吉的笑容

...只要是哥哥的事,我什麼...都...知道的....
────自那時開始就沒再移開過的目光,只有我才知道,哥哥就是這樣子的人...只有我才知道的呢...為什麼────週遭漸漸變暗了呢 我想要笑著回應的...回應哥哥的玩笑,如果能夠的話...要看著哥哥因謊言被視破....而不好意思的笑容...如果...能夠的話...我..................

少年至再也不會醒來的夢中 擁抱屬於他的青鳥。

...啊啊,是啊...你的哥哥...是個騙子呢...
闔上眼,露出自嘲的笑容。

魯魯修將洛洛緊握駕駛桿的雙手鬆開,輕輕地把迴響著樂曲的吊飾放在已失去聲音的少年掌心裏。那個鑲著燦金四葉草的小小吊飾,是他第一個獲得的生日禮物,也是不知道笑容、不知曉淚水的少年初次想要主動追求的東西,尋找到就可以獲得幸福的────朝陽下閃閃發亮的四葉草。

充斥謊言的魯魯修與不懂得巧妙說謊的洛洛,這兩個人是非常有趣的對照,這段洛洛死前最後的對話也充斥著各種解讀,魯魯修在他死後那句「是啊...你的哥哥...是個騙子呢」是表示「不愧是我弟弟」這些話是善意的謊言,讓洛洛在相信哥哥既不討厭也不痛恨自己的狀況下微笑死去。

還是同意洛洛所說的,也承認"我是你那騙人的哥哥",認同了兄弟關係?

答案從魯魯修最後的動作中可以得知。

打從3話取回記憶後,魯魯修就曾一度希望從洛洛那收回這個送出的禮物,因為這是送給娜娜莉的禮物,也是他對妹妹的心意,娜娜莉對於魯魯修而言可說是「真實」的象徵,也是相依為命的存在,對於心中存在著「聖域」的魯魯修,唯有娜娜莉是完全敞開心的對象,而自己可以給這個失明又礙於行的妹妹的,也只有特殊的心意。

但這些全‧部都在憎恨的父親、那不可原諒的皇帝之下扭曲變形,保留給純潔妹妹的心意,送給了在旁監視自己的帝國豺犬,珍視的一切被毫不留情的奪走、取代,魯魯修的悲憤與厭惡可想而知,所以素來有精神潔癖的他也想把這隻豺犬──洛洛利用怠盡後無情的拋棄,並奪回原本屬於娜娜莉的「禮物」

這回在頓失娜娜莉後,他再也受不了、瘋狂的抓起吊飾砸向洛洛,他要很強烈的告訴他「這不是屬於你的東西!」「我也不是你哥哥」長久以來以ZERO隱藏身份、以Geass控制他人、以謊言與心理戰術攻無不克的魯魯修在失去心愛的人後曝露出真話。

但最後,他把這個象徵著心意的四葉草吊飾放進洛洛已逐漸冰冷的手中。

甚至把它掛在為洛洛所立的墓碑之上。永遠陪伴著這個「弟弟」。
c0073742_0161043.jpg
被欺騙機巧、陰謀背叛所環繞的魯魯修,連他自己都已經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真話,又什麼才是謊言了,與其去判斷他的話語,不如去觀察他的動作,這次是真心他贈予的禮物,魯魯修‧蘭佩爾吉送給弟弟 洛洛‧蘭佩爾吉的「生日禮物」,自與他相逢才生、又因他而死的洛洛‧蘭佩爾吉,僅僅一年短暫生命的「生日禮物」。

洛洛 我和你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這方面...我總是後知後覺...

你並非魯魯修‧V‧不列顛,而是魯魯修‧蘭佩爾吉的弟弟,我的...弟弟.......

魯魯修‧V‧不列顛的妹妹 娜娜莉。

魯魯修‧蘭佩爾吉的弟弟 洛洛。

洛洛不再是娜娜莉的替身,既是皇子的魯魯修,也是蘭佩爾吉的魯魯修。


很明顯的,洛洛是我喜歡的角色類型,那種可以為了某人而自我犧牲的強烈執著,扭曲卻又堅韌無比的單純,還有悲劇所留下的遺憾,雖然R2的部份劇情讓人很失望,不過很慶幸有看到這部動畫,得以認識這個撰寫的相當精彩的角色。

當洛洛最後一次使用停止時間的Geass時,他聲嘶力竭地大叫「這是我所決定的!這是我的意志!」就知道他已經耗盡了生命的燈火,配上「僕は、鳥になる」的溫柔曲調,當下百感交集的淚流不止。啊,這個孩子要死去了吧

或許在魯魯修摔開那個心型吊飾時就決定了一切,之前始終刻意不帶到吊飾打開的樣子,因為那是在虛假謊言中互稱兄弟的脆弱象徵,也因此洛洛被魯魯戳破真相後會拼盡全力也要守護住哥哥,他不知道哥哥一直在利用自己嗎?不,他知道,所以說道「我.一直以來都是個道具,嚮團的道具、哥哥的道具」不管在那裡,都是道具

但他仍感謝魯魯修。

因為在意這個哥哥、喜歡這個哥哥,他變得會想要獨佔他,想要說謊來搏得哥哥的好感,想要努力表現來取得哥哥對自己的誇獎,一切一切所有名為人皆有的感情都因他而生,所以就算明知自己還是活在被利用的的鳥籠裡,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想要守護這份羈絆、這個好不容易才尋找的歸屬之地。

越被魯魯修擔心地出聲阻止,洛洛就越會賣力的使用Geass,長久下來擁有的力量讓他活在停滯的時間裡,作為殺手不能活在光明下,無法以真實現身,這段與魯魯修共同擁有的回憶,就是他追尋已久的夢想。

「そう、誰も僕と同じ時間は生きられない 對,沒有人能夠與我渡過同樣的時間 」
c0073742_0181191.jpg
自幼被培養成殺手,抹殺掉所有感情與人性,少年的時間就停止在那個瞬間,沒人能觸及的孤單,寂默而又死沉的靜止世界,無人發現到他的心痛,幼時經歷化為漩渦塑成不需要同伴的暗殺高手,所以「青鳥」也只能被折翼地關在鏽蝕鳥籠中。

當渴望成為兄長所認同的弟弟,他的時間開始了流動。

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

少年的夢隨著如灼燒般赤紅落日而振翅飛行,斑斕的青色羽毛飛散在海中

────沒關係的,只有我不會離去,永遠永遠陪著哥哥

悲傷的時候、寂寞的時候 有我在身旁喔 比任何人都靠近的待在你身邊

所以請注視著我吧────在這裡的我唷


我很開心洛洛是帶著滿足的笑容死去

並且是達成他一直以來想成為魯魯修真正弟弟的冀望。

僅以此文紀念這個讓我投入許多愛的角色

19話劇情

追悼MAD『愛されていたい』ルル&ロロ


後記:與同樣愛好洛洛的采薇學姊

by abeyasuaki | 2008-08-17 20:31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月蝕之假面~帰來迎

相關文章:零系列文章
相關文章:零4代~月蝕假面~初玩觀感(一~三章)

人的魂,是音的凝聚,但是...太多的音 迴響著

我‧已‧聽‧不‧見

只有一下子也好,我的音、如果、能夠回來...
c0073742_20351197.jpg
週末玩完第八~九蝕,回家後則靠影片看完了第十~終蝕,對之前疑似是海咲的雙生姊姊海夜的真相有了解釋,也對遊戲中一直沒明說的月幽病有了推論。

零四代「月蝕之假面」是個跟月亮的盈虧很有相關性的故事,整體的主題與月幽病、朧月神樂、無苦之日連結在一起,以表面的線索看來,月幽病是種島民才會得到的風土病,月滿時安定、月缺時狂暴,為此才在十年一次的月蝕期舉行朧月神樂進行獻神之舞,目的是安撫得到月幽病卻失去月亮的病人心靈。無苦之日,則是進行獻舞的巫女若帶上禁忌的月蝕面具,會引起帶來大滅亡的災禍。
但另一方面,我也被帰來迎所深深的吸引了。
那是自從看到了那個面具起

…月蝕之面

那個面具,看上去感覺像是在微笑,又像是要哭泣,又像是要發怒,甚至是像是面臨死亡的表情

越是注視著那個面具,越是讓人感覺發狂

不過,我非常想看使用這個面具所跳出的舞蹈
不…連我自己‧也‧想‧要‧帶‧上‧它
這邊第一個線索是,月幽病的來源與定義。

朧月島被稱呼為「最接近黃泉的島」,而在結局動畫時也看到黃泉的入口是在島外海──月蝕所倒映在海裡的影子。以字面上來看,月幽病──懼怕月的幽處的病症。古人為什麼害怕月蝕?在日本稱為天狗食月,認為會帶來災禍,而在中國這也是不祥的禍徵,必會發生天災或是亂世。

古人懼怕月蝕,是因為夜晚的月總是跟陰世(幽界、冥間)較有連結,月又有盈虧之變,就像原本被光亮所鎮壓、但隨著時間而漸漸被暗處所侵蝕了般,如果照正常運行,就算是每月月初的朔月(新月)其實還是能見到細如彎牙的月光(朔月之夜就是朔夜,這也是本代發狂巫女的名字)

可只有月蝕之夜時,月是完全隱沒的,這邊就是古人恐懼的主因「當因為月蝕而見不到月亮時,你能說它因此消失了嗎?」並沒有,黑暗不等於是無,不消失代表著就是存在著另一個看不見的東西、一個通道、一個幽世與現世連結的通道大開之日。

說月幽病是風土病是對的,說它不是也沒有錯誤。它正確來說是一種到達/接近當地(朧月島)才會得到的精神病狀,並非一定要土生土長在島上才會罹患,所以相原崇也只帶著妹妹來觀看朧月神樂一次也會得到,而灰原醫生與其子灰原曜長年處於島上卻沒事。

患病於否決定於什麼?灰原醫生窮其一生都查不清該病的傳染途徑,那個關鍵點就在每個人的資質,感性的資質。如果說月幽病是因為朧月島靠近黃泉之口,在暗處蠢動之物影響到現世之人的病的話,那麼會感應到就是天生比較敏銳的人。

從病情嚴重到住在灰原醫院特別療養所(朧月館)的幾個病人身上可以看出這個推測,圓香從小喜歡畫畫,房裡貼滿了她繪製的圖。流歌從小就會彈奏鋼琴,愛好音樂。曲木原本就是畫家,更是無話可說。至於朔夜與海咲,她們天生就具有極強且罕有的靈力──也就是感受力比一般人更為強烈。

這也是為什麼在特別療養所內住滿著年幼的少年少女們,因為小孩子的感應力比大人敏銳,而女性在這方面又比男性更為敏感,從灰原一家可看出些許痕跡,獻身於科學領域的灰原醫生與其子曜終其一生沒有染病(雖然最後迫不得已要舉行裏祭)但家族裡的女性,醫生之妻、女兒朔夜、姐弟亂倫生下的孩子亞夜子全得到月幽病。
c0073742_20404830.jpg
延伸到兩個層面,一個是為何在月圓時病人會較為安定,一個是末期症狀咲(綻放)時對其他人的影響。月幽病隨著病情演變, 會漸漸喪失意志、迷失自我,甚至變成一個廢人,而到了末期,在鏡中看見的自己面容是扭曲的(芽吹),最後發狂而死。

劇中提供的線索有數個:
1) 病情加重是喪失自我與記憶→實則是脫魂狀況
2) 在鏡中看見的自己面容是扭曲的→只有自己才看的到扭曲,代表是腦部神經作用
3) 如果附近有人芽吹那自己也會受到影響→神經內科提及的「共感」現象
4) 包括主角的五人在女童時被帶離島後就未惡化與發作→物理距離(與島的距離)有所影響
5) 十年後卻又爆發病情→十年一次的月蝕影響,畢竟體內已有病根(與"根源"的通道已開)

月幽病的患者會在月圓之夜無意識的出外凝視月亮,從事像被附身憑依一樣的漫步,被稱為「月步」這或許是古時修練之法因意外流傳出來的轉化,從流歌在地下深處朧月胎道發現的古文書中可以一窺一二。

所謂的朧月胎道其實是古代的巫女修練場,在月黃泉之地成為器與御靈進行接觸(黃泉=陰世,而日本因神話影響,認為黃泉跟土地關連很深,黃泉是在地底深處,越遠離地面就是越接近黃泉,所以每代零的儀式都在地底深處進行)月黃泉之地=月光照的到的地底深處=朧月胎道的開端有天然洞窟,並有直達地面的月映井戶,月光會透過枯井到達地底。

修練的大致樣貌就是,進入月光都到達不了的地下通道(胎內通道,母體的胎內也是見不著光,或許有此之稱,且日本神話中眾神之母伊邪那美後來成為黃泉大神,因此通往黃泉之道=在母神體內之道)忘記萬象萬物,進入空身狀態,經過死亡的洗禮,再度出生在世上,而一度抽離的自我則藉由沐浴月光而喚回,為此而發狂的巫女不在少數,但修得此法者可得到莫大的靈通力,被尊稱為月守巫女
c0073742_20562050.jpg
這不就跟得到月幽病而進行「月步」的行為模式很像嗎?只是一邊是具有靈通力、雖敏感但也有修練基底的巫女,一邊是毫無抵抗力的村民,那麼結果可想而知並不是修成正果而是發狂致死(這也是為什麼流歌曾一度患病到開花,但卻沒有死亡的原因,因為流歌之母小夜歌是流有月守巫女之血的人)
很久以前,這個島上的人們就認為月亮是靈魂的表徵
同時也是魂之誕生,魂之迴歸的根源之處,從而崇敬著月亮

月有陰晴圓缺,而彈奏與其盈虧姿態契合,調律著相符月之音的,就是月守巫女。

根據傳說,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月之音,雖然很非常細微的聲音,但就像是剔透的水晶振頻一樣,一生也不會改變。

一個人的月之音是很微弱的,因此需要合起來演奏,形成共鳴,如果我們倆人的月之音能永遠一起奏鳴,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水無月 小夜歌 致 四方月 宗也
這邊提到跟巫女相交的是御靈。

御靈在日本神話裡多半意指人的靈魂,且不是普通的靈魂,而是那些遭受不白之冤、承受劇烈痛苦而留下強烈執念而死的人(著名的御靈有常與安倍晴明鬥法的學問之神菅原道真),它們會帶來不幸與災禍,所以為了鎮壓與安撫它們,會舉行各式儀式(御靈會)也就是御靈不是自神話裡誕生的神明,是人類歷史上真實存在的靈魂。

前面提及為了安撫在月蝕之夜失去月亮的人們,朧月島上會舉行朧月神樂,神樂一般是奉獻的舞蹈,所以可以解釋成是獻給御靈、平撫它們的舞。不過為了拯救心愛的姊姊,灰原曜所舉行的不只是表祭(朧月神樂),還同時進行裏祭(帰來迎)。

在朧月島上十月被稱為神去月(在日本根據神話的傳說,十月時各地的神明會離開居所回到出雲,所以被稱為「神無月」,只有出雲一地因為聚集了眾神,被稱為「神有月」)這邊異常的是,神無月是表示「神離開不在,但仍會回來」的意思,而神去月的「去」則有較強烈「希望其離開」的意含。朧月神樂在九月進行帰來迎,十月則是神去月=代表迎接來的某物只能停留短暫時間就必須離去,那個某物就是透過月蝕而來的御靈(不幸死亡的靈魂)。

表祭在地面高台之上舉行,而禁忌的裏祭則在地底深處進行,為什麼會是禁忌?

因為實在運用太多象徵之物了,裏祭使用的是地底祭壇(=黃泉)巫女又帶著月蝕假面(黑色假面)在神樂最高峰時,就像酩酊大醉會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在儀式中跳舞的巫女正如其職稱之名「器」一樣,是自我被抽離、讓御靈進入體內、通道在體內開啟的過程。

正如結局時朔夜所呈現的狀況一樣

咲(綻放)=臉部爆開="打開了"=成為與"根源"之地相通的通道

在打開根源的臉部掛上黑色假面,不正像在比擬月蝕般嗎?表祭於高處,裏祭則在同一位置的地底對應著舉行,不就是月蝕(表祭)在海面的倒影(裏祭)從而開啟的黃泉之口嗎?
c0073742_20153984.jpg
…帰來迎就要復活了

月蝕之面由於會使得巫女被「咲」,從而帶來讓整個島毀滅的無苦之日,因此被視為禁忌,長期以來被封印畏懼著。

但是,利用月蝕之面進行的帰來迎,則會使得擔任「器」之巫女…使得我那個身染重病的女兒康復起來。月蝕之面是治療月幽病的最後手段

朧月神楽中使用的面具,是使人迷失自我,那麼帰來迎中月蝕之面則是在一瞬間將所有的記憶全部消除、並將之帶往根源之地進行洗滌之後重新再生。

如果這次成功了的話,那長久以來,我和月幽病的纏鬥也將終將宣告終結了。

面具在這裡也具有重要的意義,院長手記裡曾提及,帶上面具後意外地刺激到腦部未知的領域(醫學上腦部不明作用或未使用的區塊相當多),也就是說可以讓‧感‧覺‧更‧加‧靈‧敏,因為加強了感性,使得帶著面具的「器」的巫女"打開了"(咲)

普通看到只能看見自己臉在鏡中扭曲叫「芽吹」(發芽),影響範圍僅限於自己,但在月蝕之夜這最靠近異界的日子,仿照月蝕、帶上黑色假面刺激感官的巫女則可到達「咲」(綻放)的境界,可影響(共鳴)的範圍變廣,可由於對月之幽處"打開了自己",所以也同時使自我消失(空身),在精神深處變成為幽界的人身通道,使得通往魂之泉源──零域的道路開啟。

會選擇使用面具來當這個重要道具,也是面具之於人類歷史的有趣之處吧?尤其是日本的能面,當演員們帶上面具的那一瞬間開始,「他」就不再是演員本身,而是「那個角色」,也就是面具可以將自我歸為無,可以一個人卻代表著"無限的多數",普通面具摘下來後,演員就可以回復成自我,但帶上月蝕假面的巫女在綻放後,卻不見得能拆掉這個嵌在精神上的面具

無苦之日,傳說中帶上月蝕之面若失敗時招來的災厄。

朔夜在做為巫女綻放了以後,卡在生與死的狹間中整整兩年,不堪地面對永遠的孤獨、永遠的冰冷、永遠的停滯,雖生卻如死的狀態,停放在祭宮內她的肉體吐出的氣如燒焦般,可兩年後的一場小月蝕,卻喚醒了「她」。

失去了自我的朔夜,持續著綻放的狀態遊走在島上,原本能克制住這個通道的月蝕之面已碎裂,所有看到朔夜的人都在同時間"共鳴"了,這代所探討的"共感感覺"指的就是醫學上的感情轉移,也就是若是有人在面前笑時,會不由自主的也跟著笑出來,哀傷亦然。

音樂或文學這些藝術的普遍作用也是誘人動情,而共感的最高境界就是死亡共感,看見朔夜的村民瞬間都感應到了她這兩年間目不轉睛經歷的「死亡」,活人的腦部承受不了這種衝擊而硬生生被迫認知「自己已經死了」一一芽吹而暴斃。

失去了記憶,失去了自我,成為空殼的同時也沒有了痛苦,無苦。
…人類是靠記憶而生的動物

正因有著記憶,才能維持自我,至於忘卻,那是喪失存在過的證據,當所有的一切都被忘記之後,就等同於死亡

不過,當所有的記憶都喪失之後,那還剩下了什麼呢

靈魂?

不,也許那也不會存在了。
因為所謂的「人」或許只是靠記憶所堆砌起來的而已…

我也曾見過許多忘不了過去,而被記憶所折磨的患者,那些罪與過錯、以及強烈後悔、無法放手的記憶…這麼說來,記憶不僅僅能夠維繫自我,有時也會將人困在記憶的囚籠中慢慢死去。

…人類保有著記憶真的是一種幸福嗎?

c0073742_14421096.jpg
月幽病患者在與根源接觸及脫魂的影響下,自己的靈魂漸漸產生了變化,記憶一點點地剝離...或許可以說,已經不認得自己的「魂之音」,變得沒法區分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差異,無法順利回來也很容易被影響,所以病人們都各自用不同方法來固定住自我

在這之中圓香是靠著寫字條與畫圖,流歌則彈著鋼琴藉由旋律保有記憶,至於靈感較強的朔夜與海咲,則是隨身帶著人偶,這也是海咲雙生姊姊「海夜」的真相,「海夜」是朔夜送給海咲的人偶。

在病的末期,朔夜的自我不斷遭到侵蝕,她聽不到屬於自己的「音」,但體內卻有許多嘈雜不止的眾多聲音,她把"自己的一部份"放進了人偶裡面,每當因為噪音而使她忘了自己是誰時,朔夜就詢問人偶,由人偶內的自己來確認,所以她的房內有數不清的人偶,那是溫柔微笑的她、那是哀愁擔憂的她,每一個人偶都代表著朔夜的一部分。

這樣的她在知道自己快要不行後,為了想要讓與自己擁有相似靈媒體質的海咲能不重導覆轍,將其中一個酷似海咲長相的娃娃送給她,並取倆個人的名字各一個字給娃娃

「海」是海咲的「海」
「夜」是朔夜的「夜」


名字是具有力量的言語,在贈名的同時也將自己的一部份給予了人偶,所以一直陪著海咲的海夜,既是朔夜也是自己,也可以說是倆人的「絆」,有了海夜的守護,海咲的病情變得很穩定,也因此在海咲記憶中看到的海夜是真人的形象,因為那就是「她自己的投影」
c0073742_1350161.jpg
「絆」這個字很微妙,可以用來形容牽繫住倆人之間的無形關係,也可以解釋成在邁向"那個彼端"時因為「絆」而停住腳步,我認為海咲在第八蝕在月之黃泉打倒的朔夜,並不是那個成為了器而瘋狂的朔夜。

那是朔夜,也是海夜,同時也是海咲。

靜靜站立在連空氣都靜止的儀式之地,身披紅衣豔麗無比的朔夜幻化成了黑衣的海夜,月黃泉殿,那個朔夜最後還存有一絲自我意識的地點,她在這裡將守護的思念留給了海咲,所以結合了倆人之魂的海夜,也在這邊等著海咲。

在那個意味深長的擁抱後,海咲全身無力地倒下,雖然有人解讀成這是海咲之死,但我認為這是海夜為了要守護海咲,避免她被捲入已經綻放的巫女所"打開"的幽處,而把海咲的靈魂暫時帶入自己的體內(=人偶的體內)並讓她在事情結束前先沉睡來免去傷害,所以流歌在第十一蝕時來到同樣的月黃泉殿時,可以見到留在地上,代表海夜的人偶,卻不見海咲的屍體。

自己的音被侵蝕的痛苦,我不希望 不希望 妳知道
妳很像我,妳不要 像我一樣

海咲

沒有 音 的世界
沒有 音 的世界

把我的音,交付給 你

啊啊,我 最後一次 聽到 自己 的 音
是什麼 是什麼 時候呢………

by abeyasuaki | 2008-08-17 13:5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WF2008夏 空之境界

消息出處:空の境界 両儀式 伽藍の洞 完成品フィギュア [グッドスマイルカンパニー]《予約商品11月発売》

グッドスマイルカンパニー「空の境界 両儀式 -伽藍の洞-」2008年11月発売予定
這週歷經組裝新電腦、工作超忙碌、手部過勞導致背筋扭傷,所以連了好幾天都沒寫文...

連續出一~三章DVD的空之境界,接下來應該要沉寂個半年才能再出續章DVD,五章日本還沒上映,所以年底才能有可看到四~五章(淚目)這三個月連續在看空境過太爽了,一下要再等半年感覺好空虛(飄)

不過看到這個模型的消息時頓時眼睛一亮,好細緻典雅的式///身姿綽約在美麗中又帶有氣勢,而且沒什麼變形,如果沒意外應該會入手這一個,連衣服上的花紋都很細心,這套出自於小說封面第二集的服裝,成為五章矛盾螺旋的設定,雖然不似藏青和服+紅皮外套的造型精典,但穿在具有古老兩儀之血的式身上,顯得很古色古香。

另外在PTT版上看到伽藍の洞主題曲「ARIA」的歌詞,四章伽藍之洞是接在式發生車禍昏睡兩年後醒來的時間點,所以照排就是<二章 殺人考察 上>-<四章 伽藍之洞>-<三章 痛覺殘留>-<一章 俯瞰風景>剛喪失掉另一半織的式在心靈上很空虛、感覺自己不是自己一樣、無法認同過去的記憶屬於自己(因為坑坑洞洞的,少了織的部份)

這次的歌詞非常切合她的心聲,就像是式唱給織聽的一樣

優しさを知らない 君がくれた優しさが
不知曉溫柔為何物的你 所給予我的溫柔

伽藍のこの胸に 名も無き光を灯している
在心中的伽藍 點起了無以具名的微光


很喜歡「不知曉溫柔為何物的你 所給予我的溫柔」這句,的確代表著負面、否定、殺人衝動的織,是無法產生也不懂得去認知溫柔這種屬於正面的感情是什麼,但他為了式、為了幹也,所選擇的自殺行為卻是最為溫柔的守護,那句在大雨中無奈笑著的「我真想...殺了你啊」(=我還是下不了手殺你)多麼真心又不加矯飾,不懂的溫柔的織,卻溫柔的守護了式與幹也,徹底抹消掉威脅「式想成為普通人的夢」、「幹也想要親近式的好感」這些狀況的自己。

所以我喜歡織,所以格外能體會在四章 伽藍之洞中發現永遠失去織的式,內心的空洞。
c0073742_1282832.jpg
c0073742_1341245.jpg
c0073742_1345684.jpg


伽藍の洞主題曲「ARIA」歌詞

by abeyasuaki | 2008-08-14 13:52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十六夜記 系列文章

c0073742_192233.jpg
銀路線感想
+ 獻給愛著銀的十六夜之君——十六問
+ 遙久時空3~白罌粟之戀
+ 遙久時空3~銀(平重衡)終章和歌
+ 遙久時空3~南都之罪
+ 遙久時空3~恬靜的香味
+ 十六夜豔紅的月全蝕
+ 祇園精舍
+ 銀。
+ 遙久時空3~聖夜的奇蹟(命運迷宮)
+ 遙久時空3~月之詠歌
+ 遙久時空3 ~十六前夜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3 雪待月

站外轉載文章
+ 遙久時空3~牡丹之君 (轉載文 原作者:楓影)
+ 「絆」的設定 (轉載文 原作者:楓影)
+ 遙久時空3~背叛(轉載文 原作者:楓影)
+ 遙久時空3~聖誕夜的白薔薇(命運迷宮)(轉載文 原作者:楓影)

資料設定
+ 遙久時空3~銀 終局獨白
+ 遙久時空3~銀 結局細語
+ 遙久時空3~十六夜逢 - 再會之時
+ 遙久時空3完全設定資料集
+ 命運之迷宮~銀語錄

同人誌推薦
+ 遙久配對─銀望同人介紹「月と薔薇のうた 上巻」
+ 遙久十六夜記~同人刊介紹 不始末の名の下に

日常(?)對話
+ 遙久時空3~束縛耐性
+ 遙久時空3~源平之選擇

by abeyasuaki | 2008-08-12 01:54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Parasite Eve~The 3rd Birthday

相關照片:Parasite Eve~Somnia Memorias
站外照片:美人鏡的Parasite eve相本
相關報導:『The 3rd Birthday(ザ・サード・バースデイ)』もPSPで発売に雜誌圖片1雜誌圖片2Wiki消息
c0073742_0345147.jpg
實在沒想到PE會出3代!更是沒想到是出在PSP上,之前曾聽說3代的消息不過平台是mobile phone遊戲,因為日本的手機系統台灣不能使用,因此沒有很注意,但在日前event DKΣ3713 中SQUARE ENIX連續發表三款會在PSP上新作的消息,裡面竟然包括了PE的三代「The 3rd Birthday」...真是太驚喜了!///

想當初就是太喜歡PE一代所以買了PS(也是生平第一台遊戲主機,之前都玩電腦的冒險解謎遊戲)二代雖然風格變了很多...但我還是很愛Aya Brea ,這個背負著命運的紐約市女警可說是最愛 的女性角色之一,節錄一些當初寫的介紹:
PE是個快節奏的故事,背景在擁有穨廢風格的紐約街頭,那如同電影般流暢的CG影片讓人無法移開目光,雖然算是動作RPG但故事長度較短,可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給予人強烈的印象

自第一個生命從海洋誕生後,生物持續了億萬年的進化戰爭。而在體內直接提供能量的是線粒體。線粒體的進化速率快於生物本身,以致線粒體擁有了獨立意識,它們的力量甚至可以改造生物的型態與能力。科學家的實驗促使線粒體決意反叛...它不再是寄生體...而是要成為主體...
c0073742_2153191.jpg
一開頭紐約歌劇院那段,把大都市的聖夜氣氛表現得華麗無比,身穿黑色晚禮服的Aya親眼目睹在瞬間化為Eve的歌劇院女伶,而隨著她的高呼,這些原本觀賞著歌劇、高貴華服的人們,體內的線粒體逐漸脫離細胞控制而跟著共鳴,有些承受不住反叛的竟產生人體自焚,殘虐的火光映照著死亡,宛如中古世紀的魔女狩獵(歌劇內容也跟這有關,原本扮演被狩獵的Eve如今變成狩獵者...)

鏡頭接著轉到舞台之上,就算看到持槍前來的Aya,Eve仍不急不徐地、優雅彈著鋼琴,悠揚的樂聲雖仍在...卻只見Eve突地猛力一擊,被砸壞的鋼琴發出刺耳的不協調音,Eve的背上伸出如翼般的骨架變化...這是第一次的進化!

另一段較為深刻就是Aya搭上Eve替她所準備的馬車,然後必須在狹窄的車上進行戰鬥,在高速奔馳下的燃燒馬車閃爍著一種異樣美感,戰勝時因火勢猛烈造成馬車終於失控撞上橋墩,Aya被強力甩到橋畔,在失去意識之際....Eve卻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她...
c0073742_2185978.jpg
如果看過原作的小說就知道,Aya與Eve的關係並不是英雄與敵人那麼單純,這可說是探討女性身為萬物之母的史詩,線粒體往往只有極少量是繼承父親體內,所有的一切幾乎都是由母親所賦予的、繼承母系的,帶領人類進化的線粒體是個女性掌大權的社會。

作為Eve粒線體母體的Maya與Aya是雙生的姊妹,雖因幼時車禍而腦死,身體被拿去實驗因而產生了Eve,可Maya的意志卻一直保護著Aya,也是因為這樣,劇中的Eve一直以特殊的態度對待Aya,引導她、解放她,雖然主要的計畫(策動人類體內粒線體反叛)不停地在進行,卻始終無法忘記Aya,雙生的姊妹,互相依存、保護,最終在自由女神像的一戰也是Maya在對著Aya輕輕耳語...

「最凶惡的敵人,存在於己之中...」
c0073742_039378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8-08 00:39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4代~月蝕假面~初玩觀感(一~三章)

官方網站:零~月蝕の仮面~
宣傳影片:零 ~月蝕の仮面~PV
相關文章:零系列文章

感謝梅君學妹與明信學弟的邀請,讓還沒入手遊戲的我能先行體驗!一口氣衝到了第四蝕,了解到了遊戲的一些設定並來分享些心得。下面是基本設定↓
四代女主角名為水無月流歌,曾在小時候遭受綁架,而在當時與她一同被擄走還有另外四名女孩...最後她們全被刑警所救出...但數年後,被捲入這案子的其中兩名少女死去,剩下的三人中,海咲與圓香決定一同前往當初被囚禁的那個地點──朧月島。

孤島上聳立的神秘廢棄古宅...正是她們夢魘的起端...而為了取回失去的記憶,流歌也朝朧月島前進了...關鍵字為「月」、「面具」與「記憶」。

水無月流歌
出身地即為朧月島,曾學過鋼琴的女孩只記得一首旋律月守歌,失去了幼時記憶,也不知道父親到底是誰,雖然臥病在床的母親小夜歌再三警告「有些事還是不要回想起來比較好」但聽到當年一起逃脫的朋友中有兩個死於異常,海咲與流歌又前往該島並失蹤,她決定要弄清這段記憶中曖昧的部份,再度出發回到島上...
c0073742_2563.jpg
麻生海咲
意志堅強的少女,受到鏡中出現的黑衣女子的引導再度來到朧月島,是研究出靈感相機與跟靈界通信的麻生邦彥的子孫,所以登場時就手持博士留給子孫的試作機,靈感強大,似乎有個約定彼此守護的雙生姊妹 海夜?(紅蝶翻版?但這對好像比較溫馨)
c0073742_26164.jpg
月森圓香
個性怯懦的少女,被海咲拖著而不得不再回到島上,在初章就跟海咲走散,自幼被留在朧月館中療養的她常被其他病人欺負,但因個性內向不敢抗議,只好以畫畫來疏解心情,她的畫用色強烈,蠟筆畫居多。
c0073742_273388.jpg
霧島長四郎
前刑警現役偵探,正義感強烈,十年是他接到密告電話才來到島上的灰原醫院地下室救出了五名小女孩,近來長年追緝的連續殺人犯灰原曜失去蹤跡,以著刑警的直覺覺得他會在十年一次的朧月祭典時回去朧月島,加上流歌母親的委託保護,決定再度前往朧月島。
c0073742_2204550.jpg
這代因為對應Wii所以操作方法略有改變,相機功能沒有大變動只是兩手必須並用拍照,手電筒則成為很重要的存在,不僅關鍵物品必須以手電筒照射到才能拿取,拿取途中還有可能被攔截,另外也能碰觸遊戲中背對妳的"其他人"肩膀(←但這也是恐怖所在!因為裡面能見到的都不太可能是活人!)

在長四郎的章節裡,他沒有拿相機,而是拿著流歌母親小夜歌所給予的靈石燈(就是手電筒)來戰鬥。其實靈石燈戰鬥的方法很妙,就是以手電筒照靈,不但是廣範圍,被照的靈還因為強光的關係行動會變得緩慢,但總體來說還是照相機按下快門比較有快感。

這次與其說是過去零的感覺,整體場景較有Silent Hill的風格,背景設定是在1980年代的日本,朧月島的建築物是和洋合體,而且都是病院與療養院(舊館灰原病院,新館療養院朧月館)所以已廢棄的內部充滿了醫院常見的設備,包括明明沒人卻亮著紅色「手術中」燈號、忽明忽暗閃爍不定的日光燈館、響個不停的電話、斑駁不已的老舊磁磚、覆蓋著白布的人型物體還有掛滿護士服陰暗的護士站,給人的心理壓力非常大,與以往舊日本宅第的恐怖相比,4代的不舒適與異樣感很重。

敵人有許多都是當年得月幽病死去的患者,如其中最為兇殘的亞夜子就是個長髮披肩,卻又身穿歌德羅莉服的小女孩,她的房間一進去就令人作嘔,充滿著精神失常者給人特有的壓力,掛滿從人體模型截下的手腳,橘紅色的旋轉燈讓整個房間感覺就是個屠宰場,完全是Silent Hill3的翻版,根據手冊她因為重度月幽病侵蝕精神,還藏割下圓香寵物的頭與照顧她護士的耳朵,並推圓香從樓梯滾下。

由於可以常揀到靈生前的日記或是護士/醫生的工作日誌,還能聽診療錄音帶,漸漸可以了解他們生前日漸傾斜的崩壞狀況,在序章後還能陸續撿到圓香寫下的紙條,她因為來到島上後覺得自己也漸漸失去了一些記憶而常慌張書寫(序章後她就死了,所以那些都是她死前遺言)最毛的一次就是她在幼時待過的診療房裡,以呼叫鈴讓海咲聽到

「圓香,不是海咲的玩具」然後就斷掉了

4代很多設定都與月亮有關,每章開頭都會顯示月亮狀況,漸從滿至缺(這次以為章節,原則上每過一章就換人操作,也就是序章 圓香→一章 流歌→二章 海咲→三章 長四郎)主題圍繞著朧月島特有的風土病「月幽病」這個在本州以南的孤島,當地許多居民會得到月幽病,而月幽病的患者依照程度區分為「出芽 發芽 長成 開花(咲)」與二代紅蝶及三代刺青不同,四代很有推理小說的感覺,到了中期儀式的整個面貌都還沒顯現,加上遺留的片斷文獻與巫女暴斃事件/少女誘拐事件,感覺一步步在拼湊線索。

輕度的患者會在滿月之夜神智不清、不由自主的出外行走,追逐著月光才安心,這被稱為月步,又或是憑步(被憑依之意?)但在月隱匿的每個月初,他們會呈現非常焦躁不安的情緒,而隨著病情加重,患者會漸漸的失去記憶,發生記憶障礙的病狀,並會很懼怕看鏡子,因為從鏡裡看到的自己的臉是扭曲融化的樣貌(這種狀況被稱為)病情再加劇的患者在感受到痛苦時,會與其他患者發生共鳴的現象,最後衰弱而死,心肺功能停止。

咲(開花)→看見鏡中自己的臉融化變形,極度驚恐,心神喪失,所以重度患者死法都是手掩面而死,若在此狀態下拉開他們的手不知會看到什麼?(在鏡中臉的異常狀況只有患者本人可以看到)

共鳴→因為有共感痛苦的現象,容易發生一人心肺停止傳導給多數人的狀況,所以曾發生村民集體死亡事件
c0073742_14531828.jpg
島民特有的風俗是十年一度,在九月十七之月蝕夜舉行的朧月神樂(神樂=獻給神的舞蹈),這個頗富盛名的祭典是由一名稱為的巫女戴著面具狂亂舞動,她的周遭則圍著五名被稱為(歌、笛、鼓、弦、鈴)的少女,由她們吹/彈奏出音樂月之音,流歌三人當初就是這五人中的成員。

月的圓缺常在許多傳說中都是代表著前往那個世界的入口,在這島上朧月神樂舉行的那天是十年裡唯一 的月蝕夜,也就是通道大開的日子,文獻中寫到所有活人在這天最傾向死亡的一側,並有可能與死者交談,若是帶上黑色的面具,更可能前往另一個世界。

因為滿月在朧月島中有「安定」的意思,所以遊戲裡很多謎題都跟滿月(望月=十五日之月)如不管以直相加或是橫相加都是15的鎖,或是以上下弦之月拼起來為滿月的鑰匙,遊戲剛開始也是滿月,每過一蝕就會漸漸增加陰影,推測最後一刻時就會整個蝕滿,目前第一輪聽說是十三蝕,但照理說十五蝕才符合這遊戲一直出現的數字?所以可能有隱藏關卡?

朧月神樂對島民來說相當重要,就算已離島的人也會回來參與,在舞台朧月堂所舉行的這個儀式,參與者必須罩著面具,在三十年已對一般人公開的這個儀式,也曾一度成為觀光的注目,但十年前發生器之巫女在跳舞中突然暴斃的事後,就停止了舉行,不過數日又發生五名少女行蹤不明的誘拐事件,兩週後接到密告的霧島刑警在灰原病院的地下室發現了她們,只是她們都處於不能說話的狀態。

這邊有趣的事,有提及與已經觀光化的朧月神樂不同,原本神事的目的是帰來迎(迎接歸來)在朧月島上十月被稱為神去月(在日本根據神話的傳說,十月時各地的神明會離開居所回到出雲,所以被稱為「神無月」,只有出雲一地因為聚集了眾神,被稱為「神有月」)朧月神樂在九月進行帰來迎,十月則是神去月,代表迎接來的某物只能停留短暫時間就必須離去?

目前玩到的三章裡,刑警長四郎為了追查連續在手術中進行異常動作,而導致患者死亡的灰原曜醫生,來到灰原病院,他認為灰原曜一定為了十年才一度的這天回到朧月島,而且灰原曜的父親灰原直人,在島上不管是財力還是勢力都很雄厚,可能會窩藏兒子?加上十年前的少女監禁事件,當時以建造病院時的工人私自偷建地下空間,並畏罪自殺結案,但事實真有這麼單純嗎?

院長手記中有提到自己是朧月神樂主事的家族,所以想從傳統與醫學兩方雙管齊下研究出治療月幽病的方法,從朧月館的藏書裡或許可以見到一些謎底「音樂治療對腦部的影響」「腦部未知的暗之地帶」「共感感覺」「腦受到外部刺激的反應」

以下是推論:

由於院長助理醫生所見到的傳統療法是將腦切割掉一部份,並帶上型式特別的頭部拘束器,旁邊還放著留聲機,加上遊戲中只要碰到病院播放流歌記憶中唯一會彈奏的那首曲子時,敵人都會變得較為殘暴,或許可以推論是借由音樂給予腦部刺激來治療月幽病。而重度患者因為病情加重所以必須以外力方法直接深入腦部給予強力衝擊。

朧月神樂的巫女之所以狂舞,還有之所以在暴斃事件時被取下面罩臉無法辨識,都可能是因為給器用的面具下面藏有長尖刺或特殊塗料,借由刺激腦部讓巫女發揮強大的力量,並進而進入可以召領神的帰來迎領域(傳說中使天照大神打開天之岩戶的天鈿女就是露出一邊乳房的狂亂之舞)
c0073742_14543070.jpg
另外說一下...流歌露背的設計好性感啊!而且她裙子因為有多接一節所以跑步時會搖擺屁股微妙晃動,然後海咲真是太萌啦!絕對領域加上會飄飄的裙擺與酷似天草流的髮型,我被萌到啦QAQ

下週若能借到公司的wii再繼續!

楓影 說:
流歌露背的設計好性感啊!而且她裙子因為有多接一節所以跑步時會搖擺屁股微妙晃動,然後海咲真是太萌啦!絕對領域加上會飄飄的裙擺與酷似天草流的髮型
>>>你真是個色胚.......

霜 說:
安爪 我那麼認真寫了一大串 才個兩句...

楓影 說:
因而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啊學姊果然是變態 T_T
可是我這樣看下來產生這裡才是重點的fu

霜 說:
心得就是要有加自己感覺才叫心得啊!

楓影說:
然後你那「自己的心得」就是搖擺的屁股跟飛揚的裙擺,你是有色無能的榜樣(y)

c0073742_1421089.jpg

by abeyasuaki | 2008-08-02 15:01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