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8年 12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 紅蝶] 約束

相關文章:零系列簡介

紗重 CN Aya/八重 CN 千羽/Photo by 拉麵/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14405170.jpg
c0073742_14451883.jpg


繼續文章

by abeyasuaki | 2008-12-26 14:41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聖夜的溫暖

去年的舊品...=w=不過有想重新整理的衝動了,聖誕節是個適合如雪般的男人──銀的日子。
c0073742_305894.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26 02:54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夢浮橋Special]重衡新事件

c0073742_1443344.jpg
好像呼應了我這次拍重衡後又重燃的熱愛,總算有了重衡(銀)的新事件啊(淚)每次都被排除在動畫與模型與新圖之外的次等待遇(默)...

雖然早在NDSL上玩過夢浮橋...(遙久一二三代神子+八葉大亂鬥遊戲)看到光榮又想在PS2出Special版時,本來興趣缺缺...不過!今晚楓影學妹丟給我這消息真是讓我燃起了極高的興趣!新增的事件裡有重衡(銀)的新圖了Q口Q雖然他有點變形,不過總算讓他從御簾中出來握住十六夜之君的手了啊(淚)我覺得好像見到了當初玩十六夜記遊戲的同人妄想一樣...希望有全語音 炎口炎
c0073742_1850886.jpg
剛入手的新圖,感謝愛麗絲的提供053.gif竟然還追加兄弟對決圖啊!不知道銀髮對決很犯規嗎?

...糟糕這樣夢浮橋得買了Orz

拿到重衡圖的實況

by abeyasuaki | 2008-12-24 01:47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中>

相關文章: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上>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21441581.jpg
繼介紹了《座敷童子》與《座敷童子》後,《MoNoNoKe怪》接下來的兩篇《のっぺらぼう(無顏怪) 》與《鵺》較為短篇,然而畫面的華麗與寓言性質不減前篇,隨刀滑落的鮮血借代成凋落的赤紅梅花、以垂直及水平流動的雪之結晶,畫面在繽紛奪目的色彩及複雜線條的組成下,偶爾穿插留有大片空白的橋段,似乎顯示了孕育出MoNoNoKe怪(鬼怪)的人們荒蕪之心。
「のっぺらぼう(無顏怪)」
「日置藩藩士 佐佐木和政一家遭到殺害之案 其當家和政之主妻蝶 由於殘殺之罪 施以磔刑(凌遲、千刀萬剮之極刑)並梟首示眾──」

潔白的梅────瞬間染紅成豔麗的赤梅

「啊...清爽多了」神情恍惚的女子表情愉悅著說道,她的臉上,還留有一抹飛濺的血跡...「殺夫弒岳,殺光武士一家的鬼新娘 阿蝶」那就是世人給予她的名字

章名《のっぺらぼう》,即為無顏怪,沒有凹凸如蛋般平滑的物體,原本意指沒有自己的想法、毫無個性的人。將全家吊死在梅花樹中、還是將家人慘殺埋在土裡,關在獄中的阿蝶忘卻了殺害的手法,即將接受死刑的她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卻在緊要關頭被帶著犬面的妖怪給從牢中救出。

《MoNoNoKe怪》中不斷重覆的手法,在這章中則是重播阿蝶悲慘的人生,在那個極為狹窄,只能從窗縫中望見天空的廚房,就是阿蝶每日生活的空間,為了因應母親的心願,而嫁入武士家的阿蝶,接受著非人道的對待「喂啊,拿酒來啊,這麼的沒用,啊...不過,晚上有用就好了啦!」多麼輕薄且把人當作物品的叱責,她只能默默揀拾被丈夫摔碎的酒瓶,然後等待下一次的羞辱。
c0073742_164571.jpg
但在犬面妖怪交給她那把刀之後,一切都改變了,順著刀身落下的美麗紅瓣,象徵著她犯下的殺罪────

犬面妖怪在救出她之後隨後求婚,他想要補償她所失去的幸福,但這場婚禮因為賣藥郎介入而中斷了,「讓我看看...忘卻了自己長相的妖怪...」雖然以符治退了犬面妖怪,劍卻不認定這是《妖怪之形》(妖怪的真實面貌),那麼纏著阿蝶的究竟是什麼妖,而阿蝶犯下殺害家人的罪,也不是造成妖怪誕生的因緣,那麼,這個無從得知真身的妖究竟是什麼?

────說到底 人的臉 只不過是表現在外的形罷了 只要我認為是我的臉 那就是

為了呼應無臉妖的篇名,在這篇登場的人除了阿蝶以外都戴著各式各樣表情的面具,戴著羅剎面具生氣的母親、抹滅表情的丈夫,而回憶的場景轉換時,又有如舞台劇場一樣繞著阿蝶回轉,為了能夠在父親死後嫁入武士家光耀祖先,阿蝶自幼就被嚴格的教導,只見學不起琴韻的她被母親叱責不已,不斷地鞠躬道歉,在此同時,自道歉愧疚的她體內跑出另一個宛如幻影的她,這個她跑出了紙門開心地拍著玩球...違背自己的心性,阿蝶自願成為實現母親期待的道具。

在婚禮那天,卑微地說著終於把女兒教育好,可以不負家門而總是低著頭的母親,阿蝶就像是個被精心包裝後送出門的「禮品」,此時從穿著白無垢婚服的她體內又出現了幻影,這次幻影的她隨著樹下招手的人走出了屋外,近而與帶著犬面面具的妖怪相識。不斷出現的幻影,正是賣藥郎給她看見自己真正的心願。

阿蝶夫人 此處心念所求即為牢籠 心念所駐即為城池 妳所殺的 究竟為何人?

終於看見了,那些在她記憶裡堆積如山的屍首,那個她所犯下血染雙手的罪,為了他人的欲望而忘卻了自己外形的妖怪...阿蝶親手扼殺了一個又一個的自己,掛在梅樹上的阿蝶、埋在土裡的阿蝶,自始至終以來她一直將自己關在廚房...視為「牢獄」的場所,因為一直是為了母親而犧牲,她的心痛苦的將廚房牆壁的梅樹圖案當成「懸吊真正自己的墓地」,殺人無數的鬼新娘,殺害的全是「自己的心」。叫囂的丈夫、苛刻的婆婆、任性的小姑、輕浮的小叔...──全部──都活得好好的。
c0073742_16474544.jpg
與賣藥郎對話的「牢獄」之中,阿蝶身穿著全身純白,宛如是心已死,或是為了自己所穿的喪服。將死之人(被行刑之人)沒有掛念,那正如強制壓抑自己情緒起伏的阿蝶。被符咒貼滿的犬面終於露出了真面目──那是,阿蝶的臉。無臉妖,也正是無法擁有真正自我的妖怪。阿蝶困窘的處境喚醒了無臉妖,進而在心之牢獄裡與他相識。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無臉...他為什麼...為什麼救了我呢?

妳覺得,自己被拯救了嗎?...真要說的話,大概是陷入了戀愛了吧...和妳



明知無法實現,可悲...可悲的妖怪啊

在空蕩虛無、純白的阿蝶心中,落下了一小片朱紅紙片,她的淚水無法抑止地落下,她知道無臉妖為什麼愛上自己,那或許是基於相似的親近感,那或許是基於同情的憐憫感,也或許是無臉妖反映了自己內心深處希望為人所愛的希望,但他終究是擔心著她而誕生,並守護在她的身邊達成阿蝶的心願。這是貧乏的她心中唯一的一抹暖色。

謝謝...我...已經不要緊了

場景再度回到阿蝶在廚房中收拾著碎酒瓶,被要求溫酒的日常畫面,但不一樣的是,這次她看著窗外的天空笑了,而家人不斷的笑罵也沒再得到卑微道歉的回應,那隻畫在梅樹牆壁上的黃鶯發出了滴啾聲,自圖畫上展翅飛走,飛出屋外,飛出城外,飛向阿蝶一直以來看著的碧藍天空...在賣藥郎斬斷了迷惑之後,她終究決定不再犯下殺罪、離開了牢獄,面對自己的真正心願,隨著希望而自由活著,阿蝶的人生不需再上演著一齣齣如戲一樣的刻意畫面。

賣藥郎最後在空無一人的廚房中留下的那句話「可事實上,誰 也不在」或許正是說著束縛住阿蝶的,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是她的母親,而是受到壓抑,一直拘禁住自己的她────打從一開始就沒人真正受害。
c0073742_1650658.jpg
「鵺」
鵺,或稱鵼,是日本著名的妖怪,就算在號稱有八百萬神靈與妖怪的國度,鵺也是相當特別的存在,因為它外表融合了猿的相貌、犬的身軀、虎的四肢與及蛇的尾巴(由於虎為北東之寅、蛇為南東之己、猿為南西之申、犬為北西之戌亥,因此也有傳說鵺是由干支組合誕生的怪獸)

鵺原是《古事記》中兇鳥之名,但後來因這四種型體的怪物叫聲也很類似,所以後世流傳的多半是這干支獸,它曾出現在《平家物語》卷四《頼政の鵺退治》裡,平安時代末期,天皇的御所每晚都冒出黑煙,並不時傳出令人周身不舒服的叫聲,而隨著這不祥的聲音,天皇的身體日漸衰弱,終至不能飲食的地步,但就算是藥師與和尚的祈導也沒法發生效果,最終二条天皇喚來善使弓的源賴政,希望他能逐退怪物。

賴政拿著從先祖源賴光(著名的武士,有諸多的退魔事蹟)繼承來的弓前往清涼殿,當鑲著山鳥羽毛的弓矢劃破污煙覆蓋的京城時,幾聲尖銳又刺耳的鳥鳴聲響起,而天皇的身體也在瞬間回復了健康,作為功蹟,賴政從天皇處受領了名為「獅子王」的寶刀。因此鵺被認為其現身即象徵了「破滅」的徵兆,而其四種形體的詭異組合,則被認為是種從不同角度觀看,就會呈現各種外表的怪物。
c0073742_16503251.jpg
在《MoNoNoKe怪》的「鵺」故事中就取這意象 ──「從不同面相觀看,事物所代表的意義就不盡相同」

僧侶、武士、公卿貴族及商人,身份地位皆不相同的四人齊聚在笛小路邸,為的不是別的,正是為了獲取其繼位主人琉璃姬的芳心,笛小路是著名的香道世家,而他們聚集在此正是為了以《組香》來決定誰將成為琉璃姬的夫婿。香道是日本傳統裡最為纖細的一環,不以麝香等動物香入味,而以沉香等百年老木的香味作細微的區分,所以焚燒的味道相當優雅。

故事開始於嚴冬的笛小路,由於風雪的侵蝕,整個畫面呈現除了角色身上穿的衣服外皆是黑白的,但當四人(由於僧侶在比賽開始前就失蹤,所以由賣藥郎頂替了他的位置)開始比賽後,隨著香氣被吸入體內,畫面瞬間充滿了色彩,沉香的香氣在越冷時越為高雅,這邊以無色→彩色來表現香氣的華麗與複雜。

組香進展到一半,眾人卻發現圍繞著他們的四個房間,其中之一...只見失蹤的僧侶滿身是血、極為淒厲的陳屍在深處。受到驚嚇的眾人趕忙前往詢問琉璃姬,卻未料琉璃姬也被人以殘忍的手法殺害,潔白的脖頸被插入了刃物而血湧如注。
c0073742_16525271.jpg
未料這些本該愛慕著姬的求婚者卻像沒看到她屍首一般,瘋狂地開始在房內翻箱倒櫃,他們嘴裡不住唸著「東大寺...東大寺...東大寺在那裡!?」賣藥郎詢問「那麼,這個令你們比起琉璃姬更想佔為己有的《東大寺》...究竟為何物?」

原來《東大寺》是一塊珍貴香木的通稱,全名為《欄奢待》取其字首與部份,則巧妙地隱藏了東(欄)、大(奢)、寺(待)這名,原本收藏於正倉院,由於過去的當權者足利義滿與織田信長都曾擁有過部份,因此有傳說獲取了《東大寺》即能成為天下霸主。而對香道中人而言,這也是至寶般的存在。

由於兇手與怪物都沒有現形,三個求婚者也決定對外隱瞞琉璃姬的死訊,繼續比賽。賣藥郎陪著他們持續這場沾滿血味的組香,但姬已死,賣藥郎轉為調配香的裁判,他在給每個人的香中加入了《染滿血的門坎木》、《人的頭髮》、《寫著夾竹桃的符紙》,這才揭開了事情的真相──

這些求婚者、不、存在這屋內眾多的人們早已死去,被《東大寺》之名迷惑而來的人們,隨即被自《東大寺》中誕生的怪物鵺纏身並害死,求婚者在比賽進行途中見到的琉璃姬、照顧姬的老婆婆、在庭院裡玩耍的小女孩,全是擁有著不同面相的鵺化身,但就連死去的他們也不放過,靈魂被關住日復一日地不停進行組香比賽,賣藥郎的一番話揭開鵺作祟的主因

──對沒有興趣的人而言,妳不過是一塊朽木而已,但妳為了保持自我,必須不時有說著你‧價‧值的人存在,但...這也太過火了
c0073742_16571254.jpg
充斥著笛小路邸的是數不清的墳墓,自始至終沒有任何活人存在於這棟冰封的宅第內,獲得了妖怪「形」「真」「理」的賣藥郎終於抽出劍退妖,《MoNoNoKe怪》中的鵺臉上帶著畫有雷電的面具,那正是鵺作為可以驅使雷電的雷獸象徵。由於對手真身為香木,賣藥郎以劍引火劈斷了香木,就在那清脆的木頭斷裂聲響起後,極為上等的香氣瞬間滿溢了庭院,白靄的冬天轉換為粉色的春天,而那些受到拘禁的靈魂癡迷般在庭院裡貪婪吸著《東大寺》被火焚後的香氣。

但諷刺的是,就算他們不斷讚賞著「怎麼說呢...這香氣真是...」可實情是已為了這塊香木斷送了生命,成為冰冷的石碑,而經過這廢棄宅第的小狗,聞到香氣卻不掩厭惡的打了個噴嚏,對人們而言欲仙的美妙香氣,在動物的嗅覺裡卻是過於強烈的臭味嗎?香木之所以被人當為國寶,那也是得要有不斷讚美它的人存在,不然在自然界中它就只是塊老木而已,迷惑於名與外界評價,四個人,四個求婚者,由四個面相來看待這塊香木價值,導致《東大寺》被人的欲望糾纏成為了妖。

最後賣藥郎望著春野,一句「香 似已充滿四野」作結,與其過度追求珍寶的存在,不如欣賞身邊充滿著香氣的「春」嗎?
c0073742_1657467.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23 21:58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白芥子之懺悔

泰衡 CN 鏡/銀CN 霜影/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1334798.jpg
c0073742_148221.jpg
c0073742_1412710.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22 01:01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衝刺

c0073742_21371134.jpg
霜 說:
這麼多是要怎麼唸啦

楓影 說:
很多就一個一個解決,把他當成你婚前要處理的問題,解決掉你就可以嫁入豪門(=平家重衡邸)

霜 說:
...!
花嫁修行嗎!原來我是在花嫁修行嗎

楓影 說:
好啦對啦(囧)花嫁修行啦...........
我成為受不了霜影蠢話的第一號犧牲者了

霜 說:
暱稱改了>>>霜@我在唸書(花嫁修行)

楓影 說:
(噴茶)這不關我的事,人不是我殺的

霜 說:
我應該要貼板,借我貼吧

楓影 說:
我也是受害者,要把強調我是受害者的貼上

by abeyasuaki | 2008-12-20 21:39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4] 豐葦原 女王與將軍

千尋 CN 諾諾/葛城忍人 CN 霜影/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157558.jpg
c0073742_265952.jpg
c0073742_1311386.jpg
c0073742_133115.jpg
c0073742_1384021.jpg
c0073742_156246.jpg
c0073742_271016.jpg
c0073742_217535.jpg
c0073742_231577.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17 01:58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劍心追憶篇] 傷

拔刀齋 CN 水城/Photo by 霜影
c0073742_23385552.jpg
c0073742_23443631.jpg
c0073742_23585956.jpg
c0073742_110122.jpg
c0073742_18637.jpg
c0073742_0114136.jpg
c0073742_013227.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15 23:39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煙嵐山林間

c0073742_22254592.jpg
c0073742_2338199.jpg
c0073742_22401149.jpg
c0073742_22501297.jpg
c0073742_2344741.jpg
c0073742_2275388.jpg
c0073742_235524.jpg
c0073742_2373910.jpg
c0073742_23305211.jpg
c0073742_23314146.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15 22:27 | 攝影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朧月之君

望美 CN 諾諾/重衡 CN 霜影/泰衡 CN 鏡/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2372798.jpg
c0073742_23183565.jpg
c0073742_1521947.jpg

by abeyasuaki | 2008-12-15 02:38 | Cos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