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9年 06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伊達政宗逸話

相關文章:戰國BASARA動畫~暴走族政宗
c0073742_1573368.jpg
戰國BASARA動畫播完的同時一併宣布要於明年製作第二期,原本玩遊戲只是覺得很熱血爽快...但動畫因有配音還有流暢感的關係,結果看完後喜歡上獨眼龍伊達政宗,正好他跟銀魂的土方是同一個配音員(中井和哉),然後角色氣質也是同一型(流氓頭子,土方不管在那部作品都是流氓頭子)...我只能說我開發了新的喜歡類型。

政宗是史實人物,所以這就更加強了喜愛...開始查他的相關資料,原本通過兩部大河劇《篤姬》與《新選組》讓我對幕末歷史情勢得到了了解,現在因為政宗的關係也想鑽研起日本戰國的勢力分配,正好《新選組》快看完了,會搭配著《風林火山》去看《獨眼龍政宗》,是年輕時(1987)的渡邊謙所主演的政宗啊!很期待!
c0073742_264843.jpg
說到伊達政宗,他的領地是東北的奧州也就是幕府成立後的仙台藩,其人在歷史上也相當富有傳奇性,不僅其母是有「出羽之鬼姬」之稱的義姬,與親生弟弟爭權、不得已射死在叛亂中被挾持的父親,豪邁不羈的作風跟熾熱的野心,都讓他有逐鹿天下的實力。

這也難怪在戰國BASARA把他設定成那種痞子(可是很帥=w=!),只可惜他出生得晚,等他正式繼承奧州的統領位置時,豐臣秀吉都快要一統天下了,所以最多是在一些地方動手腳意圖奪權,但沒法像織田信長時期,諸侯能各據其方的相拼與角逐天下。在幕府成立時他被尊稱為「天下之副將軍」,可謂具有百萬石的雄藩,當時能活過戰國又有善終的老將實在太少,政宗足足活到70歲才過逝,以當時來講非常長壽。
c0073742_2221572.jpg
在查政宗的歷史逸話最感興趣的當然是他跟忠臣片倉小十郎啦,雖然我是支持蒼紅配(伊達政宗與真田幸村)但是歷史上這倆人比較大的關連只在由德川對豐臣的大坂夏之陣──道明寺之戰有過激戰(咦?關係跟動畫裡也是一樣=w=a?)正史上故事比較多的當然還是政宗跟小十郎(景綱),其中有幾個印象深刻節錄出來:
政宗在小時候因為天花使得右眼失去視力。但是病後患病的眼球卻從眼窩突出,這樣的醜貌使得政宗有著大大的卑劣感和沉默的性格。景綱為了導正政宗的性格,於是將政宗拉到侍醫所在的房間,自己抱住政宗的頭用短刀一口氣挑出政宗的右眼。從此以後、政宗從陰暗的性格成為了一名有活力並且精進於文武兩道的少年。
其實政宗失明是有很多種說法...其中最有名的是得了天花,不過這個故事乍看下很忠誠但其實也有點可怕(?),政宗之所以會從陰沉沉默的個性變成有活力的少年,應該是受到太過強烈的精神衝擊吧,小孩子就被家臣抱住然後把突出的眼球挑出...而且一般不是相反才對嗎?原本活潑有才華的少年因為被人挑了眼珠所以變得陰沉不相信人類...

采薇說:
.....也就是政宗被小十郎插入後就改了性 變得人見人愛嗎

霜說:
哇塞不愧是學姊 果然找你講這個就是對了

采薇說:
聽不出稱讚的意思

霜說:
那有 我五體投地了


另外一則是政宗寫信的習慣,很能顯示出他對小十郎的信任與親近(那他大概寫信給幸村的時後會寫「幸」,幸姬)
在政宗所寫的信中會有簡略固有名詞的習慣(例如田村為「田」、相馬為「相」等),在給小十郎信中也將他的名字簡寫成「片小」。當小十郎把當家讓給兒子時,息子也繼承了「小十郎」之名,不過政宗給他的信中,把他的名字簡寫成「片備」(片倉備中守的簡寫)。另外政宗自己的簽名也會寫成「政」。
其他還有政宗初次參戰時,因為過於深入追擊敵兵,結果反而遭到敵兵的包圍。這時片倉以「我就是政宗」前來吸引敵兵離開而拯救了政宗的困境。 真是越看越對這些逸話很感興趣ww如果明年有機會去東北或北海道的話一定要好好參觀仙台博物館,繼平重衡、安倍晴明、土方歲三後又多了一個喜歡的日本人物啦!
c0073742_24433.jpg
另外發現這兩個人臉長得有點像...雖然政宗更兇一點
c0073742_2572267.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26 02:01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喰霊-零- 飯綱管狐誕生

c0073742_23155887.jpg
耶!等了一個月終於接到我的管狐回家了!這次是委託工作室做的道具,因為雖然工藝或是繪圖方面的製作我還可以自己應付,但在作娃娃則是才能零分,原本都快放棄了說不帶狐狸上陣拍照了,不過偶然在網拍上看到工作室作的RO狐狸圍巾,而且品質還相當不錯。

本來只是單純想請他們把這個狐狸圍巾改成白毛的就好,沒想到工作室的人很仔細的問了很多細節,也讓我確定想請他們做的決定,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多可愛的小狐狸啊XD!甚至還有作出可愛的小後腿,裡面還加鐵絲可以擺動作,頭上也繡上管狐的號碼,拿到的時候超開心的A///A

這樣也可以期待與姊妹倆的外拍...=w=~~讓我來作妳的哥哥吧!053.gif
c0073742_2301498.jpg
c0073742_23148.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25 23:01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空之境界] 痛覺殘留

兩儀式 CN 霜影/淺上藤乃 CN Aya/Photo by 碎葉
相關文章:空之境界 第三章 痛覺殘留

──────幹得好,淺上....妳‧果‧然‧是‧最‧棒‧的‧啊

妳的能力 由鮮紅與森綠的螺旋互相緊緊纏繞 ──────確實、非常地、絢爛豔麗──────美到使我愛上啊


少女不顧身上的傷勢,仍握著短刀逐漸靠近藤乃,與失血過多的傷勢相違...是她臉上的表情,那是得到了至高無上樂趣的愉悅微笑。雖然藤乃適才已經扭斷了她的左手,照理說...不,以往都是這樣,被藤乃以能力折斷四肢的人們總是躺在地上蠕動慘叫著──好痛 好痛 好痛啊──應該...是這種「感覺」才對啊,連自己都才剛得到的「感覺」、連自己都「痛」到忍受不了的感覺,應該、原本、照說、她要痛得大叫並哭喊才對啊??

─────這是為什麼,她是瘋子嗎?為什麼那麼重的「創傷」仍沒法阻擋她?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扭曲吧」

藤乃以泫之欲泣的聲調忘情地對少女大叫─────求求妳 扭曲吧 哭喊吧 如我一樣地「感覺」痛吧────啊啊,腹部被刺傷的傷口果然還是...這麼的痛啊。藤乃以隻手攙扶著身子,要是沒這麼做的話,被那些少年們「留下的傷」就會劇痛不已。雖然她已經拼盡全力地向前喊著,但揮著短刀的少女卻仍毫無障礙地逼進,隨著她的斬擊,大氣中好像有什麼被消滅了─────被消滅的,是我的能力!?─────當藤乃發現這個事實的同時,已經被少女粗暴地抓起衣領摔倒在地。

─────你...要殺了我嗎?為什麼要殺我??

我只是因為傷在作痛所以才去殺人,若不殺掉他們, 「痛」就永遠無法解除啊!


跨坐在藤乃身上的少女慢慢地舉起了閃著銀光的利刃─────她說過的,我們是「同類」─────那雙就算在黑暗中也能明顯見著的「魔眼」...就是那個,「殺」了我的能力嗎?─────但是,為什麼...?

「這都是謊言」少女以嘲笑的語調否定了自己。

少女似乎把被俯視的自己當成一種粗鄙的生物。

「果真如此的話,那妳又為何著呢?不管是那個時候,還是現在」

─────妳為何會如此滿足呢?說到底,妳根本是在享受、對吧?─────少女的聲音如電擊般貫穿了身體,藤乃不自覺地以手去觸碰自己的臉─────啊─────從顫抖不已的指尖所感受到的,是滿意、快樂、愉悅...

一切與痛苦相反的,她從未展現的開懷笑容。
─────這就是 答案嗎?一直 一直 一直 陌生的這種「感覺」

「我說過的吧,我們是極為相似的同類」沒有半點緩衝時間,那把高舉在自己臉上的短刃猛然刺下。

─────不 不要 好痛 好痛 我不要再感受痛苦了 好痛 好痛啊...學長....我好痛啊─────

「扭曲吧──────────────────────────────────────────────────────!!!!」

在失去意識的瞬間,藤乃竭盡力氣地叫著,就像,初次「理解」痛為何物的慘叫────
c0073742_154865.jpg
c0073742_0224460.jpg
c0073742_243912.jpg
c0073742_217651.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22 01:55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空之境界的德島阿波舞

雖然說日本很流行以動漫角色幫地方觀光宣傳,或是作些政令宣導(例如柯南),不過感覺《空之境界》常登上宣傳海報?繼上次繪製式成為「第30回森林保護協會」的女主角後,這次連幹也一起成為海報中主角,宣傳德島縣歷史悠久的「阿波踊り」也就是在每年的掃墓期間(お盆)8月中盛大舉行的祭典舞蹈!關於阿波舞的介紹可以看這,這算是四國的一個特色觀光。

這次是因為《空之境界》的動畫製作公司ufotabe的近藤光社長是德島人,ufotabe又剛設置德島分部,所以才特別合作的企劃,不過這張的色彩真是美麗啊,一看到就相當吸引人,的確也勾起了我以後有機會去見識見識日本夏天各大祭典的活力與浪漫(笑)
c0073742_155831.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22 01:07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喰霊-零- 深入解析(中)

相關文章:喰霊-零- 深入解析(上)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1701111.jpg
諫山冥──她的不甘與怨恨致使自己進入了煉獄

若說神樂天生擁有「血統」「力量」與「地位」與黃泉形成對比,那麼黃泉與冥就是另一個對照組。繼承諫山家血統的冥,卻被沒有血緣關係的黃泉給奪走了當代家主的位子。在《食靈─零》中以複雜的關係引出人性的矛盾,而也是這矛盾最後致使了黃泉的「入魔化」,當一個人徹底失去了一切,將平常隱藏的內心黑暗面給翻騰了出來時,在她旁邊的人將會做何選擇呢?

諫山家現任族長,也就是收養黃泉的養父諫山奈落,在一次殲滅妖魔的任務中收養了雙親被妖怪殺害的黃泉。黃泉為了回報養父的恩情而拼死修練劍術進入驅魔師的世界,奈落也認同了女兒的實力,決定將下任諫山家族長的重責大任傳於黃泉,他們父女間感情比起血緣的羈絆更為強烈,也讓與嚴厲的父親之間關係不好的神樂好生羨慕。

但生為奈落之弟──諫山幽的女兒,冥卻無法這麼輕鬆看待伯父與黃泉的關係,不僅可以自由軀使靈獸鵺的大刀「獅子王」被黃泉所繼承,連下任族長的位子都屬於黃泉,明明是個外人、明明沒有血緣、明明還有身為親姪女的自己──這些原本無從改變的事物,卻因為伯父信任黃泉的關係一切都輪不到自己了──

冥在內心深處對黃泉難以認同,也讓倆人之間的相處總是充滿尷尬的氣氛,在第六話冥指導黃泉打導妖魔山彥後就說出「鵺,諫山家代代相傳的靈獸,牠那強大的力量如果沒讓適當的人來使用的話…也是茫然」輕輕撫摸著鵺的她,微微轉頭看向黃泉,似乎在說著──「那個適當的人,是妳嗎?」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的局面下,妖魔的世界也產生了變化,大妖九尾死後化成的「殺生石」逐漸從各個封印裡甦醒,著床在適合的靈魂上與其合為一體,靜待再度從碎片合一的日子。九尾的力量強大到足以顛覆生死,可以將一度死去的人們自虛無中喚回,所以也有人類自願成為九尾的使者,只為了再次見到心愛之人的面容。
c0073742_20221466.jpg
對於黃泉等人而言,懷有這樣目的的「使者」的接近,就是不幸的開始。

懷有強大妖力的「殺生石」,不僅能夠吸引下等雜妖,還能與人們的黑暗面產生共鳴,放大了這些原本隱藏在禮法之下的感情。

──這顆石頭就如花蜜吸引蝴蝶一般,嫉妒 憤怒 憎恨 厭惡 野心 還有掠奪
就是能吸引到邪惡的靈魂…呢 呵 呵呵呵呵


被無數詭美的青色蝴蝶所包圍、出現在冥面前的是名為三途川的銀髮少年。(三途川,佛教信仰之一,傳說是區分生界與死界的河川,並會依據人生前行事的善惡而有流速上的變化,若是惡人則會面對如急湍一樣的深淵,若要通過必須搭乘三途川上的擺渡船,是地獄中第一重審判善惡的地方)

他的冷笑與富含意喻的言語都與稚嫩的外表不合,在那強大力量之前,就連身經百戰的冥也身受重傷,更被植入了其中一顆殺生石,獲得了不管受到任何傷害都得以癒合的能力,這種被解放的爽快感讓她不再在意人間的善惡,以殘忍的手法殺害了黃泉的父親奈落。

太美妙了,這個力量是我的!

隨心所欲的活著是多麼爽快啊 ,只要有這個力量,不論希望什麼或想要什麼,誰都無法阻擋我

要告訴妳,我的願望嗎?──────那就是殺了妳啊 黃泉


文章太長 收一點

by abeyasuaki | 2009-06-21 17:00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喰靈 -零-] 姊妹

諫山黃泉 CN 鏡/土宮神樂 CN Aya/後製 by 霜影

吶,殺生石吶...

你是能夠實現願望的不是嗎?那麼,附身於我的你,絕對是....知道我真正的願望吧


手持朱色大刀的長髮少女,在森林中沉默注視著與短髮女孩的合照,那個在手機畫面上映出的影像,自己與對方是笑得多麼開心無芥蒂───將短髮女孩視為妹妹,沒有任何陰影的懷念記憶───在初次與女孩打招呼的那天,就算直到現在也無法忘懷,好嬌小、好安靜的可愛女孩...但卻絲毫沒有失去母親應有的悲痛與淚水,或許這就是承受著命運的孩子的堅強。而自己,決心做她的姊姊。

那麼,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妹妹,做為姊姊,我會保護妳

───吶,保護神樂那孩子吧

───守護她遠離所有不幸,守護她不受任何災害所傷

───我所希望的...將那些把她逼至絕境的人、將那些深深傷害她的人,全部───都消滅掉


不其然地,少女露出了苦笑,她將頭髮用細白繩整個挽起,並抽出了在腰際的大刀,刀所驅使的靈獸隨即出現在身邊───可笑的是,我現在自身就是「災厄之人」。那麼...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對那孩子產生的特殊的感情。原本沒有情緒變化的小女孩,亦步亦趨地跟在自己身邊,成長至總是甜甜地叫著「黃泉姊姊」。或許就是...那時候吧。

───黃泉姊姊,我最喜歡妳了───

───現在回想起來,就是那麼純粹的感情慢慢地破壞了我的心吧。全心全意信賴著我的她,不管有什麼煩惱都毫不保留地告訴我...初次揮刀斬殺人類的痛楚、不懂戰鬥意義的迷惘、還有繼承最強靈獸的困惑───多麼奢侈的煩惱啊,當我這麼想的同時,那分純粹已不再純粹。

拜託了,請守護那孩子吧,消除她的一切痛苦,消滅所有傷害她的敵人───

───即算───那個人是我也一樣。


掉落地面的手機發出與硬物撞擊的聲音,少女額上的紅石閃爍著詭異光芒,原本被砍傷的腿部瞬間止住了流血,那滴在砂石上的鮮紅血跡,在蓊綠的森林中格外顯目,不屬於森林的少女與她的靈獸默默地走向了深處,她明白的,石在互相呼喚著彼此───殺生石與殺生石之間的共鳴,那就像自己與女孩之間的羈絆一般,不再是不可確定的人心,不再是愚不可及的嫉妒與煩惱───是啊,現在我們擁有完全相同的東西呢...只有妳與我,才擁有的東西。

你變強了...呢──────真得是變強...了呢

───妳果然 是我最最自豪的妹妹───最...喜歡妳了,神樂。
c0073742_1315222.jpg
c0073742_23354540.jpg
c0073742_23365099.jpg
c0073742_1554171.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14 23:3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吸血鬼騎士] 荊棘之吻

黑主優姬 CN YUKA/玖蘭樞 CN 霜影 /Photo by 千羽/後製 by 霜影
c0073742_21173094.jpg
c0073742_1464811.jpg
c0073742_012542.jpg
c0073742_0313090.jpg
c0073742_21334845.jpg
c0073742_23552257.jpg
c0073742_18332483.jpg
c0073742_21212297.jpg
c0073742_23391868.jpg
c0073742_2272062.jpg
c0073742_2341335.jpg
c0073742_2250682.jpg
c0073742_1554940.jpg
c0073742_21265564.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08 18:34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新選組》與菅野文《北走新選組》

c0073742_23162433.jpg
最近不分晝夜都在看大河劇《新選組》...現在進行到池田屋事變,也就是第28回,突然發現看《新選組》比看《篤姬》快很多,可能因為《新選組》動作戲多過《篤姬》吧,篤姬較為華麗、溫雅,為於幕府最高層的他們的戰鬥是鬥智,也就是政治搏鬥,而平民階級的《新選組》則動武居多,再加上新選組隊員之間的互動很有趣,不知不覺竟然用飛快的速度在觀賞,然後因此喜歡上山本耕史的土方歲三!他真的是很適合演那個被人稱有「女相」(=長得像女生)的魔鬼副長!

不管是耍心機時的抿嘴一笑,還是下定決心時的堅毅眼神、善於操縱局面的本領,都把歷史上的土方副長活生生地呈現。當年在《新選組》播畢後還破例製作僅有一回的大河劇特別篇《新選組!!土方歲三最期的一日》(土方歲三的最後一日) ,就是因為山本副長太受歡迎了。等到全部看完應該會寫一篇專門介紹山本副長的名場面集,這邊先貼一個近藤勇叫土方歲三唱歌的片段,因為芹澤鴨總是亂來,而且還惹到新選組(當時仍稱壬生浪士)的上司會津藩官員不快,為了緩和局面,近藤跳起了家鄉多摩的傳統舞,還叫土方伴唱,山本不愧是參與過很多舞台劇,歌喉相當不錯~這段看到他唱起歌來時,其實有吃驚了一下(笑)

另外因為近來對新選組的題材很感興趣,特別因此去翻了Yes!ASIA關於新選組的書目,發現原來畫《粉紅系男孩》而大為知名的菅野文,之前有畫過短篇《北走新選組》,好不容易找到來看後,感想是菅野文畫正經與搞笑真的差異很大,應該說,我沒想到她能將這種嚴肅的歷史題材處理的如此有感覺。多數新選組的漫畫常終結在沖田總司患病,因為在那之後等待新選組的就是一連串殘酷的現實,拋棄他們逃走的將軍,兵敗如山倒的幕府,淪為被追討的賊軍,還有不斷死去與離開的隊士們...這篇《北走新選組》很難得的描寫了最後退至北海道的新選組,參與了蝦夷共和國的成立與投降。

這時的新選組,其實裡面成員已經很少是當初在京都的那些人,除了島田魁以外,就是土方歲三了,新加入的成員甚至沒怎麼見識過土方副長魔鬼的一面(近藤死後,土方就不再扮演黑臉)《北走新選組》中收錄的就是關於這時期的三篇故事,《散緋》、《殉白》、《歸碧》,全以顏色命名,分別是接受土方命令成為最後一任新選組局長的相馬主計、同為陸軍奉行的大鳥圭介與土方之間的對手戲、作為新選組隊員看的土方的野村利三郎。
c0073742_23171654.jpg
連續三篇,可以說以各種角度來看遍土方歲三這個人了,相馬主計承接了土方的遺志,在他戰死後向新政府軍投降,於明治政府所治理的新社會裡安靜地默默生活著,最後在回到東京去安頓好所有新選組隊員後,相馬選擇了武士的死法──切腹而死。

──甘願變成魔鬼,對土方先生來說,新選組到底是什麼呢

──新選組啊...是曾經是農民的我與近藤,夢想成為真正的武士而創建的...新選組,就是武士的意思

這也是為什麼日本人如此喜歡新選組的原因吧,在被迫打開國門、各地勢力不斷蠢動的不安時代,夢想跨越階級成為武士的他們,比武士還要更為堅持理想。

──我想從今以後,將新選組托付給你,要是有什麼萬一...我死去的話...那個時候──你要把新選組畫上句點

──啊啊,切腹所噴出的鮮血........這個顏色,正是「誠」字旗的鮮紅。
c0073742_23234590.jpg
c0073742_111563.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07 23:17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CO──那個懷念的遊戲

以前相關介紹:ICO。走吧。

連宮部美幸都喜歡而改編成小說的《ICO》,可以說當年(2005年)一玩就迷上了,在曠古大地上奔馳、在荒廢城堡中逡巡、散布在空氣中閃閃發光的陽光氣息...遊戲的氣氛相當的好,連河川都感覺的出是那種不受污染的甘美山泉,這遊戲不知玩過多少次,其實怎麼解謎早已一清二楚,不過我常常只是在享受那個風景~

被丟棄在古城中作為活祭的少年, 因為意外而得以脫出
在理應緲無人煙的廢城中,他見著了一個不會說話、身穿白衣的少女,被懸掛於空的鳥籠所困
少年牽起了少女的手,縱然她是如此地不可思議、縱使他們從來無法以言語溝通

但他相信了在見面的那一瞬間───少女沒有移開的眼神。

不斷地尋找著出路
在高處俯瞰一望無際的平原與群列石柱,從低處看見飛濺沖積的瀑布與清澈深淵
充滿著原始之美與生命力的這座無人城

奔跑於早已傾斜的石橋間,跨越了一道又一道的峽谷與塔樓
就算少女沒有什麼體力,他還是不願放棄努力救援著她
就算自己多次身陷危險,他依舊向她伸出傷痕累累的手

最後,失去言語的少女,在神秘古樸的城堡之中、以向天伸展的深綠枝椏、以潺潺流洩的冰藍流水
唱出了無以言喻的優雅歌曲...

ICO結局影片──you were there

by abeyasuaki | 2009-06-04 14:37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CO小組新作──Project Trico

c0073742_294933.jpg
上週就聽說了ICO小組要在PS3發表新作的消息,然後就看到了高畫質的預告影片,真得是非常地開心!畢竟如果說起PS2最喜歡的遊戲,那我會選擇是《ICO》,雖然近年來寫的多半是女性向戀愛遊戲的感想,但那單純只是劇情具有渲染力好發揮,若論遊戲整體的氣氛與娛樂度的話,還是以《ICO》勝出,這款動作解謎改變了我對動作遊戲的看法(另一款是《大神》)
c0073742_2104919.jpg
這次公開的影片氣氛,一改第一作《ICO》 少年牽著不可思議少女的手、那份古城中的孤寂感,還有第二作《汪達與巨像》青年騎著愛馬與各式巨像的殘酷又激烈作戰,這次改走溫馨向?似乎是要一人一巨獸合作克服各種地形?我喜歡那帶著信任的感覺,ICO系列一向不需要台詞,但氣氛卻能完整地傳達出來...那份曠古的悠遠,光、風與水所閃耀的生命力...Wii與PS3,因為此作我決定PS3了XD

by abeyasuaki | 2009-06-01 02:15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