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9年 10月 ( 9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心花怒放──吉田兄弟新三味線

吉田兄弟‧官方網站:http://yoshida-brothers.jp/index.php
吉田兄弟‧吉田健一Blog:K-room (正好寫到台灣行...果然被帶到士林夜市與吃臭豆腐xD)

今天是期待已久的吉田兄弟的表演日子,這也是他們初次的台灣公演,因為屬於兩廳院「世界之窗‧日本 潮限定」的系列,所以只有公演一場而已,這個表演到最後還整場完售!感謝當初提早告知與介紹的阿碎~www

吉田兄弟新三味線之前我有介紹過 結合搖滾的津輕三味線──吉田兄弟 當時聽專輯就已經對於竟能如此結合搖滾與傳統三味線感到很有興趣,今天現場聽完以後只能說那股能量就像颯然的原野狂風一樣讓人興奮不已!!

整場九十分鐘沒有中場休息所以一氣呵成,還沒開幕時我就已經緊抓著阿碎說好緊張怎麼辦,吉田兄弟一進場時很沒有真實感,這種感覺大概跟上次去東京看到野村萬齋現場表演一樣「活生生在眼前耶QoQ」,雖然舞台上堆放著滿滿都是現代樂器(鼓與電子樂器),但當他們身穿白色和服上衣與朱紅武士褲(袴)進來時,卻又顯得那麼搭襯,我很喜歡這種傳統用新的手法呈現的感覺,既對傳統有所尊敬,又可以有所突破。
c0073742_21461234.jpg
這場的燈光效果相當不錯,配合著他們的音樂時而迷濛時而絢目,當燈光都聚集在弟弟吉田健一的身上時,他撥下了第一個音,演奏開始!說真得今天唯一的缺點就是因為坐太前排(第二排中央)所以音響有點大聲...一開始耳朵有些受不了,但等音樂開始High起來後我就沒有管那麼多了,只想再說一次

好帥的三味線!!怎麼能有這麼帥的傳統樂...!!

他們的音樂若要以一句話形容───就是充滿著生命力,大抵傳統音樂都比較穩重、端莊,而現代音樂雖然激昂但偏向冷冽,他們以三味線這種傳統樂器重新編譯樂曲的成果,就是將具有澎湃力道的氣勢直直襲捲向觀眾們,連空氣都為之振動,但又不失古樂器的溫潤,讓我想到毫不停歇的疾風與猛烈衝擊的迅雷。

而且坐在正前方近距離實在是好位子啊(痛哭)因為他們演奏時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雖然說光聽音樂也很享受,不過看他們在演奏音樂時投入且奮力的神情會更有感覺,很能體會在創作時渾然忘我的暢快感,所以覺得能夠這樣欣賞到他們的演出真是一種極上的快樂!快速又靈動的樂聲,時而出現的大幅滑音擁有極深的表現力。

如果問我說喜歡他們其中那位的話,我會回答說兩個都喜歡!
正因為是兄弟合作無間的搭配才能讓樂曲如此豐富有層次~

與他們搭配的還有一位打擊樂手 竹本一匹,他真得很可愛XD所有包含鼓類、響鈴與特殊電子音效都由他負責,不僅和吉田兄弟的默契很好,中間吉田兄弟各自退場休息時他的獨奏也相當精采,還偷偷在燈光暗去前比了YA的手勢,當曲子越來越激烈時更是笑開懷,如果有他的獨演也很想欣賞(笑)
c0073742_2153374.jpg
加演安可曲,是最知名也是我最喜歡的「RISING]!!影片可以欣賞Youtube↓

當他們表演完時好多人站起來鼓掌叫好(我也是其中之一,已經High到忘我了,而且這麼近站起來他們應該會看個幾眼XDDD)今日的演出只能說是精綻又揮灑出爆發的力道!非常地痛快!由於會後還有100個的簽名資格,所以馬上往外移動,今天有很多也去欣賞的親友抱歉沒好好打招呼了><(今天真得很多人去哩xD ....還真少一場音樂會有這麼多認識的人xD)

衝去櫃台看見可怕的搶購CD人潮...當機立斷先問在那排簽名,櫃台小姐回答是從外面下方的3號門排後,就頭也不回的衝下去(今天穿有點跟的靴子...衝下去時有加速度感|||)拿到發的號碼排時有種作夢的感覺www是100個限量中間的55號~簽在CD的輯本上,很多人選簽海報,但怕折到或不見...向來習慣簽CD輯本。
c0073742_21545388.jpg
這次現場販售的CD是香港版本,特別發售來向亞洲其他國家介紹吉田兄弟,所以收錄了各專輯中的精選曲,有興趣的可以跟我借,會開啟你對三味線的新觀感~~簽名場內不能拍照所以只意思意思一下拍了他們低頭簽名的樣子,跟兩兄弟都握到手,並跟他們說演出真得是太棒、太漂亮了,很感謝帶來如此精彩的表演www吉田兄弟都長得很斯文有氣質,加上穿上袴裝更有特別的氛圍,可以體會為什麼有很多女生拿到簽名後是尖叫著跑出來。

PS.因為最近有扮伊達政宗,有研究過如何穿武士袴(劍道褲),一般都是打十文字結(請參考 【型10】袴のひもの結び方) ,今天也趁簽名時偷看他們的打結方法,發現自己沒有打錯很高興....xD

by abeyasuaki | 2009-10-25 21:55 | 音樂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天地人》傲嬌流的英雄救美+政宗的美感

已經隔了好幾集沒寫,其實中間的關原之戰處理得還算不錯,有機會來補寫那幾回,不過首先將劇情跳回關原之戰後上杉已經失勢的狀況,由於上杉家屬西軍,所以戰後被家康清算從一百二十萬石減到三十萬石,為了家臣們的生存上杉家對德川家敢怒不敢言,但在慶賀家康繼任將軍、設置幕府的那天,景勝卻因為妻子菊姬病危趕往伏見,改由兼續代主前往參見。

家康看見景勝沒來,就質問兼續他們打得是什麼主意,對家康擁權自重的態度不滿的兼續,故意用話戳了幾句,腦怒的家康正要發作─────就見到快步走進來的政宗。
c0073742_1591837.jpg
由於政宗的到來(還故意擋在兼續前面),家康馬上被轉移注意力眉開眼笑(轉移注意力→那個黃黑相間的小蜜蜂裝...劇組真是GJ還給他設計這個很合他風格的衣服)其實我看到這邊實在很懷疑,政宗進來的時機點有夠巧的,而且剛進來就掌握了全場狀況,他根本剛剛是躲在旁邊偷聽吧!政宗表示這是要獻給家康的祝賀之禮,並瞥了身後的兼續一眼,然後傲嬌流的英雄救美就開始了

「閒雜人等可以退下了,我還有很多話要(跟家康)說呢」
←翻譯:你這呆頭鵝怎麼還沒搞懂我進來插話的用意!竟然還傻傻著不動


政宗見大禍臨頭的兼續沒反應過來,還主動上前替家康披上走在潮流先端的時髦羽織,忙著跟小妾政宗聊天的家康揮手叫兼續退下,這時兼續才略有感地抬頭與政宗對上眼,倆人相對無言,直至兼續退出為止,政宗的眼神都一直盯著他看,也難怪家康損了他一句「你真得看上他了」

解意1:你還特地幫他解圍,以你來說真是難得,如此在意這個男人
解意2:你看他還看的真久


這邊我要褒賞一下松田龍平的演技!之前說你是泡泡龍對不起,他在家康詢問是否中意兼續並幫忙脫困時,轉身沉默了一下後迅速裝傻地左顧右盼,那個語調與神情真得很故意XDDDD家康雖然知道他的答案,不過最後也笑著說罷了罷了,另外...雖然妻夫(兼續)化老妝很微妙(因為他的臉與氣質實在太幼了)不過政宗的老妝說實在比他年輕時的帥多了...比較精悍吧~
c0073742_1595482.jpg
↓小蜜蜂裝...天地人中的政宗以穿黑色勁裝為主,加上他喜歡的金邊,所以進化出金黑條紋對嗎...囧
c0073742_043963.jpg
↓神色不錯的一瞥,被家康說中心事
c0073742_23123653.jpg

by abeyasuaki | 2009-10-23 02:00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EVANGELION 破:2.0 YOU CAN (NOT) ADVANCE

さ 約束の時た,碇シンジ君。君たけは 幸せにしてみせるよ。
c0073742_1525559.jpg
飽受好評的EVA劇場版‧破終於也跑去看了!(笑)這部真得會讓人進電影院看好幾次!無比流暢的戰鬥畫面、氣勢澎湃的配樂、更加美型有個性的角色,以前的EVA裡呈現的是人類的軟弱面,雖然看完還是有獲得些什麼,但餘味很不好,零的無感情且被大量人工繁殖、明日香的彆扭與逞強起源於被母親無視的空洞,還有真嗣經典的碎碎唸自閉逃避...甚至美里的堅強外表下所隱藏的墮落與情緒化,這些在《破》中都被大幅改造了。

如果說以前的是國中生,那現在就是高中生了吧(笑)

真嗣變得會找機會表現自己對他人的關心,以及對父親的感謝。零變得更加柔軟與人性化,會站在他人立場思考的好孩子,以前的她跟真嗣之間的關係比較像母性,但在《破》中她成為與真嗣平等的一個女孩,我覺得這樣的她比起無機質更加美麗,對零的好感度上升。

升官至上校的美里。真得很少感情用事了吶,遇事很有上級長官的感覺,當使徒來襲負起所有責任的樣子非常帥氣!還會像上班族一樣在下班後去酒館喝酒抱怨XD而加持也很明白地告訴真嗣,希望他能守護美里的幸福,這對戀人還是彼此有所依戀,希望在下一部中能給他們一個好結局,當初《真心為你》劇場版的下場裡實在太哀傷了...

雖然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轉變,不過那個以往最自我為中心的明日香才是最令人驚訝的吧?雖然一樣是極為強氣的登場,但她查覺到自己的心情變化後,那份坦率非常耀眼,不再是昏睡著走進真嗣房間,而是察覺到自己孤單的心情而希望能睡在感受到體溫的同一張床上...還有為了讓零能招待真嗣與碇司令一塊用餐,自願擔任實驗任務,我覺得她是在這個重新輪迴的世界中成長最多的人,不愧是舊世界遺留下來的夏娃(?)

當然最喜歡的渚薰出現時還是有大聲(笑)尖叫一下,這次他的台詞可真是精彩啊「初次見面,爸爸,您的兒子我就接收了」「約定好的,至少,要給你幸福(在上方微笑)」雖然說那句對碇司令說的"爸爸",以腐角度來解釋令人握拳叫著YES!但後來想想,如果這是後面的伏筆的話呢?要是碇司令在某種意義上,真得算是渚薰的"父親"呢?

真嗣無疑是碇與唯的兒子,是人與人產下的人類之子,那若是渚薰是人與使徒結合生下的使徒之子呢?新物種的誕生會促使舊物種的滅亡,但若這兩種物種能互相融合?人類與使徒成為"兄弟",如果這就是兩者並存的最終福音?不管如何,渚薰的戲份與重要性大為增加都讓我幸福無比(笑)

by abeyasuaki | 2009-10-22 01:54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ARIA水星領航員] 黃昏之姬君

謝謝YUKIO的ARISU~能夠拍到很開心,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好好幫妳拍照^^

橘子行星「黃昏公主」ARISU CN YUKIO/Photo &文 by 霜影

客人,您是第一次來到火星嗎?那麼請將您的手交給我,由我來帶領您參觀新威尼斯

遍布縱衡交錯的水道,這個仿效地球水都的城市是我們足以自豪的故鄉

您想前往熱鬧的聖馬可廣場嗎?還是頗富盛名的帕里亞橋呢?或是...您希望是不為人知的秘密場所?

那麼作為交換,希望您猜一個謎題,為什麼我所屬的領航員公司名為「橘子行星」呢?

對了,客人果然見識多聞,這將天空染成美麗橘色的黃昏時分,正是火星自古以來傳承下來的景色

對於新威尼斯水鄉而言,這個顏色是永恆的象徵...

現在換我來實現給您的約定,秘藏的場所。

客人您知道馳名新威尼斯的三大水精靈嗎?其實我是其中擁有「天籟」名號的弟子

隱隱約約聽到迴蕩在水道間的船歌聲,正是她美妙的聲音

雖然比不上擁有最燦爛笑容的她,請讓我為您高歌一曲

在前往秘密場所的途中,請您邊欣賞夕陽景致,邊以船歌解悶

懷著興奮與期待的心情進入灑滿點點金光的神秘水域吧

由我──「黃昏之姬君」──陪同您享這趟既悠閒又帶點冒險的小旅程吧!

c0073742_2016217.jpg
c0073742_20191834.jpg
c0073742_20194613.jpg
c0073742_20421473.jpg
c0073742_22113769.jpg
c0073742_22125366.jpg
c0073742_2113762.jpg

by abeyasuaki | 2009-10-18 20:19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伊達政宗 ──奧州筆頭

伊達政宗 CN 霜影/Photo Thanks 鏡&柚子/Special Thanks for 水城&柚子

總算出了政宗!從動畫版開播以後就喜歡上這個角色,不過他的正裝道具實在是太麻煩了...所以後來想說在正式出前,先弄動畫第三話時穿的劍道服,白和服與深藍褲比較可以快點完成。有做過一些調整,原先動畫中他是沒戴黑護手在練劍的,但因為畢竟我們是女生沒法達到男生的那種身材T_T,如果還把衣擺放下會顯得很娘,反正政宗2P衣服也有加護手,就決定做這調整了!

至於紫羅背板五色水玉模樣陣羽織簡稱普普風羽織,是因為手邊有現成的深藍羽織,當初第一眼看到政宗身為古人竟然有如此超越時代的品味...!腦子充斥著一片空白的震撼感,既然有機會可以Cos他乾脆做出來,當天開拍時其實很僵硬無法入戲,不過一披上羽織後順利很多,有上身的感覺,果然我們要尊重政宗大人的審美觀。

照片上加的字,其中之一是政宗所做的漢詩「馬上少年過、世平白髮多;殘軀天所赦,不樂是如何」我很喜歡從這首傳達出來的感覺,有睥睨天下的豪氣,也有屈於現實的無奈,充份展現戰國武將的性格...至於煙斗則是因為政宗的愛好之一就是抽煙,聽說是照三餐抽的(這樣竟然可以活到七十歲的古人長壽),同人版本也很多設定政宗拿煙斗的樣子。

這次外拍謝謝水城、鏡、柚子的大力幫忙,第一次扮演自己本命的角色會很緊張=w=;;謝謝!能拍出喜歡的照片真得很開心,我現在也算比較少產型的人了(笑)但會希望每次出還是能盡力而為:)
c0073742_1101284.jpg
c0073742_16345859.jpg
c0073742_2258262.jpg
c0073742_322693.jpg
c0073742_354860.jpg
c0073742_122180.jpg
c0073742_17372351.jpg
c0073742_23312294.jpg
c0073742_14534094.jpg
c0073742_2315423.jpg
c0073742_23592933.jpg
c0073742_0115771.jpg
c0073742_2362989.jpg
c0073742_157831.jpg
c0073742_23131023.jpg
c0073742_0144698.jpg

by abeyasuaki | 2009-10-10 03:06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宮城縣知事選舉海報

官方網站:宮城県知事選挙
新聞來源:宮城県知事選挙のイメージキャラに『戦国BASARA』の伊達政宗が起用
c0073742_148105.jpg
這幾天就看到朋友丟來的消息,古時伊達居城仙台所在的宮城縣,這次知事選舉竟然將《戰國BASARA》中的政宗選為海報代言人物!這果然是為了吸引年輕人前往投票嗎...不過會有很多歷女想去要海報吧XDDD

NICO的選舉宣傳CM(謝謝月幽!)

by abeyasuaki | 2009-10-09 01:4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蔚藍清新的奧州

前言:這系列可以改名為「小十郎的胃痛日記」...另外如果覺得標題很眼熟,那絕對不是錯覺
還有我真得是蒼紅派!每篇都很用心地藏在裡面(毆)一有幸村照片就要寫蒼紅Q~Q!
 
c0073742_2125564.jpg
秋高氣爽的東北陸奧國,那一望無際的平坦原野即將展現豔麗色彩──赤紅與金黃交錯──舒適的氣溫與美麗的景致是出遊的絕佳時機────原本該如此沒錯,但在米澤城中卻有場騷動正在進行中...

「..........」城內商量軍議的覲見間內,稀罕地聚集了伊達軍所有的主要幹部們,而與他們面對面的則是臉色鐵青的小十郎,他不發一語的肅靜氣氛崩緊了在場人士的神經,但是沒有人會問原因是為什麼。

────因為那實在是顯而易見、用看得就好,城外近野一大片燒得半燬的菜園,肥沃土壤全化為了焦黑炭土,更不用提上面原本種植的農作物下場是什麼,這個小十郎耗費許多時間辛勤耕耘的心愛田地在短時間內就化為虛有,而事後追查的起火原因則是疑似煙草未熄滅完全的一絲餘火。

雖然奧州軍個個打扮怪異,喜歡在馬鞍與髮型上做造型,但在農忙時節卻都是下鄉務農的好青年,沒人會在奧州這片領土上喝酒抽煙、滋眾鬧事────除了一個人以外。

「..........」看著仍舊不發一語的片倉大人,伊達軍們以求救的眼神看著他們的頭子──奧州筆頭伊達政宗──不過這個訊息似乎傳遞不夠完整,政宗一手翹著煙桿子,一手隨便垂放在盤腿而坐的膝蓋上,一副沒有認真在看待情勢的態度。

「..........」不知道這陣令人難以忍受的沉默到底何時才能打破,幹部們坐立不安地偷瞧在政宗身側閉目沉思的小十郎,米澤城內誰都知道平常謹守禮儀的片倉大人,最可怕的不是生氣時的冰冷眼神,而是抓狂時的拳打腳踢,雖然那是在戰場上面對敵軍才會出現的失控────但誰曉得會不會有例外?尤其是在心愛的東西被搗毀,罪魁禍首又沒意識到險惡氣氛的狀況下。

「....根據近來的報告,今年由於夏末時的雨水較少,所以入秋以後氣後變得格外乾燥,也因此傳來不少意外的發生...」小十郎終於開了口,讓眾人鬆了一口氣,因為語調雖然沒有什麼起伏,但也不到暴怒的程度「...不過為了避免火事的頻繁發生,應該要更為提高各處的警戒程度,若是在此時因為發生了火災而導致防御布署有了漏洞,那可就是給了他國入侵的好時機。」

小十郎停頓了一下,然後深深吸了一口氣「從今天開始城內實行禁煙措施,任何他國購入的煙草一律退回,直至明年春末雨季再來臨為止──這是必要的緊急處理,不容許有任何的寬待或例外。」────這句話還沒說完,奧州將領們就知道自己錯了,什麼片倉大人沒有很生氣,這根本是史無前例的震怒!證據就是小十郎在發表命令完後,看了正抽著一口煙的政宗一眼。

「....!!什麼!小十郎你這混帳!Wait!」一直到剛才都不說話的政宗,這才發現到錯失了辯解或道歉的時機,不過小十郎不給政宗任何收回命令的空檔「這也是個好機會,政宗大人您一天到晚從沒放下煙稈子,雖然說煙草有一定的療效,但抽多了不僅氣味難聞,對身體也著實是傷害」小十郎露出爽朗的笑容「請恕屬下多言,若您能因此戒除煙癮,也會是奧州軍逐鹿天下的一大利因」

看著張著嘴巴似乎想說什麼的政宗,小十郎迅速解散了軍議並快步離去────god damn!到底誰才是主公啊!────雖然如此但理虧的實在是自己,政宗也不好大發雷霆,只能默默轉身恨恨看著身上所剩無給的煙草「....這點殘量...根本撐不過明天吧...」對於每天以抽煙為樂的政宗而言,實行全面禁煙跟要了他的命沒兩樣,但又無計可施...

繼續閱讀

by abeyasuaki | 2009-10-06 21:25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魔女的嘆息

C.C CN 優人(柚子)/Photo&文 by 霜影

前言:魔女的嘆息可不是什麼詩情畫意的東西...
c0073742_130627.jpg
「...計畫一就採用移動地點A的作法,然後由雙Knight左右率兵攻進去,計畫二則採用地下定點突破的方法...」深夜的阿什弗德學園宿舍,只見所有的燈火都暗去,僅留靠角落的半圓窗內還閃爍著昏黃的光線,魯魯修‧蘭佩洛基仍焚膏繼晷地待在電腦前努力輸入所有數據與資料。

「可惡...做完這個還得再清查最近的帳務...這黑色騎士團怎麼就沒一個人能分擔一下這些雜務啊!」魯魯修將手深深埋入因熬夜而顯得雜亂的髮中,白天得負責學生會的業務,晚上還必須盤算黑色騎士團的策略與收支,就算是自詡為用腦第一的他也實在吃不消。

「......嗯......很吵耶」魯魯修轉過頭去,剛才埋怨自己的聲音正來自於現在舒服躺在沙發上,睡眼惺松的綠髮少女「喂!你怎麼這麼拉遢啊,作為一個女的,好歹要洗完澡,整齊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睡吧!」從小細心養育妹妹娜娜莉,魯魯修實在看不慣C.C隨便的生活習慣。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女人原來也可以這麼懶。

「真是受不了妳...」雖然邊抱怨,魯魯修還是伸手去拉賴在沙發上的C.C,他打算不論如何得把她拖到床上好好蓋著被子睡覺,但是就正當打算實行這個計畫時...「啊!這不就是我剛剛找了很久的資料嗎!!原來被妳壓在身下...!」看見從C.C身下出現的資料頁不禁讓魯魯修怒火中燒,剛剛他就是因為這資料不見了所以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後來找不到不得已只得坐下來重新精算,也因此搞到深更半夜...
c0073742_26088.jpg
「妳到底還藏了什麼東西啊」魯魯修粗魯的搖醒C.C,被吵醒的C.C不滿地揉了揉眼睛「這麼晚了你還在大驚小怪什麼啊...魯魯修」「什麼大驚小怪...」雖然這魔女講話還是很氣人,不過現在重點已經不是這個了,魯魯修努力地看向C.C好不容易願易挪動一下身體而空出的沙發角落,只見除了他所遺失的黑騎士團帳務精算表外,還有一堆署名是自己的帳單。

「!?這是什麼??」由於對這些帳單完全沒印象,魯魯修一瞬間懷疑是自己操勞過度得了記憶退化症,但他馬上回神是誰幹得好事「這些...該不會都是妳一個人買的吧!!!」緊緊捏著努力探手拿到的帳單疊───上面全部印著PIZZA HUT的字眼「妳竟然趁我不在家時...」剩下的話他已經說不出了,運轉過度的腦中只徘徊著下個月的超支數字而已。

「妳一個人吃那麼多幹麻...」就算是魔女,是女人應該都怕胖吧,這種在魯魯修認知中的常識一下就被C.C打破了「....為了這個啊...很辛苦的。」雖然被魯魯修擠到一邊去,C.C仍不願從沙發上起身,她用側躺的方式指了指懷中的黃色不明物體。──這是什麼怪東西!?──看著魯魯修張大的嘴,不等他開口詢問C.C就先回答了問題「....是起司君。」隨後又把頭埋入起司君柔軟的胸膛中。
c0073742_2314743.jpg
「...給我...」──這個魔女,給她三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了!──魯魯修決定今晚一定要好好告誡她誰才是這個房間的「擁有者」,就算再怎麼手無縛雞之力,搶奪一個布偶他還是辦得到的。「喂!還給我。」C.C難得的語氣起了變化「不要。」魯魯修心中一陣竊喜,原來這魔女還是有弱點的啊?那好,明天這黃色不明物體就會出現在阿什弗德學園的垃圾場了。

「.....你知道一個傳說嗎?魯魯修」正當魯魯修得意於終於掌握了壓制C.C的方法時,C.C卻突然改變了臉色正經地看向他,此刻她的聲音裡似乎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偷走魔女的東西的人,都會變成貓...如果是你的話,我想會是變成小黑貓吧。」「什麼!?」魯魯修腦內一下無法消化C.C話中的意思「妳在說童話吧,當我幾歲了還相信...而且我這才不是偷...」不過下一瞬間,他看到C.C直勾著自己盯的金色眼睛,頓時想到「絕對命令」的力量就是這魔女給的。

「..........」少年明顯地動搖了。

「.....哈............」看著在維持男性尊嚴與害怕變成貓之間猶豫,無法決定下一步行動的魯魯修,C.C嘆了好大一口氣──這也未免太、好騙了──在跟魯魯修訂下契約時候還沒想到他竟然是這樣的個性,雖然吃盡了苦頭因而變成擁有平民斤斤計較的性格,但骨子裡畢竟是不懂世事的皇子,不過也罷,就是這點有趣啊~

「那麼,你要怎麼做呢?────魯魯修?」

魔女甜美的笑了。

by abeyasuaki | 2009-10-05 00:56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蒼之雷

前言:為什麼我身為蒼紅派,寫文時卻老有被小十郎附身感?
c0073742_23592933.jpg
「啊啊──片、片倉大人」米澤城內某間房間傳出慘叫,聽見叫聲的小十郎不用回頭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侍奉伊達家已久的家老連滾帶爬衝至他面前「鬼庭大人,您還好嗎?」小十郎恭敬地對眼前上氣不接下氣的老人伸出手來,但是顯然受驚的老人連抬頭看他一眼的暇裕都沒有「為...為什麼主屋的柱子又被烤了個焦黑!?這要是被人看到了多不成體統!?」好不容易深吸一口氣的老人隨之爆出憤怒又錯扼的怒吼,他知道小十郎當然曉得犯人是誰。

──果然,又是這件事,這到底是這個月第幾次了?

小十郎按著微微跳動的額頭,試圖去安撫冒著青筋的家老,不用說也知道,接下來去尋找兇手與"規勸"對方的責任又落在自己頭上。「政宗大人...唉,此時該是在道場練劍吧」收拾起沮喪的心情,小十郎邁開腳步朝城內道場方向走去。自從上個月政宗大人與真田幸村的決鬥又不分勝負後,米澤城內的屋舍就開始不定期地出現焦黑的慘狀。

由於不用細看都看得出來是被雷電烤過的下場,深知那是主公獨門武技的眾人只好默默進行修繕的工作──但凡事...果然還是該有個限度吧?──小十郎不知道這個狀況是政宗又在偷練什麼必殺技,還是獨眼龍心情不定,但做得太誇張終究會給下面的人帶來困擾,懷著今天必要好好說他一番的心理準備,小十郎打開了道場的門。

「政宗大人,請恕小十郎打擾──」「HA!小十郎,來的正好!」小十郎話還沒說完,就只見一把木刀朝面前丟過來,反射性接住之後,政宗的刀馬上就俐落地砍了過來「!?政宗大人?」「我正愁著沒人當對手,你來得可正好,Good」──...不行,他的眼神呈現亢奮狀況,這時說什麼都沒用。
c0073742_0115771.jpg
「HA!」跟奧州獨眼龍在對戰時可不能有一絲分神,小十郎接過政宗猛烈的一刀後馬上還以回擊,只見政宗靈活地在刀砍到之前就往後跳開──嗯,果然是進步很多啊──政宗的劍術從小是小十郎教導的,從劍都握不穩到現在勢均力敵,偶爾還會捏一把冷汗的程度,說不欣慰是騙人的。畢竟也是身為武士之身,沉浸在酣快對戰中的小十郎不禁露出了笑意。

「你大意啦──!」──咦?──就在小十郎感嘆昔日的梵天丸也已經長大的那一瞬間,政宗的刀已經到了眼前,雖然他勉強接住但隨即卻襲來一陣強烈酥麻,震得連刀都快要拿不住。「checkmate!你輸啦小十郎」被直指喉頭的小十郎,只好認輸地放下刀來。

「嗯,這招果然不錯用,應該可以派上用場」只見政宗滿意地摸著下巴「政宗大人...剛剛的是?」雖然確實是自己大意了,不過要不是那陣衝擊,也不會這麼快敗下陣來。「喔,我在嘗試如何讓電的威力加強,可以在交鋒之時讓對手被電麻痺,產生空隙。」──也就是說我是第一個活人實驗品囉?──

「謝啦小十郎,多虧你我新的劍技完成了。而且...也好久沒跟你對打了啊」將木刀扛在肩上的奧州筆頭露出了燦爛的爽朗笑容──算了...誰叫我所養育的梵天丸大人從小就是個武癡呢?──看著政宗得意的表情,小十郎也只能苦笑著搖搖頭。「電暈上田的小老虎,也是挺風雅的一件事啊~You see?」但接下來政宗的這句話,讓小十郎立刻陷入脫力的沉默。──您真得只是要打敗他而已嗎?還是...──小十郎決定阻止自己想下去。

「那麼政宗大人,練武雖然是武士的本份,還請您適度即可,今日請早些歇息」「喔OKOK啦,No problem」政宗揮揮手示意讓恭敬鞠躬的小十郎退下,八成還想在道場啄磨一下新的劍法。「片倉大人...」小十郎才剛退出道場,就見到滿臉狐疑的家老盯著自己的臉看「您適才有沒有好好說說政宗大人?我聽見道場內傳來笑聲...」

────!!慘了,把這件事給忘光了

雖然焦黑的謎底不外乎就是政宗的新必殺技,但是剛才被趕鴨子上架的陪練,卻讓小十郎徹底忘了要規勸政宗不要再"破壞公物"的初衷,見他一臉藏不住的驚扼,家老馬上領會過來「片倉大人!!」原本要給政宗的長篇勞騷眼見就要由小十郎代為領受了。

────饒了我吧,政宗大人────

奧州米澤的修繕工程,看樣子還有好一陣子可忙呀。

by abeyasuaki | 2009-10-04 23:59 | 創作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