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09年 11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村上紀香《JIN-仁醫-》~返回江戶時代的奇蹟

江戶時代...我身處一個幫人動手術卻會被誤會為殺人兇手的時代

在沒有足夠的手術工具與藥的困境下動手術,這明明是非常簡單的手術

在現代絕不會失敗的手術,可就只是這樣的手術,卻讓我現在束手無措

我這才明瞭過來,一直以來讓手術成功的不是我的技術,而是在這之前人們創造出來的藥與知識

除去了這些,我是個連病人的痛都止不住的庸醫而已,當了這麼久的醫生,直到現在才明瞭

一百三十八年的世界,讓我徹底地體會到這這一點


村上紀香繼《龍》之後的作品《JIN-仁-》(台灣翻作《仁者俠醫》,日劇則為《仁醫》) ,因為其題材的特殊性最近改編為日劇,領銜主演的大澤隆夫中谷美紀很少參與日劇的演出而受到矚目,劇情氣氛也掌握得相當好,進而想要一探其原作的面貌。日本近來有很多作品的題材會挑戰比較專業的領域,譬如說圍棋、品酒或是運動類型,如果作品熱門的話就會形成一股研究的風潮,《JIN-仁-》同時跨足兩個專業領域,一是腦部外科的醫學領域,二是幕末日本的歷史領域。

南方仁,作為執醫的腦外科醫生,經歷許多的困難手術並擁有獨當一面的技術,某日病院裡送進了一個性命垂危的病人,他不僅身份不明還遭受到很嚴重的毆打,導致需要緊急動用手術來清除腦內血塊,而仁,正是當晚的執班醫生。這個手術徹底地改變了他的命運,在開刀的途中,仁驚訝的發現患者腦內竟然有個形似嬰孩的腫囊,如果是幼兒體內還曾有這種例子,但卻沒有人到成年後腦內還包覆著「自己的另一個雙生兄弟」。

就在仁還抱有疑惑的當下,這位剛開完手術的患者就從病房內失去了蹤影,並且還一併帶走了一些藥品、手術刀與那個狀似嬰兒的腫囊。緊急發動眾人尋找的仁在醫院逃生梯中發現了他,但在與對方的扭打中,裝著嬰兒腫囊的玻璃罐滑落,眼看就要摔至地面粉碎,仁不顧自身安危地飛身想要接住,就在同時,他卻似墜入了無限黑暗的深淵一般────明明,樓梯地面的距離是如此地近

他卻因此回到了一百三十八年前的幕末江戶(東京)

繼續閱讀

by abeyasuaki | 2009-11-21 17:40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天地人》大坂城炎上

德川與豐臣家的最後一戰開打!其實也不算開打,因為可以說完全沒有作戰畫面(苦笑)這一回做了最大的更改就在於將原本於大坂夏之陣中救出家康孫女──千姬的坂崎直盛改為主角直江兼續,不過我看到時不意外反而還微笑了,原因在於《天地人》中可以說是相當的醜化德川家康,當然戰國時代誰人沒有野心?不能翻上檯面的政治鬥爭太多太多了,但在《天地人》中很強調家康的老謀與奸險,借以與耿直的上杉家作對照。

前面太過於強化家康與兼續的理念對立,甚至家康都把兼續視為眼裡的一粒砂,但誰都知道接下來就是德川治世兩百年,總得在最後結尾表現出家康終於容忍(?)接納(?)兼續的樣子吧?必須有個理由...所以救助千姬就是最好的轉折法,雖然這樣就犧牲了坂崎直盛啦,不過反正《天地人》中他沒有參加演出XDD

比起救千姬的人選被換成主角,我還比較黑線家康的表現真是過於誇張,雖然說那個史上最瞎開戰理由是他提出的,但開戰前毫不誨言自己就是要背信忘義,到看見孫女被救後竟然感動掉扇子,邊顫抖地握住兼續的手...老貍,演技太過啦=A=|||《天地人》的編劇有夠毀壞家康形像的。

史上最瞎開戰理由:德川家為了要名正言順對豐臣開戰,消滅掉其殘存勢力,提出豐臣重建京都方廣寺的鐘銘文上寫有「國家安康」「君臣豐樂」,「國」家康兩字被隔開代表是要斬首家康,「君臣豐樂」臣豐倒裝是豐臣,剩餘的字君樂是代表唯有豐臣家能得主上歡心,然後借此提出非常不平等的條約要豐臣家交出大坂城。
c0073742_16191395.jpg
說起這次主角之一的千姬,她日後可是一代女豪──天樹院,身為二代將軍秀忠的長女,也是三代將軍家光的姊姊,她被允許在幕府中還配帶著已毀滅的豐臣家家紋(千姬是豐臣秀賴的妻子,雖然最後秀賴死於自焚)也力保了秀賴之女的性命,讓她在鎌倉的東慶寺出家成為天秀尼。

這個東慶寺非常特別,當初去鐮倉旅行在那裡看了很多寺方珍藏的書信,那是為什麼?因為百年前女子地位卑下,尤其是戰國時期與江戶初期,但是如果女子不堪丈夫虐待,只要逃進東慶寺就會受到保護,而一旦在寺內待滿三年就自動具有離婚的法律效力,不需要丈夫的同意。所以,東慶寺被稱為「縁切寺」「駆け込み寺」(斷絕緣份的寺),天秀尼成為東慶寺住持,其背後靠山又是天樹院千姬,她們倆人都是在戰國戰火中備受擺弄的哀傷女子,所以才格外鞏立了這個女子唯一的避風港吧。
c0073742_16193647.jpg
政宗在這回沒什麼戲份,變成傳令兵了,不過還是有些精彩地方...XD首先是他受二代將軍秀忠的命令去傳話給兼續,說希望當初寫出「直江狀」頂撞家康的兼續能為他去勸阻父親出兵豐臣,但這是個非常困難的任務,家康原本就看兼續不順眼,現在還要來說逆耳之言,一個不小心上杉家又要面臨滅門之禍。

但...在短短幾回內政宗與兼續感情還變得真好啊,政宗傳完話後竟然還對兼續講「雖然也曾猶豫要不要告訴你(因為很危險)」「但還是不想日後被你埋怨(微笑)」

日後...!什麼日後啊!你這個獨眼龍有怕過誰埋怨你的嗎=口=!!?

我對於政宗與兼續現在如此無話不說(?)感到心情很複雜,深深覺得上杉家被減封到只剩米澤一地根本是政宗對家康的進言建議吧!這樣他們就能有個共通話題可以討論,米澤碰到什麼問題,也一定是想到向前領主政宗求救,這果然是被人稱為小狐貍的政宗啊(老狐貍是家康)

不過小可愛兼續...現在應該說是老可愛兼續了,也學會變比較機巧了,他去對家康進言時沒有正氣凜凜地反對他出兵,只是眼笑嘴笑皮不笑地酸家康忘記當初對秀吉與利家的誓言,逼家康說出”自己就是要背信忘義那又怎麼樣”,是沒有效力啦,但至少達成了秀忠對他的請託。
c0073742_16195556.jpg
幸村是大坂夏之陣的主角(笑)成為日本史上「天下第一兵(武將之意)」的美稱就是在這一面倒的最後一戰中成名,《天地人》還是因為預算不足沒有演出真田的騎兵戰...有點遺憾...不過幸村最後安頓好千姬後,悲壯地一人步出被火焚毀的大坂城,隨後大吼著抽刀衝陣的樣子很帥!!看到這邊還是為這悲劇性的武將所憾動。

大坂夏之陣開戰前,分屬敵我兩方的兼續與幸村秘密會面,作為今生的訣別,幸村感謝兼續對他的教導,兼續則請幸村傳話給淀殿,請她保全千姬的性命。聽取了兼續的進言,淀殿最後沒有帶著千姬自焚,這象徵了豐臣家的慈悲為懷(就算是敵方的血脈也沒因此殘殺)是真正的「天下人」(深田真得很合古裝,戰裝也非常美麗,好想看她演源平時期的女武將巴)

這邊當然美化了豐臣家的末期...可能因為兼續在關原之戰還是屬西軍吧,所以明顯西軍眾人都得到美化(例:石田三成、淀殿、豐臣秀賴)然後東軍就是醜化...下一回就是最終回,愛的旗幟將永世流傳地在風中翻揚,大概是這種感覺吧...=w=a不過我很在意預告中政宗對兼續笑開懷的畫面...
c0073742_16211233.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21 16:21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刺青之聲 [柊]

紫魂儀式,人們因為思念死去的親人與戀人而痛苦不已,久世家族便以生者的紅色血液與死者的藍色血液混合畫在巫女身上,讓巫女去承受這份折磨的思念之苦。

而當巫女全身都畫滿刺青時,就讓年幼的鎮女邊唱子守唄(催眠曲)邊以釘打在巫女的四肢,並以吊牢放至地底深淵中永遠沉眠。如果巫女在儀式途中無法擺脫對塵世的牽絆,神官們會將刺滿紋青的人皮給剝下進行祈禱,被剝了皮的巫女則會被丟在大牢中任其死去。

當巫女的眼中布滿著絕望的刺青時,災禍就將降臨,此為破戒之刻。

巫女零華,成為眠之巫女進行永眠的當下,親眼目睹戀人死在眼前,過於悲痛無法接受這事實的她使雙眼紋滿了充滿悲痛的刺青──禁忌的"蛇目",所有過去刻於她身上的刺青之痛釋放,也令陰界與人界的界線模糊化...
相關文章:零系列簡介
c0073742_22225792.jpg
因為有幕末寫真產生機所以把老照片又拿出來玩了一次(這真是方便的工具啊),好懷念喔零的照片都是三年前拍的了...希望有機會把之前想拍的再拍拍看,一代的真冬、深紅、霧繪,二代的雙子姊妹與立花兄弟,現在拍起來感覺一定很不同了(笑)

其實說起來,最喜歡的是三代的故事,雖然說一般人最多喜歡的是二代《零~紅蝶》以感情的強度來講也是二代最為濃厚──非得要以死來結合的雙生子,用自殘來留住對方的姊妹,還有失去了一切希望而發狂的紗重──

不過就是太強了所以才感覺很可怕,零系列最恐怖的往往不是場景而是背後所隱藏的感情,也因此四個魔王中感覺最讓人不舒服、恐懼被她步步逼進的就是紗重了,雖然每代魔王都是失去了心愛的人,但多半都是沉浸在很深哀傷中的沉默氣氛,只有紗重是狂笑的。她笑得是如此地毛骨聳然,讓人覺得她已經超越悲傷陷入了瘋狂。所以每當紗重拖著染血的腰帶、微笑地接近時,就算沒一擊必殺也壓迫感超大。

三代《零~刺青之聲》給我的感覺則像她的印象色──在雨中默默落下的淚水,因為開車出事故造成未婚夫喪命的怜,自責與思念讓她陷入了昏睡,在夢中漸漸深入了不能回頭的地方...三代對於民俗學方面的考究做得比前幾代更為徹底,可能因為怜的未婚夫優雨是民俗學家的關係?就是因為考究很細,最後結局又餘味十足、引人掉淚,所以我最喜歡三代的氣氛...
c0073742_2394197.jpg
眠之巫女身上刺著混合蛇與柊意象的刺青,蛇被認為是龍神降於世的化身,所以被古代視為畏怯的對象、超越人智的存在,也就是神的使者,而巫女們為了能揣測神意(古時測神意是為了避開天災)所以把蛇的鱗片畫在身上,象徵把一部份力量轉移到自己的身上,相傳日本古時的巫女王卑彌呼就是繪蛇紋在肌膚上。而北条家的家紋也是代表著蛇的「三鱗紋」(三有著「多」的意思)

柊就更有意思了,這種植物非常特別,因為表面有硬刺的關係所以觸摸會痛,日文疼是ひいらぐ(く,演變為ひいらぎぎ(疼木),再因為發音變成了柊(ひいらぎ)。古代的巫女會為了加強自身的靈力而做出類似封鎖感官或是自殘的功能,就跟雙眼失明的人聽力會格外發達一樣,有時不能聽不能看不能說的殘疾者靈力特別強大,所以為了能擁有更強大的靈力,巫女們往往會刻意去背負「疼痛」

且柊是常青植物,就算在靄靄白雪中依然保持著翠綠,這被認為是擁有神力的證明,在日本節分中常會做為驅魔的武器,也就是所謂的「鬼の目突き」
c0073742_2235325.jpg
至於移轉他人之痛並讓巫女入睡這個典故,是取自日本東北地區的巫女能夠作夢預知事物的轉化,東北地區是日本除北海道以外最冷的區域,到冬天時常常是大雪封山無法出來行走,在可以說被大自然完全封鎖的環境中,如何以人類力量與天災搏鬥就只能求助於巫力,在最艱困的狀況下會選出活祭獻給大自然吞噬掉,也就是犧牲少數人來保全多數人(讓巫女一人承受痛苦),越是無法離開土地就會有更根深地固的風土習俗。

夢境與「另一個世界」的連結相當深,因為太為虛幻無法看見盡頭,所以若能看見盡頭,那想必不是可以觸碰的禁忌區域。 三代每個元素都跟民俗學緊密結合與聯想,有人覺得劇情不若二代緊湊,那可能是因為可以操作的角色分成三個,然後大家各自進行自己的路線有關係,加上會回到現實(醒來)雖然體會到被靈異浸蝕的居家生活也是恐怖的一個元素啦...但畢竟中斷了被封鎖的古宅感覺還是有差,好像有地方可以逃比較安全一樣。

怜對優雨的深情,還有優雨對怜的溫柔體貼,最後他寧可帶走怜身上那些柊(思念之痛)也要她活下去那邊,真是不管看幾次都眼框溼溼的Q_Q加上主題曲好聽,味道十足,比起二代扭曲強烈的禁忌血親之愛,我還是比較喜歡兩心相許被輕柔包覆的愛情。找機會再重玩重拍吧!
c0073742_021422.jpg


下面放覺得比較毛的部份,敢看的再看

by abeyasuaki | 2009-11-19 22:25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蒼紅共鬪

c0073742_23364252.jpg
c0073742_122573.jpg
c0073742_265041.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19 21:37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幕末古寫真產生機

幕末古寫真是一個很好玩的網路後製程式053.gif
其實就是把照片上傳後,幫你後製成日本幕末的那種低彩度高對比舊報紙感...試玩了幾張,其實與其說是幕末,我想到的其實是零系列耶...XDD裡面拍到的照片就是會呈像成這樣的啊
c0073742_0292937.jpg
c0073742_0311729.jpg
c0073742_103996.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18 00:34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天地人》大阪之陣前夕‧米澤治水

天地人46回準備進入豐臣家與德川家的最後一戰──大阪之戰的冬夏兩役,因為後面還有接著大河劇的特別篇,所以天地人只演到47回(雖然有加長為75分鐘)在預告中已經曝光的幸村(城田優)與淀殿(深田恭子)的戰裝..淀殿讓我驚豔啊!深田恭子好合古裝美人!那種蛾眉一蹙鬧脾氣的感覺好合帶點任性的茶茶...真得是十分豔麗的戰裝,幸村與直江在戰前的會面一幕也沒被砍掉的樣子,我很期待幸村穿正式鎧裝的樣子,之前都是驚鴻一瞥,城田優高挺的身材穿起來一定非常適合,期待最後的高潮之戰。
c0073742_0581868.jpg
44.45回是大戰前的暫時寧靜,被減封至30萬的上杉家決心用心治理米澤這塊土地,雖然狹小但對現在的他們而言,如何養活這些相信上杉家的家臣與百姓是最重要的事,但在不熟土地特性的狀況下,就算兼續再怎麼努力還是無法阻止河川的潰堤,這時兼續提出的法子讓許多人驚呆了,他竟然想到去找米澤的前領主──伊達政宗來提供治水的意見。

伊達家的祖傳的領地一直是米澤城,後來因為臣服於豐臣秀吉,他為了減弱政宗對領地的掌控力把他移封到岩出山城,而到了德川時代,政宗才對家康提出興建仙台城的申請。聽到兼續來找自己求救,傲嬌派的政宗當然第一個不可能表示高興。

什麼?只為了這種事來找我嗎?不是該有更有趣的事嗎?
(他指家康讓自己的兒子繼承將軍之位,正式奪取豐臣家的位子)

在諷刺了兼續只有這點氣量,對天下沒野心後,政宗偏頭不看他,但只沉默不到一下下就說自己手下有治水專家,如果兼續需要的話可以隨意差遣(每次政宗答應兼續要求時眼睛都不是直視他的)

這邊不知道是不是有個BUG,史實上政宗正妻愛姬在後期因為豐臣家想控制各大名,都要求其正室上京居住,後來雖然到了德川主政時期,正妻應該也不能隨意返回領地,但這邊愛姬卻在政宗身後...(愛姬每次出場詢問政宗的都是關於兼續的事)
c0073742_1501053.jpg
後面這邊...真得是徹底發揮劇組設定政宗個性是傲嬌的經典,我相信史實上政宗雖然狡滑善辯,但應該沒有傲嬌這個元素吧,到底這個裏設定是從那裡來的...

兼續跟政宗求援後過了一段時日,因為米澤流行疫病,兼續的愛女接連死於這場天災,就在上杉家迷漫於一遍哀傷低迷的氣氛之中,政宗竟然不請自來跑來米澤。但根據傲嬌守則他當然不可能直接去找兼續,而是找人去通報兼續自己在赤崩山,等訝異的兼續氣喘噓噓跑來時再補上一句「你真是會讓我等啊」←KEY WORD

接下來的原句寫上

那座城(指米澤城)是怎麼回事?既沒石垣,箭樓也那麼小
(這些都是作戰用的設施,代表兼續不想將心力再放在戰爭上)

.....不過,河水流勢、農地開墾、居舍寺社...一切都似乎在守護著米澤

將我的故鄉改造成這樣....著實可惡.................不過,這也無妨


(講一句話是要用幾次"不過"來轉折,傲嬌守則就是要先否定再小肯定)

雖然此地狹小,倒也是一番天下←這應該是傲嬌最大限度能擠出的誇獎
c0073742_115198.jpg
我覺得他特地跑來說這句,只是因為之前損了兼續說"對天下沒野心,只有這點程度"的話,所以怕講過頭才來補解釋"如果好好治理米澤也是(縮小版)天下的一種(傲嬌語還原機:你也沒那麼差啦!)"

更何況米澤對政宗而言意義重大,看到兼續這麼用心治理會很高興的,所以在極愉悅的狀況總算說出了誇獎,不過光這樣就讓兼續露出感動的表情,畢竟政宗來得是時機,痛失了愛女,又為了上杉家的存續將下任家督位置讓給德川重臣的本多家,在艱難的時期不僅得到難能的肯定,也讓他確認了將來要走的路(為米澤百姓爭取幸福)

結論:雖然政宗已經徹底被兼續收服,不過兼續感動的點並不在政宗而是在米澤

學姊加註:政宗以前產權所有人的身份用房地產收買兼續,這對貧窮的幸村而言太卑鄙了!
c0073742_1241233.jpg
有此治水契機後,倆人之間來往似乎變得更為密切不生疏,兼續還托政宗當介紹人為他引見二代將軍秀忠,在與秀忠對話的途中兼續見識到了這個與多詭的家康不同的二代將軍,還有政宗對德川家的態度轉變。

兼續感嘆當年狂妄不羈、不願屈服於任何人之下的政宗現在竟然也可轉變成如此,政宗卻以鼻哼氣冷笑了一下,想要爭奪天下的獨眼龍仍在,只是手腕已經不同了,"兼續你還是看不透我啊"←總覺得這句話有多重意思,兼續微笑著猜說政宗是想在德川中墊定不可動搖的地位,若有一天人民無法忍受德川之治時就取而代之,政宗第一次滿意的放聲大笑轉身離去,或許在多年的敵對與擁有對同一片土地的感情基礎上,這倆人終於有了默契了吧?(這非常符合《天地人》第一話旁白,直江兼續這個傳奇之人收服了伊達政宗...(以下略)的攻略過程)

另外...政宗說自己沒變是有證據的↓
c0073742_1245462.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16 01:03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奧州雙龍

伊達政宗 CN 霜影/片倉小十郎 CN 艾林/Photo by 鏡
c0073742_0464051.jpg
雙龍!別稱風流少主與他的無奈保鑣,之前與柚子約拍蒼紅的劍道服版,艾林就想到也可以來出小十郎的劍道服,既然政宗的印象色是深藍色,剛正不阿又帶有極道風的小十郎就是純黑色,這樣決定後的某一天,突然臨機一動可以來加個配件。之前在逛永樂布市時有看中一塊很漂亮的龍紋布,但因為這龍的圖案相當大,如果拿來做包包等小物其實看不出效果,所以當時只是摸摸而已...後來猛然想到

這龍紋布正好就有底色是藍色與黑色的啊。

主僕倆人馬上就動手來做這個妄想配件,畢竟獨眼龍就是要配龍!因為我想拍跳舞,所以就做長的舞衣,之後改短可以當很痞的浴衣,小十郎則是做短的羽織,可以搭配當正裝使用,不過剪布的那天當把布攤開時...還真有點掙扎說要不要剪下去(毆)因為兩大塊龍紋一起攤開很富有...江湖味

這次拍得比較趕,謝謝辛苦的鏡在短時間內很快就掌握到感覺:)很猖狂又帶點挑釁(逗)的政宗,還有總是守護在主君身後的小十郎,我想拍得是這樣的蒼龍與黑龍,奧州雙龍!艾林還有把小十郎刀身上的字「我成獨眼龍右目唯生涯」給弄出來了(拍拍手)想當初看到設定小十郎竟然這樣做時,其實是有點黑線的...他雖然外表看起來很冷靜穩重,但還是不愧是奧州產的啊。
c0073742_055881.jpg
c0073742_1423593.jpg
c0073742_0191819.jpg
c0073742_0335798.jpg
c0073742_0473150.jpg
c0073742_1195054.jpg
c0073742_1313538.jpg
c0073742_22522834.jpg
c0073742_134535.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14 00:06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奧州(武田聯誼)賞楓秋宴

伊達政宗 CN 霜影/真田幸村 CN 優人(柚子)/片倉小十郎 CN 艾林/Photo by 鏡
c0073742_1512687.jpg
c0073742_294561.jpg
c0073742_1552547.jpg
c0073742_2242782.jpg
c0073742_2394358.jpg
c0073742_35482.jpg
c0073742_051163.jpg
c0073742_035762.jpg
c0073742_0363143.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11 01:52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 神樂舞

伊達政宗 CN 霜影/Photo by 鏡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時應該是被蚊子釘最慘的時候(黑線)這次外拍因為意外的天氣熱,再加上桃園神社是個草叢很多的地方,結果一反上次的狀況這次被蚊群集中攻擊T__T也讓大家受苦了,希望下次能更悠閒地再挑戰!謝謝跟著去受害的攝影師們(汗)連累你們了

政宗想拍的便服版,除了練劍抽煙外最想拍的就是跳舞,當時的舞蹈也是貴族的素養之一,而神樂則是在神前奉納的舞與音樂,是一種對神的敬意。想來作為一國之主的政宗應該也有主持祭祀的時候,所以就在這次賞楓主題中順便拍了,旁邊加的文字,則是史實中政宗所寫的和歌。

雖然奧州當時位處東北,遠離文化中心的京都,但是身為武士名門後代的政宗還是自小受到嚴格的教育,對於和歌、書道、香道、與能樂都有一番造詣,這五首和歌是政宗歸順豐臣秀吉後,在文祿三年二月二十九日,於吉野舉行的賞花歌會上的作品,因為覺得很美就拿來配了:P其他的照片會盡快update!

  花願   「おなじくは あかぬ心に まかせつつ 散らさで花を 見るよしもがな」

  不散花風 「遠く見し 花の梢も におうなり 枝に知られぬ 風や吹くらん」

  滝上歌  「吉野山 滝津ながれに 花散れば 井堰にかかる 波ぞ立ちそう」

  神前歌  「昔誰が ふかき心の ねざしにて この神垣の 花を植えけん」

  花祝   「君がため 吉野の山の 槙の葉の ときわに花の 色や添わまし」


c0073742_23344167.jpg
c0073742_0301115.jpg
c0073742_2335892.jpg
c0073742_0572695.jpg
c0073742_2352099.jpg
c0073742_23352867.jpg
c0073742_025543.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08 21:31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壇ノ浦‧終焉之夢

春日望美 CN 諾諾/平知盛 CN 霜影/後製 by 諾諾&霜影
c0073742_203255.jpg
c0073742_3111710.jpg
c0073742_23515359.jpg
c0073742_23164.jpg
c0073742_2241561.jpg
c0073742_0113171.jpg
c0073742_3233028.jpg
c0073742_23411029.jpg
c0073742_0462576.jpg
c0073742_0593443.jpg

by abeyasuaki | 2009-11-02 02:01 | Cos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