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英雄-貳

『慢!』

『你不能走。』

『為何不能?』

『十里之內,歸我管轄。』




【英雄】中的戰鬥很玄,常是以意念相搏的方式來較量。

棋館中的無名與長空之戰、湖上的無名與殘劍都曾以意念交戰。他們在沒有動一絲一毫的剎那間,其實已於雙方交流建構的『意念』中經歷過無數場戰鬥,這或許是必須在”英雄惜英雄”的狀況才能達到的境界吧?認同對方的實力,就算未動拳腳,也能臆測對方的攻勢與自身的反擊,方才能成立一場『無戰之戰』的戰局。

無名與長空的棋館之戰,是伴著撫琴的瞎眼老樂師之樂聲而行,英雄中的戰鬥,多融入了『琴棋書畫』的元素在內。棋館之戰,有『琴』、『棋』,而殘劍領悟使劍之道也是從『書畫』中所生,也許是因為戰鬥是融入了文化的氣息在內吧?較為不同的一點在於,武藝高低與戰鬥激烈程度不同等於周遭物品的破壞程度…(沒有砍柱子,也沒有拆房子,無名為表現快劍拆書庫算例外,況且那段也不算對戰)

甚至可以說是相當重視『禮』。

琴、棋、書、畫,在中國的文化中其實也是『戰爭』的一環,只是這戰當然不僅只是戰,也並無要到拼個你死我活的撕咬地步,就是點到為止,維持著『君子之戰』。

琴宮七大高手跟長空過招前會先出聲請戰,待明白實力不如人後也會拱手致意,覺得這樣處理的很好,比較有高手過招的感覺?至少有『俠』的氣魄在,不然刺客終歸也只是殺手。

棋館一戰,無名提到這場『意念之戰』,與中國音律中的『大音希聲』道理相通。
此為中國古代的一種美學觀念,語出老子《道德經》:

“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老子追求的是一種崇尚自然天成﹑不事雕鑿的最高藝術境界。正如意念想像中進行的『無戰之戰』般,此景該是『無聲勝有聲』,是『無』的表現。濛濛細雨不斷滴落的青瓦漏天亭,除了以雨水所帶來的透明感,代表這倆人戰鬥的『純粹』外,雨聲不也若天所奏的一曲妙音?沒有參入刻意地繁複變化,雨聲自成淡雅的致美樂音。

長空與無名之戰,也是在【英雄】數場戰鬥中感受較深的。後面無名與飛雪之戰,多是無名已告知飛雪他戰鬥的目的,飛雪就算抱著犧牲心態,也早處在心知肚明的狀況下,但長空不同。雖然電影中的秦王認為兩人早已相識,但看在長空個性的塑造上,實不認為當他聽到無名叫住他時的表情是假裝出來的。

小說中的描述,則是倆人在這之前為素不相識的。長空在與無名的戰鬥中,體會到其用心與志向,因而自願獻出一臂(小說中的長空將矛頭直接套在拳頭上,以手臂作矛桿,所以壞其武器就必須斷其臂),以使無名欺進秦王身邊。這樣的決心,算不算瀟灑?

武器斷了折了,是武人的尊嚴與自信受損。獻出一臂,卻是斷了武人的性命。交戰中的敵人卻在瞬間成為知交。若不是知交,會有人願獻出自己的生命交予他人嗎?

這樣的詮釋是如此地令人心痛,無名受到長空莫大的信任,而他們只是經歷過一戰,長空就必須被迫退隱江湖、無法親手結束秦王性命。無名對於他的心意,沒法說個:『謝』。

但他們已為知交。

英雄惜英雄。

# by abeyasuaki | 2005-07-30 01:57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英雄-壹

沒有名字的無名。

無人不知的始皇嬴政。

沒有人知道無名為何人。

沒有人知道始皇是怎樣的人。

他們都未曾擁有過『名字』。


『無名』




『印象』

這是在看完電影後最直接的感想。一段故事的原貌可能有很多面相,在經由不同的角度的訴說後更是無法預期其變化,【英雄】或許就是這樣的故事。

整片從無名被迎進秦城展開。無名沒有名,更無人知曉他有何能耐竟可連取三名知名刺客的性命。一個被謎團所包圍的人,帶出了充滿懸疑的晦黑起頭,緊接著激情冶豔的紅色片段、豁達犧牲的藍色片段、深藏不露的綠色片段、無奈現實的白色片段一一切入…最終歸於沉重的玄黑終局,無解的結局裏。

與其說是在敘說歷史上的『刺秦』事件,與其說是在描述秦始皇的天下志向,我還寧可相信這部電影是為給觀眾留下強烈的『印象』而做,不用當成是在闡釋歷史上的秦始皇與荊軻。

不合常理的飛空武打畫面,沒有任何立足點與反彈處仍可平行移動地飛躍?以袖代劍、以水作珠、以劍氣就捲起滿天風沙的攻擊招式,加上強烈到令人無法移開目光的色彩美學,所有的元素都在在顯示這是不『真實』的。不是故事本身不真實,也不是人物刻劃地不真實,而是導演是以『不真實』的表現手法來傳達他的想法。

因為能感覺到這並不真實,所以看完後通常只會留下對劇中角色所抱持信念的『印象』與綺美色彩轉變的『印象』而已。或許這就是導演最初目的之一?

近似於藝術舞台劇的演出,盡可能簡短化的劇情,反倒把一些干擾的因素去除,讓觀眾只注意到對想法的印象、對色彩的印象、對人物的印象。至少對我而言,胡揚林中那滿林金燦隨風飛舞、湖中亭青藍水光所倒映的糾纏激戰、與柔綠長幔飄逤鼓盪的秦宮深地,是忘也忘不了的畫面。

這樣的劇情,既不薄弱,也不過份強烈,因為留下來的『印象』是如此地深刻。

# by abeyasuaki | 2005-07-30 01:55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公主與貓

c0073742_23505921.jpg

補之前的外拍遊記,關於軍服版阿斯蘭與公主版卡嘉莉:)

這次的地點是之前拍Tokyo巴比倫的地方,或許是因為裝潢偏米白與淺綠,與卡嘉莉的印象色是那麼符合的關係,就一直想來再拍卡嘉莉的禮服版,和醉醉數月前一眼就相中來此拍AC的外拍。

這是第二次到訪此地,還是相當喜歡充斥在其中的氣息,上次是晴天、這次是陰天,卻絲毫不減損山中悠閒的氣氛,在山谷中潺潺的溪流聲中混入了夏日氛圍的蟬鳴,就算僅僅是閉上眼靠著座椅發呆,還是相當的享受。

一整天持續著不穩定的天候,放晴沒多久就飄來山雨, 但因為躲在屋內,雨聲除了干擾光線外,倒是種奇妙的經驗,不被雨絲打濕,嗅著清冷的空氣,這或許也是種浪漫呢(笑)在用餐完畢後,就開始著裝準備,中途...不,或許該說是全程吧?我們一直在可愛貓兒的陪伴下拍照,一隻好脾氣的貓,與店名同名的貓。

就算我們很不識相地一直打斷它的午眠,卻還是沒有伸出爪子與狠咬我們示威,最多不滿地大力甩動尾巴"別煩我啦"它似乎這麼說著,倒是托她的福,拍了好些張卡嘉莉很自然地跟貓玩的照片,相信真正的卡卡玩貓也是這樣的吧?(笑)不停地逗弄但卻很疼愛它

在所有的顏色中,這隻貓兒似乎對紅色最感興趣,也因此我成為它的最愛XD(因為ZAFT紅軍袍)在還沒穿上軍袍時,它就已磨蹭著軍袍做撒嬌狀,而在穿上後,也只有對我的引誘會上勾(呼喚它坐身旁),大家開玩笑著說,因為是母貓所以只親近阿斯蘭:P

場景方面最敢遺憾的是店家因為在整修新館,所以也把舊館一些東西拿掉,結果本來很想拍阿斯蘭用掛在店裡落地窗的婚紗(<-原本牆壁裝飾物之一)由後往前包住抱著卡嘉莉的場面破碎,雖然最近劇情裡阿斯蘭遺忘卡嘉莉的安危很誇張(汗笑),不過相信後面的劇情或許有一天還是能重回AC的甜蜜感覺...一直認為,雖然卡嘉莉很率直容易闖禍,但阿斯蘭從不以此為苦,就算要幫忙收爛攤子也是會微笑地守護著戀人

微雨的天氣、紗帳的簾子、亮黃色的木屋、還有前面店裡飄來的音樂聲,拍著瑪瑙扮演的公主版卡卡,真得非常幸福Q///Q雖然自己技術力和設備都不夠,不過能夠拍著喜愛的Cosplayer及想像著該怎麼取景實在是件有趣的事:)

下次應該會再找個時間來喝茶吧?躺在床上聽著溪聲喝茶用餐還能逗貓,這裡真是放鬆心情的桃花源:D

# by abeyasuaki | 2005-06-19 23:36 | Cos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曉之車

c0073742_206785.jpg
c0073742_2061910.jpg

# by abeyasuaki | 2005-05-30 20:06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8話「残る命散る命」- 狂戰士

「只認為自己是對的,不順眼的,不想承認的就都是錯的」

「但是你真的思考過嗎?如果那個時候有力量,能夠得到力量的話...」

「我想每個人都會有感到無力而哭泣的事情..」

「不過,一但得到那力量,希望你不要再成為悲劇的製造者」

「我們又會馬上再回到戰場上,如果你忘記這點的話,
只為了自己的正義和主張而使用力量的話,就只是個破壞者罷了。你不是這樣的吧?」

這是阿斯蘭在17話第「戦士の条件」,西沉夕陽下 語重心長告誡真的話語。

老實說28話中飛鳥真如此惹人厭的觀感,不在於他執行軍人的勤務─徹底清除戰場上的敵軍。就算是救生艇已放出、看起來快棄艦的建御雷艦,畢竟也是敵艦,把它劈爆除了有人道上的爭議外,以"戰爭本身就是不合理、殘忍"的出發點來看,他這樣做也並未嚴重違反軍人本職。

不過問題就在這裡了...相信這不是編劇描寫的問題,而是他真的是這樣想。沒有見到他如SEED中為了守護同伴而被迫殺人、因而痛苦落淚的Kira,或是SEED-D中攻擊奧布軍、因而皺眉的阿斯蘭,甚至連SEED中的伊扎克看到ZAFT軍屠殺無用的地球軍伏虜時厭惡的表現都沒有,他只是亢奮地睜大那憎恨的瞳孔對著自己的敵人進行殲滅,屠殺的過程中不見他有一絲的猶豫與退縮,也全無後悔的心情,那就是他令人為之喪膽的表現─沒有人性的狂戰士。

而在28話的開頭,當他看到奧魯的深淵機,因而連想到對方駕駛可能就是當初他救Stella回來後接她的倆人之一,還期待了一下是否可導致他思考戰場上殺人的意義...真是太天真了,對於Stella,他就算違反軍令也硬帶她回艦,保護心愛的少女讓人動容。不過就算在地球人強化研究所中,了解到奧魯也是地球軍改造下的犧牲品,他還是毫不動搖地一槍解決了對方XD

歷代的英雄、戰場上的勝利者、還有各個故事的主角,有那個不是雙手沾滿血腥?不管他們是自願還是被迫,但我們都能見到他們痛苦掙扎的人類心理,但到目前為止實在不見飛鳥真痛定思痛的徵兆,雖然他很厭惡卡嘉莉的理念(到底他是在憤恨那一部份已經不得而知,痛恨她天真地要求開戰雙方停戰 ? 痛恨她無力量卻想要中立 ? ),但卻不見他有任何想要改變現況的念頭或理想(人們能重回和平世界-拉克絲、保護奧布的子民-卡嘉莉、守護身邊的人-Kira、改變ZAFT與地球的失衡狀況-阿斯蘭),有的只是滅掉讓他不爽的敵軍的快感而已。

當初阿斯蘭也為地球軍對U7發動核彈的事件受害者,就不見他加入軍校是懷著如此地憎惡的心態,最多是想盡己一份力量去消弭戰爭,減少像自己一樣的受害者。

見他每次爆種就開始全面封殺,如果說堅強的理念能促使SEED萌發,那飛鳥真的種子就是無人可比的憎惡之心,還有他促成了更多的、滿懷報復之心、未來的"飛鳥真"的誕生。這樣的角色描寫,不要說他因為無理念而被路人化,就算被反派化也不意外,目前故事的導向是讓他與Stella的戀情走向悲戀─戰場中不得面對的宿敵,殺人如麻的飛鳥真唯一無法下手的對象,卻如他對待其他敵人一般、失去記憶的Stella將兇狠地猛咬住他不放,這是報應嗎?

戰爭是瘋狂的,正因為如此所以需要憐憫之心,但在失去心愛妹妹的飛鳥真心中已無憐憫被他屠殺的敵人的空間。

少女與少年的相會,性情激烈充滿仇恨之心的飛鳥真,說出了與SEED兩位男主角都曾說過的話語─「我會守護著妳的」是的,再怎樣殘忍的軍人的心中,都有著想要守護的對象,在他手下喪命的無數敵人,他並沒有去想過他們的後面有著什麼,連皺眉都沒有一下的哀憐。

期許他有一天會思考。

# by abeyasuaki | 2005-05-02 13:39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5話「罪の在処」-男人的尊嚴


「有些事情...就算能夠理解,但卻不一定能接受...我也是這樣」

c0073742_134136.jpg

...這算是阿斯蘭對於卡嘉莉當初答應尤那婚約這件事,最清楚說出來的感想吧?(吃醋味很濃,果然女友另嫁她人還是傷到男人的尊嚴,不過這樣代表他對卡嘉莉真得非常重視,就不見他當初對拉克斯一事反應這樣彆扭=,_=,只是希望這不要是別離的語言啊|||看到AC漸行漸遠真是有夠難過的...)阿斯蘭轉頭離開卡嘉莉時的感覺這話抓的不錯,就算在機體上阿斯蘭也內心複雜地望著在地面上的卡嘉莉與Kira,足以顯示出他內心掙扎的也很激烈。

當初在看SEED時就覺得阿斯蘭有大男人主義的傾向,拉克絲還是他未婚妻時,他很自然地把對方歸入為自己的"保護範圍",並沒有深入了解就算是身為女孩子的拉克絲,也是有其政治頭腦與充滿著魄力的行動力。而等到向卡嘉莉告白後,對她說的心裡話也是「妳由我來保護」雖然說是騎士風範,不過似乎沒想到對方也能保護自己的可能性XD

25話看後反而安心不少(不過也很痛),覺得這樣的阿斯蘭其實才是他吧?有那麼固執的一面,就算kira告訴他拉克絲被暗殺的事件,阿斯蘭的反應也是「...拉克斯被暗殺這件事情我也不能理解,但是因為這件事情而說不相信議長、不相信PLANT,你不覺得你結論下的太草率了嗎?」...畢竟,他是一旦相信了某件事物就會堅定不移的人。

但反觀來講,Kira所做的決定也並沒有錯,對於軍隊的軍人來說、對於國家的元首來說,所謂的「發動戰爭的正義」很重要,但Kira表現的是做為一個平民的思考「屬於什麼國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能夠保護自己身邊心愛並且重要的人們」阿斯蘭則是受過徹底軍事教育的軍人,就算有保護卡嘉莉的心,但還是會回去到自己所相信的「正義」的一方。

不過這集阿斯蘭顯然有怒氣沖心頭的激動反應,他又說出與SEED時一樣的話「那麼,回到ZAFT,你要繼續與地連作戰下去嗎?」「在戰爭結束之前的話,也是無可奈何 」「那就像上次...你也要跟奧布戰鬥嗎?」「可以的話...我並不想戰鬥啊!!但也只有戰爭一途了不是嗎?!」這樣的發言讓Kira與卡嘉莉倒抽一口氣,是啊,這不就是阿斯蘭在SEED前期無法打破的梅比烏斯之環的詛咒嗎?

當時阿斯蘭捨命地以自爆意圖殺死Kira,卡嘉莉憤怒地責怪他為什麼這麼做時,他也是這樣回吼著「...他是敵人啊...也只有戰鬥一途了不是嗎?!」若是逼迫自己將解決的方法限制在只有戰鬥一途,那這個兩敗俱傷的輪迴永遠都無法打破,阿斯蘭的缺點就是很容易把自己的思考給挶限住,當情況變得很糟糕時,他會選擇自己所看到的"最好方法"來進行,而不會思考其他的方法或許也是"最好的可能性之一"。

看著他不斷對卡嘉莉語氣很重地"如果要阻止奧布參戰,就不該在戰場上喊話,而是該從同盟條約上動手""如果奧布還是以前一樣的國家...那將來走的路就會是一樣",加上OP3上AA眾人合照中沒有卡嘉莉(再加上卡嘉莉OP3內衣圖後面有奇薩卡?)感覺第三季應該會有個契機讓卡嘉莉回到奧布重掌軍權(不然就讓奧布陷在地連中沒人解決,那劇情也變得很尷尬=,_=)

阿斯蘭說的也沒錯,卡嘉莉身為一國元首,想要阻止戰爭絕對有比上戰場喊話更好的方式...當然在政治立場上力量不足是窘況,但總比兩軍交戰時突然沒由來地打入來得好(這樣也並非以信念服人,只是以暴力服人) 這也是他對她寄以厚望的話語...
c0073742_1432490.jpg

(話說回來...這是什麼OP畫面啊...那有人Service到連OP都給女性角色露內衣裝...又不是深夜動畫...)

這期的AK之間的互動可謂分崩離析「實際上不只奧布,因為戰爭,所有逝去的東西都再也回不來了。」聽到Kira沉穩地回答阿斯蘭他們介入兩軍戰爭中的理由,阿斯蘭緊握著拳,「別說的好像自己多明白...這麼般漂亮的話!!」「你手上可是奪走許多條人命、染上多少人的鮮血啊!!」「...我也不想,別讓我動手。」Kira露出哀傷的表情「好,那就不要再做這種攪亂事,回奧布去。」...真是令人訝異的發言...聽到這句話讓我相信AK再也無法回到五年前的櫻花樹下,也或許說AK王道已死...在經過上次的大戰後,阿斯蘭難道還不知道"奪去他人性命"這件事,就是逼的Kira簡直快要發狂的肇因嗎?

我現在只期待27話預告中所寫阿斯蘭想到在AA上的卡嘉莉而非常苦惱的畫面...(雖然八成是回憶畫面剪接)還有28話在戰場上正式爆發的AK衝突...

# by abeyasuaki | 2005-04-10 13:04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4話「すれ違う視線」- 黃昏下的ACK

c0073742_1405660.jpg

雖然我是阿斯蘭的喜好者,不過看完這集還是很想賞他兩巴掌...

前一次黃昏下的AK,是阿斯蘭對Kira述說找尋不到前進道路的迷惘,這一次仍是在黃昏時分的再會,堅定了道路的阿斯蘭(想要說服自己相信議長、相信PLANT?)和Kira等人信念分歧。

在SEED-D中益顯成熟的米莉,這次以戰地自由攝影師的身份扮演著阿斯蘭與AA之間的連絡人,真得是非常了不起的女孩子,就算面對阿斯蘭也不會露出任何不快的臉色,即時對方曾奪去自己情人的性命。"赤色騎士尋找著公主",米莉避免萬一,而用暗語來連絡Kira等人。

"赤色騎士(阿斯蘭)在尋找著公主(卡嘉莉)" 非常令人心動的一句話v

但當看到卡嘉莉看到阿斯蘭,真情流露地跑過抓住他的雙臂「這是怎麼回事?阿斯蘭」「我一直一直在擔心著你啊!」「後來狀況變成這樣,也無從與你聯絡,但是你為什麼...為什麼又回到ZAFT?」卻被阿斯蘭冷冷地回應「因為當時我認為這樣是最好的,為了自己,也為了奧布。」...雖然知道你是將感情藏在心中不斷替對方擔憂的類型,但在談公事前也可稍表一下關懷之情吧T_T!?

卡嘉莉還是卡嘉莉,情感的表達總是那麼直接、不拐彎沒角,並且純粹,這也是我喜歡她的地方。當她聽到阿斯蘭責怪Kira隨便介入地聯盟軍與ZAFT的戰鬥,並造成無謂傷亡時,那在23話令她傷心落淚、奧布的子民於戰火中折損的痛苦又重返心頭, 反問阿斯蘭「你說是傻事.....ZAFT可是在跟奧布軍作戰啊!」

c0073742_004482.jpg

「你真的認為你在那個時候出現,奧布就會乖乖撤軍嗎?」
「在現身戰場、喊話之前,你應該做的,本該是阻止奧布跟地球軍同盟的吧?」
阿斯蘭激動地對卡嘉莉大聲回話,咆哮的責罵令卡嘉莉低下了頭,再也說不出些什麼,她雙手緊握在胸口前,那枚戒指也在夕陽的映照下閃閃發亮,看到此情此景阿斯蘭沒再繼續說下去。

這邊應該是最想罵阿斯蘭的地方,有關後段與Kira的對話,或許可說是阿斯蘭對於議長的另一面(?)與對拉克斯暗殺事件的不了解所造成,但這對卡嘉莉的責難又是怎麼一回事?Kira與阿斯蘭陪在卡嘉莉奧布的兩年,難道還不夠看盡她在政治立場上的無力與無奈嗎?雖然他們一直守護著她,但最耗心力的畢竟是身處要位的卡嘉莉。

而她心急於奧布子民的參戰,因此單機上戰場喊話,雖是過於天真,但卻是ACKL四人中最不失去對「理想的和平」冀盼的一種衝動。在智慧女神號上,默默地安慰著憔悴心力的卡嘉莉,那個體貼的阿斯蘭那裡去了T_T...

看到卡嘉莉戴著自己當初送的戒指,而沉默地撇過頭的阿斯蘭,是因為想起了卡嘉莉可是被逼到逃婚的困難處境嗎?還是有感於就算處於逃亡的狀況,依舊小心亦亦珍惜著這枚戒指的卡嘉莉心意?

阿斯蘭與Kira互不相讓的信念衝突,或許比SEED時代劃下更深的鴻溝,那時的阿斯蘭只思考著Kira身為調整者、不該與同為調整者ZAFT的殘殺,而Kira則只專注於保護自己重要的伙伴。如今,兩人持著的是同為"反戰"的正義,兩種相同目的卻相反立場的正義,真的能再次回到心意相通的摯友嗎?

如今,是不是只能設定最後幕後黑手是議長,並在將來的集數中露出馬腳,才能讓阿斯蘭"順理成章"地回歸與醒悟?亦或是在前往PLANT與議長詳談的拉克斯揭曉目前未知的黑手?...希望劇情不要爛掉...

# by abeyasuaki | 2005-04-03 14:01 | SEED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天國之吻》服裝展走秀之體驗

感謝茶的邀請~能讓今年又再一次體驗到"天國之吻"與"近所物語"的體驗
當服裝模特兒的感受真得很特別

每年一次的服裝週,去參加時總是興奮滿滿^///^
在來來往往準備參加評審比賽的參賽者中,感受到祭典的心情
而由於此次茶的排序為早上出場,所以跟琉以就一大清早(5:30AM)搭車過去
這麼早到學校...而且還跟這麼多人一起,實在感覺好奇妙
雖然以前大學時也有在Lab熬夜過到天亮,但卻跟清晨來到學校有所不同

大家的效率相當快,六套衣服一下就上了身
接下來準備彩妝、髮型與小道具的搭配
茶設計的衣服我一直很喜歡:)因為感覺整體性夠、主題性又明確,很是搶眼
這次以藍、紅、金與銀的搭配走嘉年華風,頭髮則是倒梳的野性風格
我很喜歡那件澎澎充滿著垂綴層次感的澎裙:P

c0073742_1502561.jpg

進入9:00後開始移動到走秀場地,大家也開始練台步與順序
不過顯然平日缺乏美姿訓練,走起台步來相當僵硬...另外...
現在仔細想想我還是沒抓好音樂節拍,真是抱歉 >o<
一進入會場看到評審就開始緊張,腦子裡反到聽不到音樂了...|||

不到中午就已表演完畢,大夥移動去補充糧食
其實早上場次真得比較好,感覺比較沒有那麼受折騰
上次由於是下午的場次,看著許多隊伍穿著形形色色的設計服裝走動
真是光看就有壓力並且手足無挫,比賽前一刻的心情總是忐忑不安的吧

辛苦妳囉:D每參加一次比賽、設計出來自己的理念,總是會獲得很多收獲的:)

# by abeyasuaki | 2005-03-05 13:37 | 生活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nnocence

Innocence,無罪。
指的是遵從被植入的Ghost而發動暴亂的人偶,
還是被迫進行Ghost劣化複製的少女們?

救救我…

這是被巴特破壞的人偶最後發出的聲音,
是少女們值入向外界呼叫的訊號,
還是身不由己的人偶所發出的唯一自主之聲?

漫畫版的設定人偶的一切行動皆為少女們值入的求救訊號,
但在導演狎井守的畫面詮釋下,卻又帶有不同的可能性

人們悲鳥之血,卻無視魚之傷,
有聲音的東西是幸福的,
如果人偶們也有聲音,大概會大叫不想變成人類吧。


素子在聽到被巴特責難的少女大叫時

但是我…不想變成人偶啊!

這樣地有感而發,人偶於人,到底是怎麼樣的象徵?
如果說擁有自我意識、可以自主決定行動的才稱為人類的話,
那麼界於這之間模糊地帶的兒童難道不是類於人偶的存在?

人依照自己外表創造了人偶,就像傳說中神創造了人般。
模仿的動作不斷地在重覆著,終歸有一天人偶也終將產生”Ghost”…?

在讚為觀止的畫面流動與哲學式的句子充塞下,
接觸著這微妙的議題。

If your ghost doesn’t in the shell…And then?

推薦下列三篇藍祖尉先生所寫的電影筆記
電影筆記1110─攻殼靈魂
電影筆記1111─怪胎導演
電影筆記1104─未來夏娃

# by abeyasuaki | 2004-11-16 14:19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紅蝶 ~ XBOX版 - 第四終局‧約束

c0073742_145194.jpg
穿越重重朱色鳥居道,通往陰世黃泉之虛窟

澪眼前所見,是一步步蹣跚步向虛的繭。

…那時丟下我了…
…你沒有回來…
明明約好了….要永遠在一起…
直到最後…我都一直等著…


姊姊!

害怕繭就這樣墜下虛的澪放聲大喊,
像是用盡所有力氣般地穿越那朱色鳥居─
就在那時,另一個身影從澪的身影中分離而出,

身著白和服、繫著血紅腰繩
一模一樣的裝扮
一模一樣的臉龐,八重。

不知是對著澪的叫喚聲、還是感應到八重的歸來
繭與重疊在其身影中的紗重回過頭,
虛之前的時間凝滯在陽祭的那一天。
澪訝異地看著與紗重面對面的八重,
同時同刻誕生、卻長久分離的這對雙生姊妹
終於藉著澪與繭再次相見了。

…紗重…
你果然…回來了…

低著頭,八重似是無法正視紗重。

真的…對不起…我們明明約好要在一起的…
那個時候…

我知道。
我知道的。


虛之前的刑人,默然地對著姊妹指了指虛之深處,
紗重與八重,也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倆人一同走到虛的邊崖。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這是我們的約定。

就在倆人緊緊互握住雙手的那一刻,
原本分別繫在倆人腰間的紅色繩帶,
又再度相連為一條血紅的繫繩,
就如同未至陽世前,在母胎中連繫著倆人的繫帶。

這兒…我們一起走吧。

眼看著微晃就要墜落的紗重八重,
澪趕緊衝上前去抱住即將與紗重脫離的繭。
而落下虛深處的紗重與八重,身影逐漸變小…
最後倆人影子變得如蝶之雙翼,紅之蝶。

吶…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虛之崖上僅留抱著繭喜極而泣的澪,和尚在失神狀態的繭。

姊姊…姊姊…這真是太好了…

紗重八重幻化的紅蝶自虛之底飛出,在姊妹倆的身旁徘徊。

…謝謝…
…謝謝…

跟隨著紅蝶飛出的是過往在虛之前犧牲的雙生巫子們,
遍天紅蝶佈滿著闇空,但他們的靈魂似乎也隨之解放,
枉死的真澄和美也子、立花家三兄妹,
和所有在皆神村慘死遭拘的靈魂,
都目睹著咒詛散去的一刻、那漫天飛舞的紅蝶。

在村入口的廣場,澪牽著繭也看著這一幕。

我…
…一直在想…
如果那時候,我沒有放開妳的手…
姊姊也不會….



我對於和澪分離的事感到很害怕
對於我們同時出生卻會分別死亡的事感到很害怕…
…但是…
現在和澪一起在這兒,我們一起在這裡。


似乎心有靈犀,倆人一起握緊了對方的手。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朝陽升起於已曠久埋於黑暗中的皆神村,
深深糾纏的痛苦,都隨之散去…

# by abeyasuaki | 2004-11-11 14:22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