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洛洛 ( 8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黒石ひとみ「僕は鳥になる」「Starboard 」

最近又重看了「反逆的魯魯修」,雖然已經是個四年前的作品,但與當時一集集分開來看的感受相比,這次一氣呵成快速看完的感覺果然是更為強烈,好像能體會到之前沒注意到的想法,看到R2洛洛與魯魯修死亡時竟然又再次痛哭出來(想當年還替他們寫過弔念文「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CodeGeass最終話Re: 鎮魂樂章、希望的音色」)這樣的感情波動連自己很感訝異,畢竟是早知道劇情的狀況下,真沒料到還是流下淚來,除了因為一口氣重看了52話,心境上跟著魯魯修他們一起前進的原因外,另外的催化主因果然還是黒石ひとみ(Hitomi)的音樂,當「僕は鳥になる」與「Continued Story」的樂聲響起,一下就把許多回憶給勾引出來,不僅樂聲悠揚,歌詞中所包含的情感也非常強烈... When I am out of my way , You are always there for me, Like a bird in the sky ,You set me free, You give me one heart黒石ひとみ(Hitomi)的樂曲,不管那一首都非常治癒的溫柔,但又蘊藏著哀傷...與發自內心的祝福,聽起來非常舒服享受,很喜歡她的創作。

一旦喜歡過的角色,實在很難忘懷當時帶來的衝擊,除了故事以外,喜歡當下的心情也像是塵封已久又再度解封散發出令人懷念的香醇。重新看完,除了享受魯魯修計謀所帶來的爽快感以外,也透過小說分享到了娜娜莉與朱雀側的心情,以及洛洛臨終前的決意與終於獲得的幸福,這部作品果然是個經典,就算經過了不算短的時間,還是令我再次愛上了他。

お前はルルーシュ・ヴィ・ブリタニアでは無く、ルルーシュ・ランペルージの弟だったんだってな。なぁ…
我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這方面我總是後知後覺 你並非魯魯修‧V‧不列顛 而是魯魯修‧蘭佩爾吉的弟弟 吶 對嗎


有機會想多拍些魯魯修的照片,現在不一樣的是我擔任的是攝影師一職,可以透過與以往不一樣的方式呈現我對這部作品的理解,謝謝讓我拍照的朋友們,期待一月的拍照。:)

如果說你是魔女的話 那我成為魔王就可以了
我們是共犯 是各懷利益的同伴啊。





by abeyasuaki | 2012-12-24 01:06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停止的心跳

c0073742_22444873.jpg
那些痛苦的沉重負擔...都忘了吧

...黑騎士團........還有娜娜莉

這也是為了娜娜莉,如果ZERO消失的話,11區就會獲得和平,消弭戰火

而哥哥你也能恢復成普通學生,重新得到幸福生活...

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呢?不傷害到其他人、將現有的一切都放棄

沒關係的,只有我不會離去,永遠永遠在哥哥身邊....


正文前先說點感想...劇透果然全數命中,但洛洛最後因為柯內莉亞的炮擊而未被魯魯引爆炸彈成功,活了下來。

魯魯這集的作法使人連想到曹操為父亡而屠徐州,我雖然欣賞曹操,卻無法喜歡曹操,王者可以殘忍,可以孤獨,可以不擇手段,但帶有私人感情去對非戰鬥人員進行全面屠殺...比較是我感情面無法接受的事...再加上洛洛因為他的命令,拼盡全力即算機體大潰也要接近V.V,魯魯竟然在他受到電擊、痛苦異常時想按下引爆按鈕,啊啊,真得是很心疼。
c0073742_22551890.jpg
之前就有提到的伏筆,洛洛Geass的弱點揭曉,在使用Geass能力的途中,他的心跳是「停止的」。這也是為什麼他總是只能停止那短短的數秒,因為那限制,正是他生命的沙漏,多在靜止的時間中停留一秒,就越逼近死亡的境界。

知道這真相後回過頭來看,過去的一切似乎都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為了遵從任務的執行,他不斷在削減自己所剩無幾的生命,全心跟隨魯魯修後,他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為了哥哥的希望使用力量,在幾近喘不過氣、心跳停止的痛苦中,聽著魯魯修跟妹妹娜娜莉的那通電話?

──────娜娜莉、我愛你啊!

最愛的哥哥、唯一信賴的哥哥,在自己的眼前對著「真正的」妹妹流露真情,扳著手指倒數計時的他,心裡究竟是什麼感受?那個倒數計時,計算的是他的生命終結之時。但不會有任何人感謝他。一心一意追隨的哥哥自始至終都在利用著他。

之前揣測洛洛的心態變化───關於魯魯修恢復了記憶這事。確實在記憶改被改寫的一年中他是個完美無缺的哥哥,無所不致其及的呵護著弟弟。對於出身於實驗Geass的嚮團、從未體驗過親情的洛洛,是一度嚐到就沒法忘記的甘美滋味。

但這樣不是很空虛嗎?明明知道那個溫柔微笑的魯魯修,眼裡看到的根本不是自己,是穿透現在───只看見過去幸福時光中、所殘留的「妹妹虛像」

雖然他每天注視著是唯一的「弟弟」,但他對自己有多好,就代表了對娜娜莉有多好,這是最虛偽的關係,因為魯魯修眼睛裡面映著的根本不是洛洛───他根本沒有看見他

所以在知道魯魯修剛恢復記憶時,洛洛仍能冷靜的執行任務───殺了他。因為他知道魯魯修對己的好不過是受虛假記憶欺騙,他根本沒有真心、也不會有親情。自出生以來就沒有人發自內心關心過,而共渡一年生活、將自己放在掌心疼愛的「哥哥」,也不過就是個無法違反Geass力量的傀儡。
c0073742_22555659.jpg
也因此魯魯修在救出俘虜一戰時,為他擋住的那一槍意義才如此重大,正如他在慌亂狀況中詢問的「為什麼??要救我?明明說過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明明...卻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理當恢復了記憶的魯魯修,理當消逝的偽兄弟關係,理當結束的家族遊戲...卻出乎意料之外的延續了下去,原本不抱期望的虛假關係卻被肯定,使他產生了極大的動搖───他終於見著了「我」...卻還是...為什麼...

總是結束人生命的殺手,卻未體會過他人捨棄生命的相助,這違反了長久下來的認知───人總是優先考慮自己。魯魯修送上有生以來第一個誕生祝福、也是第一個不惜捨身保護自己的對象,這終於使少年動了感情。

從初期的迷惘,接續的不安與寂寞,到近期近乎盲目的忠誠,在發現除去Geass控制後,魯魯修仍待己一如以往時,少年想要選擇再陌生不過的「相信」...

「吶,哥哥,我可以...相信你嗎?」

記憶回復前是偽造的關係,記憶回復後是虛假的心意。

洛洛會希望回到過去那個被竄改記憶的時光?那個一心只看著自己的哥哥、那個沒有娜娜莉的日子裡?從動了真情的時機點就知道選擇的答案為何,記憶回復前維繫著兄弟倆的理由是監視,記憶回復後還能留在其身邊的藉口是守護,也因此他終於無可忍受地殺了不自覺闖入的夏莉。

娜娜莉是有血緣牽絆的「妹妹」,但雙眼失明雙腳殘廢的她做不到守護兄長,唯一能從強敵環伺的苛刻環境中守護魯魯修的只有自己、只有同樣擁有Geass能力的自己,那怕是拿窒息的劇痛作為代價,這個「唯一守護」的殊榮實在太過誘人。

也因此無法與喊著「你也喜歡魯魯?太好了我們一起守護他吧...」的夏莉共享,那彷彿剝奪少年竭盡全力才換來的位置,懸崖邊無法再容納第二人的位置,夏莉見不著崖下那深不見底,宛如囁食掉所有光亮、駭人的黑暗。
c0073742_22562363.jpg
魯魯修打從一開始就不希望讓洛洛走出自己的布局太遠,刻意將他自戰場、國際舞台等會與較多人接觸的場合中隔開,掌控在暗處的機密情報局,一方面也是將其牽制在學園之內,幫助自己維持假象。

卻因悲痛夏莉之死,不僅將洛洛提攜到身邊,更讓其參與殲滅嚮團之戰,或許感情用事的遷怒有之,但更重要的理由是魯魯修的自尊遭到很嚴重的打擊──他自詡的棋局竟然亂成一團,那曾經描繪,玻璃般閃閃發亮的夢想,在少女泊泊流出的鮮紅血液裡浸蝕...破碎到甚至拼不出原貌───洛洛這隻棋子走出了棋局,執行了多餘的任務。他赫然發現這盤棋原來不單自己在下而已。

───王者的力量,只要一人就夠了,將Geass的力量自這世上抹消!

洛洛違反了自己的意志殺了夏莉,因為同樣擁有Geass力量才辦得到,棋局的「王」(棋手)只要一個就夠了,所以當C.C提及之前不是意圖利用嚮團,為何要這麼乾脆的滅了時,魯魯修才這麼回答。不能控制的力量就是多餘的力量,就是危險不能預測的力量,棋局的勝算之一就是要消滅不確定因子,與其收編再造成第二次的恥辱,不如早早除去。

魯魯修意圖獻上洛洛的生命為夏莉哀悼,但又有誰會為他哀慟落淚呢?在學園眾人心中的是個假象,在黑色騎士團認知裡只是搭救過ZERO的無名者,對魯魯修而言是玷污了娜娜莉位置的偽弟,在帝國與饗團眼裡是無可容涉的背叛者...

他為了哥哥抹消了所有知曉「Rolo」之名的人。

出身不明、姓名不詳、年齡無確認,這不僅僅是無名者,更甚是裝填著任務而變化的容器

足跡被湧出的鮮血所覆蓋,赤紅的世界裡,再也沒有人能辨別少年的身影

「吶,哥哥,我可以相信你嗎?」

棕髮少年生澀著說著連自己都無法信服的問句,而回應著他的...


「嗯,當然...我們是相依為命的兄弟啊」是惡魔再諂媚不已的溫柔呢喃。
c0073742_2424226.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17 00:57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黑暗深淵

相關文章:[CodeGeass] Lost Colors 洛洛 殺傷結局
相關文章:[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相關文章:[Codegeass] 幸福的反相
相關文章:[CodeGeass] 魔王與墮天使
c0073742_02785.jpg
牽涉到13話劇情

采薇說:
如果不是geass的能力,他不會被做為殺手工具來使用,也不會從一開始就被抹煞了人性,能毫不猶豫地把夏莉殺掉,與他可愛的外表呈現明顯的反差,洛洛本質確實有非常黑暗的部分

夏莉憑著少女的勇氣面對真實,但洛洛的真實根本不是她一個平凡女孩所無法面對的黑暗深淵,所以硬扯掉洛洛偽弟的面具,下面的就只剩冷血殺手了


霜說:
不過若沒有geass能力,他也不會到魯魯身邊,魯魯也不會留他,從小生長環境差太多了,光是看遊戲那段就知道了,洛洛追殺人的手法非常黑,近乎戲弄,不僅生理上的痛苦,他還喜於對方心理上的恐懼,這次開槍打夏莉胸近腹也一樣,死法不是立即斃命而是失血過多....慢慢感受到死亡感覺的死法。

采薇說:
所以我覺得夏莉真的很一廂情願,以為她可以憑勇氣與諒解來接受一切真實,但事實上洛洛的真實她根本不可能接受,之前夏莉的學園幸福構圖雖然有洛洛,但那只是夏莉印象中的偽弟洛洛

真的知道洛洛殺人不眨眼,夏莉還有辦法把他當成學弟嗎?雖然如此但也無法責備夏莉,因為她就是這麼個為愛向前衝、一路衝到地雷區的少女啊!


霜說:
應該說她記憶未恢復前是有把洛洛包含進理想校園裡,恢復後因為過於混亂,她只能想到魯魯,沒想到要一併接納洛洛的問題

至於她踩到洛洛地雷...她是用她的光很直接不加掩飾地射進洛洛的黑暗裡,過於突然近乎粗暴的方式,那個光不是照亮了黑暗,而是成為黑暗所不允許的異質侵入,所以反射性的吞噬掉光

采薇說:
夏莉雖然接受魯魯,但其實限於她原諒魯魯是殺父仇人,魯魯的真實她其實一點也不瞭解,夏莉和洛洛雖然同樣單純,但本質上有白黑之別,夏莉是個有正常價值觀的善良女孩


霜說:
洛洛則是黑端,有異常價值觀的單純少年
所以他們對峙的這幕安排的不錯?純白與純黑的照面,對比出衝突
跟白色騎士朱雀與黑色魔王的魯魯又是另一組的對照

采薇說:
我也覺得是黑白的對比 然後覺得非常悲哀的是
真想問魯魯 「有這麼多人(無論黑白)都愛著你 為什麼你還是無法幸福呢?」


霜說:
因為他只愛著妹妹

采薇說:
其實妹妹現在已經不需要他的保護和照顧了。

所以魯魯現在到底為何而戰?從妹妹當總督建立特區開始, 娜娜莉自己就有力量建立她所 的溫柔世界,我覺得魯魯不想承認這一點 但又不能在日本反逆,只好到中國繼續作戰

至於夏莉雖然自願加入黑騎,但我懷疑她真能接受那個為達目的不惜欺騙、殺人、犧牲同伴的魯魯嗎?就算她為了愛勉強接受,也會和她善良的本性起衝突,這也是魯魯所不願意的,所以魯魯一直把她放在「正常的學園生活」的象徵性位置,不會讓她觸及他的黑暗面


霜說:
魔女與墮天使,才是適合跟在爭戰的魔王身邊的人,因為他們不為魔王醜惡的一面而蹙眉猶豫,更不會嫌惡

采薇說:
洛洛則完全相反,一般人形容單純是「如同白紙一樣,什麼都能寫上去」洛洛的純潔則是如同純黑的紙,什麼污穢骯髒都能毫不猶豫地接受(所以我覺得洛洛真是徹底的反相啊!)

但這也是他的悲劇所在,最純潔的願望(守護哥哥)卻只能用血腥冷酷與殘暴的方式表現

如果魯魯只把洛洛放在zero的世界 毫無疑問地,洛洛是最強的助力,問題是為了掩人耳目,魯魯把他放在學園當障眼法,洛洛本身根本不適合那正常的世界,結果一切都扭曲了


霜說:
他把他放錯位置了,如果魯魯把洛洛放在zero的世界,他會是王牌ACE駕駛員,也可以是政治場上暗殺老手,什麼十常侍一瞬間就解決掉,更能製造國際間情勢的詭變

采薇說:
是他硬把這樣的偽裝加上,若洛洛可以留在他身邊為他所用,可說是兩全其美,魯魯只把洛洛放在學園裡當作保持偽裝的工具,魯魯自己在兩個世界裡能毫無困難地轉換身分,但無論是夏莉和洛洛都辦不到吧!就像夏莉不可能完全接受黑暗面,洛洛在正常社會也一樣格格不入

不過仔細想想,也不能怪魯魯把洛洛擺錯位置,因為連洛洛自己都把自己擺錯了位置,一開始他想維持的是「有著哥哥在的平靜校園生活」 實際上如果沒有哥哥,校園生活對他而言根本沒有價值,等到魯魯真的留他一人去過校園生活,他反而孤獨得無法忍受。

不過現在他應該清楚明白自己想 什麼了,兩次魯魯丟下他作戰回來後,他都馬上向魯魯表示自己也能作戰,不過被魯魯否決了


霜說:
而且魯魯不該把善妒的人放在戀愛遊戲中,這不是有規則的棋局

采薇說:
沒辦法魯魯對他人的感情其實很鈍感啊!


霜說:
其實冷靜想,這回應該很萌,洛洛可是正式向情敵宣戰(雖然戰爭在數秒內結束)+告白

采薇說:
萌在哪裡啊!洛洛終於開始掃除情敵了嗎?


霜說:
「你喜歡魯魯嗎?」
(一秒瞬答)「我喜歡 因為他是我的唯一」

采薇說:
他殺掉夏莉這件事本身就是他對魯魯的告白:「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包括殺掉身邊的人


霜說:
突然覺得兇手是他很萌,黑到璀璨發光的感覺

采薇說:
是啊!仔細反思之後 我覺得這麼安排還不壞,至少洛洛的個性特質更鮮明了,之前他被收服後,只呈現他兄控的那一面,黑暗的部分被省略了(雖然在小說中有呈現)直到這回才以最暴力的方式呈現出反差效果


霜說:
我喜歡他黑的那一面 很深 很沉 很黯誨 那是身為殺手才有的魅力

這樣討論真不錯~果然跟學姊迷同一個東西很棒,不過我們兩個都當背後靈的後果就是死亡flag加乘,角色掛掉機率激增,遙想以前封神演義普賢自爆的轟轟烈烈...又是自爆(默)我們兩個加乘有炸彈魔效果!?

采薇說:
我昨晚還在恨恨地想著,下次絕對不跟你萌同樣的人物


霜說:
幹麻這樣,這也是我要說的話啊!我單獨萌的都沒死啊!
所以學姊你也要負責任...*淚

采薇說:
以後不管誰先萌到哪個角色,記得先打叉做記號,讓另一個人有所警惕

by abeyasuaki | 2008-07-09 14:16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哀傷的終末

相關文章:[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相關文章:[Codegeass] 黑暗深淵
相關文章:[CodeGeass] 魔王與墮天使
相關文章:[CodeGeass] 幸福的反相
c0073742_044540.jpg
昨天在PTT被某篇文章的片段深深打動到,難過的流下眼淚...
框內為轉錄文,以及我的回應文
jyue0804板友文章
魯魯心中不承認這個弟弟
洛洛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多麼地脆弱而不堪一擊...
真的覺得很難過...
洛洛˙蘭佩魯基只活了一年,好短、真的好短
13話中洛洛發動Geass停住夏莉行動時,畫面閃到有個假面象徵性的掉落在地

那個假面,就是代表著「洛洛˙蘭佩魯基」

屬於他的時間,他的心,還有他的身份

假面下的他原是個沒有名字的殺手,「洛洛‧蘭佩魯基」是他所扮演的假身份,一如魯魯修有ZERO的假面、碧蕾塔也有老師的假面一般,在他殺死夏莉的瞬間「洛洛˙蘭佩魯基」就死去了

洛洛的能力是時間停止,那就像從禁錮住人們的時間監牢中逃出來一樣,但這始終像假釋一般,終究仍必須回到監牢裡,擁有活在停滯時間中的他,就算拼命想挽留仍是必須眼睜睜看著那一年的幸福時光逝去


...嗚喔!魯魯如果毫不留情收掉他我就投誠他派啊!至少給點眼淚吧,是你給他「洛洛˙蘭佩魯基」這個身份的生命與光的啊!

前幾天就聽到關於14話的消息放出,看到的同時其實沉默了很久,老實說在開演前就知道洛洛一定會死,只是怎麼死的問題,之前大家都猜是為保護魯魯修而死,劇情也演出他對魯魯的愛很深刻,但真的沒想到可能會這是這樣...今天又看到雜誌預告的確實照片,八九不離十吧,因為有部份是不確定消息,這次用隱藏文章在下列,想看的請再點進去看。

14話預告

by abeyasuaki | 2008-07-08 13:50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幸福的反相

相關文章:[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相關文章:[Codegeass] 黑暗深淵
相關文章:[CodeGeass] 魔王與墮天使

c0073742_2245050.jpg

從這個世界所有人手中、從樞木朱雀手中、從帝國的皇帝手中

是我在與全世界為敵在守護著哥哥,只有我這麼做、也唯獨我才能做到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執著於血緣、執著於什麼也做不到的妹妹?

只要有我在,不就很安全了嗎?不就很幸福了嗎?究竟是為了什麼...


實在沒想到在還沒完結前就又要寫關於洛洛的長文,曾有想過寫關於「獨佔欲」的文章,但留到13話看完後再寫是正確的,只見動畫才剛播完就一陣抹布去死的罵聲四起...

之前R2剛出小說第一集時就有描寫到關於洛洛的心態,在魯魯修為了劫持作為11區總督的娜娜莉而離開校園時,被單獨留在學校負責控制機情局狀況的洛洛,就已經為了哥哥重操殺手之業殺了人。

兩個剛從本國派遣過來、未經過Geass調整、對於不斷重覆播放舊監視影片的機情局狀況感到強烈懷疑的成員,而這樣的他們闖入魯魯修房間,獲得事實後立刻就被洛洛結束了生命。在這滿布血泊、充斥著強烈血腥味的房間裡,洛洛是在思考些什麼?自幼將暗殺作為習以為常行為的他,對於這種抬手之舉沒有任何感覺,就跟人不吃飯就會失去生命一般──是的,這不過是沒有意義的機械動作而已。

就算所處環境是如此的異常,他卻第一次地對於慘殺現場產生了反應,不是基於殺害生命的罪惡感趨使,而是對於違背了與哥哥的約定──「不再做這種事」而狼狽慌張不已,沒有遵守魯魯修的話,自己還是動手殺了人──但這是、為了哥哥啊、在哥哥不在的現在,若是讓他們走漏了消息,那麼毀去的將是魯魯修的未來。

是哥哥說他需要我、不會對我說謊、要給予從沒人關心過的希望...啊啊,如果是為了他,那麼能力的使用是有「意義」的,為了「守護」而使用的滿足感,是沒有目的「殺戮」所比不上的。

雖然殺害夏莉的兇手目前不確定,以畫面運轉來看是洛洛的可能性最高,但只單為了「獨佔欲」嗎?引用學姊對於洛洛的感想「感覺他的人生已經成了正常人的負片 幸福的形狀一樣 但黑白完全顛倒了」這就是作為殺手的洛洛的單純、也正是他的悲哀,只能以這種方式表達的無垢感情。

夏莉說了什麼?「你也喜歡魯魯嗎?太好了...是同伴,讓我們、讓我們一起守護魯魯,將妹妹娜娜莉一起帶回來...!」在那瞬間洛洛的臉色就沉了下去,娜娜莉是關鍵字嗎?洛洛害怕於真正的妹妹取代自己這個偽弟的想法是不容質疑的,因為他無路可退、因為他唯一擁有的東西就只是個脆弱到不堪一擊、就算是利用也好的關係。

如果放棄掉他還能重回以前毫無感覺的殺戮嗎?在他明瞭奉獻忠誠所帶來的充實感覺後?

他也是個人類啊,只是從來沒有人教導過他這樣的感情、也沒有人能與他建立這樣的關係,所以他當然會對未曾謀面的娜娜莉感到嫉妒。但真正起作用的是「妹妹」這個詞吧,在被替換掉記憶的校園眾人認知裡,魯魯修是只有「弟弟」,沒有「妹妹」的。

所以說出「妹妹」的瞬間,洛洛立刻確定了夏莉記憶的恢復,她擁有了正常的記憶,但這同時也意味著魯魯修將曝露的風險,還有洛洛想要守護,「平常校園生活」的崩解。

魯魯修為了守護娜娜莉,願意成為魔王發動戰爭屠殺帝國的士兵,朱雀為了能夠改善日本人的生活,自願背負賣國者之臭名,踏上無人理解的理想道路。甚至就連V.V與皇帝這對雙子也為了擺脫神的控制,而進行了諸多隱而未現的殘酷實驗(洛洛這個殺手的誕生就是個好例子)

那麼,洛洛不能守護著什麼而戰嗎?只有他需要為了染滿血跡的雙手遭到鄙視嗎?

夏莉一開始也是懷疑洛洛的,所以她緊握著從倒下警察手裡拿到的槍,魯魯沒有弟弟,所以這個人從何而來?是為了監視、傷害魯魯而來嗎?她問道「你喜歡魯魯嗎?」洛洛回答「是的我喜歡,因為他是我唯一的哥哥(我唯一可以理直氣狀、驕傲說著的哥哥,因為哥哥他是這樣告訴我的...)」看著他認真的眼神,夏莉放鬆了警戒,但這反而是使洛洛警戒起她。

直升機尚未落地,洛洛就跳越而下,因為他擔心的巴不得早一刻跑到哥哥身邊守護他安危,維蕾塔詢問他「你為什麼需要背叛?你跟我又不一樣」他連思考的短暫都不需要「這個問題是為了離間我與哥哥嗎?」他也期盼幸福,他也有重要的人,只是從小的經驗讓他已失去正常管道──完全反相的黑白──為了守護住秘密不洩露,為了魯魯修的安全,他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不管對方是誰。

曾有其他作品提到──人一生中只能殺掉「一個人」。

因為只有初次殺人才會帶來的駭人恐懼與哀傷,之後就再也不需殺人者的重擔,只有那一個人會被視為「人」被殺死,其他的不過是結束掉「物品」的生命而已。洛洛在未能擁有選擇權力下,已經被迫喪失了人人理所當然的「重要感情」。

殺死她,就是為了哥哥,這是他唯一懂得表達感情的方法。若是單獨只為了獨佔欲,在丘比特日宣告夏莉與魯魯成為戀人的瞬間,他就可以動手殺人了,但不一樣,他只為了魯魯修的安全為優先考慮事項,不是為了自己的心痛,而是為了守護魯魯修,雖然諷刺地粉碎了魯魯修曾經描繪、玻璃般虛幻易碎的未來風景,但正因為他的無垢,所以他只會這樣思考而行動。

宛如白紙,只能接受信賴的「他」所告知的話語,他是如此努力的只是需要目光注視。

他是如此拼盡全力的希望守護自己耗盡十數年時間才得到的東西。

───沒有人能夠與我渡過同樣的時間 そう、誰も僕と同じ時間は生きられない ──

c0073742_23133943.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06 22:46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Lost Colors 洛洛 殺傷結局

影片連結:NICO影片

c0073742_22382240.jpg
哦,之前就聽說CodeGeass的PS2 game<Lost Colors>洛洛作為神秘少年有登場,今天總算在nico上面看到有人節錄的影片了,這果然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影片啊,在神根島碰到這名身份不明的少年時,遊戲自創主角 感受到令他寒慄不已的殺氣與狂氣,雖然眼前的少年看似外表溫和,可是如動物面對獵食者,會有的本能反應一般,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警告他逃離這個少年!

但就算逃入森林中,若是在選擇決定對他使用Geass,就會看到洛洛露出一抹殘忍的邪笑,緊接著瞬移到自己眼前,揮下短刃!──被劃開的脖頸噴出大量鮮血,赤紅遮蔽了視線,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狀況下就被了結了生命...喔喔,這段洛洛的笑容真得好萌啊ww還有俐落的描準要害攻擊那邊也是...!我覺得近來自己有喜歡獵奇性的傾向...

============
采薇學姊的場合
============

采薇說:
託福看了Lost Colors的完整版洛洛影片,以前只看過他把主角幹掉那段
追人的那邊比殺人還要可怕,尤其主角一直無法逃開的恐懼....洛洛果然黑啊!
一定是間斷使用geass,一邊好整以暇地追殺

霜說:
被追的對象以為自己一直在逃,但其實是自己跑跑停停所以甩不掉嗎

采薇說:
沒錯啊!倒楣的主角還在想為什麼這人能氣也不喘地追上拼命奔跑的他?
可見洛洛有放時間讓他跑,真的好黑....一開始就把人殺掉也就算了,還這樣耍人家...(淚)逃跑距離一直無法拉開的恐懼,洛洛是壞孩子啊!

霜說:
我覺得魯魯如果背叛這個弟弟一定死很慘,而且是被追殺的那種折磨...
這真的好像被獵食者追殺

采薇說:
魯魯沒看過他使壞的模樣啊!
難怪玩過遊戲的人都在R2一開始就大聲呼籲:那傢伙裡面是黑的!

霜說:
他是會玩弄獵物的肉食性動物吧

采薇說:
魯魯OS:「哼 陷落了!」 洛洛OS:「哈 吃到了!」(怎麼看都是洛洛賺到)

霜說:
魯魯果然太嫩了,他只是會下棋戰啊!跟洛洛這種打野戰與心理壓迫戰的等級有差

采薇說:
說到下棋,我記得愛倫坡在莫爾格街兇殺案有個說法

他認為西洋棋的贏家並非分析能力強,強的是專注力,因為棋局規則變化非常複雜,贏是贏在對手的疏漏,但西洋棋又不及橋牌之類的紙牌遊戲,因為這需有記憶力、察言觀色的能力、影響他人的能力等等(年代久遠記憶力有點記不清了,不過看妳在部落格寫的留言又想起來這段西洋棋評論)


============
楓影學妹的場合
============

楓影 說:
是說西洋棋原來是那樣,這樣我就能理解為何幾年前美國的棋王輸給超級電腦「深藍」,因為要說到記規則沒人能記贏電腦

霜說:
因為電腦不會慌啊,他只會照rule繼續跑

楓影 說:
分析能力強的好像是圍棋,圍棋可以反應人的性格,固守城池或攻城掠地

精通棋藝棋理的黃憲,曾撰有《機論》,專門論述圍棋的虛實形勢。他所說的「機」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布局,那時黃憲已提出,布局要著重解決虛實問題,布局好,進可以攻,退可以守,才能取勝。這一理論為我國圍棋布局的戰略思想奠定了基礎。

霜說:
西洋棋重的是攻king,king本身就是key point

楓影 說:
可是圍棋沒有king,反而更像指揮作戰
糟糕,我們討論下來只證實了,魯魯你果然是紙上談兵的魔王.....(拭淚)

霜說:
因為圍棋沒有一個被攻下就定生死的指標吧

楓影 說:
而且我覺得圍棋的規則更反應這點──多的圍住少的就贏,這真的很像在打仗

by abeyasuaki | 2008-05-30 01:34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推薦看此篇的留言,Clair解釋關於「C.C在西洋棋局中所代表的意義」相當的精彩
c0073742_1352090.jpg
是的,所殺的人數已經記不清了

就像沒人會去數至今已經刷了幾次牙、吃了幾頓飯一樣

────我的能力適合暗殺────聽其他人這麼說

所以我殺人

因為也沒別的地方可待......潛入工作?扮演弟弟?

...我能做得到嗎?從未見過父母親人的我...不 若這是命令

那麼我的哥哥就是魯魯修‧蘭佩洛奇


雖然一直打算等到播到中後期後才開始寫魯魯修的正經感想,不過看完第七話那驚死人的告白後,對於洛洛這個角色的好感急升,他集合了很多我喜歡的要素在身上,無親無故空洞的過去、作為殺手麻痺的良知、明知是虛偽的關係卻不由自主移情的孤寂、還有一旦決定後的執著與癡情。

純真的外表,與手染鮮血的強烈反差。作為暗殺者迅捷與不多餘的動作。

第七話他勸說魯魯修的話相當有意思「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現在還可以將一切付諸流水」這雖然是選擇<徹底逃避>的道路,捨下黑色騎士團的期望與身為其首領ZERO應付的義務,恢復成為一般身份,過普通人的生活,但這不正是第四話魯魯修說服他的呼應「你的任務前方有希望嗎?完成了任務,前方會有什麼等著你?維持現狀而已,一成不變罷了」魯魯修以洛洛任務的前方也只會有殺戮來說服他打開其他道路

──就要遵守任務嗎?為了嶄新的未來,這又有什麼不對?
──就要遵守義務嗎?為了平淡的幸福,這又有什麼不對?

只是為了追求幸福這個目的,這是錯誤的事嗎?洛洛自小就被利用成為殺手,抹滅了起伏的感情,甚至在接下潛入魯魯修身邊,扮演弟弟這個角色時,都還有儀器在記錄他的身體狀況,穩定、無任何變化,這就是他以往的心理狀態,就算是殺人時依舊如此。

有人會因為刷牙或進食這種日常行為而懷有罪惡感嗎?他並非生性殘虐要藉由殺人來得到快感,相反的,就像進食時不能去思考被宰殺動物或摘下植物的痛苦一般,若刀刃下割開的柔軟皮膚與溫熱血液是屬於「同類」的話,那種矛盾只會逼瘋了自己,所以他選擇「麻痺」,在揮刀的同時自我說服,那不過是目標的「物品」罷了。

魯魯修在說服他時,並不是以<眾人的幸福>的大義,而是以他<個人的幸福>為出發點,以往都無人曾為洛洛的未來著想過,只是把他當成徹底利用的一張底牌,但經過一年的臥底生活,與魯魯修倆人的偽兄弟生活,就算是虛偽的關係、不真實的感情,終究還是影響了這把宛如浸入了毒液的短刃。原本刀鋒不能有任何的鈍口的。

潛入監視與暗殺並不一樣,暗殺只要脖子抹刀就能立刻完成任務,殺手需要確認的只是目標所在地與逃脫路線,剩下就是暗殺手段,但監視卻必須偽裝不被人發現,且需將「真正的身份與心情」與「假裝的人格」分開,沒有受過這方面經驗的洛洛長時間下被影響是預期之內。

因為他體會到了一直以來所缺乏的東西
──從未見過面的血緣親人,就算是假的,但也是「唯一」。
就跟魯魯修送給他、初次的生日禮物一樣 「獨屬於他的祝福」

即便倆人假的兄弟關係已解開的現在,他沒有改變稱呼,不是魯魯修或ZERO,依舊是「哥哥」...若是互相利用的關係,那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正因為全心信賴、只因為他也是想要一個容身之處,而不是殺戮的每一天。

第七話魯魯修面對娜娜莉成為11區總督,喪失了創造出ZERO的意義而低落時,卡蓮以「你要負起<眾人的期待>到底啊」來激勵他,相反的洛洛則是<個人的安定>的觀點來解套,這兩個人採取了完全不同的安慰方法,的確<眾人>這種層面的話題對洛洛是沒有意義的吧,宰割他人生死的暗殺者,他所實行的只是命令而不是領導者所需的全盤思考。

如果將魯魯修比擬為西洋棋中的王(KING),那洛洛就像城堡(ROOK),西洋棋戰局的目的之一是要保護KING,但在棋戰途中仍不免會曝露出KING的軌跡,這時若KING與ROOK在同一水平線上,KING可瞬移至ROOK的內側,ROOK則成為保護王的一道牆。

這與現在於暗地裡保護魯魯修安全的洛洛相似,是保護王安全的最強一隻棋,第一部時跟在魯魯修身邊、知道他的秘密、看著他施展戰術的人是C.C,而在第二部這個位置則替換成洛洛。雖然魯魯修曾發表要將洛洛利用殆盡後當抹布丟掉的狠話宣言,但看他現在連戰術前置階段都與洛洛一同行動...畢竟在他喪志時,洛洛的不離不棄真的有被感動到了吧,應許洛洛會實現他們約定時的語氣也誠懇多了。

曾經在聽見機密情報局的同伴對自己有所不滿「他已經殺了幾個人了?跟死神在一起如何組隊??」卻嗤之以鼻的洛洛「同伴?有需要嗎?完成任務才是重點吧」卻在第八話時對魯魯修說「若是哥哥的事被知道了...那麼身為背叛者的我也完了...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呢」這是習慣單獨行動/暗殺的他,第一次對人產生連動感。

親耳聽見魯魯修在自己面前真情流露的大喊「娜娜莉───我愛你!」以及睡夢中的夢囈,洛洛很明白魯魯修真正珍愛的是親生妹妹,不是自己,雖然他答應要給自己一個嶄新的未來與安居之所,但卻失去了血緣的特殊羈絆,雖然如此他還是應許了永遠不背棄魯魯修「安心吧,唯有我不會離開(我會同意你所有的戰略與計謀,就算那表面看來難以理解真意也一樣)」

與其說是獨佔欲,這近似於忠誠,就算自己不是對方的NO1仍不改其意。只要一想到他所要壓抑的心痛與失落,就會忍不住為洛洛未來的命運祈禱,希望他能活下來(雖然幾乎所有人都預測他八成會幫魯魯修擋子彈...)

並且實現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心願,平靜的生活。

手染鮮紅血液仍不為所動的孩子,現在試圖去捕捉青鳥。

就算青鳥可能打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過,他仍是相信奇蹟的存在

就連那奇蹟的可能 來自於惡魔耳語,他仍是毫不遲疑的跟隨著「他」

少年的籠子裡,會有清脆鳥囀傳出的一天嗎?

那宛如玻璃般脆弱又虛假的一年,是他不忍放手的寶物

...也是他至今唯一的「真實」
c0073742_217282.jpg


以下兄弟名場面

by abeyasuaki | 2008-05-27 00:35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魔王與墮天使

霜 說:
學姊我想收藏你PTT那篇洛洛感想文可以嗎 ?

采薇說:
可以啊,沒問題,我的文章沒有版權問題(茶)

霜 說:
你昨天說魯魯與洛洛是「魔王與墮天使」的意象整個戳到我萌點...(抽搐

采薇說:
不管從畫面還是象徵意義上都很適合啊
而且還是深愛著魔王而無法自拔的墮天使

采薇說:
真是太黯然太銷魂了

霜 說:
的確是強而有力的黯然銷魂


***轉錄自PTT C-Chat版 采薇學姊***

以下就當作是羅洛迷的交流──

雖然一開始我也被魯魯的抹布宣言氣到掀桌,不過就結果而論,確實如魯魯所說的,待在布列塔尼亞軍方的羅洛根本沒有未來可言,或許加入黑騎團才是正確的抉擇。

羅洛推定在六、七歲時就因geass的能力而被軍方訓練為殺人工具,身為孤兒的他只有聽從軍方命令以換取生存,再加上那樣的稚齡並無獨立判斷善惡是非的能力,僅能像一張白紙般接受惟命是從的軍事教育,因此拿羅洛殺人這點來責備他並不公平,畢竟羅洛對生命價值的輕忽出於軍方有意的塑造,並不是他生性兇殘、覺得殺人有快感、或是因為掌握生殺大權的自我滿足感而殺人;相反地,羅洛殺人時都是面無表情地執行任務,而這些任務並非出自於他本人的個人意願或自由意志。

出於暗殺任務的必要,羅洛無法把他人當成對等的生命看待(否則大概會因殺害同類的原罪意識而瘋掉),更不用說與他人產生情感交流,因此他無法融入一般正常的團體,只能繼續依賴軍方而存在(哪怕只是被利用的關係);而軍方也不可能放走能力強大、又身懷眾多暗殺機密的羅洛,所以按這個模式走下去,羅洛除了被軍方利用到死外別無選擇,想逃離也必定會被軍方殺害滅口。

在這種封閉了情感與未來的狀況下,羅洛被分配到妹控魯魯修的身邊──

這個妹控可不是那種大喊「我一直都喜歡著妳!」然後把妹妹壓倒的普通(?)妹控,而是傾注了所有的愛與心血、把妹妹當成道路、真理和生命的「究極妹控」啊!

對妹妹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呵護固然不在話下,連他的行動與理想也全都是一顆愛妹之心的延伸;而這種極端情感一旦錯誤地轉移到羅洛身上,產生的效果也可想而知:一個從未得到任何關懷、在冷漠絕境中孤獨成長的孩子,陡然置身於魯魯這等把妹控發展為宗教狂熱的強大情感洪流中,不但把他捧在手心上百般疼愛、甚至把他視為比自己性命還重要的存在,羅洛怎麼可能不被這樣專摯剖心的深情所打動?

雖然羅洛被收服的進展太過快速,但我覺得真正讓羅洛陷落而無法自拔的,是這一年來魯魯身為超完美兄長的良好表現,那些狗血設局或肉麻臺詞不過是沖毀堤防的最後一滴水罷了。

雖然看到羅洛被魯魯欺騙情感很令人氣憤,不過我想魯魯一定也很想大叫「我才是被欺騙了情感的那個人啊!!!!!」)

既然軍方不可能讓羅洛活著離開,與其走那條註死之路,投入黑騎革命團算是魯魯給羅洛的另一個選擇──拿最糟的結果來說,同樣是被利用到死,與其被從開始就毀了他一生的軍方所用,不如把性命奉獻予曾經真正給過他幸福生活的魯魯還比較划算?就當是等價交換也好,拿他這形同傀儡的殺人機器所殘餘的生命,來扺替過去一年來如夢境般閃耀的時光,如果羅洛覺得值得,那就值了。

雖然如此,還是容我跟原po一起喊出羅洛控的血淚心聲── 魯魯!你他X的是個雜碎!!

by abeyasuaki | 2008-05-03 16:50 | 動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