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上>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站外文章:~Atonality~ [介紹]モノノ怪←聽說我要給她感想一年後才寫這篇
c0073742_0532497.jpg
由極為強烈的色彩對比、浮世繪華麗的視覺風格,以及緊湊情節構成的《MoNoNoKe怪》在每個各成段落的故事中擁有許多象徵意義的聲音、影像與表現手法,在這邊試著為大家拆解出些元素,這些由人心所誕生的鬼怪,所闡述的哀傷與警醒。

「座敷童子」
座敷童子,以岩手縣為中心,散布青森縣、宮城縣、秋田縣在流傳在日本東北的妖怪,外表為垂髮穿著赤衣的幼齡孩童,這些外貌似孩子的妖怪總是住在人類的屋舍裡,在夜深人靜時盡情地嘻笑奔跑,人們只能聽見聲音,卻很難瞧得見他們,傳說他們能為選擇住下的家庭帶來幸福與財富,但一旦離開時,與幸運相對的災厄會迅速地瓦解掉這個家的運勢。

陰暗的雨夜,婦人溫柔地撫摸自己大腹便便的肚子,就像是在安慰受凍的孩子一般「好寶寶...冷嗎?對不起呀,馬上就有暖和的食物給你吃了...對不起呀,媽媽讓你受苦了」身上只穿著單薄衣物的她走進了那掛滿紅燈籠的旅店,但未料卻因為連日的大雨而連一間空房都沒有,婦人激動地對著旅店接待的人喊道「不管是堆柴的房間也好!請讓我進去,不能再受寒了!而且...我正在被追殺!如果不讓我進去,明早旅店外面就會多出一具冰冷的屍體了,這樣對你們也不好吧?我無論如何想要順利生下!」
c0073742_18204685.jpg
經不住她一再的哭鬧,旅店的人讓婦人進了門,領著她前往頂樓從未有人使用過的房間...沿著漫長的階梯蜿蜒而上,婦人聽見孩子的嘻笑追趕聲,或許是即將為人母的心態,她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邊不忘撫摸快要臨盆的肚子,隨著旅店老闆娘進入塵封已久的閣樓,總算逃離追殺的安心使她很快地睡去,但不久重物的撞擊聲喚醒了她...

睜開眼,聲音的來源是一個傾倒在地的木偶娃娃,婦人略帶疑惑地撿起它,卻發現不知何時一個孩子偷溜進了房間,孩子身穿紅色肚兜對她叫著「把這個...還給我,還給我。」雖然有點訝異,婦人還是順著他的話將木偶交還,接下來孩子又說了「吶...我說,我們去那邊吧?」他指著是另一個房間,當婦人苦笑說「不行啦...你也快點回去吧。」這個闖進房的陌生孩子突然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散發著肅殺之氣的冰冷刀鋒,那是老爺與夫人雇用來殺害她與腹中孩子的殺手,只因她與少爺發生了不倫之戀...
c0073742_20325193.jpg
一聲巨響,旅店老闆娘、伙計、以及以除妖為業的賣藥郎都為了察看怪聲跑進婦人所住的房間,這時只見手腳皆被扭曲的殺手被懸掛在天花版上...「不是人類所為,這是鬼怪(モノノ怪)所致,而為了斬妖,需要妖怪的形、真、理,」賣藥郎以一貫的輕笑這麼說著,悄悄地,抽出了他放在木盒中的那把劍...

形,由人的因緣所形成的妖怪外貌

真,為事情的前因後果,亦即真相

理,即為人心中的隱情


這個妖怪的形,一開始就顯示了。當婦人踏進旅店、以及在房中熟睡被吵醒,那個木偶即代表著妖怪的真身,也就是「座敷童子」。為什麼以木偶來代表傳統印象中身穿紅衣、削著短髮的座敷童子?這有幾個關連性。

首先,「座敷童子」是東北一帶的傳說,而在東北地方還有另一個神秘的民間信仰「蠶神」這個信仰會將木片以各式花布包裹住,由每個家庭的女人進行祭拜,其由來可能為每家未出生就死亡、或是幼時即夭折的小孩,哀傷欲絕的母親為了能安撫失去孩子的痛苦,所以以木片製成人偶,為它穿上漂亮的衣服,算是彌補無法在世間享樂的孩子。座敷童子為小孩子的形體,也因此傳聞是夭折小孩的靈魂所化成的妖怪,捨不得慟哭的母親,就此成為守護家族帶來幸福的存在。
c0073742_2047418.jpg
在《怪~化貓》小小木偶成為「未出生嬰兒」的隱喻,當後面揭顯這個旅店的前身──其實是妓院時,更是將殘忍的過去以比擬方法呈現,紅布是母親與孩子的連繫、是未出生前的世界與人世的連結,而木偶則是每個選擇了母親、即將投胎轉世的孩子靈魂,但是為了妓院的利益,紅布被拉扯且撕裂、木偶因紅布被抽走傾倒、被整疊的放在火上燒烤,這全部都是象徵妓女們因懷上孩子而被強制墮胎的悲哀場景。

當座敷童子為了保護懷孕的婦人而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旅店老闆娘與伙計曾一度想要逃走,可打開門卻看見一重又一重同樣的房間,完全無法脫逃,這顯示了座敷童子的妖怪特性──他是居於房屋的妖怪,妖力影響範圍僅限於一個房屋,但同時也代表了這間屋子裡所有的一切皆是由他所控制,《MoNoNoKe怪》以重複的場景表示妖怪出現時的詭異,這個重複手法在後面的故事不斷出現。
c0073742_2153868.jpg
賣藥郎出現並收集座敷童子的「形、真、理」來除妖,為的不是將它趕出這間屋子,而是座敷童子在守護婦人的同時也希望藉由她的腹誕生於世,這些在過去還沒有見到世間光明就被埋葬在黑暗中的孩子妖怪也想要母親的疼愛,但出乎賣藥郎意料之外的是,看見這些可怕畫面的婦人,不僅僅沒有害怕座敷童子,反而主動撕掉符咒,站到這些孩子們的身邊,在這個瞬間,明瞭了為什麼婦人的外表被設定為「異人」(金髮碧眼的外國人)。

她是富豪之家的下僕,卻被不經世事的少爺花言巧語所欺騙,懷了孩子,然後被逐出了這個家。

「異人」,從名稱就喻含「不一樣的人」的異樣眼光,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在當時封閉的社會上備受歧視,與這些懷上就被嫌麻煩、被殺害的生命一樣,她的遭遇與外表是「歧視、受排斥」的象徵。什麼罪都沒有,卻飽受凌辱,能夠體會它們心情的婦人這樣說道「寄宿在我腹中的都是我的孩子...我要把我的孩子生下,僅此而已罷了」離開賣藥郎的符咒結界,毫不畏懼的站在座敷童子身旁,此時她的表情就如同房間牆壁上描繪的菩薩像般柔和,沒有任何遲疑地撕下賣藥郎貼在她腹上的符,她要讓座敷童子們可以進入體中──

慘劇在撕下符後發生...一滴...兩滴...無法扼止的鮮血自小腿肚流下,宣告了流產的殘酷事實,但為什麼會是在拿下那張符後發生?

仔細觀察,其實決定流產的一刻早在她在睡夢中就發生了,那個掉下來、發出聲響驚醒她的木偶,就代表了腹中孩子無法誕生。因妖怪出現導致現在與過去場景不停交替,這個屋子於妓院時代的記憶流洩到眾人腦海中時,可以看見象徵嬰兒靈魂的木偶只有在紅布被抽走後才會倒下,所以木偶的傾倒就意謂生命的消逝。原本在踏入旅店前,婦人手上繫著守護生產的護身符,那個符是金黃色的,而後畫面一轉,護身符化為萌黃色的木偶,當時木偶還是站立著...
c0073742_21261753.jpg
只是座敷童子想要藉由她生下來,所以藉由作祟阻止了這件事,但是面對心意已決、不怕他們還給予同情的婦人,它們反倒猶豫了

「我要這個人,總是撫摸著我,好溫柔,好溫柔...對不起,總是讓您身體如此不舒服,總是為了我在努力,謝謝您,我...喜歡您」

座敷童子解開托生法術的瞬間,她聽見了那個無緣出世的孩子的聲音,由逐漸裂開的木偶深處發出的聲音「不用謝,我才是應該要感謝你,能選中我,來到我身邊.......謝謝。」婦人噙著淚水輕輕撫摸拾起的木偶,警告她趕快逃走,與她說著話,那個體貼又喜歡自己的孩子已經不在了......原先群聚想要進入腹中的座敷童子們,頓時發現到自身願望的自私與婦人母愛的無私。

它們沒有進行抵抗,甚至在被賣藥郎的劍除掉的剎那,還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原來被母親疼愛是這樣子的感覺,希望下一次我也能夠...找到我的母親。
c0073742_2246288.jpg
「海坊主」
海,自古以來就蘊含了人類所畏怯的一切,過為遼闊不可探測的闇處,無底之海、無邊之海,不可想著看見,不可思考黑暗。

只要人心仍宿有黑暗,此輩便會隨時前來,其迎納與勸誘之聲,才令人膽寒

黑暗之海,雖置身於此,亦決非可窺探之地


海坊主別名「海法師」或「海入道」,當船隻在海上航行時,常會在夜間出沒,外貌形似黑色巨人,高大者比普通船高約數十尺,他召喚風浪掀翻船隻,但其常與「船幽靈」混談,船幽靈是死於暴風雨的海上的人們所化成的妖怪,他們會在天色陰暗時駕著迷途之船出現,並向船員提出要求「把柄長(長達一尺的杓子)交出來」這時若是乖乖將柄長交予他們,船幽靈就會以此舀水入船,最後船就會因水過重而翻覆,所以航行於大海的船隻都會準備一隻沒有底的杓子,若是船幽靈出現就可使用沒底杓應付。

賣藥郎搭的這艘船上,聚集著各色各樣的人們,沉默不語行跡可疑的放浪武士、喜好吹捧自身功蹟的修驗道者、心直口快伶俐的辭職女僕、唯利是圖的商人船長、還有目的不明的高僧師徒,原本沒有關係的他們,只是恰巧搭上了前往江戶的船,但深夜來臨時,卻有人暗地裡動了手腳,在擺放羅盤的桌上放置磁鐵,船航行的方向偏了位,帶領著他們前往被人稱之為「鬼怪之海」危險海域...
c0073742_2323640.jpg
靠著賣藥郎火藥擊退迷途之船的他們,緊接著碰到海坊主出現並提出要求,但問題內容卻與傳說的不一樣,他的問題是──何謂你最懼怕的事?眾人紛紛被他的法術所造成的幻影逼出內心的懼怕,有得是怕失去財產的貪念,有得是過去斬人無數被纏身的怨念,最後終於只剩下一直頌經的得道法師還沒有說出回答,像是聖人一樣捱過無數痛苦修行的他,內心也有黑暗的一面嗎?

為何安排海坊主詢問眾人這個問題?在那之前賣藥郎有說到他們在尋求著伙伴,葬身於大海的不甘使其希望能夠拉活人作伴,而詢問何為畏懼之物,則是將人內心的黑暗情緒拉出,在無邊無際、求助無門的大海之上,或許正是考驗人性的時候,由於與陸地阻隔,等於半被監禁,這時會說出平時在陸地上受到法律與道德約束下無法說出的真心話。

這邊運用了《MoNoNoKe怪》一貫的手法,重複的提問紙門上描繪圖樣的暗示,繼《座敷童子》裡面重複相同的空間,《海坊主》則使用了重複一樣的問題,間接地點出這次主題──人心恐懼所造成的偌大影響。而船上紙門的圖案則從這齣劇開始就暗示了高僧內心隱藏五十多年的黑暗。

──嬉笑玩耍的一對小兄妹、隨著遷移雁群出走的法師、浮在雲端祈禱的美麗女子、還有痛不欲聲跪倒在地的法師──
c0073742_0335535.jpg
法師的弟子在海坊主提問時說他最敬愛但同時也最懼怕的就是他師父,因為在前夜時法師明顯找理由將他支開,連想到半夜有不明人士偷偷使船迷失了方位,弟子第一個就想到了無法推測在思考什麼的自己師父,而高僧也爽快地承認當晚犯人就是自己,因為他的目地就是想要來到這片鬼怪之海去解決五十多年前造成的因緣。

他委委道出隱藏在心中許久的恐懼。

誕生於海域附近小島的法師,原本在父母雙雙葬身大海後與妹妹相依為命,但過於親密的關係卻造就他心中禁忌的情欲萌生,愛上妹妹的自己,夜夜作著與妹妹結合的夢,就算在十五歲那年被村民們送出家修行,仍是無法斬斷這情愫。在風浪頻作的那個年頭,法師收到了村民們寄來的信,他們希望法師能夠以自身的修行加上高潔情操為村子犧牲,乘上巨木鑿成的舟(將巨木中間挖空造成的舟)被大海吞噬成為人柱,鎮壓住狂暴的海之妖物。
c0073742_0373837.jpg
被禁忌感情折磨的法師絕望地放棄一切回到故鄉,卻見到五年不見已亭亭玉立的妹妹,在無法遮掩死亡恐懼的法師面前,妹妹露出哀傷的淺笑,她自願代替法師成為人柱進入舟內,只因她也無法斬斷自己對哥哥的愛情。

「我與哥哥命中註定無法結合,那麼我就在與別人結合之前,到佛祖的身邊去,我自願代替哥哥乘上木舟....」

沒有尋死勇氣的法師就眼睜睜看著妹妹進入舟內,送進了黑暗的海洋,也使自己的心被關進了黑闇...隨著法師的告白,海中升起了爬滿苔蘚的古老木舟,《MoNoNoKe怪》相當擅長使用聲音暗示妖怪的真面目,在《海坊主》中先是鐵鍊拖曳的聲音(木舟被鐵鍊綁死,喀鏘喀鏘送入大海),再來則是令人束起寒毛、刨抓木頭的聲音(自木舟內部傳來,暗示被關入木舟的人絕望之死)

畫面裝點的圖樣也因應故事所在地而有所變化,在《座敷童子》裡屋頂額樑上是一群玩耍的小狗們(象徵座敷童子們)與菩薩像(象徵母親),而以海洋為背景的《海坊主》不論是船柱上的金魚與蓮葉,還是魚骨形狀的鎖鍊,甚至連風的紋路都特別加上風車,給人華麗又精緻的印象。
c0073742_038294.jpg
悲哀的告白卻未使賣藥郎的劍得以解開封印,看情況妖怪的《理》(隱情)與《形》(外貌)都還沒出現,眾人遂決定打開木舟取出法師妹妹的遺體來供養,但令人驚愕的是裡面空無一物,正如其名「空舟」(中空之舟)一般,什麼都沒有,沒有化為妖物的怨念,也沒有可怖的屍骨。

事情陷入迷局,賣藥郎決定祭出天平來找出真相,他更加深入法師的內心,終於聽取到當年聽見妹妹自願犧牲時,法師的真正想法。嘲笑妹妹的愚蠢、慶幸自己可以不用死,懦弱又膽小的他在心中所隱瞞的,是與適才漂亮場面話完全相反的惡劣。但妹妹進入木舟前最後一句話,卻震攝了他。

「我仰慕著哥哥...如果能終結這樣的痛苦,我自願進入舟內...啊啊,好不思議,不知為何,竟有種真切活著感覺」

法師抬起頭,那個迎著海風飄揚的烏海秀髮,那個面對死亡卻綻放美麗笑容的女子,正是讓自己體會到被愛喜悅的妹妹。

他流下了領悟的淚。

...我從妹妹那裡學習到的...

我這種無聊俗人...也終於明白過來的唯一一件事...那就是被愛的喜悅,竟然,花了那麼久的時間啊......


鬼怪之海之所以形成黑暗的巢穴,是法師內心五十年來不斷苛責的「恐懼」所致,害怕著這個醜陋又卑劣的自己,害怕著深受痛苦而死去的妹妹,害怕著內心深觸不為人知的秘密,無法說出的黑暗自法師的軀體脫出成為在海上徬徨的影子,自五十年前就被困住的影子,而恐懼召來了更多恐懼,分身影子化成海坊主,在海域收集航行者的「恐懼」當賣藥郎斬斷了海坊主的同時,原本一分為二的法師的心也合而為一,他的面貌隨著恐懼的消滅而恢復成帶著平靜笑容的姣美面容,靜靜地沉睡著...

雖然結局是順利解決了盤踞鬼怪之海五十年來的因緣,但片尾曲之後,那個因迷上刀具而以試刀殺人為樂的放浪武士,面對被折斷的武士刀露出了瘋狂的笑容「絕不會忘記的...」而此時畫面背後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他」,心的恐懼與黑暗又造出了人的分身,呼喚著下一個鬼怪(モノノ怪)...
c0073742_2352562.jpg

by abeyasuaki | 2008-11-22 00:40 | 動畫日記

<< 銀河英雄傳說~黃金獅旗下 空之境界系列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