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下>

相關文章: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上>
相關文章: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深入解析 <中>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作為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Ke怪)最後一章的「化貓」,卻可以說是整個作品的原點,曾在noitaminA所播放的《怪 ayakashi》以三組製作小組詮釋怪談故事,其中的「化貓」之章因結合了傳統浮世繪與現代意識流的手法,及出人意表的劇情而獲得了驚豔的評價,其受歡迎的程度甚至使得將主角賣藥郎抽出來獨立成新作,這就是身為續篇的《MoNoNoKe怪》。

兩篇「化貓」有著強烈的相關性,雖然劇情上沒有關連,時代背景也相異(《怪 ayakashi》的化貓故事背景是在幕府時代,而《MoNoNoKe怪》則在維新後的大正時代)但為了能讓新作的《MoNoNoKe怪》可以呼應,《怪 ayakashi》的原班人馬故意在登場角色、動作與台詞方面作了巧妙的對照,使得觀眾好像看著不同時代卻上演著同樣哀傷的悲劇,那就是《MoNoNoKe怪》的宗旨──妖怪由人心所形成。

因為人類所作所為的因果,塑造了妖怪的「形」

而人們隱藏的事情真相,構成了妖怪的「真」

妖怪想要訴說的痛苦與怨恨,則表現了妖怪的「理」


唯有了解了這些,賣藥郎才能抽出退魔之劍斬除妖怪,可人們往往不敢曝露出自己的罪行,以連番的謊言掩蓋殘酷的真實,這麼做的後果就是滋養了妖怪(MoNoNoke)因人心的陰暗面而誕生,因人心的自私而壯大,唯有待賣藥郎介入,釐清事實才得已消滅。
c0073742_17115644.jpg
「化貓」
雖然創造出你的 是人 但在人世間的妖怪 必須要斬

化貓(ばけねこ)是由貓所變化而成的妖怪,一般常與猫又(ねこまた)混為一談,事實上這兩種妖怪的區分的確相當曖昧,因為特徵都非常類似。普通狀況下貓要變成化貓需要有一定的年紀,而其會以後腳走路、體積龐大、有著很長的尾巴(若是貓又則在尾巴尖端會一分為二)它們可以控制屍體,甚至有化貓會殺死女主人變成她的樣子潛藏已久。

若是遭逢特殊變故,被人的強烈意念附身又或者是想為主人復仇也可能會變成化貓。《MoNoNoKe怪》與《怪 ayakashi》正好就是這兩種狀況。《怪 ayakashi》的故事令人哀傷,看完以後留下一個可憐新娘被命運玩弄的鮮明印象,而她在絕境所疼愛的黑貓則為她復仇。《MoNoNoKe怪》的化貓則給人毛骨悚然的感想,雖然女記者因被捲入收賄暗幕而死於非命,但她的性格強烈且尖銳,被附身的貓咪也只是偶然經過頻死的她身邊,就被攫住化為妖怪。兩個故事雖都在講述人類的自私,但被害者給人的觀感卻是兩極。
c0073742_17105411.jpg
簡單描述一下兩個故事的大概,奠定《MoNoNoKe怪》世界觀的《怪 ayakashi~化貓篇》是個發生在已趨沒落的武士家的故事,雖然家號為坂井的他們在過去很有權勢,普通百姓光是看到家徽就顫抖地退到路旁匍匐下跪,但現在的他們也不過就是欠債累累,必須被迫將女兒嫁到其他武家尋求金援的頹況而已。

就在新娘出嫁大囍的那天,身著華麗服裝的奇怪賣藥郎來到坂井家,但他不是為了賣藥而來,反倒是預知即將發生騷動而進入坂井的宅第,果然不出幾時,就聽見現任當家的夫人傳來淒厲的慘叫聲,原來她的女兒──也就是新娘,還沒踏出大門就猝死,當下所有人都亂了分寸,只得將新娘屍首先搬回大廳。

賣藥郎走出在門口貼上結界符,反被認為是可疑分子縛了起來,所有人此刻皆在大廳群聚,宅第裡卻傳出起貓的叫聲,但其音卻如猛獸一樣的兇悍,不聽勸阻出去找醫生的小廝也活生生被扯斷手腳慘死...坂井家出現了不見其形的妖怪。就算有再多劍術高超的武士也沒有用,這是超越人智的戰鬥,只見鋒利的武士刀在瞬間被妖怪所吞噬、折斷,束手無策的眾人只能仰賴賣藥郎的符咒結界,被困於屋內...

隨著尖銳刺耳的貓叫,拉門應聲而開,宅第原本精心栽種的庭院化為鮮紅的血池,還有數不清的貓咪朝著眾人嘶吼咆嘯,在赤紅之中卻走來一名身穿純白衣裳──白無垢(日式傳統新娘禮服)的秀麗女子,她靜靜地,以纖細的手指指著屋內,像是在做無言的控訴,看見那名女子的出現,女管家阿里終於忍受不住,以著歇斯底里的態度叫著:

────────這些都是你們這些男人造的業,是你們所帶來的怪物!!
c0073742_1721492.jpg
已經服侍坂井家多年的她,熟知這個看似光鮮亮麗的家族深處的污穢,以牆壁的樁花圖案為機關,隱藏在密室內...曾經關著的女子。經過賣藥郎要求,坂井家的前任當家伊行說出了他25年犯下的罪...當時不可一世的他,挾權勢搶走了一個村子裡正要出嫁的新娘回來,抱著玩樂心態的他想要立刻將新娘放回...但新娘卻主動抱住他,此後伊行就決定給這個被自己破壞了命運的女孩美麗的衣服與山珍海味,可薄倖的她最終還是年紀輕輕就死去了...

雖然說出了一切,可化貓似乎不滿意這個答案一樣,依舊兇猛地突破了重重結界,而尚未得到「形、真、理」的賣藥郎抽不出刀,只得以肉身擋住貓妖的猛力撞擊,但就在那瞬間,他看到了貓妖心中的「理」───

那是完全不同於坂井伊行所述說的故事。

被擄來的女子珠生哀求伊行能夠放她回去,但換來的卻是無法形容的屈辱與烙印

讓你回去?你說叫我讓你回去?竟想命令我,讓我教教你 該 怎 麼 說 吧

像籠子一樣的牢籠徹底剝奪掉作為人的自尊,身上披著的永遠只有出嫁那天母親為她穿上的白無垢

遍體鱗傷的身體只能換來盛著水的破碗,還有永無止盡滿足男人慾望的痛苦日子
c0073742_23154116.jpg
這樣的她在絕望之中發現了自外面偷跑進來的小黑貓,將自己所剩無己的糧食分給它吃「多吃一點...總有一天,你可以出去的,變強,長大,然後...得到自由,就算只有你...」原本圓潤白晰的手在日復一日的折磨下也漸漸乾枯,她仍憐愛的撫摸那隻她唯一擁有的小黑貓...到了後來,連伊行的兒子伊顯都趁著父親不注意跑來凌辱她「貓兒貓兒...乖孩子...這麼痛苦,卻還是死不了啊」失去自由的新娘,最終在毒打之下死在這個不見天日的牢籠裡,唯獨拼盡最後一口氣放走了那隻貓兒...

貓兒變成了化貓回來為這個可憐的女孩報仇,就算同情它的「理」(內心想法)但出現在人世的妖就必須斬,所以湊齊了必要條件的賣藥郎還是抽出了除魔之劍斬了它...一切歸於寂靜。有意思的在結尾,就算所有人都看見了那血腥沒人道的過去,已年老力衰的坂井伊行仍堅持他沒有說謊,犯下再重的罪也要隱瞞藉以守護坂井家之名,這就是伊行的「理」,不同於妖怪的「理」,正因為每個人心的「理」都不同,所以才自人心的細縫裡創造了怪物...

在武士門第外等著迎接新娘的轎夫,正因瞎等的無聊而招呼步出屋外的賣藥郎,就在此時,他瞥見了身著那身潔白禮服的珠生,開心地邊逗弄貓兒邊步出了這個宅子,因為賣藥郎介入,消除了累積在此的怨念,她也終於獲得了解放,自這個家中出去...雖然時光已不再是往昔。

「喂,賣藥郎,你說這婚禮是怎麼回事?從剛剛開始就沒人出來...」

嘴角勾起輕輕的微笑,賣藥郎以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說著

────不是啊。

這個家,才剛有新娘「出嫁」了呢..................................................


躺在白無垢禮服中小小的黑貓屍體,緊接著元千歲所唱的片尾曲「春のかたみ」(春之追憶)溫柔中帶著淡淡哀傷的樂聲流洩,宛如撫平了血流不止的傷口,華麗新穎的聲光效果成功結合日本怪談特有的餘味與警世淒美,讓《怪 ayakashi~化貓篇》得到的廣大迴響,接著誕生了新版《MoNoNoKe怪》的「化貓」...

元千歲「春のかたみ」

c0073742_17132919.jpg
《MoNoNoKe怪》的「化貓」與舊版如出一轍,也是在講述貓妖復仇的故事,但跟《怪 ayakashi~化貓篇》不同的是,新版的化貓就跟強迫中獎一樣,散步在鐵軌上的貓咪跨越了被陷害摔落的市川節子,又緊接被火車一同碾死因而變成化貓(被人的強烈怨恨附身、越過了屍首、隨即慘死)貓咪跟節子沒有任何感情,只是因緣湊巧碰在一起就化為了妖怪,這跟節子意圖報復的那些人一樣《MoNoNoKe怪》的「化貓」是一個由許多巧合湊在一起的共同謀殺案

時空超越武士當政的時代,進入了現代文明興盛的大正時代,當鐵道都已經開通運行,卻只有賣藥郎的打扮一如往昔地,藏青色的和服,飛蛾般的炫麗花紋,胸口帶著鑲金邊的鏡子,還有那過於顯目的黑色結帶「啊,現在不穿這樣就賣不出藥啊」他這麼說著,然後走上慶祝新開通的鐵道試行,那是只有抽中才能搭乘的新式火車。

此篇中除了關鍵角色外,其他路人全部都以模特兒人型來代替,人型特有的不自然感覺彰顯了劇中角色身處狀況,就在火車才在眾人興高采烈歡呼地離站沒多久,司機、市長、刑警、報社主編、家庭主婦、送報生、咖啡廳女服務生發現除了他們七人外,車廂的其他人都消失了...甚至還被轉移到頭等車廂。
c0073742_18503551.jpg
愕然的眾人硬是把通往後面的車廂門打開,卻發現雖然關上門看是正常的,可是打開一看已是空空如也───頭等車廂就是個封閉關係者的密室,由妖怪的意念所形成的密室,唯有賣藥郎打破了這層結界,以非關係者的身份加入了這個微妙的組合。

眾人皆不解自己為何會遭遇此事,彼此之間並不互相認識...但卻有一點...眼熟?大家都曾被這之中的刑警詢問過,為什麼?七人的交集點漸漸浮現,數月前自陸橋上躍下被火車碾死的女記者市川節子

打瞌睡沒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她、讓火車無情碾過去的司機。
早晨送報經過陸橋、看見有人影匆忙離去卻沒有去報警的送報生。
在現場隨便問了幾個口訊、就輕易判定為自殺結案的刑警。
厭倦只能在家照顧婆婆、出去偷情因而聽見呼叫聲也置之不理的家庭主婦。
想要成為明星出風頭、因此做偽證說節子面有哀愁的咖啡廳女服務生。
被懷疑有收賄嫌疑、跟蹤報導卻導致節子被殺的市長。
口上說著想照顧後輩、痛苦於沒有即時解救節子的報社主編。


這就像阿嘉莎‧克莉絲蒂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一般,在兇殺案裡每個人都分飾著一個角色,可以說每一個人都是兇手,也可以說沒有兇手,但與「東方快車」每位兇手都有自覺不同,「化貓」的每個演員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聯手殺害一個人,被草草以自殺結案的案子,說了不該說的話、看了卻當沒看見、聽了卻忽略掉,他們以「共犯」的姿態殺害了節子。雖然他們所從事的一點小動作本身並沒有罪,但累積起來的錯誤卻徹底毀掉了其他人的人生。這邊並以抽像畫來表達犯了「目」、「耳」、「口」之失誤的三人。
c0073742_2332274.jpg
與《怪 ayakashi~化貓篇》呼應的不只是貓妖、復仇、密室(車廂與封閉的武士宅第),人物的長相與負責的角色也是故意搭配,如不管是那版都是最大權勢者、也是悲劇起點的前任家長伊行與市長,長相宛如翻版。而在其下工作,為其處理骯髒見不了光的家臣笹岡與報社主編又是一例。在《怪 ayakashi》與《MoNoNoKe怪》出場率最高的活潑聒噪女僕加世在此也化身為咖啡廳女服務生粉墨登場,賣藥郎測量妖怪距離的專用道具──天平君還在出來時跟加世鞠了一個躬呢。

市川節子的殺害真相則與《怪 ayakashi》中持有自己的「理」──為維護武士名聲而說謊的伊行一樣,七個人中有人欺騙...沒有說出實話,那就是原本口口聲聲說想要提攜後輩的報社主編。當他發現節子挖掘出市長貪污的新聞,甚至拍攝到現場照片時,一向收受黑錢的他不動聲色,讓節子寫出了文章,然後當著她的面燒毀了一切。憤怒的節子在與主編拉扯中被推下陸橋,身受重傷動彈不得的她就這樣被火車活生生碾死了...

在這種地方工作,一生都沒有出頭天的日子...真是...夠悲慘的啊

幸好我...跟那些敗家之犬不同,因為我是新聞記者大人啊


心高氣傲的節子瀕死也不甘自己接受這種下場,她將所有的恨意投注在偶然路過的貓咪身上,讓貓成為化貓(ばけねこ)去報復那些對她見死不救的人們...雖然兇手死有餘辜,但既然讓妖成了形,那賣藥郎豈有作視不管的道理?以軀魔之劍進行鎮壓,將被封鎖在異空間的火車回到正常世界,結束了化貓的生命。

回到正常時間的報社主編正喘了一口氣,笑自己作了個白日夢時,火車上的時刻表突然倒轉,身旁的旅客又在瞬間化為了人體模特兒,而這次,車廂內作著的只有那著白衣的節子...再也無其他人..........
c0073742_18515533.jpg
《モノノ怪~薬売り》的解析到此告一段落,但是否能再有機會見到賣藥郎?跟著他去搜查各個妖怪的「形、真、理」?炫麗的和風紙紋、美麗的對襯畫面、警惕喻世的故事、還有以超現實的展示手法,《モノノ怪~薬売り》將動畫的特殊手法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就像賣藥郎在最後所說的,只要人的「真」與「理」,不斷糾纏的人心喚出了妖之「形」,那時便是需要驅魔之劍,以及使劍之人的存在了!希望《モノノ怪~薬売り》監督中村健治與劇本的橫手美智子能有機會再推出系列續作,那我們也可以下次見(笑)

人生於世、妖魔處於世、生於世之物與處於世之物

若其真與理俱在 便得其形、得其形、即幻生不當存於世之鬼怪

鬼怪無以根絕、然卻可斬殺袪除鬼怪、故而劍在、故而用劍之法在

是乎諸位 尊駕之真與理 悉聽尊便道來是也、唯祇鬼怪...尚存於人世之中
c0073742_1854218.jpg

by abeyasuaki | 2009-01-11 03:12 | 動畫日記

<< モノノ怪~薬売り(MoNoNo... 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四章「伽藍之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