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風早之書感想───雲の名前、空の名前

「忘れるはずが無い。雲の名前も、空の名前も、教えてくれたのは風早だもの。」

不可能...忘記的。雲的名字、空的名字...將這一切教給我的就是名為風早的你啊。
c0073742_141483.jpg
風早之書的最後...被這句話所深深感動,包含了一切千尋對風早的心情,就在這麼短短一句話中足以表達一切,遙四的世界是個被「既定傳承」封鎖住的箱庭,由於對人類不停的爭戰、破壞感到失望,白龍定下了對世界戒律───被固定在特定時光中的一個國度,中津國的滅亡永遠是故事的開端,流亡在外的二之姬重回蘴葦原、打敗侵略的常世之國得到再興,最後在繼任為女王的二之姬領導下興盛,而又因女王的過逝而衰敗。

這不是蘴葦原被封鎖的時間,而是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一次次的輪迴重現,國家滅亡、再興、新生、繁榮、衰敗,已經喪失對人類信賴的白龍神派遣自己的眷屬白麒麟進入人世,由它做最後的裁定───這個可笑的箱庭究竟是要繼續還是就此毀滅?

奉命來到人世的白麒麟卻被人類戰亂的流箭所傷害,沾滿血腥、依附著強烈仇恨的兵刃,讓白麒麟也徹底死心,覺得已沒有必要繼續等待新的可能性,但就在此時,中津國承受著那被選定命運的二之姬來到了它的面前───只是這時的她還是個不懂人事的小女孩,不同於冰冷刃物的溫度,幼小的生命僅以自己的手心撫著麒麟的傷口「很疼嗎?」

白麒麟化身為名為「風早」的青年,取代早已死去的伊予風早一族的嗣子,進入中津國成為二之姬千尋的侍從,那是白麒麟想要給予讓自己燃起一線希望的回報,一如那雙稚嫩的手所給予它的溫度,風早回報給千尋的也是同樣溫暖的無微不至,從不離身的守護,一直只注視著二之姬的目光,那如春日徐風般包容的微笑...

「千尋が呼んだなら、どこへだって行けますよ。」

只要是千尋呼喚,無論你身處何處,我都會前往...


第四章在出雲的須賀,看見被芒草割傷了手的千尋,風早急忙起身尋找止血的藥草,金黃色的夕陽映著須賀草原絢麗不已,茫然呆立的千尋想起以往也有相似的感覺,那是幼時在故國中津國的首都疆原,被嘲笑擁有異樣金髮與藍色眼瞳的自己難過地跑出宮去,藏身在比人還要高的蘆葦原中───原本只是要哭泣的聲音不被人所發現,但最後卻連回家的路也識不得了。
c0073742_352672.jpg
───啊,原來是在這裡啊
就在恐懼快要凌駕了哀傷之際,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不安頓時有了出口,是風早......因為我不見了...所以來找我的嗎?

───好了,一塊回去吧,風也漸漸涼了呢
一如以往的所有回憶,青年總是帶著微笑,輕聲溫和地詢問著我,在他出現的那一刻起,已經沒有感覺到寒冷了...一定是風早以身子護住了我吧...總是如此...

───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呢
瞞過皇姊、瞞過母后...明明什麼人都沒有告之...因為我...

───嗯...要說為什麼啊,總覺得就是知道呢,公主在這片蘆葦原中...來,別在哭泣了,美麗的眼睛都紅腫了...發生了什麼事了呢?

───....不行...我聽不見龍神大人的聲音...無論如何...都沒法像母后與皇姊那樣...連髮色都不是像皇姊一樣漂亮的烏黑色...所以沒被龍神大人注意到吧...這樣的我...是個壞孩子
聽不見...不管經過怎麼樣的修行都聽不見...明明是繼承了母后的血統啊,中津國的皇族都可以聽見龍神的聲音,為什麼...只有我呢?我不是母后的孩子嗎?還是因為我是壞孩子呢?連髮色都這麼奇異...我知道的...皇宮裡大家怎麼看待我的...

───...絕對沒有這回事,我所養育的公主絕不會犯錯的啊
青年露出疼惜的笑容,將幼小的公主自蘆葦原中整個人抱起,擁入懷中,而後以著非常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這樣說著

───可是

───聽不見原本就聽不見的聲音,不見得是壞事吧?公主您非常的正直...而我...很喜歡這樣的公主唷

───風早...

───對了,這是我在來這裡的途中做的,您戴上去試試吧?
青年撫摸著噙著淚水的女孩,自腰際拿出了青色花環,淡藍與深藍混合的奇妙顏色...是天空與海洋的顏色,也是青年頭髮的顏色

───真漂亮...

───好像稍大了點呢,不過很適合您呢...因為淺色的頭髮,反而與藍色的花兒很相配...吶、千尋一定會成為相當美麗的公主的,所以別再哭泣了...
青年的聲音逐漸被風所吞噬,但我忘不了那時的話語...所以直到現在,仍隨身搭配藍色的花朵當裝飾,那是、風早贈與我的禮物...因為淺的髮色,所以才相配的「青藍」...
c0073742_3171610.jpg

by abeyasuaki | 2009-01-29 01:45 | 遙久日記

<< 寫在第五章「矛盾螺旋」前 EXBLOG留言制度變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