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渡邊多惠子 《光之風(風光る)》~誠字旗下的春日微風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2483595.jpg
新選組裡...有阿修羅。

如戰神般的阿修羅,他持劍的手纏著固手繩,面貌如姣好女子,也恍如稚子───彷彿花一般的惡鬼。

───神谷清三郎,亦即富永靜,芳齡十六。

這株因池田屋事變而綻放的花朵,仍處於尚不知自己是朵花的稚嫩中。


「風光る」───光之風,原為隱含「春」之意的季節用語,在渡過了晦暗陰沉的冬天之後,終於吹來報春的暖和微風,那拂過肌膚的溫柔,就像是發出燦爛的光輝般。曾經以『雙星有約』(はじめちゃんが一番!)為代表作的渡邊多惠子,目前正在「月刊flowers」連載的就是以『光之風』為名的作品。這部環繞著幕末新選組的少女漫畫,在第48回小學館漫畫賞中與『NANA』同時受獎,還一度出現在京都市公車外觀上,就算連載超過十年,仍能擠進PUFF雜誌每年的熱門漫畫排行榜,可以一窺其受歡迎的程度。

幕末新選組一直是日本作品愛用的題材,大量運用各種方法進行詮釋,甚至還有出現沖田總司其實是女兒身的故事(雖然總司在史實被稱為比目魚臉,但在流傳的故事創作中皆以美少年為代表印象)渡邊多惠子老師則乾脆加入了自創的角色───亦即富永靜(化名神谷清三郎)以女扮男裝的方式加入新選組。原本在『雙星有約』時期就以畫風穩健、劇情紮實的渡邊,在『光之風』裡更是加強了功力,儘管連載期相當漫長,但角色從未變形過,且描繪新選組斬殺敵人時相當有魄力,劇情方面一度認為過於緩慢,但回顧又發現如網織般縝密,角色都充份表達出個性。
c0073742_4223315.jpg
女主角小靜的父親原為將軍直參(直屬於將軍的武士),但因一心向學蘭方醫(西醫)最終出售了身份以換取金錢。靜的兄長祐馬雖然敬佩父親救人的志願,可仍遵守母親的遺願,準備上京加入幕府徵召的志願浪士隊,以盡到為父盡忠報國的責任。雖然靜是一屆女流之身,但活潑好強又好動的她,卻常常憧憬有朝一日也能同兄長一般成為武士保衛國家,這樣的念頭總是被兄長笑說是傻丫頭。但誰也沒想竟有成真的一天...

黑船來襲,整個日本都被捲入攘夷、勤皇或佐幕的風暴中,雖然靜的父親不分彼此地日夜救助傷患,但卻被前來找碴的長州勤皇派(與佐幕新選組敵對的勢力)闖入診所,二話不說蠻橫地殺害了靜的父親與兄長,甚至還放火燒毀了她所有的回憶,沖田總司就在這危急的關頭出現斬殺了其中數名兇手,救助了姓命垂危的小靜,而他所報上的「壬生浪士組」之名就此點燃了小靜意圖加入浪士隊,為父復仇、為兄實現恢復為武士的一線生存力量。

雖然以第三者的觀點來描述幕末的特殊武力集團「壬生浪士組=新選組」,稱不上新穎的手法,但在『光之風』裡,卻具細靡遺的將小靜如何能夠偽裝加入純男人的團隊,交待的一清二楚。包括小靜一開始加入前為了喬裝,而對髮型傷透了腦筋,因為不論結成什麼樣的樣式,看起來還是擺明是女孩子家穿男裝,最後她狠下心為自己剃了個月代頭(由前額側開始至頭頂的頭髮全部剃光,使皮膚呈半月形,是江戶時流行的髮型)───這也成就了漫畫史上第一個男主角沒剃、女主角倒剃了個半禿髮型。

不省去許多作品中為了浪漫而忽略的當時風氣,讓這部作品變得相當真實,讀者也更能投入情境,跟著小靜一起膽戰心驚是否被發現是女兒身,又或是跟著總司一起擔憂這個總是魯莽行事的女孩,也透過他們看著新選組經歷的所有事件,『光之風』故事背景設定早於一般熟知的新選組池田屋事變,此時仍由芹澤鴨一派掌權,土方歲三不是副長也還未制定著名的嚴律『局中法度』,甫加入壬生浪士組不久的小靜因為受不了組內無規範、如流氓一般的行徑,當她想要離開時被總司發現,雖然靜意圖以刀劍硬拼過關,但劍術不如人反被總司劃破前衣,瞬間曝露了真實的姓別,也開始了倆人竭盡全力隱瞞全組而引發的各式爆笑事件。
c0073742_22192961.jpg
僅管靜為了替父兄報仇不惜吃苦努力的抱負被總司認同,沒揭發她是個女孩,免去了被踢出新選組的最慘狀況,但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總司的靜,可是結結實實地吃了不少苦頭,眾所皆知,沖田總司的個性可是著名的遲鈍與笨拙。一心將靜當成「弟弟」或「徒弟」般疼愛,只想到不要洩露性別,卻完全忽略了靜老早抱持的戀愛情愫。

『光之風』裡的沖田總司是貨真價實的呆頭鵝天王,雖然劍術是天才的等級、雖然斬敵後會露出令人膽戰的微笑、雖然被視為殺人的惡鬼,但小靜眼裡所見到的他卻是玩心很重、嗜吃甜食、看似散仙的傻氣大孩子。面對感情方面更是遲鈍到讓情敵齋藤一想砍了他的地步(笑)直至第22集,面對萬念俱灰差點脫隊的靜,才醒悟自己原來是喜歡著靜,這中間的追逐戰,恐怕只能讓新選組其他愛慕著「美少年清三郎」(靜的男性身份化名)邊無奈地搖頭邊哭笑不得吧。

總司一直無法發現自己心中的感情就是「戀愛」,雖然這跟他之前吃過感情的虧(被拒絕告白的女孩在眼前自伐)有關,但也因全心的志願就是輔佐近藤師父能夠早一日達成夢想───以平民之身成為真正的武士,並進而能替將軍效力、奉獻忠誠給國家,他認為自己活在一個朝不保夕的環境下,如果還要分心給私人情愛,那惋惜生命的一念之差使刀變笨拙,甚至在緊要關頭無法保護近藤與土方。不斷催眠自己的後果,就是總司對於感情方面的認知非常晚熟,沒有替自己的幸福著想過。僅管旁邊所有人都猛敲邊鼓,但他就是跨不過給自己受限的那條線。但這份脆弱與堅強並存的氣質,卻是總司的最大魅力。
c0073742_141870.jpg
相對於總司來說,小靜是個容易讓人產生認同感的女主角,這種喬扮女裝進入男生集團的故事最容易犯的弊病,就是受到男性的保護,變得柔弱無比,但就像山南曾對靜說過的話一般「成為比誰都伸展得寬、搖晃得厲害的草,因為是風是無形無色的,只有草搖晃時,才能曉得風在那裡,若是沒有草,風也一定會迷失自己的方向,所以你要更加力用地搖晃──成為一株能告訴風...『你的存在之處在這裡』的草吧!」

靜就是這麼一個堅強又不斷砥礪自己成長的女孩子,打從一開始進入新選組就沒有放水,她必須忍受在充滿臭蟲、打酣、汗味的團體房裡睡覺(這漫畫非常的實際(笑)),接著是總司擔心她遲早會死於非命,而故意裝冷淡想要逼她退隊。雖然多次被總司的冷熱無常與抓摸不定所傷害,但她總在傷心後振作起來警惕自己,沉膩於開心的心情而過於得意忘形、忘了武士的本份、任性要求總司過度,現在的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該做──變得更強、強到不是一個拖油瓶,守護這個總是笑的像孩子一樣的青年,還有保護給自己帶來歡笑的新選組。

在總司刻意且嚴厲的磨鍊下,原本腕力不足的她纏上了固手繩,藉此讓揮刀增加威力也不會使劍脫手、以速度擾亂眼前的對手、還有以小柄刀發動奇襲(一般武士只是以小柄為劍身的裝飾物),靜確確實實地成長了,與其作為沖田總司的妻室,終日待在家裡擔心他每天出外的安危,還不如能待在感受的到總司熱度的地方,為了守護他而死去。

這樣的靜,可以說因為戀愛心情與責任感,而變成比總司更像武士的武士。
c0073742_23265321.jpg
作為新選組躍上歷史舞台的「池田屋」事件在作品中當然不可少,『光之風』將池田屋發生的氣氛表現的非常好,事件發生在酷熱的七月炎夏,當新選組逮到間諜古高俊太郎,以嚴刑拷打逼其說出長州派的陰謀────火燒京城並趁亂從御所劫走當今聖上,新選組發揮了其迅雷不及掩耳的行軍,在一片漆黑中殺入狹窄的池田屋,以僅僅五人面對多達二十多人的倒幕派,當燭火都熄滅,只能依靠著些微月光之時,靜看見了她所一直觀注的沖田師父所揮出的刀。

────在這種情況下連一滴汗也沒流,就彷彿能夠看透黑暗一般,俐落地恍如鬼神的劍法────

但隨之一聲鈍響,總司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震驚與哀慟使靜奮力斬殺了在場的敵人,並以額頭上的缽金果斷擋住一擊(綁在頭部的金屬護具,但因範圍不大所以敢主動迎過去擋刀是非常有勇氣的一種舉動),在戰場上的實戰經驗促使她成為獨當一面的新選組之惡鬼。隨後發現總司不過因為京都盆地的高溫導致嚴重中暑,身上的血也只是沾染其他人的,可是靜以其秀氣外貌及極為驚人的專注力所贏得的「阿修羅」稱號已不逕而走。這邊她也發揮了參加戰場外的能力,因為是醫生之女,當然早已習慣照顧病人,連土方都放心將在池田屋中受傷的隊員交予她照顧。

另外,池田屋事變安排總司是因中暑而倒下,而非因肺癆而咳血,是作者渡邊多惠子老師在調查多篇史料與著作後決定的劇情,雖然『光之風』是定位為少女漫畫,但其在歷史考據上卻非常細心,例如因為在那個時代一旦肺癆開始咳血後幾乎撐不了一年半載,但池田屋事變出乎意料地是在新選組剛成立的早期(還早於蛤御門之變),歷史上的總司並未那麼早就退場,以新選組一番隊隊長活躍了好一陣子,那麼是否病發的時間應該再推遲些?
c0073742_2033506.jpg
其他諸如新選組只有早期穿著前任局長芹擇鴨所要求的淺蔥色羽織(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新選組形象),到了後來就換為土方所規定的全黑裝扮,這些小細節方面作者都沒有忽略,每篇後談中並加以介紹,所以包括江戶時期褲裙的穿法、浪人的定義、刀的銘文也都可以很輕鬆地吸收到,更加了解幕末這個既紛亂又有趣的時代。

雖然插入了自創角色,但『光之風』就是表現極佳的佼佼者,除了靜被塑造為一個有血有肉的角色,其他如耳熟能詳的新選組成員,近藤勇、土方歲三、齋藤一、山南敬助、原田左之助、藤堂平助,甚至連幕府側的一橋慶喜(末代將軍)、會津守松平容保(新選組的老闆)都被賦予了非常生動與深刻的個性。

透過靜的眼睛,他們在歷史上的印象又更鮮明地承現出來,譬如一橋慶喜剛出場看似玩世不恭的痞子,連日流連聲色場所,但其實暗地裡則在觀察將軍家茂的一舉一動,進而幫助他。這邊連一橋慶喜曾納江戶消防員頭目之女為妾的材料都拿來使用,因為他帶的跟班全都有消防員習性,才被總司視破了偽裝成平民的他的真面目。

角色的個性都很逗趣可愛,所以在一些歷史事件進行中時會讓人更能感同身受,如被外國勢力壓迫而夾在開港或得罪朝廷之間的將軍家茂,就是一個體恤屬下的「治癒系」將軍,而在政治角力屈下風的慶喜藉酒澆愁時,也能像是早已認識了他一般產生「啊,這個人真的很苦惱呢」親切感。
c0073742_1221975.jpg
就跟大家所熟知的土方歲三形象相同,『光之風』裡的土方為了將近藤推向武士之位而不斷努力「────近藤兄,我一定會成功地讓您當上大名的。能受您統治的人民一定很幸福,在您身邊一邊啃著醃蘿蔔乾一邊努力構思俳句可是我的夢想呢。」嚴格執行隊規獲得「魔鬼副局長」稱號、但私底下卻是個被稱讚後害羞到連脖子都紅的怕羞小生(總司曰:我最喜歡這樣的土方了!),有名的愛刀「和泉守兼定」還是魅惑(無誤)會津御前刀匠為他量身打造鑄成、其他像視伊東對方為水火不容、避之惟恐不及的對象(...雖然另一邊的伊東是如飛蛾撲火般地糾纏土方(笑))都讓這樣的土方很可愛!

其中土方所說的一句話更十足傳達出「鬼之副長」的嚴厲,那是在他接受幕府密令暗殺掉前代局長芹澤鴨之後的事,土方公布史上知名的「局中法度」並使得一名新進隊員因背部負傷而切腹自裁(背部負傷=背對敵人逃走=違反武士精神)近藤向土方道歉,他擔下了一個相當不討好的黑臉角色,土方則回答他說

讓總司變成惡鬼,讓他去殺了芹澤的可是我,這樣的我...那還有,遲疑不敢化身惡鬼的道理呢?

我可以當惡鬼,不,我最好是惡鬼。

這個惡鬼要撫育剛誕生的新選組...所需要的不是母乳──────而是武士的血。


此外還有聲音與背影都酷似靜兄長祐馬的齋藤一,身為祐馬好友的齋藤常被靜當作哭訴與撒嬌的對象...只是啊,這對暗戀靜的齋藤而一真是一種苦不堪言的酷刑啊!原本是懷疑自己應該對男色沒有癖好,卻愛上「清三郎」而動搖不已,接著又是「覺醒」之後看著靜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他叫大哥~雖然他肩負會津藩的密命,又是劍術高超的劍豪,但卻總得擔任靜與總司中間的好好先生,看著呆頭鵝天王沖田總司的無敵大遲鈍,就算是理性派著稱的齋藤也每每腦筋斷線...這樣的齋藤一人氣非常的高!(笑)
c0073742_3213480.jpg
雖然常用幽默的表現方法塑造角色,但在處理歷史名場面時又不失嚴肅正經,曾在「讀者票選名場面」當選為遺憾橋段的「山南敬助切腹」給人留下強烈又複雜的餘味。山南因脫隊而切腹的這件事,在新選組歷史中可說是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因為山南出身武家,又曾修習北辰一刀流的名門刀法,與近藤等人崁血為盟的他卻在之後不明原因脫隊,最後被總司追回,遵從隊規切腹死亡。

因為山南個性溫和穩重,所以這段脫隊的真相在歷史上有各種揣測,包括受到伊東的勸說,決心與壓迫勤王志士的新選組分道揚鑣,或是與土方副長有意見不合的狀況,所以被內部鬥爭陷害死亡。在『光之風』裡則是替山南的死鋪陳了不少戲份,也深刻地描述了這個時代悲劇英雄內心掙扎不已的心境。

事情的導火線起於「蛤御門之變」,在政變失敗的長州殘黨趁機放火燒毀宅第,這把火足足將千年王都燒了三天天夜,幕府擔心在池田屋事件逮捕的黨羽趁亂逃亡,竟然不經審判就將關在六角監獄中的他們全數刺死,親眼見到殘忍畫面的山南此時就已動搖了新選組「擁幕」的理念,隨後「天狗黨之亂」(水戶藩激進份子)發生,幕府又再次將主動投降的四百人等像草介般砍頭棄屍,這兩件事情很不湊巧的接連發生、加上伊東的勸說,致使山南再也無法信任幕府,但他同時沒法背叛在試衛館時代就為好友的近藤

....最終採取了「名為脫逃的自裁」────他,並沒有,真的要逃去那裡。

山南與戀人島原藝妓───明里死別的畫面,具有強力催淚的效果,靜在聽聞山南將因違反「不准擅自脫離」的隊規而必須接受切腹處份後,急忙衝去島原將明里帶來見他最後一面,隔著那扇小小的窗櫺,已經決定了自己未來的山南帶著遺憾憐愛地撫摸明里的臉,但再多的淚水也挽不回武士的決意「好想再看一次...妳所跳的黑髮...」就此成為他的辭世之語。
c0073742_23275218.jpg
回到男女主角小靜與總司的戀情來,其實就跟在單行本書腰上「作者的話」一樣,每一集的封面都顯示了他們目前的關係,這些封面描述著春夏秋冬,對於常與死亡為伍的武士而言,季節的更換更是有感而發,藉由這些節氣的變化將他們共處的時間畫下來。小靜與總司,如第十八集的「梅雨晴」,在梅雨紛下的節氣裡,當綿綿細雨下個不停的煩悶季節,偶爾卻突然停止雨勢露出陽光,那短暫的喜悅所帶來的感謝心情,也正是失去一切的靜與總司相遇時的感受吧。

另外一提有趣的常識,在『光之風』裡所有人都看得出(或是默認)靜喜歡總司的事,不過這是在她女兒身沒有曝光的情況下喔!因為在當時的觀念裡,男色(斷袖之風)是武士道所崇仰的精神,與女性的愛戀是基於傳宗接代的需要(尤其當時很常以媒妁之言訂終身),但男性與男性之間的戀慕卻是相當的純精神層面,而且「隱忍」為至上,所以隨著靜的年歲增長,那屬於女性的特殊風情日漸增強後,幾乎所有一號隊的隊員都成為她的暗慕者(當然的,一群男人中的一朵紅花)

但因為大家都看的出她喜歡的是沖田隊長,所以還甚至暗中作梗妨礙三號隊隊長齋藤一的追求(笑)最後還在靜父親好友────幕府御醫松本良順的幫助下,向所有隊員謊稱得了「如心遷」(陰陽人的一種)會變得越來越像女人一樣柔軟與美麗...雖然就這樣熱血地相信的新選組很可愛,不過以後又有得受了吧?

光之風 花季降臨 誠字旗下
────豐玉(新選組副長 土方歲三寫俳句時用的筆名)


僅管『光之風』劇情常穿插著幽默逗趣,但又時常以縝密嚴肅的鋪陳方式描述角色的內心歷程,隨著真實歷史一年年的推進,在第二十四集也已經來到了阪本龍馬被暗殺的1866年,亦即沖田總司23歲的春天,如果再走下去,就將到了1867年的大政奉還,隨之就是新選組的接連衰敗(戊辰戰爭、鳥羽伏見之戰),以及總司25歲因病而退下歷史舞台的關鍵時刻,這樣的倆人究竟是會一如其他作品走向心意相通卻死別的悲劇?還是在渡邊多惠子老師的創作下能另闢一條符合史料又完美相守的結局呢?

一如書名「風光る」───光之風,初春從東方吹來的風,除了溫柔更帶有意料之外的強勁,並參著春陽的燦爛微光。這樣的東風,是對從江戶(東方)而來的倆人的「順風」,希望靜所代表的草能永遠昭示總司的風該歸去之處───這一部令人打從心底暖和又感動的好作品,若是喜歡新選組的人不容錯過!
c0073742_11274.jpg
票選名場面第一名‧面對沖田捉摸不定的心情,山南以這番話鼓勵靜 ,可以說是最能呈現「光之風」書名感覺的畫面!
c0073742_0143261.jpg
c0073742_0172431.jpg
票選名場面第二名‧巧妙化解藤堂對土方的不諒解(山南切腹事件)伊東原以為可以藉此攏絡土方,但不服輸的土方狠狠反將了他一軍(笑)令讀者為之吃驚、齋藤都笑翻的經典事件!
c0073742_0384660.jpg
c0073742_0391531.jpg
目前很受歡迎的回憶篇(笑)‧分為土方視點與總司視點喔!
小小的總司真是非常可愛w彆扭但其實骨子裡很善良怕羞的歲三也很棒www
c0073742_4133625.jpg

by abeyasuaki | 2009-03-19 02:48 | 漫畫日記

<< 2009關西春櫻速報Vol1.... Peggy新婚大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