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喰霊-零- 深入解析(上)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0451786.jpg
───Will you kill someone you love , because of love?───
───你會因為愛,而殺掉你所愛的人嗎?───


消滅在世間散布黑暗穢物的妖怪───這就是驅魔師的使命,而在驅魔師的世界裡,死亡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每日窺見「不可視」之物,本來就比常人更加地接近死亡…由血緣一代代承繼而來的驅魔能力,這就是理所付出與背負的代價。

在人們尚以原始的咒術對抗黑暗的時代,大妖九尾狐就已誕生於世,就算其妖氣具有壓倒性的力量,但人們以生命作為交換、在重重交疊的屍堆之上,九尾最終被驅魔師們封印,龐大的身體化為了巨石,這被後世稱為「殺生石」的不祥之石仍持續散發出毒氣,為杜絕後患,驅魔師將其粉碎為不計其數的尖石。

其中最具有力量的一枚化為了犬神白叡,但由於強勁的力量,無法使他陷入沉眠的狀態,最終人們只能將此枚殺生石埋入作為驅魔師的土宮一族體中,讓他們世代背負著封印的任務,並運用白叡的力量繼續進行驅魔的使命。

誕生於此家系的神樂,與同屬驅魔師一員的諫山黃泉,這兩名少女之間如同姊妹一般的親密互動,與隨後發生於她們之間的悲劇,就是《食靈─零》的劇情主軸,也是漫畫《食靈》一切的起點。由瀬川はじめ主筆的漫畫《食靈》在2008年底改編為前傳動畫《食靈─零》,原本在原作漫畫中只輕描淡寫帶過的怨靈黃泉,卻受到製作組的注目,將她的故事、化為怨靈的過往娓娓道來。

「Will you kill someone you love , because of love?」你會因為愛,而殺掉你所愛的人嗎?這作為前傳動畫《食靈─零》副標題的問句,打從一開始就點出了動畫想要探討的重心,所謂的愛,往往指的是珍惜所愛之人,但是當對方走向了其歧途,究竟是要珍惜過往的高潔,還是珍惜現在已受污染的生命?殺了所愛之人是為了愛,不使其墮落至黑暗的最深淵,但下不了手,同樣也是因為深深的愛戀而捨棄不了,這個相斥又矛盾的問題,不僅是神樂所面臨的痛苦抉擇,也帶予給觀眾思考的空間。
c0073742_0474659.jpg
諫山黃泉──在她的眼中,活生生見著了地獄

在《食靈─零》中,黃泉無疑是故事的女主角,原本在《食靈》總是露著殘忍笑容的那個美豔怨靈,也曾經是個愛笑愛哭、情緒豐富、體貼溫柔又強悍的少女,多年前父母遭到妖怪的虐殺,幼小的她被趕來驅魔的諫山家族長收養為養女,自此也開啟了她活於黑暗、死於黑暗的宿命。

為了報答養父奈落的恩情、也為了代替他因任務而受的重傷,與驅魔家系並無血緣相連的她,拼死努力修練劍道與法術,或許也是命中註定的因緣,這樣的她並不是凡才,是蘊含了才華之花的天才,歷經苦練而得到的劍術技巧,讓她得到了神童的稱號,也自養父手裡繼承了靈刀「獅子丸」,這通體赤紅的刀,乃是源賴政除退大妖鵺時所使用的名刀,也因此鵺成為擁有「獅子丸」者趨使的靈獸。以雷之靈獸及準確俐落的刀法為憑據,黃泉的能力快速成長,甚至得以非血族的身份繼承諫山家下任族長之位。

三年前的那天,我遇見了那名沉浸在悲傷中的少女,那是一個灰雨迷濛的午後。
大雨傾下的陰沉天氣,所有的一切都宛如被雨水刷洗般...只存在著黑與白。


得到家傳寶刀「獅子丸」、成為諫山家下任族長,黃泉雖然失去了親生的父母,卻得到了一個充份信任她能力與體貼心意的養父,但雖是如此深愛的父親,自被收養的那一刻,黃泉的內心卻始終還是孤獨的,過早體認自身的立場是如此地薄弱,非親生子女卻佔有一席之地,她明瞭只有以實力才能讓周遭的閒話消失,斬殺著妖的「獅子丸」總是銳利不帶一絲迷惘,這也充份地體現了她的內心。

不能鬆懈、不能讓人得到可趁之機、為了不讓父親的選擇被說嘴,她一日又一日付出不為人知的努力,那即是她的生存意義。對於沒有擁有血緣這點感到自卑又懼怕,被隱藏在眩目的能力之後。此時她參與了居於驅魔師之首的土宮一族的喪禮,遇見了母親在任務中死去的神樂。

那個在喪禮中沉默著不發一語的小女孩,就宛如當年的縮影,聽說女孩的父親將繼承最強靈獸白叡,也就是說,女孩即將面對孤寂的童年歲月,在空無一人的家中守候著父親的歸來,由於太過相似的遭遇,使她無法放著不管,硬是要求養父讓自己肩負起照顧女孩的責任。
c0073742_0512593.jpg
土宮神樂──在她的體內深處,被蠶食的生命

身上憑依著最強犬神與殺生石,土宮家所承受的壓力更是超乎一般驅魔師的想像,以生命力為糧食餵食著靈獸,無可避免的短命讓他們必須面對嚴苛的修練,與黃泉初見面的神樂,宛如人偶般不哭不笑沒有感情的波動,沒有娛樂的興趣,身邊也沒有多餘的物品隻身一人來到諫山家,雖然年紀尚幼卻禮儀端正。

擁有了作為姊姊的自覺,黃泉決定要將神樂自壓抑的個性中解放,她帶著她去做一般女孩子會做的事──挑選喜歡東西放在房間裡、用打電玩遊戲來決定晚餐菜色、一起偷偷窩在床上談著心事、用手機拍下與對方的合照──那些過去被認為與驅魔修行沒有關連,與隨時可能會捨棄生命沒有關系,一切「無意義」的體驗。

...三年前的那天,我失去了母親 ,三年前的那天,我遇到了一生珍惜的人
在失去色彩的房裡看著母親的遺照──為什麼 我明明當了好孩子


在黃泉滿滿的愛中成長的神樂,兩年後就像是換了一個人般,是個會跟姊姊打鬧、愛撒嬌、會害羞、又帶有一點軟弱的溫和少女,雖然可能過於依賴著姊姊黃泉,所以無法很順利地融入與學校同學間的互動,但眼裡所閃爍的神采卻不再是人偶,而是個流著溫暖血液的人類。甚至跟著黃泉加入了「環境省・超自然災害對策室」,放學後作為國家公務員(驅魔師)在各處完成任務。
c0073742_0542244.jpg
作為只播出一季(12集)的動畫,《食靈─零》安排得相當巧妙,雖然以驅魔師們為主角群,但是故事並不是以如何打倒特定的強大妖怪為主軸(在《食靈》裡,則是以九尾狐為目標) ,反倒是纏繞著這些驅魔師的宿命,以及人性在碰到決定性場面時的不同選擇。殺,亦或是不殺。

消滅在世間散布黑暗穢物的妖怪───這就是驅魔師的使命

作為每天與「非人之物」戰鬥的驅魔師們,在另一種意義上也是比普通人更為接近黑暗的存在,就算將妖怪放著不管,傷害的也不見的是自己,所以賭命戰鬥為的是什麼?反而還會因此失去身邊重要的人,死亡是稀鬆常見之事,甚至可以說在守護的同時也不斷地失去。

《食靈─零》的第一話是最引人爭議的一集,同屬國家除靈部隊的「防衛省・特殊戰術隊第四課」是動畫的原創角色群,在流暢充滿又魄力的分鏡詮飾下,不少觀眾對他們抱持著好感,但這些極富魅力的角色在第一集結尾就被已經入魔化、受到殺生石的控制的黃泉給全數殲滅,而且還是用最冷酷無情的斬首、斷臂、割喉等喪失人性,像是屠殺的方式。

這不僅在動畫史上還是第一次在一集內全滅了角色,還刻意把官方網站上登場的第四課角色介紹迅速抽換掉,讓原先以為《食靈─零》與《食靈》並無接點的觀眾,在錯愕與震驚之下對黃泉殘忍的手法產生深刻的印象,也成為2008年冬番的話題作。

第一集藉由特殊戰術隊第四課全滅,引出了成為惡靈的黃泉壓倒性的力量。第二集則是黃泉對上過去的同伴──對策室,在神樂被黃泉的靈獸鵺擒住時作結。接著劇情一躍至神樂幼時、與黃泉的相遇。此時仍是活潑開朗少女的黃泉,如何輕輕開啟了神樂的心…如何建立起倆人親如姊妹的關係。被如此強烈對比的劇情所攫住,當然會好奇到底在黃泉身上發生了什麼,足以摧毀這樣融洽的感情,足以改變這個外向卻又溫柔的少女。
c0073742_0545221.jpg
諫山黃泉──在她的心中,依舊荒蕪如昔

黃泉之所以主動表示接下照顧年幼神樂的職責,或許是在下意識中企盼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沒有血緣關係的養父,沒有親屬名份的妹妹,雖然是原本沒有任何關係的人們,但現在與自己之間有著濃厚的情誼,黃泉想要去深信這樣缺少了血緣連繫的關係仍然是堅不可摧的。變強、成為足以讓父親奈落自豪的女兒,變強、成為保護妹妹神樂的姊姊。

或許是因為…那孩子很像我呢。

家人被惡靈所殺害,又承擔著作為驅魔師的宿命,所以我不希望她體會到與我一樣的痛苦回憶,我想要…保護這個孩子,想要一直一直守護著神樂,但是…或許要結束了吧,她或許已經不需要我了呢。


正如黃泉的未婚夫飯綱紀之在漫畫版番外篇《追儺之章》所描述的「她…是我最重要的人,品格高潔,武術也一流,可是卻是個眼神裡藏著哀傷的人…」對於黃泉來講,血緣一直是她最大的弱點也是內心最無法被人觸碰的黑暗,自幼家人被殺害的痛苦記憶,使得她無法再次喪失親人。

然而,原本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乖巧聽話的神樂卻碰見了影響她的重大事件。在怨靈之中,有著被稱為最低等級的魍魎,它們專門附身在死去的人類屍體身上,操控著已經失去靈魂的空殼進行襲擊,成為只依本能行動的肉塊。被過保護的姊姊黃泉所養育的神樂,對於原本是人類的這種惡靈一直無法狠下心來消滅。

因緣巧合下,神樂第一次驅除的魍魎就附身在她所熟識的學校老師身上,並且在同學面前殺害了這個「肉體」,這對神樂造成很強大的心靈創傷,也開始對驅魔師這個工作產生了迷惘,崇拜著帥氣的姊姊黃泉,以及身為土宮家嫡子的身份,讓她從來沒有猶豫過要從事這以外的工作,但是,原來這份工作要承擔的並不是「殲滅異類」而已…對於還無法狠下決心的自己,真得有資格繼續嗎?

她一如往昔對姊姊黃泉說出心中的疑問,黃泉則回答她自己也曾碰過類似的經驗,不管神樂想要選擇逃避還是加油,她都會支持她,現在的神樂,只要繼續煩惱至找出答案就好了。「現在的妳…還有時間可以繼續摸索呢」但隨後黃泉也向紀之吐露了自己真正的心聲,不像有著正統血統的神樂,黃泉事實上是連猶豫的空暇也不被允許,自父親手裡接下了寶刀獅子丸,就必須不斷地為此建下戰功。而為了不負諫山之名,花費數年才習得的招式也被神樂在短時間練會。

繼承最強靈獸土宮家的嫡子,在退魔師中也是屈指可數的家系,還有與生俱來的才能…
她擁有我怎麼想都無法得到的東西,但是,這孩子卻因此迷惘


早就被準備好的位子,尚活在世間的真正父親,與生俱來的劍術與法術才能,還有不願妹妹獨立遠去的一點小私心,漸漸地,在黃泉心中形成隱而未現的漩渦,愛著這個妹妹,但同時也恨著她所擁有的、那些無從改變的東西。她的野心,與滿溢的感情終究是喚來了殺生石,也造成了急轉直下的悲劇…

by abeyasuaki | 2009-05-24 20:41 | 動畫日記

<< 結合搖滾的津輕三味線──吉田兄弟 《天使與魔鬼》科技與宗教的雙向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