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喰霊-零- 深入解析(中)

相關文章:喰霊-零- 深入解析(上)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1701111.jpg
諫山冥──她的不甘與怨恨致使自己進入了煉獄

若說神樂天生擁有「血統」「力量」與「地位」與黃泉形成對比,那麼黃泉與冥就是另一個對照組。繼承諫山家血統的冥,卻被沒有血緣關係的黃泉給奪走了當代家主的位子。在《食靈─零》中以複雜的關係引出人性的矛盾,而也是這矛盾最後致使了黃泉的「入魔化」,當一個人徹底失去了一切,將平常隱藏的內心黑暗面給翻騰了出來時,在她旁邊的人將會做何選擇呢?

諫山家現任族長,也就是收養黃泉的養父諫山奈落,在一次殲滅妖魔的任務中收養了雙親被妖怪殺害的黃泉。黃泉為了回報養父的恩情而拼死修練劍術進入驅魔師的世界,奈落也認同了女兒的實力,決定將下任諫山家族長的重責大任傳於黃泉,他們父女間感情比起血緣的羈絆更為強烈,也讓與嚴厲的父親之間關係不好的神樂好生羨慕。

但生為奈落之弟──諫山幽的女兒,冥卻無法這麼輕鬆看待伯父與黃泉的關係,不僅可以自由軀使靈獸鵺的大刀「獅子王」被黃泉所繼承,連下任族長的位子都屬於黃泉,明明是個外人、明明沒有血緣、明明還有身為親姪女的自己──這些原本無從改變的事物,卻因為伯父信任黃泉的關係一切都輪不到自己了──

冥在內心深處對黃泉難以認同,也讓倆人之間的相處總是充滿尷尬的氣氛,在第六話冥指導黃泉打導妖魔山彥後就說出「鵺,諫山家代代相傳的靈獸,牠那強大的力量如果沒讓適當的人來使用的話…也是茫然」輕輕撫摸著鵺的她,微微轉頭看向黃泉,似乎在說著──「那個適當的人,是妳嗎?」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的局面下,妖魔的世界也產生了變化,大妖九尾死後化成的「殺生石」逐漸從各個封印裡甦醒,著床在適合的靈魂上與其合為一體,靜待再度從碎片合一的日子。九尾的力量強大到足以顛覆生死,可以將一度死去的人們自虛無中喚回,所以也有人類自願成為九尾的使者,只為了再次見到心愛之人的面容。
c0073742_20221466.jpg
對於黃泉等人而言,懷有這樣目的的「使者」的接近,就是不幸的開始。

懷有強大妖力的「殺生石」,不僅能夠吸引下等雜妖,還能與人們的黑暗面產生共鳴,放大了這些原本隱藏在禮法之下的感情。

──這顆石頭就如花蜜吸引蝴蝶一般,嫉妒 憤怒 憎恨 厭惡 野心 還有掠奪
就是能吸引到邪惡的靈魂…呢 呵 呵呵呵呵


被無數詭美的青色蝴蝶所包圍、出現在冥面前的是名為三途川的銀髮少年。(三途川,佛教信仰之一,傳說是區分生界與死界的河川,並會依據人生前行事的善惡而有流速上的變化,若是惡人則會面對如急湍一樣的深淵,若要通過必須搭乘三途川上的擺渡船,是地獄中第一重審判善惡的地方)

他的冷笑與富含意喻的言語都與稚嫩的外表不合,在那強大力量之前,就連身經百戰的冥也身受重傷,更被植入了其中一顆殺生石,獲得了不管受到任何傷害都得以癒合的能力,這種被解放的爽快感讓她不再在意人間的善惡,以殘忍的手法殺害了黃泉的父親奈落。

太美妙了,這個力量是我的!

隨心所欲的活著是多麼爽快啊 ,只要有這個力量,不論希望什麼或想要什麼,誰都無法阻擋我

要告訴妳,我的願望嗎?──────那就是殺了妳啊 黃泉




c0073742_21512510.jpg
諫山黃泉──立足之地的粉碎,使她頭也不回地墮入魔道

從這邊開始進入了整齣戲的重要轉折,殺生石所給予的「選擇」。是要選擇順從欲望,讓不滿的心情發洩在他人身上,還是明知難受仍拒絕接受殺生石,活在這痛苦的世上?很多偵探推理小說中都曾提過類似的說法「每個人都有可能殺人,差異只在於當黑暗的那一刻來臨時,是否會與這種衝動錯身而過」就算面對再親近心愛的人,一定有不如意與不安慌亂的時候,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在關鍵時刻不被那黑影所帶走。

父親的慘死使黃泉在家族中失去立場,因為在父親受襲的那一刻,她正與未婚夫飯綱紀之在約會,沒法撇清不善盡保護父親的義務。被冥竄改的遺書更讓族長之位落到叔叔幽的手中,長久以來陪著自己戰鬥的靈刀「獅子王」也被冥取走,最後,連親如妹妹的神樂也被"禮貌地"請出了這個家。擔心著黃泉狀況的神樂,反倒被堅強的姊姊摸著頭

───只剩妳了喔,我的寶物…神樂,只剩妳了…

被冥單獨約出去的黃泉,從其口中得知了父親死去的真相。冥長久以來對黃泉的強烈怨恨,使奈落被以折磨的手法殺害,而說著這些話的冥,嘴角的笑意則點燃了黃泉的怒火。雖然獲得了鵺的加持,但冥過份依賴殺生石「無限再生」的能力,隨黃泉任意斬殺自己肉體。

她想要享受黃泉看到不論怎麼斬擊都無效的絕望表情。

就跟過去的她被黃泉奪走繼承權時一樣的絕望。

就在冥得意於這份不死力量時,身體各處卻突然浮現了密密麻麻的血痕,就像是過去癒合的傷口一口氣爆發了般,閃爍著紅光的殺生石自她胸口浮現。見機不可失的黃泉,以鐵鍊絆倒了冥並進行壓制,可冥卻在此時恢復了神智,或許在這瞬間,她已經脫離了殺生石的影響,被放大的欲望與怨恨再次隱於理智之下。

「黃泉…是黃泉嗎?…不,等一下,不是這樣的!」
但被怒火衝昏頭的黃泉已無法控制自己,她跟隨了錯身而過、不可回頭窺見的那道黑影、那份衝動…

…閉嘴,我不想再聽見,妳的聲音…!

這就是,她的第一次選擇──────


消滅在世間散布黑暗穢物的妖怪───這就是驅魔師的使命。黃泉成為驅魔師的動力是為了報答父親收養之恩,但不顧生命戰鬥的後果卻是被同為「驅魔師」的「親人」毀掉了重要事物,一切…都是對方為了嫉妒而做出的事,如果不曾精進修行,那麼父親是否就不會這樣慘死了?就算兇手露出了遭受控制的錯愕表情,黃泉仍決定了執行「私刑」──────在那一刻,她肯定了「憎惡」的感情。
c0073742_23132671.jpg
土宮神樂──對姊姊的純粹感情,成為毀滅她的最後一擊

當播映到一半時,觀眾就開始在猜測到底是什麼原因,能讓如此疼愛妹妹,開朗又溫柔的黃泉化為怨靈,無情地斬殺過去的同伴。這也可以說是本齣動畫最引人入勝的謎題了吧?是被情人紀之背叛,是嫉妒妹妹神樂的才華,還是隱藏的渴求權力?

劇情進入後半,所有的線索都合而為一時,卻又不禁為黃泉的遭遇感到疼痛難當,怎麼有如此慘烈、如此令人遺憾的命運!明明只要差一步,她就可以得到幸福,不管是驅魔師的地位,真心應許的婚約,還是守護著可愛的妹妹──這些她耗費多年的努力,全部耐不住現實的劇烈變化,如泡沫般虛幻地消失了。

《食靈─零》播完之後,黃泉受歡迎的程度不僅在男性觀眾中爆增,連女性觀眾都相當支持她,或許是黃泉很清楚立場,自幼堅強且勇敢地鍛練,絕不放任自己撒嬌,而後又遭遇了如此悲哀的事故吧。

殺害了冥的黃泉,立刻被設下這道陷阱的三途川所重創,無數銳利的尖石貫穿了黃泉的身體,打從一開始,冥就只是個為了尋找「更適合肉體」的誘餌吧?冰冷的雨中,只聽見三途川的輕聲耳語「為什麼…只有妳如此不幸呢?」這似乎預告了黃泉之後所面對的殘酷現實,但也一針見血地道出了她內心長久以來的疑問──為什麼,我需要如此地犧牲自己保護無關的世界、活在暗處呢。

嚴重的傷勢使她昏迷了數月之久,尖石切斷了所有的肌鍵與神經,並搗毀了右眼與咽喉,也就是…無法自由活動四肢、沒法說話、視力也低落的廢人狀態。這真是動畫史上女主角少見的慘況,而且還接在神樂與黃泉甜蜜地共吃一隻pocky棒、一塊拿著手機合照的劇情之後,對比之強烈,讓人不忍心再繼續看著接下來的更大打擊。

已經被剝奪了作為人的「尊嚴」的黃泉,連梳洗、飲食都需要幫忙,冥死狀悲慘的屍體(她生前被殺生石力量「治癒」的傷口全部又撕裂了,因此看起來手法殘暴)則吸引了驅魔師界的注意,畢竟關於諫山家的繼承之爭在上任族長的葬禮中就為人所知,冥死前最後所見的又是黃泉,幾乎可以說是嫌疑最重的人。

作為上司的對策室室長前來探望黃泉,並讓無法出聲的她回答幾個問題。

───YES的話就敲一次手指,NO的話就敲兩次,這樣可以嗎?

這種回答方式為後來埋下了伏筆,不說話就沒有感情的語調變化,但黃泉的心情卻經由手指要敲或不敲的猶豫表現出來「是你殺死冥的嗎?」「是為了任務而不得已嗎?」從這之後,導演高明地不再將黃泉內心的話以聲音的方式出現,對於觀眾而言,要能得知她的想法只能藉由眼神及惟一自由活動的那根手指所敲出的…微弱聲響
c0073742_2201745.jpg
未婚夫紀之的消失、婚約的解除(這段留待下篇時分析)讓黃泉身邊真正只剩下了神樂一人,雖然神樂仍盡心盡力地照顧她,但黃泉卻反倒擔心拖累了最愛的妹妹。當神樂將代表著倆人回憶的pocky棒放入黃泉口中,卻發現了過去是黃泉積極逗弄妹妹主動快速向前吃,但現在黃泉已無法動彈,只能由自己向前吃去,一直陪伴的姊姊已沒法再「前進」了。

太過份了,為什麼黃泉要受這樣的罪

為什麼…為什麼…如果是普通的姊妹就好了,既不是驅魔師,也沒有所謂的宿命

我想與黃泉做一對普通的姊妹,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去同一所學校上課,做著同樣的夢

一會爭吵,一會和好。真想…真想做這樣普通的姊妹,為什麼,為什麼…!


神樂忘記了,此時的黃泉才是真正應該且需要被更為堅強地支持著,過去倆人的關係總是神樂對黃泉撒嬌、黃泉保護著神樂,這是自她們初次見面以來就未曾改變過的關係,所以即算是如此絕望的狀況下,神樂還是下意識地向黃泉尋求著安慰,而看著撲在跟前痛哭的妹妹,黃泉忍受劇痛勉強移動手掌觸碰神樂淚流不止的臉龐。

很多人看到這邊,覺得姊妹倆人互許「永遠在一起」的感覺很百合,不過她們之間的互動其實更似是親人,兩邊都渴望著一個溫暖的家庭,繼承沉重任務而被父親嚴格訓練的神樂、失去親人為報恩而努力的黃泉,她們缺少的,是超越朋友以上、「理所當然的親人關心」,並非是戀愛。
c0073742_2234393.jpg
諫山黃泉──那微弱的聲響,是她唯一能傳達的悲痛

《食靈─零》之所以能成為受囑目的作品,就在令人訝異的逆轉,看著黃泉努力地安慰神樂、神樂小鳥依人地靠著姊姊,原本以為她們會彼此扶持著走下去,但神樂卻說出了最為關鍵也最為殘酷的話。

──吶 黃泉 告訴我 雖然大家都懷疑冥小姐是被黃泉妳所殺,但一定不是這樣的吧?

──黃泉是不會因為憎恨而去殺人的,真是過份呢,大家一點都不了解黃泉,不管多麼痛苦….都不會做錯事。


「妳是我最後的寶物」黃泉這麼對神樂說過,如今這句柔和的詢問卻活生生地將黃泉打入了地獄,自己親手違背了神樂的期待,將「寶物」給粉碎掉──不會因為憎惡而失了心的黃泉…殺了人──不管多痛苦都不會做錯事的黃泉…選擇了錯誤的道路。

從小將活潑的感情教給神樂的是黃泉,神樂則一直看著這個帥氣姊姊的背影長大,神樂打從內心就否定了「黃泉也是會痛苦、也有軟弱」的事實,「大家不了解黃泉」冷冰冰地將倆人之間的距離拉遠到無法彌補的程度。

黃泉只需要神樂理解她的痛苦就好,但神樂卻用期待的語氣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那麼違反了她的希望的自己,到底還剩下什麼呢?三途川的聲音再度響起「為什麼…只有妳如此不幸呢?妳明明沒有錯…告訴我吧,妳真正的痛苦…與憎惡是什麼,讓妳不幸的這一切的源頭….」

一聲…兩聲,多麼輕微又易錯過的聲音,黃泉輕輕地點了兩次手指

──不──是──這──樣──的──我──不──是──如──妳──所──想──的

察覺到不對勁的神樂抬頭注視著黃泉,突然邊微笑邊流出淚來,它已經知道黃泉回答了「否定」的答案,神樂心中並不是完全沒有懷疑過黃泉,正是因為曾存有疑心,所以才想從黃泉那邊聽到「肯定」的答案──姊姊從來沒有違背過自己的期望,是自己的偶像──神樂只願注視黃泉美好一面,忽視她痛苦醜惡一面,這終使自殺生石手中守護著黃泉的最後一線光也被吞噬了。

片尾ED曲「夢の足音が聞こえる」是由黃泉的配音員水原薰所演唱,原本在前八話時,都是在一片淨白背景裡黃泉的獨行,到了最後神樂會追上她的腳步,黃泉則對她展現非常燦爛的開心微笑,但自黃泉在第九話時接受了殺生石由人類轉化為怨靈後,片尾曲動畫就產生了變化,神樂沒有追上來,最後的最後只有黃泉一人孤單地往未知的前方走去。畫面沒有帶到臉部無從得知表情,但或許,就是「一無所有」的空白吧。
c0073742_2403624.jpg

by abeyasuaki | 2009-06-21 17:00 | 動畫日記

<< 空之境界的德島阿波舞 [喰靈 -零-] 姊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