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LAMP《東京巴比倫》──你喜歡東京嗎?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BABYLON(巴比倫)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古代都市,自紀元前十八世紀的漢摩拉比王定都於此後,逐漸興盛繁榮,終至發展成遠東文化的政治文化中心,無可以筆墨形容的黃金之都,滿山滿谷的鮮花所綴飾的盛景,人們終於在前所未有的富庶之中產生了錯覺──那錯認自身為神的傲慢──無所不能,無所可懼

巴別通天塔應運而生,高聳的塔矗立在黃沙之地,即算在地平線的另一端也足以望見,那是象徵著人對神的挑戰,那是代表著人對神的反抗────所以,神降下了神罰────巴別塔毀於天雷,而人類喪失了共通的「語言」

不同的語言區隔了人們,沒法理解他人的真意使得猜疑心在心中萌芽,終究爆發了戰爭────不同語言的使用者分為不同的族群,人們拿著利刃宰割源出同一血緣的兄弟們,無可停歇的暴力與戰火焚燒了壯絕的巴比倫,這個曾經是人類「驕傲」的成果傾覆在動亂之下────釀災之都 巴比倫 因神怒而毀滅的都市

TOKYO(東京)

作為日本的首都,也是與世罕見擁有數千萬人口以上的大都會區,川流不息的人潮在白晝湧入東京,而當夜晚時分來臨,人口不僅沒有減少,更因五光十色的夜生活而開啟了更為繁盛的景致────璀燦的星光之都,在東京鐵塔上觀看這個都市的人們總是如此讚嘆道,美麗、浮華、如同代替了早已歇息的朝陽,刺眼的霓虹燈將週遭景觀照的恍如白日,但取而代之的是燈光無法照及的角落更加闇淡,為了躲避強光,污穢不堪的事物只好棲息於此。

同時擁有著剔透的華麗與蠢動的穢暗,這個在一天之內就有巨大資訊量流通的都市──東京──開心地跳著舞蹈逐漸邁向毀滅, 就算是炫目的夜之燈火已徹底巔覆了自然天理,人們仍舊以此為傲在都市裡飲酒作樂────人類之所以為人類,最好的證明,就是因愚蠢而犯下相同的錯誤

一個在這個宛如怪物的都市中所留下的故事,一個陰陽師與陰陽師之間充滿遺憾的故事

你喜歡東京嗎?你討厭東京嗎?TOKYO BABYLON
c0073742_2352015.jpg




在CLAMP創作迎向二十週年的今年,台灣東販將《東京巴比倫》重新出版成冊,這套書在台灣絕版已久,以往都只能翻著已經破舊的書本,所以看到套書又能再版真得是非常高興,畢竟這可是CLAMP早期的經典作品,與《聖傳》、《怪盜二十面相》、《學園偵探團》齊名,跟現在她們的其他作品有明顯風格上的差別。

因為《東京巴比倫》的受歡迎程度,所以一向愛對自己作品「再創作」的CLAMP將《東京》的主角皇昴流與櫻塚星史郎相繼搬到她們其他故事中發展,讀者可以在《X》中見到以天地龍分屬兩邊的昴流與星史郎的對決,也能在《TSUBASA翼》的「TOKYO REVELATIONS」篇中見到化為吸血鬼雙胞胎的昴流與追殺著他的獵人星史郎。

雖然這兩篇故事中的昴流都是脫胎於《東京》的故事中,但他們的個性已經是《東京》後期遭到破壞的昴流了,宛如玻璃般對世間絲毫不關心的眼睛,冷漠少回應人的態度,甚至抽著對陰陽師而言是「污穢」一種的香煙,內在仍是有著澄澈之心的少年,但在《東京》中那個善良、體貼又坦率的好孩子昴流已經不存在了,在學會「執著」這種感情的那一刻開始,過去的皇昴流已不復存在,不受污染的那個他,只能在《東京巴比倫》中看見。

皇一族───統領著全日本陰陽師的名門

作為守護日本裏之世界的這支血族,第十三代族長‧皇昴流與其雙胞胎姊姊‧皇北都如今正居住在首都東京,邊繼續著學業邊接受各地的委託進行除魔的修業,東京是個人口來往相當繁雜的都市,在各種感情流動的地方總存在著「靈障」(因人的思念與怨恨所引起的奇怪現像),生存在現代的陰陽師的職責就是消除隱藏於世的黑暗。

暗殺集團───櫻塚護,隱密中的隱密

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他們,是以陰陽術作為暗殺手段的團體,現任繼承人不明。一直在昴流身邊,表面以獸醫為職業的星史郎就是以「櫻塚」為姓,雖然總是以裝儍的笑容帶過很多事,但懂得相當多陰陽師行內規矩與法術的他可能就是櫻塚護的其中一員?就算如此,星史郎可是一直宣稱自己愛著的人就是昴流。
c0073742_205903.jpg
《東京巴比倫》之所以在當時引起風潮,除去正好配合上世紀末(該篇漫畫連載時間是1990~1993)的毀滅美學,還有極具設計風格的巧思,不管是個性豪放的皇北都的前衛打扮,還是每集封面都配合色彩更換的昴流服裝,每一件都好似出自服裝設計師之手,這也墊定下日後CLAMP在《庫洛魔法使》與《Chobits》裡喜歡把角色設計衣服的起端。

《東京》在畫面上雖然仍使用了大量的網點,但卻不像同期的《聖傳》一般以大量線條刻劃,呼應主題是蘊含了光與暗的東京,畫面採用很強烈的黑與白的對比,色塊與色塊之間的區別讓整體顯得很有質感。昴流一對水汪汪的貓眼更是引發了許多少女讀者的母性,只想摸頭安慰那總是為他人流下悲痛之淚的乖巧少年。

在劇情方面也不似後期有些作品出現空泛的狀況,而是揭露了不少社會問題,快速步向現代化頂端的「東京都會區」,卻引發了很多人的心病,包括被競爭激烈的社會所淘汰的人們、被貸款壓力壓得透不過氣而被棄養的老人、還有活在流言下而苦不堪言的少女,正因為描述的主題都是圍繞在生活於都市中的人們,也沒有刻板化的教條對話,所以《東京》才成為不可動搖的經典作品。

書名為TOKYO BABYLON(東京巴比倫),已巧妙地隱喻了故事主軸與每篇故事的主軸,因為神怒而喪失掉共通語言的人類,從那時開始,人類知道了「自己」與「他人」的差別,這個再顯著不過的分水嶺隔開了人類,因為有所不同,因為不是「自己」,看不見對方的心無從了解,伴隨疑心而來的就是紛爭與悲劇。

反觀形成大都市的東京又是如何呢?

就算使用著相同的語言,但忙碌的社會體制就跟一個巨大的怪獸一樣,強迫著人們日夜辛勤地生活,當空閒的時間越來越少,人們也喪失了聆聽他人話語的心思,每個人都使用著「自己的語言」───第二次被摧毀的「巴別之塔」,冷漠再次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為病態,所以沒法了解在學校被欺負的少女的苦悶、所以放任失去戰鬥力量的老人枯槁死去,東京,不正是巴比倫慘劇的再現嗎?

《東京巴比倫》,一個人類沒法了解他人之痛,而不斷惡性循環終究留下強烈遺憾的故事。
c0073742_226229.jpg
主角昴流像是「巴比倫慘劇」前倖存下來的遺民,不區分彼此,乖巧、懂事、體貼、善良...一切一切可以用在正面的讚美的形容詞,都可套在這仿若潔淨水晶的少年身上,但也因為如此純粹美麗的心靈,所以無法設下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分界線,他人之痛即是己之痛,別人的淚水也深深影響著昴流的心...欠缺了算計的心機,雖然對人都相當地掏心掏肺,但是對「大家」都一般地好,在這之中,缺少了「特殊的存在」。

可他終究是統領皇一族,位居頂點的陰陽師,所以必須去面對在東京都內發生的各式事件,一樁又一樁因人心冷漠與懦弱而產生的慘劇,不斷衝擊著昴流,因為憐憫著這些人與想要幫助他們的正直心思,昴流在執行任務時總是奮不顧身,就連性命安危都不當一回事,犧牲自己如果就能挽救那些受傷的靈魂,那或許是他最樂意付出的東西。

而足以彌補他這個缺陷的正是雙生姊姊北都,在《東京巴比倫》中北都是個極富魅力的人物,她敏銳的直覺、大方不做作的行事風格、獨樹一格的美感與價值觀,都相當具有吸引力。與內斂易碎的弟弟昴流相反,北都是走在時代尖端,既外放又堅強的女性,雖然沒有擁有昴流那佼佼出色的陰陽師能力,但北都察覺人心的能力卻是一流的。

第二冊的最後面有個關於北都的小故事,她幫助了在大街上被男子糾纏的外籍女子,這名女子是偷渡來從事陪酒工作,因而被警察追捕,女子表示雖然來到日本是自己的選擇,可卻因此喪失了「朋友」與「微笑」,就算拼命學習日語,但外國人還是無法了解日本人的心,更無法成為單純的朋友。

在聽了這番話後,仍以簡單的法術幫女子擺脫警察的詢問,當女子問她是否出自同情才這樣,北都這樣回答道───

如果只聽了三言兩語,就斷定妳活了幾十年的人生以「很可憐」做總結,對妳太失禮了,妳的人生是屬於妳的,不是他人以「好可憐」、「很幸福」來衡量的,別以外國人或日本人這樣的單位來做分類,妳跟我一樣,都是人類啊!

現在我對妳很感興趣,妳呢?

如果我們都對彼此很感興趣,那麼已經過了第一關了,我可以成為妳的朋友,在東京的朋友。

如果你在我面前不斷哭泣,會讓我擔心不已的,擔心是不是有人欺負妳...是不是碰到可怕的事情,所以當妳想起我這個朋友時,要露出笑臉哦,為了不讓我擔心───「要微笑」
c0073742_23403079.jpg
不以歧視的眼光來定義事情,這就是北都,跟無差別的博愛的弟弟有異曲同工之妙,姊姊則是不受任何拘束地看清事物的本質,這樣的她當然了解深愛的弟弟的致命傷,太過純真無垢,沒法對他人的痛苦無動於衷,連當事人都淡忘的感受,他永遠都記得───北都害怕於昴流有一天會心碎而死,所以或許為了讓昴流能夠更接近人類,具有私心,擁有執著,了解到絕不拱手讓人的特殊存在,她積極地挫合著昴流與星史郎之間的感情。

櫻塚星史郎,在故事前期是個充滿著謎般的人,身為男人卻對同樣是男孩的昴流示愛,像好好先生一樣和善微笑地看著昴流,卻總在他徬惶無措時提出非常成熟的見解,對於陰陽術有相當深的造詣,甚至幾次在昴流執行任務時偷偷放出老鷹式神幫助他。(式神,陰陽師的使魔,能將感知的事物傳達給主人,如同分身)

中後期逐漸揭顯他的真身,果然(?)是櫻塚護的現任傳人,並在昴流幼時就已經見過他。星史郎對於昴流的態度一直是撲朔迷離的,雖然在人前總是他深情款款、體貼至極,但直覺敏銳的北都所察覺到的是星史郎身上帶著「血」的腥味,那溫柔的微笑絕不僅只於表面,而是包含著玩味的多重意義,隱藏在眼鏡之後的眼神鋒利冷澈,就跟刮起充滿著腥臭燥熱的驟風一樣,這陣風遲早有一天會帶走昴流───

───與本家所在的京都相似,東京的櫻也是帶著妖豔的美,淺紅花瓣在深沉暗色中浮現,當風吹動,被打落的花瓣襲捲撲面而來,在那之中我感受到了悲傷的氣息…

如此美麗的櫻花樹,我想要為它去除掉纏附於其上的怨念,但是失敗了....這是我第一次施行的法術,但有另一個法術在阻撓著,是...誰...?───

───我昏過去了嗎?醒來時被一個身穿漆黑衣裳的少年所攙扶著,給他添麻煩了,但是為什麼他也會在這裡呢?一定是為了欣賞這漂亮的櫻花而來吧?

少年聞言微微吃驚,但隨後恢復那溫柔的笑容,出聲問道「你喜歡櫻花嗎?」我回答喜歡,少年隨之說道「你知道嗎?櫻花的花瓣其實原本是潔白如雪的,但因為櫻樹下埋著屍體,櫻樹吸了血才開出絢麗的淺紅櫻花」

因少年的神情很認真,我相信了他的說法,但是轉念一想,這樣櫻樹下的屍體不疼嗎...?就算死去了,仍必須被櫻樹吸取血液,想必是十分痛苦的事吧...想到那種心情,我不禁難過地掉下淚來,少年再次訝異,他是覺得被破壞了興致嗎?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少年蹲下了身與我的視線平行,他愉快地輕聲向我說道

───「我們,來打賭吧?.......如果......再次相見的話..............」

───啊,接下來他說了什麼呢,對不起風聲太大我聽不清楚──────
c0073742_0492755.jpg
這就是年幼的昴流與星史郎的初次見面,一如星史郎與昴流作了約定,北都也在星史郎的身上壓下了賭注,明明知道這個男人很可能會帶走弟弟,並確切的看到星史郎給昴流所帶來的影響與改變,但因為心疼弟弟總是不懂憐愛自己,北都還是讓星史郎接近昴流,在故事中這倆人心知肚明的打鬧兼鬥智,妳知道我的意圖,我知道你的目的───但是因為昴流喜歡你,所以我還是不會干涉,但是啊...

───如果害昴流哭的話,我會殺了你喔───

昴流與星史郎那種遊走在同性之愛的關係很有味道,加上全七冊中可以看見昴流漸有所改變,在第四冊他叱責新興宗教的指導者「絕對不可能了解卻裝作了解『他人之痛』的妳,是無法拯救任何人的!」第六冊時安慰因不斷洗腎而導致母親壓力過大刺傷人的男孩「沒有什麼所謂的『大家』,我們全是不同的『別人』,勇彌你要自己去思考,自己去判斷」點滴在了解人與人差異意義的昴流,確實獲得了什麼...

一切在星史郎被刺傷眼睛失明後發生了巨變,從沒受過如此刺激的昴流,在自責與焦慮的慌亂情緒下終於發現了自己的心情,與許多人相遇,遭逢很多事件,但溫柔乖巧的昴流從未強求過別人如此看待他,若他人討厭自己,那必是自己有錯,可是面對星史郎的受傷,他感受到打從出生以來第一次的「害怕」───害怕星史郎厭惡自己,渴求與他的再次見面───

一如北都的希望,昴流終於發現了特殊的存在,但接下來的關鍵、純白封面的第七冊卻重創了很多當年讀者的心,也使《東京巴比倫》一躍成為少女漫畫的經典,等待著戀愛之心覺醒的昴流的是殘酷的「背叛」,《東京》刻畫昴流的心理歷程很細膩,所以在跟隨他的腳步看到第六冊時都深信,這個穿身潔白無垢術裝(陰陽師的正裝)的少年,已經被櫻花(櫻塚)所帶走了────

在能了解昴流的心境下,CLAMP破天荒殘忍地打破了讀者的幸福期待,被奪去心的下場,會是什麼呢?「人背叛人,這種事在東京司空見慣」但也因為這樣的劇情安排,使CLAMP在眾多漫畫創作者中脫穎而出,成為特立獨行的代表,雖然以現在的眼光來看,CLAMP後來過度濫用類似情節形成灑狗血的狀況,但《東京巴比倫》卻用得恰到好處,是具有殘缺的美,或許也如櫻花一般綻放隨後剎然凋零的虛幻吧。

你喜歡東京嗎?你討厭東京嗎?
c0073742_1453058.jpg

by abeyasuaki | 2009-08-22 02:35 | 漫畫日記

<< 久遠《罌籠葬》──那來世,我還... 戰國BASARA3 ‧20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