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10奧州雙龍行 DAY2──瑞鳳殿的名字是金閃閃

c0073742_2313741.jpg
第二天的行程是仙台市內觀光,去的點是跟瑞鳳殿、仙台城跡、青葉神社,天才剛破曉就先去仙台車站接從東京搭夜行巴士趕來的小伊(巴士竟然叫ドリーム政宗號),其實昨天到時我就在想了...之前在仙台JR車站看到超顯眼的政宗騎馬像怎麼不見了...後來回來才發現,它被移到岩出山城的有備館站啊,因為宮城線一心想要促進政宗相關的觀光,所以才從仙台JR出讓騎馬像給岩出山當賣點嗎?(政宗統治過的主城,依序是米澤、岩出山、仙台)

一大清早非常寒冷,冒著天色微明到了車站,不過事實證明奧州組果然跟武田軍默契不太好,小伊聽錯電話自己先拖著行李跑去旅館了QwQ我們就這樣錯身而過,還好這中間等待的時間不超過半小時,而且旅館離車站也近。接下來介紹仙台的交通,前往仙台觀光很方便的是他們備有觀光專門的巴士るーぷる仙台周遊兩日卷仙台まるごと
c0073742_0141656.jpg
先介紹觀光巴士るーぷる仙台,這是仙台市為了促近觀光設的循環巴士(每20分鐘一班,一日卷600日圓),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繞著仙台市重要景點一圈,るーぷる仙台從外觀很簡單就能判別,跟普通仙台巴士差很多,不僅外表相當歐風,有深綠、深紅、葡萄、淺黃主色,車內則一併採用原木的色系,加大車窗與增高車頂使得採光很漂亮,還有景點的說明螢幕,光是坐在裡面遊覽市內就很舒適。

更重要的是,我們知道政宗喜歡的就是豪華絢爛,也因此「伊達者」在日本是裝扮華麗,講究排場的代稱,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連個公車裡面的把手與扶手全部都作成會閃閃發光的金色啊!!這天天氣很晴朗,澄澈的陽光透過大片玻璃窗灑進巴士裡...因而整個車中都閃爍著金光,這不愧是「伊達」所蓋的仙台啊!什麼就都要金色搶眼就對了!
c0073742_0235887.jpg
るーぷる仙台搭乘的位置是從仙台JR車站西口出來後廣場上的15-3,可以從二樓天橋走出來後,至下圖紅箭頭處再走下去即可。購買るーぷる仙台一日卷可以折扣這景點的門票,每年的秋天也有夜間特別運行,因為瑞鳳殿會在夜間開燈,可以觀賞到不同白天的豔麗風情。
c0073742_23595573.jpg
另一種交通卷是叫周遊兩日卷仙台まるごと,售價2600日圓,它包含了可以兩日內免費搭乘仙台JR、地下鐵、巴士的通行卷,也可以坐前面提到的るーぷる仙台,如果要前往仙台鄰近的松島、白石、秋保皆通用,我們所選的就是這種交通卷,完全囊括了所有行程,且因住在廣瀨通的SUPER HOTEL ,旁邊就是地下鐵,運用兩日卷無限次往返旅館與車站之間超方便的!販售地點在仙台JR車站內二樓的JR綠色窗口,在大時鐘的左側,如果有前往仙台觀光可以考慮善用仙台まるごと,不用排隊買票找零錢節省了不少時間。
c0073742_054876.jpg
搭乘上るーぷる仙台第一站前往的就是埋葬政宗的靈廟瑞鳳殿,經ヶ峰這個地點是由政宗生前親自指定,希望死後自己能葬在這邊,之後由其子忠宗遵照遺言興建。現在看的瑞鳳殿已經是重建後的模樣,原本的已經在二次大戰中毀於仙台空襲,不過也因為重建所以發掘了政宗的遺骨。既然地方名稱是叫經ヶ峰,理所當然是位在仙台西南方郊區小山丘之上,一到達後發現要爬一段小坡,還看到體育社團拿這段坡當作體力訓練所在(好幸福!可以在政宗身邊這樣練習!)
c0073742_0433563.jpg
在爬到瑞鳳殿前會經過瑞鳳寺,這是仙台藩二代藩主忠宗建來憑弔父親政宗菩提的寺,不過這寺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甚至可以說有些寂寥,但是其大有來頭的是進去前的山門與裡面移建的高尾門。瑞鳳寺的山門是大正時期時仿造當時在東京白金町的伊達家門樣式(大正時期後的伊達家被授與侯爵的地位,宅第又位於現今也是高價別墅區所在的白金區,果然不是大名後仍是超級有錢人...)

高尾門則是移建了三代藩主綱宗側室在江戶時居邸的門,這位側室相傳就是豔名遠播吉原的高尾太夫,因此也被稱為「高尾門」。說起這位三代藩主綱宗,我一直有在注意著關於他的故事,他引起了差點被幕府沒收藩地的「伊達騷動」,並因為流連於吉原荒淫浪費而被命令隱居,並由其才2歲的兒子繼任,但是這背後有太多政治因素存在了,包括他的母系血統是天皇之母的妹妹,而伊達家內部也有親族爭權的紛爭,許多人懼怕這位擁有皇室血統、又有伊達家財力勢力的繼位者,所以巧立罪名將其踢下王位吧。

許多的歌舞伎與小說上演著綱宗迷戀高尾太夫,太夫不從所以他殘忍地斬下了她的四肢,但根據伊達家醫師女兒日後於手記《陸奧草紙》所記載的真相,卻是太夫被贖身後跟著被勒命隱居的綱宗回到仙台隱居,瑞鳳寺的高尾門正是證據之一。碧也緋紅所畫的漫畫《鬼外事件簿~太夫~吉原浪漫譚》所描述的正是高尾太夫與綱宗的戀愛故事,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看看。
c0073742_0495035.jpg
離開瑞鳳寺再往上爬就是仙台藩一代藩主伊達政宗的瑞鳳殿,在進入靈廟前有道長長的階梯,但不會太陡峭,時值上午陽光在寒冷冬日中顯得很暖和,爬著階梯時心情其實非常地興奮,沒想到去年喜歡上政宗後,可以在這個絕妙的時機點上去參拜他的墓所,我覺得這就是喜歡上歷史人物的好處,可以借由追尋他所留下的古蹟與物品來認識這個人的喜好與個性。

在販售門票的地方可以購買瑞鳳殿的朱印,他的朱印挺特別的,邊緣有做撕邊的處理,比起平常白紙一張的朱印來的有質感,上面除了印有伊達家象徵的竹與雀外,還有政宗的辭世詩「曇りなき心の月を先だてて 浮世の闇を照してぞ行く」(無雲遮掩心中月,照盡浮世暗處光),這首詩一向很喜歡,覺得這位特異獨行的北國獨眼龍,連走都走得磊落大方,而且他真得很喜歡月亮,不僅戰甲頭盔上裝飾的是三日月,連辭世詩也跟月亮有關連(我去青葉神社跟他求的籤裡也都有月亮)

不過後來我發現自己漏看了瑞鳳殿的販售處orz所以沒買到瑞鳳殿限定的「森之香」(啜泣)還有這次去東北本來抱著想要買一本新的朱印帳來收集朱印的準備,但一趟旅行下來發現,雖然東北各神社與寺廟仍有提供朱印的書寫,但習慣跟關西不太一樣,首先是沒地方賣朱印帳(默)再來就是當場書寫寺名神社名的非常少(這次只有白石傑山寺是當場書寫)其他多半都事前寫好,或是只書寫下領取朱印的日期而已,但要知道,朱印的醍醐味之一就是不同的地方所展現的書法力道,在在都能表現出該地的特色與氣質,沒有寫好可惜呀...還有下次要自己備好朱印帳去。
c0073742_0594765.jpg
在這邊先介紹一下伊達家族常出現的家紋,因為後面會常常看到,基本上家紋這東西就是拿來識別家系的,除了可以承繼祖先的,當然也能自創來彰顯一些本身的意念,有時也會從友好的他國贈送而來。伊達家族常出現的是三引兩、竹雀、九曜、雪薄、蟹牡丹,也能藉此來判別該物品的時間,譬如說蟹牡丹是四代藩主時才由公家近衛氏那邊取得,所以不會出現在政宗時代的器品上。(出現順序是源賴朝贈予的三引兩→上杉家贈予的竹雀→雪薄(政宗之父)→九曜(政宗)→蟹牡丹)

當然仙台伊達家最有名的還是漂亮又具設計感的竹雀紋,不過政宗時期最常使用的是他自己選定的九曜紋(九曜是星紋,中間是太陽,周圍包含月金木水火土與禍星羅睺計都)...我們一致認為依政宗的個性判斷他一定是嫌竹雀紋雕刻太過複雜,既虐待工匠又得使製作的時間拉長,才自己選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家紋...另外政宗之父輝宗時使用的雪薄紋,比較少出現在正式場合中,是伊達家族內有功勞貢獻的女性才能配戴的家紋,我很喜歡這個家紋,不管是造型還是名稱都很美~
c0073742_1332627.jpg
c0073742_122113.jpg
瑞鳳殿前的涅盤門正在整修,繞過門後就進入瑞鳳殿的境內,親眼看到的第一個感想───真是個瑞氣萬千的建築物啊。雖然說政宗所生的安土桃山時代,喜好的就是華麗的設計,但他的瑞鳳殿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以黑與金為主調,上面雕飾著五彩天女、唐獅子、鳳凰、祥雲與采荷,加上那個鑲在漆黑大門上,再顯目不過的金色竹雀浮雕,真是讓眼睛一下接受不了五顏六色有些混亂,這種風格與其說是日式建築,還真有點接近爭奇鬥豔的中國廟宇。
c0073742_172311.jpg
接近一看那美麗極具對襯美的竹雀紋,這才發現它中間兩隻雀其實是正反相對的,不是完全一樣的兩隻,雖然這竹雀紋是由上杉家贈予來後變化的,不過增添它主要華麗度果然還是外圍那一圈像綻放花朵的竹葉吧。不得不說,黃澄閃亮的金色果然是最適合竹雀紋的顏色,配上純黑襯底真得很亮眼。瑞鳳殿中供奉有政宗的木雕像,但是每年只有政宗的命日(5月24日,命日就是仙逝的日子)還有新年拜禮才有打開,平常都是緊閉的。
c0073742_23395763.jpg
c0073742_2242233.jpg
另外意外的在這邊發現臥龍梅,當年在秀吉一聲令下,日本大名們皆遠渡朝鮮的文祿之役,政宗在前往時曾在松島瑞巖寺親手紮種了臥龍梅(現今還保存著,只是瑞巖寺要整修到2016年所以看不到)而瑞鳳殿的則是移種了這株梅,因為開花時期比較晚是四月上旬,所以這次只能看著枯枝,要是紅梅盛開搭上金色的屋頂一定很雅緻!

瑞鳳殿旁有資料館,主要收藏當年發倔與重建的史料,因為這邊除了政宗的瑞鳳殿以外,還有二代藩主忠宗的感仙殿與三代藩主綱宗的善應殿,當年都被炸毀後在1980年前後全部重建,同時也開挖出三位藩主的遺骨與陪葬品,第一個驗證的就是政宗血液型為B型(處女座B型)身高為159cm,面容屬於當時貴族血統,臉型偏長五官立體,與當時日本平民的相貌有所差別。資料館內有三位藩主的遺容復元圖,還有實際政宗的遺髮,及包括劍、盔甲、文具與煙管等陪葬品,裡面比較特別的是竟然有眼鏡盒=口=這在當時屬於洋玩意,加上在松島瑞巖寺看到的水晶玻璃杯,伊達家確實是個喜歡新潮玩意的家族...

資料館內播放挖掘時的影片約為20分鐘,大致照著三位藩主開棺時的狀況,與後來重建讓他們再次入土為安的記錄,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明明忠宗與綱宗重新埋葬時非常莊嚴樸素,但是輪到政宗時不管是棺還是修復後陪著再進去的器具,全部都罩上了大紅或金黃綴滿繁複刺繡的緞布,果然只有他一人配合喜好是「豪華絢爛」嗎?
c0073742_132539.jpg
瑞鳳殿的周圍環繞著一些石製的寶篋印塔,祭拜的是當初隨政宗一起殉死的家臣十五名與陪臣五名,不過印象當時應該已沒有強迫殉死的習俗了,所以當時真是這麼多人自願陪著主君一起?小十郎去世的時候相傳也有六名家臣一起殉死,可能以武士的精神來看效忠的主君都離去了,老朽的身軀又有什麼好留戀世間的(還好小十郎早於政宗,不然政宗死去時小十郎應該是會第一個殉死的那種)
c0073742_2242425.jpg
仔細再看看瑞鳳殿,除了仙台伊達的竹雀紋浮雕外,在窗欄上則有小小的菊紋當裝飾,這個十六菊紋是豐臣秀吉從天皇那拜領而來,之後又賜給政宗,日本皇室用的是十六八重菊紋(菊之御紋),稍稍有些不一樣,皇室的在十六瓣下面還有多一層(日本護照上使用的是十六菊紋)而在屋簷的裝飾圖案上除了政宗的九曜紋、十六菊紋外還有左三巴紋,這可能是政宗之妻愛姬所繼承的田村家紋。從家紋可以看出很多典故與關係,真得挺有意思的。
c0073742_1282212.jpg
雖然這次來瑞鳳殿沒有看到白色瑞雪的畫面,但能夠在天氣晴朗時,欣賞到在陽光下極富色彩的瑞鳳殿也很棒!時間關係沒有前往忠宗的感仙殿與綱宗的善應殿,下次來很想再仔細點參觀瑞鳳殿,能夠親自來政宗埋骨處參拜感覺真得很不可思議,不過這才是開始的第一站呢。
c0073742_1425890.jpg




c0073742_2229275.jpg
c0073742_22405019.jpg
c0073742_2224042.jpg

by abeyasuaki | 2010-02-14 23:40 | 旅行日記

<< 2010奧州雙龍行 DAY2─... 2010奧州雙龍行 DAY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