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水琉璃

c0073742_23184972.jpg
曾經在深不見底的湖邊有著一個村子,而女孩誕生於此。

那是個除了深青之色一無所有的淵池, 為此人們將那個湖稱為「紺湖」,湛藍到吸盡一切光線的深淵中有著水神,但人們從來沒有聽過神的言語,靜默的水神從沒降下過神諭,彷彿他不曾存在過。

為了讓水神能夠安心沉眠在藤蔓交纏的冰冷湖水中,村人們奉獻出擁有年輕肉體的少女們,作為水神的巫女,雖然成為巫女後再也不能婚嫁,也如同斷送了一般人的幸福,但從來沒有人引以為苦

────因為那些作為巫女的女子們笑的是如此地燦爛,她們的笑聲與柔軟的細語如同悅耳的銀鈴,響徹了湖所在的山谷

去年的少女、今年的女子,她們手捧湖邊才生長的青綠植物,歡笑著將其編織成可以盛裝稻穀的提籃,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陰霾, 只專心一致地進行著手上的動作,偶爾抬起頭來交換女孩間特有的眼神,隨後如愛玩耍的幼獸般笑的依在一塊,好似她們已經攫獲了那名為「幸福」的至福。

不知不覺間,必須為了生活竭力打拼的村民們羨慕起這些巫女們,她們是這般地快樂,而雖然只是單單守在湖邊,清澈的水氣也洗去了塵土的灰濁,少女們雪白的肢體總是帶著點點芬香,她們輕快跑著、盡情地享受水神的祝福,儘管神仍舊是不語的 。

女孩是明年將成為巫女的人選,她也即將加入這些彷若洗去世間煩惱的少女群中。

但在眾人欽羨的讚嘆聲中,女孩卻恐懼著。

因為知道自己的命運,女孩常偷空跑去湖邊望著潭水,她想要知道自己即將侍奉著神會是什麼樣的模樣,但一次也沒能得知,她所能見到的只有暗青無波的湖面。

失望的女孩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分晴雨的日子裡無數次前往湖邊, 而每次她帶回的只有一如往常、平靜的水面。巫女們在湖邊溫柔對她微笑,她們知道女孩終將加入自己,所以不時招手呼喚女孩加入她們的遊戲,女孩卻總是倔強在湖的對岸望著巫女們,一動也不動。

她希望自己將來能成為神最特別的巫女。

不知何時開始,恐懼轉為了渴望。不知何時開始,不安成為了執著。

不知何時,女孩已經是個少女。


最後一次在成為巫女的前夜,她不顧身上仍穿著村人們贈送的薄絹衣裳,赤著腳跑至湖邊,她相信從不降下神旨的水神會對她言語────就在她成為巫女的那一刻。

奔跑於森林中的腳被野草所割傷,但少女卻毫無痛覺般地仍舊奮力跑著。等來到湖邊,不管是雙腳還是身體早已是傷痕累累,留下淡淡乾凅的血痕。湛藍之湖中沒有任何身影顯現,儘管即將成為巫女的少女遍體鱗傷地苦苦哀求。

絕望、不甘、羞恥纏繞著她心頭,等不到神的回應,激烈又熾熱的心情早已扭曲成變形的感情,在天色破曉的那一刻,少女露出悲淒的笑容投入湖中────沒有人敢觸碰的神之湖,連巫女們都不曾掬起一分水的深青之淵。

────────然後她看到了────────

水裡漂浮著剔透的琉璃,一顆顆如同星辰般散發出光芒,鋪飾在黑藍色的湖之深處

────────微微顫動────────微微顫動


琉璃像雛鳥的殼般蹦裂開來,但其中所誕生的並不是展翅的鳥兒,也不是水之眷屬的魚兒,那是少女不曾體會過,更深更深,難以形容的黑暗─────人類的感情,痛‧苦‧悲‧傷‧憤‧怒‧嫉‧妒, 所有可以稱為「惡意」的東西自美麗的琉璃中流洩出來。

瞬間少女明瞭了,蘊育這些琉璃的「母親」正是湖畔那些永不停止笑容,笑盈盈的巫女們。

這個水神所沉睡的青色淵潭不容許任何東西的擾亂。

所以成為巫女們的女子也不被允許有任何強烈感情的波動,開懷著嬉鬧不是很好嗎?那些宛如春風吹拂、輕柔的感情無法撼動到水的深處,只如同微風般吹過就消失了痕跡,所以只有「幸福」的心情被留下了,其餘的執著全被湖水吸收,反覆沉積成為了透明的琉璃。

──────── 包裹著人心深處最激烈的思念,那就是水神最為厭惡的東西────────

琉璃輕脆裂聲引起共振,無數漂浮在湖中的這些結晶如漣漪般一個傳一個,最終所有的琉璃全部都粉碎成細片────黝黑的湖水深處下起了雪白晶瑩的雪。

────────琉璃的粉碎聲,就是水神的聲音────────

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聽取了神的聲音,逐漸沉入湖底的少女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最終成為「特別的巫女」,也是「最後的巫女」,在琉璃全部毀掉的那天開始,雨就不停地下著直至沖毀了村莊

再也沒有人生活在湖畔,深藍湖面又恢復了平靜。
c0073742_1131859.jpg

by abeyasuaki | 2010-04-02 23:18 | 創作日記

<< 2010奧州雙龍行 DAY7─... 隨日本的櫻季一同綻放──Magic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