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貳─第五話‧誓約的刻印!獨眼龍對軍神 人取橋的對峙

c0073742_223028.jpg
因為一直在玩三代遊戲,所以跳了第三四話沒寫,不過被第五話的劇情給釣了上來,雖然說戰BA最讓人暢快的就是戰鬥畫面,不過動畫在描寫內心戲部份真的比遊戲裡更為加重,這集主要描寫的就是雙龍的回憶,看完力道還真是不小啊。繼之前小十郎被豐臣軍給擄走後,政宗更被半兵衛給設計,被他原本所統治的奧州各勢力起兵反抗,雖然好不容易殲滅了圍攻...但豐臣秀吉卻親自率兵打算來了結獨眼龍,這種狀況下的政宗不僅六刀盡被打落,連人也受到重傷昏倒過去。

最後在伊達軍的忠心護主下,保有半條命回到根據地米澤城,不過六刀卻少了一刀、背部被半兵衛狠狠砍下一刀的恥辱印記,都讓看到主君狼狽狀況的伊達小兵感到很難過,覺得在小十郎不在的期間沒有代替他守護好政宗。
c0073742_22492379.jpg
回到空無一人城中的政宗,則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回想起之前的事情──那就是在奧州軍好不容易打贏人取橋戰役後,小十郎卻宣言要切腹謝罪的騷動(本來以為這次標題指的是政宗史上贏得最淒慘的人取橋戰役,原來之前就已經打過了啊)

政宗質問小十郎為何要謝罪,小十郎則回說在這場贏來不易的戰役中,是自己守護不力才讓政宗右手受傷,違背守護誓言唯有以死謝罪(話說小十郎要切腹時左右拉開衣襟引來本話最大的話題...他露了很多...總覺得那好像在暗示政宗什麼(遠目)
c0073742_2251334.jpg
政宗聞言說既然你要切腹,我就為你擔任介錯吧(為切腹的人砍下頭,可以減輕痛苦)但筆頭話雖這樣說,刀砍的方向卻不是小十郎而是他手中的那把刀,接著刀鋒一轉割開傷部的纏帶,用傷及骨頭的右手痛毆小十郎。(這邊政宗當然是故意的,受傷的那隻手打人想必會痛的無以復加,小十郎後面有說到想藉由自殺讓政宗不以勝者自滿,政宗應該也是看透了他這點所以用右手毆打他,讓他知道失去小十郎的痛楚不亞於這傷的錐心之痛...這對主僕還真是會利用對方的弱點"懲罰"對方
c0073742_2259983.jpg
c0073742_22595155.jpg
筆頭接下來說的話萌到我了053.gif

「別總是拿我當小鬼看待!」

不過這時他應該是想抗議小十郎的過保護,他叱罵小十郎在無法使用右手的同時,又讓自己連右眼都失去嗎?而小十郎所發下的誓言──守護好政宗的背後,也並沒有毀約,因為政宗的背後連衣角都沒有破掉(所以政宗出征大坂還是穿著背部被半兵衛砍破的衣服,小十郎看到又會想要進行謝罪切腹了吧...|||
c0073742_2353838.jpg
雖然身受重創,喪失了不少士兵,但政宗仍宣言明天的自己又能拿起六刀而戰,倆人眼神交流,小十郎了解到主君已經比自己想像還堅強後,終於放棄切腹的念頭,慶賀伊達統領了奧州大部份領土。時間點回到現在,在這個小十郎再次宣誓效忠的房間內,只擺放著他被擄走時遺留的那把黑龍,在寂靜空間中閃著深沉卻冷澀的光芒。政宗將黑龍放入了那缺少了一刀的六爪之內,劍代其主隨著他出征而去。
c0073742_2392320.jpg
而另一邊,大家一直在猜想的小十郎牢房景色公布了(毆)還好沒有被脫光吊起來之類的...這算是軟禁在大坂城內吧?為了勸說小十郎降伏,半兵衛還特地將秀吉親征政宗時搶回的一刀呈現在小十郎面前,刀上充滿擦痕與破損的狀況,似乎彰顯了其主人經歷過多麼慘烈的戰爭。半兵衛宣稱這是政宗的遺物───奧州獨眼龍已殞落,並再次勸說小十郎加入豐臣軍成為軍師。在秀吉與半兵衛領軍前往四國的時候,只留下在牢中的小十郎不發一語地面對這個讓他自責不已的沉重信物。
c0073742_23172148.jpg
但相對小十郎的愁眉不展,伊達軍卻一派悠閒,原來奧州暴走族軍被上杉謙信所設下的兵力給擋在人取橋畔,塞車了(無誤)不論怎麼交涉都沒人理會,更毫無戰意就只是列軍在對岸威嚇,無計可施的政宗也只能進行等待...等待上杉謙信的真意明朗。
c0073742_23254655.jpg
c0073742_23275081.jpg
另一方面慶次終於決定要跟秀吉談談,為了表示純脆來勸說的目的,連武器都先放置在森林中(就這樣放大馬路上不怕被揀走?)但是被正率軍西進的秀吉無視(目前二期動畫無視慶次喊叫的:(1) 前田利家 (2) 阿松 (3) 豐臣秀吉 (4) 以上皆是

雖然以前在玩遊戲時就覺得半兵衛對慶次是特別毒口(「你只是個過去的人」)不過到了動畫裡只更加的變本加厲,竟然對慶次說放眼世界的眼裡沒有他,就算慶次再怎麼吶喊都無法傳到秀吉耳中(畫面又再次強調了半兵衛的嫩唇...)
c0073742_23283531.jpg
而往九州前進的幸村則在收集乖寶寶印章,繼上次扶老人過馬路(?)這次又幫只剩老幼婦儒的村子搬開路上的障礙石塊,其實從第一集就開始策馬急馳到現在第五集還沒到達目的地,果然武田的馬不比伊達的哈雷馬,不能一集就從東北跑到大坂,幸村你該跟筆頭借馬啊

而看著無助的平民百姓,幸村想到之前在殘破的安土城碰到的阿市,失去一切的她也沉浸在哀傷之中,不斷看到民間因戰爭而受疾苦,讓幸村開始思考戰爭的盡頭會是和平嗎?(一直想說,不管是遊戲還是動畫,為什麼要讓熱血的幸村走纖細感性路線...一天到晚作著帶有意涵的夢,以及常常自我詢問,這都不是幸村習慣作的事啊....|||
c0073742_23323293.jpg
被困在人取橋畔的筆頭閒來無事只好練劍,回憶模式再啟,他想起在人取橋之役戰勝後,與小十郎之間的對話(這應該是接在一期動畫的第一話前?因為小十郎正在建言統一奧州後,再來要打破川中島的僵局)

雖然小十郎認真討論軍議,不過政宗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邊,對於之前小十郎意圖切腹的事情,雖然政宗表面不動聲色但其實還是很在意,更趁此時詢問小十郎為什麼這麼做的真意。人取橋戰役之前小十郎反對出兵,按奈不住的政宗卻斥退了他的建言決意出兵,結果雖然贏了卻損失了很多伊達士兵,連政宗都打到傷痕累累,是場不甚光彩的勝利。

最後小十郎說出是為了讓政宗體會到真正的失落感,借由再次喪失的右眼(這句話好腹黑啊=口=也就是小十郎明知自己若死去就等於又再次挖掉筆頭的眼睛...)聞言政宗憤怒地拔出小十郎的刀想斬了他,卻看見刀上刻著「梵天成天翔獨眼龍」的字眼。
c0073742_23332360.jpg
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鍛練政宗成為王者,這就是片倉小十郎的真心,看見這樣的刀當然不管怎樣都砍不下手啦...這實在太必殺了,為了能夠狂暴的龍能冷靜下來,從小將政宗養大的小十郎果然有一套。

回到現在時點,政宗被秀吉所傷的傷勢也差不多癒合了,而似乎有傳心感應(?)上杉軍開始退兵讓出路來,原來一切都是上杉謙信為了能讓衝動的政宗冷靜下來,所以設兵在此處讓他療養,挑選人取橋也是知道這是對伊達軍意義重大之地,甚至還跟政宗說如果回不來的話,不用擔心奧州他將會接收(意即:不用擔心離開奧州後會被豐臣趁隙攻入,奧州有他上杉謙信守著)

....我還真是沒想到謙信竟然如此為政宗著想啊Q口Q

這次二期動畫真像信玄爸爸與謙信媽媽在溫柔地看守著兒子們=w=|||一個是交待幸村隨從讓他自由行事,去做成長見識之旅,另一個則是幫政宗消除掉後顧之憂,並讓他不會因為憤怒失去冷靜地行軍...這兩位真是受好多人的照顧。既然領受了謙信的顧家,筆頭終於重振以往囂張的風格,一路朝大坂急奔而去!
c0073742_2334156.jpg
c0073742_23351416.jpg
下一回,瀨戶內海的回合,期待阿尼基很久了www每次聽到小兵們大喊「阿尼基!!!」都會想跟著喊呢~
c0073742_2335445.jpg

by abeyasuaki | 2010-08-09 22:30 | 動畫日記

<< [戰國BASARA] 蒼龍黑龍 Hypo WIDE首刷體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