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倆人的戰爭-阿斯蘭與卡嘉莉

c0073742_2143457.jpg

他們初次的相遇是在大海中的無人島。

暁の車を見送って オレンジの花びら揺れてる今も何処か
いつか見た安らかな夜明けを もう一度手にするまで
消さないで灯 火車輪は廻るよ


曉之車,SEED時期24話的插入曲,是阿斯蘭與卡嘉莉在篝火旁對峙的背景音樂。對於卡嘉莉而言,與阿斯蘭的相識是意義非凡的經驗,以往在光明沙漠與ZAFT軍對抗時,她所面對的都是鋼鐵所包覆的強大敵人,敵方機械殘殺武力微弱的己方、甚而放火燒城,是絕對黑暗的威脅。

在擊落阿斯蘭搭乘的運輸機、進而倆人在島上進行一對一的「戰爭」後,望著在燃燒篝火另一邊熟睡無防備的阿斯蘭,卡嘉莉第一次查覺到原來敵方的駕駛員也是"肉身"的人類,也會累...「戰爭」並不單單只是以火藥對抗鋼鐵的機械,而是同種人類間的互相殘害。

「我是卡嘉莉!你的名字呢?」「咦?」「名字啦名字~」「...阿斯蘭(笑)」

「倆人的戰爭」,身處荒島,雙方的通訊設備都因雜訊干擾而失效,被隔離的狀況下,一直想藉由武力保護國家的卡嘉莉終於發現戰爭的無意義性,當只剩下彼此時,就非因是敵人而至對方於死地嗎...?

他們的再次見面是帶著殘破的心靈對話。


第二次他與她的見面仍在潮水拍打的海岸,以自爆機體為手段殺掉Kira的阿斯蘭陷入喪神的狀態,看著這樣的他,卡嘉莉再次驚覺戰爭的殘酷性,「戰爭」並不單單只是與陌生敵人之間的纏鬥,就算是從小相識的知心好友,也因戰爭的立場對立而被迫拼個你死我活,只因雙方都有珍惜的東西、只因雙方都有放不下的堅持。

「因為敵人傷害了你、你就去傷害敵人、這樣戰爭真得會這樣結束嗎?笨蛋!」痛失朋友的卡嘉莉,眼看著親手殺害好友Kira進而瀕臨崩潰邊緣的阿斯蘭,確認了這場毫無止盡、調整者與自然人戰爭的愚蠢。

在靛藍的宇宙空間裡互相許諾守護的話語。

而後...他捨棄了他的名字只為守護她。


阿斯蘭與卡嘉莉在Destiny中的發展是令人鬱悶的,因為他們所碰到的一切阻礙是那麼地現實與真實,Co(調整者)與Na(自然人)之間那近似平行線的生態,他們卻跨越了那條線相戀。國家元首與元ZAFT精英軍官的對立立場,就算再互相需要、攙扶支持著對方,卻飽受世人眼光的不諒解。

「倆人的戰爭」,他們只有以彼此為唯一戰友的奮戰,卡嘉莉飽受奧布五大氏族的操控,在近似傀儡政權的僵局下為了守護父親的理念而戰鬥,她面對著是千萬相信自己的子民,奧布雄獅之女卻無法為人民搏得光明的未來。隱姓埋名的阿斯蘭在寄人籬下的局面也只能柔聲安慰疲憊不堪的她,無力的感覺在倆人之間揮之不去。

在U7落下事件發生後,阿斯蘭從SEED時期一直鬱抑的心結完全爆發出來,對他而言,發動創世紀進而造成許多人傷亡甚至差點地球毀滅的父親,是自己理應背負的原罪,就算當初在千鈞一髮之際被卡嘉莉從創世紀中罵醒救出,阿斯蘭仍認為自己這條性命需要用來為世界做補償,但他迷惘於從何著手,也因此再次信任"力量"的存在,別上了Faith徽章...

他(她)拼命思考著為世界與國家做些什麼,所以他(她)們的道路走來是這麼地坎坷...沒法把眼前歪斜的事物視而不見,無法只為追求自己幸福而活,正直到令人心疼的倆人...

面對卡嘉莉的呼喚,阿斯蘭仍選擇回到了ZAFT。

面對阿斯蘭的戒指,卡嘉莉仍選擇了政治婚姻。


漸行漸遠的戀人關係令人心碎心疼,為什麼沒有一點讓他們喘息的空間呢?
就像急速旋轉的脫序螺旋,旁人只能無力地看著他們的關係日益崩解,
那顆深紅的哈梅亞守護石這次有守護著這對命運乖戾的戀人嗎?

「倆人的戰爭」,黃昏下再會的雙方持著的是同為"反戰"的正義,兩種相同目的卻相反立場的正義,「正義」對「正義」的交鋒,雙方只能無奈地不歡而散「實際上不只奧布,因為戰爭,所有逝去的東西都再也回不來了。」「別說的好像自己多明白...這麼般漂亮的話!!」「你手上可是奪走許多條人命、染上多少人的鮮血啊!!」阿斯蘭殘酷的言語撕裂雙方的傷口,戰爭所造成的傷口只是結痂,並未癒合。

不斷尋求著希望道路的倆人。


誤以為AA被擊沉及目睹Freedom大破的阿斯蘭,進而查覺到議長所安排、不可動搖的棋盤,終於下定決心脫離ZAFT,只因不想再重導覆轍淪為只是名為「戰士」的工具,但卻在脫離的途中被Destiny擊潰,身受重傷地被送回AA艦艇。

看著言語不清重傷狀態的阿斯蘭、及被進行威喝攻擊的奧布國土,卡嘉莉的心就像被撕裂一般的痛,多少奧布將士因自己當初簽下那紙協約而被迫喪命於異國海洋,自己手中所提終於不再是衝鋒陷陣的烏茲槍,而是沉重的元首權位及責任。

在阿斯蘭病榻旁,卡嘉莉向他對自己背叛戒指的約定致歉,但阿斯蘭卻輕聲且溫柔地回答她「妳是為了奧布吧?」他對於自己的諒解與理解,其實已經奠定卡嘉莉脫下戒指的伏筆。

過去,捨棄了薩拉之名,化名為Alex的阿斯蘭,一心想實現輔佐卡嘉莉的心願,但看在卡嘉莉的眼裡,卻是感覺自己奪去了阿斯蘭的一切,地位、自由、還有代表著個人的姓名...

她認為由於自己的立場,而束縛住了阿斯蘭,讓他沒法回到生長的故鄉,因此在議長有意地點出「名字是個人的表徵,如果連名字都是偽名的話...你不這麼認為嗎?阿斯蘭‧薩拉?」,卡嘉莉內心的歉疚感再度隱隱刺痛...

為了要保護自己,為了要守護自己的立場,一次次地奪去阿斯蘭周遭的東西。所以該是放對方自由的時候了,充斥著歉疚與束縛的愛情不能持久,惟有以信任取代,取下信物不是分手的意思,而是不逃避應該面對的責任。卡嘉莉一向最叱責阿斯蘭不該「逃避」許多事情的,不是嗎?

而看在阿斯蘭眼裡,過去莽撞的卡嘉莉,現在已不會在他懷中痛哭、也不再需求他的安撫,成長後的卡嘉莉已能獨當一面承擔國家大責,可以鎮定地指揮村雨與奧布部隊重整戰線,雖然令人有些失落,但他們已不是王子與公主的童話故事,而是女王與騎士的現在進行式。

「倆人的戰爭」,卡嘉莉與阿斯蘭祈望國家與世界和平的夢是一樣,所以他們必須為了尋求夢想實現的希望之道而戰鬥,卡嘉莉信任阿斯蘭理解她,並且不希望耽誤阿斯蘭的幸福,但心底愛情的部份仍讓她期望阿斯蘭能夠等待她,心意與決定的矛盾仍是止不住打轉的淚水。

然而,阿斯蘭微笑了不是嗎?幾乎是他在Destiny裡唯一一次打從心底無陰霾的笑容
這已經告訴了我們答案。

就算分離遠行,相信他們的心同在,因為他們共同經歷了多少生死與共的「戰爭」

篝火永遠映著金色與碧色的率真眼眸...

c0073742_21464362.jpg

by abeyasuaki | 2005-08-29 13:18 | SEED日記

<< Animage的應募圖書卡 45話‧你與我相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