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守護石」與「指輪」─ 指輪

c0073742_1284498.jpg

戴上戒指是牽絆,取下戒指是責任。

內心有如渡過焚燒的火燄門扉,全身因此遍體鱗傷。



「PLANT與地球...照這樣情勢下去的話,我們過往的努力都會付諸於流水」「如果有什麼是我可以做的話,無論以什麼身份,我想去做...我想與議長談談。」Junius7的落下、無數的碎片在地球刻下災禍的傷痕,似乎打破了之前和平的假像,沒有人相信PLANT的宣言,因為家園殘破而家破人亡的人們再次支持燃起戰爭的狼煙。

面對險惡的情勢,阿斯蘭無法獨善其身,他想要保護身處尷尬狹縫的奧布、也想要贖清父親所埋下的憎惡種子, 但他知道留在奧布他既沒有政治的影響力,也無法得知PLANT方面的想法,因此以奧布密使的身份出使至殖民地與議長會談。

但望著他的卡嘉莉眼神是不安的。

在密涅瓦號上被Shin痛罵的卡嘉莉受到相當大的衝擊,她無可抑止的淚水不僅僅是對父親的否定而悲傷,也是象徵所相信事物被推翻的茫然 "自己一直認為的理念卻造成國民的痛苦,那所頑強堅持著的奮鬥是正確的嗎?會不會再一次因為固執而再度誕生出不幸?"

兩年來,阿斯蘭在她身邊,陪著她思考,陪著她戰鬥,阿斯蘭現在的離去,讓卡嘉莉的不安明顯寫在臉上。似是為了表達歉意,阿斯蘭伸手將她拉過來輕輕地抱在懷裡,在這個時候,他們還相信就算彼此距離遙遠,也只是戰場分離...道路仍舊是相同的。

阿斯蘭送給卡嘉莉的戒指代表著"思念"的意思,想要保護卡嘉莉與Kira的心...


Junius7事件陸續引發了至今隱藏在水面下的許多不協調,地球上諸國選擇的勢力方已不再單單是政治利益因素,殖民地落下所造成的傷亡是跨國界的,那簡直是一場血腥的屠殺,無法理性地要求受難的災民只將罪首限定在少數的恐怖份子,在人為刻意煽動下形成全球性的同仇敵慨,被迫表態的奧布如同走在險惡的鋼絲線上。

「妳要與地球所有的國家為敵嗎?」

一席話打破卡嘉莉內心所有的盾牌,尤那順勢撥弄著戴在卡嘉莉手指上的那枚戒指"...你與他,早就結束了。"少女戀愛的心瞬間被打回冰冷的現實,她沒有勇氣再一次面對像shin那樣憎恨的眼神,自己的選擇會造成多少人命運的不同,這是往日開著空中霸者時的她所無法想像的。

理念實行了就必須承擔後果,不然就空只是口號。

披上盛裝的白嫁紗、畫上豔麗的新娘裝的卡嘉莉,鏡中的身影連她自己都認不得,那是她第一次摘下阿斯蘭所送的戒指,為了父親與她所愛的奧布。其實她大可一走了之,畢竟阿斯哈的姓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來絆住她,但她仍是選擇了回應相信她的人們。

並沒有像拉克絲一樣退居幕後,卡嘉莉是奧布站在前線揮舞著旗幟領導人民前進的勝利女神,傀儡政權大量消耗了她的心力、卻未減少過她的勇氣。你可以說她很愚笨或太天真,認為一場婚禮就能換來可能的和平,但卻不可否認她選擇繼承奧布理想理念的勇氣,無法捨棄理念、無法放棄人民,所以只能埋葬掉自己的幸福...

她選擇了對愛情的背叛。她選擇了對國家的忠貞。


也因此當從Kira手中再次接過那枚戒指時,阿斯蘭的思念就這樣暖暖地透過手心傳進心裡,也迫得她流下懊悔的淚水"婚禮是錯誤的、但我已經無法可想了啊!"瞬間,她發現自己是在逃避,因為"無法可想"、"沒有辦法",所以"只好這樣"......

一度取下、失而復歸的戒指對卡嘉莉而言形成了宛如替身的存在。雙子在海邊與阿斯蘭不歡而散,原本就迷惘、又面對著情人的責難與分離,縱使受到拉克絲在天使湯中的鼓勵「下定決心,就付諸於行動,這是想做一件事情的成功方法。」但她還是時常撫著戒指,這個舉動似乎在詢問著阿斯蘭的意見,就像這兩年他在她身邊時一樣,他是她的良師。尋求著阿斯蘭的存在,戴著戒指就有戀人在身旁的錯覺。

奧布軍的殲滅以及與殘兵的會合是心境上的轉折點,原本因上次大戰的慘痛經歷,而一直不敢揮動過於強大力量之劍的她,發現了"逃避力量"與"控制力量"之間的差別,醒悟到力量強大之可怕的人才能控制它們,但並不是消滅它們或逃避它們,但中間的矛盾與那稍跨一步就意義大為不相同的界線卻是至今人類仍難以拿捏的挑戰。或許她在此時就下定決心要將餘生奉獻過國家,唯有全心全力投入才能控制這微妙的平衡。

戒指是思念的象徵,而思念沒有形體。


「為什麼...會變這樣子呢?」卡嘉莉哽咽地守在阿斯蘭的病榻前。

阿斯蘭全身負傷地歸來讓她驚訝不已,心疼、難過、以及混雜著懊悔,戴著戒指的手輕輕摸著阿斯蘭的頭髮......自己果然是依賴著他吧,卡嘉莉心想,雖然曾一度捨棄過倆人的未來,但最後還是把戒指重新戴上的自己,內心其實仍在期待阿斯蘭的歸來...卻沒想到是以這樣的形式實現,面對政治的無能、面對感情的依賴,讓自己無法守護著大家與最重要的人。

想要變強的決意,讓卡嘉莉捨棄掉依賴的心,唯一牽絆的就是對於阿斯蘭心意的虧欠,她不僅辜負過他的情意,甚至在可預期的未來沒辦法再回報他些什麼...是該道歉吧...但他並沒有開口正面向她詢問婚禮的事,一如他往常的溫柔作風,也或許是怕撕裂自己內心深藏的傷口。

她始終還是說了...「對不起,我曾想結婚的事...」坦率而直接的道歉,仍是SEED時的那個衝動而熱情的女孩、不會說謊、不會說場面話、不會推卸責任、遇到過錯會坦白地認錯、沒法忍受模擬兩可的狡黠而飽受灰色現實的折磨。

「妳是為了...奧布吧」阿斯蘭的這句話使卡嘉莉訝異微抬起頭,她根本沒有奢求戀人的原諒,所以從頭到尾並沒有說出"...我是為了國家,我是不得已的..."之類的辯解詞,只是單純地想要表達自己的歉意。

阿斯蘭接納了。

從說著"有些事...可以理解...但不能接受..."轉身離去的他心中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與體認,其實阿斯蘭早已明白卡嘉莉下嫁的用心,朝夕相處兩年還不夠讓他了解眼前這個認真到近乎於笨拙的女孩是怎樣的個性嗎?他又何嘗不心疼她?

心中非理性的部份卻難忍奧布與自己,這天平的兩端權衡下所顯現的結果。阿斯蘭也才18歲,他並不是完全不需要他人的完人。失去母親、失去父親、失去朋友,他也沒法再忍受失去戀人......一個人能忍受多少次地放開手?

但他也明白彼此都是無法自私地只選擇對方那一端的人,因為父親的罪孽。不論是奧布國土上燒焦的屍骸亦或是宇宙中飄散的碎末,屍體並不會判斷理念的正確於否,但傷亡就是擺在眼前。阿斯蘭與卡嘉莉都無法無視於他人的不幸,相似的個性讓他們相戀也讓他們分離。

繼承了父親所贈予的金色之劍,擁有了守護之力、回歸王位的卡嘉莉已不再容許一絲絲的動搖,臨行前的演講沒有再見到他們的眼神交會,總是有話就說、不吐不快的卡嘉莉選擇了最為沉默的道別──她第二次摘下了戒指,那是感謝阿斯蘭的理解亦或是......當他想欺身靠近她時,她卻頭也不回地跟著幕僚團走了,因為不能,不能對望,不能對談,只要看一眼所有的決意都會瓦解的。

"這次一定要守護著眾人歸來之地,做好屬於我能做的事,讓大家都能幸福。"

不曾忘記過,你的思念,那將永遠是我的寶物。

而且

不需要證明......

by abeyasuaki | 2005-09-11 20:43 | SEED日記

<< AC同人誌 - 永倉沙紀《月深海》 SEED短篇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