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紗‧重

片刻,聽到水滴石的聲響

身體只微顫、

轉醒,周遭盡是瀰漫著濕漉

繩索就一寸寸、

水很淺,近似乾涸

一寸又一寸地勒緊、

淌中水映著朱色鳥居,宛如野火般竄燒

從右腳開始、從右腕開始、

越、燒、越、烈

粗糙草繩綑著,所以動、彈、不、得、

暈眩到令人難以呼吸

旋地頸上勒出血痕、

我…將會是澥瀆儀式的存在吧

肉體的疼痛,卻比不上從更幽暗處傳出的絕望、

所以被、剝、奪、

更深更深之處……

所以再、也、見、不、到


c0073742_14232511.jpg

沒法見到一直想見的你。

我唯一的願望,是找到你…

是再見到你。

c0073742_274422.jpg

黑澤紗重,最後紅贄祭的巫女,也是大償來臨時虐殺的兇手。一代的霧繪所進行的繩裂儀式需要巫女以『捨世』的心來進行,但霧繪因對戀人的眷戀與歉疚而終至御縛儀式失敗,禍刻降臨。

二代的紗重雖非像霧繪一樣自幼就被關在閣樓中成長,但因體弱、漸漸地也將自己關在不安的巢籠裡,在害怕"被丟下"與期待"永遠在一起"的心情中拉扯,最後因恐懼的實現而絕望,隻身一人行使紅贄祭失敗,大償襲擊皆神村。

同樣為儀式失敗的巫女,也同樣失去心愛的人,紗重與霧繪,零系列中的魔王總是帶著淒美的故事,如詭美的夜櫻下埋著屍體的傳說一般,那或許就是製作人菊地所希望營造的日式恐怖,並非心理變態的屠殺,而是無奈與絕望心情下所留下的執念。
c0073742_14215644.jpg

零故事的起頭也如不斷輪迴卻銜接的因果,紗重與八重因樹月的告知而在儀式前夕逃脫,紗重被捕帶了回去、八重迷了途卻藉此離開村子;然後似乎是為了補她們的缺位,澪和繭來到了皆神村,她們的父親出生於皆神村鄰里、也於被闇吞噬的皆神村附近失蹤,就像是血緣的呼喚,從"這兒"離開的人必然再回到"這兒"來。

從皆神村逃出了一對雙胞胎,所以會有另一對雙胞胎的到來。

一代中真冬與深紅到訪冰室邸,也是類似的狀況。倆人的祖母宗方美琴於幼時因不明原因離開了冰室邸(少女霧繪的保護?),而繼承了她血緣的兄妹倆人終於在多年後,為了尋找重要的人再次來訪冰室邸。零的故事中,血緣與故地的呼喚,佔了很重要的關鍵,從前的因緣呼喚著現在的到來。

(以下個人解釋,非官方公布設定)

或許紅贄祭真能讓雙胞胎的倆人合而為一,並非像古書上所載的『後巫女留於世保護世人,前巫女通往虛鎮壓亡靈』,而是在親手勒死雙胞胎兄弟姊妹的同時,也在自己心中產生第二個代替至親的『自己』,那狀似紅蝶的勒痕就是"誕生"的心理暗示,既然蝴蝶擁有對襯的翅膀,那麼以往約定"倆人永遠在一起"的聲音就在心底悄然響起…失去了對方,還有個跟對方一模一樣的"自己"…

一個身軀裡有著兩種人格所形成的心,這就是儀式所促成的『兩者合一』。
c0073742_14282198.jpg

桐生茜忘不了桐生薊,所以在人偶體內產生了被自己殺死的"妹妹"。而立花兄弟之所以儀式失敗之故,不是樹月過於思念睦月(這樣會有所矛盾,應該是感情越好,合而為一時靈力越強才對?)而是因為他們兄弟有個"約定"尚未實現。

從樹月的日記裡可以得知,他與弟弟睦月在進行儀式前就約好,不管儀式的結果到底如何,不能讓紗重與八重姊妹也遭到與他們相同的處境,就算儀式失敗了也要幫助她們逃離村子。

這是個相當現實且急迫的"約定",就算樹月遭到親手勒斃弟弟的打擊,反而促成了他要實現約定的決心與行動,所以"睦月"並沒有在他心中醒起、所以立花兄弟的紅贄儀式失敗。

隨後,樹月找到開啟朽木的風車秘密,也偷偷與友人宗方良藏通信以接應黑澤姊妹出村,之後的一切證明樹月還是個活在現實中的人,他沒有立刻喪失活下去的力量,幫助八重、紗重逃脫一事成為他最後的任務。

所以成功完成儀式的『鬼隻』們往往都離群索居,因為"他們"再也不會感受到孤單一人的不安。被『虛』所吞噬的同時,苦痛會隨之消失,那是"孤獨感"的消失…
c0073742_14283854.jpg

by abeyasuaki | 2005-09-13 14:09 | 遊戲日記

<< 少年魔法士- Passion ... 紅蝶的約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