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 系列簡介 貳

零的恐怖成功在氣氛,就算什麼都沒發生還是感覺很陰,遊戲途中所感受到的沉重壓力往往讓人撐不住連續闖關。一代相當著名的就是進去冰室邸後,玄關處前方的繩廊,那在半空處垂蕩著無數繩索的狹長走廊,讓人倏地感覺就是很不舒適。

二代紅蝶 當進入遍地染滿乾涸血跡的黑澤家大廣間,發狂的紗重就這樣站立在堆疊屍骸上高聲眩笑。三代刺青之聲 被迫爬行於低矮地下道‧被‧限‧制‧在狹窄空間,並不是怨靈帶還的恐懼感,而是環境整體所營造的不協調感。

每代的儀式都相當有特色,不過這之中以刺青之聲的儀式最難猜測。
c0073742_117380.jpg
一代的繩裂儀式...雖然不知道日之出國的刑罰是如何,不過對於身為中國人的我們來講卻是再熟悉不過的「五馬分屍」(車裂之刑)。當遊戲中的時間每過一晚,深紅的雙手與雙足都出現繩痕,這似乎是在暗示著她正在與霧繪當初所受的裂刑互相感應。

為何說是好猜?因為說到「繩」當刑具,最有名當然是「五馬分屍」(而且深紅是分別在四肢都有顯現過繩痕)此刑的執行方法,是將人的頭與四肢分別以繩繫在五車之上,然後以五馬駕車,同時分馳,將肢體撕裂。

此刑最早承受者是戰國時期商鞅,曾助秦孝公國家基石的他,卻激起舊貴族勢力的僨恨,他們在孝公死後,太子秦惠王執政時,公子虔(太子的老師、曾被商鞅割去鼻子)就以商鞅意圖謀反的罪名誣陷他,秦惠王遂以車裂之刑殺之。

當然吊刑也是使用繩,不過遊戲發展到三代也大概知道所謂的「奉獻儀式」不是單純地要巫女就死,而是儀式途中所受的痛苦與折磨轉化為一種驚人的「精神力量」,以接近極限折磨身體來獲得越‧於‧人‧外的力量。
c0073742_116344.jpg
二代紅蝶的紅贄祭則完全不必猜,官方根本在發售前就告訴大家儀式內容。宣傳影片中有兩個女孩身穿巫女面對面、她們的周邊圍繞著數不清的蠟燭,而其中一個女孩伸手向著對方的頸部...

再加上主角是一對雙子,古代人依據地方習俗不同,有人將雙子視為"神子",也有人相反地認為那是"忌子",世上存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本就是微妙之事,所以如果一個身軀中存有兩人的精神力量那就將是‧完‧整,在胎中分離的陰與陽,藉由其中一體的崩壞,來逼迫兩者的「融合」。

紅贄的「贄」則有"奉獻、禮物"的意涵在,雙子中被殺那方,被丟下深不見底的虛窟。那失去靈魂的身軀是送‧給‧黃‧泉‧的‧禮‧物。

二代令人意外倒是相對於雙子「陽祭」的「陰祭」,也就是將人經過「身削儀式」做成楔丟入黃泉虛窟中,更簡單點說,就是「凌遲」之刑。凌遲最早是叫做「醢」的刑法,醢是把人跺成肉泥而死,後來進化成在割肉時人‧必‧須‧要‧活‧著。

刨胸、割手、跺腿,被當成生贄的真壁,受到越大的痛苦就能變成封印靈力越強的楔。

「陰祭」是肉體上的極致之痛,生不如死、
「陽祭」是心理上的極致之痛,親手扼殺手足。

c0073742_14471.jpg
三代刺青之聲的紫魂儀式,其實在身上畫滿刺青的這種儀式,令人連想到古代的「黥刑」(又稱墨刑)這是一種對罪人進行肉體懲罰與人格侮辱的刑罰。「紋身」、「刺青」,在古典文獻裡又有「文身」、「鏤身」、「雕青」、「雕題」等名稱,雖然在許多地方,刺青能召來神的降臨,但在漢人傳統社會中,身體刺上花紋確會給人野蠻或未開化等負面印象。

而這種烙上紋印的刑罰又帶有一種「人身控制」的意含在那,罪人不管早到那兒都會被眾人所歧視、指責,似乎被罪惡感‧憑‧依在身上。三代中零華承受他人的思念之苦不也是被憑依的一種?她接受不屬於她的痛,而不被當成人般,是一個容器,是一個道具。

殘忍嗎?所以她(他)們都發了狂。
c0073742_1264880.jpg

by abeyasuaki | 2005-09-21 23:48 | 遊戲日記

<< 2002年台北雙年展-凌遲考 劍心~星霜篇 >>